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97 Views

“無妨!”

Written by
banner

南天冷笑道。

“這裏是我們的地盤。諒他也不敢造次!”

南天道。

“好吧!”

高級教士思忖一下,便讓黑麪執行長進來了。

不過,他多留了一個心眼,沒有讓黑麪執行長的隨從進來。

對此,黑麪執行長也不介意,他能夠進來和南天談話,已經算是達到目的了。

“到屋子裏頭來,說說吧。”

南天冷冷地道。

“嘿,好的殿下!”

黑麪執行長,陰陰地道。

別院裏頭的教士們,也是緊張無比。

一些隱修強者,更是全神貫注,所有力量,已經時刻籠罩在整個別院。

只要,情況有任何突變,他們就會出手!

黑麪執行長和南天進入房間後,黑麪執行長,拿出了幾個黑色的特殊器材,放在周圍,然後關上了門。

“這些小玩意,是最新的反監聽和反監控設備。”

“外面都是總壇的人,殿下,你和我的談話,可得小心些呀!”

黑麪執行長,緩緩地說道。

“你考慮的,倒是周到。”

“說吧,把你想說的,都出來了!”

南天神色波瀾不驚,平靜地說道。

黑麪執行長,閃過一絲詫異地目光。

“不瞞殿下,前些日子,我一個手下,竟然是銀河軍的暗哨,一直佈置在教會總壇裏頭。”

“他一直以來,給銀河軍輸送了許多情報,給我教會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唉,這都是我統御手下無方,讓這麼一個暗哨,混了進來,還做到了副執行長的位置,差點兒,還把他當成接班人培養了。”

黑麪執行長,慢條斯理地說着,一邊說着,一邊還用目光瞥着南天。

黑麪執行長,時刻注意着南天的神色。

可是,至始至終,南天神色都是平靜無比。

彷彿,黑麪執行長說的是一件無關的事情。

黑麪執行長,心中冷笑一聲,決定下一劑猛藥。

“南天殿下,不久之前,我的一個情報人員,告訴我,殿下也是出自銀河軍,而且在銀河軍中地位可不低呢!”

“而且,那個暗哨,已經被-抓-住-了,現在關押在裁判所裏頭的死牢當中。”

“嘿嘿,死牢裏頭有酷吏無數,都是擅長刑訊。那個暗哨,也是硬氣,不過,終究是沒有扛過去,已經說了些祕密。”

“他告訴我們,像他這種級別的暗哨,一旦莫名失蹤了,銀河軍總部那邊,肯定會派遣專門的大人物,過來調查此事。”

黑麪執行長,又放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哎呀,南天殿下,你是從銀河星系過來的,又在銀河軍擔任過高官。你覺得,銀河軍總部,那邊會派遣誰過來調查呢?”

黑麪執行長,似笑非笑地問道。

南天表面上不動聲色,實則心中一驚:“原來,那個暗哨,真的是黑麪的一個副手,現在已經被關入了死牢!”

“這可怎麼辦?”

南天不由地,心亂如麻。

這件事情,若是徹底徹查下去,對於身處教會總壇的自己來說,極爲不利!

“怎麼了?”

“南天殿下,你倒是說話呀!”

黑麪執行長,嘿嘿一笑。

南天當即訓斥道:“黑麪執行長,你在質問我嗎?”

“不敢!不敢!”

黑麪執行長,擺了擺手。

“不過,殿下,可否跟我去一趟死牢。那個暗哨,現在被酷吏打得半死,殿下可以去參觀一下,說不定有什麼意外收穫呢!”

黑麪執行長,忽然間詭異一笑。 “去死牢?”

南天目光一凝,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死牢,是宗教裁判所掌控的。

去了哪裏,無疑是羊入虎口,自尋死路。

可是,不去一趟,去看看那個暗哨的話,南天的心裏頭,也無法安定下來。

南天清楚記得,紫長空對自己的祕密叮囑。

癡情錯付:愛人慢點來 如果,到了非常緊急的時候,事情沒有任何迴轉了,可以見機-行-事,將暗哨殺掉。

一來,可以讓暗哨減少痛苦,二來,也可以避免暗哨忍受不住酷刑,透露出更多的祕密。

“死牢一行,勢在必行。現在,這個黑麪,皮笑肉不笑的,對我尚且還算恭敬,肯定是沒有抓到足夠的證據。暗哨的嘴巴,也夠硬,但是宗教裁判所裏頭手段多種多樣,難保暗哨不會被攻破!”

“現在,他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形了。我且去看一看,找到下手的機會,讓暗哨,也走得痛快點,免得遭罪!”

南天心中打定主意。

黑麪執行長,看了看南天:“怎麼樣,殿下,您考慮的如何?”

“跟你去一趟,也無妨!”

南天淡漠地說道。

“好,好!”

“殿下,且隨我來。殿下,能夠光臨死牢,一定會有巨大的收穫。”

黑麪執行長,陰險地笑道。

走出別院小樓。

立馬有幾個高級傳教士,圍了過來。

“殿下,您要去哪裏?”

“我們跟着您!”

教士們警惕地,看着黑麪執行長道。

“我和黑麪執行長去一趟宗教裁判所裏頭的死牢!”

南天實話實說道。

“去死牢?”

“和黑麪執行長?”

一個高級傳教士,頓時神色大駭。

“千萬不要去,殿下!死牢,很恐怖的。”

只要是,總壇的人,都對裁判所裏頭的死牢,很是畏懼。

宗教裁判所,執掌刑法死刑,所內酷吏無數,一入死牢,基本上是生不如死。

哪裏,陰暗恐怖絕頂。

“我已經決定了,我必須要去!”

南天語氣堅定。

不過,也將這個高級傳教士拉到了身邊,悄悄地吩咐道:“你們去找你們的大人,告訴他們我的去向!”

高級傳教士,心領神會。

不過,這樣,畢竟還是太危險了。

有兩個隱修強者,從暗處現身。

“殿下,我們隨行吧!”

兩個強者,恭聲道。

南天點了點頭,剛從用武神系統,南天掃描過了。

這兩個強者,實力都不弱。

他們都是二品聖境強者。

有他們二個在,南天的安全,也算是有些保障。

不過,黑麪執行長眼眸中,卻是閃過了一絲不屑。

誠然,以他半步神境的修爲,一隻手都能打七八個二品聖境。

“殿下,時間不早了,我們早去早回!”

黑麪執行長,笑了笑。

旋即,南天和黑麪執行長,前往了宗教裁判所的死牢。

另一邊,那個高級傳教士也是和幾個人,快步去傳遞消息。

他們找到了鬍子教父。

鬍子教父聽完彙報,當即勃然大怒。

“什麼,去了死牢?”

“哪裏可是宗教裁判所的地盤。神之子,去哪裏,幹啥?找死嗎?自尋死路,也不是這麼個死法!”

“你們幾個廢物,怎麼不去將神之子大人給攔住呀!”

鬍子教父,氣不打一處來。

“教父尊上,我們實力低微,哪裏能夠攔住殿下?”

高級教士們,也是苦澀無比。

“不能浪費時間了,你們幾個傳我命令,抽中傳教士團裏頭,抽調百餘強者,立馬集合,隨我去死牢!”

鬍子教父當機立斷,準備去支援南天。

此時此刻,南天和黑麪執行長,也進入了宗教裁判所總部的大門口。

這裏都是氣息森冷的裁判人員,一些蟄伏的強者,不由地讓人毛骨悚然。

這個時候,在黑麪執行長,不動聲色地指示下。

有幾個高級裁判人員,大步走出,將一直跟隨南天的兩名隱修強者給攔住了。

“你們兩個就留在這裏吧!”

“我和殿下,是有隱祕事情要去商談的!”

黑麪執行長,冰冷地說道。

“執行長,我們必須要跟着殿下!”

兩個隱修強者,回擊着。

“這裏是我裁判所的地盤,還容不得,你們兩個聒噪!”

黑麪執行長,不由地眼神一厲。

南天知道,自己是帶不了這兩個隱修強者進入了。

不過,這裏終究是教會的總壇。

宗教裁判所只是教會總壇內部一個部門。

在裁判所外頭,還是分佈着其他不同層次的巡邏強者。

一旦發生爭執和打鬥,都會引起大的波瀾。

南天現在不想事情,擴大化。

南天摸了摸衣兜裏頭的那張,替死符籙,不由心中有了些底氣。

五零之穿成極品他媳婦 “現在,那個高級傳教士,應該已經將我的去向傳遞給教宗那邊的大人物了!”

“教宗的手下,應該正在趕來我有替死符籙在,就算現在進去死牢,等到教宗的人趕來,我也能保一條性命!”

南天心中思忖着。

“你們兩個就留在這裏吧!”

南天朝着兩個隱修強者吩咐道。

“殿下,這裏危險…….”

一個隱修強者,出言道。

“混賬,這裏哪裏危險?”

“這裏是教會總壇,又是裁判所的核心地帶,有什麼危險!”

黑麪執行長,呵斥道。

“你們見機行-事!”

南天補充了一句。

“是,殿下!”

這兩個隱修強者,也不傻。

兩人對望一眼,一個隱修強者,留在一旁。

一個隱修強者,不再猶豫,直接轉身離開,顯然是要去通知上頭地大人物。

黑麪執行長,將這一切盡收眼底,不過,他也並未說些什麼,顯然心中已經胸有成竹了。

“請把,殿下!”

進入內堂,格林審判長,裹着一身黑袍,陰側側地出現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