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2 Views

「靈兒剛才說什麼?」鳳西涼試探地問,沒想到靈兒會承認下來:「本就不是親姐妹,也不是親兄妹!」靈兒苦笑道,「五年前一個巧合知道了!」

Written by
banner

「那你知道你是誰嗎?」又是試探,這次靈兒好像察覺到了什麼,心裡戒備著,說:「不知道,可能是孤兒吧,不想了,如今這樣,不是挺好嗎?」

「嗯!」這樣怎會挺好,本王不想這樣,你應該回到屬於你的地方,這樣本王才能……

才能如何,四哥啊四哥,你到底知道什麼……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兒從霓裳閣回來后,一直坐在鞦韆上發愣,有時候還會傻笑,小若每每從她面前經過,都會被她突然的笑容嚇到,終於小若忍不住了!

「公主在笑什麼呢?」

「嗯?笑?我沒笑啊!」靈兒說。

「還說沒笑,奴婢都看見了,公主不止一次的笑,還是傻笑!」

「有嗎?」

「沒有嗎?」 霸總又讓我繼承億萬家產 小若一臉八卦的笑容,問,「公主,今早和王爺從霓裳閣回來你就不對勁,是不是王爺又做了什麼,唉不對,是你們做了什麼?」

「沒有,我……我們就只是去試了衣服而已!」靈兒說話時都有些心虛了,一想起那個畫面,靈兒的臉又紅了!

「哎呦,臉都紅了,說是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了,坦白從寬啊公主殿下!」小若威脅著,靈兒支支吾吾的,半天反應過來,強裝鎮定地說:「小小小若,你你你你最近膽子是越來越大了,竟然敢這樣對本公主說話,花田澆水了嗎,葯田除草了嗎,小兔子餵了嗎?」

小若明顯被問懵了,說:「沒沒沒……沒有!」

「沒有就快去啊,該澆水澆水,該除草除草,該餵食餵食,快去快去,GO,GO,GO!」

「夠?什麼夠啊公主?」

「就是讓你快去做!」

「是,公主!唉!」小若一臉無奈地嘆氣,去澆水除草了!

靈兒摸了摸自己燙燙的臉,輕輕拍打著讓自己清醒點!「醒醒醒醒,別亂想了,還有事要做呢!」說完起身回了房間,半道又折回來,對小若說:「小若,下午陪我去一趟醫館,我有事!」

「好,知道了公主!」

……

千絕千羽楚天都不在,以至於靈兒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忙,一到醫館底下人就把賬本送來了,不過靈兒還是可以輕鬆點的,小若也會幫她不少,這幾天神醫谷那位也沒來煩她,耳根也落個清靜!

「看來還是不能沒有表哥他們!小若,怎麼樣?」靈兒合上賬本問道,小若這邊也看完了,邊整理邊說:「公主放心吧,那些掌柜做事也算周全,雲宮的賬目沒有任何問題!」

「嗯,那就好,我這邊也沒什麼,就是這幾日芷柔派人送信了,還不少!」靈兒敲了敲桌上的信紙,都是芷柔向她說說白無痕的情況!「哥哥在過一段時間就能出關了,真希望我和雲謹大婚時他能來!」

「公主就別擔心了,我覺得天師一定會來的,畢竟是公主妹妹的終身大事嘛!」「嗯,說得沒錯,他一定來!」這時沈琛和玄武從外面進來,兩個人的手上個拿了一個四方盒子,看著體積倒是不大!

「參見公主!」「起來吧,都說了不用跪我!」靈兒無奈的說道,但他們怕是改不過來了!「你們這手裡拿的是……」

沈琛先開口道:「公主,這是你之前讓我查的,關於……」沈琛面上似乎有些猶豫,手中的盒子都快被他捏爆了,看著沈琛這樣,玄武的表情也不是很好,顯然,兩人都不願意讓靈兒看手裡的東西!

「怎麼了你們?給我啊!」靈兒不由分說就拿了過去,沒有立刻打開,而是放在桌子上!「玄武,你手上是……」玄武將錦盒放在靈兒面前說:「是四影讓屬下帶給公主的丹藥!」

「丹藥?我沒說要丹藥啊?」說著靈兒打開錦盒,一共八瓶,都有療傷續命的功效,唯有一瓶是忘憂丹,靈兒仔細聞了聞,這些丹藥的藥效都是平常丹藥的三倍不止!「四影說公主身上應該常備這些丹藥,萬一出了意外……」

「嘖,他們四個就不能巴著我點好嗎?行了,你們先去外面吧,就在醫館待著,這段時間先別回雲宮了,有事我叫你們!」「是,公主!」說完兩人便出去了,玄武習慣了在暗處保護靈兒,所以在醫館看得見的地方,是見不到玄武的,沈琛離開的時候有些猶豫,但還是出去了,和小若在醫館幫點忙!

「沈大哥你怎麼了,怎麼心事重重的?」小若看他心不在焉,把剛分好的藥材都弄混了,急忙攔著他問,沈琛擔心的看了眼廂房,搖頭道:「算了,遲早要知道!」「早知道什麼?」「沒什麼!」見沈琛不說話,小若也不問了,專心的分藥材!廂房內的靈兒就不同了,翻開書看著!

「雲國,這怎麼還和雲國有關係?」就在她要翻到關鍵的一頁時,有人突然推開了廂房的門,靈兒抬頭,一身紅衣的妖孽進入她的視線!

「公主,見你一面可真不容易啊!」鳳傾城笑著說。

「公主,屬下沒攔住七王!」沈琛有些氣惱地瞪著一臉得意的鳳傾城,鳳起還在外面攔著小若呢,但他可攔不住沈琛,沈琛又攔不住鳳傾城,只能任由他闖進來而無能為力!

靈兒擺擺手,說:「沒事,你先出去!」「是!」沈琛出去時還瞪了一眼鳳傾城,似是威脅警告但鳳傾城怎會放在眼裡?待他出去后,鳳傾城毫不客氣的坐到靈兒的對面!

「公主,可是你叫本王來醫館的,怎麼都不告訴你身邊的人?」鳳傾城朝靈兒邪魅地笑著,眼裡似有迷魂,令他沒想到的是,靈兒竟然沒中術,她微微一笑,無所謂的說:「不好意思,忘了!」鳳傾城稱讚地點頭,說:「公主的功力深不可測,本王佩服!是本王班門弄斧了!」

「王爺別這麼說,你的功力也不錯,攝魂鈴可不是那麼容易駕馭,若無正確的心法,攝魂鈴不過是一個廢器!」說著靈兒從桌上的丹藥錦盒下層拿出一本功法,交給鳳傾城,說:「這裡面記載了攝魂鈴的心法和功法,你拿回去認真看吧,好好修鍊,省得功力不夠!」

鳳傾城翻看著那本功法,兩眼放光,激動不已!「公主真是神人啊!多謝了!」靈兒一笑,說:「不謝,應該的!」鳳傾城翻到其中一頁,但突然被驚到了,說:「這頁怎麼……怎麼有血?」靈兒看到后,昔日的記憶呈現在腦海里:

「王兄你做什麼?」「應該是我問你在做什麼?天界的法器你送給凡人我就不跟你計較了,就算他拿了不會用也掀不起多大的風浪,可是你竟然把功法都給了他,你真是……萬一被叔父知道……不行,我得收回來!」魔域說著就要朝那邊正在修鍊的人動手,曦和不能只看著,現在正是他的關鍵期!

「王兄不要!」曦和衝到那人面前擋著,突然身後盤腿修鍊的人睜開了眼,快速起身將曦和護在身後,獨自抵擋魔域的攻擊,但他只是凡人,怎能抵抗住魔界太子的攻擊,他被打到在地,口中的鮮血噴在了那本功法的其中一頁上,魔域來不及收回靈力,衝擊力讓曦和也受了輕傷,暈了過去!

「雪妹!」

「王妹!」

……

那本功法上的血就是那個人的血,看著面前熟悉的面孔,讓靈兒不禁產生了錯覺!「公主你沒……唉!」靈兒突然撲到他的懷裡,鳳傾城愣住了:什麼情況?

半晌他聽到靈兒說:「鳳珏哥哥,對不起!」在聽到「鳳珏」這個名字的時候,鳳傾城手腕上的攝魂鈴突然閃現光芒,然後他就看到對面出現了一道虛影,奇怪的是那道虛影竟然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你……」

此時他望著鳳傾城,轉眼又望向他懷裡的靈兒,眼神深情,慢慢走到鳳傾城面前,就在那道虛影的手快要觸碰到靈兒時,虛影突然消失了!

鳳傾城就這樣看著在他面前消失,懷裡的靈兒像是清醒了過來,突然推開鳳傾城,背對著他,默默的把眼角的淚痕擦乾!

「公主剛才怎麼……」

「沒事,剛才不好意思!」

突然,鳳傾城說了一句話:「公主,鳳珏是我鳳國開國君主的名諱,也是我鳳家祖先之名,公主你怎會知曉,而且還……」直呼其名?!

靈兒聽後轉過身面對鳳傾城……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靈兒看著他,勾唇一笑,說:「我一直都知道!」說完重新坐回去,鳳傾城雖然心中有疑問,但心中對剛才的那個虛影更加好奇,坐回去后翻看著那本功法,無意間瞥見桌上的一本書,就是他進來之前,靈兒看的那本,他還看到了鳳西涼的名字,在靈兒沒有注意時,拿了那本書……

「沒想到,你對四哥這麼感興趣,連對他的那個未婚妻雲國公主也這麼感興趣!」

「只是好奇罷了……」等一下,他剛才說什麼?「妖孽你剛才說什麼,四哥的未婚妻是誰?」「雲國宣和公主啊,你不知道嗎?本王還以為你已經知道了呢!這樁婚事是在宣和公主滿月宴上就定好的,當時雲國有公主降生,還是宣和三國中唯一的一個公主,雲國國師曾為公主占卜,說公主是天生的鳳女,且擁有鳳凰血脈,與天帝之女酷似,但不能與帝女重名,當時宣和大陸三國之中只有這一位公主,所以賜封宣和公主,這名字可代表了公主在宣和大陸的地位至高無上!」

「恰逢當時我鳳國使臣出使雲國,有意與雲國聯姻,四哥當時已被封為儲君,聯姻的人選自然是他,所以就這樣了!不過聽說宣和公主失蹤多年,兩國的聯姻卻還在,公主,本王知你非一般人,你能不能查查這位宣和公主現下身處何處,總不能讓四哥白白等下去吧……」

此時靈兒已經沒有心思再聽鳳傾城說下去了!突然想起來鳳西涼五年前送她的鳳玉,腦海中也在回憶著初見面至今,鳳西涼對她說過的話!

「請安和公主殿下來本王別院做客!」

「你到底想做什麼?」

「本王想跟公主要兩樣東西!」「帝璽!」

心有不甘 「那王爺應該去雲國,怎的跟我索要?」

「這玉佩可是一對啊,一看就知道寓意不凡,四哥就這樣送我不太合適吧?」

「送了你就沒有理由收回來!」

「就權當是兄長送給小妹的禮物!」

……

「對了四哥,我看鳳國遞過來的國書上明明只寫了七王一個人,你怎麼也來了?」

「我不放心就跟來了!」

「四哥怎麼總是問我怎樣?」

「因為你是……妹妹,兄長關心妹妹,天經地義,不是嗎?」

……

「原來那個時候他就知道了,原來他早就知道!」靈兒說著看著手上的那塊鳳玉,心中恨意湧現,而鳳傾城正說著轉身就看見靈兒手上那塊消失了五年的鳳玉,難以置信,手上的書落了地,不禁想起了五年前鳳西涼回來時的那天……

「四哥你回來了,這次去南國,怎樣了?」鳳傾城問,而鳳西涼因為靈兒的事顯得煩躁不已,鳳傾城突然瞥見他腰間的一對鳳玉少了一個,便問:「四哥,你的鳳玉怎麼少了一塊?」「不小心掉了!」鳳西涼說這話的時候,手還在撫摸著鳳玉,神情恍惚,這哪像丟了鳳玉,明明就是送給了什麼人,旁邊莫離莫歡的眼神也有些不自然!

「主子別擔心,公主她……」莫離差點說漏嘴,莫歡急忙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他別說了!

……

「原來鳳玉在你身上,五年前四哥把鳳玉送你了?」怪不得在法華寺,四哥被夢魘住了她一首歌就讓四哥平靜下來,怪不得當時她的神情不一樣,怪不得我提起安和公主時四哥的表情那麼不自然,怪不得,明明第一次見面,就以兄妹相稱,我怎麼就沒發現呢!

「四哥把鳳玉送你,可見四哥他對你……」鳳傾城還沒說完就聽見靈兒一聲冷哼,再看向她時,她的表情冷漠,說出來的話就能看出來恨意!

「哼,我看他是別有用心,什麼兄長送給妹妹的禮物,什麼不放心才來南國,原來他早就知道,呵呵呵呵……」靈兒自嘲道,「我還真是傻啊,竟然會相信你,在他心裡永遠只有天下,永遠只有皇位,只有野心,在皇位面前,我這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妹妹又算得了什麼,為了達到目的,什麼人都可以被利用,也包括我這個妹妹!」

「公主,公……公主,你在說什麼,本王怎麼越聽越糊塗,什麼從小一起長大,你和四哥你們……」鳳傾城還沒說完,靈兒一個眼神過來他什麼話也不說了,然後靈兒就將鳳玉扔給他!

「公主你這……」

「你,去告訴鳳西涼,這鳳玉我收不起,還給他!」說完不由分說就把鳳傾城往外轟,「走,趕緊給我走,走啊!」「唉唉唉,公主公主你別……你別……」

「玄武!」靈兒突然大喊一聲,玄武不知從哪兒出來,看著眼前的鳳傾城有些愣!「公主有何吩咐?」

「玄武?你怎麼在這兒?不會吧,四哥竟然把你派到公主身邊!」鳳傾城不可置信的說,靈兒又說了!「你給本公主聽好,玄武現在是我的人,你讓鳳西涼別打他的主意!走,玄武,把他給我趕出去!」說完靈兒轉身回到房間「啪」地一聲,門關的震天響!

「七王還是走吧,公主現在正在氣頭上,還是別去招惹為好!」玄武好心提醒道,鳳傾城看著鳳玉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自己惹得美人怒,四哥,還是得你自己解決啊!」正準備走,但又用很奇怪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向玄武,說:「原來那天本王沒聽錯啊,還真是你!」說完就離開了醫館,玄武愣在那裡,知道他那句話是何意思!

前幾日鳳西涼受傷住進法華寺,但不忘召見玄武,這是他來南國的第一件事,那天他們的對話沒想到會被鳳傾城聽了去,而這幾天鳳傾城心知肚明,卻一直裝傻充愣,只是心中有疑惑,今日見到鳳玉,所有事情便一清二楚!

鳳傾城也不是個簡單的人物!

他回到驛站,並沒有直接把鳳玉交給鳳西涼,而是明裡暗裡地試探詢問……

「四哥和公主是何時認識的?」鳳西涼聽后動作一滯,鳳傾城接著說,「我剛從公主的醫館回來,這幾天相處下來我們也算是朋友了,公主說五年前就與四哥相識,而且四哥還把鳳玉送給了她!」說完手中的鳳玉呈現在鳳西涼的面前,那一刻他的神色都變了,他想把鳳玉拿回來,但被鳳傾城躲過了!

而這時鳳傾城周身的氣場也變得不一樣,鳳西涼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從未有過的樣子,似乎在他的身上還看到了另一個人的身影,既熟悉又陌生!

「鳳玉是你拿回來的,靈兒她……」

「是她給我的,他讓我代她還給你!」鳳傾城緊接著冷哼一聲,繼續道,「四哥,你別忘了,這鳳玉只有一對,是你送給你未來王妃的定情信物,千萬別送錯人,也別因為錯付感情傷了她,我不管你當初送公主鳳玉的初衷是什麼,現在統統收起來,她已經是夜王妃,而且下月初就會完婚,我不希望因為你讓她不幸福讓她傷心,如果你真的愛她,就應該是最希望她幸福的人!」

說完鳳傾城把鳳玉放到桌子上,轉身就回去了!

鳳西涼拿起桌上的鳳玉,半晌,冷笑一聲,臉上的表情陰狠:「她本就是本王的王妃,她是本王的王妃,生來就是,沒有人能把你從本王的身邊奪走,夜雲謹,若不是雲國發生叛亂,她逼不得已被送出宮避難,你和她根本不會認識,也不會造成今天的局面!」

「夜雲謹,本王不會讓她嫁給你,因為她生來就是本王的妻子!」

「夜雲謹,她遲早會回去,屆時無論你做什麼,她都不會再是你的人!」

鳳西涼的言語中充滿了對夜雲謹恨,他握緊鳳玉,心中更加堅定此行來南國的目的……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幾日靈兒全身心準備夜宴,鳳西涼鳳傾城也沒來找她了,但越是這樣,靈兒的心越是不安,今晚就是夜宴的日子,靈兒雖是丞相之女,但也是公主,靜貴妃提前一天把靈兒接進宮,讓靈兒在靜賢宮住下,第二天晚上直接參加夜宴,這個時候靈兒正在偏殿梳妝打扮!

「哇,公主好美啊!」靈兒在打扮好之後,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這身衣服和以前的朝服有些相似,她好像看見了當年的自己,所有的宮人都被靈兒的絕色傾城所折服,小若給她戴好最後一支珠釵,好美!

靜貴妃這會也好了,進來看到靈兒后,開心的笑了!

「靈兒不愧是我……南國的公主,傾國傾城,真乃絕代佳人!」「姑姑!」靈兒被誇的有些害羞了,靜貴妃看著靈兒嬌羞的模樣,笑道:「還害羞呢!」說著走到靈兒面前,仔細的打量著靈兒,滿意的點頭!

「孫志,去把本宮的鳳鸞蝶舞步搖拿來!」「是,娘娘!」孫志笑著去拿步搖,待取來之後,靜貴妃把步搖戴到了靈兒的頭上,整個人更顯貴氣,靜貴妃說:「這步搖是本宮離開雲國之時,本宮的哥哥送的,靈兒,現在本宮把它送給靈兒,靈兒要愛護它知道嗎?」

姑姑的哥哥?那不就是我那位親爹?靈兒在心裡想,不過她還是窺探了靜貴妃的神海:原來如此啊!夏世子受太后所託,把這步搖帶來!姑姑這借口也可以,她料定我不會拒絕她!

這時靜貴妃又從衣袖中拿出了一個荷包,將它銜在了靈兒的腰間,說:「靈兒,這個荷包是姑姑親自做的,收好了,千萬記得,這個荷包不能丟,知道嗎?」

靈兒摸了摸荷包,裡面硬硬的,好像有東西,便問道:「這個荷包里好像有東西,姑姑,這裡面是什麼?」然而靜貴妃沒有回答她,只是讓她保護好……

夜宴開始了,大殿上坐滿了朝臣賓客,皇上早已到了,坐在主位,皇后坐於皇后的左下方,靜貴妃的位子則在右下方,夜雲謹他們三個坐在一起,朝臣都和他們坐在一邊,中間一個很大但不高的圓台,而那些使臣都環繞四周,宣和之中唯有南鳳雲三國地位超然,所以鳳雲兩國都坐在比較靠近主位的地方!

「都說南國安和公主傾國傾城,這次終於有機會一睹芳容了!」

「沒錯沒錯,不過聽說這安和公主是南風丞相的嫡女,又怎會成了公主呢?」

「聽說是公主和夜王的賜婚聖旨下了之後的第二天,公主進宮謝恩,哪知南皇一見如故,這才收為義女,冊封公主!」

「這幾年安和公主的事傳遍了南國,又開了濟世救人的醫館,救人無數,這南國上下誰沒有受過公主的恩惠?」

「那可真當得起這公主之位了!」

眾使臣的話一字不落地傳入了夏贏澈的耳中,他只是笑笑不說話,端起酒杯悠閑的喝著酒,鳳西涼和鳳傾城也聽了去!「想不到公主的名聲這麼好!」鳳西涼聽后白了他一眼,說:「是,靈兒的名聲自然好,七弟也應該顧及顧及你的名聲了!」鳳西涼這話說的一點沒錯,鳳傾城的名聲在鳳國乃至宣和都不太好,四個字:風流王爺!

鳳傾城聽后訕訕的笑笑,自顧自地喝起酒!鳳西涼和夏贏澈的眼神無意間碰到一起,兩人相視一笑,舉杯同飲!

坐在丞相身後的南風珊不屑的撇撇嘴:「有什麼了不起的!」

「靈兒可是我南國公主,名聲自然好!」夜雲慎說,但夜雲靖嘴角上揚,邪魅一笑,說:「三弟,你就沒想過,有一天靈兒會因為這些而遭到……」

「不會的,因為……我不會允許那種情況發生!」夜雲謹自信的說,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夜雲靖聽后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這時殿外傳來了尖細的聲音:「靜貴妃,安和公主到!」這聲傳來,瞬間便吸引了全部人的眼光!

「臣妾參見皇上!」「兒臣參見父皇!」

主位上的南皇笑著說:「平身吧!」

「謝皇上!」「謝父皇!」

當靈兒抬起頭時,全場唏噓,完全被靈兒驚艷到了!

「今晚是使臣夜宴,妹妹姍姍來遲不太好吧?」 醫妃發家史 皇后說道,語氣中透露著對靜貴妃的不滿,靜貴妃正準備說,但被靈兒搶先了!「母后,這說起來也是兒臣的錯,夜王命霓裳閣做的這套服飾確實複雜,折騰了一晚上,姑姑也是為了等兒臣,所以才遲了些,還望父皇母后恕罪!」

「霓裳閣?」皇后一聽驚了,「是那個名滿南國的霓裳閣?」這下皇后就更加不滿了!「想不到皇兒也有這樣貼心的時候!」夜雲謹被無辜牽扯進來,也是因為靈兒知道,無論何時只要和夜雲謹有關,皇后都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夜雲謹無奈地朝靈兒笑笑,說:「靈兒是兒臣未過門的妻子,兒臣當然要貼心了!」 重生舊時光 唉,他可知道,因為他的這句話,扎了多少人的心哪!

因為有夜雲謹,遲到就算了,靈兒的位子被安排在了夜雲謹的身邊,宴會上一切也算平靜……

「你倒是聰明啊,把本王牽扯進來,料定母后不會追究!」「怎麼,不願意啊!」「怎麼會?本王巴不得,只是靈兒,母后她……」

「唉別說,我知道你要說什麼,我也跟你說過,既然她不喜歡我這個兒媳,那我也不會逼迫她喜歡,該有的禮數我一樣都不會少,只是她要是因為不喜歡我而牽扯到其他我在乎的人身上,我也不會忍氣吞聲!」

「知道你的脾氣,母后她有時候是有些過分!」

「好了不說這些了,來!」說完夾起一塊糕點喂他,「張嘴!」「啊!」在她的面前,他就像是個孩子,讓靈兒哭笑不得,這恩愛的一幕在有些人看來是那麼的刺眼!

鳳西涼手裡的酒杯都快被捏碎了,還好鳳傾城伸手奪了下來:「四哥,這杯子和你好像沒什麼深仇大恨吧!」鳳西涼瞪了他一眼,他立刻閉了嘴,看到對面的一幕,他只是笑笑沒說什麼,只是心裡:沒事,只要她幸福就好!完后又跟身上的美人說笑,最苦的也就屬他了吧!

夜雲慎的反應和鳳傾城一樣,不過他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可是那又能怎樣,他和鳳傾城是同一類人,畢竟兩人……

「聽聞南國的安和公主不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醫術還很高明,我們此番前來,一是為了與南國的邦交,二也就是一睹公主芳容,如今一見,果然如天仙下凡!」

「使臣謬讚了!」南皇笑著說,「靈兒,五天後便是你的及笈之日,也是你和夜王的大婚之日,所以朕為了不混淆,便把日子安排在了同一天,靈兒可還有不滿意?」

靈兒聽后,起身福了福身子,說:「兒臣無異議,父皇做主就好!」「好好好,哈哈哈……」

「恭喜夜王,恭喜公主!」群臣祝賀,百官無不歡喜,只是在這樣高興的日子裡,註定要發生點不愉快的事情……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今晚的夜宴靈兒喝得好似有點多,面色紅潤,已經有了微醉的感覺,她附在夜雲謹的耳邊說要出去透透氣,夜雲謹作為儲君,這種場合不能缺席,只好讓小若陪靈兒出去了,又把步煞派去跟著,這才放心下來,但靈兒從來不喜歡人跟著,若要跟著就不能在她面前晃!給了小若一個眼神,小若便找了個借口拉走了步煞!

「還是這樣好啊!」靈兒伸展了一下酸疼的腰,但身上的衣服過於繁重,頭飾又多,靈兒走到一處涼亭內,三兩下就把身上那些重的衣服脫了下來,只留了裡面緊身的那件紅裙,頭上只留了那支步搖,終於輕鬆了!

突然想起靜貴妃給她的那個荷包,從腰間取下后握在手裡仔細打量著!「這裡面到底是什麼?不如拆開看看?」說拆就拆,靈兒沒想到是一條玉墜,無論是從玉的成色還是從雕工打磨上,這玉墜都是上上之品,只怕在宣和都找不出幾塊來,尋常人可能認不出來,但靈兒一眼就認出了這玉!

說是玉,但其實不是,這是雲宮鳳凰神殿里特有的萬年寒冰,千年不化,這寒冰靈兒只送過一個人……

「大哥,這是我鳳凰神殿里特有的萬年寒冰,萬年不化,我親手做的,送你!」君臨接過玉墜,看著曦和莫名的笑了!

……

這時琴靈出現在靈兒面前,看著玉墜說:「這是君臨生辰之時,公主特地從寒冰洞取的寒冰親手刻的,公主出事後,君臨把這玉墜傳給了他的女兒,我當時去見過他,那時候他已經……他說因為女兒長得有幾分像您,他覺得一定是您的轉世,所以……」

「所以這玉墜就成了雲國歷代公主的傳承之物,也代表著雲國公主的身份!」靈兒看著玉墜說,聲音聽著有些哽咽,琴靈說:「此後這玉墜都是由上代公主在出閣之日傳給下一代,當年靜貴妃出嫁時是傳給了您,當時雲國沒過多久就突發叛亂,您由昊王也就是如今的丞相抱出宮,這玉墜一直在他身上,可能是因為公主及笈,所以……」

「君臨哥哥猜的沒錯,他那個女兒的確是我的轉世,只不過只有我的一縷元神,我選擇雲國,可能是因為,君臨哥哥沒有聽我的話一統天下,而把天下一分為三吧,這是我的遺憾!」靈兒嘆了口氣,回想當年他們在一起相處的日子,很快樂很開心!

靈兒突然召喚出了鳳鸞琴,彈奏起以前熟悉的曲子,那是他們四個的回憶,琴靈回到琴身,不再出現,而靈兒的琴聲吸引了不遠處的人……

夏贏澈因為喝了酒,有了醉意,出來醒醒酒,沒想到就聽見了琴聲,聞聲而去就看見了涼亭里的靈兒,火紅色的衣服讓靈兒顯得更加撫媚動人,緊身的衣服勾勒出她婀娜的身姿,她身上獨有的氣質更顯出了她的高貴冷艷,人神不可侵犯!

他慢慢地走向她,當他快要走進她的時候,琴聲戛然而止,一曲終了,而且靈兒接下來的話讓他的腳步停了下來!

「君臨哥哥,你還記得嗎?這首曲子是我們四個在一起時,我經常彈奏的,也是你最喜歡聽的曲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