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0 Views

那個冰晶太過迅速霸道,她無需多想,完全可以百分百肯定對方不是放錯了位置朝她襲來,而本來的目標就是她!

Written by
banner

唐若再次把旁邊的冰系人員看過一遍,見沒有人站出來,當即開口:“我話已經出口,如果是手誤人士請站出來,如果現在不站出來,到時候找出是誰,我定不會手下留情!” 白七面色陰沉得能滴出水來,眼神中閃爍出殺機:“再不承認,可不會再有解釋的機會了!”

當然,還是沒有人站出來。

兩人話都說到這個份兒上,連帶冰系異能者都把自己身邊的人物懷疑了一遍,然後自發的都各自之間的位置離得遠了一些。

依舊沒有什麼結果。

這個人異能恐怕不弱,一個出手,速度驚人不說,連帶是誰出手,周邊的人都沒有見到。

冰系異能很是強大,且這次隨着任務出來的,哪一個都不是等閒之輩。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現在看來,那人謹小慎微,必然不會再次輕舉妄動。

如今情況不明,這樣前有喪屍重重,在內還要找出有異心的異能者,也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唐若暫且放下了個人利益,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喪屍身上。

白七也不再站中間指揮,直接跳落到唐若旁邊,邊打邊注意上了周邊衆人。

而那一邊,刀疤男與龍三哥心中也是大驚!

早知道這個女人異能不弱,可現在居然還能一心二用,面對喪屍的同時,周邊的警覺性也能強成這樣!

這樣的人物,這種程度的攻擊無法殺死她,恐怕這一路上都不能再貿然行動了。

這次出手的已經是龍三哥,他爲了這個計劃,隱藏自己的實力已久,不然以他的實力,加入特別小組是完全沒有問題。

且,他還爲此計算了距離與速度還有力道,整整在這裏等待了兩個多小時才動的手,以確保一擊致命。

算起來,唐若這些特別行動小組全部站在衆人前面,是第一道防線,一旦有人倒下,三級喪屍就能一躍而進,到時候她死的時候,喪屍也已能咬破的她的咽喉,所以這個死亡到底是中自己人的暗算而死還是被喪屍咬死,大部分人都只能看出後者。

然而,這個如此完美的計劃中,他居然沒有想到,唐若能直接感受到自己的冰晶,還毫髮無傷的將它打落!

這個打了兩個小時,還沒有耗空異能還保持着如此警覺的女人,不可再魯莽刺殺下去了,不然殺不到對方還很可能把自己的命給搭上去!

面對潮水般而來的喪屍,所有人的注意再次集中在喪屍身上。

當白七再次掃過在場衆人,下達命令時,眼神對上不遠處的顧鬱澤。

顧鬱澤的隊伍自然是金系異能,他還是金系異能隊的小隊長。

兩人對視一眼,顧鬱澤輕笑了一聲,有點成王敗寇的張揚在裏面。

白七目光一斂,收回了目光。

他們獨步團隊中,沒有冰系異能者……

顧鬱澤見白七收回目光,他也把目光轉回喪屍羣中。

那個人是誰麼?他倒是十分好運的看見了。

但是告訴白七?

如何可能!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自己順藤摸瓜找答案豈不是更加有意思。

接下來,衆人又重複釋放異能,這是一個在喪屍退掉之前一直都要不停輪迴的任務。

隨便衆人爲求突破,異能都是毫無保留,每人每一出手皆是聲勢赫赫,攻擊力極強。

而那暗中算計之人,也自然沒有再次出手。

直到最後,楊黎、潘曉萱、餘萬里手上的離子槍統統都發射光了,一路被喪屍逼進玻璃廠裏面才守到了天亮。

這一戰從夜裏12點打到6點的天亮。

一共殺死35只三級喪屍。

六個來小時,所有人都覺得自己從鬼門關前面走了一遍。

這樣九死一生的任務,他們生生闖過了來!

何其強大!

玻璃廠內的玻璃全都被磨成玻璃渣與玻璃粉末散落在地上,初升的太陽照射在上面折射在上面透出五顏六色的光彩,光彩煥然。

大家清點人數都沒有了力氣,不管身邊的是人還是屍體,所有人都是直接倒下,喘氣而休息。

咔咔咔!咔咔咔!

許多人都覺得自己的身體與腦袋如同被車輪碾過一樣。

但是,還活着,還能痛,還能感知……這種感覺又真是他媽美好!

外面一地粘稠的黑血將土地原本的顏色完全浸溼,形成了一整塊巨大的腐血場地。

其上斑駁的各式黑色痕跡,不僅是喪屍血,還有着大量犧牲的人類血液,都預示着這場戰役的激烈程度。

就算變成白天,也只是減少了喪屍而已,便沒有讓喪屍徹底消失。

白七站在前面就召集之前輪休的異能者,給前面豎立土牆,讓所有人集體得到短暫休息。

一夜沒睡的衆人沒有休息多久,每人只得到兩個小時的短暫休息又要再次抗敵。

到了中午12點左右,白七下令再次啓程上去,直奔防輻射塗料的軍工廠之中。

車子被這次大戰中損失掉不少,人員也損失掉不少,但是算起來,居然還是車子損失量多於人員死亡量。

好在車子準備量充足,倒也沒有面臨有人要步行而去的風險,再不濟還有裝運物資的重卡可以讓人蹲着。

一公里路程很快速就到達,這裏佔地面積廣,觀看旁邊門牌的大氣度也可以看出這個工廠不是一般的資本企業,而是一家國有企業。

l市執行長官對白七道:“白少,這裏有衆多油漆類,防輻射塗料因之前沒有對外銷售原來,據資料上顯示是在南邊最裏的工廠內,我們這是……”

他想詢問白七,是大家一起衝進去,還是在這裏再過上一夜之類的。

畢竟,也許搬運完了這些塗料,都已經是下午時分,下午再次上路,到晚上如果遇到昨天的情況……那就太糟糕了!

想起凌晨一公里以外的經歷,現在還是有些頭皮發麻。

白七就算等不到他的下面話語,也知道他想要表達的什麼,但是他真的不建議再在這裏過夜,因此他下令道:“特別行動小組等下都列隊出來,今天下午一點之前要搬運出所有的塗料,之後,衆人不要逗留,直接回程!”

“這麼多的塗料,下午一點之前搬完?”l市執行長官一愣。

白七道:“黃少,我們有空間異能者。”

黃少臉上尷尬萬分,身爲一個執行長官,他居然忘記了空間異能的作用。 不過空間異能者裏面的東西都很多,空間也都不大,這麼幾千個人出來,空間異能者其實就是衆人的一個移動倉庫而已,裏面已經裝了許多的衣服、食物之類的,如此一來,所有的空間異能者都要清空他們的空間了。

空間異能者帶上護身槍支,特別行動小組護着空間異能者,其他異能者以碾壓而進的方式進入塗料廠。

國家企業實力雄厚,裏面廠房衆多。

時間倉促,所有人以縱向的前進方式猛烈攻擊直達南邊最裏面的二層平房。

平房大門緊閉,這門還是鐵製大門。

唐若釋放精神力先行進入掃蕩了一圈,然後朝白七伸出一隻手比劃了一個手勢。

裏面沒有喪屍。

果然是國家級的地方,外面喪屍多如牛毛的情況下,裏面卻沒有喪屍。

白七於是立刻下令:金系異能者立刻移開大門。

這裏面說是工廠,還帶有實驗室的性質。

一個個小型辦公室也是多不勝數,辦公室裏面大大小小的pc片上被塗上各種顏色的塗料,大概是爲了實驗。

錯跟總裁潛規則 裏面沒有喪屍更加沒有屍體之類的,大概在病毒爆發期間,已經被清空人員。

速度異能者把裏面所有的東西都快速的過上了一遍,把有用東西的位置都報告過來。

他們稟告的詳細,一五一十,絕不漏下一分。

時間永遠不會特地等待一個人,進入之後各組都分配來開進行快速行動。

空間異能者跑飛起來,哪怕參加比賽去短跑,他們覺得自己也就這個速度了。

速度異能者也在儘可能把所有用的東西集中起來,方便空間異能者收取。

那些雷系冰系金系這類強大的異能者就在外頭擊殺喪屍,保證空間異能者到時候能暢通的直接出門把空間東西裝進卡車內。

東西很多,就算空間異能者也要分幾趟的拿取。

早上很多昨晚大戰中的受傷人士還沒有完全康復,趁着這個地方安全,治癒系給他們再次實行治療與注射疫苗。

好在錢金鑫私人還贊助了白七幾千支疫苗,大概這個量,把他的庫存也拿光了。

所有人分工行動。

……

沒有其他的聊天聲音,這一個小時內所有聽到的話語全都是,快、快、快以及各隊指揮方位的專業名詞。

塗料收集完畢只是這個任務的中間一部分,讓大家安全出去,再去l市郊區搬運pc片然後再回a市才能代表衆人百分百完成這個任務的進度。

“報告,收集到一共有15680桶塗料,還有pc片一共8千克左右……”

沒有切割的pc片密度厚,面積大,這麼多堆在那裏,數都數不過來,直接用千克來代替它的數量了。

“15680……”白七重複了一遍,皺了眉,“不夠。”

四個基地如果都需要這樣的塗料覆蓋整個基地,這麼多的塗料肯定是不夠的。

l市執行長官拿着資料也是皺眉:“l市的塗料已經全部在此,其他地方也已經沒有,市面上出售的防輻射塗料說是防輻射,但是在現在的情況來看,那些都是不符合規格的,所以那些就算拿過來,也沒有用處。”

白七點頭:“既然這樣,就這個裏的資料與電腦硬盤都帶走。”

有資料有步驟,這些東西就讓那些基地的人員研究製造去吧。

所有都整理完畢,已經到下午1點15分。

這裏內部沒有喪屍,但是住不下這麼人員,還有外面打也打不完虎視眈眈的喪屍呢!

因此,快速上車啓程回去!

所有人沒有逗留,有些人甚至晶核挖到一半都扔下喪屍屍體跑過來集合。

錢財乃身外之物,有命又有錢纔是正道,沒命一切都是白搭啊!

這次衝出去的速度明顯比進來的速度要快。

所謂上山不易下山快,末世後也是進市區艱難,出市區通暢,裝甲車打頭陣,炮彈開路,一行人加快速度行駛。吃飯時間都沒有讓車停下,所有人換班隨意啃了幾塊麪包就繼續行駛。

當行駛出大片的喪屍包裹範圍,天邊已經呈現紫黃色的天幕了,天空高遠。

看見斷崖一樣一下子減少的喪屍,衆人才緩緩吐出一口氣。

很快在5點半時候,就到達l市郊外的國道線上。

國道線上房子好找,這裏距離l市基地也就十幾公里,喪屍就算多也沒有市區那種密集的恐怖。

按照原定計劃直接清乾淨一家大型的4s店內部,讓人員在這裏入住過上一晚。

這一天從夜裏12點開始,衆人的神經就放鬆過,如今一個放鬆,差點就冒出在這裏待到天荒地老的念頭。

白七統計這次任務的死亡人員。

昨天的大戰犧牲109名異能者其中包括了l市的人員,這些絕大部分是在之前的值班人員,這樣的損失數已經很讓人欣慰。

就算堅守在a市的城牆上,讓大家有高高的防護牆遮護,死亡人數也許都是高於這個結果的。

在4s店的二樓辦公室,唐若她們已經開始煮麪。

熱騰騰的湯還有青綠綠的生菜……這頓飯大家放開肚子吃到撐。

飯後,胡浩天轉首,眼中警惕頓現:“可有發現了一些昨晚哪個冰系異能者的蛛絲馬跡?”

白七搖頭:“一路看下來,那人倒是個老手,從昨晚出手之後就不再露臉了。”

胡浩天開始分析冰系異能的人數與團隊還有那些人的忠誠度:“可不能讓一顆老鼠屎壞了這一鍋白米粥。”

這個是他們建立起來的歸入自己勢力的隊伍,如果裏面有異心敗壞隊伍質量和名聲,後果……自然要功虧一簣。

唐若說:“那人不是特別行動小組的。”

加入特別行動小組的人還有一個條件,就是對隨便團隊的衷心。

就算顧鬱澤這樣的人,他擔任了金系異能的隊長之後,也沒有加入特別行動小組。

這160個人,以後就是隊伍的核心力量,絕對不可有二心。

潘曉萱猜測說:“會不會是周家的人?”

大家都贊成,有可能。 周家這次吃了這麼大的啞巴虧,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擡出這麼多子彈,還沒有捧起周樹光,所以在這裏做些手腳也很正常。

白七倒是沉吟了一聲,說出一個事實:“如果是周家要針對我們,不必第一個就朝小若下手。”

總裁的午夜情人 隨便團隊之中,當初在第一線的人有這麼多,射殺朱明賢或者何保鏢這樣沒有異能的人,又或者殺潘曉萱這樣衆人眼中擁有隨便團隊整個物資的空間異能者豈不是更好。

如此一來,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看來,這個人目的不是隨便團隊衆人,或許只針對唐若,又或許針對的對象是白七與唐若。

“會不會是l市基地的那些異能者?上次挑起事情在他們看來受不了侮辱,所以要殺了小唐爲快。”

“會不會是曹博士的派出的人?她那麼懷疑小若的異能……”

“會不會是周樹光那個白癡下錯誤命令的結果,那個殺手覺得小唐異能也不強,還是我們整個團隊的水系來源。”

商量來去也沒有結果,把大部分都想了一遍,依舊覺得除了周家,還有誰會和他們兩人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來。

既然白七這個得道高人仙風道骨的死變態都沒有找出是誰來,衆人於是也暫且按下這件事情,把任務完成再做打算。

一路上自然要多加小心,那人再次出手,若那人還有同黨……都不能大意。

其實路途上若能再次出手,對他們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情。

兩兩對抗或者直接來一個團他們都不怕,糟就糟在他在暗,他們在明。

晚上白七抱着唐若在辦公室的角落入睡。

兩人準備躺下睡覺時候,白七塞了一張白紙給唐若手上。

這麼神神祕祕,還沒有當着大家的面拿出來,唐若一下子詫異了,不解的打開一看,看見了許多人的名字。

“這是……”唐若仔細看了一下,發現這個是所有參加這次任務的冰系異能者名單,上面還包括了白七的名字,更有在這次任務途中犧牲被劃去的名字。最引她注意的是其中被筆圈起來的名字。

“找個時間,使用精神力異能。”白七摟住了她,讓自己兩人都躺下來,嘴脣覆蓋着她的耳朵,“尤其是圈起來的那幾個人。”

這種隨時爆發的安全隱患,他怎麼可能讓對方留下!

不止是對方,如果後面還有人,他都要連根拔起!

小氣霸道如白七,既然有人要有人對他的人下手,那他就會先殺了對方!

精神力異能……

唐若心念一轉,瞬間明白了白七所講的內容。

是讓她用精神力侵入對方的腦海中搜索真相?

仔細一想,這個精神力提高了,還真是分分鐘能作弊的技能啊!

“好。”唐若點頭答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