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8 Views

李倩道:「我和詩韻的想法一樣,感覺這一切的一切發生在小雲身上是那麼的自然,這些事好像天生就是小雲應該做的。」

Written by
banner

張天甩了甩頭髮,精神一下,說道:「大家不要想沒用的了,既然選擇相信小雲,那麼就盡我們的全力去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事情。」

「好!」白龍、李倩、林詩韻三人異口同聲道。

晚上十點。

龍雲會所有人都聚集在五樓的大廳內。

趙雲道:「今天晚上的行動只有我跟洪堂主兩個人進賭場。白龍帶十個兄弟在賭場外接應。張天、詩韻、李倩,你們帶領剩下的兄弟留守萬豪娛樂城。」

這套行動方案是經過趙雲六人激烈的討論才確定的。原本趙雲一個人都不想帶,但是張天他們又怕他有危險,所以一定要經驗豐富的洪飛跟著。趙雲無奈只好答應,否則他們五人就要取消這次行動。

三鷹茶社外,兩個保鏢模樣的黑衣人在檢查著進茶社的人。忽然一高一矮來到了他們面前,洪飛還以為趙雲要在裡面動手呢,準備接受檢查。

趙雲走到兩人中間,然後對兩個檢查的微微一笑。日笨人是非常友好的民族,在別人對他們行禮后,他們總是躬身回禮。

然而就在兩人彎腰行禮的同時,只見趙雲那灌輸著內勁的雙手分別對準兩人的後頸,狠狠的砸了下去。

嘎巴~清脆的骨折聲頓時飄出。洪飛也是老江湖了,大大小小的戰鬥也是經歷過的。不過還真沒見過像趙雲這樣不按章程出牌的人。

要知道搶劫的最佳方法就是先混入內部,然後再伺機行動。很少人會選擇從外面直闖進去,因為讓別人有了準備再搶就非常不容易了,除非是那些實力超群的人。

雖然洪飛知道趙雲很厲害,但是對付持槍的三口組,洪飛心裡還是有些擔心。轉頭問道:「雲少,還繼續嗎? 邪君甜寵:豪門嬌妻 不如改天再來吧。」

趙雲問道:「為什麼?」

「你在門口動手,那他們裡面就會通過門口的這個攝像頭知道有人闖入,咱倆對付那麼多拿槍的人,我實在沒什麼信心。」邊說邊用手指向上面的攝像頭。

周圍原本要進入賭場的人一看殺人了,立刻撒丫子的逃奔而去。

趙雲根本不在乎他們知道不知道,對洪飛說:「要不你先回車裡等著吧,我自己就可以了。」說完便不理洪飛,大步的向茶屋走去。

看到趙雲進去了,洪飛咬緊牙關,低聲說道:「死就死吧!」然後緊跟著趙雲走了進去。

趙雲沒有說什麼,但是對洪飛的行為卻是十分的滿意。當面對死亡的時候人們往往都會變得懦弱起來。明知道是死還跟進來,證明洪飛真的願意將自己的命交給趙雲。

而坐在監視器前的保鏢,看到趙雲和洪飛向里走來,破口大罵道:「八嘎,該死的支那人。」然後便向外發號施令,準備將趙雲和洪飛擊斃。

當趙雲跟洪飛踏入茶館內的時候,啪的一聲,一顆子彈向趙雲飛來。洪飛剛要想向前跨出一步幫趙雲抵擋。只見趙雲一手死死的摁住洪飛,讓他在原地動彈不得,另一隻手當在胸前。

鐺~子彈從趙雲的手中掉落在地上。屋裡所有準備擊斃趙雲的人都發出了驚訝的嘆聲。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這傢伙是人嗎?正常人誰能用手擋住子彈!

洪飛也是大驚,他知道趙雲很厲害,但是沒想到趙雲的厲害已經超出了他能承受的範圍。同時他也慶幸自己跟了一個實力超群的老大。一切輝煌彷彿明天就會發生。

所有的三口組成員都緩過神來,紛紛拔出槍,對準趙雲射擊。就在射擊的一瞬間,趙雲一掌將洪飛推進走廊。然後自己飛快的沖向剛才對自己發出第一槍的人。

那人只能看見趙雲來到自己身邊,但是趙雲動作快的讓他根本無法防禦。

砰~趙雲的一個重擊,將其打飛摔至牆上。內勁將他的五臟六腑全部破壞,身體不停的抽搐,嘴角邊淌下的血水接連不斷,形成了一條線。

此時剩下的人因為趙雲的兇狠反而瘋狂起來。

砰~砰~槍聲不斷響起,密密麻麻的子彈像雨點一樣飛向趙雲。對付一顆兩顆子彈趙雲可以憑藉內勁,但是太多的子彈同時射向他,他根本顧不過來,躲避就是最好的辦法。

趙雲每躲到一個有人的地方,此人必死無疑。

PS:油條一直在努力,這兩天的成績不是很理想!希望書友們將趙雲頂起,有票的甩票,沒收藏的趕緊收藏,油條與大家一起努力、努力、再努力。爭取創造一個新的輝煌!!!! 就這樣,邊躲邊殺的策略實施了大約有五分鐘。屋裡除了趙雲還在呼吸以外,已經沒有任何人能跟他爭奪氧氣了。

洪飛站在門口與屋內的通道里目睹了整個過程。真可謂是驚心動魄。開始的時候還為趙雲有些擔心,到後來根本就是在享受屠殺的快樂。雖然他沒殺一人,但是看著趙雲屠殺也同樣勾起了他心中的興奮。再次為自己選擇加入龍雲會而感到慶幸。

監控室里,賭場的負責人宮本憤怒道:「該死的支那人,竟然找來了古武者。」然後對身邊的手下吩咐道:「你去通知信川兩兄弟去擊殺支那人的那個古武者。」

「是!」那名手下一路小跑消失在監控室的盡頭。

在進入地下通道之前,趙雲讓洪飛幫他在茶屋裡撿了很多彈頭,把玩在自己手中。 都市之我就是男神 對洪飛說道:「飛哥你相信我嗎?」

已經見識過趙雲不凡的洪飛此時對趙雲那是深信不疑,點頭道:「我當然信任雲少了。」

「那好,以後下去的時候,你就直接向前走,不要回頭,你什麼都不要管,碰到有人向你開槍也不要害怕。明白了嗎?」趙雲囑咐道。

洪飛拍胸脯保證道:「放心吧,雲少。我洪飛也是出來混的,什麼樣的陣勢也都見識過了,這點事小兒科。」嘴上說的漂亮,其實心裡也是毛的很。想一想如果有人對你開槍,你不躲,還要傻逼一樣的衝過去,你能踏實嗎?

趙雲吩咐道:「那好,咱倆下去吧。」

剛才還昂首挺胸的洪飛,一到下面的通道就蔫了,腳步如飛,還不斷的四處觀望。一看他加快了速度,趙雲也只好加快速度為了確保他的生命安全。

忽然一聲槍響。子彈直奔洪飛的腦門。來不及反應的洪飛傻傻的站在原地等待子彈的降臨。這時只見趙雲一個大閃步,緊接著兩手同時向前一甩。

噗~噗~鐺~噗~先是兩道破空之聲,然後是子彈相撞之聲,最後是子彈命中的聲音。所有的動作都是在一瞬間完成的。

落地后,趙雲大喝道:「飛哥快走。」

有些愣神的洪飛聽到趙雲的喝聲立刻清醒起來,快速的向地下賭場的入口奔去。此時他只恨自己為什麼不是四條腿。

砰的一聲。

入口的門被三口組的成員爆開,一排五人均側著身子,單手持槍,對準趙雲和洪飛,有的只是射擊而已。

在這個窄窄的走廊里,面對五把槍,趙雲也不敢託大。用盡全力,一個跳躍就將洪飛擋在了身後,雙手在身前不斷的變化。以極快的速度將所有子彈抓住。在三口組人的眼中,趙雲身前就像有一張氣盾一樣,使他們的攻擊產生不了任何作用。

突然,趙雲大吼一聲:「破!」

只見無數的子彈皆從趙雲手中飛出,由於速度太快,帶著與空氣摩擦的聲音直接將五人射成馬蜂窩。

看到這樣的情況,原本還要出來射殺趙雲和洪飛的三口組成員立刻被嚇得躲了起來。一條百米的通道,趙雲和洪飛兩人用了整整兩分鐘的時間才走完。

而此時賭場里已經人聲嘈雜,混亂不堪。趙雲走了進來,道:「龍國人都出去。」 木葉之最強古介 然後將身後的通道讓出。頓時賭場里的人就跟瘋了一樣,爭先恐後的奪門而出。

與此同時,賭場的管理者宮本已經來到了賭場里。面對著這一青一少的組合,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堂堂三口組的地下堂口就被這兩手空空的二人攪得天翻地覆。如果傳出去的話他真可以剖腹謝罪了。

能當上管理者的人沒有一個是傻子,知道面前的兩個人不好惹,宮本用他那熟練的漢語詢問道:「不知道兩位如此大動干戈,所謂何事?我感覺三口組好像並沒有得罪兩位吧。」

對於日笨人,趙雲是真的很不願意跟他們費口舌。於是洪飛底氣十足,牛逼哄哄的說道:「三口組卻是沒有得罪我們兄弟二人,只不過我們兄弟二人卻想得罪三口組。今天就是特地來跟三口組借點錢花的。」

一聽兩人挑明了是來找碴的,宮本也不是個軟柿子,立刻橫道:「有些話你們可要想好了再說,要不然我不知道你們能不能活著走出去。如果兩位肯就此收手,那麼今天的事我就當作沒發生過。」

其實宮本心裡也知道,古武者就是個燙手的山芋,誰碰都得傷三分。能不再損失就解決問題,他當然不會傻到拼個你死我活。

洪飛繼續說道:「其實呢,也不是不能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我們龍國人本身就是一個熱愛和平的民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這樣吧,如果三口組願意送我們兄弟二人5000萬RMB,我倆就立刻離開。」

5000萬RMB,一下就讓宮本說不出來話了,同時他也非常驚訝!這兩人怎麼知道這個月到現在的收入正好有5000萬呢?肯定是三口組內部出了姦細。宮本暗下決定這件事結束后,他一定要內部的姦細找出來。

看到宮本沉思了兩秒鐘,洪飛不耐煩道:「同意不同意給個痛快話。別像個娘們一樣墨跡。」

洪飛的話剛落,只見一把忍者刀如流星般的速度從宮本身後的金庫通道中射出。直取洪飛的咽喉。

面對索命的忍者刀,洪飛一點都不在意,因為他知道有趙雲在,他肯定不會受傷。反而表現出一種若無其事的樣子。

趙雲手指輕輕一彈,充滿內勁的子彈便將來勢兇猛的忍者刀擊成兩段,與子彈同時插進房頂。趙雲這手驚艷了整個賭場的人。信川兄弟二人的實力宮本是知道的。年紀輕輕就已經踏入了下忍境界。在三口組更是被稱為天才兄弟。

可是此刻對面的那名看起來只有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年卻輕鬆的將信川望生的攻擊化解,這隻能說明那個龍國少年技高一籌。

望著毫無表情波動的趙雲,信川兄弟一時間也不敢貿然出手。靜靜地等待著場內的變化。壓抑的氣氛讓所有人都無法大口的呼吸。

就在宮本剛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一名三口組成員實在忍受不住了,抬槍連摟。

砰~砰~砰~砰~四顆子彈夾雜著憤怒全部射向趙雲。渾然之間爆發出一種要將趙雲穿透的氣勢。

嗖~嗖~嗖~嗖~趙雲原地不動,只見左手在身前快速的晃動了四下。射來的子彈就像沒了動力一樣,軟綿綿的落入趙雲的手中。隨後趙雲反手一甩,一顆子彈以絲毫不次於從槍里射出的速度飛向對趙雲開槍的人。

信川望死在宮本身後躍起,跳到開槍人的身前,雙手持刀,散發出微弱的內勁,將子彈劈落在地。

看到他那不入流的實力,趙雲嘴角輕輕上揚,連續揮出三顆子彈。顯然這次的速度要遠遠超過剛才那顆子彈的速度。

面對隨時可以要了自己生命的子彈。信川望死爆發出全力,抵擋三顆子彈。

叮~第一顆子彈與刀身相撞。

叮~PS:二更到!繼續求票求收藏!!!!!有翠鑽的書友請頂一個,油條感激不盡!!!!明天兩更都在中午!!!歡迎大家準時點擊!!! 第二顆子彈撞在第一顆子彈的尾部,強大的衝力使第一顆子彈將刀身穿透。

叮~第三顆子彈將衝力再次加大,穿過刀身直奔信川望死的眉心。

信川望死反應還算靈敏,把頭微微挪動,讓過子彈飛行的路線,保住了自己的性命。不過他身後剛才開槍的人卻沒那麼好運了,三顆子彈的力量硬是將他的腦袋打穿,白色的腦漿不斷的從彈口處留出。

此時壓抑再次升級。賭場里所有三口組成員都不敢再看向趙雲,生怕自己是他擊殺的下一個目標。而信川兄弟也通過趙雲的出手,了解到自己完全不是人家的對手。級別差的太遠。

這時候從未說話的趙雲,突然說道:「是你們自己拿出5000萬來給我,還是我將你們全部殺光再去拿5000萬,你們自己選擇。不過我對日笨人的耐心不是太好。給你們五秒鐘的時間。」

旁邊的洪飛非常的默契,在趙雲的話剛落的時候,便開始數道:「五!」

宮本無奈的看了看信川兄弟二人,二人點頭示意宮本答應趙雲他們的要求。否則他們肯定會殺了賭場里的所有人。

「四!」

數剛落下,宮本就說道:「我們當應給你們5000萬。」

一個非常邪惡的笑容伴隨著宮本的話顯露在趙雲的臉上。趁著宮本派人去拿錢的時候,趙雲小聲的對洪飛說道:「飛哥,一會你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聽了趙雲的話,洪飛大驚,想到:「莫非雲少要將他們全殺了?」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神緊緊的盯住趙雲的臉。

趙雲微微點了點頭,示意決心已下。

片刻后,從金庫的通道里走出來六個人,每個人手裡均拿著一個非常大,看上去很沉的布袋。

將布袋放在趙雲的身前,宮本問道:「錢已經拿來了,你們可以走了嗎?」宮本一分一秒都不想在看到這個小煞星了。

洪飛檢查了一下每個袋子里的錢,然後對趙雲點頭示意沒有問題。

這時趙雲懶懶的說道:「錢沒問題了,不過我還有件事沒做完呢。不知道貴幫的人能不能再幫個忙?」

宮本眉頭一皺,問道:「什麼事?您儘管說吧。能做到的我們肯定效勞。」

趙雲先是哈哈大笑,然後還上一副正經的表情,故意拖長聲音說道:「那——事——就是要你們的命。」

話剛落,不等三口組的人反應,趙雲就沖了上去,對準信川望死胸口全力的擊了過去。與此同時,做好準備的洪飛也第一時間衝到宮本的身前,準備大顯身手。一直都是趙雲出盡風頭,那壓制不住的興奮被他勾起,此時的洪飛猶如猛虎出籠一般,兇狠無比。

面對突如起來的偷襲,信川兄弟二人還可以反應過來,但是其他的人就沒那麼迅速了。洪飛將宮本撲倒,同時將藏在他手中的匕首插進了宮本的心臟。一位三口組的賭場管理者就這樣沒有任何還手的餘地死在了洪飛手裡。

當然並不是因為洪飛怎麼厲害,而是趙雲那偷襲的氣勢太過嚇人。給了洪飛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換做平時,死的人只能是洪飛。畢竟一個賭場的管理者,他的實力也不會太差。

而另一面,信川望死硬抗住趙雲的全力一擊。氣血翻騰不止,經脈也損壞了好幾處,可以說是受了一個很重的內傷。

信川望生在看到趙雲攻擊的同時也出腳踹向趙雲,只不過是他這一腳就好像踹在了一座大山上。不但對趙雲沒有造成任何傷害,反而還將他的腳震的麻酥酥的。

他吃驚的望著趙雲,嘴巴張的完全可以放下兩個雞蛋。這人的實力也太恐怖了,自己的全力一腳竟然傷不了他。

吃驚歸吃驚,信川望生還沒有傻到站在原地讓趙雲殺他的程度,向後退了一步,做出防禦的姿勢。

哪知趙雲根本就沒理他,對著重傷的信川望死又是一拳。被擊飛的信川望死帶著趙雲攻擊中殘留的內勁,硬是將厚厚的磚牆撞塌一塊。

受了趙雲兩次重擊的信川望死再也無法呼吸了,死的倒也利索,沒受到太大的折磨與痛苦。可是旁邊的信川望生就不一樣了,眼看著自己兄弟死去,不由變得狂暴起來。帶著強烈的殺意攻向趙雲。

賭場里最少還有五人手裡持槍,趙雲可不想跟他浪費時間,輕身一躍躲過信川望生的攻擊,隨後一記掃腿將信川望生踢飛,兩顆子彈緊隨而至。

袖手驚天:王爺請入榻 噗~噗~一顆命中眉心,一顆命中心臟。前一秒還活蹦亂跳的人,下一秒已經不在呼吸了。

解決完信川兩人,趙雲立刻去幫還在不停躲閃子彈的洪飛。飛身跳起,將持槍人的注意力都轉移到他的身上。轉身甩手,兩名持槍者應聲倒下。

洪飛也沒有浪費趙云為他爭取來的時間,來到一名持槍者身後,手中的匕首輕輕一抹,因為速度太快,鮮血直接從持槍者的脖子噴了出來,形成了一小股血霧。此時此刻站在血霧后的洪飛顯得是那麼的妖異,令人恐懼不已。

幾分鐘后,賭場里除了趙雲和洪飛外再無活人。看著滿地的屍體,洪飛似乎很享受的吼了一聲:「跟著雲少干就是爽了。這幫日笨狗我早就想殺了。」

錢的事情解決完了,趙雲準備去修鍊了,對洪飛說道:「飛哥,你叫接應的兄弟們都進來,把賭場里所有的錢和槍都帶走。我要去修鍊了,幫中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五個人了。」

聽到趙雲的吩咐,洪飛立刻打了個電話,讓白龍帶人進來打掃戰場。然後將自己的手機遞給趙雲,道:「雲少,這部手機你就先拿著吧。如果龍雲會出了事,我們好能聯繫你。」

趙雲接過手機,安慰道:「放心吧,我最多一個多月就回來了。」然後轉身消失在賭場里。

當趙雲離開賭場一分鐘后,白龍就帶著龍雲會接應的兄弟趕到了賭場。看到滿地的屍體,所有人都震驚了,這得什麼實力的人才能辦到啊。再看了看滿身血跡,露著白色大板牙微笑的洪飛,眾人不由得頭皮發麻。

白龍問道:「飛哥,這些都是你解決的啊?」

洪飛擺了擺手:「靠,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殺了幾個人,剩下的全是雲少殺的。」然後腦海中充滿一片嚮往,羨慕道:「你們是沒看見雲少那身手,簡直可以去排武打片了,而且還是帶特技的那種。」

眾兄弟對著洪飛伸出中指,大喊道:「切!」然後便開始撿槍、搬錢。

白龍拍了拍還處於痴迷狀態的洪飛:「飛哥,小雲呢?怎麼沒看到他人啊!」

「啊?」洪飛緩過神來,道:「雲少啊!他去修鍊了,說幫派的事先交給咱們五個處理。一個月他就回來。」

對於趙雲的離開,白龍無奈的搖了搖頭,嘆息道:「唉!這個老大做的可是真舒服啊!可把我們給苦了。」

其實白龍也只是發發牢騷,試想一下,一個剛成立的幫派,幫主就敢把幫派的事物交給他們五人,這需要多麼大的魄力,還有多他們的信任啊。

趙雲這些無心的行為在無形中為他換來了這些兄弟的赤誠之心。

在回龍雲會總部的路上,洪飛向車裡所有的兄弟講述著趙雲的英勇以及那出神入化的功夫。使得麵包車裡不停的發出驚嘆的喊聲。這也讓白龍對趙雲的實力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今後他可以放心大膽的進行裁決和審判了。

PS:今日油條要出門,所以更新改為中午12點一更,1點一更!明日恢復正常!!! 在龍雲會離開十分鐘后,五輛軍區卡車拉來了近百名全副武裝的軍人,他們非常利落的整個三鷹茶社封鎖起來,並進行搜索。

與此同時,萬豪娛樂城的五樓大廳里。看著滿地的錢和三十多把手槍,所有龍雲會的兄弟都像吃了春藥的公牛一樣,興奮不已。

這些事情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龍雲會很快就可以響遍全國,成為中國第一個恐怖組織。到時候所有人員都可以很驕傲的說:「我是龍雲會的人!」

洪飛將所有人員都配上了手槍,多餘的槍他先收了起來,以後再用。然後他吩咐所有成員全部去廳外守門,他們五人要開會。

待成員離開大廳后,洪飛指著地上擺的跟小山一樣的錢說道:「這裡有將近6000萬的現金。應該怎麼分配和使用,我聽你們的,畢竟在這方面你們是行家。」

張天說道:「白龍,你從這裡拿1000萬去建一個屬於咱們龍雲會自己的打靶場和練武場。這對於咱們培養人才有很重要的作用。」

白龍道:「沒問題,這事明天我就著手去辦。」

張天接著說道:「飛哥,你也從這裡拿出1000萬,去招收新鮮血液,壯大實力。至於新招來的人就先不讓他們學習小雲留下的五禽戲,這武功現在只有咱們內部人員才能學習。」

洪飛道:「沒問題。」

張天又說道:「詩韻,你也拿1000萬吧,然後準備一個新聞發布會。將龍雲會的聲勢造的再大一些。 總裁嬌妻養成記 按照小雲的意願,弄得煽情一些,弄得愛國一些。」

林詩韻嘆息道:「看來最難做的還是我啊!」

李倩摟住詩韻,笑嘻嘻道:「誰讓我們的林大美女這麼能說啦!」

聽了李倩的話,林詩韻小哼一下,以示生氣。

張天對李倩說道:「小倩你就別逗詩韻了,你的任務也不輕啊!用1000萬盡量快的建立起龍雲會的情報網來。」

李倩搞笑的抱拳,嚴肅道:「小女子,得令。」

張天又說道:「剩下的將近2000萬,我用來組建龍雲集團。分工完畢,我們明天就開始籌備吧。在小雲不在的這段時間,咱們可千萬不能掉鏈子,讓小雲回來笑話咱們。」

「好!」歡快的叫聲一時間飄散在大廳內。

第二天,由於國家的介入,整件事情就被壓了下來。只有少數的知情人士知道這件事,但是國家都找到了這些人,並且對他們下達了封口令,泄漏者將以叛國罪處置。

而此時,日笨首相府里,首相歸頭小泉正赤裸著身體,粗暴的抽插著身下的女人。同時還憤怒的說道:「八嘎!龍雲會是什麼東西!敢跟我們大日笨帝國做對,我要讓你們不得好死。」

鐺~鐺~鐺~敲門聲響起。歸頭小泉一點不忌諱的說道:「進來。」也許邊做邊辦公已經在日笨成為了一種時尚,就連首相也不例外。

進屋的人正是日笨情報部長正村不二,他說道:「剛才駐龍國大使館已經傳來消息,龍雲會已經查出來了,是一個龍國民間的幫派。不過目前只知道這個幫派的一名成員叫做趙雲。」

一聲長吟后,小泉終於將他的精華全部留在了身下女人的身體里。然後穿上衣服,繼續問道:「那為什麼不把那個叫趙雲的人抓回來拷問?」

正村說道:「此人我們暫時不能動,這次去龍國調查的一名上忍和兩名中忍,在遇到趙雲后,只活著回來一名中忍,而且還是那人故意放回來捎話的。」

小泉知道上忍的實力,不僅眉頭一皺,說道:「龍雲會的成員都有那樣的實力嗎?」

正村補充道:「現在除了趙雲以外,我們根本沒發現龍雲會的其他成員。並且那個叫趙雲的說了,如果日笨政府再對龍國政府施壓,他絲毫不介意來日笨弄一次大屠殺。」

小泉問道:「不是說龍國隱世的人不會插手現世的事嗎?這個趙雲是怎麼回事啊?」

正村回道:「據回來的中忍描述,這個趙雲年齡不會超過十八歲。我想他可能不是龍國隱世的人,一般隱世的人是不削幹這種事情的。就算是插手現世的話,不是那群老怪物也不可能殺了帶式神的上忍。」

小泉隱忍的說道:「那就暫時將龍雲會的事情放置吧。派外交部的人去跟龍國協商,對這次事件不再追究責任。」

正村說道:「是!不過還有一件事,是從三口組傳來的!」

小泉揮手示意他繼續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