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9 Views

一拳過後,心中突然變得輕飄飄,就好像一直壓在頭頂上的一座大山,突然被自己一拳砸翻的張若寒,心中雖還有着那道抹不去的失落,但早已變回了那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只要自己認爲是對的,認爲沒有錯,就完全不再理會其它人任何看法,定要將自己信念堅守到底的真男人。

Written by
banner

“張若寒。你想幹什麼,你憑什麼打人!”鄭禮濤的祕書,衝到臺下。扶起腦袋發暈的鄭禮濤,向張若寒怒喝道。

張若寒斜了他一眼。:“沒什麼,只是看他胖乎乎,長得很像熊貓,所以就替他化了一下妝,放心好了,不收費的,免費贈送!”說完,看着鄭禮濤那個發烏髮紫的眼圈。繼續說道:“恩,這樣就更像熊貓了,比剛纔好看多了!”

這時,場邊數百名記者,直到此刻纔回過神,一邊瘋狂將鏡頭對準鄭禮濤和張若寒,一邊對張若寒發出各種提問,可張若寒皆是不答,只是轉過身,走到了自己座位上座下。

“張若寒。我要告你!”

眼看四周記者,紛紛將鏡頭對準自己,被打之前。還在做着偶象級官員美夢的鄭禮濤,滿臉通紅,粗着脖子,向張若寒吼道。

不知是因現場過於吵雜,還是張若寒打算徹底無視他,總之張若寒只是自顧自的擺弄了一下身前的話筒,朗聲道:

“剛剛有人問我,我和那幾個女孩是什麼身份,好吧。我現在就告訴大家。”

說到這裏,微微頓了一下的張若寒。腦海中浮現起了那四個需要他去保護和守護的女生,眼中也涌現出一絲只有他和那四個女孩才懂的溫情。緩緩說道::

“她們不是我的情人,也不是我的女朋友,因爲她們都是我的愛人,我深愛着她們每一個人,她們每一個人,對我張若寒來說,都是比我生命還重要的女孩,是我張若寒要守護一生,終生相伴的女孩!”

終於說了出來,終於在夢想與愛情這兩把雙刃劍上,無比堅定的選擇了愛情,就算此言一出,會被無數人唾棄,可張若寒卻絕不後悔!

因爲夢想是他自己一個人的,而愛情,則是與那些比他生命還重要的女人們,一起的,此刻,張若寒心中其實又怎能不痛,只是他已經將夢想的那層自我束縛,一下掙開,開始按照自己選擇的道路,不顧一切的去展翅飛翔了!

他很清楚,自己剛剛那份驚世駭俗的發言,會爲自己帶來什麼,可人生中,總有無數的取與舍,也許此言一出,他終生也法無法實現那個夢寐以求的夢想,但至少,他要讓那些愛她的女人們,有一個她們應有的美好未來!

…..

張若寒話音剛落,全場又一次發生了驚天爆炸,電視機前數億觀衆,也極度喧華起來,合肥安慶路上的那幢公寓裏,四個圍座在電視機前的女孩子,更是掩着嘴,瞬間就眼熱淚,沾溼了自己臉頰!

她們之前,還在爲自己居然被爆光在了全國人民面前,而感到慌亂,不知該如何面對自己的親人和朋友,甚至在被人誣陷成張若寒所包養的情人時,氣得花容失色,渾身顫抖!

重生燃情年代 要知道中國人與全世界所有其它國家的人們,最不同的地方就是,中國人好面子,有很多人寧願苦了自己,寧願在背地裏,後悔不甘的落了眼淚,也要在人前,掙那麼一分,根本沒有實際用處的面子!

設想一下,這些記者們的誣陷,要是落在她們父母耳中,她們姐妹耳長,她們心中雖是坦蕩,也決不後悔,但又要怎麼和那些關心她們,但並不真正懂得她們的人們說呢?

毫無疑問,此一事出,她們必將陷入也許比她們想象中更壞的地步!

不過,她們仍沒有後想要退縮的念頭,想要離開張若寒的念頭,因爲她們每個人都把張若寒,看得比性命更重,歷此,即使真的會感到害怕,但也會爲了她們最愛的那個人,決定堅強的面對一切。

就在這時,張若寒當着數億人面前,說出了令他的心聲,向全世界大聲說出了他對她們的愛,讓她們淚流滿面的同時,更讓她們本就決定堅強的心,在這一刻,更是變得無比堅強!

“張若寒,你的意思是說,你打算一個人擁有四個女人,一輩子?!”一名記者,驚聲問道。

張若寒點了點頭:“沒錯,我就是要擁有她們一輩子,就算爲此不能打球,被所有人看不起,我也依然要擁有她們一輩子!”

“砰~~~~~”無聲巨響中,

現場又是一陣混亂,那名首先誣陷幾個女孩身份的女記者,接到電視機前,鄭禮濤臨時改變的最新指示後,故意用充滿憤怒的聲音,尖叫着問道:

“張若寒,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啊,這是現代社會,是法制社會,是男女平等的一夫一妻制社會,是有人權的,你憑什麼一個人擁有四個女孩,你這是封建思想,你這是在歧視女性!”

張若寒談談看了那個又一次強烈攻擊自己的女記者,若不是因她是個女人,真的好想捧她幾拳,不過早已下定決定,要藉此機會將四個女生擡上水面,要給她們每個人,一個公平身份的張若寒,卻很是冷靜的說道:

“你說得很好,這是法制社會,是有人權的,所以請問,我想給四個我愛的女孩們,一份終生幸福,到底哪裏觸犯了法律,又哪裏歧視她們了!:”

女記者怔了怔後,叫道:“你這是狡辯,你這是無理取鬧,你就算是球星又怎樣,你也只是一個男人,和其它任何男人都一樣,根本沒資格去擁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女人!”

“這好像與你無關吧。”不屑的看了女記者,張若寒說出了最後一句要說的話:“那幾個女孩,都是普通人,不會接受你們的任何採訪,請你們不要去打擾她們,你們也可以這麼認爲,她們和我在一起,是我強迫她們的,所以,有什麼不滿,就儘管衝着我張若寒來吧,好了,該說的都說完了,今天就到這吧!”

站起了身,淮備向外走去,這時一個他非常熟悉的男聲,向他高喊道:“張若寒,別走啊,中國球迷需要你啊!”

張若寒突然定在了當場,然後緩緩轉過身,看了一眼那個曾經一路伴自己走來的男記者,現任新安球報的主編的趙聖軍後,臉上帶着一個讓所有喜歡他的人,很是心碎的眼神,說道:

“中國球迷,就算沒有我,他們的夢想,也一定會實現!所以,再見,再見吧,中國球迷!”

說完,張若寒在保鏢們保護下,迅速隱入在衆人視線盡頭,只留給那些在狂風爆雨中,依然緊緊盯着他,真正喜歡他的人們,一個無比清瘦但又無比堅定的背影!

ps:吸取大家意見,不把那些陰謀攻擊寫得太多,,後面來一個描述,加大跳度,其實還有好多丁雷的陰謀都沒用呢,算了,先這樣暫時告一段落吧,後面頂多提一下,要不然依我寫書的細膩手法,還得寫上近萬字。。。唉,,人生總有取與舍,,,煩!

工作之餘,寫書真的好累,胡言亂語一下,問一下那205個還在訂閱本書,讓小鬱無比感動的朋友們,就這樣算是一個結束,也算一種結局吧,大家接受嗎?有想說得,請留言, 電話鈐聲響起,丁雷放下了手中正在擦拭大腿的紙巾,走到桌邊,拿起了電話:

“老丁,怎麼張若寒的反應會是這樣?你看看他,他哪有一點點慌亂和害怕啊,他竟然自己就把這些話都說了出來,那你之後的那些準備,打算在他否認後,將他曾經私下說過,要同時擁有幾個女孩的錄音,給爆光的計劃,還有什麼用處啊!”

電話剛一接通,賀耀明就極度迫切的不滿嚷道。

丁雷心中雖也很是詫異,張若寒居然會自己承認這件事情,讓他之後的計劃,被突然打亂了不少,可還是信心超足的說道:

“賀公子,你別急嗎,張若寒之所以這樣做,主動承認了這事情,是因他的社會經驗不足,根本就不知道,他公開說出那些話後,給他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早已不只是無法參加中國國家隊那麼簡單了~~~~~~!你想一下,中國有哪個公衆人物,敢公開說出這等如此駭世驚俗的話啊,你放心好了,就算我們不去特意針對他,也會有無數表面上極度正直,背地裏卻喜歡幹些讓人不恥之事的學者或公衆人物,肯定會一臉正直與憤怒的出言指責他,攻擊他,更何況,現如今的我國女性羣體裏,如雨後春箏般,涌出了好大一批女權主議,所謂大女子主義的奉行者們。她們能夠接受一個男人,公開說出要同時擁有她們這些,在她們看來,天生就比男人優秀,天生就應該站在男人肩上的女同胞們的話嗎?肯定不能!她們肯會無比狂怒,肯定會像瘋子一樣逼迫她們身邊。那些像狗一樣,圍着她們打轉的男人們,隨他們一起找張若寒算賬!所以。你就安心吧,張若寒此言一出。絕對死定了!此時的情況,比我們之後針對張若寒的那些計劃,還要好,只要我們躲在背後,再狠狠推波推波助瀾一番,不管張若寒在美國怎樣,至少他在中國,將從此變成一個人人臭罵的存在。徹徹底底身敗名裂,然後,就算縮着尾巴,逃回美國了,也從此,再也別想踏上中國的土地,半步!”

賀耀明聽到了這裏,總算放下了心,滿意道,“是這樣啊。好的,那你再努點力,抓緊點吧。我已迫不急待,想看到身敗名裂時的張若寒,會是何等一番悽慘模樣了!他在美國怎樣,我賀耀明也許無法操控,可在中國,在我賀耀明的地盤上,我一事要讓他死得很難看!”

“哈哈,這是當然得了,。,中國可是賀公子你家的地盤。你就等着看之後的完美結局吧!”

猖狂大笑聲中,兩個無恥陰險的男人。似乎已看到了他們必將看到的美好未來!

可真會這樣嗎?

……

坐在汽車裏,張若寒剛打開手機,就恰巧接到了張丹楓的電話:

“哈哈,老大,你實在太帥了,我從來沒見過比那更有趣的對話,比那更漂亮的一記直拳!真是太暢快了,太痛快了,要不是沒有機會,我也真的好想,狠狠那個熊貓一頓啊!”

“呵,痛快就了就好,是那個傢伙,自己做得實在太過份了!”

“對了,老大,你現在在哪啊?你一點要把行蹤弄得隱祕點,剛剛趙聖軍打電話給我,說現在外面,可是因你那一番激言壯語,鬧番了天啊。據他估計,此刻,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中國人,都在瘋狂討論着你那番特男人的發言!不過,讓人擔心的得是,有太多人,根本不知道你和幾個大嫂之間,到底經歷了些什麼,才決定一輩子在一起,終生不離不棄,所以,他讓我告訴你,你一定要把自己的行蹤弄得穩祕點,最好帶着幾個大嫂,趕快出國,到了國外,就沒什麼好怕的了,外國,特別是歐美一些國家,纔是真正崇尚人權的國家,不像中國,表面上一套,實際上又一套,暗地裏,你幹嗎都行,你甚至弄上幾十個情婦,都沒人問你,可一旦真把這些事,放在了桌面上,很多人就會無法接受了,會開始隨波逐流,只有那些歐美國家,纔是真正言論自由,一切自由的地方,只要你不犯法,很多人對明星和球星們的私生活,到底怎樣,根本就不怎麼在意!”

“恩,這個我知道,所以我再連夜向家裏趕去,打算把幾個女孩接在身邊,,陪她們去見每個人的父母,爭取說服她們的父母,然後儘可能,連他們父母一起弄到美國去。而且,就算真被人發現了,我也不怕,我纔不管別人怎麼看我,我只要自己行得正,無愧於天地良心好!”

“好,這就好! 盈華觴 這纔是我張丹楓的老大,真正能夠說出的話!老大,你出國後,一定要來歐洲看看我啊!”

“一定!”

……

當天下午,張若寒就回到了合肥,回到了他最愛的女孩們身邊。

當他面對着幾個流着淚,又是喜悅,又是有點埋怨,並告訴他,其實根本沒必要在意她們,就算不被張若寒承認,對她們來說,也沒什麼,就算一輩子都只能做張若寒的地下女友,也決不會有任何怨言的女孩時,張若寒更加覺得,自己的所做所爲是無比正確的!

爲了這些愛她懂他,願意爲她犧牲一切的女孩們,他就算站在了全世界人的對面,又有何妨,又有何懼!

生平第一次,同時樓了摟四個女孩,張若寒和四個女孩,所組成的,這個讓人覺得無比溫心和團結的大家庭,開始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次家庭緊急會議,集體商討起,下一步,到底該怎麼辦!

首先,早就和父母名存實亡,多年不曾聯繫的江娜,自然沒有任何爲難處,隨時就可以永遠和張若寒在一起,大不了以後多逼江文去美國看看她好!

而夜沫昕子也很有自信的告訴張若寒,能夠輕鬆擺平那兩個從小,就一直沒有拒絕過她任何要求的父母,並且還將父母早就準備移民的打算,告訴了張若寒,所以,她那裏,也不存在任何問題!

至於林思語家裏,張若寒的林叔叔,林阿姨,也一向很疼林思語,並且林阿姨從小就很喜歡張若寒,也算是深知張若寒善良重情重義脾性的人,所以,也沒有什麼太大問題,相信他們肯定會懂得,會理解,林思語和張若寒之間,到底是爲什麼在一起的!

只有小云家裏,感覺很是難辦點,一向都把女兒當成長不大小女孩,當成小寶貝的小云父母,向來對小云管得很嚴,此番經歷瞭如此巨大的變故,真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對小云!

就算小云以從未有過的堅強語氣,讓張若寒放心,她會永遠跟在張若寒身邊的,可從她那雙,無法掩勢任何情緒的大眼晴中,張若寒還是能夠看出,小云那縷本能的慌亂和緊張,因此,接下來最主要的事情,就是要去面對小云的父母。

囑咐幾個女孩子,各自準備出國的事宜後,如果能先走掉,就先離開,然後在美國家裏相聚的張若寒,開始配小云一起,撥打出小云家的電話號碼,決定一定要用自己的誠意,說服小云的父母!

……..

安徽陸安的一個小縣城裏,小云父母正瘋狂撥打着寶貝女兒的手機號碼。

當他們的同事,把她們女兒小云,如今成爲整個輿論最頂鋒的消息,告訴他們時,他們第一反應,就是絕對是弄錯了!

那,根本就不可能!

她們的寶貝女兒,別說不可能會和其它幾個女孩,同時喜歡上一個男生了,更是從小到大,連和男生說話,都沒怎麼說過!

可當一個同事,將手機中,那張小云主動親吻張若寒臉頰的照片,放在他們眼前時,他們眼晴張大到了極點,臉色也難看極了,表面上還是說什麼也不相信,更絲毫不在乎,很正常的將同事們送走後。

剛一關上門,夫妻二人,對了對眼色後,就不約同的衝向了電話旁,打算問一下寶貝女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受那個什麼叫張若寒的球星騙了!

對!

肯定是這樣!

要不然他們的乖乖寶貝女兒,怎麼和其它幾個女生,一起喜歡上了一個男生,還主動吻了他!

可他們抱着這個念頭,開始撥打小云手機時,不管他們怎麼撥打那個記得超熟的手機號碼,也就是說什麼也打不通!

隨着時間的推移,一絲濃濃困惑和不妙預感,開始向他們心頭襲去,就在這時,他們剛剛放下的座機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只是掃了一眼來電顯示的號碼,夫妻二人就已知道,這是他們的寶貝女兒,打回來的電話!

兩人的手,不約而同,向電話伸去!

ps:汗一個,昨天心情不好,發了一個那樣的胡言亂語,就引起了大家如此強烈反應,真是讓小鬱感動之餘,更想把這本書寫得更滿意點!

話不多說,還是會繼續寫下去,寫到沒人看,或者完結了爲止!對了,有起點推薦票的,能分給小鬱兩張嗎,試着衝一下榜,謝謝! 和小云父母,約好在小縣城中的一家賓館裏見面後,張若寒帶着小云,坐上了開往陸安市的長途汽車。

坐在車上,剛剛被父母一連竄逼問,弄得臉色有點發白的小云,靠在張若寒身上,緊緊握着張若寒的手,雖沒有和張若寒說什麼,但那無法掩藏的一臉深切緊張,還是讓張若寒心中充滿了憐惜和內疚。

“若寒哥哥,一會見到我爸媽後,讓我自己來說好嗎?”小云向張若寒要求道。

張若寒愣了愣,然後湊過頭,在小云臉上輕輕一吻,張開雙臂,將小云擁在懷中,決定永遠依從她的選擇,做她的依靠!

…..

在小云帶領下,來到那家賓館的大堂裏,打電話,問清了小云父母開的房間號碼爲何後,手拉手的兩個人,走進了電梯,來到樓上,站在了那個牌號爲313的房間門口。

臨進門的一剎那,張若寒看到小云敲門的手,在輕輕發抖,正想說點給她勇氣的話,就見小云只是扭頭深深看了他一眼後,立即變得堅定有力起來,用來敲門的手,再無一絲抖動。

“綁綁`~~~”

敲門聲響起,門緩緩打開,小云和張若寒縱身向那道檔在他們身前的門檻走去!

一進門,張若寒就發現小云父母,正用一種在看壞人一樣的目光,恨恨的打量着他,讓他有了一種不妙的感覺。

果然,小云父母剛一開口,就是一句這樣讓他苦惱的話。

“我不管你是什麼人,反正。我們是絕不會同意我們家小云,和你在一起的!”

張若寒正準備說話,站在他身邊的小云。突然鬆開他的手,一下子跪在了父母身前!

由於跪得太快太急。小云那和地板相接的一瞬間,發出咚得一聲悶響的膝蓋,讓張若寒和小云父母,心中同時一痛。

“寶寶(小云小名),你幹嗎啊,疼不疼,來,來。快起來讓媽媽看看!”小云母親,滿臉心疼的想把小云拉起來,令她詫異的是,小云跪在地上的雙腿,卻像是生了根似的,不管她怎麼拉,就是一動不動的連在地上。

這時,小云擡起頭,用充滿了淚水的乞求眼神,看着自己的父母。卻沒有說話。

從小到大,向來都事事順從父母的小云,即使能在最堅定的決心下。做出跪在父母面前,用行動進行無聲反抗的行爲,可是,要讓她開口爲自己辯解一些,她一是不太會說,二是一時間,過於慌亂,而忘了不知該怎麼說。

“寶寶,你幹什麼啊?你是不是真想和他談戀愛啊。可你太小了,根本就不懂什麼愛情啊。而且,你也根本還沒到談戀愛的年齡啊!如果。你真想談,媽媽一定會給你找一個又優秀又專情的好男孩,絕對你最好,只喜歡你一個人!”

小云母親,蹲在小云身邊,抱着小云說道,心下早就認定,小云之所以會跟那個花心的男人在一起,肯定是因根本就不懂,什麼是戀愛,什麼又是愛情!

當她如是說完後,又一次想將小云拉起來時,小云依然死死跪在地上,動也不動,反而低着頭,將一滴接一滴淚珠,滴打在地面上。

小云父親急了,對小云怒道:“小云,你真是變成壞孩子了,居然連你媽的話都不聽了!你快給我起來!你到底起不起來!你再不起來,看我打不打你!”

說完,雲父擡起了手,作勢欲打小云。

可惜沒用,小云,依然跪在那裏跪着,反而將頭,又往下低了低。

“好!你這個壞孩子!連爸媽的話都不聽了是吧,翅膀變硬了啊,我今天跟你把話撂在這兒了,今天,如果你願意受他的騙,非要和他在一起,就再也不要進家門了!”

雲父很是絕情的話語一出,小云柔弱的身子猛然一顫後,就在雲父心下以爲,自己的寶貝女兒,肯定會非常害怕,非常驚慌失措的站起來,向自己認錯時,小云卻做出了令人震驚的事情!

只見向來最聽父母話的小云,居然砰地一下,給自己父母,磕了重重的一個頭。

又是讓人無比心疼的一聲咚聲悶禹後,早就心疼的想要落淚的張若寒,一下也跪在了小云父母面前,然後伸手抱住了小云,阻止了小云還要重重下落的額頭。

“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是我太自私了,是我太愛小云了,所以我不能沒有她,所以,請你們不要怪她,如果有任何怒火和不滿,就請向我發吧!”

生平只跪長輩的張若寒,此時跪得沒有任何怨言,因爲面前的兩人,在他心中,必是他未來的長輩。

“小云,你~~~~!!”

其實,心中比雲母,還在意疼愛的小云的雲父,又是心疼又是惱羞成怒的張着嘴,不知該說些什麼纔好。

“走,我們走!讓她們在這跪着吧!小云,你給我聽着,如果今天晚上,你還是不回家的話,你這個女兒,我就絕對不要了,我要登報和你脫離父女兒關係!”

咬了咬牙,心中認定女兒只是暫時昏了腦袋,只要多給她一點威脅,多給她一點思考時間,就一定會回到自己身邊,向自己認錯的雲父,一把拉起滿臉驚慌,傻傻看着她的雲母,從房間裏走了出去!

臨出門一剎那,他還故意將門摔得很響,一下就關上了房門!

走到樓梯口處,雲母終於不依了,狠狠掙脫了雲父的手,向他怒喝道:“好啊,你真有本事,你要和寶寶登報脫離父女關係是吧,好,那你就去吧,不過給我記得,在你登報的時候,千萬別忘了,一定要把和我脫離夫妻關係的事,也寫上!”

ps:臉紅中,小鬱向大家要兩張起點的推薦票,,衝加點人氣。,謝謝! 雲父一愣後,湊在雲母耳邊小聲責怪道:

“你胡說些什麼啊,我說那些話,只是故意爲了嚇俺們女兒的,放心好了,我自己養的女兒,我還能不瞭解吧,寶寶她,絕對只是暫時腦袋一熱,沒有感到害怕,等她冷靜下來後,感到害所時,一定會哭着來向我們認錯的!”

“啊是這樣!”。雲母想了一會,說道:“恩,你做得對,這樣做肯定會把寶寶給嚇回家的!”

出金屋記 “這是當然的,俺們就現在先回家等着吧,要不了多少時間,寶寶就會回來了!”

說完,雲父很得意的牽起了雲母的手,向家裏走去,還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在等着她們。

向來口才過人,思路靈活,號稱談判專家的魏徵,飛快從一座別墅中,跑了出來。

他奉丁雷的命令,身上帶着重金,帶着幾個手下,來到了安徽,準備來一個動之以利,曉之以情,將張若寒,花心騙幾個女孩的事,在幾個女父母面前鬧得更兇一點,加油填醋一番!

丁雷告訴他,只要不犯法,不管用盡什麼方法,也一定要把張若寒身邊的幾個女孩的父母們,給都說動了!

要讓他們和張若寒鬧翻,最好能把他們的女兒,從張若寒的身邊,給逼走,讓張若寒,從此變成一個孤家寡人!

可讓魏徵無比鬱悶的是,他的手下a,打電話告訴他,江娜的父母,跟本就對江娜的事情,沒有任何興趣。幾乎都沒聽清那個手下a再說什麼,就把電話給掛上了,就算手下a不死心。又試了幾次,結果還是一樣。

不久後。魏徵又一個手下b,也打來了電話,告訴他,林思語父母的反應後,更讓魏徵感到鬱悶。

手下b說自己到了林思語家後,林思語父母,根本就不相信手下b說的話,手下b剛剛隱約表達。張若寒是一個薄情寡義,貪戀女色的傢伙後,就被一臉憤怒的林媽媽,跑到廚房裏,抄起一柄掃把,就把手下b攆了出來。

而這時,魏徵雖在爲手下們的遭遇,感到鬱悶,還是很有自信的,所以。他親自來到了夜沫昕子家裏。

可夜沫昕子父母的態度,更讓魏徵無奈到了極點。

夜沫昕子家的父女關係,簡直就對掉了一下。他剛說明明來意,還沒奉勸夜沫昕子的父母要怎麼着,就被儼然一家之主的夜沫昕子,指揮保鏢們,以不請自入,非法擅闖民宅的強硬理由,喊出了一句,給我揍他!

於是,眼見情況不對的魏徵。只能抱頭鼠竄,從夜沫昕子家的別墅裏。跑了出來,只要稍微慢上那麼一點。肯定要沒有任何方法,要被人白白爆打一頓。

很無奈,很是氣憤的魏怔,想起了自己拍着胸脯,向丁雷保證,一定要完成任務的事後,他極度不甘的拿出了pda,告訴手下們先都暫停,然後從裏面找到了最後一個女孩,小云家的地址!

這時的魏徵,已然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個住在一個小縣城的夫婦二人給搞定!

如果他連這麼一個小縣城的夫婦二人,都搞不定,他魏徵,就再也沒臉,靠這張嘴,混飯吃了!

……

坐着長途汽車,經過一段差點沒把魏徵骨頭,給顛散架的坑坑不平道路後,心中一邊咒罵着什麼破地方的魏徵,終於搖搖晃晃走下了汽車,來到了六安市的一個小縣城中。

出了長途汽車站,魏徵直接叫了一連出租車,就向小云家駛去。

這時,天就已經微黑了,魏徵只想趕快搞定這兩個小縣城的夫妻兩後,連夜離開之裏,再也不要來這麼一個在他眼中,無比破爛落後的地方了!

暈暈糊糊中,被出租車司機東拐西轉,帶着滿城落轉,魏徵明顯感到不太對勁。

他剛在心中,發出一個小縣城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疑問時,出租車司機終於把魏徵拉到了小云家門口。

可付過四十塊錢車費後,魏徵傻眼了,他現在所在的地方,馬路對過,就有一塊很顯眼的燈箱。

他坐在車上,至少經過了這個燈箱兩次以上,根本早就到了小云家住的地方,可那個可惡的司機,居然愣是沒有告訴他,把他向是耍猴一樣耍了半天,纔將他放了下來!

“靠~~~~”

魏徵正想張口開罵,就見一騎紅色身影(紅夏利)飄然運去,將那後車尾的廢氣和漫天塵土,揚在了魏徵身上。

魏怔憤然中,向小云家房門敲去,這才發現,一個碩大鐵將軍把在門上,讓站在黑暗夜色中的魏徵,呆立當場,徹底無語!

……

左等右等,也沒等到女兒回來認錯的小云父親,眼瞅着天就要黑了,心裏又是着急,又是憤然,更是不住害怕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