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88 Views

最好重死他算了!

Written by
banner

顧九九隻好拿著抹布,開始擦拭書架。

北冥夜還繼續態度惡劣地說:「擦乾淨點,我等下要檢查,要是不合格,就扣你工錢。」

動不動就扣工錢,真不知道帝豪那些員工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顧九九把書架當成是北冥夜的臉,用力地擦擦擦!

「移到左邊。」顧九九指揮道:「好了,現在右邊。不對不對,再過去一點點。」

呵呵,既然他那麼喜歡舉著她,她也不會白白放過折騰北冥夜的機會!

顧九九今天穿的是一條長度到膝蓋的裙子,這是個比較保守的長度,一般情況下是不會走光的。

可是北冥夜把她整個人給舉了起來,裙子就往上跑。

她光滑白皙的大腿,就那麼若有似無地貼在了北冥夜的臉上。

一開始顧九九還沒有察覺,可到了後來,她察覺到有一股熱氣噴在自己的腿上,似乎還有一道極其邪惡的目光在打量著她最隱秘的地方,就連四周空氣都感覺熱了起來。

顧九九敏感地察覺到了什麼,臉頰有些微紅,「都擦乾淨了,可以放我下了吧?」

「你對工作就是這樣敷衍的嗎?」北冥夜一本正經地說道:「有一粒灰塵就扣一百塊錢,你確定不再檢查一遍?」

他一邊說著,一邊將她嬌小的身子往上託了托,讓她坐在自己強壯的手臂上,而另外一隻邪惡的大掌則慢慢地伸向了她的裙底。

顧九九咬牙切齒:「你的手是放在哪裡?」

北冥夜挑眉道:「還能放在哪裡?顧九九,你是在故意拖延時間,等我舉不動你了,就好不幹活了是嗎?」

北冥夜的手停留在了她的大腿上,貌似在固定住她,大掌溫熱的觸感讓顧九九的心跳也隨著跳慢了一拍。

「我會擦乾淨的!!」顧九九咬牙。

北冥夜的唇角微微勾起,深邃的眼睛眯了眯,大掌有意無意地撫向她的臀部。

指尖滑膩的肌膚,好似最上等的絲綢一樣的觸感。

顧九九假裝無視那隻邪惡的大手,拚命地拿著抹布擦擦擦。

她只想快點結束這尷尬的時刻。

下方的北冥夜掀起了眼帘,剛好對上了她的裙底,將那美妙的風光一覽無垠地收入了眼底。

「四少,我已經擦乾淨了,你可以放我下來了。」顧九九沒辦法繼續了,急忙說道。

北冥夜沒回答,扣住她細腰的大掌卻在漸漸收緊。

顧九九扭動著,想從他身上跳下來,但是他的大手卻如影隨形地貼著她,使她無法輕易的掙脫開來。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敲門聲,是管家的聲音,「四少?」

「你快點放我下來!」顧九九一聽見有敲門聲,立刻開始拚命扭動著。

她可不想這副樣子被人給看到。

北冥夜把顧九九舉得很高,她掙扎的力氣突然變大,眼看著要一屁股坐在他的頭上。

北冥夜微微猶豫了一下,頭部下意識地閃開,結果導致了兩個人的重心都不穩。

兩人晃動了幾下,就往地上倒去。

北冥夜的反應很快,在顧九九掉下來的時候,將她給護在了懷裡。

還好地上鋪著厚厚地毯,不然非得摔傷不可。

顧九九雖然沒有被摔到,但是腦袋卻撞在了北冥夜結實的胸膛上,直撞得她鼻尖發酸,「好痛……」

聞言,原本給她當人肉墊子的北冥夜,忽然就翻了個身,壓在了她的上面,關切地問道:「哪裡痛? 帝少的乖乖妻 摔傷了嗎?」

「沒。」顧九九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小巧的鼻尖還是紅了。

北冥夜無可奈何地罵了一句:「笨蛋!」

門外又傳來了管家的聲音,「四少?」

顧九九惦記著外面還有人,趕緊推了推他,「你快起來。」

身下壓著柔軟的身體,鼻尖儘是她身上傳來的馨香,很乾凈,很特別。

北冥夜心念一動,沒有忍住,直接就親了上去。

顧九九猝不及防地被他給吻住,整個人都被他給壓在身下,北冥夜瘋狂而兇狠地親吻著她。

原本,他只是本能地想親她一下,但是觸碰到她柔軟的唇瓣時,神經一下子就失控了,大掌掐著她的下巴,吞噬般地吻著。

顧九九被他吻得幾乎要窒息,太過洶湧的侵襲讓她難以招架。 她伸手推著他的肩膀,「唔……四少!」

她的聲音甜甜的,柔柔的,就跟貓爪子在他的心上撓似的。

「叫我的名字。」北冥夜咬著她的唇瓣,喘息道:「快叫。」

「……混蛋!」

北冥夜被罵了也不生氣,感覺到她快要喘不上氣了,這才稍稍撤離了她的唇,撐著身體看著身下臉色酡紅的小女孩。

「四少?」外面又傳來了一聲敲門聲。

顧九九快要瘋了,這男人怎麼發情也不分時間的?

外面的管家要是直接進來了,那不是全看見了嗎!?

「快點放開我。」她瞪著他。

「你親我一下我就放。」北冥夜的黑眸盯著她,喉結滾動道。

顧九九咬了咬唇,十分敷衍地湊上去啃了他一口。

「好了,這樣行了吧?」

「就這樣?」北冥夜眼神危險地看著她。

「外面有人。」她慌張地提醒。

「你這麼敷衍,我只好給你示範什麼叫主動!」

顧九九再次毫無徵兆的被狠狠吻住。

這混蛋,臭不要臉!

一個深吻將近持續了五分鐘,顧九九感覺到身上男人的呼吸越來越炙熱,她有些緊張地推他,被他緊緊壓著的雙腿動了動。

她愣了愣,下意識地垂眸去看。

他那裡竟然高高支起了一個帳篷!!

顧九九風中凌亂了,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猛地一把就推開了他。

北冥夜突然被推開,神情明顯不悅,很不爽地看著她。

顧九九小聲地說:「外面有……有人。」

敢推他?

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北冥夜正想著該怎麼懲罰她,忽然視線就落在了她的腿上,黑眸一動不動地盯著她看個不停。

只見兩條潔白如玉的長腿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她的裙子剛才摔下的時候,不小心被掀了一半起來,正好露出裡面粉紅色的小內褲,在上面居然還有一朵可愛的小草莓!!

眼前的美景極具衝擊力,北冥夜瞬間就覺得一股熱流直直衝上了腦門。

顧九九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走光了,臉上的表情有些茫然,眼神無辜,粉嫩嫩的唇瓣被吻得有些紅腫,一副飽受摧殘的模樣。

這樣的畫面看在北冥夜的眼底,無疑是火上澆油,忽然就覺得鼻子里痒痒的,有什麼東西流了出來。

「四少,你……」顧九九的嘴巴張得大大的,不可置信地看到兩抹鮮紅的血液,從北冥夜俊美挺拔的鼻翼下面緩緩流了出來。

北冥夜皺眉,伸手在鼻子下面擦了擦,感覺到手掌一片濕熱。

他低頭一看,我靠!

他居然流鼻血了!!!

顧九九嚇了一跳,緊張得整個人都撲了過來,湊到他的面前,著急道:「你上火了吧?居然流鼻血了!」

現在是該討論上火的時候嗎?!

顧九九撲在他的身上,小臉幾乎要貼在他的臉上,「四少,你沒事吧?」

北冥夜伸手捂住了鼻子,鼻血卻不要錢似的狂噴,這讓他越發抓狂。

「你別過來!」他咬牙切齒地說。

???顧九九一臉問號。

北冥夜只能先放開捂住鼻子的手,伸手過去把顧九九掀開的裙子給扯了下來。

顧九九這才發現,她剛才裙子一直都是在掀開的狀態嗎??

好丟臉!

顧九九小臉蹭的一下就通紅,小手死死抓住自己的裙子。

比起她,北冥夜覺得更丟臉。

「四少?您在嗎?」

我靠!管家居然還在門外!

北冥夜冷著臉,努力忽略掉尷尬的神色。

那鮮紅的鼻血也不見緩,吧嗒吧嗒的往下滴。

「該死!」北冥夜低聲咒罵了一聲,急忙站起來,幾乎是落荒而逃地跑進了衛生間,還將門關得「呯」的一聲。

還好書房裡有獨立的衛生間,不然的話,他這個樣子走出去被人看到,就太丟人了!

顧九九看著突然就一臉血的北冥夜,覺得很莫名其妙。

他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就流鼻血了?

難道得了什麼不治之症?

該不會快要掛了吧?

對,一定是這樣,所以他的脾氣才這樣壞。

因為出於將死之人的同情,顧九九走了過去,用力地把門拍得「呯呯」直響,大聲喊道:「四少,你沒事吧?」

北冥夜沒開門,顧九九開始擔心起來,該不會他真的……快掛了吧?

顧九九跑到書房門口,拉開了門,管家還站在門外,還沒有開口,顧九九就十分著急地拉住管家的手臂往裡面走,「管家伯伯,你快來看看啊,四少流了好多血!」

「什麼?!」管家嚇了一跳,走進來看,地毯上果然有幾滴鮮紅的血跡。

「發生什麼事了?」管家扭頭問顧九九。

「我也不知道,四少正舉著我擦書櫃,然後我們摔了下來,他忽然就流鼻血了!」顧九九焦急地說道。

管家想著,難怪他在外面敲了半天的門都沒有人答應。

該不會是四少摔壞了吧?

北冥夜在衛生間里隨意地扯了紙巾,將鼻血擦乾淨,又洗乾淨,半天才走出來。

一出來,管家就迎了上來,一臉擔心地問道:「四少,您沒事吧?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北冥夜有些惱羞成怒地低吼道:「你進來做什麼?!敲敲敲,你催命啊!」

管家有些拿不準北冥夜的心情,小心翼翼地說:「那個……是蘇媚小姐要見您,想和您談一談做帝豪產品代言人的事情。」

「叫她滾!這種事情去找我的助理!」北冥夜脾氣暴躁地吼道。

「是、是!」管家擦了擦冷汗。

管家想起剛剛看到顧九九的唇有些紅腫,再將四少流鼻血兩件事情聯繫到一起,瞬間明白了,原來他是壞了四少的好事。

那位蘇媚是家喻戶曉的大明星,說是四少有意請她做帝豪的代言人,想和四少談談細節,管家這才來通知的。

沒想到居然打擾了四少和顧小姐親熱,難怪四少一臉欲求不滿的樣子,還流鼻血這麼嚴重。

北冥夜的心情的確有點糟糕。

他這樣的身份地位,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數不勝數。

甚至還有女人脫光了在他面前想勾引他,他卻沒有半點感覺。

顧九九卻只是半遮半掩地露出了一截小內褲…… 他居然就噴鼻血了。

這讓他感到非常鬱悶!

打發走了管家,北冥夜面無表情地走到椅子上坐下,假裝剛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顧九九卻盯著他看個不停,一張小臉滿滿都是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就說!」北冥夜高冷地吐出幾個字。

「四少,你是不是覺得哪裡不舒服?」顧九九擔心地問道。

北冥夜玩味地看著她認真的表情,那花瓣一樣的嘴唇微微抿著,小臉一臉的嚴肅認真。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目光若有似無地打量著她的身體,大掌一勾,就把她輕易地給勾到了懷裡。

「嗯,有個地方脹得難受。」他的手掌不老實地揉著她的腰,「我想和你做,想把你做哭,想得渾身都難受了,你說怎麼辦?」

顧九九氣得滿臉漲紅,故作鎮定地去掰他的手,「我是很認真地在問你。」

他輕笑:「我也是很認真地在回答。」

他說著,突然按住她的後腦勺,讓她俯身靠近,「你下次不要夾那麼緊,嗯?」

顧九九氣急敗壞地推他,「你變態!放開我!唔……」

北冥夜扣著她的腦袋,將她的唇按向自己的唇,張嘴便吻起來。

他的吻技高超,很快讓她心亂神迷。

「唔……」她的拳頭抵在他肩上,漸漸變得軟弱無力,那吻甜得讓心都快化成一灘水了。

她的反抗漸漸變了味,如同欲拒還迎一般。

北冥夜緩緩放開她的唇,玩味地睨著她。

「我渴了,你去給我泡杯咖啡來。」他說。

顧九九眨巴了下眼睛,「有獎金嗎?」

「沒有。」他笑:「還是你想讓我吃你的口水?」

她微微臉紅,急忙推開他,小跑著跑去泡咖啡了。

顧九九一邊用咖啡機煮著現磨的藍山咖啡,一邊無意識地伸手摸了摸被吻得微微紅腫的唇。

「真是討厭!」

她懊惱地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這個男人整天對她動手動腳的。

他是接吻狂魔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