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4 Views

「呵呵,藍大哥,你也說了,這些年輕人他們自己相處的和睦,過得快樂那麼我們作為他們的長輩也就感到高興了。況且逸天是雪兒的未婚夫,又跟晴兒在一起,那麼我們也算是親上加親了。」慕容老爺呵呵一笑,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說得也是。」藍老爺子點了點頭,而後便是微微笑著,說道,「慕容老弟,還是你有福氣啊,晴兒這孩子懷了身孕,你再過九個月就能抱上重外孫了。」

「哈哈,這倒是讓我感到高興欣慰的地方。不過藍大哥你也別急,遲早你也會抱上重外孫的。」慕容老爺爽朗一笑,開口說著。

藍老爺子點了點頭,便又是與慕容老爺閑談起來。

………………

另一側偏廳的沙發上,方逸天可謂是左擁右抱,坐在了眾美女的中間,享受著美女環繞的福氣。

他緊緊地握著慕容晚晴的手,看著慕容晚晴那張嬌艷美麗的臉,說道:「沒想到我這麼快就要當父親了,真是一個天大的意外驚喜。晚晴,以後你可不能跟以往那麼的忙碌了,要懂得照顧自己的身子。」

「你看看你,你就不會說你要好好照顧晚晴啊?你可是晚晴的男人呢,以後應該是你來照顧她才對,怎麼能讓讓晚晴自己照顧好自己啊?」一旁的藍雪開口嗔著說道。

「是啊,雪兒姐姐說得對,以後晚晴要是累到了我們拿你是問。」林淺雪掩嘴一笑,說道。

「其實我要羨慕晚晴姐姐的說……大壞蛋,你什麼時候也讓我、讓我……跟晚晴姐一樣啊?」甄可人嘟了嘟嘴,便是問道。

方逸天一陣汗顏,至少訕訕一笑,說道:「這不能說有就有的吧?順其自然不是?」

「什麼順其自然啊,完全是事在人為……只怪你以前都沒有好好陪過我……」甄可人不依不撓的說道。

其他女人自然是聽出甄可人話中之意,一張張俏美嬌艷的臉都禁不住的泛起了點點嫣紅之態,特別是林淺雪更是嬌羞之極。

現場的女人中,也只有林淺雪還沒有跟方逸天發生實質性的關係,而聽著甄可人的話后她心中更是感到嬌羞,不過心中卻是有點隱隱的期待著,倒是很期盼自己能夠成為方逸天真正的女人,只是那些事她一想便是感到面紅耳赤,難以自持。

「好啦,現在趁著逸天在場我們是不是可以把我們此前商量好的計劃跟逸天說出來了?」藍雪盈盈一笑,開口說道。

「嗯?什麼計劃?對了,雪兒,我記得此前你們好像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啊,到底是什麼事?」方逸天一聽,便是趕緊的問道。

「逸天,你還記得公司開發過的一期別墅住宅區的事吧?其實那是我跟晚晴姐的慕容集團合力開發的,現在都已經是建成,並且正在推出。」林淺雪笑了笑,開口說道。

「嗯,我記得,是在濱海大道那一帶開發出來的臨海豪華別墅區吧?叫什麼皇家豪苑。」方逸天點了點頭,說道。

「嗯嗯,然後我跟晚晴姐她們一起商量,將皇家豪苑裡面的一棟最大最漂亮的別墅留下來給我們一起居住。」林淺雪接著說道。

「一起居住?什麼意思?」方逸天微微詫異,禁不住問道。

「笨蛋,就是我們大家以後都住在一起啊。那棟別墅可是有四層高,四層面積包括前院後院的總面積超過三千平米,足夠我們大家住在一起了。我們大家一起商量之後都同意了,但由於那棟別墅還沒裝修好,因此就暫時瞞著你。」慕容晚晴嫣然一笑,說道。

方逸天一愣,總算是明白過來了,而後他目光看著眼前的一個個美女,說道:「這麼說以後我們大家都住在一棟房子里?」

眾美一齊點了點頭,師妃妃那雙嫵媚的眼眸輕輕地看著方逸天一眼,說道:「怎麼,你不願意啊?」

「願意,當然願意……意思是說現在那棟別墅已經裝修好,可以住進去了?那我們還等什麼,要不連夜就搬過去吧。」方逸天一笑,說道。

「噗……」

藍雪禁不住掩嘴一笑,說道:「你急什麼啊,反正以後總會住在一起就是。」

方逸天嘿嘿笑了笑,心想自己怎麼能不急?要是以後自己與這幾大美女都住在一起,豈非是每天晚上都可以偷偷的潛入各個美女的房中? 韓若樰對於葉芷芳這一系列的舉止並不感到驚訝,畢竟像她這樣兩張皮的人,什麼樣的事兒做不出來呢?

「小貝啊,咱們一會去東邊玩唄,那邊最近小商販可不少,可多好吃的呢。」看著葉芷芳對小貝一片殷勤的模樣直叫她心中暗惱。

對於尋常人家而言,這二十多兩銀子可是一筆天文數字,更是別說像葉芷芳這樣的家境。倘若是再窮點的,二十多兩足以娶個白凈的媳婦回家了。

半晌,韓小貝都沒有理會葉芷芳一句,甚至是一直自玩自的。連頭都沒回一下,他一直蹲在錢櫃後面死死地盯著面前的錢櫃,道:「娘親之前可是說過藥鋪里的錢櫃不是被人盜竊了么,現在也不好生鎖起來,要是被有些有心人給看到了咋整。」

嘴裡一直嘟囔著,這眼睛還時不時的瞥一眼身旁的葉芷芳,明顯的這些話都是說給葉芷芳聽得。但是葉芷芳還是不以為然,一直拿著手裡的一把靈芝數來數去的,看著這些靈芝她又開始動歪腦筋了。

「話不能這麼說不是,這會鋪子里就咱們三人,鎖不鎖的無妨。難不成你覺得娘親會自己偷了鋪子里的銀子啊?」

二人嬉笑著,隨之韓若樰給錢櫃用一把銅鎖給鎖了起來,挽起小貝的手便走了出去臨走之前還刻意跟葉芷芳叮囑了一句:「我們大概今個會回來晚一些,要是有啥事的話你就自個看著掂量著處理吧,最好是要看好了鋪子里的錢櫃。」

說完拉著小貝的小手二人一前一後的離開了藥鋪,天色已經大亮,地域原因偏南方些。大家都比較喜歡早膳喝早茶,這幾乎都已經成了這邊人民的一個習俗了,韓若樰也逐漸的習慣了。

不遠處幾個小攤子剛擺出來,韓小貝站在一旁饞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韓若樰挽著他的胳膊快步走了過去,小貝看到人家桌上的早茶可別提是有多興奮了:「娘親,之前你不是跟我說了么,這些小娃子是不能食用的,這會咋又帶我來吃了?」

她嘆息一聲道:「現在娘親不是瞅著別人家的孩子都吃過了,但是你沒有不是覺得你可憐么。」

小商販被這娘倆的話語給逗樂了,二人剛端著碗坐在小木椅上。

不遠處一個小乞丐哭著跑來一溜煙的功夫可就跪在了韓若樰的面前,手裡還拿著一個破爛不堪的破碗,裡面放著幾文錢。

仔細一看這個小乞丐居然還是一個女乞丐呢,真是出乎意料。

「這位夫人,您就好心賞我點銀子吧,我家中還有七旬老母。現如今病入膏肓,幾位哥哥也染了一樣的病疫,實在是無可奈何……」她說話時都不敢直視韓若樰的眼睛,不過看著她這衣衫襤褸的樣子著實是怪可憐的。

雖說她也不是什麼白蓮花,可是面前的小女孩實在是太可憐了。

尤其是在韓若樰聯想過韓小貝之後更是覺得這個女娃娃的身世實在是太曲折了,尤其是看著她那張黃皮寡瘦的臉頰。

既然要救人,自然是救人救到底了!身邊的小商販看著小乞丐的眼神火冒金星,恨不能立馬抄起手裡的工具給小乞丐給趕出去,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掃把一邊朝著面前的小乞丐嚷嚷著:「是不是瘟疫!什麼疫情我看肯定是瘟疫之類的,我跟你說小畜生,你趕緊給我滾!」

韓若樰伸手攔住了這位商販,對著小女孩擺了擺手從身上拿出了幾十文銀子丟入了她的碗中道:「孩子你這麼下去肯定是不行的,既然是已經生病了肯定是要想法子看病了。」

小乞丐搖了搖腦袋道:「夫人,您不會明白的,那些人根本都不給我父親看病,還說我們一家都染了瘟疫說會傳染,現在我能做的就是攢錢買點藥材回去煮湯給他們喝。」

說的也是楚楚可憐,韓若樰一個沒忍住決定跟著小乞丐一起回去看看她的家中究竟是什麼樣的處境。更是覺得老天爺既然給了自己這麼一個靈泉,既然能幫得上忙的地方,那就多幫一點就是了。

聽聞說韓若樰要跟著小乞丐一起去她家中,小乞丐可是別提有多感激了一直跪在地上苦苦不肯起來:「我家就住在城外的城隍廟附近,不僅僅是我家,甚至是街坊四鄰都患了像我爹一樣的病,若是夫人真的能就我們大風村村民,來生小敏做牛做馬也在所不辭。」

小敏?這個名字著實是挺好聽的,這姑娘估摸著也就是跟韓小貝差不多大,想想誰家老家會捨得叫自個孩子出去乞討為生,除非是家中真的遇到什麼難以言說的事兒了。

一旁的韓小貝一直嘴裡念念叨叨的,說一些亂七八糟的話:「娘親,我跟你說要是你也生病了,我肯定會像小敏姑娘一樣出來乞討給你看病的。」

韓小貝一臉的真摯,不過韓若樰至今也不明白,自個的寶貝兒子為啥要沒事兒咒自個生病呢?

郊外城隍廟后,一片茂密森林,越過荊棘叢後面便是大風村了。因為四周無山無水,每每風暴來臨,此村絕對是第一面臨遭殃。損失慘重不說,男女老少流離失所。

她尾隨著小姑娘的身後一起來到了一座破落的土房子旁,屋頂幾乎都快要坍塌,瞅著屋裡一個上歲數些男子及一名十二三歲的小男孩,二人躺在床榻邊上。

渾身都是膿瘡,及臉色發黑......瞅著這般模樣怕是命不久矣,下意識的韓若樰叫小貝候在門外等著她,畢竟這裡面多少細菌什麼的也說不準呢,小貝站在門口眼巴巴的就看著娘親跟著一起進了那個破房子。

「喂,你看緊著點我娘親,要是她有什麼閃失,我定饒不了你這個小乞丐!」韓小貝氣急敗壞的站在門口一跺腳。

韓若樰倒是也沒想那麼多直接硬著頭皮可就進去了,畢竟有靈泉在手這有什麼疑難雜症解決不了的,瞥了一眼門口的灰塵三尺高。就在這樣的環境下生存,也不知道能養育多少細菌了。

圍觀的還有些村民,大家都是來看韓若樰究竟有沒有那個本事能給小敏的爹病治好咯,更何況也更是想瞅著這姑娘要真是有本事的話也好給自個家人看病。

對於這些情況病情一無所知的韓若樰著實是無從下手,看著他們渾身的膿瘡,大多應該是瘟疫沒錯了,但是瘟疫也同時是分很多種的。像這樣傳染比較嚴重的,如果要是趙不到那個傳染源的話後果是很嚴重的。

這些村民自然是意識不到這一點,在他們的腦海中此時此刻還在想象著,這些多半就是天災人禍。

「小敏,你帶著個女娃娃來咱們家,也不怕給人傳染上咯。」小敏的父親說話時有氣無力的,看著就叫韓若樰覺得有幾分心疼。

倘若面前這位老漢是自己的親人的話,自己也一定會像小敏一樣奮不顧身的幫他去找大夫。可惜的是小敏空有一身孝心,卻沒有銀子當今的世道上沒有銀子自然是不成事了

一番看診,此時韓若樰也已經是對他們的病情心中有數了,但是這次病人不是一般的多,總不能端著聖泉的水一碗一碗的送人吧?

她叫小敏帶著一同去了村裡那座水井處,雖說水井是上了年代,但聖泉的水只需一滴,滴進去就能發生天翻地覆的改變,起碼這水井也能成一處葯井。

趁著小敏不注意的時刻她朝著水井滴了兩滴聖泉里的水進去,隨之又叫小敏端著碗叫村民來取聖泉的水服用。起初,村民都以為韓若樰是騙子,甚至是在她臨走之際也有不少人在背後議論紛紛的。

不過,韓若樰並沒有放在心上,本來做這些也沒打算叫村民們還情什麼的,殊不知此時此刻藥鋪裡面發生了一件影響及其嚴重的一件事,即便是韓若樰再怎麼千防萬防,殊不知這樣的人真的是難以防範。

身後還有不少來往的路人一直在議論紛紛,韓若樰走到藥鋪的時候就看到老管賬先生正在低頭啜泣。

「我只有最後一次,再也不會有下一次了,你們一定不要跟掌柜的說起這件事,求你們大傢伙兒了。」老先生說話的時候也很是作難,韓若樰清楚這些都是為了叫葉芷芳放鬆戒備,好最後來個一網打擊。

她快步走回藥鋪,葉芷芳正在趾高氣揚的教訓管賬先生,手中拿著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工具。

葉芷芳看到韓若樰回來時可是別提有多激動了,甚至是一路小跑衝過去的。

不時地還被幾個路人攔著一問究竟,自己藥鋪的事兒自個都不清楚更是別提怎麼回應旁人了。

「之前的時候我就已經懷疑了這件事是你做的,可是你卻一而再,再而三,著實是叫我太心寒了。若樰,你知道嗎,就在今天晌午的時候,這管賬先生又拿了幾十兩銀子呢!」

說的可是有鼻子有眼的,瞅著葉芷芳這弔兒郎當的模樣可見她也沒有給這份差使當做是一回事兒,也更是沒給她這個掌柜的當做是一回事。

老先生拚命的給韓若樰使眼色,她愣了愣隨之看了一眼葉芷芳:「上次我也只是說了是個猜測,而且最後銀子不是找回來了。為何這次還要說是老先生做的手腳,你有什麼證據嗎?」

說著韓若樰把頭別過一邊去,本的想要一問究竟,可是藥鋪里的夥計一個個的都是一臉懵比的模樣叫她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這邊管賬先生一邊啜泣,嘴裡一邊嘟囔著:「這次之後我真的悔過自新,以後再也不敢了,求求掌柜的千萬不要辭退我啊。」

韓若樰很是難為情,想不到管賬先生肯因為這件事最後要求韓若樰辭退他,不惜這樣的忍辱負重,著實是叫人欽佩。但只是欽佩沒有銀子能頂啥用,最後韓若樰下了一個決定:「這件事既然你不打自招,那就這樣辦吧!」 這件事表面上看著對管賬先生的處置很是不公平,興許不少路人還會罵她是個糊塗蟲呢,其實背地裡韓若樰的小算盤已經打好了。

甚至是藥鋪里的小馬都很是不理解,要說平日里看起來這管賬先生可是多麼老實實誠一個人啊,琢磨半晌都不敢去多問掌柜的一句了,生怕說錯什麼話,惹得掌柜的不高興了。

「以後大家一定要引以為戒,咱們現在就缺了這麼一個管賬的,我建議大家還是最近好好表現,我一定會從中選取一位做管賬的。」

她說話的時候幾乎都是咬牙切齒的,韓若樰一共就這麼一點家當,要是最後全部都被葉芷芳給弄走了怕是她要被這個葉芷芳娘倆給活活氣死,無論如何這次一定要給這娘倆打回原形不可!

韓若樰在心中思索一番,最後瞥了一眼不遠處的葉芷芳:「早前我就覺得你天資過人,好好表現!」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就走,只留下身後的葉芷芳一人杵在原地,她還以為韓若樰這句話真的是在誇讚她。

狗娃子也不知道是從哪兒跑出來的,手裡拿著一個大冰糖葫蘆,比起平日里吃的那種可是要大好幾倍,跑的顛顛的。

看到小貝的時候他正蹲在門口躊躇不前,本的是想等著那賣桂花蜜的老頭來了買二兩回去吃呢,可等了這麼半天也沒等到半個人影不免得他有些焦灼。

小貝瞅著狗娃子又拿好吃的來顯擺了,心裡更是憤恨:「哼,我娘親說了,吃多了甜的,牙齒里容易生蟲呢。」

傲嬌臉一擺,身旁的韓若樰噗嗤一聲笑出了聲。

挽著狗娃子的手跟小貝的小手一起走到了巷子尾,順勢又給狗娃子買了一串草莓糖葫蘆:「姑姑給你說啊,這甜食呢,盡量還是少吃為妙,知道了嗎?」

這邊正在悉心教育呢,那邊緊跟著一連串的可就瞅見韓秋玉跑到了斜對面的金店去了。

這家金店離她家本的就是一條路的距離,但是離韓家村可是南轅北轍,所以韓若樰從來都不往這邊逛街的,今個要不是跟著狗娃子一起想著給倆娃一塊買冰糖葫蘆也更是不可能會走到這兒。

倘若是說這銀子真的是韓秋玉指示葉芷芳偷竊的買首飾,那可是再正常不過了。

但韓若樰是真的沒想到這娘倆居然這麼膽大,她才剛走這邊可就去了金店了?

「哎喲,我跟您說啊,您看上這手鐲啊,可是二兩多的分量呢,這也不算輕了。夫人,這再輕的話也配不上您的氣質不是?」金店掌柜的這張嘴也是巧嘴能說會道的很。

拉著狗娃子跟小貝的手,他們三人就偷偷的趴在那金店的門口,小心翼翼的瞄一眼瞄一眼的,可是別提有多猥瑣了。但是看的可是仔仔細細,韓秋玉看來也沒那麼闊綽,站在那裡躊躇了很久,最後也就買了一對金耳環回去了。

韓若樰決定了今個回去之後一定要去韓秋玉家裡一趟,偷偷的聽聽看這娘倆究竟是幹了啥好事兒了,指不定還能聽到些關於藥鋪銀兩的事兒…….

「娘親啊,你看看,姑婆在買首飾呢,姑婆哪兒來的錢啊。」

小貝也知道這是偷聽,說話的時候還是故意壓低了嗓音,惹得身旁韓若樰一陣嬉笑。拽著二人又折回回家的路上,這一路上韓若樰都在想,這要是有了銀子,韓秋玉娘倆會幹啥呢?

走到家門口還沒進去就聞到了從自個家中傳來一陣好聞的菜香味兒,韓若樰很是詫異,一路跑著便回去了,拉開門看到春香嫂子站在她家灶火前正在燉肉呢!

錯愛:拿什麼來愛你 春香嫂子瞅見韓若樰回來可是別提有多激動了:「哎呀,我跟你說難得現在芷芳娘倆這麼大方一次,你看看這排骨就是她們買回來跟村民們分的呢!」

說這可不跟大戶似的,居然買肉送給村民?這可不就是典型的想要提前收買人心么…….韓若樰沒有說破倒是點了點頭:「沒事兒,既然是她們送的,不吃白不吃。」

轉瞬拉著狗娃子跟小貝的手過去洗手,門外一陣急促的敲門聲,葉芷芳端著一盆香噴噴的脆炸排骨就站在韓若樰的家門口:「我娘說了,這叫我端來給你們吃。」

排骨丟在了桌上,看到旁邊還放著一隻燒鵝,這一系列的舉止不就是典型的一夜暴富的膨脹嗎?韓若樰若有所思的拿起一隻燒鵝遞給狗娃子:「多吃點肉啊,這可是別人送來的肉,真是稀罕玩意。」

話里話外的都帶有那麼一絲的諷刺,不過葉芷芳只顧著沉浸在喜悅之中,她抿嘴一笑轉身離去。

寵嫁豪門:邪少輕點疼 一夜之間,全村人全部都在議論著韓秋玉家送肉的事兒,對於現在的韓若樰而言也不可能會大方到去請全村人吃肉呢!有句話還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次日,葉芷芳來到藥鋪時,耳朵上還掛著那個金耳環,款式確實是做的不錯,但是戴在葉芷芳這樣的人耳朵上確實是糟蹋了。

甚至是連同來的時候說話舉手投之間的語氣都不一樣,她指了指小馬道:「你看看,瞧瞧這桌子上一層灰,還不麻溜的去幹活兒,呦呦,坐在這兒當大爺難不成等著我伺候呢?」

綜遊戲boss危險 陰陽怪氣的語氣叫誰聽了都會覺得不舒服的,可葉芷芳卻不以為然。

韓若樰心裡開始計劃著這件事接下來該怎麼辦,想到韓秋玉可是一個老狐狸這一次自己要是不讓她們娘倆摔個大跟頭的話,怕是日後也不會長記性的。

誰知,晌午,韓秋玉扭著那圓潤的大肥屁股可就一步一步朝著益生堂走來,一路上對誰都是眉開眼笑的。這樣子要是在現代誰看誰都鐵定會以為她肯定是中了彩票了。

「若樰,你也沒事給牛奶給身上潤潤,瞧瞧你這身上都乾的要起皮了呀。」說著還撫了撫自己耳畔上兩個大金墜子。

韓若樰冷哼一聲道:「這要是不認識的怕是還要以為您是從哪家出來的闊太太了吧?」

她倒以為韓若樰這句話是在誇她,有些嬌羞的低下了頭。

身邊的葉芷芳趾高氣揚的瞥了韓若樰一眼:「我娘親日後定然是會做闊太太的,這些你就不用擔心了,倒是你帶著一個拖油瓶。我隨便怎麼嫁人都要比你活的精彩吧?」

活的精彩?韓若樰的心裡一百個問號,不過倒是咽了一口口水后,頓了頓看著面前的葉芷芳:「那又能怎樣呢,起碼現在你的月俸還要靠我發。」

抿嘴一笑一次有力的反擊,導致這娘倆頓時間無言作答。

店鋪里的夥計都心知肚明,接下來這肯定又是要有一場好戲上演了。韓小貝氣鼓鼓的拿著一大盤花生去了後院,他娘親可是說了這種事兒他這樣的小孩子家家的要迴避!

「喲喲喲,你這話說的,倘若不是因為我在你這兒沒日沒夜的幫你照看鋪子,你覺得你這小藥鋪能蓬蓽生輝?」葉芷芳又拿出了之前那副架勢。

你和我形婚吧 這些韓若樰早就料到了,現在這娘倆有了銀子自然是要出來作威作福了,至於藥鋪那些小錢人家也看不上。葉芷芳此時鐵定是以為管賬先生的離開,韓若樰是已經相信了這件事就是管賬先生做的。

韓若樰沒有搭理她,倒是轉身去整理藥材。

幾位貴婦進門,張口便是要玉容膏,葉芷芳站在一旁一動也不動的……就坐在韓若樰那張太師椅上在擺弄自己的耳墜子。

「你們藥鋪的玉容膏啊,可真是別提有多好用了,我之前就跟幾位夫人介紹過,那不是不相信么,還要以為我是騙她們的。瞅瞅現在都爭先恐後要來買呢。」一個個嬉笑著與韓若樰搭腔。

一旁的葉芷芳很是納悶,這玉容膏究竟有何功效,要知道她來的這麼多日子裡一直把心思都給用在了如何偷銀子,如何嫁禍管賬先生的身上。

至於玉容膏是什麼,藥鋪靠借什麼銷量最高她一問三不知。

這些韓若樰現在也絲毫不在乎了,要知道她現在最想知道的是用什麼法子能夠找出關鍵的證據,她已經想要不留情面的給這不知廉恥的娘倆趕緊的給趕出去。

葉芷芳探著個腦袋瞥了小馬一眼:「你,來給我解釋解釋,這玉容膏究竟是有啥功效?」

本的小馬是不想跟她說的,但是想了想還是決定要嘚瑟一番:「我告訴你啊,這玉容膏可是咱們店裡的頂樑柱子,這你都不知道,真是想不明白你究竟是怎麼在咱們藥鋪幹了這麼久差使的。」

對於葉芷芳這樣的性子,韓若樰早就已經麻木了。她真的是懶得跟葉芷芳計較了,哪怕是她現在說自己不幹了要走,她都沒有半點怨言的。

「芷芳,要是沒啥事兒的話,你跟你娘回去吧。反正鋪子里有我就成了。」韓若樰沒好氣的瞥了一眼這娘倆,還真給自己當大爺了,在這吃吃喝喝……

韓秋玉一跳三尺高指著面前的韓若樰:「我告訴你!老娘今個來視察是給你面子,你別給我不識好歹!」

她身旁的小馬指著面前的韓秋玉道:「這兒可由不得你造次,要是沒事你就回家種地去,去去去!」

說著還一邊揮舞著手中的掃帚要趕她走,可是韓秋玉還一時沒忍住吐口而出:「老娘以後不用種地,現在不用以後也不用!你記住了,老娘可是有錢人,起碼,比你有錢!」

身邊的葉芷芳看到她娘說錯話,連忙趕上去在她娘的胳膊上狠狠地掐了一把,那力道不輕不重,不過韓秋玉的胳膊上還是青了一大塊。

「死丫頭你要掐死我么!」說著韓秋玉狠狠地剜了她一眼,二人對視一眼,她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一直到了晚上十一點過,藍老爺子才要跟慕容老爺告別,回去雪湖別墅中休息。

方逸天連忙起身,要將藍老爺子送回去,然而藍老爺子卻是讓他多陪著藍雪、晚晴她們幾個女孩,說是已經給吳劍鋒打電話讓他開車過來接他回去休息。

一會兒后,吳劍鋒已經是開車過來將藍老爺子接上車,方逸天跟藍雪她們與藍老爺子告別後吳劍鋒便是載著藍老爺子返回雪湖別墅中。

接下來,方逸天與藍雪、慕容晚晴她們自然也是離開了慕容山莊,慕容老爺依依不捨,便是囑咐方逸天跟晚晴她們多回來看看他。

「慕容老爺子,你放心吧,我跟晚晴會經常來看望你的。」方逸天一笑說道。

「爺爺,晴兒每天都會回來陪您的,不會讓您感到孤獨。」慕容晚晴嫣然一笑,說道。

慕容老爺點了點頭,說道:「好,好,以後你們好好相處,相濡以沫,你們快樂我這個老人也就欣慰了。」

方逸天點了點頭,便是與慕容晚晴她們告別了慕容老爺,紛紛離開了慕容山莊。

其間,小刀與劉猛兩人早已經是提前離開了慕容山莊,不用說自然是找他們的樂子去了。

歐水柔也與慕容晚晴她們離開了慕容山莊,不過她卻是要回去她的住所好好休息,今晚對她而言是一個欣喜欣慰的夜晚,多年來的夙願終於得償,慕容威落到了應有的下場,也可以告慰九泉下的丈夫了。

當然,這一切都是歸功於方逸天的幫忙,若非有方逸天的出手幫忙,那她這一生只怕是要永遠的活在慕容威的陰影之下,而自己的丈夫含冤之死也永遠得不到昭雪的那一天。

是以,她心中對方逸天自然是極為感激,甚至為了這份感激她可以答應方逸天的任何要求,只不過方逸天當然不會跟她索取什麼。

而今,慕容晚晴已經是跟方逸天在一起,還懷上了方逸天的孩子,對此歐水柔心中也是默默地祝福著,希望自己的女兒跟方逸天能夠永遠的都這麼和睦,這麼幸福快樂。

在方逸天的要求之下,藍雪、慕容晚晴、林淺雪她們只能是同意一起去皇家豪苑的別墅中聚在一起。

當即,一輛輛豪華轎車便是紛紛啟動,朝著位於濱海大道的皇家豪苑別墅區飛馳而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