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9 Views

孫小悅的臉更加羞紅了,「老爺,別這樣,會被人看到的。」

Written by
banner

她趕緊又將自己的手縮了回來背在身後。

童澤華也沒勉強,他問,「不是說燉湯給我喝嗎?」

孫小悅咬了咬唇,害羞的說,「那好,我去給你燉湯,今天晚上想喝什麼湯?」

「只要是你做的湯,我都喝。」

孫小悅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老爺,那我先去洗個澡,我渾身都是汗。」

童澤華「嗯」了一聲,「去吧。」

孫小悅點點頭,然後轉身要走。

可是剛轉身,忽然,童澤華在她腰上輕輕一拍。

孫小悅身子一僵,轉過身,羞紅了整張臉,「怎麼了?」

「沒什麼,你腰上有東西,我幫你拍掉了。」

「討厭。」孫小悅嬌嗔一聲,轉身跑開了。

很快,孫小悅洗好了澡,將自己打扮的香香的,然後走進廚房給童澤華燉湯。

家裡的僕人都是知道的,不過誰也不敢多說什麼。

夫人不在家,老爺偷吃,他們這些做僕人的好說什麼?

孫小悅正在燒著自己鍋里的湯,熱氣騰騰的冒了出來,液體在咕嚕咕嚕的作響。

孫小悅用勺子攪動著鍋里的湯,嘴角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忽然,身子落入一個懷抱之中,孫小悅「呀」了一聲,手裡的勺子哐當一聲撞在了鍋邊。

她嚇了一跳,轉過頭剛好對上童澤華的視線,「老爺。」

她看樣子嚇壞了,連忙掙紮起來,「別這樣,還有人在呢。」

「有人,在哪裡?」童澤華不解的問。

孫小悅一聽環顧一眼四周。

廚房裡沒人了,只有他們兩個。

看來那些人都被童澤華給支走了。

孫小悅咬了咬唇瓣,羞怯的低下頭,「老爺,你為什麼要抱著我?」

「不喜歡我這樣抱著你嗎?」

孫小悅搖搖頭,「不是的,老爺,我喜歡你這樣抱我,可是……」

「可是什麼?」

「可是我們這樣會不會不太好?要是夫人知道她會不高興的。」

燃燒的青春 「別提掃興的人。」童澤華的語調有些訓斥。

孫小悅頓了頓,又說,「老爺,你會不會覺得我在故意勾.引你呀?」

「……」

童澤華倒是沒料到孫小悅會這麼直接。

本來心裡對孫小悅有幾分想法,覺得孫小悅也是故意的,可是現在孫小悅直接說出來了,倒是顯得她有幾分清純不做作了。

童澤華對她的信任感不由得又多了幾分。

他捏了捏孫小悅的鼻子,「那你是在勾.引我嗎?」

重生空間:撿個傻夫養包子 孫小悅的臉紅的像紅蘋果似的,「老爺,我喜歡跟你呆在一塊,喜歡你抱著我,喜歡你牽著我的手,雖然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可是我忍不住,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

童澤華心頭一動。

他的大手觸上孫小悅的臉,將她的頭轉了過來,在她臉上吻了一口,「真的嗎?」

孫小悅點點頭,「真的,只要你不嫌棄我只是一個低微的女僕,我什麼都願意。」

「我真的可以讓你願意為我做任何事嗎?為什麼?」 「老爺,我無親無故的,居無定所,我只想給自己找一個安穩的窩,如果老爺你不嫌棄我,我願意陪在你身邊照顧你。你對我好,所以在你身邊讓我很安心。」

孫小悅的話聽起來十分中肯,沒有一絲做作和算計,即便精明如童澤華,此刻也不由得想要多付出幾份真心。

畢竟孫小悅年輕漂亮,像他這樣的淫.盪老男人,對這樣的年輕女孩自然沒有抵抗力。

更何況這張臉長得和另一個人那樣的相似,讓他不由得想起曾經的一些往事,好像又回到了他年輕的時候。

他也曾意氣風發過,也曾青澀懵懂過。

「那如果有人比我對你更好怎麼辦?」童澤華幽深的目光望著她。

孫小悅說,「不會的,沒有人在比你對我更好了,而且就算真的有,那麼我也只想和你在一起,因為我喜歡你。」

「……」

一瞬間,童澤華的眼裡像是染了一層光澤。

我喜歡你,這四個字聽起來多麼令人心動,好像回到了少年少年時。

原來人真的是會返老還童的,在這一刻,他抱著懷中年輕的身體,聽著稚嫩的聲音在他耳邊說,我喜歡你,他的心微微的顫抖,想要不顧一切。

「小悅。」童澤華的聲音有些炙熱,他將孫小悅的身子轉了過來,讓孫小悅面對他。

他的兩隻手緊緊握住她單薄的肩頭,聲音有些激動,「今天晚上,我去你的房間好不好?」

孫小悅嚇了一跳,「為什麼要來我的房間,你還想喝湯嗎?」

看到她這麼懵懂無知的樣子,童澤華忍不住笑了,「你這個小丫頭,是不是沒談過戀愛?」

孫小悅臉色一陣羞紅,她搖搖頭。

「難怪,等我去找你你就知道了。」

孫小悅點點,「嗯。」

童澤華的大手捧著她的臉,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相信今天晚上,一定會是美妙的。」

他已經迫不及待,希望趕緊入夜。

岳薇雯不在的日子,真是身心舒暢。

四目相對,燃起一片炙熱的火花。

湯汁咕嚕咕嚕作響,兩個人的心跳似乎也在這聲音中添加節奏。

正當安靜之時,管家匆匆跑來,「老爺,夫人回來了。」

「……」

童澤華一驚,立刻鬆開了孫小悅的手,兩個人瞬間拉開了距離。

孫小悅轉過頭,拿起勺子繼續攪動著鍋里的湯。

童澤華臉色有些僵。

她怎麼回來了?

他看了一眼孫小悅,有些懊惱。

……

客廳里。

僕人端上一杯茶遞給岳薇雯,而岳薇雯坐在沙發上,慢悠悠的品著茶。

童澤華已經從廚房走出來,看到岳薇雯,他有些吃驚,「你怎麼回來了?」

岳薇雯不是還在拘留所嗎?

岳薇雯慢悠悠的放下茶杯,說道,「老公,已經查清楚了,所有的事情跟我無關,我已經無罪釋放了。」

「什麼,無罪釋放?」童澤華十分詫異,這件事情自己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她怎麼就無罪釋放了?

「你這是什麼表情?」岳薇雯好奇的看著他,「難道我回來你不高興嗎?我這幾天不在家,難道你不想我?」

岳薇雯站了起來,來到童澤華面前,抱住它,「老公,我可是想死你了。」

嘴上雖然這麼說,可是她的眼底卻閃過一絲陰冷,別以為她不知道,她不在家的這段時間這個男人幹了什麼好事,肯定開心的都合不攏嘴了吧,巴不得她牢底坐穿。塔小說

童澤華咧了咧嘴角,他將岳薇雯輕輕推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回來怎麼不提前告訴我一聲?」

「我想給你一個驚喜嘛。」岳薇雯拉住他的領帶,輕輕在手指把玩著,說道,「張美死了,所以羅騰的案子現在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我做的,至於基金會的事情,最後查出來都是我堂哥利用我和雨馨的名義去做的,他都已經承認了,並且去自首,所以現在我跟雨馨都沒事了。」

「……」

童澤華十分震驚。

這個岳薇雯,還真是了不得,居然已經留了後路,拿他堂哥做替死鬼。

看來這個女人比他想的還要深呢。

「老公,你怎麼了?好像不開心。」

「沒有,我只是覺得驚訝而已。」

「行了,現在不好的事情都過去了,我現在回來了,待會兒打電話給雨馨,讓她晚上回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吃頓飯,好久沒有吃團圓飯了。對了老公,你剛剛在幹嘛呀?」

岳薇雯的眼底閃過一絲狡黠。

「沒幹什麼,你回來就好,既然沒事我就放心了。」

「我看你好像從廚房出來的,廚房做了什麼好吃的呢?我去看看。」

岳薇雯拔腿就走。

童澤華要攔住她,可是岳薇雯跑得很快。

童澤華趕緊跟了上去。

岳薇雯一進廚房便看到僕人們在忙碌。

孫小悅已經不見蹤影。

童澤華微微鬆了一口氣,那丫頭還挺機靈,走的快。

岳薇雯說,「看來我不在家,大家還是挺有秩序的嘛,不需要我管理。」

「薇雯,你剛回來肯定也累了,先去休息一會兒吧,我打電話給雨馨讓她回來,晚上我們一起吃飯。」

「好,我也的確是累了,這些天都沒有好好睡一覺,洗澡也是馬馬虎虎的,我得回房間好好泡個澡。」

岳薇雯踮起腳尖,在童澤華的臉上親了一口,離開了廚房。

童澤華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有些煩躁。

該死的,岳薇雯怎麼這個節骨眼上回來了?

心頭有一股火氣無法宣洩。

這個女人可真是陰險,背地裡還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

童阮阮躺在靠椅上,手裡正划著手機,孫小悅給她發來了一條簡訊。

「岳薇雯已經回來,童澤華很不高興,他們今天晚上一家人要一起吃飯。」

童阮阮盯著手機屏幕上的內容,嘴角勾起一絲冷冷的笑容。

童阮阮忽然發現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玩法。

自己削尖了腦袋對付他們,倒不如讓他們自己人打自己人,這樣才比較有趣。

上次在童氏,她看到童雨馨和童澤華,將岳薇雯推出來做擋箭牌,岳薇雯那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

雖然表面上極力掩飾,可是眼睛騙不了人,她可以從岳薇雯的眼中看出那股不甘心。

被陌生人傷害,或許還沒那麼痛苦,真正痛苦的是被自己的親人傷害。

「媽咪,你不要再玩手機了,你都忽略寶寶了呢。」童蘇喬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一下子跳上了童阮阮的小肚子,趴在她的身上,像個八爪魚一樣。

她撅著小嘴,一臉的不高興,「媽咪,難道手機比寶寶還可愛嗎?你就知道抱著你的手機玩,也不跟寶寶一起玩兒。」

童阮阮一臉的無奈,她可是被冤枉死了,「寶貝,媽咪哪裡有抱著手機不跟你玩了呀?只是看一會而已。」

「不讓,寶寶就是不讓,看一會兒也不行。」童蘇喬霸道的將童阮阮手裡的手機奪了過來,放在一邊,「不準玩手機了,那你要玩就玩我嘛,嗚嗚。」 童蘇喬往她身上又爬了爬,靠在她的肩膀上,圓呼呼的小身子快要把童阮阮壓得喘不過氣了,「寶貝你先起來,媽咪不玩手機了好嗎?」

她真是低估了這個小東西的重量。

「不要,媽咪,你親親寶寶。」童蘇喬撅起了小嘴。

「喬喬,你是女孩子,要矜持。」

「不要嘛,人家就是要媽咪抱抱親親。」

童阮阮滿臉無奈,她只能乖乖的將自己的寶貝抱在懷裡,在她的臉上親了親。

「媽咪,小嘴也要親親。」童蘇喬迫不及待,主動的在童阮阮的嘴上親了一口。

極道聖尊(修真位面商鋪) 童蘇喬霸道的不要不要的,童阮阮都不知道自己怎麼生出這麼霸道的小東西。

忽然,童阮阮想到了慕淵臨那個混蛋。

這個小東西跟慕淵臨一樣吧?

不不不,怎麼會呢,她的喬喬這麼可愛,怎麼會像慕淵臨那個混賬王八蛋呢?

「媽咪,你怎麼又走神了?」童蘇喬捧著童阮阮的臉,一臉的不高興,「你得看喬喬呀,你看喬喬那麼可愛,你怎麼可以不看我?你怎麼可以發獃?你不愛我了。」

「沒有,喬喬,媽咪很愛你哦。」童阮阮在想,以後喬喬的男朋友可怎麼辦呀?喬喬這麼霸道,看來她男朋友要吃苦頭嘍。

不過沒關係,無論以後喬喬跟誰在一起,那個傢伙必須要疼她的寶貝女兒。

「好了喬喬,別壓著媽咪,媽咪要起來了。」

童蘇喬乖巧的從童阮阮身上起來,坐在了旁邊。

童阮阮坐了起來,問道,「寶貝,你哥哥還有那兩個大人呢?」

兩個大人指的當然是伯尼和盧卡斯了。

童蘇喬撇了撇小嘴說道,「他們三個在玩遊戲,玩的可開心了呢,都不理喬喬了,喬喬不高興就來找媽咪玩了。」

「我可憐的喬喬。」童阮阮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走,媽咪帶你去教訓他們,怎麼可以不理我的喬喬。」

「好的呢。」童蘇喬開心壞了,小手緊緊的牽著媽咪的大手。

「該死的伯尼,你到底會不會玩?你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把我砍死嗎?」

「我說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到底還要罵我多少遍?」

「罵了多少遍你都不長記性,就你這腦子,怎麼給人家開刀的?誰要是找你治病肯定越治越糟糕!因為你這個腦子根本就記不住怎麼給人家治病。」

「我靠,你這個死老頭,不會玩遊戲就代表不會當醫生是嗎?就你這邏輯,難怪沒人嫁給你這個死鬼老頭!」

「滾!是我自己不想結婚!」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是你不想結婚還是你娶不到老婆,誰知道呢?呵呵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