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1, 2020
100 Views

說着,冷師爺遞給了金牙一張照片。

Written by
banner

金牙看了一眼照片上的南天,立馬就勃然大怒:“我操!吳安雅是耍老子是吧?她不知道,那批貨有多重要?現在,整個天棋星的黑幫大佬們都盯上了!容不得一絲閃失,就派這麼一個白白嫩嫩的小子,來護送貨物?”

“難道,她不知道,現在不少大佬,都在路上埋伏好了,只要貨物一出來,就會出手。”

大金牙憤怒一吼。

“要是貨物丟了,我要把吳安雅剁成碎片!”

“金牙哥,吳安雅說這個青年很厲害。金牙哥,或許我們可以相信他!”

冷師爺眼中光芒閃爍。

“相信他?屁!那批貨,有多麼的重要?”

“只要丟了的話,我們誰都擔不起責任!”

大金牙暴躁地吼着。

“可是,金牙哥,我們要去支援一下他嗎?”

冷師爺問道。

嫁愛成婚 “怎麼支援,我們周圍都有一大堆眼睛看着,只要我們一出動,肯定很多別的勢力的殺手都會過來!而且,根據事先的約定,我們只能等待!等待,吳安雅的人,把貨物送過來!”

大金牙嘆了一口氣。

“如果,違背了約定,我們會遭到其它勢力的圍攻!”

“等吧,暫時只能相信他了!你說的對,冷師爺!”

大金牙搖了搖頭。

…….

距離目標地點,越來越近了。

南天也是感覺到了凌厲的殺機。

濃郁的殺氣,逐漸瀰漫在了附近的空氣中。

小黑也是毛髮倒立,警惕無比,四處張望。

南天眉頭皺了皺:“出來了,你們不要鬼鬼祟祟的了!”

“呼呼!”

在附近的樹林中,涌出一大批蒙面人。

爲首的一個男子,陰陽怪氣地,對南天道:“小夥子,這麼晚了,來這裏幹甚?”

“我來這裏,管你什麼事?”

南天的冷冷一笑。

這個蒙面首領,冷聲一喝:“嗬,既然你不願意回答的話,那就去死吧!”

“弟兄們去,幹掉他!”

南天眼中閃過一絲殺氣。

“扎特,小巖出來吧!”

南天從生命之界中,把扎特等三百多火精靈,以及小巖找了出來。

一下子看到這麼多人,蒙面首領也是嚇了一跳。

尤其是,察覺到了扎特和小巖強大的氣息,更是蒙面首領心悸不已。

“還要打嗎?”

南天抱負雙臂,淡然一笑。 蒙面首領本來一方不僅人數佔據優勢,而且個體戰力也是領先南天。

可是,隨着小巖以及扎特等三百火精靈的出現,徹底出於了劣勢。

蒙面首領一衆人雖然是殺手,但也怕死了。

“撤!”

蒙面首領當即立斷,帶着手下要跑路。

但是,南天豈會讓他得逞。

“封鎖住他們,不要讓任何一個人跑掉了!”

南天冷冷地說道。

小巖和扎特何等強大,帶着火精靈們迅速地將蒙面首領等人包圍住了。

蒙面首領面色難堪:“我可是羅剎會的人,你最好不要得罪我們!”

南天撓了撓頭:“羅剎會?抱歉,我沒聽過,小巖,扎特動手!”

“噗噗!”

小巖和扎特等火精靈們一齊動手,蒙面首領等人在頃刻間連絲毫反抗能力都沒有,就被全部斬殺掉了。

“走!”

南天揮了揮手,又將小巖他們收回了生命之界中。

這一次,隱藏在暗處的,再也沒有人敢小瞧南天了。

一個黑樹林裏頭,幾個黑袍客聚在一起,緊急地召開了會議,似乎在討論着什麼。

一個滿頭白髮的老者,一臉陰狠:“那小子太猖狂了,難道不知道,我羅剎會是京棋市最大的殺手組織!他這樣挑釁我羅剎會,我一定要他付出代價!”

另一個青面大漢,揶揄一笑:“叫那小子付出代價?嘿,馬會長,你太高估你自己以及你的羅剎會了!剛纔的場景,你應該都看到了,那小子的護衛實力怎麼樣?尤其是那個黝黑的滿身熔漿的石頭人,更是氣息恐怖讓人窒息!我想十個你,加在一起也不定是那個石頭巨獸的對手吧!”

馬會長猛然一拍桌子:“高幫主,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我們就此放棄了,不攔截那小子了?高幫主,我提醒你可要爲你的話負責任,千萬不要連累你的鬼哭幫!”

此時,這羣黑袍客也被逐漸揭曉,不管是羅剎會,還是鬼哭幫都是京棋市乃至於天棋星上頂尖的地下勢力!

在殖民星上,可沒有主星上那麼規範化的附屬去,專門給地下勢力活動。

殖民星上,地下勢力可以任意活動在任何城市中,在任何一個城市裏頭占城爲王。

甚至一些地方殖民政府長官,都受到一些地下黑道人物的控制。

“馬會長,高幫主,你們兩個都不要吵了!朱老來了!”

一個腰盤彩蛇的女子,清冷一喝。

“朱老!”

這羣黑袍客們都是渾身一震!

整個天棋星的地下勢力,可分爲南北兩盟。

朱老便是南盟公認的領袖人物,地位之高,輩分之高,在地下勢力中,屬於最寥若晨星的!

一個垂垂欲朽的老者,拄着蛟龍柺杖,在幾個彪形的大漢的攙扶下,向這裏,緩緩地走來。

“朱老!”

正在開會的黑袍客們,紛紛放下,自己一幫之主的老大姿態,恭敬地低着頭。

“你們討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沒有想到,霸長天的北盟中,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了不起的年輕人物!”

朱老感嘆一聲。

“朱老,您的意思是?”

馬會長心裏頭很焦急,這一次,首先死的便是他羅剎會的人,作爲會長,他必須做出一個服衆的行動來!

朱老淡淡一笑:“這一次,我們南盟和北盟爲了這一單貨,特意訂了一個規矩。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那就是北盟的吳安雅要是能把貨成功的派人送到大金牙哪裏,我們北盟就不在打這單貨的主意了!”

“可是,這單貨的價值這麼大,諸位都是南盟各大勢力中佼佼者,我們能這麼容易放過這口肥肉嗎?”

boss別鬧 “老朽自打被推舉爲南盟首領,就肩負南盟的重大的責任!這件事情,交給老朽親自出手解決吧!”

朱老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

在場諸位地下勢力黑幫大佬們,一個個都是欣喜若狂!

朱老能夠出手,朱老的神祕的實力,他們非常信得過。

“朱老,你老都親自出手了。我羅剎會,也願充當朱老的馬前卒,聽候朱老使喚!”

馬會長恭敬地說道。

高幫主也是一抱拳:“朱老,我鬼哭幫,也願意率領幫衆精銳供朱老差遣!”

“還有我大刀派!”

“我飛車黨也願意爲朱老,效犬馬之力!”

…….

原本還鬧哄哄的,見識到南天強大實力後,衆多地下勢力,都不願意第一個上,怕損失己方力量的大佬們,在朱老的號召下,又凝聚了起來。

南盟大隊人馬,氣勢洶洶地去攔截南天。

走在大道上的南天,也不是傻子。

南天也知道自己打跑了羅剎會那羣人,麻煩肯定會接踵而來!

尤其是,這一次,吳安雅叫自己送到貨物,真的很是不同尋常。

那些個地下勢力的人,不會這麼容易放過自己。

南天清楚,縱然自己擁有小巖以及扎特等三百火精靈,幾乎沒有任何危險。

但是,南天也要防範着那些大勢力憑藉人海戰術,來消耗自己。

南天對小巖,扎特他們很重視,不希望他們受到任何損失。

南天擡頭看了看夜色,大片的烏黑雲彩,已經將天空上的明月給遮蓋住了。

“呵呵,看來,這一次,得給他們來一個大驚喜了!”

南天邪邪一笑。

…….

朱老一行人的效率也很高。

從彩虹學院通往大金牙那個地下基地,所有路口,都有南盟的人,進行全天候無死角監視。

朱老帶着隊人馬,將南天給攔住了。

朱老咳嗽了一聲:“小夥子,我也不爲難你,把你要運送的貨物,全部交出來,我就放你走!”

南天並未答話,繼續站立在原處,沒有任何動作。

“我靠!小子,不要給你臉,不要臉!朱老,跟你說話呢!朱老何等大人物?就是星羅基地的燕煉守備大人,見到了朱老,也得喊一聲:朱老!”

立馬有人跳了出來,憤怒地咆哮着。

朱老呵呵一笑,神色淡然,他揮了揮乾枯的手掌:“大家都不要生氣。年輕人嘛,有些傲氣是很正常的!我們要理解!”

“小兄弟,趕快把貨物拿出來吧!老朽,縱然脾氣好,也是有耐心的!”

朱老笑眯眯地道。 可是,南天依舊沒有任何迴應。

這一次,朱老也是憤怒了!

朱老揮了揮手,立馬有幾個彪形大漢衝了上去,把“南天”“摁”倒在了地上。

“小子,叫你狂妄!連朱老都不放在眼裏,還以爲你有多大的本事呢!”

兩個彪形大漢架着“南天”,來到了朱老面前。

朱老眼睛一眯,渾濁的目光中,爆射出了兩道銳利的目光。

“快把,貨物拿出來,否則,立刻要你小命!”

朱老兇橫地說着。

“哈哈!”

“南天”大笑兩聲,旋即整個人憑空消失了,只留下一縷青煙。

衆人都是一驚,紛紛向後倒退。

朱老面色鐵青中帶着一絲驚疑。

“我們被耍了!”

朱老緩緩地道。

“這是怎麼回事?剛纔,還是一個大活人,怎麼突然間,就化爲一陣青煙,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馬會長問道。

朱老目光深遠。

“我曾經翻過了不少古籍,古籍上面記載過,古武時代一些強大的古武者,會一門強大的祕技‘身外化身’!這個小子,應該是古武者,我們剛纔抓到的,是他的一個化身罷了!他的真身已經到了大金牙的地下基地!”

朱老嘆了一口氣道。

“古武者?古武者不是早就被淘汰掉了,現在都是機甲時代,怎麼還有古武者存在?”

有人立馬驚叫道。

“是你們目光短淺了!銀河星系何其大,有多少奇人異士存在?我們哪裏知道?這一局,我們南盟輸了!本以爲,和北盟簽訂了這個不公平的規矩,沒想到,最後,還是我們輸了!”

朱老腰陀了,臉上的褶皺,也是忽然間多了許多。

“朱老,難道,我們不去北盟算賬了?那批貨的價值那麼大,不能拱手讓給北盟呀!我們南盟這麼多弟兄,哪怕和北盟血拼,也不遑多讓的!”

馬會長血氣方剛地叫道。

朱老嘴角一咧:“小馬,你衝動了!規矩就是規矩,豈是那麼容易打破的!南北盟的這個規矩,我就是其中參與者!你是想讓老朽,一大把年紀了,還在道上言而無信!”

說着,朱老冷冷地瞥了一眼馬會長。

馬會長渾身一抖索,頓時一句話也說出來了。

校園全能王牌少女 朱老一生在黑道中,行事狠辣,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觸怒了朱老,幾乎都難逃一死。

高幫主與馬會長素有矛盾,更是想借此機會,打擊一下馬會長。

“朱老,馬會長不識擡舉,公然想要破壞道上的規矩,着實可惡!請朱老責罰!我們混地下世界的,最是講究一些道上規矩,如果連這些都拋棄了,幾乎無立足之地!”

高幫主拱了拱手。

朱老微微點了點頭:“沒錯,的確要責罰,小馬,今天我斷你雙腿,以示懲戒!”

說罷,朱老枯瘦的手掌一揮,一道黑色光芒,劈斬而下,頃刻間,馬會長的雙腿,就沒有了!

朱老強悍的實力,也是展露在了衆人面前。

“還有你,小高,挑撥盟內關係,也該責罰!我斷你雙臂!”

朱老說罷,手掌再次一揮,高幫主都來不及反駁,就被斬去了雙臂。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