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1 Views

就在老六想着這些的時候,張昊天的身體又一次開始慢慢的朝着哪個深坑的方向移動了!

Written by
banner

周瑩瑩這會兒也已經到了墳地了,遠遠的看着吳明光和老六正在努力的控制着張昊天的身體,她也不墨跡,也趕緊衝了上去,想要幫把手。

然而,就算是三個人合力,也還不是控制住張昊天的身體!

周瑩瑩一籌莫展,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總也不能一直耗在這裏啊!

還有,自己和吳明光還有六叔都是人,普通的人,力氣終究是有限的,這傢伙是惡靈,還是一隻不知道多少年的惡靈了,力氣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比較的,要是繼續這麼下去,三個人估計都能被這隻惡靈給弄死!

想到這些,周瑩瑩開始研究着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可想來想去,周瑩瑩也只想到了那隻小女鬼!

那隻小女鬼在剛纔關鍵的時刻出現了,準確的提醒了自己要如何去做,這就說明她是想要幫忙的,畢竟她是三叔養着的小鬼,目的也是爲了保護這片墳地的,所以,但凡是這墳地發生的事兒,她都會管上幾分的!

想到這些,周瑩瑩覺得自己可以嘗試着召喚一下那隻小女鬼,只是,她到底叫什麼名字自己還不知道呢!

就在周瑩瑩糾結這些事兒的時候,那隻小女鬼果然出現了,遠遠的歪着腦袋看着周瑩瑩他們幾個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有靈犀,周瑩瑩一轉頭的時候,正好和那隻小女鬼四目相對,這讓周瑩瑩心裏瞬間覺得有了希望了。

“趕緊來幫忙啊!我們快要控制不住了!”周瑩瑩想都不想的衝着那隻小女鬼大聲的呼喊着,希望她可以趕緊過來幫忙。

小女鬼聽着周瑩瑩的話,乖巧的點了點頭,眨眼的工夫,就已經到了周瑩瑩跟前了。

“現在要怎麼辦啊?”周瑩瑩急匆匆的問着那隻小女鬼,想着讓她趕緊想想辦法,解決了眼前的麻煩。

吳明光和老六都是沒有陰陽眼的,自然也就看不到那隻小女鬼的存在了,一聽周瑩瑩說話了,還以爲是在對自己說話,本想開口回答一下週瑩瑩的,但是看着周瑩瑩那個樣子也不像是在對自己說,只能再等等,看看周瑩瑩到底是在跟誰說話。

“我可以幫你們,但是我是有要求的!”小女鬼不慌不忙的說着。

周瑩瑩心說這孩子跟誰學的啊,怎麼一到關鍵時刻還就提要求了?

“好,你說來聽聽,只要不違背……”周瑩瑩答應的痛快,現在這種時候,只要這隻小女鬼提出的要求不過分,自己肯定直接答應!

想來,一隻小女鬼能提出什麼要求?是燒給她一些新衣服?洋娃娃?還是其他的什麼?

“我要張昊天養着我!”小女鬼開門見山。

周瑩瑩一聽,瞬間瞪大了雙眼,這不是趁火打劫還能是什麼?

這隻小鬼一直是三叔養着的,現在三叔沒了,她直接就變成了無主孤魂了,可養鬼的事兒張昊天根本就不懂,這讓他怎麼養啊!

還有,不管養還是不養,這是張昊天自己的事兒,自己總也不能幫他做這個主啊!

“那個,這事兒你得問他自己啊,我也不是他,我沒辦法答應你。”周瑩瑩想要跟小女鬼說一聲,先幫了張昊天,之後再商量這個養還是不養的事兒,就現在這種情況,張昊天也沒辦法做決定啊!

“不行!我就要你答應,讓他養着我!” 王妃是個交換生 小女鬼的脾氣也上來了,說什麼也不肯先幫忙。

“我養着你還不行嗎?”周瑩瑩心裏着急,這小女鬼無非就是要找個主人,有個安身的地方,自己雖然也不懂養鬼這種事兒,但是自己能做自己的主,大不了自己回頭學習一下就是了。

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不行!只能是他,別人誰也不行!”小女鬼這暴脾氣,說什麼也不肯妥協。

周瑩瑩心裏更加着急了,並且這會兒張昊天的身體也已經又朝着那個坑的方向靠近了一些,情況簡直是要多緊急就有多緊急了。

想着這件事的後果,再想着這隻鬼好歹也是三叔養過的,自己應該能說服張昊天,讓他繼續養着。

於是,周瑩瑩重重的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這件事就抱在我身上了,回頭等着張昊天身體恢復了,就直接養了你!”

小女鬼聽了這話,臉上立刻出現了滿意的神情,“早說嘛,真是的!”

話音剛落,小女鬼就衝到了張昊天的身體前面,幾乎用盡全力的朝着張昊天的身體衝撞了過去!

周瑩瑩十分不解,她這是要幹什麼?也想衝進去,之後三個傢伙一起爭搶張昊天的身體嗎?

可就在周瑩瑩胡思亂想的時候,張昊天已經徹底變成紅色的雙眼,慢慢的恢復成了正常的樣子,整個人的身體也開始慢慢變軟了。

“我,我,我這是在哪兒?”

張昊天終於能夠開口說話,可說完這一句話,就這麼軟趴趴的倒在了吳明光的身上了。 聽到張昊天開口說話了,周瑩瑩心裏一直懸着的那顆心,這會兒也稍稍落地了。

還好,還好,張昊天可以說話了,這就說明張昊天已經成功的搶奪回了自己的身體了,只是,那隻惡靈呢?

“你們先帶他走,我一會兒回去找你們!”周瑩瑩看着老六和吳明光說。

雖然張昊天已經成功的奪回了自己的身體,但是這地方邪門的很,張昊天現在還虛弱,萬一再有哪個不開眼的,再來搶奪,到時候就是麻煩事兒了。

“那你要做什麼?”吳明光聽着周瑩瑩這麼說,心裏又開始擔心周瑩瑩,她讓自己和六叔帶着張昊天走,那她呢?不走嗎?

“我還有些事兒要處理,你們趕緊走,事不宜遲!”周瑩瑩稍稍有些着急了。

吳明光還想再說點兒什麼的,但是看着周瑩瑩那副着急的樣子,也就沒再說話,跟着老六一起,揹着張昊天就朝着外面衝。

這邊兩個人帶着張昊天剛一衝出墳地範圍,那邊已經被燃燒的差不多的箱子,突然蹦了起來!

按說這機會都是不可能的,那箱子這會兒被燒的面目全非不說,幾乎就快要化成灰燼了,居然就這麼蹦躂了起來!

“都是你壞了我的好事,我要你的命!”

一聲尖銳的聲音還從箱子裏面傳了出來,就像是一個捏住了嗓子的女人一般。

周瑩瑩心裏又是咯噔一聲,趕緊後退了兩步,想要離着那個破箱子遠一些。

還有,聽着剛纔那個聲音就能知道了,那隻惡靈這會兒已經氣急敗壞了,估計這會兒會用上她全部的本事了,自己可是要萬分小心,不然,自己的性命就要完結了!

只是,不等周瑩瑩後退很遠呢,那箱子周圍就已經漸漸的出現了一些黑色的煙氣,不停的扭動着。

幾乎是眨眼的工夫,那些黑色的煙氣就已經凝結成了類似於手腳的東西,撐着那個箱子,慢慢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靠近了。

周瑩瑩心裏又是一驚,想到之前那隻小女鬼說過,箱子是這隻惡靈的一部分,現在看來,還真的就是啊!

眼看着那傢伙離着周瑩瑩越來越近,周瑩瑩心裏也開始越來越着急,急匆匆的繼續後退,可腳下的步子實在是太着急了,一個不小心,就這麼直接摔在了地上!

那隻惡靈看準時機,又快走了兩步,直接也就衝到了周瑩瑩的跟前,伸手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我,要,你,死!”

聽着惡靈一字一頓的四個字,周瑩瑩心都涼了半截了。

蒼天啊!自己現在要怎麼辦啊!

然而,不等周瑩瑩想更多呢,惡靈已經收緊了自己的那隻手,把周瑩瑩掐的氣兒都喘不上來!

“救……”周瑩瑩想要大聲的呼喊救命,然而,聲音不大不說,就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呵呵,你以爲你還有機會喊救命嗎?別想了!就不說你喊不喊得出來,就說這附近根本就沒人,你覺得誰能來幫你!”惡靈繼續用着那種尖細的聲音說着。

周瑩瑩這會兒憋的滿臉通紅,不得不說,惡靈說的也是對的,這地方可是墳地啊,根本就沒什麼人會來這種地方,真的就算是自己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搭理自己的。

要不是張昊天他們知道自己在這裏,回頭自己真的就算是死在這裏,也不會有人來的!

想到這些,周瑩瑩不禁覺得自己十分可憐,真的想爲自己掬一把辛酸淚了。

然而,就在周瑩瑩準備受死的時候,依稀看到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並不是很明顯的身影,一個自己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身影,三叔的身影!

這讓周瑩瑩心裏猛的一驚,三叔怎麼出現了?他是來救自己的嗎?

果然,那個並不清晰的影子慢慢靠近,當掐着周瑩瑩脖子的惡靈意識到的時候,三叔已經到了近前了,並且也已經站在了那隻惡靈的身邊了。

惡靈伸出另外那隻空閒着的手,想把三叔推開,要是可以的話,直接打到魂飛魄散那是最好的!

然而,她沒想到的是,三叔雖然變成了鬼,身手也還是在的,本事多少也還能有那麼一丁點兒,幾個回合下來,那隻惡靈明顯佔了下風。

低頭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一眼,惡靈像是在選擇周瑩瑩還是三叔,看着這個架勢,她是想放棄周瑩瑩,但是又心有不甘,想要直接掐死周瑩瑩,可又覺得太便宜周瑩瑩了,畢竟她破壞了自己這麼大的事兒,自己還沒好好的折磨她呢!

乾脆,惡靈直接扭了一下週瑩瑩的脖子,讓她暫時昏迷,想着自己處理完身邊的這隻鬼,之後再回來處理這個人!

三叔看準時機,三兩下就又跟那隻惡靈糾纏起來,不知道三叔是趕時間還是怎麼的,動作越來越快,快到最後的時候,惡靈都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趁着惡靈不知所措的時候,三叔一擊即中,眼睜睜的看着那隻惡靈四散開。

“瑩瑩!趕緊醒醒!”三叔大聲的呼喊着周瑩瑩的名字,想要去推周瑩瑩兩下的,可這會兒三叔變得更加透明瞭,根本就沒辦法觸碰到周瑩瑩的身體。

迷迷糊糊的周瑩瑩依稀聽到三叔在呼喊自己的名字,慢慢的睜開雙眼,果然看到三叔就在眼前,瞬間覺得自己已經一命嗚呼了。

“三叔,我……”周瑩瑩虛弱的問着,喉嚨裏一陣陣絲絲拉拉的疼。

本來周瑩瑩想問問自己是不是真的死掉了的,自己是怎麼死的,是不是被那隻惡靈掐死的,可還沒等周瑩瑩說完後面的話呢,就已經被三叔阻止了。

“孩子,你現在趕緊起來,趕緊離開這裏,告訴我家那個混小子,讓他自己注意安全,還有,好好善待你姐姐,再就是……”

三叔急匆匆的說着,只是還沒等三叔把後面的話說完呢,就有一股力量,把三叔朝着地底下拽。

周瑩瑩猛地從地上坐起來,瞪大了眼睛看着三叔,想要伸手去抓三叔,也好把三叔拽回來,可不管周瑩瑩怎麼努力,連三叔的胳膊都碰不到。 “三叔!”周瑩瑩大聲的呼喊着,就好像是喊聲能把三叔拽回來一般。

正在慢慢朝着地下陷的三叔看着周瑩瑩,還想要再說點兒什麼,然而,只能看到他張嘴,根本就聽不到他說的半個字。

周瑩瑩的眼淚瞬間衝出眼眶,“三叔!你還要跟我說什麼,我聽着呢,我……”

後面的話還沒等周瑩瑩說完呢,三叔就已經徹底消失了,就好像是他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周瑩瑩趕緊抹掉眼淚,朝着三叔消失的地方看了兩眼,想知道三叔的魂魄爲什麼會朝着這下面掉,可不管怎麼看,周瑩瑩也看不個所以然來。

就在周瑩瑩研究着這些的時候,剛剛安靜下來的那個破箱子,再次開始不規則的晃動,一會兒一下的。

周瑩瑩聽到聲音,趕緊抓頭朝着箱子的方向看了兩眼,發現那箱子周圍這會兒正聚集着黑色的煙氣,不用猜就知道了,肯定是那隻惡靈又要聚集起來了。

爲了不讓這隻惡靈再威脅到自己的性命,周瑩瑩決定徹底消滅這個傢伙,可現在自己手邊上什麼都沒有,這要怎麼做呢?

就在周瑩瑩不知道應該怎麼辦的時候,之前的那隻小女鬼,或者說是周瑩瑩的姐姐又一次歪着小腦袋瓜兒出現了!

“你是不是想消滅了這個傢伙?”小女鬼似乎知道周瑩瑩正在想什麼似的,一言就中!

“有什麼好的辦法沒有?”周瑩瑩嗓子疼的要命,也沒什麼心情羅嗦,直接開門見山。

本以爲小女鬼又是來獻計獻策的,可這一次,小女鬼竟然輕輕的搖了搖頭!

“她都幾百年了,根本就不是你能消滅的了的,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重新封印了這個傢伙,等到以後慢慢想辦法。”小女鬼給出了中肯的辦法。

周瑩瑩把小女鬼的話在腦袋裏轉悠了兩圈,不得不說,她說的還真是有道理!

這傢伙可是惡靈啊,依靠着活人的鮮血,都能把一個死嬰的屍體慢慢煉化到看上去像是一歲左右的孩子,就這本事就不是一般兩般的!

再者說來,這傢伙要是真的那麼好收拾,自己家的老祖宗,還有老張家的那些老祖宗早就收拾乾淨了,還至於封印在那個箱子裏,埋藏在地下那麼多年嗎?

“要怎麼封印?”周瑩瑩繼續問着,想來,這隻小女鬼都能說出這樣的話來了,她估計已經有什麼好的辦法了。

果然,小女鬼輕輕的點了點頭,“有!就是這個箱子!只要你能把她重新封印在這個箱子裏,就可以了!”

周瑩瑩在心裏默默的唸叨了一遍,心說這話說的簡單,自己現在手裏什麼都沒有,這要如何封印?

還有,那個箱子已經破爛成那樣了,真的還能用嗎?你可別忽悠我!

然而,看着那隻小女鬼十分認真的樣子,周瑩瑩覺得,她不像是在跟自己開玩笑,“你具體說,我要怎麼做?”

此時箱子周圍又聚集了不少黑色的煙氣,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個破箱子長出來黑色的毛了一般,十分詭異。

只是,就這個聚集的速度,估計要是再不趕緊解決了,一會兒就要再生出事端了。

“用你脖子上的護身符,那個就可以!”小女鬼繼續十分嚴肅的說着。

周瑩瑩一聽,趕緊朝着自己的脖子摸索了兩下,用這塊護身符嗎?

自己很小就有陰陽眼了,那時候被那些鬼嚇到不行,不敢吃飯不敢睡覺的,這塊護身符就是那時候爺爺給自己親手戴上的。

爺爺說過,別看這塊玉醜不拉幾的,但是這可是貨真價實保命的寶貝,是祖上傳下來的東西,據說很多年之前,這塊玉是跟着一個高僧的,天天聽着高僧誦經,後來機緣巧合,高僧送給了周家的先祖,這才一輩一輩流傳下來的。

要說這東西也是相當珍貴的,真的要用這個東西封印這隻惡靈嗎?

眼看着周瑩瑩猶豫不決,小女鬼多少有些看不下去了,“抓緊時間,不然等會兒她又要聚集成功了!”

聽着小女鬼的催促,周瑩瑩趕緊又看了那破箱子一眼,這一看,果然啊,那邊的黑色煙氣聚集的更多了!要是繼續這麼下去,估計用不了兩三分鐘,那傢伙就要捲土重來了!

周瑩瑩狠狠的咬了咬牙,這會兒也顧不上更多了,直接從脖子上摘下那塊護身符,朝着那個破箱子的方向走了過去。

按照小女鬼的說法,周瑩瑩小心翼翼的把那個箱子破箱子整理了一下,嘴上唸叨了一些封印鬼的詞,之後鄭重的把自己的那塊護身符按在了破箱子上面。

當護身符碰到破箱子的那一剎那,箱子裏瞬間發出一陣陣尖細的呼喊聲,並且那個破箱子還開始劇烈的抖動。

周瑩瑩心裏發顫,不知道接下來應該怎麼做,還有,自己現在能鬆手了嗎?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小女鬼已經站在了周瑩瑩的對面了,“千萬別鬆手!千萬!”

周瑩瑩聽了她的話,即便是那個箱子震動的相當厲害,周瑩瑩還是咬緊牙關,死活不鬆手。

漸漸的,尖細的聲音消失不見了,就連震動也停了下來。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還是不敢鬆開手,詢問似的看向了那隻小女鬼,想要問問她,自己現在能鬆開了沒有?還要,自己的護身符還能不能拿回來用了。

“你可以放開了,已經成功了,接下來只需要把這個箱子連同你的護身符一起,重新埋下去就可以了。”小女鬼淡淡的說着,並且不給周瑩瑩更多思考的時間,直接轉身,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周瑩瑩糾結了。

這可是自己的護身符啊,要是沒了這個東西,自己以後還不知道要被那些鬼怎麼騷擾呢!現在真的要把這個寶貝長埋地下嗎?真的就沒有其他的辦法嗎?

本想再問問那隻小女鬼的,可這會兒,她鬼影兒都找不到了,周瑩瑩無奈,只能極其不樂意的鬆開手,讓自己的那塊護身符留在箱子上面,開始研究着自己要怎麼把這個箱子放回到那個坑裏,順便還要重新掩埋。 別叫我歌神 這一切對於周瑩瑩來說並不容易,就算是周瑩瑩已經很努力了,可她只是個女孩兒,根本就沒多少力氣。

沒辦法,周瑩瑩只能摸出手機,給吳明光打了個電話,看看他那邊現在怎麼樣了,要是可以的話,趕緊回來幫自己解決一下這邊的麻煩。

實際上這會兒吳明光他們那邊還真的沒什麼事兒了!

張昊天現在已經被他們好好的安置在了牀上,燒也退掉了,一切也都已經恢復正常了。

在接到周瑩瑩的電話之後,吳明光簡單的跟老六說了幾句,急匆匆的又趕回了墳地,幫着周瑩瑩一起,把那個箱子重新放回到那個坑裏,之後小心的掩埋。

做好這一切之後,周瑩瑩也已經累得半死不活的了。

吳明光看着周瑩瑩辛苦,心裏也跟着難受,“走吧,回去了,回去感激好好的洗個澡,這一身土啊!”

被這麼一提醒,周瑩瑩也意識到自己渾身是土了,想來,自己長這麼大,還真是第一次這麼狼狽!

傻笑了兩聲之後,周瑩瑩從地上爬起來,準備跟吳明光一起去張昊天的家看看。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可還沒等走出墳地的範圍呢,周瑩瑩就再次聽到了小女鬼的聲音,“別忘記了,讓張昊天養着的我,不然……”

後面的話,那隻小女鬼沒說完,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也能聽的出來,這簡直就是紅果果的威脅啊!

要是不養着她,她能怎麼樣?

周瑩瑩向來不喜歡被別人威脅,心裏瞬間就覺得不痛快了。

名門梟寵:重生全能靈妻 本來想說幾句懟那隻小女鬼的,可當周瑩瑩想到三叔剛纔的話的時候,瞬間放棄了這個想法,“好的!我會做到的!”

就算是再不喜歡這隻小女鬼的語氣,可她是三叔養着的,現在三叔也說了,一定要養她,那就養着好了,不過就是一隻小鬼,還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那隻小女鬼像是十分滿意,並沒有再說什麼。

wωw● тт kдn● ¢ ○

吳明光知道周瑩瑩從小就能看到一些自己看不到的東西,所以對於周瑩瑩這種時不時說出一句什麼話的事兒,也沒多少在意,只是簡單的問了問周瑩瑩是否可以走了,在得到周瑩瑩的肯定之後,吳明光開着車,帶着周瑩瑩快速的離開。

與此同時,張昊天也已經睜開了雙眼,黑白分明的眸子看上去要多正常就有多正常。

當發現自己正躺在家裏的時候,張昊天覺得有些詫異,“發生了什麼事兒?我爲什麼會在家裏?”

依稀記得自己是在墳地的啊,怎麼好好的回家了?還有,爲什麼自己渾身上下都沒多少力氣?自己到底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兒?

老六簡單的把事情經過說給張昊天聽,越聽,張昊天心裏越是難受,“你是說,吳老爹他……”

張昊天說話的聲音都跟着哽咽了。

最近這到底是怎麼了啊!先是三叔,之後是周爺爺,現在就連周老爹也……

“哎,這都是命啊!”老六感慨,心說自己這輩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要結束了呢,沒準兒今天還好好的,明天自己就去見了閻王了。

“周瑩瑩呢?”張昊天猛的想到周瑩瑩,這丫頭現在也不知道去哪兒了。

“還在墳地,說是要跟吳明光一起,把那個箱子給埋了,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弄的怎麼樣了。”老六聲音低沉的說着,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他們兩個一切平安。

話音剛落,門外就傳來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音,老六動作迅速的走到外面門口,想看看是不是周瑩瑩和吳明光回來了,

當看到他倆完好無損的從外面走進來的時候,老六這顆懸着的心纔算是慢慢的落了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