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2 Views

一代明日之星就此隕落,令人扼腕。

Written by
banner

網上有傳聞說,雲舒是被秦州長的侄女害死的。

但這個傳聞發到網上沒多久,就被和諧掉了。

漸漸的,沐暖暖也就淡忘了這件事情。

沐暖暖的全身都在顫抖,是她太大意了,才會讓前世的悲劇再次發生。

可明明、明明一切都已經改變了啊,為什麼雲舒的命運還是和前世一樣?

前世的雲舒,難道也是被安寧害得毀容的?

沒錯了,秦州長的侄女,不就是前世成功認親秦家的安寧嗎!

沐暖暖猛地一把抓住莫承佑的手,手指都因為用力過度而泛白了,「快!帶我去醫院看雲舒!」

「好!」莫承佑只說了一個字。

他不敢在第一時間告訴沐暖暖,就是怕她會受刺激。

兩人坐在了車上,汽車飛馳向醫院。

在路上,莫承佑把事情的後續說了,「安寧被抓到了警局,故意傷人罪是跑不了了,公司把解約聲明發到微博了。

至於雲舒的傷,醫生說可以做淡化疤痕的手術。要真的是好不了,公司也不會放棄她的,可以讓她轉型做幕後工作,甚至是擔任訓練營的老師都可以。

秦遠叔也說了,可以讓雲舒以後去秦氏傳媒工作,總之雲舒的後半生不會就這麼毀了的。」

沐暖暖緊緊抿著唇,咬著后槽牙,一字一頓:「我是不會放過安寧的!」

莫承佑說:「暖暖,你想怎麼做儘管去做,我會全力支持你的。」 沐暖暖試探著問:「要是我說,我要殺了安寧呢?」

莫承佑頓了頓,認真地說:「讓我來。」

沐暖暖不敢相信地轉頭,看著他完美無缺的側臉,「你瘋了?」

莫承佑的聲音低沉,帶著讓人信服的力量,「你想做什麼我都陪你,你要殺人我遞刀子,你要埋屍我來挖土。只要是你想做,我都可以陪著你。」

沐暖暖心裡感動極了,她嘴上卻說:「不行!我不能做犯法的事情,你也不能!讓安寧那種渣渣髒了我們的手不划算!」

莫承佑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腦袋,「你打算怎麼做?」

「我一定會為雲舒報仇的,但絕對不會做違法的事情!」

否則的話,她和安寧又有什麼區別呢?

安寧最想要的是什麼?

是認親秦家,有秦家做後盾,想要成為人上人。

那好啊,她就把安寧最在乎的一切,一樣一樣的奪走!

為雲舒報仇,為前世的自己報仇!

在去醫院的路上,沐暖暖接到了李沅芷的電話。

李沅芷在劇組拍戲,也是剛剛知道雲舒出事了,準備去醫院看望雲舒。

兩人約好在醫院見面,一起去看雲舒。

莫承佑將沐暖暖送到了醫院,「我就不進去了,人去多了反而不好。」

現在雲舒正是最脆弱的時候,不適合見太多的人。

沐暖暖點點頭,「你去忙吧,我和圓子去就好。」

「有事情給我打電話,我買了充電寶,保證手機永遠為你有電。」莫承佑拉開汽車的儲物箱,裡面裝了不下十個充電寶。

全都是大功率的,一個可以充滿十次手機電量那種。

沐暖暖笑了,快速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然後下車跑了。

在醫院門口,遇到了李沅芷。

李沅芷快要氣炸了,小臉陰沉著,很是難看。

走進了醫院病房,沐暖暖的心情再次沉重起來。

是她太大意了,以為一切都和前世不一樣了。

誰知道有些事情還是沒有改變,同樣的事情還是會再次發生。

雲舒的悲劇和前世一樣,都是因為得罪了安寧,被毀容。

沐暖暖的眼睛紅了,她努力吸了吸鼻子,把眼底的酸澀給壓了回去。

不是的,這一世和前世終究有些事情是改變了的。

總裁的緋聞前妻 比如前世的雲舒被毀容后,哪怕空有一身才華,才只能抱憾退圈。

而這一世,莫承佑說雲舒可以留下來,在訓練營當老師。

憑藉著雲舒在創作方面的才華,完全可以勝任。

前世的雲舒被毀容后,得了抑鬱症自殺了。

但是這一世,沐暖暖握著拳,她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



病房。

雲舒的臉上那道猙獰的傷疤被紗布蓋住了,勉強遮住了那道可怕的傷口。

她的家人接到了電話,宛如晴天霹靂,急忙趕到了醫院。

雲舒的媽媽難受死了,不停地抹著眼淚。

擔心雲舒的未來,這孩子還這麼年輕,以後可怎麼辦啊!

關鍵是,還不關自家孩子的事情,聽說是被沐暖暖給連累的。

兇手是因為仇恨沐暖暖,記恨沐暖暖和雲舒是朋友,才會遷怒到了雲舒的身上。

「媽媽以前就跟你說過,讓你不要那個沐暖暖走得太近。她長得太美了,你和她站在一起,完全成了她的陪襯。這下還因為她被人連累了,你這個孩子以後可怎麼辦啊!」

沐暖暖和李沅芷站在病房門口正要敲門,恰好就聽到了這一句。

沐暖暖低垂著眉眼,看不清楚臉上的表情。

李沅芷更氣了,兇手明明是安寧,為什麼雲舒媽媽要說沐暖暖的壞話?

她剛想開口說話,手就被沐暖暖輕輕拉住了。

李沅芷氣呼呼的回頭,看到沐暖暖懇求的目光。

李沅芷只好憋屈的咽下了這口氣。

「媽,你不要這麼說,讓我靜一靜好嗎?」雲舒淡淡開口,聲音飄忽得像是一陣風。

雲舒媽媽想說點什麼,眼睛一下子看到了站在門口的兩個人,「你們……」

「阿姨,我們來看雲舒。」李沅芷和沐暖暖走了進來。

雲舒媽媽的眼神落在沐暖暖的臉上,神情一下子就變得尷尬起來。

背後說人壞話,這麼巧被當事人聽到了。

「你們聊,我出去下。」雲舒媽媽尷尬地走開了。

沐暖暖的心裡更難受了。

雲舒媽媽到底是個有素質的人,就算是遷怒了她,也不會像個潑婦一樣的,還是很講道理的。

李沅芷眼尖地看到了,病房角落裡躲著的劉月爾。

「劉月爾!」李沅芷一下子沖了過去,把劉月爾給拖了出來,拳頭攥得緊緊的,「你給我說清楚,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

劉月爾憋了好久了,見到李沅芷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哇的一聲就哭了。

「圓子,暖暖,你們怎麼才來啊!我都要被嚇死了!嗚嗚嗚!安寧太壞了,我打不過她。她、她把雲舒按在地上打,我已經拚命拚命的去阻攔了,可還是讓雲舒被毀容了!我好沒用!嗚嗚嗚!」

沐暖暖走過去,拍拍劉月爾的肩膀,「不關你的事。」

說著,又看向了李沅芷,「你先帶她出去說吧。」

「走!」李沅芷拉著劉月爾出病房去了。

病房裡就只剩下了沐暖暖和雲舒。

沐暖暖深吸了一口氣,走到了雲舒的病床邊。

雲舒朝著她笑了笑,「我現在是不是很醜?」

「不醜。」沐暖暖認真搖搖頭,「雲舒,你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這句話說得不假。

重生后認識的這三個朋友裡面。

李沅芷大大咧咧,沒什麼心機。

劉月爾天真懵懂,不諳世事。

唯有雲舒,聰慧又細心。

很多話,沐暖暖沒法和李沅芷,和劉月爾說,但卻可以和雲舒說。

沐暖暖很是懊悔,「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如果不是因為我的緣故,安寧也不會針對你……」

「不關你的事,你不要自責了。我媽媽的話,你也別放在心上。可能這就是我的命吧!」雲舒眼神空洞,臉上充滿了茫然,「暖暖,以後我該怎麼辦呢?」

她再也不能站在舞台上了,再也不能彈著吉他唱歌了。 她不能用這張帶著可怕疤痕的臉去見粉絲。

或許現在粉絲們對她抱有同情,會憐憫她,為她說話。

可今後呢?

再等幾年之後呢?

粉絲們的同情心,又能維持多久呢?

她是靠著音樂夢想活著的,而不是要靠粉絲的同情度過餘生。

雲舒表面上看起來很平靜,其實抑鬱的種子已經深埋在了心裡。

前世的她就是在毀容之後患上了抑鬱症,後來忍受不了,最終走向了自殺的悲慘歸宿。

沐暖暖抓著雲舒的手,語氣堅定地說:「雲舒,你不是靠臉吃飯的人,你的才華才是你最寶貴的東西,這是誰也沒有辦法拿走的。」

「我的才華?」雲舒迷茫極了。

「你聽我說,你臉上的疤痕沒什麼了不起的。現在的醫美科技那麼發達,別說是小小的疤痕了,整容后換個頭都能做到,你還害怕消除不了一道小小的疤痕嗎?」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是你的臉真的留疤了,你不能再當少女偶像了,你還可以選擇別的路。你可是全能型的創作歌手啊!」

「你會寫曲會寫詞,你會彈吉他,會彈鋼琴,會拉大提琴,你還會唱歌。雲舒,你會的東西那麼多,難道還怕不能繼續創作嗎?」

「就算歌手這條路行不通了,你還可以當演員的,都說現在唱片行業不景氣了,你轉行影視圈也行的啊!」

「總之條條大路通羅馬,我相信憑著你的才華,不管你選擇走那一條路,你最終都會成功的!」

「最重要的是,你不能放棄你自己。你要是現在就放棄了,那你才是真的完蛋了!」

沐暖暖這一席話,說得發自肺腑,每一個字都是她真心的。

前世的沐暖暖就是因為種種打擊,而最終放棄了自己。

蹉跎半生,躲在小破出租屋裡自怨自艾,拒絕接受莫承佑的幫助,拒絕走出陰影,最終才落得個慘淡收場。

如果前世的她能夠振作起來,說不定前世的她最後結局不一樣呢?

沐暖暖知道雲舒是個多麼有才華的人。

也知道前世的雲舒,就是受不了毀容的打擊而患上了抑鬱症,繼而最終自殺,慘淡收場的。

她已經無法阻止雲舒毀容的悲劇,但她一定可以阻止雲舒得抑鬱症自殺的悲劇。

雲舒被沐暖暖的情緒所感染,眼中依舊還帶著滿滿的茫然,「我、我真的可以嗎?」

「當然了!我們來做一個約定好嗎?我要成為一個真正的偶像,而你也不能放棄自己的理想,要成為一個真正的音樂人,好嗎?」沐暖暖抓著雲舒的手,誠懇地說道。

雲舒眼中的茫然漸漸褪去,露出了堅定,「好!」

就算現在她依舊還有些迷茫,對前路也充滿了害怕和恍惚,但沐暖暖的話卻在此刻給她指引了方向。

其實,在訓練營的生活讓雲舒時常感到迷惘。

她喜歡唱歌,喜歡寫歌,遠超過了當偶像營業。

她對音樂是純粹的熱愛,想到以後可以純粹的做音樂,她內心深處反而鬆了一口氣。

沐暖暖說:「雲舒,我要向你道歉。如果不是因為我,安寧也不會故意針對你。你放心,我不會放過她的,一定會讓她付出慘重的代價!」

雲舒苦笑著說:「安寧說她是秦州長的侄女,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要是真的,恐怕我們都拿她沒有辦法的,你不要為了我做出衝動的事情來。我已經這樣了,你萬萬不能再出事。」

雲舒都這樣了還在為自己考慮,沐暖暖的心中流過一陣暖流。

也沒有好隱瞞的,沐暖暖說出了事情的真相。

「安寧不是什麼秦州長的侄女,不是什麼豪門千金。或許……或許我才是。」

「你才是?」雲舒驚訝極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沐暖暖深吸了口氣,「你們都知道,我是被現在的父母收養的吧?」

「知道。」

安寧之前在訓練營里,到處跟人說沐暖暖是被收養的,幾乎整個訓練營的人都知道。

大家顧忌著沐暖暖的心情,沒有主動去問過。

「在我兩歲的時候,被人販子拐賣……」沐暖暖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李沅芷和劉月爾站在門口聽了好一會兒。

「這麼說的話,是安寧偷了你的骨髓,還想要頂替你的身份?」李沅芷衝進來,雙手握拳,肺都要氣炸了。

「安寧那麼惡毒的人簡直太可怕了!」 重生小娘子的錦繡良緣 劉月爾捂著嘴說道。

雲舒皺著眉頭,「暖暖,你是怎麼打算的?」

沐暖暖垂下眉眼,「我不想認他們。」

李沅芷驚訝道:「為什麼啊?你如果真的是秦家小公主,為什麼不回去?明明是你的東西,難道還要便宜給安寧那個壞女人嗎?」

雲舒的看法卻不一樣,「就算暖暖不認親,也輪不到安寧。不是說安寧現在還在拘留所里嗎?如果秦家肯認下她的話,就不會把她給留在那種地方了。」

「暖暖,我相信你的為人,就算你認了秦家,也絕對不會像安寧那樣仗勢欺人的。如果你不喜歡他們,也沒有必要認下。」

雲舒對秦家人的印象很糟糕。

就是因為安寧一直叫囂著她是秦家千金,秦州長是她大伯,會為她撐腰那些話。

搞得雲舒現在以為秦家就是那種只認血脈,不講道理的護短家族。

要真是這種只會仗勢欺人的家族,沐暖暖最好還是不要認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