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74 Views

她沒有刻意解釋什麼,更沒有炫耀自己和司厲霆的感情,淡然又冷靜說出這番話。

Written by
banner

司厲霆見事情也差不多了,也懶得再說什麼,抱著蘇錦溪離開。

一大堆人都想要採訪兩人,「司總,帝凰在短短几年時間突飛猛進,一躍成為龍頭老大,您有什麼訣竅?」

「司先生,請問你和你太太是怎麼認識的?兩位已經辦過婚禮了嗎?」

「司總……」

事情解釋清楚了,大家對司厲霆和蘇錦溪的愛情故事很感興趣。

很少有豪門的少爺這麼寵一個女人的,那樣子不像是作秀,分明就是真的疼愛。

司厲霆懶得廢話,一言不發抱著蘇錦溪上車。

蘇夢則是和蘇錦溪完全不同,唐茗拉都拉不走。

一直坐在那裡接受大家的採訪,將兩人的感情渲染得要多好就有多好。

唐茗要不是擅長管理自己的情緒,早就當著蘇夢面前去吐了。

這女人還要點臉面嗎,一直在胡編亂造,經過那些小記者一寫,明天指不定會出來什麼樣的通稿。

偏偏在人前他也不好意思發火,只得笑著配合。

蘇夢彷彿要從蘇錦溪和司厲霆那裡的甜蜜找回一些場子似的。

「茗對我可好了,之前我生病,他在美國知道了,連夜就坐私人飛機飛回來看我。

我只是有點咳嗽而已,他在醫院陪我住了好幾天,連水都是他給我喂到嘴裡。」

唐茗額頭青筋都在跳,他恨不得拿針線將蘇夢到嘴給縫上,讓她不能再說話。

記者們最開心,這下又多了很多素材。

「蘇夢小姐,你還能分享一些其它你和唐總浪漫的事情嗎?」

「當然可以了,我和茗浪漫的事情可不是三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

「那就請蘇小姐隨便透露一下吧。」

「我想想啊,嗯,我很喜歡一個牌子,這裡就不方便說什麼牌子了。

茗知道我喜歡那牌子的衣服后,就專門飛到米蘭去找總設計師設計我婚紗……」

蘇夢越說越誇張,唐茗在心中罵著蠢女人,說的越多,以後暴露的也就越多。

什麼禮服,難道她還想要自己去米蘭給她定製婚紗?想得美。

蘇夢可不管唐茗想什麼,反正她就要將自己塑造成天下第一幸福女人,叔不知唐茗在一旁都快憋瘋了。

老天爺,快讓這女人小時吧,就算不能消失你就來場大地震,或者讓天塌下來也可以。

他坐在蘇夢身邊的每一秒都如坐針氈,這女人吹牛從來都不打草稿的嗎?

謊話什麼的張口就來,他這輩子都沒遇到過臉皮這麼厚的女人。

現在拚命曬幸福,以後還不知道有多打臉,蠢女人難道不知道一個道理,越是缺什麼就炫耀什麼。真正幸福的人從來不需要炫耀。 雖然顧南滄和這位年輕的媽媽相處時間不太長,從這短短的時間就可以感覺到,要是安楠是小魔鬼,他這媽媽就是大魔鬼,不靠譜中的超不靠譜。

信了她的話,還不知道要將自己坑成什麼樣子。

所以顧柒的話,他一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哼,你這臭小子不聽我的,早晚一定會哭著抱著我的大腿嗷嗷直叫,到時候你鼻涕一把淚一把,老娘可不會理你,讓你打一輩子的光棍去。」

「媽,你少看點肥皂劇,跟個老太太似的。」顧南滄一臉嫌棄道。

顧柒捂著自己的臉就找穆南樞去了,「大佬,你兒子說我老了,是不是有皺紋了?」

穆南樞認真看了看,「在你臉上我只看到一樣東西。」

「皺紋,一定是皺紋,嗚嗚嗚,我不想老啊。」

「花容月貌。」

「靠,帥大叔這麼會撩人的嗎?我看他冷冷清清的性格,以為他一百年也不會說一句情話呢,小本本,我得拿小本本給記下來。」一旁的南宮墨低頭找筆記本。

南宮熏看著穆南樞,這個男人是神話,卻對老婆如此寵溺。

這邊的遊戲也要開始了。

唐茗看向司厲霆,「三叔,你會認錯嗎?」

「自己的老婆都能認錯,你就等著跪榴槤吧。」司厲霆顯然心裡已經有了底。

「倒也是。」唐茗嘴角浮起一抹認真的笑容。

琳達看向幾人,總覺得他們已經胸有成竹,不是吧,這遊戲還沒有開始呢。

「幾位新郎,你們只有一次機會哦,而且必須要一起行動,如果已經準備好了就開始吧。」

「好了。」穆塵冷冷回答。

南宮墨奇怪的看著那幾人,「哥,你說他們真能認出自己的老婆?這新娘子都蒙著一層白紗,新娘子的表情和眼睛都看不清楚,能那麼輕易認出來嗎?」

「呵呵。」南宮熏沒說話,那表情顯然他已經想明白了。

「哥,你知道是誰?」

「只要不是傻子,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南宮墨撓頭,「你這不是拐著彎的罵我是傻子嗎?」

「不,沒有拐彎,你就是個傻子。」

「我……」南宮墨沒底氣,在他看來幾人就是一模一樣,就算有個人裙子多些櫻花,這也不能作為判斷的依據。

南宮熏開口道:「最右是錦兒,中間是穆七,左邊那個是顧安楠。」

「哥,你該不會是胡說八道吧。」

「是不是,你馬上就知道了。」南宮熏一臉看智障的表情。

南宮墨拭目以待,他怎麼覺得南宮熏就是隨便一指呢。

琳達再次確認,「穆塵少爺,小姐說了,你要是認錯了,她會很生氣的。」

穆塵堅定道:「七兒,我不會認錯的。」

「唐先生,安楠小姐也吩咐了,如果你敢認錯,她就……跳起來打爆你的狗頭。」

唐茗無奈笑笑,「好。」

琳達看向司厲霆,沒等她開口司厲霆已經霸道打斷:「死都不會認錯。」

「好了,我數三個數,大家就朝著自己想好的人走去吧。」

琳達剛剛說完,幾人有序的朝著自己的新娘子走去,沒有一點遲疑。

南宮墨傻眼了,「哥,他們的選擇和你一模一樣,沒有一點慌亂呢,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南宮熏一個人這麼選他覺得是隨便說的,那三個人同時做選擇,十有八九都對了。

「傻子,她們三人雖然是長相一樣的三胞胎,但性格截然不同,不用看臉就知道。」

「不看臉看哪裡?」

「手,據我所知,穆七性格溫和,顧安楠囂張,錦兒沉穩。

這裡面錦兒已經生子,另兩位是還沒有結婚的,你看她的手指一直抓著裙子,一看就是很緊張,從性格判斷,她一定是穆七。」

「那顧安楠和錦兒你怎麼分辨?」

「桌上還有一個沒吃完的紅心火龍果,三人的裙子都是一個款式,唯獨她多了一些櫻花,仔細看和火龍果的顏色一模一樣。

很顯然某人偷吃火龍果不小心弄到了婚紗上,為了補救才畫成了櫻花,你覺得錦兒和顧安楠誰會做出這種事?」

「哇,哥,你也太聰明了吧,這麼輕鬆就判斷出來了你咋不去當偵探。」

「不是我聰明,是你太蠢,呵,換成是你,一定會被打爆狗頭。」南宮熏毫不留情的嘲諷。

南宮墨從小到大被他打擊慣了,不管怎麼罵他也會開開心心的跟在南宮熏背後,從來不會生氣。

「倒也是,顧安楠我見過一次,性格簡直惡劣死了,除了她沒人能做出這樣的事。」

顧安楠沒想到就是因為自己偷吃了一個火龍果泄露了秘密。

三人已經站好,琳達開口道:「現在你們已經沒有反悔的餘地,請掀開蓋頭親吻你們的新娘吧,要是錯了,今晚可是要跪榴槤的哦。」

司厲霆看著面前蒙著頭紗的女人,透過鏤空的白紗,他看到顧錦勾起的嘴角。

這一天他等了很久。

手指輕輕掀開頭紗,一雙淺淺的藍瞳對上他,顧錦笑顏如花,「厲霆哥哥。」

「蘇蘇。」

穆塵也掀開了頭紗,穆七緊張的眼睛入眼。

「塵哥哥,我好害怕你認錯。」

穆塵輕輕牽起她的手,見她手心都捏紅了,放在唇邊一吻,「我怎麼會認錯?」

身邊兩人的畫風都是溫情,唯獨唐茗這邊,還沒有掀開顧安楠就自己拽下了,「磨磨唧唧,慢死了。」

唐茗無奈一笑,「這下我不用被打爆狗頭了吧?」

「算你命大逃過一劫,」

顧安楠一把攬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拉,紅唇對了上去,「以後你就是我的人了,可別認錯了。」

「這輩子都不會錯。」唐茗溫柔道,看向顧安楠的眼裡全是星光。

從今往後,她便是他的妻,他會從一而終,相伴到老。

三人牽著自己的新娘,馬車繞著櫻島繞上一圈,在落英繽紛中開始了這場盛大的婚禮。

顧柒站在穆南樞身邊,「年輕人的愛情真是羨慕死人了,看到她們結婚我也想了。」

到現在為止,她和穆南樞連結婚證都沒有。

穆南樞緊握她的手,「那就結。」 雖然擺平了風波,上車后的蘇錦溪表情仍舊有些不太好。

明明她應該開心的,以後她就是光明正大的司太太了,從前她不是最想要看到這樣的結局么?

「蘇蘇,別難受了,是唐茗心甘情願的。」司厲霆知道她糾結的點在哪裡。

「三叔,如果要將我們的幸福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這種幸福我寧可不要。」

「傻丫頭,說什麼氣話呢?難道你忘記了過去我們多期盼今天?好不容易我們能夠在一起,怎麼能說不要的話?」

蘇錦溪想到個蘇夢那張挑釁的臉,「三叔,我知道蘇夢是什麼人,為了讓我從輿論中心脫離,茗哥哥要娶蘇夢!」

「放心吧,唐茗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角色,既然這件事是他主動提出,想必他已經想好了應對的辦法。

至於蘇夢算計了唐茗一次,還想要趁火打劫,她嫁給唐茗未必會得到想要的東西。」

蘇錦溪聽到司厲霆的話中有話,「三叔,你的意思是茗哥哥不會吃虧?」

「小笨蛋,唐茗當初能夠算計你我,你覺得他是個簡單的人物?要是連一個女人都對付不了,他一個人能掌管唐氏集團這麼久?

男人只會在心愛的女人面前犯傻,蘇夢不僅不是他喜歡的,而且還是曾經算計過他的女人,你以為他會手下留情?」

聽完司厲霆這樣的話,蘇錦溪心中才好受了一些,「三叔,你不會騙我吧。」

「我騙誰都不會騙你,要是有人這麼算計我,我也不會放過她!就算她是個女人。」

「我現在擔心的是白小雨也不是省油的燈,到時候她要是和蘇夢鬧起來,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

「該來的都會來,你擔心也沒有用。」司厲霆輕輕撫過她眉心的褶皺。

「你啊現在就不要擔心別人的事情了,該考慮我們的事情。」

蘇錦溪瞪大了眼睛看著他,「嗯?我們有什麼事情呀?」

「蘇蘇,你這人最大的優點和最大的缺點是同一個,你太過於善良了,你關注別人的事情遠遠比自己更上心。

原本我是打算找個好日子向你求婚,被唐茗那麼一鬧也沒來得及求婚就直接領證。

雖然我們已經是合法夫妻,但我還欠你一個婚禮,你喜歡什麼樣的婚禮?」

和司厲霆領證都讓蘇錦溪覺得有些雲里霧裡的,就好像是天上突然砸了一個大餅下來將她給砸暈了。

還沒有從領證的驚喜之中緩過神來,司厲霆已經在說和她結婚的事情。

「我……我沒結過婚,不知道。」看她緊張的小模樣,司厲霆輕笑一聲。

「這是我挑選好的,時間地點以及方式都由你來定。」

司厲霆將平板遞給蘇錦溪,看著平板裡面的那些照片,各種各樣豪華高端的婚禮入眼。

海邊婚禮,水下婚禮,草地熱氣球婚禮,蘇錦溪平時很少回蘇家,所以富豪們的婚禮她都沒去參加過。

現在從圖片上看到也會驚嘆,好豪。

「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三叔,這些婚禮應該要花很多錢吧?」

光是看著那些精緻的布置她只有一個感覺,金錢在嘩啦啦的燃燒。

「蘇蘇,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老公我什麼都不多,就是錢多。」司厲霆調侃道。

蘇錦溪對老公這個詞語有些不好意思的紅了臉,「三叔……」

「別叫我三叔了,叫聲老公來聽聽。」

兩人的關係突飛猛進,進展的太快,蘇錦溪還沒有適應。

她捂著臉,「不叫,等婚禮后再叫。」

司厲霆莫名很想從她口中聽到那個稱呼,沒有遇到蘇錦溪之前,他從未想過結婚的事情。

原來只有人對了,她就是一輩子的人了。

「好,婚禮后就婚禮后,蘇蘇,你想要一個怎樣的婚禮提前告訴我,由我來準備,我會給你一個最完美的婚禮。」

「嗯。」

蘇錦溪認真看著照片,她今年才21,從前哪裡想過要這麼早就結婚?所以她也沒有幻想過自己的婚禮。

和三叔的婚禮應該是什麼模樣?

想得正入神,蘇媽媽來電,自從上次的事情以後,蘇錦溪對蘇家的人徹底沒有了好感。

鈴聲快要掛斷之前她才接了電話,「喂。」

「錦溪啊,晚上叫上司先生回來吃飯,我們有事情要商量。」

「知道了。」蘇錦溪面無表情掛了電話。

這件事才曝光的時候,蘇媽媽和蘇爸爸電話輪番轟炸,被司厲霆給關機。

不然蘇錦溪還不被罵死,現在知道司厲霆的身家不會比唐茗少,蘇媽媽的口吻好了很多。

對於蘇家來說倒是因禍得福,兩個女兒都嫁入了豪門,別人羨慕都還來不及。

蘇家有救了!

她歡天喜地掛了電話,並沒有察覺到蘇錦溪對她的態度和以前判若兩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