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313 Views

容老太太大聲呵斥傭人。

Written by
banner

傭人站住腳步,粗喘了幾口氣,穩住心神說,「容少,容少說是來帶太太,去警察局……」

傭人的話音未落,門口容子澈就帶著一乾的警察闖到了顧家的客廳。

他一共帶了三十多個人,把顧家客廳門口,圍堵的水泄不通。

這架勢,怎麼看都不像是善茬。

顧老太太和顧母紛紛站了起來,傭人則退到了一邊。

「子澈,你這是幹什麼?」

顧老太太目光里夾雜了一絲的懷疑。

前兩日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一轉眼就帶著人強闖顧家,還說要帶走阿珍?

容子澈到底在搞什麼鬼?

顧老太太心裡直打嘀咕。

顧母卻比顧老太太敏感的多,見容子澈這樣,心裡生出不妙的感覺,但還是故作鎮定的問容子澈:「子澈,好好的,你帶警察來做什麼?是不是前幾日,關於劫匪的事情,有了著落?」

容子澈冷冷的望著顧母,抬手示意那些警察,進去抓人。

「顧姨,那些劫匪沒有查到線索,不過另外一件案子,需要你去警察局配合一下。」

「什麼案子?」

顧母問。

「顧姨自己做的事情,怎麼反倒問起我來了?」

容子澈冷笑了一聲,神色間沒有半點客氣和尊重。

而就在他們談話的時候,警察已經走到了顧母跟前。

最前面的兩名警察,伸手就要抓顧母的手。

顧母這才肯定,容子澈是要動真格了,臉色驀地一變,「不把話說清楚,誰敢碰我?」 好歹她是堂堂正正的顧太太,哪怕是警察局長過來了,都要對她點頭哈腰的。

現在沒有任何證據,沒有任何解釋,就要帶她走?

這些人憑什麼?

就憑一個容子澈?

顧母渾身散發著迫人的氣勢,目光冷厲的盯著容子澈,忽然懷疑,容子澈根本是在做戲!

他根本沒對溫如意死心,否則不會一找到證據,就迫不及待的來顧家拿人!

前兩日劫匪的事情,十有八九也是他做的!

這個混賬,又欺騙他們顧家!

想通了這些,顧母渾身氣的哆嗦,她真是後悔,自己眼瞎,沒有看清楚容子澈的虛偽面容!幸好明珠沒嫁到容家,否則她現在後悔也來不及!

「容子澈,你來抓人,相關的手續呢?沒有手續,我看你敢動我?」

顧母語氣咄咄,目光如刀,恨不得在容子澈身上剜下一塊肉來!

站在她前面的兩名警察停下了動作,看向容子澈。

顧老太太這會兒也反應了過來,半擋在顧母跟前,目光不善的盯著容子澈說,「容子澈,你無緣無故的來抓人,是不是想找茬?前兩天你還騙我們,說你喜歡明珠,我看你就是個騙子!這次我們顧家,跟你沒完!你想帶走阿珍,就先把我帶走!」

顧老太太扭頭,看向一旁的傭人,「還愣著幹嘛?去叫老爺子回來!就說家裡出大事了!無論他手頭上有什麼事情,都立刻放下,給我回家!」

傭人聽到顧老太太的話,轉身就跑。

容子澈像是沒看到那個傭人似的,哪怕顧老爺子親自來了,他今天也要把林珍給抓走。

容子澈扯了扯唇角,露出一抹森冷的笑,「無緣無故?顧老太太,既然你想要理由,那我就明明白白的告訴你。現在陷害如意的兇手,已經抓到了,就在監獄里。他們供認,是林珍告訴他們,關於沈綿綿的事情。之後的殺人案件,也是林珍親自策劃的,為的就是讓如意萬劫不復,好讓我娶顧明珠!殺人兇手,難道不該抓?還是你們顧家,隻手遮天到了,可以知法犯法,卻不用承擔任何後果的地步?」

顧老太太聞言,震驚的看向顧母。

顧母被容子澈一番話,氣的差點背過氣!

她的確讓人告訴溫家的鄰居,沈綿綿是溫如意的事情。

可張靜的死,跟她完全沒有關係!更別說,她找人嫁禍給溫如意!

容子澈含血噴人!

「媽,你別相信他的話!我沒有做殺人的事情!」顧母對著顧老太太大喊了句,然後扭頭罵容子澈,「你胡說八道!容子澈,你就算是不想娶明珠,也用不著這麼往我身上潑髒水!」

「是不是胡說八道,到了警察局就知道了。」容子澈話說罷,厲聲命令警察。

「把她給我帶走! 諸天第一大帝 誰敢攔著,一起帶到警察局!」

跟著容子澈一起來的警察,聽到他這句話,一擁而上。

顧老太太想要護住顧母,可哪裡護得住?

很快被人給推開。

她嘗試著又撲上前幾次,想要解救顧母,但每次都失敗了。

顧母被警察拷上了手銬,死死地盯著容子澈,大聲喊:「容子澈,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把今天所受的屈辱,前輩百倍的還給你!」

顧老太太眼睜睜的看著顧母被帶走。

回頭沖向,站在一旁的容子澈,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顧老太太邊打邊罵:「容子澈,你還是不是人!你為了一個溫如意,你把阿珍抓走,在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明珠?你之前做的那些都是假的?你怎麼的對得起明珠!我們明珠還懷著你的孩子,你就把阿珍關進去!你這個狼心狗肺,畜生不如的東西!」

容子澈任由老太太撕扯了一會兒,抬手將顧老太太拉開,狠狠地推到一邊。

顧老太太被推的踉蹌了一步。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差點摔倒。

幸好旁邊有椅子,她扶住椅子,站穩了身體。

可饒是這樣,她的臉色還是慘白的沒半點血色,看著一臉漠然的容子澈,顧老太太只覺得心裡發冷!

這個人對顧家的人,沒一點的憐惜!

可她們還一門心思的,想要把明珠嫁給這個人!

她現在幾乎可以想到,日後顧家若是出了事,容子澈非但不肯幫忙,反而會踩一腳!

心裡有氣又恨,顧老太太的眼淚,刷的下流了下來,「容子澈,你別想再娶我們家明珠,明珠的孩子,你們容家也休想沾邊!」

容子澈雙臂抱在一起,冷冷的望著顧老太太說:「我對顧明珠,從來沒有真心。顧老太太,你給我聽好了,我這輩子,下輩子……生生世世我都不會娶她。你們顧家,就算硬把她塞給我,我也只會冷落她一輩子。在我心裡,只有溫如意一個人,才是我的妻子。誰敢傷害她,我就跟他拚命。」

話說完,容子澈轉身大步的走。

顧老太太望著容子澈的背影,眼淚掉的更加洶湧。

過了幾秒……

顧老太太忽然忽然放聲大哭。

「容子澈,你個殺千刀的!你敢這麼糟踐我們明珠,我不會讓你好過!」

顧家鬧哄哄的一片,顧明珠聽到動靜的時候,顧母已經被帶走了,客廳里只剩下了老太太,趴在桌子上,哭的昏天黑地。

「奶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明珠開口問。

顧老太太聽到孫女的聲音,激動的抬起頭,抓住顧明珠的胳膊:「明珠,容子澈把你媽帶走了,他說你媽害了張靜,嫁禍給溫如意。這個混蛋,他真是黑心黑肺!他怎麼能這麼對我們顧家,明珠,你別嫁給這個畜生了,我們顧家寧肯魚死網破,也不能嫁給這種無恥小人……」

顧老太太哭著說著,解釋得有些不清楚。

可顧明珠還是都聽明白了。

想到那一日,容子澈為了替溫如意報仇,故意來顧家示好,欺騙顧家上下,最後害了她母親。

心裡下意識的以為,這次的事情,又是容子澈的報復。

自己的母親,她怎麼會不知道?

哪怕會用些伎倆設計陷害人,哪怕平日里會咄咄逼人,但母親不至於,心狠手辣到,用殺人的手段,來逼迫容子澈就範。

容子澈這次,分明是栽贓陷害。

又是為了報復……

在他心裡,溫如意就那麼重要?

明明知道她不會嫁給他,不會去打擾他跟溫如意的幸福。

可他還是步步相逼。

容子澈,你真是欺人太甚!

顧明珠的心,頓時被插了一把刀,鮮血從傷口處不停地流出,疼痛到了極點。可她不許自己露出一點軟弱,用力的掐住手心,對顧老太太說:「奶奶,你不用著急,我去警察局,把我媽帶回來。我媽沒殺人就是沒殺人,任憑容子澈怎麼污衊,都是沒用的。」

顧老太太哭的說不出話來,止不住的點頭。 警察局……

帶著顧母,到了審訊室,已經不見了吳勇和劉小莉的蹤影。

房間里只剩下了郭擎一個人。

容子澈冷著臉問:「吳家的兩個人呢?」

「唐先生讓我暫時關押起來,等容廳長到了,再放出來。」郭擎看到顧母,舌頭都有些擼不直了,容子澈竟然真的去顧家,把顧太太給抓了過來,還要立刻對證詞。

難道吳家兩夫妻承認了,就要把顧太太抓起來嗎?

這個監獄,還能困的住幾位權貴?

再這麼下去,這個警察局非被掀翻天!

郭擎頭皮發麻。

「把吳家的人給我帶過來,立刻指證。」

容子澈聽到唐南適的名字,眉頭擰成了疙瘩。

「是,容廳長,我這就把人帶來。」

郭擎不想這麼做,但還是很快出去,帶吳勇和劉小莉過來。

顧母坐在審訊的椅子上,已經冷靜了下來,她沒殺人就是沒殺人,哪怕容子澈能收買吳家的夫婦,指證她為殺人兇手那又怎樣? 畫春光 他倒是拿出其他關鍵性的證據,來坐實了她殺人的罪名!

拿不出來,他就是污衊!

她倒要看看,鬧到最後,容子澈怎麼收場!

顧母恨恨地咬著牙,盯著容子澈。

那模樣,恨不得把容子澈,連骨頭都嚼成碎渣!

郭擎出去了大概三分鐘,就把吳家的夫妻兩個人,從關押室提了出來。

吳勇剛才被容子澈一腳踹的岔氣了,暈厥了過去,現在剛醒過來沒多久,這會兒看到容子澈,嚇得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幸好後面的警察,提溜著他的衣領。

劉小莉也臉色發青的望著容子澈和顧母。

不是怕容子澈殘暴的手段,而是想到了唐南適的提醒!

一旦他們的謊言被拆穿,這兩個心狠手辣的主,絕對不會饒了他們!

之前容子澈的手段,不過是開胃小菜!

「進去!」

見吳勇和劉小莉不肯進去,郭擎不耐煩的推了兩人一把,吳家夫妻被推進了審訊室。

吱呀……

郭擎順手把審訊室的門關上。

容子澈抓住劉小莉,推到顧母的跟前,「把你剛才跟我說的,都跟她說一遍。」

顧母看著劉小莉和吳勇,冷笑出聲,這兩個人,她連見都沒見過,竟然說是她收買的他們!

可笑!

容子澈想往她身上潑髒水,起碼也找個像樣兒的人過來!

顧母冷冰冰的盯著劉小莉,沒說一個字。

劉小莉對上顧母滲人的眼睛,咽了口口水,磕磕絆絆的說,「是、是她、她收買我們,讓、讓我們把溫如意的事、事情,告訴溫家夫妻的,也是她、她,給、給了我們一筆錢,讓我們去大山裡躲著……」

劉小莉話說到這,忍不住哭出了聲。

早知道事情會弄到這一步,她死也不會拿那兩百萬!

現在被抓回來,說出真相不是,不說真相也不是,她跟吳勇是騎虎難下!

「呦……哭什麼?怎麼不繼續說了?你倒是說說,你在哪裡見到我的,我又是怎麼給的你錢?」顧母譏笑著連連發問。

劉小莉說不出話來。

吳勇見自己的老婆有些扛不住,咬著牙說:「就在我們家裡,你親自找過來的,你給我們用的銀行划賬,現在我們賬戶里,有你轉給我們的倆百萬,警察可以過去查賬,看看是不是你轉到我們賬戶上的!」

死也不能說出真相!

哪怕被顧家的人報復,也不能讓容子澈對付他們!

吳勇橫了心,要往顧母身上潑髒水,所以這番話他說的竟像是真的一樣!

顧母原本胸有成竹,可聽到吳勇信誓旦旦的說自己給她轉賬,不由得心裡有些疑惑,當然她相信自己是沒有殺人,但架不住有心人栽贓陷害!

尤其是容子澈,一直緊盯著她不放!

「郭隊長,派人去查一下,他們的賬戶。」

容子澈面無表情。

郭擎打了一通電話出去,讓警察局通過系統,調查吳勇的賬戶。

查詢的過程,審訊室里沒一個人說話。

房間里靜悄悄的,死一般的沉寂。

吳勇給劉小莉拚命的使眼色,讓她抗住。

劉小莉也不知道看沒看懂,慢慢的臉色平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負責用電腦記錄的警察,收到了相關的資料。

容子澈看了眼資料,面上的冷意更加的深厚,拿著警察新列印出來的調查記錄。

他遞到顧母的跟前。

「林珍,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黑紙白字,清楚的記錄,顧母在事發后的兩天,賬戶上忽然支出了兩百,這兩百萬,轉入新加坡的一個賬戶,然後幾經周折,轉入到了吳勇和劉小莉的卡上。

不多不少,剛好兩百萬!

這跟顧母之前買通媒體的手法,可真是一模一樣!

還說不是她做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