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75 Views

霎時間,有數道金光寸芒,從漩渦之內衝出,讓人驚奇的是,那金芒之內蘊藏的力量,同樣也是混沌原力,氣勢不輸天陣。

Written by
banner

下一刻,兩股力量,在半空之中碰撞,最終相互抵消。

「哼!」

天族地界,天際半空的天陣內,忽然傳出一聲低哼,帶著不滿之意,但也是很快消失無蹤,而四周空氣中的鎮壓之力,此刻明顯減弱了許多。

「幫手,來了。」葉飛淡笑一聲,轉頭望向身後。

此刻沒有人注意到,他掌心中正握著一塊透明玉符,掌心的縫隙中,隱約有金芒忽閃而過。

「嗯?」

「這股力量是,葉族羅天陣!」

黑烏反應極快,此刻眼中露出震驚之色。

聖域內,能夠抵禦天陣攻勢的,唯有那藍海彼岸,守道葉氏一族的羅天大陣,同樣有由一位祖境大能的意念所化。

前方半空,威勢散去,只見從那漩渦入口之內,走出一位身穿赤金長袍,相貌英俊,目光隨和的持劍青年,其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

「來的,不算晚。」那青年輕笑一聲,隨即望向葉飛微微點頭。

葉飛轉頭望向來者,隨即抬手回禮。

「你再不來,葉某怕是要交代在此了。」葉飛神情平靜,直言開口道。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守道葉氏一族的葉黃天。

前方遠處,那位天族族人,此時一眼就認出來者,他面色稍有變化,臉上的表情隨之變得凝重了幾分,其周身氣勢,並未收斂半分。

「葉黃天,你是什麼意思?」天曉冷聲開口,二人同屬守道一族內的強者,顯然並不陌生。

但這裡,乃是天族地界。

那風暴前方,葉黃天聞言,此時臉上的笑容不變,抬頭目光隨之望向前方之人。

「他是我弟弟。」沒有過多的廢話,短短几個字內,卻是透著一股難掩之勢,其周身氣息一凝,帝境之力同時橫掃天地。

他手中的赤色仙界,此刻發出劍鳴,隨時準備利刃出鞘。

要知道,聖域內,守道兩大氏族嫡系,若非是迫不得已,絕不會出手一戰,畢竟身為守道一族,族人大多高傲,一旦有族人傷亡,很容易引起兩族大戰。

即時,聖域難保。

「哼,天凌死於他手,我族需要一個交代。」前方天族強者,此刻不甘示弱,抬頭望向葉黃天,二人的目光碰撞,四周空間為之一震。

葉黃天聞言,瞥了前方之人一眼道:「此事另有隱情,你回族后便知,此事我族定會給天族一個滿意的交代,但此刻,我要帶他離開,你有意見?」

此言一出,前方天曉不禁眉頭微皺。

對於前方之人,天曉極為了解,一旦無法達成一致,二人免不了一戰,拋開天陣不談,他不是葉黃天的對手。

只是稍有思索,這位天族強者身上的氣勢,隨之慢慢收斂。

「本座,在此,等你族的交代。」天曉聲音低沉,他雖然身上的氣勢退去,但並沒有就此離去之意。

前方葉黃天,此刻不禁輕笑一聲。

「呵,你慢慢等。」

「告辭。」

他說完之後,掌中靈光一閃,隨即一指點向後方風暴內的漩渦。

霎時間,一股極強的吸徹之力,將葉飛等人的身形包裹,不等後方天族族人在說些什麼,一行人的身影,已然被吸入了漩渦之內。

不多時,漩渦散去,前方眾人的氣息消失,天陣也風暴恢復如常。

「哼。」遠處半空,天族強者冷哼一聲,在打出傳信玉簡之後,他就真的向其所言的一般,留守在了此地,不曾有離去之意。

而此時,葉飛等人,已然則越過了天族地界。

……

天陣風暴背面,則是一處碧藍色的海洋,一眼望不到盡頭,海面上的空氣中,透著兇惡之息,可見藍海之下,隱藏的海獸不少。

離開天族邊界,三人再次現身,便是出現在了藍海的中心海域。

半空之中,葉飛穩住身形,下意識地抬頭望向天際,他的眼中有藍光忽閃,藉助洞察之力,可清晰地感受到,這片地界,同樣被一道逆天大陣包裹。

「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藍海上空,葉黃天臉上露出笑容,轉頭望向身旁的葉飛。

葉飛聞言,隨即抬手開口道:「相助之事,葉某謝過,現在可是要前往葉族?」

想要不被聖域排斥,神魂完整無疑是最有效的方法,對於眼前之人,葉飛還是較為信任的。

「是的。」

「守道葉氏,盤踞於南山之巔,你的本體早已等候多時,他有很多話要與你交代。」葉黃天微微點頭,同時緩緩開口道。

藍海之上,葉飛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帶路。」他沒有遲疑,此刻直言道。

一旁的葉黃天,此時稍有沉吟,隨即臉上的表情,變得嚴肅了幾分。

「葉飛。」

「你畢竟只是分靈,守道一族向來高傲,進入葉族之後,定要低調行事能忍就忍,只要見到你的本體,一切便都好辦了。」

葉黃天再次開口,低聲交代道。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眼中有微光忽閃,以這葉黃天的性子,此刻說出這等話來,可見其在葉族之內的處境並不算好。

此刻的葉飛,對於守道一族有了些許的了解,從之前的那位天族族人便可觀察到,守道一族多是心性極為高傲之輩。

「靈兒,可在族內?」沉默片刻,葉飛隨即開口問道。

前方葉黃天聞言,臉上的神情稍有微變。 藍海半空,他深深地看了眼前之人一眼。

「在沒有融合本體之前,你不能去尋她,葉族族規森嚴,你應該清楚,一個小小的下界分靈,在守道一族族人眼中,代表著什麼。」

葉黃天此時顯得,有些語重心長。

二人一番交談之後,便是隨之不在多言,在葉黃天的帶領之下,身形帶出流光,消失在了天際半空。

在二人身後,此刻傷勢不輕的黑霧緊隨,他也是深知這葉黃天的身份,在離開天族邊界之後,便是一直靜靜地跟在二人身後,沒有過多的言語。

……

葉族地界,有葉黃天引路,三人一路踏空而行,幾乎沒有半點阻礙。

時間,轉眼,已然過去半天。

一處綿延山脈上空,可見有三道流光劃過,直指山脈盡頭而去,目光所致,那山脈的盡頭,數座險峰衝天而起,蔓延山脈盤旋峰前。

四周空氣中,靈氣的濃郁程度,明顯要遠遠超出其他地域。

「到了,前方南山九峰,便是我葉族傳承之地。」山脈前方,葉黃天穩住身形,嘴角露出了微笑。

葉飛與黑烏二人,此刻也是同時頓住身形。

「這片地界,天地間的靈力,被頭頂的大陣聚集,不斷融入葉族之內。」葉飛目光沉靜,掃了一眼前方,在收回目光之後,忍不住抬頭望向頭頂的逆天大陣。

祖境大能意念融入,其威勢怕是遠不止於此。

說罷,三人多言,身形閃動之下,向著前方險峰臨近,不多時已然臨近。

「來者,止步!」

忽悠,一聲低喝傳力。

有流光破空,可見一位身穿金色長衫,長發,白臉,相貌英俊的青年,已然出現在了三人前方半空,擋住了其去路。

「讓開。」葉黃天目光一凝,聲音中多了幾分不耐煩之意。

前方青年聞言,此時抬頭望去,隨即呵呵一笑。

「原來是黃天大哥,族弟眼拙,方才沒有認出,還望大哥勿怪。」話雖如此,但前方之人,顯然仍舊沒有讓開之意。

空氣中,氣氛略顯得有些古怪。

「我葉黃天的話,不想在說第二遍。」

「你要擋我?」半空之中,葉黃天聲音低沉,周身的氣勢凝聚,縱然是面對自家族人,他的性子似乎也是如此。

前方青年此時連連擺手。

「族弟不敢,黃天大哥回族,族弟之人不敢阻難,只是您身後那兩人並非我族之人,此事還需通告族叔定奪才是。」長衫青年目光平靜,此刻緩緩開口道。

山脈半空,葉黃天聞言,臉上的表情,此刻有些變化不定。

「這二人入族,乃是族老之命,此事無需通報。」葉黃天沒有遲疑,隨之再次開口道。

前方青年聞言,不禁冷笑一聲。

「族老之命?」

「族弟並沒有接到傳令玉符,黃天大哥還是親自入族稟報為好,又或者你可以闖陣試試。」長衫青年面色不變,聲音也同時變得低沉了幾分。

場面,似乎陷入了僵局。

後方半空,葉飛此時也是抬起頭來,他的目光掃那青年之時,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此人的實力,還不到界主,居然敢這般無視葉黃天。

葉族之人的傲慢,有些超出了他的想象。

「唉,罷了,你們先留在此地,等待我片刻就好。」葉黃天臉上儘管極為不耐煩,但最終還是忍住了沒有選擇出手,此刻轉頭望向葉飛。

葉黃天的選擇,不免讓葉飛與黑烏二人的臉上,均是露出疑惑之色。

「家族之事,我很少干預,雖說有帝境修為,但常年不在族內。」葉黃天顯然是看出了二人的疑惑,隨即開口解釋道。

說罷,他不在多言,閃身之下進入了葉族。

山脈半空,葉飛見此情景,此刻並未多想,在向著身旁的黑烏微微點頭后,二人選擇了留在此地等待。

追愛999次:無賴老公請閃開 時間,過去半刻。

葉黃天沒有消息傳來,此時前方那位長衫青年,目光落在了葉飛二人身上,同時靈識掃來,將二人的身形籠罩。

「一隻荒獸。」

「一個下界野修,可笑至極,你二人有資格入我葉族?」前方長衫青年臉上露出輕蔑之色,靈識的掃了,也是毫無顧忌。

不等葉飛開口,一旁的黑烏似乎有些忍不住了。

「小輩,你說什麼!」黑烏目光一瞪,他雖然敬畏葉族,但帝境強者也就罷了,一個古境的小輩,也敢在他面前這般囂張。

前方險峰前,長衫青年聞言,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他沒有多言,掌中靈光凝聚,一道寸芒成型,抬手一下便是直指前方黑烏而去,古境一擊之力不凡,此時帶起陣陣破空之勢。

「你敢還手,我便斬去你的手腳。」長衫青年冷聲開口,眼中多了幾分殘忍之意。

黑烏聞言,頓時怒火中燒。

「葉飛,此子能不能殺?」黑烏周身氣息一凝,界主巔峰之力橫掃,眼中露出寒芒。

只要葉飛點頭,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

一個古境小輩,竟敢對界主出手,若是放在其他地界,眼前之人怕是早已死亡數次不止。

山脈半空,葉飛目光一凝,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就在這時,前方葉族地界,忽悠一道帝境之力橫掃而來,隨之瞬間輾軋全場。

「何方小輩,膽敢在我族門前撒野!」伴隨著一聲低喝,只見一位身穿雲紋赤袍,周身氣勢衝天的中年男子,此刻陡然現身。

觀其氣息,顯然是帝境之列。

「晚輩,見過幕叔。」前方那位長衫青年,隨之連忙抬手開口,臉上露出恭謹之色。

帝境強者,且長年身處葉族內,顯然身份不凡。

那赤袍中年男子,在現身之後,周身的氣勢未曾散去,帝境之力震動這空間,那磅礴的靈識掃來,籠罩在了葉飛與黑烏的身上。

「哼,荒獸。」

中年男子冷很一聲,周身長袍無風自動,四周空間一凝,規則靈絲襲卷,瞬間穿透了黑烏的身形。

「噗……」

黑烏身形一顫,他本就有傷在身,此刻再度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臉色隨之慘白無比。

「你!」

「欺,欺妖太甚,當真以為本座怕你守道一族。」黑烏體內的力量爆發,此時已然忍無可忍,他堂堂頂級荒獸,何曾這般被人欺辱過。

但二人硬實力上,相差著實太大,而此地又是葉族地界。

黑烏想要反抗,但身形卻是被牢牢地定在原地,無法動彈半分。

而此時,前方中年男子,目光轉眼之下,已然落在了遠處的葉飛身上。

「葉族,葉幕,論輩分你該尊稱我一聲族叔。」

「管好你的奴獸,這裡是守道族,你也算是擁有我族血脈,入族之後不可毫無規矩,否則就算還是葉黃天,也保不住你。」

葉幕聲音低沉,掃了葉飛一眼后,目光隨之收回。

只見他說完之後,掌中靈光閃動,抬手一指後方,葉族的護峰古陣,隨之被其緩緩打開。

「還不入族?」葉幕的態度,依舊冷漠無比,不等後方葉飛說些什麼,他的身影已然進入了族內。

前方半空,那長衫男子,見此情景也是不在阻難,閃身讓開了道路。

山脈半空,葉飛此時眼中有精光閃過,一種不好的預感,此刻湧入心頭,按理說此刻迎他們入族的應該是葉黃天才對。

他入族之後,便是失去消息,而此刻出現的,卻是葉族族叔。

「冷靜。」

「待葉某融本體,我幫你殺他。」葉飛此刻轉頭聲音低沉,他如今靈力被鎮壓,這個時候與葉族為敵,無疑是自尋死路。

黑烏聞言,目光一震,心中的怒火隨之壓下,轉身緊隨葉飛身後不在言語。

……

二人穿過護峰古陣,進入了葉族,目光所致,整個葉族以遠處的九座險峰為主,族人盤踞與九峰四周,其規模之大,不輸遠古仙界的古族一脈。

這裡無疑是葉族的核心駐地,而整個守道一族的實力,則是遠遠不止於此。

拋開聖域內不談,遠古仙界的依附古族,可謂是不容小視。

「你暫時先入第九峰,待族老定奪之後,自會有人尋你。」前方葉幕冷聲開口,說完之後其身形閃動,已然消失在了葉飛的眼前。

族地半空,葉飛聞言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他沒有多言,只是轉頭,掃了第九峰一眼,隨即身形閃動,進入了峰內,再其身後黑烏一直緊隨。

第九峰,位於整個葉族的邊緣山脈,其內盤踞的族人稀少,倒也是極為清靜,山腰岩台之上,府邸別院諸多,多是空無人住。

葉飛與黑烏進入之後,便是隨之選了一處府邸住下。

府邸內,布置好防禦護陣之後,黑烏便是忍不住立刻轉頭望向身旁之人。

「葉飛,你真覺得,葉黃天的話可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