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26 Views

楊麗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說:「有什麼能幫到你的,你儘管說。」

Written by
banner

她其實也就是客氣客氣,秦家可是豪門,秦遠又是傳媒大亨,估計還真沒有什麼事情要她幫忙的!

誰知道,秦遠挑眉一挑,「正好有個事情。」

「什麼事?」

「你們去參加陳導演的試鏡了吧?你有幾成把握?」

「是去過了,目前陳導演還沒有定下來,我心裡保守估計至少能選上兩個。」楊麗君沒有謙虛,她對於沐暖暖和李沅芷是很有信心的。

「我給你五個角色,保證有一個女二、一個女三,怎麼樣?」

楊麗君立刻警惕起來,一臉的防備,「你想幹嘛?」

秦遠微微一笑,拿出了一幅談生意的架勢,「我想要沐暖暖的合約。你知道的,與其讓她在訓練營里競爭出道名額,不如簽約到我的公司,一定可以捧紅她。」

楊麗君上上下下打量他,秦遠年紀快四十歲了,還沒有結婚,難道是老鐵樹開花,想要老牛吃嫩草?

秦遠多聰明的人啊,瞬間就明白楊麗君心裡在想什麼,瞬間臉就黑了。

「你那是什麼眼神?把我看成是什麼人了?沐暖暖是個人才,我不想放在你這裡浪費人才了!」

楊麗君暗暗翻了個白眼,「秦總,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怎麼沐暖暖跟著我就是浪費人才了?明明是我慧眼識珠,簽下沐暖暖的!」

秦遠不禁莞爾。

他要真的想把沐暖暖的合約搶走,難道楊麗君還能留得住?

楊麗君是金牌經紀人,帶出過不少成名的藝人。

看楊麗君這麼寶貝沐暖暖,想來她也肯定是想好好帶沐暖暖。

事情的真相查出來之前,就把沐暖暖暫時放在這裡吧!

「跟你開個玩笑。」秦遠笑著說。

「呵呵,這個玩笑可不好笑。」當她傻啊,秦遠這種身份的貴人,沒事會跑這裡來跟她開這種無聊的玩笑?

「咳咳!」秦遠咳嗽一聲,「你對沐暖暖的家庭了解有多少?」

楊麗君這回真的摸不著頭腦了,敢情秦遠今天就是特意來打聽沐暖暖的?

「秦總,我不知道你心裡有什麼想法,不過我還是勸你把心思歇了,沐暖暖是個有主的。」楊麗君點到為止。

沐暖暖和莫承佑的事情還沒有公開,楊麗君不會說出去。

當然了,就憑秦遠這隻腹黑老狐狸的手段,要查到也是早晚的事情。

「哦?是誰?」秦遠來了興趣。

也不知道是哪個臭小子,居然敢把他們秦家的小公主給拐回家!

「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反正我勸你別打沐暖暖的主意。不管是合約還是人,你最好還是放棄。」楊麗君若有所指地說。

秦遠說:「你想多了,上次沐暖暖去李家的時候,頗受老爺子的誇讚。我想著讓沐暖暖去看看老爺子,興許老爺子一高興就醒過來了。」 這麼說的話,倒是解釋得通了。

楊麗君打量著秦遠,試圖從他的臉上看出些什麼。

秦遠俊美的臉上始終帶著淺淺的儒雅笑意,還真是個看不透的腹黑老狐狸!

「既然秦總親自開口了,我就問問沐暖暖吧,畢竟也是為了喚醒老爺子。如果沐暖暖願意去的話,也是件一樁好事。」

楊麗君沒一口答應,說話留有餘地。

秦遠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還在他面前耍心眼呢?

「那就這麼說定了。不如就今天說吧,反正我現在人正好在這裡。」

楊麗君扯了扯嘴角,這人還耍賴了?

這真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傳媒大亨嗎?

怎麼看著就跟個笑裡藏刀的腹黑狐狸一樣呢?



沐暖暖在練習室里被叫走。

「我聽說是秦家那位大佬來了。」

「秦家的大佬多了,你說的是誰啊?」

「秦氏傳媒的秦總!」

「啊?他怎麼會找沐暖暖?」

「說不定是想簽約沐暖暖。」

在練習室的眾人討論紛紛。

安寧看著沐暖暖的背影,面容逐漸變得猙獰。

雖然秦遠年紀有點大,但長相儒雅英俊,風度翩翩,還是有名的傳媒大亨。

秦遠想要捧紅誰,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要秦遠真是看上沐暖暖了,那沐暖暖還真是好命!

安寧想來想去,把主意打到了姜琴的身上。

她要和姜琴當塑料花姐妹,要好好利用姜琴。



沐暖暖走進了辦公室,看到秦遠的時候,她不動聲色地挑了挑眉。

秦遠定定地看著沐暖暖,以前還沒發現,現在越看這小姑娘就越是像秦家人。

察覺到小姑娘眼底那抹隱藏得很好的厭惡,秦遠覺得有點受傷。

為什麼沐暖暖好像很討厭他的樣子?

他也沒有做過什麼得罪她的事情吧?

要是這小姑娘真的是他的侄女,還這麼討厭他,他該怎麼辦才好?

秦遠畢竟是老江湖了,雖然心裡急得團團轉,表面上還是非常淡定地說:「來了?請坐吧。」

沐暖暖防備地看著秦遠。

在她的心裡有個「最討厭秦家人排行榜」,秦遠位列第二位。

第一當然是葉微瀾了。

這個秦遠看起來溫文爾雅,其實滿肚子壞水,可不是什麼好人!

秦遠要是知道,他在小姑娘心裡是這個定位,估計都要哭死了。

「不用了,我站著就好,叫我過來是什麼事情嗎?」沐暖暖故意不去看秦遠,而是看著楊麗君問道。

「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秦氏傳媒的秦總,上次我們在雲安市錄節目的時候,秦總就是評委,你還記得吧?」楊麗君開口道。

「記得。」沐暖暖點點頭,不過還是沒有去看秦遠。

秦遠心裡再次被戳了一刀。

怎麼辦,侄女很討厭他?

很急,在線等!

楊麗君說:「秦總很欣賞你,想要簽約你去秦氏傳媒。」

沐暖暖想也不想的就說:「謝謝秦總的好意,不過我只想待在訓練營。」

楊麗君很滿意,沖著秦遠得意的勾了下唇角。

看吧,不是她不放人,而是沐暖暖自己不會走! 秦遠目不轉睛地看著沐暖暖,他之前見過這個女孩兩次。

一次是在雲安市錄節目,一次是在李家。

第一次見到沐暖暖,他就覺得有些眼熟,還莫名親切。

第二次在李家見面時,沐暖暖就表現出了對他的不喜。

這是第三次見面,顯然沐暖暖對他還是沒有什麼好感。

秦遠越看沐暖暖,就越是像秦家人。

團寵大佬六歲半 那眉眼、那臉部輪廓,和秦家人真的很像。

秦氏傳媒主打影視圈,如果想要拍電視劇、拍電影。

去秦氏傳媒,絕對是不二選擇。

或許小姑娘還不明白這個道理?

秦遠表現出了極大的耐心,「你是不是很想拍陳導演這部仙俠劇?如果你來秦氏的話,能拿到的角色絕對不止是網劇,可以拍上星劇,甚至是進入電影圈。秦氏傳媒這兩年投資的戲每一部都大火,你真的不考慮看看?」

沐暖暖總算是拿正眼看他了,語氣淡淡道:「秦總,我沒有演過戲,沒有表演的經歷,去面試陳導演的仙俠劇,也發現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我又有什麼資格去拍電影,當電影咖呢?」

「那你想做什麼?」秦遠來了興趣。

沐暖暖想了想,說:「我要做真正的偶像。」

秦遠問:「你認為什麼是真正的偶像?」

沐暖暖的眸光波瀾不驚,平靜的回答:「讓喜歡我的人得到力量。」

聞言,秦遠心裡又高興了幾分。

不錯,小姑娘志向遠大,不輕易被利益誘惑,很有秦家人的風骨。

此刻的秦遠是帶著美顏濾鏡看沐暖暖,還是開到十級的濾鏡。

「那我等著你成為真正的偶像那一天!」

「謝謝!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就回去了。」

「你等等。」秦遠苦笑,小姑娘連半點寒暄的意思都沒有,他可是傳媒大亨啊!

「還有什麼事情嗎?」沐暖暖語氣微微不耐煩地問。

就連楊麗君都察覺到不對勁了。

沐暖暖平時不是這樣的,怎麼偏偏對秦遠這個態度?

好像對秦驚鴻也是,她對待秦家人就沒什麼好臉色。

秦遠尷尬的咳嗽一聲,「我父親目前病重昏迷,上次在李家見面,你頗得我父親的眼緣,這兩天你找個時間去醫院看看我父親,老爺子說不定一高興就醒過來了。」

沐暖暖這才明白,秦遠剛才說了那麼多,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秦爺爺到現在還沒有醒過來嗎?

可那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沐暖暖沒什麼情緒的拒絕,「不好意思,我要訓練,沒有時間。」

「去一趟醫院不會耽誤你多少時間的,楊經紀人這邊也會安排好的,是吧?」

楊麗君無語,她才不背這個鍋呢!

假裝低頭喝水,楊麗君沒說話。

秦遠的臉色冷了下來,語氣帶著不容忽視的強石更,「沐暖暖,我不是在請求你,你最好按照我說的去辦!」

沐暖暖憤怒地抬頭,漂亮的眼睛里有兩團火焰在燃燒。

她真的真的很討厭秦家人!

自從得知秦爺爺心臟病發住院之後,沐暖暖的心情就很複雜。 沐暖暖有意無意的,會去關注秦爺爺的病情。

連她自己都搞不懂,為什麼會關注一個僅僅見過一面的老人。

可秦遠逼著她去看望秦爺爺,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豪門蜜戰,妻限99天 她討厭秦家人的強勢,討厭秦家人的高高在上。

他們憑什麼干涉她的人生!

憑什麼對她指手畫腳?

凰醫傾世 前世的秦遠就是安寧背後的後台,安寧不管做了多少傷天害理的惡事,都有秦遠這位大佬幫她解決收拾。

要是沒有秦遠這位大佬的撐腰,安寧也不至於那麼猖狂。

這一切都是秦遠的錯!

沐暖暖冷眼看過去,一字一頓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你儘管試試。」秦遠微微眯眼,語氣也冷了下來,「看看你會不會被娛樂圈封殺。」

沐暖暖全身都不受控制的顫抖,她太知道秦遠的厲害了。

到了秦遠這種地位的人,根本不需要他親自動手做什麼,自然會有很多人主動為他辦事。

她前世就是被想要巴結秦遠的人,給徹底的斷了娛樂圈的路。

而如今,一切又要重演了嗎?

楊麗君看不下去了,開口道:「沐暖暖,你先回去吧。」

秦遠也揮揮手,「你好好回去想清楚。」

他心裡疼得慌,小姑娘那個深惡痛絕的眼神實在讓他難受,心頭就跟扎了根刺似的,細細密密的疼。

眼不見心不煩,還是別再看著她了。

沐暖暖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

她咬著牙,走得飛快,根本沒看路。

前面出現一抹高大的人影,她直接撞了上去。

「哎喲!」沐暖暖捂住小鼻子,被撞得踉蹌了一下,搖搖晃晃的險些就要摔倒。

一隻有力的大手伸過來扶住了她,頭頂傳來一道熟悉的低沉男聲,語氣帶著無可奈何,「暖暖,小心點。」

沐暖暖眨了眨眼睛,抬頭看就看到了莫承佑那張帶著笑的臉。

「莫總監……」她忽然就覺得好委屈。

剛剛一直都在強忍著,現在忽然心裡就覺得好難受好壓抑,再也忍受不了的委屈。

殘暴王爺的小妾 「你怎麼……」話音未落,小姑娘忽然就一頭撞進了他的懷裡。

莫承佑看了看四周,無奈的握著她的腰,將她往旁邊的樓梯口裡帶。

懷裡的小姑娘死死抓著他的衣服,莫承佑俊美的臉孔閃過了一抹不自然的暗紅。

「咳咳!」他不自在的咳嗽了一聲,提醒道:「暖暖,這裡是訓練營,要是被人看到對你不好。」

沐暖暖更緊地抱住了他,聲音悶悶的傳來,「看到就看到了,我偏要抱。」

莫承佑啞然失笑,認識這麼久,小姑娘還是第一次在他面前使小性子,他覺得實在是太可愛了。

「怎麼了?是不是遇到什麼不開心的事情了?」莫承佑任由她抱著,軟聲軟語地詢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