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60 Views

那掌柜的的見韓楉樰才是做主的那個人,眼裡閃過一抹詫異之後,倒是很平靜的詢問著。

Written by
banner

而從他問的這幾個問題,就知道他是個專業的了,韓楉樰想了想,然後才開口。

「材料嘛,就用黃花梨木的就好了,終於名字,我們也已經想好了,小貝,拿過來。」

上次在郁林鎮的益生堂,匾額都是韓小貝親自題的字,這次韓楉樰也讓他來題字。

這件事,韓楉樰早就和韓小貝說過了,而且他也欣然同意了,早今天就開始練習著幾個字了,現在聽到她的話,馬上從自己的懷中將自己寫好的名字拿了出來。

「小貝,你這幾個字,寫的真是不錯!」

見到韓小貝寫的字,半夏笑嘻嘻的誇獎著,但是他說的,也確實是真心的話。

本來韓小貝之前的字就寫的不錯了,後來去了私塾,又勤加練習,現在比起以前就更加的好了,飄靈俊逸,自有一番風骨。

「就按照這上面的來做吧。」

韓楉樰見了之後,也覺得很是不錯,然後交給了掌柜的,那掌柜的的一見,字倒是好字,就是稍顯稚嫩了,不過對這樣一個孩子來說,也算是不錯的了。

「好的,不知道姑娘什麼時候要?」

這黃花梨木,可是上等的木材,而且,看這個字,「益生堂」顯然就是一家醫館的名字嘛,那掌柜的心中有些驚訝,沒想到韓楉樰竟然是要開醫館。

和那掌柜的的約定好了取牌匾的時間,有交了定金之後,韓楉樰他們就離開了那裡,然後去買了其他的東西。

首先就是給半夏,還有新來的李時忠和林之緣的床單被褥,房間倒是夠的,韓楉樰不擔心這個,當然也沒有忘記,他們說好的,要去買的點心。

這樣一來,就到了午飯的時間了,韓楉樰他們就乾脆吃了午飯再回去。

而半夏,也沒有辜負他那吃貨的名號,足足吃了五碗飯,才在那些客人,還有小二震驚的眼神中放下了筷子,韓楉樰和韓小貝,倒是見怪不怪了。

「韓姐姐,剛剛那些人,為什麼那樣看著我啊?」

以前他穿的破破爛爛的時候,也有很多的人看著他,但是那個時候,他是知道他們為什麼看著他的,但是今天,他穿的很好啊,他們為什麼還會盯著他看呢。

韓楉樰沒有理會他,她也不知道怎麼給他解釋好,不過好在,半夏也不是個糾結的,見她沒有回答,就將這件事情給拋到腦後了。

等韓楉樰回到益生堂之後,就被青墨給叫走了,同時叫走的,還有一起回來的半夏。

「怎麼了,青墨?使出什麼事情了嗎?」

見到青墨這樣著急的樣子,韓楉樰有些擔心,不過她剛剛看過了,好像除了他,其他人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尤其是,還叫上了半夏,所以也很是疑惑。

茅山鬼王 「不是的,姐姐,沒出什麼事情,就是我有些話想和你說。」

青墨見韓楉樰那樣擔心的樣子,也覺得自己有些冒失了,連忙和她解釋了一下。

見不是發生了什麼大事,韓楉樰倒是放心了一些,只是還是有些好奇,青墨又什麼事情要和她說,還和半夏有關。

「姐姐,半夏已經知道了我身體里有餘毒和內傷的事情了,而且他的武功很高,連我也不是對手。」

青墨將昨天晚上的事情,全部告訴了韓楉樰,他本來是想今天早上就告訴她的,結果被半夏弄了那麼一出,後來他們有出去了,所以就等到了現在。

聽完青墨的話,韓楉樰還是有些震驚的,她知道半夏會醫術,而且還不錯,能知道他的身體的問題,那也是情理之中的,可是她沒有想到,他還是個武功高手。

韓楉樰看著半夏,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一點和武林高手相符合的條件,最後索性放棄了,直接問他。

「你會武功?而且很好?」

半夏沒有想到韓楉樰會問起這件事,愣了一下之後,滿臉自豪的點了點頭。

「對啊,我是會武功啊,至於好不好,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打不過師父的,不過,我能打得過青墨。」

說道這兒,半夏還衝青墨挑了挑眉,就像是說,我的武功不好,那你的武功就更差了。

好吧,雖然半夏承認了,但是韓楉樰還是覺得,這和自己心中的那種武林高手相差太大了,至少,也要像青墨這樣的,才能讓人相信吧。

「你昨天怎麼沒有說過你會武功?」

這個問題問出口,韓楉樰就有些後悔了,自己真是被半夏給驚的有些糊塗了,他昨天表現得那樣異於常人的速度,還有靈敏的耳力,這不都說明了他是會武功的嗎,只是自己沒有往那方面去想罷了。

「你們沒有問我啊!」

半夏頗為委屈的說著,是韓楉樰他們沒有問他的,為什麼一個個的知道他會武功,都這麼驚訝啊。

好吧,韓楉樰承認自己問了一個傻問題。 哇!

曹天星的身體直接摔倒在了七八米開完,整個人口中禁不住的「哇」了一聲,一口鮮血便是直接噴吐而出,倒在地上的他一時間都難以站起來。

而這時,劉勁松已經是衝到了曹天星的面前,倘若曹天星想要站起來,那麼劉勁松完全可以再度出手攻擊!

而這一刻,會場一片死寂,所有的人都怔住了,臉色都驚愕不已,顯然是難以相信這個事實,難以相信曹天星會敗在劉勁松的手上,而且還是如此乾淨利落的被劉勁松擊倒。

幾乎是一個照面,曹天星僅僅是轟殺而出一記「三戰鐵扇拳」,然後,被劉勁松憑著二十四破手破解,緊接著,劉勁松乘勝追擊,驟然施展出了八極拳,直接打曹天星一個措手不及!

「曹天星竟然敗了?這、這未免也太過於匪夷所思了吧?曹天星的實力在我們流派中算上是頂尖的,怎麼會如此輕易的落敗?」

「曹天星的確是敗了,被劉勁松一拳擊中,口吐鮮血,就算是要站起來一戰,也難逃敗局!」

惡魔小爹:偷個寶寶鬥你玩 「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曹天星三年前可是總排名第三的強者,而這個劉勁松三年前都沒有入圍十強啊!」

「曹天星敗只因他過於輕敵了,而這個劉勁松竟然能夠施展出八極拳,實在是匪夷所思,讓人費解!不過這也沒什麼的,他走不到最後!」

聽著天武流派弟子的議論紛紛,一旁站著的南宮雲便是開口冷冷的說著。

「不錯,這個劉勁松竟然能夠施展出八極拳,的確是讓人感到意外。 紈絝小毒妃 八極拳我都不會,聽說是一個方氏家族的祖傳拳法,可是劉勁松怎麼會呢?但這也沒什麼,倘若遇到我,我足以讓他落敗。」狄天武也是介面說著。

而後,天武流派中南宮雲與狄天武這兩個最強的年青一代的高手便是冷冷的看著場面上的劉勁松,眼中充滿了一股濃烈的戰意!

…………

「你、你怎麼會八極拳?這不可能的,你們劉家的祖上傳承手上外門功夫不是二十四破手嗎?你怎麼能夠施展出八極拳來?」

比試場上,曹天星那雙滿是不甘與屈辱的目光盯著劉勁松,不可置信的問著,語氣顯得極為的難以置信以及無法接受眼前的這個事實。

就在剛才五六分鐘之前,他還曾誇下海口的讓劉勁松直接棄權言敗,可是不曾想,轉眼前,他自己卻是倒在了地上。

這其中的反差可謂是讓他心中難以接受,臉上更是燥熱不已,真情真白,他無法接受憑著他三年前總排名第三的實力而今卻是落敗在當年都不曾入圍十強的劉勁鬆手上!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至於我怎麼會八極拳你無權過問。總之,現在你到底是認輸還是繼續戰下去?」

劉勁松目光森冷,盯著地面上的曹天星,一字一頓的開口問道。

「你——」

曹天星臉色一變,一張臉滿是恥辱憤怒之色,然而他心知剛才劉勁松一擊破殺手直接轟擊在他的胸口上,已經是打斷了他胸前幾根肋骨,如此傷勢之下倘若還要勉強作戰,那麼最終的結果都不會改變什麼。

而且曹天星能夠感受得到,劉勁松身上的實力比起三年前絕對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而且劉勁松身上那股力量之強橫,絕對是遠遠超越了他,因此就算是站起來再戰,他也心知並非劉勁松的對手!

「劉勁松,我認輸!這次的恥辱,下一次的大賽我必然要報!」

曹天星面目猙獰,但此時此刻,他還是頭腦冷靜的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

…………

「耶~~~~大哥勝了。大哥贏了!」

比試場下,劉詩蘭禁不住歡呼雀躍了起來。

「劉大哥果然是厲害!」安碧如也是一笑,眼眸中露出了一絲欣喜高興之色。

方逸天微微一笑,也為劉勁松的獲勝而感到高興,說起來對於劉勁松對於八極拳的領悟以及臨敵對戰方面的經驗他也是極為賞識。

曹天星一記三戰鐵扇拳轟殺而來,劉勁松憑著二十四破手近乎完美的破解曹天星的拳勢,緊接著,劉勁松便是抓住機會,憑著八極拳中的貼山靠擊退曹天星,而後便是施展出了八極拳八大招的攻勢,完全的將曹天星籠罩在了他的拳勢之下。

待到曹天星招架八極拳而出現一絲破綻的時候,劉勁松最後憑著二十四破手中的破殺手成功的轟擊了曹天星一拳,便是鎖定了勝局!

而今曹天星已經是認輸,那麼劉勁松也自然而然的取得了這一戰的最終勝利!

「呵呵,勁松這孩子果真是不錯。」

另一邊的坐.台上,方海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方海身邊的劉振臉上難免的閃過一絲自豪之色,也是一笑,說道:「說起來還是多虧了逸天給他傳授了八極拳,因此這一戰才如此的順利。」

「勁松就算是沒有學會八極拳,憑著他如今在二十四破手上的造詣,也足以拿得下這場比試。」方海說道。

劉振點了點頭,緩緩說道:「就看後面勁松能夠走多遠了。」

而這時,劉勁松也走下了比試場,走下來之後便是被古武流派的弟子圍住,紛紛賀喜不已。

雖說古武流派的弟子平時也分派系,但是在面對共同的敵人上他們還是一致對外、同仇敵愾的。

「劉兄,可喜可賀,取得了開門紅。」方逸天一笑,說道。

「呵呵,方兄,這還是你教了我八極拳還傳授了我不少臨敵對戰的經驗,否則這一戰的結果也很難說啊。」劉勁松一笑,說道。

方逸天擺了擺手,說道:「劉兄,這可不是我的功勞。都是你自己努力取得的成就。」

劉勁松一笑,與著周邊的人聊著,緊接著便是繼續關注著接下來的比試。

後面的比試中,最搶眼的無疑是古武流派中的洪飛與周成強以及天武流派的南宮雲與狄天武,他們的對手與他們根本不是在一個級別上,瞬間擊敗對方,真正的實力都沒有施展而出便是取得了勝利。

這讓現場觀戰的不少人都倒吸口涼氣,都心知接下來必然會有著一場龍爭虎鬥!

比試到最後,這一次兩大流派對決的十強終於是產生了。

古武流派中入圍的五人分別是:姜龍、劉勁松、林強、洪飛、周成強。

天武流派中入圍的五人分別是:陳浩、李乘風、雷厲、南宮雲、狄天武。

近日比試產生的十強,明天將會繼續進行對決,直至產生最終的第一名勝者! 於是,韓楉樰也就不在問半夏,他會武功的事情了,想了想,問起了青墨的身體的事情。

「半夏,你既然知道青墨身體里是有內傷和餘毒,那你可有什麼辦法治療嗎?」

雖然韓楉樰也已經想到辦法了,但是到了現在為止,她還有有幾味重要的藥材,還沒有收集到,所以,她想看看,半夏會不會有什麼其他不一樣的辦法。

又或者,他也許知道這幾味藥材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畢竟韓楉樰不是土生土長的這裡的人,所以對這裡的地方,也不是很清楚。

聽了韓楉樰的問話,半夏臉上那無辜的神色,一下子變得奇怪了起來,讓韓楉樰他們都有些看不懂了,所以只能問他本人了。

「那個,我也沒有辦法治療了。」

這也是在韓楉樰的意料之中的,畢竟,青墨體內的毒很是奇怪,就連她,也是查閱了很多的醫術,最後才確定下來的,半夏不知道,也很正常。

讓韓楉樰不明白的是,半夏不知道就不知道,為什麼會是一副愧疚和糾結的樣子呢。

不過,沒有讓韓楉樰奇怪多久,半夏就將原因給說了出來,而這個原因,更是讓他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那個,我雖然不知道,但是我師父的醫術很好的,只要找到他,就一定可以解決的,而且,而且······」

沒想到,說道這裡,半夏居然猶豫了起來,這可以點都不像是他的性格啊,韓楉樰瞪了他一眼。

「而且什麼,你直說吧,要不然,小心我今天晚上不給你飯吃。」

果然,不給半夏飯吃,對他來說,是個很嚴重的威脅了,當下也不敢再吞吞吐吐的,直接將自己想說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那個,韓姐姐,我說了,你們可不要怪我啊,其實,其實,青墨體內的毒,就是我師父配置的。」

什麼?這下,韓楉樰他們是真的懵了,這怎麼還能和半夏的師父扯上關係了,韓楉樰一臉不解的看著半夏。

而青墨,聽說了這個事情之後,再也沒有了剛剛的平靜,直接拔了自己的佩劍,就沖著半夏刺了過去。

霸道總裁與秘書的俗套故事 「哎,青墨,你冷靜點,你聽我說啊,不是說好了不生氣的嗎!」

半夏也沒有想到,青墨會這樣二話不說的就拔劍相對,他也知道這件事,是自己理虧了,於是也不能真的仗著自己的功夫,將他給打了,只能小心翼翼的躲著。

「韓姐姐,救命啊,青墨要殺了我了!你們聽我解釋一下啊!」

到了這個時候,韓楉樰也回去神來了,看著眼前這兩個人,一個一心想要殺了對方,而另一個,只能小心的躲著,也很是無奈。

但是韓楉樰知道,現在的自己,也只能先將他們分開再說了,於是嘆了口氣,揚聲沖著兩個人大聲的說道:「行了,你們兩個,都給我住手!」

青墨雖然想殺了眼前這個人,但是對於韓楉樰的話,他還是很聽的,雖然不甘心,但是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站到了她的身邊,只是一雙眼睛,怒視著半夏。

而半夏,本來就是一直躲著青墨的,此刻見他收了手,自然也就不會再出手了,不過也不敢再看他,只能低著頭,或者是悄悄的看一眼韓楉樰,看看她有沒有很生氣。

對於一直冷冰冰的,但是卻對自己很好的青墨,有或者是這個愣頭青一樣的,單純的,涉世不深的半夏,居然還有這樣的一番糾葛,韓楉樰也是感到很無奈的。

尤其是,這兩個人現在居然在自己這裡,因為這樣的方式遇上了,這讓韓楉樰都不得不感嘆一句,還是真的是天意弄人啊。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將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給弄個清楚,而且清了青墨體內的餘毒,那也是很重要的。

「半夏,你剛剛說你要解釋,你打算這麼解釋,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不成?」

韓楉樰給了青墨一個少安毋躁的眼神,然後才轉頭看著半夏,不過眼神卻是凌厲的,就像是,他若是膽敢有一句不老實的話,就不會放過他似的。

畢竟青墨跟在韓楉樰的身邊很長的時間了,他們的感情也是不錯的,他自然是向著他的,這個半夏,雖然看起來老老實實的,但誰知道是不是裝出來的。

不過,顯然半夏也感覺到了韓楉樰的冷淡,一時間有些無措,但是還是老實的將事情都給說了出來。

「韓姐姐,這個毒藥,雖然是我師父製作出來的,但是這絕對不是他給青墨下的葯,這個我師父,絕對是沒有關係的。」

見半夏說的斬釘截鐵的,韓楉樰也就相信了,而且她看了一眼青墨,也見到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然後對著自己點了點頭。

韓楉樰就知道,青墨是知道給自己下藥的人是誰的,這個人絕對是他認識的,而這個半夏的師父,他應該是不知道,不然剛剛聽到半夏的話,不會這樣的激動。

「那好,你說說,這葯,既然是你師父製作出來的,那你為什麼又說和你師父沒有關係了?」

這也是韓楉樰疑惑的地方,按說,這樣的毒藥,是很難煉製的,一般人都會小心的珍藏好了,不會流落到其他人的手上的。

可是半夏口口聲聲的說,這件事情和他的師父沒有關係,那這件事情,就有些耐人詢問了,今天韓楉樰就要將這件事情好好的弄個明白。

韓楉樰知道,青墨肯定也是這樣想的,畢竟,他體內的毒,也困擾了他這麼長的時間了。

「韓姐姐,我真的沒有騙你,這件事真的和我師父沒有關係,不過,還是有那麼一點關係的,但是,這絕對不是我師父想的,他最多,也就是個無心之失罷了。」

越聽,韓楉樰就越糊塗了,這個半夏,怎麼說話語無倫次了起來,讓她都有些不耐煩了。

「半夏,你好好的說個清楚,什麼有關係沒關係的,你說了出來,我們自然是會有判斷的,你再不說,我們可就沒有耐心再和你耗了。」

聽著韓楉樰這樣越發凌厲的語氣,半夏也不敢再打馬虎眼了,只能吞吞吐吐的將自己師父當年做的不靠譜的事情給說了出來。

原來八年前,半夏那個時候,也和青墨差不多大,才八歲的時候,他的師父,就煉製出了一種很神奇的毒藥。

這毒藥是一種慢性的毒,但是服用之後,人卻沒有任何的反應,只會身體變得越來越差,最後慢慢的體弱死去,就算是大夫,也不可能查的出來。

「那段時間,我師父很高興,然後又閉關,練了一瓶解藥出來,只是,還不等我師父高興過頭,就有人找上了他,想要買下這樣的毒藥。」

那個時候,半夏的師父為了收集煉製毒藥和解藥的藥材,已經將身上的銀子都花光了,但是他和他師父還是要生活的。

而且,半夏的師父,也就是對煉製毒藥感興趣,又不是真的要拿去做什麼事情,這個時候,見有人出高的價錢來買,就很爽快的將這毒藥賣給人家了。

「然後師父就拿著賣了毒藥的錢,帶著我去一家大酒樓,好吃好喝了一個月呢,那是我們難得的吃的很好的時候了。」

可是,半夏也沒有想到,這個毒藥,最後會被用在了青墨的身上,而他,也是因為那段時間過的太好了,才記住這件事情的。

聽完了這些,韓楉樰還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該說半夏的師父不靠譜,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嗎,不然怎麼會教出他這樣不靠譜的徒弟來。

而且,這老頭也太任性了吧,那麼難得的毒藥,就這樣說賣就賣了,不過,想到這裡,韓楉樰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

「那你師父,後來就沒有再煉製過這種毒藥了嗎?」

青墨聞言,也緊緊地盯著半夏,他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是因為他師父缺銀子,所以就賣了一瓶毒藥,而自己就那麼倒霉的,被這瓶毒藥給毒了。

「沒有了,那個毒藥十分的難以煉製,而且用的藥材也都是很難找的,我也問過師父,師父說,這樣的毒藥,這要能成功煉製一次就夠了,不會再煉製了。」

半夏堅定的說著,他也相信,自己的師父是沒有再煉製過這樣的毒藥的,這個時候他也覺得,青墨真的是太倒霉了,這樣世上僅有一瓶的毒藥,怎麼就讓他給碰上了呢。

「那解藥呢,你說你師父煉製了一瓶解藥,也一起賣給那個人了嗎?」

韓楉樰記得,半夏剛剛說過,他的師父還煉製出了一瓶解藥的,雖然她也能煉製,但是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能成功,若是能得到這瓶解藥,那就太好不過了。

沒想到這個時候,韓楉樰還記著這個事情,青墨有些感激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又轉頭冷冷的看著半夏,不管怎麼說,他師父也和這件事情脫不了干係。

「沒有,那個人根本就不知道我師父還煉製了解藥,而那個解藥,還在我師父那裡,所以我剛剛說,只要找到了我師父,就一定能解了青墨體內的餘毒的。」

想到剛剛半夏確實是這樣說過,而且只要這個解藥還在,那就好了,韓楉樰有些慶幸,她覺得,找到半夏的師父,從他那裡拿到解藥,可比自己從新煉製要簡單多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