banner
10 月 31, 2020
97 Views

她說:「我有事。」

Written by
banner

*

也就一周的時間。

林介該準備的資料都準備妥當了,蕭秘書的文案也練了不少。

然後轉交媒體披露。

這半年,華盛頓市民戲稱是上層圈子的災難日,但是民眾的幸福年。

因為每一次爆發的醜聞,都是民生關注的東西。

【文娛部委員疑似挪用稅金、非法行賄】的爆料一出來,一下子掀起了全城熱議。

而既然有行賄一則,那就是受賄的一方。

查理先生和馮璐婦女雙雙被挖掘出來。

馮璐上一次的調查還在繼續,這一次市民戲稱她【坑爹】,成功的將她父親也帶上了。

起初的兩天,這件事只在網路上熱議,檢方、查理家族都沒有任何錶態。

直到事情發酵了兩天,因為有人不斷的扔匿名信給檢方,要求調查此事,檢方才不得不表態。

而查理家族那邊,確實死咬一個態度:「絕無此事。查理家族作為華盛頓貴族,行得正、坐得端,不接受任何此類的污衊攻擊。」 可想而知,無論查理家族怎麼澄清這件事跟自己沒關係,但輿論依舊在不斷發酵。

酒名千愁醉 事實上,現在哪怕查理家族拿出一份律師生命,稱自己是清白的,這年頭,聲明也根本不值幾個錢。

何況,查理家族一直不敢拿出那份聲明,因為時間還沒到。

「我只給你們一周。」查理先生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把所有來往抹乾凈,然後發聲明。」

在哪些痕迹擦乾淨之前,發聲明就是打臉。

但這對馮璐來說,也沒那麼容易,她這邊想擦乾淨,但是白豈那邊呢?

萬一白豈頂不住壓力,把她供出去了,那麼她做什麼都沒用。

現在也不敢再和白豈來往,否則給他錢讓他閉口也是可以的,可惜輿論盯得太緊,馮璐只能祈禱白豈不敢張口。

又過去兩天。

白豈的事已經被介入調查,網上很多言論已經開始有鼻子有眼的傳著同樣不幹凈的查理家族。

也是那些質疑查理家族、質疑馮璐的言論出來時,蕭秘書才意識到這件事並沒有一開始她知道的那麼簡單。

夜千寵看著她悵然若失的表情,帶著些許擔憂。

「我先前沒告訴你這件事會牽連馮璐,就是怕你顧念私情,不好辦事。」夜千寵直白的道。

又道:「你要怪我,我也能理解,但這件事,我必須這麼做。」

蕭秘書能說什麼呢?

雖然馮璐是她從小疼大的妹妹,但如今是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放心,之後基本不會再讓你插手。」夜千寵道。

關於抨擊馮璐和查理家族的那些文案,她總不可能再讓蕭秘書經手。

周五。

查理家族第二次對外發聲,義正言辭。

那就是要發聲明的前奏。

但就在查理家族的下一步發聲明動作前,網上卻忽然曝光了查理家族常年與白豈的金錢來往,以及馮璐和白豈多次見面的照片。

當然,這些東西,都是林介放出去的。

輿論頓時越發熱鬧了。

「馮璐在之前魏彷的案子里,不是還在調查期么?這見面絕對有貓膩!」

調查期,穿成忍者一樣,半夜會見白豈,能是什麼好事?

至於查理家族和白起的金錢來往,更是一石激起千層浪。

「文娛部經辦的兒童樂園,至今發生了高達53起受傷事故,工程質量是否該從頭查起?」

關乎小孩的安全問題,家長一擁而上,誰也攔不住。

兒童樂園存在隱患,說明工程偷工減料,那麼錢去哪了?

這個矛頭,直接指向了查理家族。

「連年被稱為華盛頓優質貴族,查理家族還有這個資格嗎?」

「小孩的命都不放在眼裡,人性何在?」

對查理家族的討伐比夜千寵想得還要猛烈一些。

看來,家族內部的那些長者這些年在外也沒少樹立壞形象,這是積少成多,終於爆發。

周六早上。

她才剛起來,下了客廳,林介已經出門回來了,看了她,道:「查理別墅已經人滿為患了。」

嗯?

她抬眸,「媒體都過去了?」

林介點頭,「有的昨晚就開始蹲點,查理先生出門沒多遠就堵了人,聽說這會兒他是走不了,也進不去家,就被堵在別墅不遠處。」

這麼慘?

夜千寵倒了一杯水,看起來不怎麼關心。

因為雖然已經很慘,但還沒到她想要的局面。

直到中午十點左右。

林介派過去的人傳回來的消息,說之前在兒童樂園受過傷的小孩父母都堵到查理別墅了,發話要聯合控告查理家族。

因為現在已經傳瘋了說當時文娛部建造兒童樂園的基金,多半進了查理家族口袋。

她和林介坐在沙發上看著這些即時新聞,表情很淡,「繼續放料,多少兩把火。」

「這還不夠?」林介不解。

夜千寵搖了搖頭。

當天她沒去使館,只悠閑的關注著新聞動態,晚上睡得也很早,好像知道第二天會有事忙一樣。

事實證明,周日,她剛用完早餐,一個電話進來,她就真的該出門了。

鬧了這麼多天的輿論,查理先生終於硬著頭皮給她打電話。

到現在為止,沒有人知道這件事背後的那隻手就是她,說起來,夜千寵還得感謝刻薄男幫她保密,沒把她找白豈麻煩的事告訴馮璐。

所以,查理先生見到她的時候,是鬆了一口氣的,像看到救星。

夜千寵從外面進去的時候,也被別墅周圍堵著的人圍攻了一番,這會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髮絲凌亂。

「抱歉。」查理先生看了她,「現在只能找你出面了。」

她柔眉微蹙,一副不明白的樣子,「什麼我出面?」

不等查理先生說話,她立刻擺手,道:「新聞我看過了,這種事……找我是沒有用的,你也看到了,我從外面一路進來,這些人就差朝我扔臭雞蛋。」

查理先生略嘆一口氣,「我知道這很為難。」

「我也不瞞你,在這之前,我找過友人幫忙,但這次的爆料過於突然,證據不容辯駁,查理家族所有人,估計都得避一避,除了你,你不一樣。」

夜千寵聽明白了。

查理家族的人都得避一避,但是她不用?她不是查理家族的人?

果然,大難臨頭各自飛是真理,這會兒想起來把她退出去擋槍子,幸好,這一步是她自己算計好的,否則得多傷心?

極品狂兵 「看來,查理先生對我母親,也沒愛到骨子裡?否則,怎麼沒對我愛屋及烏?這個時候,居然想著怎麼把我推出去?」

查理被她說得蹙了蹙眉,但這是事實,他也沒有辯駁。

只是道:「我知道這樣委屈了你,但目前已經沒有別的辦法,就當是我請求你的,我或者璐璐,任何一個代表查理家族說話,外界現在根本不聽,甚至,現在已經鬧得上頭可能削掉這個貴族番位。」

這樣一來,查理家族等同於就此湮沒,但查理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這麼嚴重?」夜千寵皺著眉。

查理先生點頭,「一開始,我也以為沒多大事,畢竟,查理家族立足華盛頓這麼久,也有老太太默許的授意,沒想到這幫人現在敢如此對待!」

夜千寵想了想,道:「我母親跟著你,我當然也不願意看著查理家族覆滅,你說吧,要我做什麼?」

查理先生這才感激的看了她,「真的很謝謝你肯幫忙!」

繼而,聽他道:「目前形勢,如果想保住查理家族,只能換一個家族代表出面斡旋,你現在身份不一樣,無論對民眾還是上頭,說話都足夠分量。」

她起先是沉默。

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好一會兒,覺得查理先生心理到了一個點,才抬頭,道:「要我幫忙也可以,但我也有條件。」

查理先生這會兒只想讓她點頭,直接開口應下。

夜千寵也不用打草稿,因為這一套流程,她早就想好了。

直接道:「既然現在查理家族名聲已經臭成這樣,那就徹底換一換,我從明天開始,正式繼承家族,否則,就算我出面,也沒有說服力,大眾都以為只是換湯不換藥的糊弄他們。」

「只要換了我繼承家族,行事按照我的風格來,現在對家族的所有控訴,我也會想做到能挽回家族聲譽最優質的辦法,怎麼樣?」

查理先生這會兒才皺了皺眉。

他其實並沒有想過家族易主。

她繼續道:「其實你心裡很清楚,換個人出去說話,不會改變什麼。」

查理擰著眉,「說實話,我跟一個朋友討論過這個問題,他也迫不得已,必須辦查理家族,給我的建議,就是易主。」

夜千寵神色中肯,「雖然我不是你親生的,但我既然願意接,就不可能搞砸,之後也沒必要坐上家族之主就虧待你們等等,我也沒那個時間。」

言外之意,他完全不用有任何顧慮。

事實上,查理也沒有顧慮的餘地。

只是……

「家族的一幫長者可能需要口舌去應付。」

她笑了笑,壓根不以為這是什麼問題。

*

聚集家族長者就是當天晚上。

夜千寵坐在那兒,任由一幫人的視線像X光似的在她身上掃射,那眼神里,全是挑剔和質疑。

「大小姐雖然也算家族一份子,但畢竟不是完全意義的一家人,我們怎麼放心把命都交給你?」

她淡淡的笑。

「那你們可以把命交給那幫堵在門口的民眾手裡,說不明明天,查理家族就被削幡了,我是不急的。本來也不想趟這趟渾水。」

見此,查理先生不得不站出來,道:「各位長者的疑慮,我都懂,但我相信千千,目前,也只有這個辦法最妥當。」

「我和璐璐都身陷囹圄,無論誰出去說話,只會加劇家族被針對,哪怕換了千千也一樣,但是讓千千繼承家族,就等於對外表明我們改過自新的決心!」

有些人依舊不情願。

「按說這件事根本不可能這麼嚴重!怎麼就鬧到了今天這個地步?」

「也許,找人請老太太出面,會有轉機?」

夜千寵笑意略深,月眸微微彎著,「祖奶奶老了,事務都交到我手上了,各位是不知道?」

她一句話提醒了他們,她就是洛森堡女王。

這會兒坐在這裡聽他們廢話已經很給面子了,她完全可以一個人決定所有事。 果然,她這麼一說,一眾人沉默了半晌。

最後查理先生道:「就這麼定了,明天就對外做出正式公布,當然,千千在這裡,也會給各位保重,日後不會無理虧待和為難一種長者。」

夜千寵點頭,「我沒有為難任何人的必要,很多事要去忙,沒那個時間。」

言語間透露著她來幫這個忙,都是不情願抽時間的。

這個會議,馮璐不在其中。

直到第二天,她準備好對外宣布查理家族繼承人變更,她正式接手之前幾分鐘,馮璐才忽然衝到她面前,「誰要你這麼做了?你憑什麼?」

夜千寵特意穿了一身莊重的衣服,被馮璐一扯,有些褶皺。

她微蹙眉,低眉拍了拍褶皺的地方。

這才抬眸看了她,「可以回去問問你爸,我現在沒時間招呼你。」

外面一幫媒體記者還在等。

馮璐想把她拉住,畢竟,這是她費盡心力想要坐上去的位置,上一次她敗給她之後,夜千寵也沒再有動靜,好像真的對這個位置不感興趣。

誰知道今天,這件事就忽然來臨了?

但是沒用,林介把馮璐拉開,夜千寵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馮璐看著她那抬頭挺胸的樣子,氣得壓根都在癢!

但是她又不敢衝到前台去,否則底下一幫人絕對給她扔東西。

夜千寵已經坦然的站在眾人面前,抬手把話筒稍微壓低了一些,順勢很誠懇的欠了欠身。

周圍全是駐外使館借過來的人,武裝肅穆,自然是沒人敢造次的。

但是見她姿態很低,底下也就稍微起了氣勢。

「你說你繼承接管查理家族,是想這些事就此過去了?」

「你也是這個家族一員,誰知道是不是和他們父女倆一個德性?我們還怎麼能相信查理家族?」

夜千寵不驕不躁,甚至淡淡的笑著。

等他們安靜了一些,她才道:「首先,如果查理家族以後還是這樣,那麼我今天一定不會站在這裡。否則,未來家族再出事,我毀的不光是自己,作為洛森堡駐外使館負責人,後果比現在更嚴重,我今天何必費力氣,是不是?」

頓了頓,她繼續:「再者,關於網路上對家族的所有控訴,查理家族接受任何形式的調查,最後也會做出應該的補償。」

「最後。」

夜千寵看了看下面的人,「我今天開始成為家族正式接管人,同時也宣布另一件事。」

「鑒於本人事務眾多,家族內重大事宜,交由我的母親全權打理,但我本人同樣對家族所有事情負全責。」

這件事,夜千寵之前跟誰都沒有說過。

但她早就想好了。

查理夫人太弱,手裡什麼都沒有,要她作為寒愈這個案子的主原告,別人輕易就能忽略她。

但是她成為家族事務真正執行人,就不一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