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64 Views

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Written by
banner

故事講得差不多的時候,顧客們的作品也做得差不多了。而且因為有了凌楓的幫助,蘇慕這面的蘇慕明顯加快了起來,幾乎是節約了將近一半的時間,就把這批顧客的作品全部都做完了。不過雖然速度是加快了不少,但是這麼長時間還是讓蘇慕失去了去底下美食城吃飯的機會,而且還有一個小時就要下班了,所以最後蘇慕還是決定晚飯的時候和凌楓一起吃。

而且現在最重要的問題也不是晚飯的問題,目前為止最重要的是,凌楓晚上要住在哪裡。

當凌楓和蘇慕提起這個問題的時候,蘇慕想都沒想就要凌楓回家住。凌楓聽到這個答案之後狠狠地白了蘇慕一眼,用一種既委屈又兇狠地語氣對蘇慕說道:

「我攢了好久的錢,才買票回來的,我要是能回家住,我還用攢錢嗎?」

一開始蘇慕還沒明白凌楓的意思,就連凌楓說完這句話,她都還沒有反應過來,而就當她差點脫口而出,問他為什麼要攢錢的時候,她才意識到,凌楓這次回來應該只是單純的想要回來看她,所以他的家裡人還不知道他回來。

但是這也不耽誤他回家住啊,為什麼他好像很抗拒回家住的樣子?

「所以你是背著家裡人回來的?那又怎麼樣,我上大學的時候也是說回來就回來啊,也都不會提前和家裡人打招呼,就回去住唄,也不能怎麼樣,你媽還能因為你沒和她打招呼就回來,然後不讓你在家住的嗎?」

「那不是因為……」

聽到蘇慕的質疑,凌楓都很懷疑以她這樣的情商,她是怎麼混到現在還人緣都挺不錯的。難道她就想不到他只是想要回來陪她的嗎?如果被他家裡人知道他回來了的話,那他的時間肯定就都會被家裡人佔據了,而且爸媽也肯定不會同意他把時間都花費在他的身上,那他回來還有什麼意義了。

凌楓心裡是這樣想的,可這些話他不能直接就和蘇慕說。他了解蘇慕,在蘇慕的心裡,他家裡人給她留下了不小的陰影,他也會很害怕,他們對她的不喜歡,會影響到她對他的感情。如果要是讓蘇慕知道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的話,那她一定會胡思亂想。他們兩個人現在的關係已經很緊張,再留給蘇慕胡思亂想的機會,那他大概可能就會永遠的失去她了。

所以就在話馬上要說出口的時候,凌楓立刻制止了自己,隨便扯了個理由搪塞她道:

「你就一定要和讓我說的這麼直白嗎?我晚上想摟著你睡覺,我回家我還能摟著你了么?你能跟我回家是怎麼的?」

原本蘇慕聽到凌楓話說了一半停了下來還覺得他有可能是在想理由騙她,但是令她沒想到的是,凌楓接下來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她登時就紅了臉,然後輕輕抽了一下凌楓的胳膊,嬌嗔道:

「大庭廣眾的你說這個幹嗎?」

「那還不是你追著問,自己也不動你那個小腦袋先多想一點。」

眼見著蘇慕是這個表情,凌楓就知道自己這也算是逃過了一劫。於是他偷偷地吐了一口氣,然後不顧蘇慕還紅著的臉,把她拽到了一邊,開始研究晚上要住到哪裡。

為了第二天蘇慕上班方便,所以兩個人就直接定在了商場的對面。而定好了住在哪裡之後,兩個人又開始討論起一會下班要吃什麼。

凌楓的想法很簡單,既然是回來想要緩和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的,那肯定是要以蘇慕為準,她想要做什麼他就陪著做什麼,如此,想吃什麼當然也都要蘇慕來做決定。他原本以為蘇慕會選火鍋之類的,畢竟之前她總是嚷著想去卻一直沒有人能陪她去,結果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蘇慕第一個說的想要去的地方,竟然是他總去的那家燒烤店。

當凌楓聽到這個答案的時候,他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於是他不可置信地又向蘇慕確認了一遍,並且表示蘇慕想吃什麼都行,不用考慮他,結果蘇慕還是同樣的答案。

「我吃什麼都行啊,再說了,你不是每次回家都要去那家吃燒烤的嗎,也不是沒一起去過,我覺得也挺好吃的啊,那就去唄。就是那離咱倆住的地方有點遠,咱倆得快點吃,不然的話回來不太方便。」

雖然在別人看來這是件很小的事情,但是哪怕在很久以後凌楓在想起來的時候,他都會覺得,自己當時選擇回來真的是他做得最對的一件事情,因為就在這個時候他很認真地確定了,在蘇慕的心裡,還有他的位置。 確定要好去哪裡之後,一下班,兩個人就以最快的速度下樓打車,直奔那家店去了。

雖然那家店會一直營業到後半夜,但是有很多東西晚去一會兒就可能賣光了,凌楓尤其愛吃那家餛飩,而餛飩又是最容易賣光的那個,所以每次他倆要是晚上趕著去那家店的時候,都會擔心餛飩還有沒有。

等兩個人趕到的時候,正好趕上老闆還在。一看見凌楓來了,便立刻親切地和他打起了招呼:

「這麼晚還來,明天不用上學啦?」

凌楓搬家之後就很少來這家吃東西了,所以老闆還不知道凌楓去了外地上學,以為他還在原來的學校,就順嘴問了一句,凌楓也很自然地回了一句:

「我現在準備出國了,所以不在原來的學校了。」

「哦對啊,你要出國了,對對,那這是要帶你的小女朋友一起走?」

原本只是一場很正常很隨意的對話,但是一提到這裡,蘇慕這心裡突然就「咯噔」一下,整個人都開始變得緊張起來。

她一直很害怕有人提起這件事情。

最開始和她提這件事情的是凌楓,他一直和蘇慕說想要蘇慕和他一起去日本。一開始蘇慕覺得他很認真,後來兩個人變成這樣,蘇慕就開始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但不管怎麼樣,蘇慕從頭至尾,都沒有想過要和凌楓去日本。

這不是蘇慕沒有那麼大的決心想要和凌楓在一起,而是她在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有一種說不清楚的理智。而且其實無論凌楓說這句話究竟是真心還是假意,她都為這件事情考慮過很多。

她的家庭很普通,沒有辦法支撐她出國的費用,而且這幾年來,她一直處於一種及時行樂的狀態,雖然去過很多地方,有過很多精力,但也因此沒有什麼存款,所以想要辦簽證對她來說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再者,如果凌楓年紀大一些的話,或許家裡人還有機會同意她和凌楓一起出國,但是現在凌楓什麼都不穩定,甚至也沒有辦法和蘇慕的家裡人證明,如果他們兩個人一起出國,兩個人是可以互相照顧的,而不是要蘇慕更多的照顧凌楓。最後,蘇慕現在沒有去日本生活的能力,連日常溝通都存在很大的問題,如果他們兩個人吵架,或者分手,那麼對於蘇慕來說,打擊一定是十分大的。因為儘管會有工作,但是和凌楓在一起才是蘇慕的目的,可是對於凌楓來說,他去日本,學習是他的目的,所以如果兩個人出現任何問題導致分手的話,那麼對於蘇慕的傷害是非常大的。

至於好處,除了能和凌楓在一起生活之外,蘇慕想不到任何好處了,而哪怕是這一點,蘇慕都不能保證自己可以每天都覺得幸福。

所以蘇慕完全不覺得,自己有任何必要和凌楓一起去日本。

如果換做從前,其實蘇慕是不會想這麼多事情的,畢竟她是所有人口中那個只靠愛情就能活著的女孩子,只要有愛情,她完全不會考慮現實狀況,哪怕對方一直給她畫餅,她都願意相信那些都是真的。但是現在,蘇慕也不知道自己是真的成熟了,還是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喜歡凌楓了,反正她會很認真地去考慮和凌楓在一起的很多事情,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很盲目地就去做一個決定。

這其實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像蘇慕這樣的年紀,考慮這些無可厚非,畢竟這和她下半輩子的幸福有關,沒有人願意隨隨便便地就把後半生陪送出去,蘇慕也一樣。可奇怪的是,儘管蘇慕也覺得這很正常,但是在面對凌楓的時候,一牽扯到這樣的事情,蘇慕就覺得自己對他有所虧欠。哪怕就像現在,她覺得凌楓已經不喜歡他了,也不值得她喜歡了,她依舊有這樣的感覺。

所以她很怕有人提起和未來有關的事情,尤其是凌楓主動提起。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坦然地去面對這些事情,更加不想欺騙凌楓。

無論是樂多還是凌楓,他們兩個人都曾經和蘇慕說過,善意的謊言是沒有關係的,畢竟都是為了對方好,所以才想要去欺騙。蘇慕對這種觀點一直不敢苟同,在她看來,謊言就是謊言,它並沒有善意和惡意的分別,所以她並不能接受任何人對她的任何欺騙,也正是因為這樣,她也不會對在乎的人說謊,哪怕那些真相很殘忍,讓人無法接受。

她只是想被人坦誠相待,她有足夠強大的內心去接受真相,卻沒有半點能力去接受謊言,所以她一直想要用自己的付出,去換取同等的對待。

只可惜她從來沒有換來能與她的付出對等的東西,所以這才有了她對待凌楓的方式。

這或許對凌楓有所不公,但仔細想想,很多年以後,凌楓也會變成一個善解人意、溫柔體貼的男人,那麼對蘇慕來說,這也不公平。

所以,他們兩個人的相遇就是個錯誤,而在一起,只是錯上加錯而已。

而這種錯誤,都是蘇慕一時貪心所造成的,現在想要結束,卻好像成了一大難題。

正當蘇慕覺得擔心的時候,沒想到凌楓竟然主動轉移了話題。

「現在還沒確定呢,叔,還有餛飩么?我今天就奔著餛飩來的。」

「你來了,就算是沒有也得現給你包一碗出來,等著吧,你先點別的,一會就把餛飩給你端上來。」

老闆說著就去后廚包餛飩去了,而凌楓就好像剛才沒有和老闆聊過天一樣,拿過菜單來就準備點菜,順便還把服務員用的記單本子拿了過來,和服務員說他們自己寫,寫好了再給她。

因為之前兩個人來過的關係,所以服務員也沒多說什麼,把東西給他們就走了。凌楓一邊看菜單,一邊把蘇慕和他喜歡吃的東西都點了個遍,然後完全不顧蘇慕的反對,還把本子搶了過來,強制性地把蘇慕剛剛自己偷偷改的那些數量又都改了回來。

「你太瘦了,要多吃不知道嗎?」

「我從小到大都這麼瘦,改不了。」

重生妃狂,御寵成凰 蘇慕是真的覺得凌楓點這麼多兩個人根本就吃不了,很浪費,而且她非常不喜歡任何人以「避免浪費」這個理由去強迫她吃那些她根本吃不下的東西。她自己有多少食量她很清楚,而吃下超過她食量的那些東西有多難受她自己也知道,每次吃東西的時候,她都是盡量把自己能吃掉的那些全部都吃掉,吃不下去她也沒有辦法。看著那些食物被浪費她也很著急,而她又不可能和每個人都解釋她真的只能吃這麼多,況且有的時候說真話還有人不相信,就這樣,久而久之,蘇慕並有習慣這些話,而是越來越厭煩有人強迫她多吃東西。

而凌楓幾乎在每次吃飯的時候都會這樣做。

其實如果蘇慕還像以前一樣試圖喜歡凌楓的話,那麼她會嘗試著學著撒嬌,希望藉此能讓自己少吃一點,但是或許是因為剛才那件事情,蘇慕此刻完全沒有任何好脾氣,能夠讓她柔聲細語地和凌楓說話。

不過凌楓好像完全沒有在意蘇慕的態度,改完之後他就直接把本子遞給了服務員,然後才對蘇慕說道:

「那是因為你沒有遇見我,沒人逼你多吃。反正我不管,你往後必須得胖起來。」

「胖起來有用嗎?再說了,你們男人不都喜歡身材好的么,我現在這樣走在路上還能有人多看兩眼,要是變胖了的話,怕不是連你都不想看我了吧。」

「胡說八道,你再胖點才好呢好吧,現在這樣有點太瘦了。」

「所以你現在是在嫌棄我了?」

「誰說的,我沒嫌棄啊,你都不知道,我朋友他們都誇你長得好看。」

話說到這裡,凌楓一下就摟住了蘇慕的腰,把她帶到了自己的懷裡。他這個動作險些把蘇慕從凳子上拽下去,要不是有他的大腿攔著,還有他扯著,那蘇慕完全有可能直接就坐到地上去。蘇慕開始覺得,每次吃飯凌楓都想要她坐到他旁邊,絕對是蓄意以正當的理由把她從凳子上扯下去。

於是蘇慕為了防止他一鬆手自己就坐到地上,她就順勢坐到了凌楓的腿上,咬牙切齒地對凌楓說道:

「所以你現在還和我在一起,是因為他們誇我漂亮,你臉上有面子?」

「我發現你現在是越來越放肆了,你看吃完飯我怎麼收拾你。」

蘇慕覺得自己把體重加諸在凌楓的身上,是對凌楓的一種懲罰,但是對凌楓來說,蘇慕這明顯就是投懷送抱,他用力地抱緊蘇慕,貪婪地聞著她身上特有的味道,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想要把蘇慕揉碎了融進自己的身體里,那麼他就不用擔心蘇慕會走了。

或許是因為之前做了太多的錯事,雖然現在蘇慕還不知道,但是凌楓自己心裡十分清楚,所以凌楓時刻都在擔心,如果這些事情被蘇慕發現了怎麼辦,他已經很努力地再去解決這些事情了,可是還沒有全部都解決完,如果在這時候被蘇慕知道了的話,那他之前所做的那些努力就全都白費了。他不想失去蘇慕,儘管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最近會對蘇慕這麼差勁,但是他是真的不想蘇慕因為這些事情離開自己,不然的話,他今天也不會回來了。可是他自己也清楚,他和蘇慕之間確實是出現了一些問題,而這些問題光靠這一兩天的時間是根本沒有辦法解決的。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明明兩個人之前關係很好的,而且相處也很愉快,怎麼現在就變成這樣了呢?

他找不到答案,也不知道要怎麼解決,他只知道他不想要蘇慕離開自己,一想到會失去蘇慕,他就感覺自己全身都難受得不行。

而此刻的蘇慕並沒有他這種感覺,雖然她心裡有些不舒服,但是對於凌楓這句可以引起人無數遐想的話,她還是不由自主地紅了臉,然後她才意識到兩個人在外面這麼坐著實在是有些影響不好,於是她掙扎著想要從凌楓的腿上下來。

凌楓還沒有抱夠,就任由蘇慕掙扎,完全沒有一點想要放手的意思,直到老闆把餛飩端上了桌子,他才把蘇慕好好地放在了她自己的座位上。

而這個時候點好的烤串也都陸續被端了上來,兩個人收起了心思,專心致志地開始吃東西,爭取儘快吃完,好能快點回酒店去。

完全不出任何意料的是,除了餛飩之外,點的那些東西,就沒有一樣吃完的。蘇慕本來想藉此告訴凌楓以後不要點那麼多的,但是她又覺得這個時候凌楓肯定是不希望她去指責他或者是教育他,所以她只得忍住了自己的想法,只是喊來了服務生,要了兩個打包用的袋子。

凌楓完全沒想到蘇慕會這麼做,他不明所以的看著蘇慕一點一點把剩下的東西都裝進袋子里,十分不解地問她道:

「你這是幹嘛啊?」

「打包啊,還剩這麼多,扔了多可惜。」

「可是這個拿到酒店去都涼了啊,怎麼吃啊。」

「你別管我之後怎麼吃,反正剩這麼多扔了就是可惜,再說了,我都和你說過了,我喜歡吃涼的,萬一一會兒餓了,我就不用再訂外賣了啊。」

「可是總是吃涼的對胃不好,你胃本來就不好了,你就不能注意點嗎?」

「勤儉節約是中華傳統美德,浪費是可恥的,還有啊,偶爾吃這麼一兩次也不會有什麼事的,那麼在意幹嘛,最重要的是,千金難買我樂意,我就是喜歡吃涼的怎麼了?」

「為什麼你歪理總是這麼多啊!」

雖然嘴上在吐槽著蘇慕的做法,但是凌楓還是很聽話地幫蘇慕一起把食物都打包進了袋子。蘇慕見凌楓來幫忙了,就把這件事情交給凌楓去做,她自己則掏出手機開始提前打車。 儘管蘇慕已經提前提前打車了,但是兩個人還是等了快要十五分鐘才等到車。等到兩個人坐上車之後,蘇慕就開始想著一會要和凌楓說些什麼。

不知道為什麼,兩個人分開的時候,蘇慕覺得他們之間有很多問題,畢說竟兩天一小架三天一大架的這麼吵著,說沒問題那肯定是假的。那個時候蘇慕就總想著,如果見了面,她一定要和凌楓把這些事情都說清楚,然後如果可以的話,就商量著和平分手。

她是真的很厭煩總是吵架,再加上兩個人之間各種各樣的問題,她真的找不到任何理由再堅持下去了。她不是不可以等凌楓長大,她原本也有這樣想過的,可是現在看來,她覺得自己的這些想法用在凌楓的身上,一點都不值得。

在有這個想法之前,她覺得凌楓是愛她的,從他各種表現上,她都感覺得到。哪怕是出現了那些事情,讓她曾經有那麼一絲遲疑,可最後他所做的那些事情,還是讓她覺得,她是可以相信他的。所以她還是堅定著自己的想法,總是覺得凌楓總有一天會長大的,會成為一個有責任有擔當、能夠照顧她的男人。然而現在,經過將近這一個月的時間的相處,她已經完全沒有了這種感覺,更別提再去相信凌楓還喜歡她了,甚至說得再糟糕一點,她已經完全不再期待他們兩個人之間會有什麼未來了。

有時蘇慕想想也覺得挺可笑的,自己一個將近三十歲的女人,雖然沒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但感情經歷也不算少,怎麼說也不應該一時衝動,犯下這種錯誤。她明明很清楚,陪一個男孩子長大需要付出什麼,卻還單純地以為,凌楓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樣。她也明知道,自己這個年紀根本就不應該再去相信這種只有小孩子才會去相信的愛情。而且或許也是因為上了年紀的緣故,她開始發現,愛情沒有現實做支撐,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當然,這並不是意味著所有的愛情都需要現實做支撐,只是她這個年紀已經脫離不開現實了而已,那她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依託在現實上,就算她自己不想,現實也會逼迫她去想。

就比如現在。

凌楓並不知道蘇慕在心裡盤算著些什麼,但是他能感覺得到蘇慕對他的抗拒,而且抗拒得十分明顯。以往他們兩個人在坐計程車的時候,蘇慕都會很聽話地依偎在他的懷裡,就算沒有,他們兩個人的手也會緊緊地握在一起。可是這一次,他稍微碰蘇慕一下,她都會本能地往回躲,而且她的這種反應,連她自己都沒有感覺到。不止如此,她的眼睛始終都盯著窗外,從鏡子里的反光面看過去,就能看到她的眼神空洞且無神,完全不像是她以往的那種樣子。

這讓凌楓突然之間覺得十分難受。

明明以前兩個人的關係是那麼好,在外人看來,兩個人好像時時刻刻都甜蜜得不行,可這才短短的三個月而已,兩個人卻好像已經到了貌合神離的地步。難道感情都是這樣來得快去得也快的嗎?他明明是想著要和蘇慕長長久久地在一起的啊,可是為什麼才三個月而已,他們兩個人就發展到這個地步了?

兩個人就這樣各懷心事地回到了酒店,在前台確認房間的時候,服務生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卻反覆看了幾次兩個人的身份證,又對照了兩個人本人看了幾次。蘇慕本來心情就不是很好,看到服務生這樣,心裡的火氣不知道怎麼就蔓延了起來,要不是凌楓攔著,先她一步和服務員溝通了一下,蘇慕差一點就想要和那個服務生吵起來。

進到了房間之後,蘇慕把包一摔,就對著凌楓說道:

「你剛剛為什麼要攔我啊?」

「不攔著你怕你和服務生吵架啊,幹嘛生那麼大的氣啊,人家服務生也是在工作而已。」

凌楓一邊說著,一邊摟著蘇慕坐了下來,試圖安慰她。或許是因為在氣頭上,蘇慕並沒有注意到凌楓的靠近,所以蘇慕並沒有躲,只是試圖和凌楓爭論道:

「工作就可以不尊重人的嗎?只是年紀相差有點大而已,又不是本人和身份證上的長相不相符,至於反覆看那麼多次嗎?機器都確認了沒有問題,她難道不知道這樣做事對人不尊重的表現嗎?」

「那沒準就是有可能她覺得本人和身份證不符呢?老婆,真的不是我說,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本人比美顏相機拍出來的照片還好看的人,你說你為什麼就不上相呢?你看你那身份證照的,真的和本人不像啊,我有的時候都懷疑,需要識別身份證的時候,你是怎麼通過的呢?」

「喂,你別趁機轉移話題好嗎?現在說的不是這個問題啊!」

雖然凌楓的話說得很漂亮,也算是幫著蘇慕理順了一下她的心情,但是或許是因為有其他事情的影響,蘇慕沒有辦法發泄,所以也並沒有因為這樣就完全平息怒火,語氣態度也依舊沒有變得很好。凌楓也並沒有在意這點,只是繼續試圖轉移蘇慕的關注點。

「是是是,不是這個問題,可是我的老婆這麼善解人意,肯定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一直責難人家服務生啦。」

「善解人意就要被別人誤解嗎?他們覺得姐弟戀很搞笑還是怎麼樣?這麼八卦的話,為什麼不去做八卦記者啊?」

「幹嘛要在意別人的目光呢?相處是我們兩個人的事,和別人有什麼關係,你很在意別人的眼光嗎?」

「我在意別人的眼光幹嘛,我都這麼大年紀了,有什麼可怕的。」

「所以呢,那你幹嘛還這生氣?」

「是你啊,我是擔心別人怎麼看你啊!你不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你發朋友圈、不喜歡讓別人知道你有我這麼個女朋友嗎?因為我擔心別人會用不好的目光去看你啊!」

一聽到凌楓這麼說,蘇慕登時就有些急了,直接就站了起來,俯身看著凌楓,認認真真地對他吼了這麼一句。凌楓被蘇慕吼得一時之間有些發懵,沒有反應過來,磕磕絆絆地問蘇慕道:

「老……老婆……你……你幹嘛……」

「什麼我幹嘛?你聽不懂嗎?我說得有那麼隱晦嗎?還是你理解能力有問題,這麼簡單的話也聽不懂?」

「不是,我聽懂了,我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就是想說,你為什麼會這麼覺得啊?這根本就是沒有用的擔心啊。」

「什麼叫有用,什麼叫沒用?你只是現在覺得沒有用而已,等你年紀在大一點,遇到的人再多一點,你就知道什麼是人言可畏了。」

蘇慕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樣子,說完之後,她就怒氣沖沖地坐回到了床上,還故意和凌楓保持了一些距離。凌楓就一點一點地蹭過去,然後又一次抱住蘇慕,反問蘇慕道:

「那你現在怕了嗎?你有擔心人言可畏嗎?」

「我當然沒有,我怕黑怕蟲子怕鬼怪,就是不怕人。」

「所以為什麼我要怕呢?難道我一個大男人,還會怕你們小女生都不怕的東西嗎?」

凌楓一句話問得蘇慕啞口無言,她愣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

毒妻三嫁 他說的這些話不無道理,可為什麼蘇慕潛意識裡就是覺得凌楓會這樣呢?為什麼她對凌楓一點信心都沒有,問題究竟出現在哪裡呢?

本來心情就很煩躁了,再想到這個,蘇慕的心情不止沒有變好,反倒變得更加差勁了。她轉過身去,認認真真地看著凌楓,然後對他說道:

「你現在是這麼想的,以後是怎麼想的就不一定了。人的性格和思維方式還有三觀最終得到確定是在三十歲之後,那在此之前,你的想法隨時都有可能受其他事情的影響而發生變化。所以你現在對我說你愛我,下一秒或者下一分鐘、下一個月、下一年就會發生變化。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不喜歡你和我說那些誓言和情話的原因,它們是很好聽,但是我很清楚,這些東西對你來說是有時效的,或許你當時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確實是這麼想的,但是你不能保證你之後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這麼想的,這些對你來說沒什麼,變不變真的對你沒有什麼影響,你不會因為你沒有實現你的諾言而受到傷害。可我不一樣,你說了這些我會當真,我會有所期待,一旦你變了,你忘記了你曾經對我說過的那些話,我會失望的,失望的次數多了,我就不會再愛你了。這過程真的很疼的你知不知道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不會讓你失望的,你說的那些也不會成為現實的,我會很愛你,會一直很愛你,會一天比一天更愛你。」

像是害怕蘇慕下一句話會說分手一樣,凌楓搶在蘇慕前面,接下了蘇慕的話,同時又緊緊抱住了蘇慕。然而蘇慕在聽到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她沒有半點的開心,眉頭反而是越皺越緊。

或許她真的是一時鬼迷了心竅,在愛情突然來臨的時候失去了理智,但是現在,她不能再任由自己繼續瘋狂下去了,如果這段感情真的要有個期限的,他們不可能有一萬年的時間,再加上各種各樣的外界原因,現在分手真的是最好的選擇了。

說捨得那肯定是假的,這三個月雖然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是在吵架,但是他們兩個人幸福的時候,也真的是讓所有認識她的人都感覺到羨慕。有的時候凌楓做的那些事情,比三十多歲的男人還要細心,在日常各種小事上,她都能感受得到他的用心。所以說不愛那是不可能的,就算是剛開始的時候是真的不愛,但之後的朝夕相處,怎麼也都處出感情來了,現在要蘇慕放棄,她也一樣難受。所以她才會後悔,自己為什麼當初會一時衝動,什麼後果都不顧,就選擇答應他的追求。

他年輕不懂事,難道她也年輕不懂事嗎?

想到這裡,蘇慕的眼淚不自覺地就流了出來。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哭,就更別提凌楓了。而且凌楓也不太會哄人,以往在電話里蘇慕哭的時候,他就沒怎麼給過蘇慕安慰,現在在現場,他就更不知道要怎麼做了。而且可能是因為最近蘇慕總是哭的緣故,他覺得蘇慕哭起來真的有些煩躁,他雖然不想承認,但是不得不說,蘇慕一哭起來的時候,他對蘇慕的感情就好像突然減少了一半一樣,這就明顯驗證了蘇慕剛才的那些說法。

好在這一次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氣,並沒有像以往一樣,一聽到蘇慕哭就開始不停地和她吵架,雖然他還是覺得很煩躁,但是他還是忍了下來,試圖安慰蘇慕道:

「老婆,別哭了好不好,這有什麼好哭的嘛,又不是什麼大事。你是擔心我不要你嗎?怎麼可能啊,你看我為了你,和家裡人鬧得那麼僵,他們讓我做個選擇,我不是選擇你了嘛,那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乖,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回來你就不能開開心心地嘛,為什麼要哭呢?難道你希望我回來陪你哭嗎?」

凌楓幾乎把自己能想到的好話全部都和蘇慕說了,可是蘇慕並沒有停下哭的意思,這不由得讓他急得有些抓耳撓腮。而且他一時半刻地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些什麼,於是他就站起身來,走到蘇慕面前,拿了紙巾想要替蘇慕擦眼淚。不過蘇慕似乎對他有些抗拒地意思,見著他拿紙巾過來之後,並沒有讓他靠近,而是從他手裡奪了紙巾過來,自己把眼淚擦掉了。

蘇慕的這個動作弄得凌楓心裡十分煩躁,他下意識地扯了扯衣服,然後一咬牙,直接把蘇慕按倒在了床上,不顧蘇慕地掙扎,一點一點十分輕柔地吻去了蘇慕臉上的淚水 全程蘇慕都在掙扎,這種掙扎不是欲擒故縱,而是真的十分抗拒。當凌楓的唇落在她臉上的時候,她狠狠地抖了一下,然後從心底里升起了一種很深的恐懼。

有些東西是沒有辦法欺騙自己的,或許從那件事情發生開始,這種恐懼就已經埋在蘇慕的心裡了,只是她一直都不想面對。而逃避的結果就是,錯誤的事情越積越多,負面的情緒也越積越多,等到這些積累到蘇慕承受不了的程度之後,就好像是被引爆的炸彈一樣,幾乎摧毀了蘇慕所有的抵抗力和承受能力。

她突然之間覺得十分噁心。

凌楓能感覺得到蘇慕的抗拒,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不得不說,當他感覺到蘇慕的想法的時候,他心裡也覺得十分難過。他明明是想好好愛護她的,可是她不但沒有更加愛他,反倒是開始畏懼他。他很想要找到導致這一系列事情出現的源頭,然後去解決掉他,然而遺憾的是,他根本就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他承認他有做錯的地方,但那些錯誤他都已經道過歉了,蘇慕也都選擇原諒他了,那為什麼他們兩個不能變回到以前的樣子了呢?不是已經原諒他了嗎,那為什麼不能和他重新有一個好的開始了?如果她肯好好和他在一起的話,那他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對她的啊。

想到這裡,凌楓也不由得紅了眼眶,控制著蘇慕的手也不自覺得卸下了力道。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力道減輕了,蘇慕立刻開始劇烈掙紮起來,終於逃出了凌楓的禁錮。她手腳並用十分迅速地躲到了大床的另一個角落裡,拿被子把自己圍了起來,然後狠狠地抹了兩下眼睛,用一種帶有虧欠的語氣對凌楓說道:

「對不起,我……我沒做好準備……」

「應該說對不起的那個人是我,對不起老婆,這段時間讓你受了這麼多的委屈。」

凌楓頹然地跪在床上,低著頭,讓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蘇慕聽到他這樣說,立刻有些緊張地試圖和凌楓解釋道:

「不是的,是我的問題,如果我可以快一點從那些陰影里走出來的話,我們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是我不對,我不止沒有把你從陰影中拉出來,反而用力地把你推了回去。是我讓你的努力全都白費了,是我的錯。」

凌楓把這句話說完之後,跌坐在了床上。而他的這句話就好像是催淚彈一樣,讓蘇慕剛剛停下地眼淚又嘩嘩地流了出來。

這一次蘇慕緊咬住嘴唇,強迫自己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響,然後把頭埋進被子里,無聲地嚎啕起來。

凌楓說的這句話,其實蘇慕已經想要說很久了。幾乎在每一次兩個人吵架的時候,蘇慕都會想要提起這件事情,然後告訴凌楓,是他做了那些事情,把自己重新推回了深淵,才會讓她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但是或許是因為蘇慕不忍心的緣故,每次一到這個時候,所有這些想說的話就會全部都卡在喉嚨里,說不出去又咽不回去,讓她變成了一個只會哭的啞巴。

要說責怪,蘇慕其實已經在心裡責怪過凌楓無數次了。她用了將近三年的時間才勉強從陰影中脫離出去了一部分,可剛和凌楓在一起一個月,他就又把她重新打回到了那片陰影里。她從來沒有奢望過凌楓能夠拯救她,卻也從來沒有想過,他會讓她重新陷入到那片陰影當中。之前為了逃離,她已經耗盡全身的力氣了,第二次,她真的沒有力氣再掙扎出來了。可偏偏這一次凌楓也沒有選擇放棄,她往外走一點,他就再把她往裡推一點,一直這樣推到她完全失去信心和勇氣再向前挪動半分。

她不明白凌楓為什麼會這樣做,在她看來,她完全沒有任何對不起凌楓的地方,凌楓完全沒有任何理由去傷害自己。可現實卻是凌楓不止這樣傷害了她,還將過錯推到了她的身上,責怪她沒有能力自己才那片陰影當中掙脫出來,還要怪他沒有幫忙,怪他推波助瀾、落井下石。

蘇慕說不出來自己在面對凌楓這種態度的時候有多無助,但或許是性格使然,即便如此,她也只會責怪自己,是自己當初太過輕信凌楓,以為他和別人不同,才會導致這一系列事情的發生。

長久以來她都抱有這樣的想法,不停地為難著自己,一直到剛剛凌楓說那番話的時候,她才發覺,其實很多事情凌楓自己都清楚,只是是他不願意去做而已。

所以那一個瞬間,蘇慕突然更加心疼起了自己。原來她的大度和寬容,並沒有讓凌楓更加愛她,反而是縱容了他的錯誤,給了他機會讓他可以肆無忌憚地傷害自己。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