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3 Views

童嘯卿也從床上起來,「媽咪你怎麼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兩個孩子看到身後站著慕淵臨。

「寶貝們,你們在這裡還好嗎?」童阮阮有點激動,她沒想到慕淵臨會把她帶到這裡來。

她現在已經顧不上慕淵臨是什麼目的了,見到孩子她好高興,都已經一個多月沒見他們了,就好像好幾年沒見似的。

還沒等母子三個人說夠,慕淵臨忽然上前來,將他們幾個人強行分開,然後將童阮阮摟在懷裡,帶出了房間。

兩個小傢伙要追上去,可是已經來不及。

慕淵臨咚的一聲將門關上!

「喬喬嘯卿……」童阮阮驚慌失措的呼喊他們。

「慕淵臨,你放開我!」童阮阮掙扎了起來,「你放開我!」

慕淵臨將童阮阮帶到了隔壁的一間空房裡,反鎖了門之後將童阮阮丟在床上。

「慕淵臨你發什麼瘋?你到底想幹什麼?你嚇到孩子了!」

兩個小傢伙在門外,小手不停的拍打著房門,「大壞蛋你幹什麼?你把媽咪還給我們!」

「童阮阮,兩條小生命,是我們共同孕育的,你說我自欺欺人,那你呢?既然你那麼恨我,你為什麼要把我的種給生下來?為什麼那麼愛他們?他們身上流著我一半的血!別說什麼孩子是無辜的,都是你的借口而已,你才是自欺欺人的那一個!」

他的吼聲幾乎要震穿她的耳膜。

「……」

「慕淵臨你放過我吧,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童阮阮哭了起來,「我不該欺騙你,我不應該做那些事情傷害你,我應該跟你劃清界限。」

「現在想跟我劃清界限,你覺得來得及嗎?」慕淵臨撲了上去,將她壓在身下,「孩子你都生了,你覺得能劃清界限嗎?」

「只要你把孩子還給我,我就能夠劃清界限。」

「來不及了。童阮阮我告訴你,你想要孩子不可能。」

「慕淵臨,你說話不算話,你說了我只要陪你兩個月你就放過我的!」

「我是這麼說的,可你這麼不聽話,讓慕氏集團損失嚴重,你得付出代價!你想再發生這種事情之後兩個月結束,還拍拍屁股帶著孩子走人,不可能!」

「那你想怎麼樣?事情都已經發生了!」

「補償我。」

「你要我怎麼補償你?」

「再給我生一個孩子,當做補償!」

童阮阮如遭雷擊,「你瘋了嗎?」

「我是瘋了,是你逼的!你這麼不聽話,我只能這麼做。我現在的條件是你給我生一個孩子,換你另外兩個孩子。」

「你這個瘋子!」童阮阮破口大罵,「我是不可能給你生孩子的,你做夢去吧。」

「都已經生了兩個了,再生第三個又怎麼樣?童阮阮,你裝什麼裝?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他失去了理智。

門外兩個小傢伙,聽不清兩個大人在房間里說什麼,不過他們說的好像很激烈的樣子,小傢伙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

「哥哥怎麼辦?著急死我了,他們好像在吵架,會不會打起來呀?媽咪那麼柔弱,怎麼能打得過大壞蛋呢?我們得進去幫她呀。」

「喬喬你先別著急,讓哥哥想一想。」童嘯卿思考了幾秒,忽然燈泡一閃,說道,「喬喬,有了。」

他立刻在童蘇喬耳邊小聲說了一些話。

童蘇喬聽完之後用力點點頭,「好的好的,就這樣做。

此時房間里的人還在對峙,慕淵臨剛要撕開童阮阮的裙子,外面忽然傳來一陣聲音,「哎呀媽咪,我摔倒了,人家手流血了,好痛痛哦,嗚嗚嗚……人家的小手……」

聽到動靜,慕淵臨停下了動作。

童阮阮焦急不已,「你放開我,孩子在哭!」

慕淵臨也擔心女兒,於是鬆開了童阮阮。

童阮阮立刻整理了一下衣服翻下床,衝出門外。

慕淵臨也緊接著跟了上去。

童蘇喬坐在地上,嗷嗷大哭。

童阮阮趕緊跑了過來,蹲下身子將童蘇喬從地上抱了起來,摟懷裡,「寶貝怎麼了?哭什麼?哪裡受傷了?給媽咪看看。」

「媽咪,人家難受。」童蘇喬靠在她懷裡享受,緊緊的抱著她。

「嘯卿,喬喬怎麼了?」童蘇喬將目光移在了童嘯卿身上。

童嘯卿說,「媽咪,妹妹不小心摔了一跤。」

「可憐的寶貝。」童阮阮心疼壞了,她為女兒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媽咪來了。」

「媽咪,人家要你抱抱,人家太想你了。」童蘇喬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媽咪,也想你們,對不起,是媽咪不好,沒照顧好你們。」

童阮阮的聲音哽咽不已,幾乎要哭不出聲來,可是孩子哭了,她要是再哭,那就不像話了。

慕淵臨上前來,也試圖安慰喬喬,「寶貝,怎麼樣了?讓爹地看看。」

童蘇喬白了他一眼,「討厭,你欺負我媽咪,我不要理你。」

慕淵臨很快便明白了,這兩個小傢伙肯定是耍了陰謀詭計。

喬喬根本就沒事,就是為了把他們引出來。

這可是自己的親生孩子,慕淵臨拿他們也沒辦法。

「媽咪,」童蘇喬雙手捧住了童阮阮的臉,小手在她臉上輕輕蹭著,「人家要回家,媽咪帶我回家好不好?人家想你們,人家還想吃伯尼叔叔做的飯菜。」

「什麼伯尼叔叔!」不等童阮阮的回答,慕淵臨生氣道,「那個老外有什麼好的?我是你們的爹地,比他好一千倍一萬倍,不準再提他了。」

「伯尼叔叔就是好。」童蘇喬氣呼呼道,「伯尼叔叔做的飯菜可好吃了呢,你會嗎?人家的小手紅了,伯尼叔叔一下子就治好了,你可以嗎?」

童蘇喬氣壞了,她一定要維護伯尼叔叔。

「……」慕淵臨一時之間語塞,他被堵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裡更加鬱悶了。

自己的親生女兒居然那麼喜歡外人,都不跟自己這個爹地親,再這麼下去的話,兩個孩子就要叫別的男人為父親了。

童阮阮將童蘇喬抱在懷裡,騰出一隻手來,牽住了童嘯卿的小手,「寶貝們,很晚了,媽咪帶你們睡覺吧。」

她將兩個孩子拉進了房間里,跟兩個孩子睡在一塊,慕淵臨總不能對她做什麼,要不然他就是一個畜生。

童阮阮將兩個孩子帶入房間之後,直接關上了門。

慕淵臨被隔絕在門外。

「童阮阮,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我就不信你一輩子能在這間房間里。」咚咚小說

……

童阮阮在床上躺著,她睡在中間,兩個孩子在她兩邊,都在抱著她,尤其是童蘇喬,迫不及待的掀開童阮阮的衣服,想要吃奶。

童阮阮看自己的女兒像一頭小豬似的,可愛極了,小傢伙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童蘇喬吃了一會兒之後,鬆開了童阮阮,乖巧的將她的衣服整理好,「媽咪,人家想回家,什麼時候帶人家回家?」

「喬喬,對不起,媽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帶你們回家。」

童嘯卿說,「媽咪,是不是大壞蛋又做壞事了,他讓你不高興了?」

童阮阮不想在孩子面前說了一些不好的事,「寶貝們,無論怎麼樣,你們跟媽咪是不會分開的,這一點你們放心好了。」

「媽咪你撒謊,」童蘇喬氣呼呼的說,「人家都已經一個多月沒見到你了,這不就是分開了嗎?」

「對不起,」童阮阮再次道歉,兩個孩子的話,雖然稚嫩,可是確實是事實,讓她沒有辦法反駁,有時候孩子說的話或許才是真理,而大人說的話都是為了利益和私心。

「媽咪,」童蘇喬再次開口,「你為什麼要跟大壞蛋在一起?你不是很討厭他嗎?你們為什麼會突然來這裡呢?」

「……」

童阮阮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兩個孩子。

這問題實際上不難,只要說實話就行,可難的就是她沒辦法說實話。

「……」

「媽咪,你為什麼不回答?」童蘇喬一臉焦急的看著童阮阮,「媽咪你說話呀,人家等的急死了。」

童蘇喬鑽進了童阮阮的懷中。

童阮阮笑了笑,她的手輕輕摸著女兒的腦袋,「寶貝們,媽咪很累,想睡覺了,你們也快快睡覺好嗎?媽咪抱著你們。」

兩個小傢伙看到媽咪這樣疲憊的模樣,心疼媽咪,於是便乖乖的安靜了。

「媽咪,人家想聽你唱歌。」童蘇喬說。

童阮阮笑了笑,然後開始為兩個孩子唱起兒歌。

柔軟的歌聲,就像有溫度一樣,一點一點的鑽入兩個小傢伙的耳朵里,漸漸的,他們困了,安安靜靜的在媽咪的懷中熟睡了過去。

……

清晨。

童阮阮睜開眼睛,看到的是慕淵臨陰沉的臉。

她嚇了一跳,剛要開口,一隻大手捂住了她的嘴。

童阮阮的話被堵在了嘴裡。

慕淵臨鬆開了她的嘴,卻伸出雙手,直接將童阮阮從床上橫抱了起來,轉身就走。

「你放開我!」

「如果你想吵醒兩個孩子的話,我不介意當著他們的面強行把你帶走,別以為能拿他們當擋箭牌,我什麼都能幹的出來。」

「……」

童阮阮不想嚇到兩個孩子,於是被迫安靜。

慕淵臨冷哼了一聲,抱著童阮阮離開了房間。

他將童阮阮帶到了另一處房間里,這是昨晚慕淵臨睡的房間,上面還有他的溫度。

慕淵臨將她丟上去,狠狠的將她壓在身下。

「童阮阮,昨天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你要怎麼解決?我再給你生一個孩子,還我那兩個孩子嗎?我告訴你,不可能。」

「有沒有可能不是你說了算,是我。」慕淵臨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為了把你留在身邊,我什麼都乾的出來。而你為了傷害到我,你也什麼都能幹的出來,我們兩個本質上是一樣的人。」 「哈哈哈,」童阮阮忽然笑了起來,「你真是搞笑,誰跟你這種人是一樣的人。」

「我可以送你去坐牢,以後就永遠見不到孩子了。 追夫有術:這個男人歸我 別以為我不知道,之前電腦的事情也是你做的,你就是那個叛徒。」

「……」

「慕淵臨,你真是無恥,」童阮阮似乎看出了什麼,嘲弄道,「你明知道之前電腦的事情是我泄露出去的,可是你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而你更知道,我下次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你就故意把文件放在桌上,放在我眼前,你要的就是我主動泄露嗎?這樣你就可以抓到我的把柄,然後用這種無恥的借口,逼迫我給你生孩子,等兩個月期限到了之後,又找借口把我綁在你身邊,你真是太陰險了!」

「童阮阮,你認為我是在算計你,可是,我是不願意防著你,我寧願把你當成我親密的愛人,不想在你面前有任何秘密。因為我愛你,可是,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我才不稀罕你的愛呢。如果你執意要把我留在你身邊,我什麼都乾的出來。你是不會得到幸福的。」

「我現在就告訴你我有多幸福。」他低頭狠狠的吻上她的唇瓣,痛也是幸福。

慕淵臨緊緊的抱住了渾身帶刺的女人。

「你放開我,放開我!」童阮阮拚命的掙紮起來,「你這個混蛋,我都這麼對你了,你居然還這樣,你賤不賤呀?」

黑道寶貝很勾人 「老實點!」慕淵臨將毫無反擊之力的她摁在床上讓她動彈不得。

「慕淵臨我告訴你,我還是會這麼對你,就算得到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我愛誰都不愛你的,如果有機會,別說賣你的機密文件了,就算把你的命賣了,我也會做得出來,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試試!」

似乎是在發泄,慕淵臨一氣呵成。

「啊!」童阮阮尖叫了起來,「你去死吧!」

……

砰砰砰。

兩個小傢伙四隻小手用力的拍打著門,「媽咪你在裡面嗎?」

正在垂死掙扎的童阮阮,聽到兩個孩子的聲音,就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喬喬,嘯卿,快救我!」

童阮阮覺得自己好可笑,居然指望兩個四歲的孩子救她,可是她也只能這樣做,希望慕淵臨還有那麼一點點良心,不要當著孩子的面做出這樣的事情。

聽到媽咪的呼救聲,兩個小傢伙氣壞了,「大壞蛋,開門,放開我媽咪!」

「孩子在門外,你還要對我做這樣的事嗎?你放開我!」雖然都已經來不及了,可是,時間能少一分鐘是一分鐘,她不想被這個男人碰。

「我說了,別拿孩子當擋箭牌,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救不了你。」

慕淵臨還是在兩個孩子在門口的情況下,強行佔有了童阮阮。

童阮阮很痛苦,她很想殺了慕淵臨,可最後,為了避免嚇到孩子,卻只能抑制住自己的叫聲。

「媽咪。」童蘇喬都急哭了,「媽咪你怎麼樣了?」

童阮阮死心的癱軟在床上,轉過頭看向門口,開口道,「媽咪沒事,你們去休息吧。」

童阮阮淚流不止,她攥著拳頭狠狠的敲打著男人的背,「我恨你!」

男人臉上滾燙的汗珠滴落在她的眼角,就像她的淚,滑落而下。

他低頭吻上了童阮阮的唇瓣,堵住了她殘忍的聲音。

兩個小傢伙聽到媽咪說沒事,還是很疑惑,「媽咪你怎麼樣了?快開門讓我們進去!」

童阮阮的嘴被慕淵臨堵住,現在想說話都說不出口,兩個孩子更加擔心了。

童蘇喬抹了一把眼淚,掐著腰氣呼呼的說道,「大壞蛋,放開我媽咪,要不然寶寶畫個圈圈詛咒你!」

小傢伙的聲音都要喊啞了。

童阮阮心疼極了,「慕淵臨,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別嚇到他們……」

童阮阮為了趕緊結束,去外面找孩子,不再掙扎反抗。

她越是掙扎反抗,他拖的時間越久,兩個孩子會被嚇壞的。

然而,童阮阮以為是這樣,可是慕淵臨看到童阮阮忽然變得老實了,於是他溫柔了不少。

「別著急,我們慢慢來。」愛書屋

他知道童阮阮的目的是什麼,他就是不讓她得逞,讓她嘗嘗憋屈的滋味。

……

「少爺小姐。」一個高大的男人身影站在兩個小傢伙身後。

兩個小傢伙聽到聲音,覺得好熟悉。

童阮阮轉過身,「戴迪叔叔。」

他們兩個有些吃驚,「你怎麼會在這裡?」

戴迪蹲下身子,牽住了他們兩個人的小手,「你們的爹地跟媽咪在房間里有事要談,廚房裡有好吃的,我帶你們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