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84 Views

「就是!你誰啊?你還不同意了?你算哪根蔥?」

Written by
banner

周世豪頓時看了一眼羅凱嘴角帶著瘋狂玩味的笑意道!

「老子!不想跟你說話!」

說著姜辰直接走到了馮月月身邊道!

「月月!到底什麼情況?你不是說你不想談戀愛嗎?我都說我可以等你的!等你到大學畢業也行!但是你現在怎麼都扯到訂婚上去了!」

而面對此刻姜辰的質問,馮月月也有些難以啟齒,把頭轉到了一邊不知道怎麼解釋。

「我說你誰啊?這是我的女兒,她的終身大事兒得有我們這做父母的來決定?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了,我請你出去,不然我要生氣了!」

馮月月的母親直接漲紅了臉指著門口道!

「不是伯母你聽我解釋!」

「解釋個屁!我不想聽你廢話!你跟我滾!現在!立刻!馬上!」

說著馮月月的母親直接加大語氣吼了起來道! 「伯母你就這樣對你的救命恩人說話的,在怎麼說,當時你乳腺癌的錢可是全部都是我出的!我不求你感謝,你好歹尊重一下我啊!」

姜辰雖然也是一個急脾氣,但是對方在怎麼說也是馮月月的母親,自己未來的丈母娘,得罪了也不好,所以也算是心平氣和的說著沒有發脾氣。

「噗!你在跟我開什麼國際玩笑?這錢明明是人家羅凱出的好不?今天還好羅凱在這裡,不然我還真以為是你出的了呢!是不是羅凱?」

馮月月的母親此刻覺得姜辰無比搞笑道!現在的這些學生怎麼會這麼的不要臉了。

「對!是羅凱出的,我當時捐了1萬多,你剩下的醫藥費就是羅凱包了,羅凱後面花了15萬,然後我把這15萬全部給羅凱了」

說著姜辰又看向了馮月月道!

「不信你問馮月月,對了!這個事兒你就沒告訴你爸媽?」

而馮月月此刻把頭低到一邊,她根本就沒有跟自己父母提起過這件事兒,因為自己的父母對羅凱很是有好感,反正就是相中了羅凱這個未來的女婿,這件事兒說了不是沒事兒跟自己家裡找事兒嗎?再說了姜辰家裡賣房子湊出來的15萬,能和羅凱億萬的身價相比。」

「你說話啊!你愣著幹什麼!事實是怎麼樣的你就告訴你父母就好了!」

而馮月月此刻內心無比糾結,因為一旦自己承認了,就狠狠打了羅凱的臉,羅凱可能就不會要自己了,現在自己父母這麼喜歡羅凱都走到這一步了,也是時候占隊形了,現在站在了羅凱這一邊就好像自己父母所說的這輩子都不用愁了,愛情肯定是需要麵包來維持的。

「月月?他說的是真的?」

看著馮月月久久沒有回答馮月月的父母也緊張了起來問道!該不會是真的吧!而羅凱和周世豪的心也捏緊了起來,同時站在門口的蘇安嵐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兒,馮月月的此刻的回答顯得無比的重要。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轟!」

此刻彷彿天空中一道天雷劈在了姜辰頭上是的,他做夢都不會相信,馮月月會說出這種話來,先說自己那16萬是不是打水漂了,光是她這個回答,如同一根燒得通紅的鐵絲插進了姜辰的心臟是的,還不停的攪動著。

「你!你居然!」

姜辰此刻捂著自己劇痛的心臟話都說不出來,慢慢的後退了兩步坐在凳子上,而周世豪和羅凱則是看著心裡爽得不行,兩個人還用眼神交流著。

「看吧!我說的!這是不是比毒打他一頓有趣多了,你說會不會直接把他氣得暴斃啊!」

「牛逼!還是你會玩兒,視頻我已經偷偷錄下來了,到時候拿回學校去散播開來!」

「對不起了!姜辰!我知道你雖然喜歡我,但是我們兩真的不合適,因為我的父母好像不太喜歡你,我不能違背父母的意願,所以實在很抱歉!」

可能第一次徹底的當綠茶婊馮月月內心還是有些糾結吧!不過後來慢慢習慣了也就無所謂了。

「我不在乎你父母喜不喜歡我,我現在就想聽一句,你喜不喜歡我!」

姜辰捂著心臟,雙眼發紅的,瞪著馮月月道!

「這個傻X怎麼這麼痴情啊!這種賤人還要!」

此刻蘇安嵐在門口氣得直跺腳道!

「有點好感!但談不上喜歡!所以很抱歉!不過我們可以做好朋友!」

「做你嗎個畢!老子跟你兩個只能做敵人,我並不是痛恨你不喜歡我,而是你變了,變得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單純的人了,你為了你所謂的利益,死的你可以說成活的,花16萬看清一個人,值了!真TM值了!我不會祝你幸福,因為你不可能幸福!」

「還有你們兩個?」

說著姜辰冷笑著指著羅凱和周世豪道!

「怎麼的!想干架啊?」

周世豪立馬不爽道!

「我得!謝謝你們!謝謝你們讓我看清了一個爛人,沒有人讓我一片痴情葬送給狗!」

「嘿!你個小B崽子你怎麼說話的,我女兒看不上你,你就在這裡BB這麼多,你算什麼東西?你信不信老子這暴脾氣,一板凳!」

此刻馮月月的父親都忍不住了,提凳子要乾薑辰。

「你TM別跟我談脾氣!我告訴你!我小的時候,比你還淘氣!我敬重你,你是我爹!我不敬重你!你啥也不是!今天梁子就先結下了,哥兒幾個咱們來日方長,以後看我硬不硬就完了!」

說著姜辰抓起桌上的一瓶白酒,一邊笑著一邊喝著離開了朝著包間門口走去。

「嘿!這小崽子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向當初老子年輕的時候好歹也混過啊!」

馮月月的父親準備跟姜辰沒完,卻被羅凱攔住道!

「行了!伯父何必和這等小人一般見識,要錢沒錢要實力沒實力的,全靠一張嘴裝B,何必和他動怒,你看今天他都氣瘋了,可能自個兒都會前往精神病院咋們不管他,咋們吃咋們的!」

沒想到羅凱的一句話,把馮月月的父母給逗笑了,一下子整個包間又變成了歡快的氣氛。

「辰哥!辰哥!你沒事兒吧!想開點!這種人不值得你傷心難過!」

王通趕忙對著像行屍走肉一般的姜辰安慰道!

而姜辰則像一具木乃伊是的根本不搭理,一邊喝著酒一邊朝著學校走去。

「那個你們幫忙勸勸辰哥!我怕他會想不開!」

王通立馬向蘇安嵐求助道!

「切!不就一個女人嘛!弄得要死要活的!趕明兒我跟你介紹一個更好的!」

蘇安嵐頓時冷哼著笑道!

「你TM不說話!沒有人幫你當啞巴!傻X!」

「嘿!你說啥!你跟我再說一句!」

蘇安嵐這暴脾氣!頓時便接受不了道!

「怎麼的!想干仗?叫你們嵐天社來啊!老子先把你們嵐天社吞併了!在去干太子黨,我警告你!不要惹我,惹我等於惹火,我認真的時候,你別跟我開玩笑!」

「你以為我在跟你開玩笑了!來!打我啊!我一個過肩摔,我摔死你!」

說著蘇安嵐比姜辰還狂,直接推了姜辰一下,趕明兒要和姜辰單挑的節奏。

「嘖嘖!可以啊!這兩個居然自己幹起來了!」

這個時候周世豪和羅凱帶著馮月月,可能也吃完了,準備回學校,看著半路的姜辰和蘇安嵐忍不住笑道! 「辰哥!快別鬧了!你看人家都來看笑話了,人家現在倒巴不得你們這樣做呢!」

王通這個時候趕忙把姜辰給拉開小聲的相勸道!

「喲呵!怎麼不打了!我們還準備看好戲呢!親愛的你也想看吧!」

說著羅凱摟著馮月月的肩膀無比甜蜜幸福的看著姜辰道!

「算了!我們走吧!回學校吧!」

馮悅悅剛變綠茶婊,或許臉上還有些掛不足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說道!

「行吧!既然親愛的不屑看這些,那咱們就回學校吧!你看!哪個傢伙一直盯著你看,好像一條狗哦!」

羅凱的這句話,無疑再次在姜辰的心上狠狠的砍了一刀,要知道姜辰的確是很喜歡很喜歡馮月月的,從高中剛開學第一天馮月月便成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女神,會無數個日夜出現在自己的夢裡,但是那個時候姜辰窮,懦弱,無比的自卑,那裡有表白和承認喜歡的勇氣,但是當他有了表白的勇氣,並且一次次守護馮月月,乃至和馮月月成為了同桌,以為人生從此走上了巔峰,就等著和馮月月幸福一輩子走下去的時候,卻直接給了他這麼迎頭痛擊,行!喜歡玩兒我是吧!喜歡踐踏我是吧!說我是狗是吧!那老子也是一條見人就咬的瘋狗。

說著姜辰也沒心情和蘇安嵐扯了直接朝著學校走去。

結果剛走到教室後門的時候,姜辰聽見裡面的議論便知道氛圍不對。

「哈哈!我就說姜辰那傢伙怎麼可能和羅凱搶得過女人嘛!還真把自己給當個人物了!」

「就是!辛辛苦苦交往的女朋友,眼睜睜的看著給自己帶帽子還無能為力,我怎麼看了感覺心裡那麼爽呢!」

「現在!姜辰肯定要成為全校的一個笑話了!對了!姜辰那個傢伙呢!不可能氣的課都不來上了吧!」

而正當這個傢伙話還沒說完的時候,坐在桌子上的他,直接被一拳打飛了出去。

而旁邊的一個還沒反應過來,便被姜辰抓住頭髮,拿著一本書打在頭上,然後又直接一腳踢到在了地上。

一下子班上的人都嚇懵比了,沒想到會出現這一幕,以前的姜辰或許還會跟他們講道理,最多也就體罰一下,但是現在姜辰知道這些人教不會的豬。

「以後誰對我有意見的,可以當面跟我說,誰要是在在背後說我壞話的話,今天這只是個開始,我知道你們崇拜壞人,好人在怎麼跟你們講道理你們也不屑,那從今天開始我就當一個惡人,人是我打的,你們可以去告訴老師,我甘願受罰!」

說著姜辰氣喘吁吁的坐在了座位上,閉幕養神了起來。

「副班長!這個你都不管!看著姜辰這麼打同學。」

謝海威之前的一個狗仔這個時候忍不住煽風點火道!

「砰」

姜辰二話不說,抓起桌子上一本書,直接打在了那人的臉上,現場再次安靜成了一片。

「誰TM要是在在我面前BB一句,你們得罪太子黨的他們是什麼懲罰,我將雙倍用在你們身上,老子周世豪羅凱我都打了,未必我還怕你們!你們要是不信!現在可以叫兩個人來試一試!」

姜辰靠在椅輩上無比霸氣的對整個班上吼道!面對姜辰這如同將軍令般的警告,此刻沒有人敢發半句言語,之前還以為姜辰是紙老虎,最多只能嚇唬嚇唬人罷了,畢竟以前他可是班上蛆蟲一樣的存在,骨子裡就透露著懦弱和犯賤,而現在就算有點小實力了,依舊不能改變他垃圾懦夫的本性,不過姜辰的這個改變的確對他們衝擊有些大,因為他們並不知道的是,姜辰天生就是貴族家族血脈。

「行了!姜辰同學,大家都是一個班的沒必要,而且你在怎麼說也是班長,是不是得以身作則,起到關愛同學的表率?而且在怎麼說,咱們也不是同學和朋友嗎?」

一旁的馮悅悅有些看不下去了道!當然她知道,姜辰此刻的表現,肯定也有自己很大的因素。

「呵呵!關愛同學,但是他們得關愛尊敬我啊!你知道他們為什麼特別尊敬太子黨和羅凱他們嗎?因為這些人怕,怕太子黨的人會欺負他們,會打他們,他們只有故意去討好他們,而我現在手底下也有一幫人,誰要是和我過意不去,我必定以雙倍的代價去懲罰他們,我不求他們尊重我,只希望他們不要惹我,還有你!副班長對吧!同學朋友是吧!你見過哪個同學朋友,能給你出16萬不讓你還的,那麼好!我想那天我給的16萬班上也有很多人看見了,請把錢還給我吧!畢竟你現在有,有錢的未婚夫了,已經不需要我等臭屌絲幫了!」

「你放心!我會讓羅凱還給你的!」

馮月月還挺有脾氣的說道!

「怎麼現在承認了這件事情了?剛才在你父母面前的時候,你怎麼不承認?」

姜辰頓時很是不屑的笑道!

「過去的事情就不要去談了,你也知道我父母喜歡羅凱,我不想因為你的事情,讓我父母頭疼和我難堪,兩個相愛的人都不一定能夠走到一起,更別說兩個不是很愛的人了!」

「呵呵!好!說得好!你現在是羅凱的女人了吧!現在卻!天天挨著我坐,以前我是完全尊重你,連和你手都沒牽過,而現在既然是別人的女朋友了,那我就不好意思了!」

「你什麼意思?」

馮月月頓時皺著眉頭道!

「不好意思!慢慢的你就會明白了!來日方長嘛!會有驚喜給你的!」

「你威脅我?信不信!我馬上告老師去!」

「快去!快去!別說我攔著你!」

說著姜辰直接站了起來,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而馮月月剛站了起來,轉眼一想,現在姜辰什麼也沒做,告他什麼呢?便轉而一想改口道!

「這件事兒要是就這麼過去了,我會讓羅凱他們不會在找你麻煩了!」

「呵呵!找我麻煩!記住!老子今天下午就要主動去找他們麻煩,別說他們找我麻煩了,明說今天晚上老子要打他們兩!」

姜辰這狂妄的話語,再次讓班上的人紛紛愣住,這TM說的是人話嗎?羅凱和太子黨他們自古以來都是找別人麻煩的,能躲著他們不被找麻煩已經千恩萬謝了,現在居然還有說主動去找他們麻煩的,還要去打他們兩,只有說這人瘋了!肯定瘋了! 「你那麼厲害你去啊!你跟我說這些沒用!從今往後不要跟我說話了!我們就當沒認識過!」

馮月月給了姜辰一個噁心的眼神,便坐在了位置上拿手拖著太陽穴,看都懶得看姜辰一眼。

「那行!我限你今天最好把那16萬給我!不然到時候那就可不好意思了!」

「行了!你拿點臭錢!我會叫羅凱還給你的,人家億萬富豪,那像你一天BB你那16萬!」

馮月月無語到了極致,看也不看姜辰道!

姜辰笑了笑沒有說話,很快便開始上課了,這堂課是一趟數學課,姜辰的數學成績是班上,乃至全校都是數一數二的,數學老師出的幾道奧數題,姜辰不光能夠解開,還能以其他幾種方式解開,讓數學老師都佩服得很,然後讓姜辰在講台上當老師是的給大家講解。

而正講解得正歡的姜辰,看馮月月心不在焉的盯著黑板發獃,很明顯她開小差去了,按平時姜辰應該管都不會管,反而還會友情提示,讓大伙兒認真聽課,只見姜辰放下了教棍道!

「好了!大伙兒應該都學會了吧!其實很簡單的!這樣我抽一個人上來給大伙兒做個示範,先請馮月月同學吧!畢竟馮月月搞不好還有新的解題方法供大家學習呢!」

而馮月月這個時候一臉懵逼的站起來,這黑板上的奧數題她完全沒聽根本不會啊!而數學老師已經在催促了。

只見馮月月司馬當活馬,上去拿著粉筆半天都不動筆。

「怎麼了!馮月月這麼簡單的題都不會,我剛才就看你在開小差,聽說你最近和高三的羅凱在早戀是不是?你說你這麼好的成績,去早戀幹嘛呢?你看看!現在這麼簡單的奧數題都不會了,還虧你是副班長呢!」「馮月月在早戀?」

數學老師有些疑惑道!

「對啊!高三的,班上的人都知道,就那個羅凱,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這麼物質啊!看見有錢的就往上去貼,不知道把心思放在學習上嗎?行了!這樣你下課寫份檢討,一會兒當著全班同學念,我看你在開小差,這樣你就站在講台上聽吧! 帝寵之驚世凰妃 以免你又開小差,老師我這樣處罰沒毛病吧!」

說著姜辰看著數學老師道!

「沒毛病,馮月月同學的確有些太不像話了,現在正是專心學習的時候,怎麼能早戀呢!到時候我會跟班主任說,去通知告訴你們家長!行吧!姜辰你繼續講課!」

「好勒!大伙兒打起精神來,昨天晚上偷牛去?」

姜辰拿著黑板刷敲打著講桌道!而下面的人都看得出,這是姜辰的公報私仇,都覺得這個傢伙,太狠了,連自己心愛的女神都敢這樣整,真不知道到時候整起他們來會下多重的手,所以都不敢去招惹姜辰了。

下課的時候,馮月月直接哭著跑了出去,不用想也應該是跟羅凱告狀去了。

「辰哥!你這樣做是不是未免太狠了一點啊!在怎麼說馮月月也是老班長啊!」

這個時候王通在姜辰邊上笑著道!

「這個就叫狠嗎?那天把我們堵在廁所裡面,拿皮帶抽的時候就不恨了嗎?要記住馮月月現在已經不是以前的馮月月了,她是羅凱的女人了。」

結果話都還沒說完呢!羅凱和周世豪兩人便帶著人氣勢洶洶的衝進了高二一班的教室。

「姜辰那混蛋呢?」

羅凱氣得臉紅脖子粗的在教室講台上吼道!

「你爺爺在此!滾出去!這是高二一班的教室,你以為你TM誰啊!想進就進!我現在好歹也是高二一班的扛把子,以前的扛把子是你們的一條走狗,而如今的則是你們的爺爺!」

「別TM廢話!跟老子直接打!出了事兒我頂著!」

羅凱直接一聲令下道!

說著6,7個人便朝著姜辰凶神惡煞的衝過來,應該是羅凱臨時調集的。

「辰哥怎麼辦!隻手遮天的太子黨衝過來了!」

王通有些心虛道!

「那就給我破!破了這個天!」

說著姜辰吹了一聲口哨,一下子後門衝進來十個人正是自己炸天幫的骨幹成員。

對面5,6個人,看這邊一下子出現了十個人頓時急忙剎車,太子黨向來都是以多欺少,絕對不會打沒有把握的仗。

「你有你的兵!我有我的將!這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馬,你憑什麼覺得你能壓著我打?」

姜辰這個時候直接站了起來,走到了羅凱和周世豪身邊。

而這兩個人也沒想到這混蛋居然會這麼狂。

「喲呵!這嫂子怎麼的,怎麼哭的淚流滿面的啊!你欺負嫂子了?」

姜辰看著羅凱身後的馮月月笑著道!

「你TM!」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