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29 Views

“這東西帶回去定然是無價之寶。”看着紅木,宋德華喃喃自語。

Written by
banner

就他這個古玩外行人都能感覺到紅木不凡,就更被說那些專業古玩的人會以一個什麼樣的價格定義紅木的價值。

腳下輕踩,厚厚的灰塵立馬揚起少許,似乎只有腳不踏地才能讓灰塵不揚起,若不然,必然會將這些不知道沉寂多少年的灰塵紛紛“復活”,肆意飛舞,天地縱橫。

藉着昏暗的燈光能看到密室之中的木架上有本本書籍模樣的東西靜靜躺在上面。如經歷千百年一般放置在上面,等待宋德華過去激活他們。

走過,宋德華走馬觀花一目十行地隨意瀏覽着,木架共三層,一共三十六本外功祕籍以十二爲單位放置,而宋德華僅僅用了一個小時左右將祕籍全部看完。

先是歡喜後皺眉。

“古人修煉內外可不容易,尤其是外功修煉好像真的很苦。”宋德華臉上眉頭緊鎖爲的就是祕籍中介紹的一些外功招式讓宋德華突然覺得和慘無人道可以掛上勾。

看了三十六本祕籍,宋德華他對於真正的內外功修煉有了一定了解。

外功修煉,顧名思義,是以各種方法努力讓肉體力量更強,那就是不斷的鍛鍊,超過疲勞的極點,不斷超越極限。

這種極限和平時人們在運動中尋求極限一個道理。起初跑了三千米已經是極限的人在咬牙堅持下繼續跑,那麼明後天或者用上一些時間,三千米不再是極限,而是三千五百米!當三千五百米再次成爲極限的時候繼續咬牙堅持下去,那個時候四千米纔是極限……

一直如此,直至成爲人羣中絕無僅有的強者。萬米在他腳下也不過是小事……可是這種外功,苦,累,而且還無法成爲真正的武林高手。

所以外功一般只有平民,沒有任何背景的窮人才會選擇修煉,真正的世家子弟一般都是修煉更爲厲害的內功。

內功修煉,籠統點講則是吸收天地靈氣積聚在自己周身,最後成爲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這種修煉沒有什麼傷痛,一般以打坐爲主。

通過這種修煉的人可以運行周身經脈,甚至增強氣的強弱同時可以讓人渾身充滿內勁,使得任何攻擊和招式變的更爲厲害。

內功修煉的人在修煉過後通常能神清氣爽,如置身溫泉中浸泡,等到毛孔完全張開的同時使得氣息驟然渾厚再反吸入身體內衝破自己真氣,繼而強大爲內功高手。

內功對比外功那種挖掘身體的極限方式要讓人舒服的多。畢竟外功那是讓人以最簡單的身體作爲介媒開始經受最大程度的磨鍊,痛苦艱難之極最後突破後修煉而成的本事。所以兩者相比之下,內功要比外功更爲使人強大,厚積薄發。

這根本是相反的兩種修煉方法,同時這也是武術的精妙所在。若是兩者都能人上人,那麼這個人必然是極其厲害的高手。

只不過很少人會選擇這樣做,因爲內外功一起修煉實則和水火想一起兼得差不多,最後的結果甚至能導致修煉的人最後走火入魔,甚至最後經脈盡毀,身死功散……

“內功修煉着可成先天高手,氣境所在能一掌隔空碎山石,能橫掃傾倒萬棵木……”

宋德華看着武功祕籍喃喃自語,按照上面的文字開始揣摩其中的意思,裏面有幾句話吸引了宋德華,比喻先天高手的定義。

先天高手必須是由內功高手修煉到一定程度和強大的時候才爲先天高手,這種人實力強大幾乎是隔空出力,一掌碎山石。甚至有更爲厲害的人能將力勁融入手掌中。此時手掌輕碰人身,卻能瞬間將被碰的人五臟六腑皆震碎,使其死亡而不被人察覺。

“只是輕碰一下就能震碎人的身體內部器官……”宋德華喃喃道,心中對這種強大……充滿着難以置信。

不過回憶起自己的出招和對敵,似乎也經常以儲勁爲主,在轟擊出去的時候帶着內勁而發,也就是祕籍上說的內功。

氣爲勁,能通體而行,灌體而成。是以爲功,則爲內功的由來。

“外功足夠我在都市橫行,但是內功……”對於內功宋德華有些含糊,連他自己都一時搞不清楚內功究竟是怎麼樣的修煉和什麼樣的方式才爲內功。

“若是內功強大之處能達都書中所說,這……也太令人震驚,難以相信了。”宋德華自言自語說着自己的感悟,一時也不清楚該如何說纔好。

“內功心法玄妙,雖然這裏是夢世界,所看到所聽到的不一定都是真的。不過我要是能從中領悟到適合自己的內功,那麼無疑也是一場造化纔是……”宋德華懷着一絲獲得重寶的僥倖,滿懷希望地將之前的祕籍重新拿起,選擇了一本萬穴書的祕籍看了起來。手上翻動,接着昏暗的光線看着書上內容,看了不到三分鐘,宋德華就呆了。

風池穴、神庭穴、百會穴、期門……三焦手少陽之脈,腎足少陽之脈、手太陰……

“這……”面對那麼多的穴位和陌生的名稱,宋德華傻眼了。

之前宋德華爲了給2尋找祕籍所以也留意過一些書籍上提及到經脈等等的名詞和所代表的人體位置。可是,這書籍上也太多穴脈了吧?難不成真是上萬個之多?

太多了,多的讓宋德華甚至在想有人會修煉內功而死亡的嗎?上萬的穴道該怎麼練?不認識該怎麼辦?總不能依照“好像”這樣的詞來尋找穴位吧?

想了想,宋德華覺得這內功還是不要亂練的好,若是一個不小心練的時候練錯穴道……那可是要命的呀!!

“看來先要找去書房仔細學習一下有關經脈的書籍了,至少弄懂經脈穴位纔是王道……”

宋德華最後決定這個東西要練還是得練內功,但是練習內功前要摸清楚穴位等等這些東西才行。所以現在宋德華也是很無奈,需要尋找相關的穴道書籍,然後在弄清楚的情況下才能最後學習內功!

時間是流沙,流失的飛快。

宋德華也不知道自己在密室裏呆了多久,不過宋德華在這個時候顯得異常開心和興奮起來。

他感覺自己肯定能成爲一個內功高手,因爲他已經摸清楚經脈和穴道了。

“嘿嘿,這次我可是信心十足,三十六本先一本本來試驗,看哪一本能夠修煉。”

宋德華臉上滿是興奮對於一個生活在都市的人對於電視、電影上的武林高手可謂是嚮往的很。甚至從小開始宋德華就把自己當成是一名大俠,如今明顯他就等同是一名武林高手,所以異常興奮着。

宋德華興奮,同時想起之前自己的辛苦。如今再看,也不過是苦盡甘來,該開心的時候到了。

“第一本修煉哪個呢?就這個吧”宋德華自言自語地隨意選擇了一本祕籍,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後宋德華開始仔細看起來。

這是一本《龍鳳呈祥》,這《龍鳳呈祥》數百年前已經很出名,不過宋德華是不知道這部頂級修煉功法的。

總裁,我們離婚吧 宋德華想練習主要還是因爲上方面有註釋當此內功修煉到一定的時候能使體內有龍吟鳳鳴的跡象,而且那個時候就你代表宋德華突破了無上心法的時候,實力更是空前絕後的厲害。

盤膝坐下,宋德華按照修煉方法開始修煉了起來。

修煉內功第一步是要有氣感,能夠感到自己吸收的那一絲極少極少的天地靈氣,實際上人活在世上就一直無意識的吸收天地靈氣,可是因爲量太少,根本感受不到。

修煉,便是有意識的吸收,儘量地吸收更加多。

一個時辰後,宋德華心也亂了,堅持不下去了。

“氣感,氣感,書上說天資好的,一修煉就有氣感,我都修煉一個時辰了,怎麼都沒有一點氣感?”宋德華臉上滿是無奈,盤膝坐了如此久,腿都麻了。

起身活動了一會兒,宋德華又再次靜坐修煉。

……

只是這次的修煉依舊沒有給宋德華帶來任何好的跡象。一切如石牛入泥一般毫無音訊固執。

重新睜開眼睛,宋德華突然有些頹廢起來。

最後眼睛看着外邊天色開始暗下來,宋德華知道自己要先回去了。當下也就收了心,同時告訴自己要努力才行。

……

回到現實的宋德華伸了個懶腰,那種修煉的日子超乎想象的清苦。

因爲有事,所以宋德華沒有在陶家逗留多久,匆匆說了一句後宋德華就已經離開。 如今路上行人漸漸多了起來,因爲入夜的原因,所以在夏季的晚上街道乃至任何一個地方的人都比平時要多上不少。

還是因爲夏季炎熱的原因,所以纔會使得晚上路人越多,爲了享受晚上的晚風和放鬆白天上班時那壓抑難受的感覺。

“還我鸚鵡!!”

就在宋德華走在路上並且也學着衆人享受晚風的時候卻聽到有個小孩的聲音,帶着哭腔並且憤怒。

“鸚鵡?”對方的話讓宋德華想起了小朵的金剛鸚鵡,所以宋德華向着聲音傳來方向走去。

河堤邊上圍滿了人,看熱鬧的人比較多一點,圍成一個大圈,裏三層,外三層。至於這裏外三層裏面卻有着幾個青年針鋒相對着,顯然剛剛的爭吵就是源自他們。

“傻子,你腦子有問題就去看病去!”

“你信不信再上前我就踹飛你百米去!”

……

兩名壯漢混混面無表情,他們實在不想和眼前這個青年爭吵太多,免得自己太過羅嗦。

不就是一隻鳥?什麼鸚鵡?放走就放走了嘛。這個人卻是把他們當成殺人兇手一般,囉嗦一大堆並且還想和他們戰鬥!

如果不是此時四周積聚了不少人,他們肯定把這個人丟到河裏去。

“龍哥,一個普通人都敢和你叫囂了,你以後還怎麼混呀?”

“可不是,龍哥,這個小子存心找茬呀!”

圍觀的人羣裏大部分看起來流裏流氣,和混混一般模樣,所以宋德華此時看在眼裏頓時就明白這些傢伙都是一起的。

至於那個哭腔的人是個像黝黑皮膚的青年,現在正憤怒的看着這些混混,對質着。

“混蛋,你給我滾吧,不就是一隻破鸚鵡?你一個打工的遇到這事也就只能認了,懂不?”

“龍哥說的對,你的鸚鵡就當死了,不然你信不信真的把你也廢了?”

這些人還在咄咄逼人,嚇的黝黑青年低頭,不敢說話。這種以多欺少,以大欺小的事情宋德華看在眼裏行很不舒服,又因爲鸚鵡讓宋德華想起小朵,所以宋德華還是決定出手幫助這個黝黑的青年。

“不信。”宋德華接話,頓時引來圍觀衆人噁心和蔑視。

宋德華不高,那兩個壯漢的一隻手甚至可以將宋德華的整個頭領拿在手了,只怕這一扯宋德華就完蛋了。但偏偏宋德華說話的時候讓在場所有人都聽到了,頓時大家卻也期待那矮小個子的青年和混混的決鬥。這樣也好讓他們能看到大幫派混混的實力,這完全是現場直播呀。

“好吧,小子!給你一次機會,現在滾還來的及。”對方怒了,宋德華只齊他們的胸口而已,當真如小孩子一般大小。

“不如你滾?”宋德華冷笑,很久沒人敢開口讓他滾了。

在宋德華眼中,這兩個傢伙不會死去,受點苦頭是必須的!

“找死!”漢子動手了,碩大的手掌直接捉向宋德華,這一捉只怕宋德華的身子都要變成幾截,當真是恐怖無比。

“咚!”低沉而有力的攻擊聲。

當衆人驚訝震驚,當所有人爲宋德華感到恐懼的時候在他們眼前突然有道人影閃爍,接着只聽到沉悶的攻擊聲,最後大家看到的是那個矮小的青年居然已經來到漢子的身前,更是拳頭直接打在對方腹部。

“砰!”如塔一般的漢子倒地,睜大着眼睛卻是連話都說不出一句。轟然倒下,看的衆人眼珠子都要掉下來。

“這……”

“太不可思議了!”

“天呀!”

衆人紛紛倒吸一口氣,宋德華和漢子站在一起就如小孩子和大人呀,而宋德華一拳就將對方直接打倒在地。以宋德華那瘦小的身體那裏來到力量,太大了吧。

衆人驚訝無比的在宋德華身上打量,同時內心對大幫派的混混實力開始懷疑起來。中看不中用?

“操,混蛋!”另一名漢子見自己的同伴被對方一拳打倒也是吃驚無比,但他最明白自己同伴的實力,若換回一般的人使盡全力打過去也不過是癢癢一般。而如今自己的同伴倒下,恐怕是眼前這個青年不只耍了什麼炸。

“嘻嘻,誰輸誰是混蛋。”宋德華笑了,眼看着漢子大步邁來對自己一拳揮出。拳頭未至強風已來,這一記拳頭若是打中,宋德華不斷幾根骨頭或者說重傷是不可能的。

咚!又是沉悶的攻擊聲。

衆人張大眼睛再看,只見另一名漢子也倒了下去,到此兩名高大無比強碩無無比的保安就這樣被眼前的宋德華輕鬆放倒。

專治各種不服末世 現在衆人心裏已經對大幫派有了幾分見解,看來並非如他們所看到的介紹那麼好,兩個如此強壯厲害的混混就被眼前的人擊敗了,這種混混可不能請呀。

“混蛋,誰在打架?!”打鬥很快就將圍觀外面的混混引了出來。只見從人羣中走出來三個男子,強壯但不算很高大,可是和宋德華比仍然充滿優勢。在這裏,從沒人來這裏鬧事,宋德華是第一個。

“你爺爺我。”宋德華很不客氣道,都要打對方了,還客氣什麼。

“草!你大爺的。”這些都是男人,熱血。三人聽到宋德華毫不客氣的話頓時臉上不好看起來,也不廢話,三人直接衝了上去,他們就是以形象吃飯,作爲混混卻是輕易被人打敗,這讓他們身爲地頭蛇的混混人員而感到羞辱。

第一寵婚:顧少,高調寵 同時他們在想那外號金剛的兩名混混昨天晚上是不是搞多了,至於今天全身沒力?就這樣被對方打敗,讓他們身爲雲護的混混感到無比的可恥。

“砰砰砰!”

戰鬥是件很嚴肅的事情,也是極快殺傷極大的時候。兩者交手稍縱即逝。當是三人衝向宋德華的時候,宋德華直接迎了上去。當衆人再次爲宋德華感到擔憂同時又對眼前混混生出期望的時候,只聽到砰的三聲連續不斷響起。接着宋德華和三名男子也拉開了距離。

接着三名男子直接捂着肚子倒地,嗷叫起來。卻是宋德華對三人,仍然是宋德華勝利。

寂靜,四周人羣寂靜了。如果說第一次打敗兩人也就算了,畢竟世界上有僥倖和奇蹟。但現在又是三個倒下,如果還有人抱着僥倖說是奇蹟什麼的,那麼那個人就該回到小學讀書去了。

咚咚咚……

這三個人倒下,圍觀人羣外連貫出來十多人,全部強壯無比,統一步伐而來。

“小兄弟,是誰指示你來我大幫派搗亂?”帶頭的人叫卓海洋,是混混的大哥。剛剛在外面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小弟們一個又一個被放倒。

從衝突開始他就一直留意這邊,剛剛鬥毆也是他們,很快就可以把對方趕出去,卻想不到兩人都被打倒。後面出來的三名混混也不打倒,這讓他感覺很沒面子,太沒面子了。

“沒人指示,我自己到來的,來找你們麻煩。”宋德華心裏想說是你們先找我麻煩,所以我不得不傷傷你們的經骨。

“放屁!沒人指示你來找我麻煩?搗亂?”武力面前,尤其是自己感覺都不是對方的對手或沒摸清楚對方底細前,先裝孫子。不然以卓海洋的性格肯定衝上去就將宋德華幹翻了。

“勞資喜歡,你怎麼滴?”宋德華擺明是來鬧事的。

“好,好!那就讓你知道我可不是好欺負的!”卓海洋知道眼前的人今天肯定是來丟自己臉的倒也不客氣,打就打,誰怕誰。

“你,你死的了!”卓海洋仍然不相信自己帶來的兄弟居然一下子全倒了,他看的到了,是眼前的青年將自己的兄弟打倒的,但是他的速度實在是快,快的讓卓海洋不敢上前。十多人就只剩他一個人站着,看着。

“是呀,我來這裏就準備不回去的。”宋德華有些鄙視這個大幫派,還混混呢,現在看來也很有限嘛。

“你!”卓海洋一句話咽在喉嚨楞是出不去。因爲他自信打不贏宋德華,打不贏又那裏來的底氣呢?

“切!”圍觀的衆人發出噓聲。太失望了,每個人都對大幫派充滿希望,可現在看來是他們高看大幫派也太相信宣傳裏講的安全保障什麼的,現在看來雲護也就是一個渣,戰鬥不足五呀!

“帥哥,你願意做我們家混混不?”有一個高貴少婦般的女人首先湊前到宋德華面前,開口就是問宋德華願意不願意做她混混。看過宋德華的實力,這裏的人都有高貴少婦一般的覺悟,請到這樣一個人做自己的混混那簡直就等於請了整個絕世高手。

“兄弟,做我龐山呼的混混吧,有什麼要求就提,哥哥滿足你。”開口說話的胖子脖子帶着手指大的黃金項鍊,開口就是滿嘴檳榔味。

“小兄弟,不如去做我家老闆的混混?包吃包住包大肚……”一個穿着斯文的青年也擠入人羣快速說到,直到說到最後才發覺說錯什麼,忙改口:“包女人大肚……”

這話立刻引的衆人發笑,這小夥子太好玩了,衆人也因爲一笑氣氛要和諧很多,頓時各人展開法術爲的就是將宋德華爭取過去。

“帥哥,你別聽他們的,你來保護我,我讓你做我的貼身混混。”高貴少婦知道自己需要用些手段了,她自信自己的美麗和苗條身材能迷倒眼前的宋德華,沒有那個男人看到她的美,她的腿不流口水的。 “兄弟,你要女人?我把我昨天剛泡的十八歲妹紙給你,不夠再給你一個,讓你一三五二四六,禮拜天休息。”檳榔味粗金胖子大大咧咧道,說完不忘看向年高貴少婦得意非常。

“小兄弟,我知道我家老闆藏了很多小祕書,不如我也讓老闆送你幾個?”斯文青年怯怯道,說完臉都紅到脖子了,顯然是剛出來做事,並且一說到女人就害羞。

衆人依舊在七嘴八舌,各自在說各自的好,爲的就是把宋德華拉攏過去。強大的混混不需要解釋,發揮出各種手段拉在自己身邊纔是王道。就好比最後那高貴少婦更是說願意陪宋德華睡覺,一時間人羣的聲音也達到了高潮。

只不過宋德華卻沒理會這些人,冷眼一眼離開。

鸚鵡讓宋德華想起小朵,也想起了她的金剛鸚鵡。如今,宋德華就是向小朵的住房走去。

鸚鵡和其他動物一樣,對於魂魄一類的東西很命敏感,就如狗能見到鬼一般,這屬於天性一般的本事。

所以當小朵說起金剛鸚鵡尖叫後才生病,宋德華就聯想到這一點了。

既然是關係到那些東西的存在,宋德華出面幫助小朵也是應該的,小朵是個好女孩,好人有好報。

“德華,真沒想到你會來,房子有些亂,別介意。”

當小朵接到宋德華的電話說要到她家的時候小朵表現的異常驚訝,這種狀況一直到小朵在小區外見到宋德華的時候,依舊讓她臉上緋紅,顯得尷尬。

如今小朵帶着宋德華來到她的住房,並且羞澀說着客氣話,說完轉身沏茶去了。

宋德華看着四周,隨即對於小朵的謙虛也算是見識一番。

什麼房子亂?在宋德華眼前這房子乾淨整齊,比外面的專賣店什麼的還要整齊,讓人看的舒服。所以宋德華也只能說小朵太謙虛了。

房子除了整齊,還有一股清香讓宋德華喜歡。這種清香讓人聞了心生清爽,腦袋空明身在雲端,整個人空谷幽蘭,如參透佛經換新生一般。

“好聞。”宋德華是真心喜歡這股味道,很自然的清香味,不像人工製造的香水清香,聞多了反而讓人有眩暈的感覺。

“什麼好聞?”小朵手上拿着茶杯茶具走來,聽到宋德華的話後詢問。眼睛不忘記四下看自己房子,生怕是不是有什麼不好地方被宋德華看到了。要真的有,小朵會很不好意思的。

畢竟是女人,臉皮薄。再說,小朵平時都是一個宅在家裏,幾乎沒有異性來過,所以宋德華算是第一個異性吧,能不讓她緊張嗎?

“房子氣味好聞,很清香。”

“啊。那是花香,一種從朋友手上拿過來的花,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但是和夜來香差不多,到晚上的時候會散發出一種讓人舒服的香。”

小朵微笑,笑的可愛。

這種花潔白色,晚上開花的時候會使整個房間都充滿着清香味。清香能安神,也能讓人處在一種很玄乎的狀態下,使人有些飄飄然。並且她也都習慣了這種氣味,如果有一天不聞,不處在這種氣味下睡覺的話,她會失眠。

“那麼奇特?”宋德華已經看到放置在客廳西面的陶瓷盤,在上面就有一株看起來像橡皮樹的花。

不是樹,是花,只是它的杆比較獨特而已。和小樹一般的杆,四周有藤,藤條上面開花,白色的花,潔白的好看的花朵。

“恩,真的好奇特,外面都沒有賣的。”小朵臉上甜蜜蜜,說話的時候已經沏好茶並端到宋德華的面前。

宋德華看着茶,腦海想起過去熟悉的一幕。陳雨生還在生的時候……

“怎麼了?”

小朵看到宋德華臉色不怎麼好的時候連忙詢問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