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1 Views

還好,老天還是庇佑我的,在下一刻,這個攻擊終於還是打到了一起,雖然說,我剩下的真元和鬼氣,都已經不多了,但是砰的一聲響,這個聲音,哈市引起了沈夢瑤的注意,沈夢瑤發現了我這邊的動靜,小心翼翼的朝着我這邊走了過來我。

Written by
banner

這可不行啊,我剛纔發出去了我幾乎是所有的能量,馬上連呼吸都要困難了,本來以爲,我丟個東西出去給沈夢瑤,我就能夠得救了,但是沒想到的是,沈夢瑤那邊的效率也很差,看來今天,真的是要夭折在這裏了。

我這麼想着,但是不知道爲什麼,就在我感覺快要窒息而亡的時候,沈夢瑤那邊突然加速,朝着我這邊跑了過來。

“林星,你沒事吧?”

沈夢瑤立馬就發現了我。

一道精純的真元,朝着我的身體灌注了過來,現在也不是管別的事情的時候了,趕

緊吸收消化。

有了沈夢瑤的真元的幫助,我很快就打通了脖子上的通道。

“我可能有點事情了!”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我現在的情況很不好,整個人的身體裏面亂的跟個亂麻一樣。”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沈夢瑤的真元就像是流水一樣朝着我的身體裏面輸過來,但是對我來說,這就跟杯水車薪一樣。

我的身體現在就像是一個大篩子,在不斷的漏水,不管她輸過來多少真元,都是沒有用處的。

“沈夢瑤,你別管我了,自己趕快走吧,和我呆在一起不安全的!”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容雪兒那個賤人,隨時有可能殺個回馬槍回來,再說了你就算把真元輸完,也救不了我的!”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別瞎說!”

沈夢瑤一下就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不許你瞎說,我一定可以想到辦法救你的!”

一遍說着,她真元的輸出,也沒有停下。

“何必呢?”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我又不會真的死,最多就是變成鬼而已。”

“變成鬼也不行!”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她看着我,咬着牙,似乎是下定了什麼堅定的決心。

“我想到辦法可以救你了,但是你這裏有沒有什麼,隱蔽一點的地方?”

沈夢瑤對着我問道。

“隱蔽一點的地方?”

聽到這裏,我感覺有些無語。

“對,那個治療方法,比較私密,這樣大庭廣衆之下的不好!”

咳咳,這荒郊野外的,兩個奇獸都沒有,更別說是人了,有什麼好怕的?

我是很想說這句話的,但是想了想,女孩子臉皮薄,所以就算了,再說了,不就是要個私密一點的空間麼?

我的身上,可不是剛剛好就有這麼一個空間麼?

絕帝宮!

不過,我現在可沒有鬼氣了,好不容易聚集到了能夠打絕帝宮的鬼氣結果這陣仗,一進入到絕帝宮以後,我整個人都蒙圈了。

好久沒有來過絕帝宮了,絕帝宮還是和以前一樣。

“你有什麼辦法?”

絕帝宮裏面的靈氣,比外面要強的多,瞬間我都感覺自己好一點了。

“你這裏,有….有牀麼?”

沈夢瑤對着我問道。

“要牀幹什麼?”

我有些無語了,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找牀,難不成你想找個地方睡覺不成?



當然是給你療傷啊,不然你以爲是幹什麼?”

不知道爲什麼,沈夢瑤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下來。

“哦哦!”

我趕緊答應了一聲,以掩飾我的尷尬。

“有的,這是地圖,我現在行動不便,只能麻煩你來找了!”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雖然我一直都沒有怎麼使用過絕帝宮,但是對絕帝宮的煉化,我是一直都沒有停過的,所以說,凝聚出一張絕帝宮的地圖,對屋裏愛說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沈夢瑤揹着我,來到了寢宮,然後把我放到了牀上。

“這個,要怎麼治療啊?”

我一遍說着,沈夢瑤突然把房間裏面所有的門都給關上了。

“我在門派的時候,從古籍上面,看到一種很厲害的療傷心法,只要是沒有斷氣的人,基本上都能夠治好,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吞吞吐吐的幹啥啊!”

“只不過,此套功法,取陰陽調和之意境,需要男女二人,赤身相擁抱,讓陰陽之氣通達,從對方的身體裏面相互交換,這套功法,不光是如此,還可以提升雙方的修爲,在上古時期,他們又叫這個叫做,雙….雙…..”

沈夢瑤說到雙的時候,雙了好幾聲,但後面都沒有下文了。

後面的字,即使她不說,我也知道了,是雙修。

“不行!”

我斬釘截鐵的對着沈夢瑤說道。

“我絕對不能因爲這個,就壞了你的清白!”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本來沈夢瑤的臉上就已經很紅了,我這話一說出來,氣氛一時之間尷尬起來,別說是沈夢瑤了,我自己都有些臉紅了。

屋子裏面,曖昧的氣息,一時之間上升到了極點。

“誰…誰說要壞我的青白了,你個流氓,色狼,你倒是想得美啊!”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不需要做那種事情,只需要赤身擁抱在一起,肌膚貼近,也是可以陰陽之氣交換的!”

“真的?”

我有些疑惑的對着沈夢瑤問道。

魔帝歸來 關於雙修,我是知道一些的,但我一直都以爲,那是男女之間爲啪啪啪找的藉口。

“人家還有手拉手度氣雙修的呢,就只有你這人,才這麼邪惡!你不治就算了,等着變成鬼吧!”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如果是這樣,應該不算背叛蘇小魅吧?

我這麼想着,現在我的這個情況,已經傷成這樣了,正所謂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好,治!”

(本章完) 我對着沈夢瑤堅定的說道。

事情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也沒有什麼別的好辦法了。

“那,我動不了啊,怎麼脫衣服?”

我問出了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

“我幫你脫吧!”

說着,沈夢瑤纖纖玉手,朝着我的身上伸過來。

說實話,這種情景,我當真還是第一次接觸,雖然和蘇小魅親密的次數也不少,但是如此有情調的,還從來都沒有過。

總裁上司很曖昧 沈夢瑤的手很輕,似乎是怕把我給弄疼了,但越是這樣,我就越是難受,因爲很癢啊,這種癢,甚至不只是來源於身體上的,她那一雙手,似乎是有魔力,深深的摩擦着我的心。

我很可恥的,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嘴脣。

這什麼都不做還好,我這一個動作被沈夢瑤發現了以後,她好像還更來勁了,專門開始挑我。

如果不是我現在全身上下都動不了了的話,我估計我現在很有可能都會把她給就地正法了。

“咱別鬧了,快點行麼?”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我都快受不了了!”

“林星,你沒事吧?”

沈夢瑤聽到我說受不了,開始激動了起來,她只以爲是我的傷勢開始發作了,這傷雖然嚴重,畢竟是絕帝宮裏面,環境還不錯,一時半會我還死不了,我說的受不了,當然是指的其他方面。

“好,我快點幫你脫衣服!”

說着,沈夢瑤手一揮,我身上的衣服直接化作布條散開了。

臥槽,能這樣不早用?

“你個流氓!受不了了怎麼不去死啊!”

沈夢瑤突然又捂住臉轉了過去。

啥情況?她好像發現了一點什麼?難道她會讀心術?

不可能啊!

半天沒想通,但當使勁的扭過頭。

等等,你聽我解釋啊,我現在渾身不受控制,我特麼冤枉啊!

我這內心糾結着呢,不過好在沈夢瑤也並不是一個小氣的人,下一刻,我感覺整個眼前一黑,一個被子已經蓋到了我的身上。

然後,我感覺到一個嬌軟的身軀,鑽到了我的旁邊。

“本來想脫給你看的,但你不是受不了了麼,那就免了吧!”

沈夢瑤這話,說的我真的是口乾舌燥。

雖然說,也不是沒有看過,但那輕解羅裳的一片春色,卻是任何一個男人都向往而且願意欣賞的啊。

天命神相 “專心點!”

我突然感覺到,腰間傳來一陣劇痛!

這女人就是毒啊,什麼心態這是!

不得不說,她小手的觸感還是

相當舒服的,就是掐的真他媽的疼。

“療傷要開始了!不要瞎想!”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我也知道,現在不是分心的時候,整個人的精力,開始集中了起來。

我在心裏,不斷的開始唸咒,什麼清心咒啊,亂七八糟的,我覺得只要是清心寡慾的咒語,我的腦子裏面全部都過了一遍。

果然,還是蠻有效的,這些咒語讓我的心情快速的平靜了下來。

老婆我們回家吧 現在我覺得,就算是一萬個美女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會產生哪怕是一點點的慾望。

哈哈,要超神啊。

但是下一刻,我就覺得自己要跪了,因爲就在沈夢瑤的身體貼上來的時候,我感覺前面唸的那些咒語,全部都崩潰了。

“專心,不要亂想!”

沈夢瑤戲弄我的時候,比較隨性,但是在幹正事的時候,當真還是比較認真的。

“抱元守一,引導你體內的真元,開始往外突破!”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我也強迫自己開始淡定下來,但這真的是一項很巨大的工作,與其說是工作,不如說是一種痛苦吧,抱着一個女孩,你什麼都不能做就罷了,你還什麼都不能想,我覺得,就算是柳下惠,都比我要強一百倍啊,一百倍!

不過,效果還是有的,我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沈夢瑤的身體裏面,有真元朝着我的身體裏衝擊過來。

而且這種衝擊,是相當全面的,只要是我們身體貼在一起的部分,就有真元能流動過來。

“貼我緊一點!”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不用她說,我也知道了。

我們貼的越來越緊,越來越緊,到了最後沒有辦法,只有相互抱着了,這個姿勢,相當的曖昧,但是我們的心裏。卻是連一點曖昧的意思都不能有,因爲這個,根本就沒有辦法分心。

隨着沈夢瑤真元的深入,我感覺自己的真元,也開始蠢蠢欲動。

就這樣,半個多小時的時間過去了,沈夢瑤的真元,終於在我雜亂無章的筋脈裏面,探索出了一跳道路,將我們兩個人的真元道路打通。

真元只要能夠互換,其他的事情,可都算好辦了。

萬事開頭難,有了第一個,就有了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很快,我身體裏面的筋脈,就已經恢復了差不多十分之一左右了。

沈夢瑤的方法,真的有效啊,這樣,我真的能恢復!

想到這裏,我開始不斷的有了信心。

而且,隨着筋脈的打通,我身體李曼的部分地方,現在已經可以活動了。

“林星!”



夢瑤突然對着我問道。

“這個進度太慢了,你想不想恢復的快一點?”

沈夢瑤對着我問道。

“想啊,但咱們可千萬不能做出格的事情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