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267 Views

「嗯!」雪陽用力地點頭。

Written by
banner

於漫抱歉的說,「小孩子不懂事,胡亂說呢,慕太太,你放心,我等會兒就出去找房子,不會叨擾你們。」

「找房子的事情不用著急,慢慢來吧。我們家房子多,已經讓管家幫你們收拾好了客房,待會兒吃完飯,你們先進去休息。」

「慕太太,你們幫助我們家太多了,我實在不好意思再打擾你們了。」

「別說這些客氣的話了,趕緊吃飯吧。」

於漫還想再推辭,旁邊的雪薇拉扯了她一下,示意她別再說下去,只好住了嘴。

愉快的結束了午餐——

葉簡汐吩咐管家,帶著於漫和雪陽母子,去客房休息。雪薇自然要跟著母親。到了客房跟前,管家對他們說了句,「於太太,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

「謝謝。」

於漫點頭致謝。

管家離開,留給他們一家人相處的時間。雪陽趴在於漫的肩頭,哈欠連天,不忍心兒子再困頓下去,她推開卧室的門,走進去,小心的將兒子放到了床上。而後,打量這裡的客房,見裝修奢華,床頭柜上擺放的給客人用的化妝品都是lamer,不由

得暗暗地感慨,這慕家的權勢非凡。

「雪薇,你怎麼找到這家的?慕家在A市地位不低吧?」

「當然不低,A市第一豪門世家,整個A市都沒人敢對他們家置喙。」雪薇坐到床邊,說:「媽,你以後面對那慕太太,別總是點頭哈腰的,怪丟人的。咱們又沒欠他們家什麼,你幹嘛對他們那麼客氣?」

「你這孩子,慕家人剛救了我跟你弟弟,怎麼就沒欠他們什麼了?你也太白眼狼了吧?」

「是我求他們,慕叔叔才會派人去救你,你感謝我就得了,感謝他們幹嘛?」雪薇撇嘴道。

於漫伸手點了點女兒的額頭,「你呀,總是這麼自私自利,跟誰學習的?」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再說了,我再怎麼自私,還不是為了家裡人嗎?媽,你這麼說我,實在是太傷我的心了。」

於漫嘆了口氣,說:「對不起,是媽沒用,嫁給了一個人渣,害的你們姐弟三人跟我一起受苦。」

「媽,你不用跟我道歉。你呀,以後按照我說的做,我肯定讓咱們家裡人,再次過上好日子。絕對不會有人,再追上門討債。」

雪薇摟住母親的腰,眼裡閃過強勢的光芒。於漫摸著女兒的頭髮,說:「薇薇,媽媽經過這次的事情,不求什麼榮華富貴了,只要咱們一家整整齊齊的,那就好了。」 雪薇自然不會跟母親一樣安分守己,做一個老實的人。打從進入慕家的第一天開始,見識到了他們家的繁華,她便下定了決心,要嫁入豪門,過上和安清歡別無二致的生活。

她聽到母親的話,甚至覺得母親太過膽小了。

也許正是這樣保守的性格,才會被父親騙的團團轉,害的他們姐妹三人跟著一起受苦。

雪薇沒有再勸說母親改變想法,只是道:「媽,你已經那麼多年沒有工作了,又初回中國,找工作肯定難。」

於漫大學畢業便嫁給了自己的丈夫,專心的做全職家庭婦女,這麼多年來,早和社會脫軌了。

找工作是真的不容易。

來之前,她也擔心過這個問題。

如今被女兒提起來,於漫心中的擔憂沒有減少,只是不想讓女兒為這些瑣事操心,安慰道:「你放心吧,媽媽會儘力去找的,再不濟,找家餐館洗盤子,總能賺夠房租費,暫時安置我和陽陽。」

「那以後呢?我跟雪莉可以打兼職賺錢,供自己上學,可陽陽這麼小,總不能讓他不去學習了,整日呆在出租屋裡吧?」

於漫皺了眉頭。

雪薇道,「媽,不如你去求求慕太太,讓她給你在慕家找一份閑職。既不會讓你太勞累,也有足夠的薪水,供養你和陽陽。」

「這怎麼行?我們已經麻煩他們太多了。」「怎麼不行?慕家上上下下雇傭了一百多號人,給你找個閑職,只是一句話的事情。而且,我不會讓咱們家的人,一直呆在這裡不走,等我傍上一個金龜婿,我就接你們去大房子住。」雪薇見母親露出猶豫

的神色,拉著母親哀求道,「媽,你不為自己考慮,也得為雪陽考慮吧?他還那麼小,被耽誤了前途,可是一輩子的事情。」

於漫不好意思到了極點,可這三個兒女的確是她的弱點。為了他們,即便覺得羞恥,也得嘗試一下。

「嗯,我明天去找慕太太說一下吧。」

「媽,那我也去找清歡,讓她幫忙說說情。」雪薇開心的說。

「對不起,薇薇,媽媽應該給你更好的生活,結果讓你為咱們家操心。」

「媽,沒什麼對得起,或者對不起的,咱們是一家人呀。」雪薇放開了自己的母親,說:「好了,媽,你早點休息,我回去睡覺了。」

「晚安。」

……雪薇回到自己的房間,想著母親和弟弟,給雪莉打了一通電話。雪莉得知了這個好消息,高興得恨不得立馬跑進慕家,跟自己的家人見面。可她這個想法,被雪薇阻止了,「你別過來了,我沒跟慕家的人說

,咱們是親姐妹的關係,你好好地隱藏,我明天帶著他們去看你。」

雪莉遲疑道,「姐,慕家幫了我們那麼大的忙,你真的還要搶安清歡的男朋友嗎?」

「怎麼了?你心軟了?難道你忘記了,差點被高利貸的人拖上車,去拍AV嗎?」

雪莉沉默不語。

雪薇狠聲道,「成大事者,必須狠心。雪莉,咱們放過了這次機會,以後都得在底層掙扎了。所以,我們不能心軟,知道嗎?」

「嗯,知道了。」

雪莉悶悶的回答。

雪薇緩和了語氣,安慰道:「你也別給自己太大的負擔了,安清歡擁有那麼多,我不過是搶走喬崢罷了。她傷心一段時間,依然能找一個比喬崢更好的男人嫁了呀。咱們根本不用內疚,懂嗎?」

「嗯。」

「早點睡吧,明天見。」「拜拜。」 隔天早上,雪薇委婉的跟妞妞提了一下,希望能幫她母親,在慕家找一份活計做,累點沒關係,只要能養活自己的母親和弟弟即可。

話是這麼說,可妞妞哪裡肯讓自己朋友的母親,在家裡做苦力呢?而且,看於漫的皮膚,是過慣了富足生活的人,讓她去干粗重的活計,只怕會累垮。

妞妞答應了雪薇,而後跟葉簡汐說了一下,拜託她幫於漫找一份輕鬆地活計。

葉簡汐覺得有點不好。

畢竟妞妞和雪薇是同學,以後於漫在家裡工作,雪薇只怕是產生自卑的心理。可轉念想想,又覺得他們一家子可憐,於漫一個女人帶著三個兒女,走到社會上也不怎麼好找工作,只得答應了下來。

管家問過於漫,得知她對修剪花草比較在行,便讓她負責慕家花房裡的那些花花草草修剪的工作。

於漫很高興。

雪薇心裡卻有些不滿。

這慕家家大業大,多的是清閑的工作,怎麼偏偏給母親找了花匠的工作呢?

說到底,這慕家人是看不起他們家。

但不管怎麼不滿,雪薇都沒有表露出來,當著葉簡汐和妞妞的面,感恩戴德的謝他們收留了自己的母親和弟弟。

葉簡汐和妞妞都讓她別記掛在心上。

雪薇當真不再提謝字。

……沒了後顧之憂,雪薇便不急不忙的想著對付妞妞的事情。她仔細的想過了,造謠對妞妞沒多大的損傷,喬崢跟他母親也未必相信。所以,自己這次出手,不能再像之前那麼莽撞了,必須讓事情看起來合情

合理,尤其是讓喬崢,對妞妞產生動搖。

該怎麼辦呢?雪薇反覆的想。

而在她動歪心思的時刻,妞妞跟喬崢表達了下,自己的意思。

她不想那麼早確定戀愛關係。

畢竟,他們還小呢。

喬崢有些失望,等了那麼多天,他為的就是等她的好消息,怎麼這個小笨蛋,最後還是不肯答應呢?

「我們都十六歲了,說小也不小了。很多世家訂婚,都在十幾歲呀。清歡,我想跟你過一輩子,是認真的,你別敷衍我,好不好?」

妞妞最怕他沖著自己撒嬌了,心裡軟的一塌糊塗,答應的話都涌到了嗓子眼。

未免自己說出後悔的話,妞妞抿緊了唇角。

喬崢看她綳著臉,擔心自己再逼下去,她會惱怒之下翻臉,只得妥協。

「那好吧,你不答應也可以,但你得保證,不許喜歡別的男孩子,知道嗎?」喬崢深深地盯著她的眼睛,彷彿看到她內心深處。

妞妞緩緩地點頭,「嗯,好,我答應你。」

喬崢低落的心情,不由得雀躍了起來,握住妞妞的手,笑容滿滿的說:「我這輩子,只認定了你是我老婆。清歡,你可別辜負了我,否則……」

「否則怎樣?」妞妞挽唇笑著問。

「否則……嗯……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但我知道,自己一定會瘋掉。」喬崢不敢想象,自己喜歡的女孩,投奔別的男人的懷抱,自己是怎樣的心情。

大概會心痛的死掉吧。

喬崢想了許久,暗暗地在心裡說。

「那我陪著你一起瘋。」

陽光暖暖的,兩人沐浴淡金色的光線中,凝視著彼此,如花般的臉上露出了會心的笑容,看起來格外的美好。

……慕洛琛得知學校在瘋傳,妞妞懷孕的消息,大發雷霆,給學校的校長打電話,命他兩天內平息此事。校長戰戰兢兢的應下,回過頭,調查清楚幾個最先開始傳謠言的同學,把他們拉到了學校的大會議廳,

當著全部兩千人的面,檢討自己的言行。最後,校長跟所有同學說,誰再敢傳沒憑沒據的事情,按照學校的規矩退學處理。

這樣強大的壓迫下,沒人敢再提起此事。

於是,不到一周的時間,懷孕的傳聞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每個人對妞妞的態度,也都變好了。

雪薇暗暗地在心裡生出了嫉妒,到底是有個有權有勢的老爸好,即便碰到了那麼大的風波,也能平安無事,甚至讓所有人都向她低頭。

自己如果擁有清歡那樣的身世,也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別人好啊。

這天放學,妞妞跟雪薇說了聲,自己還有點事情要辦,讓她先回慕家,然後匆匆的跟喬崢離開。

雪薇嘴角扯出了一抹冷笑,「儘管親密吧,你們現在感情有多好,將來被迫分開始,就有多痛苦。」

低聲說完,她拎起包,朝著學校外面走。

到了校門口,慕家的車子正等著。

雪薇正打算上車時,餘光里瞥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腳下的步子不由得停頓了下來。

這個男生怎麼看起來那麼眼熟?

好像有好幾次,都看到他盯著慕家的車子看了。

心裡覺得古怪,雪薇轉變了方向,朝著他走過去:「嗨,你認識我嗎?」

傅靖安看著只有雪薇一個人,格外的失望,搖頭說:「不認識。」

「那你是認識清歡咯。」

傅靖安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雪薇露出友好的笑容,「我看到你好幾次了,是找清歡吧?可惜,她今天跟喬崢有事,不跟我一起回家呢。不如,你明天過來,我今晚回去跟清歡說一聲。」

「不用了。」傅靖安聲音陰沉的打斷了她的話,轉身準備走人。

雪薇卻伸手抓住了他說,「你別走呀,你是清歡以前的同學吧?想知道清歡的事情嗎?我可以告訴你。」

傅靖安有些討厭她的碰觸,可她最後一句話,對他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於是,停在了原地。

雪薇看他的表現,越發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這個男生肯定喜歡清歡,並且知道她以前的事情,或許可以利用一下。

雪薇提議道,「咱們找個甜品店,邊吃東西邊聊吧。」

傅靖安猶豫了下,點了點頭。

「走吧,我請客。」

雪薇放開了他,朝著對面的甜品店走去。

傅靖安慢了幾秒,跟上了她的腳步。

……

甜品店

雪薇點了奶茶,又問傅靖安喝什麼。傅靖安回答要涼白開。雪薇笑了笑,給他點了杯可樂,而後又報了幾道小點心。

兩人相對而坐,雪薇說:「能告訴我,你的名字嗎?我總不能喂喂喂的稱呼你吧?」

「傅靖安。」「傅靖安,好名字。」雪薇笑著說,「你能跟我說一下,清歡以前的事情嗎?」 傅靖安生活在單親家庭,比其他人敏感的多,所以很難相信一個人。但雪薇經常跟妞妞形影不離,他無形中也對她多了幾分的信任。

「你想知道清歡什麼事?」

「沒關係呀,咱們只是隨便聊聊,你跟我講講,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吧。」雪薇笑容甜美,一點也不像有心機的樣子。

服務員走過來,給兩人上了飲品和甜點。

傅靖安喝了口可樂,說起了妞妞的事情:「她很單純,也很美好,樂於助人。我家裡情況不怎麼好,她便央求慕太太,讓我到她家輔導功課……」

想起了以往的種種,傅靖安唇角不由自主的浮現了甜蜜的笑容。

雪薇咬著奶茶的吸管,眼底劃過一抹得逞。

之前發愁,編造妞妞懷孕的事情,沒有合適的男生對象呢。可眼下這個男生,自投羅網,實在是天助她。

但想要一擊即中,還得仔細的謀划。

至少要製造一個場景,讓喬崢相信,妞妞跟眼前這個男生有曖昧的情愫。

斬斷他對妞妞的感情。

傅靖安說了一會兒,沉默了下來。

雪薇好奇的問,「你跟清歡以前那麼好,為什麼現在不往來了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呀?」

傅靖安眼裡是閃過一抹黯然和落寂,「因為她有了新的朋友陪伴,不需要我了。」

「是喬崢嗎?」雪薇故意挑撥離間道,「最近,清歡跟喬崢走的很親近呢,我看他們倆相處的模式,好像是在戀愛中。這不,剛剛放學,她丟下我這個好朋友,去跟喬崢約會了。」

傅靖安想到清歡和喬崢擁抱的那一幕,臉色漸漸地陰沉了下來,放在桌子邊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緊。雪薇見起了效用,別有用心的往喬崢身上潑髒水:「其實,有些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跟清歡說。那個喬崢不怎麼像好人,明面上跟清歡卿卿我我,暗地裡卻頻頻對我暗示,希望我能跟他更進一步。不只是我

,我問了其他的女同學,喬崢在私底下,對她們的態度也挺曖昧的……可是,我看清歡對他死心塌地,也不敢跟她講。因為我怕,她以為我在嫉妒她,想跟她搶喬崢……」

「你必須跟她說清楚!清歡那麼單純,被騙了,根本沒辦法察覺出來。等她泥足深陷,會被喬崢狠狠地傷害!」

傅靖安激動地拍桌子,恨不得立刻跑到清歡跟前,揭穿喬崢的『真實』面目。

雪薇被他嚇了一跳,冷靜下來,搖頭說:「不行,你沒聽到我的顧慮嗎?我們跟清歡說了,她肯定不會相信。而且,最壞的結果是,她可能會因為這事,遠離咱們。」

「那就眼睜睜的看著她被騙嗎?」傅靖安說,「既然你不想做這件事,那我去告訴清歡。」

傅靖安說完,從椅子上站起來,拿著背包準備離開。雪薇卻攔住了他的去路,說:「你別著急,清歡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我的意思是,咱們得好好地謀划,既揭穿喬崢的真面目,又不會傷害到清歡和咱們的友情。」 傅靖安僵立了片刻,緩緩地坐回了椅子上。雪薇低聲跟他說著,自己的辦法:「喬崢比較花心,所以我負責勾搭他,你則帶著妞妞看清楚他的真實面目。等清歡最傷心的時候,你陪伴在她身邊。這樣一來,我們就能拆穿喬崢,也能保護好清歡。你說

,是不是?」

傅靖安聽到她的提議,心裡其實非常樂意。畢竟,這麼多,說不定能讓他爭取回清歡。

可雪薇去勾引喬崢,會不會有危險呢?

傅靖安有些擔心雪薇,但心底里對清歡的渴望,讓他自私的同意了雪薇的做法。

「嗯,按照你說的去做。」

雪薇勾起了抹笑容,說:「過幾天剛好是喬崢的生日,我會跟清歡一起,幫他慶祝生日。到時候,我會趁機把喬崢和清歡灌醉,你記得第二天早上過來,知道嗎?」

「好。」

兩人達成了協議,關係親近了不少。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