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2 Views

「逸天,一會兒小雪跟我出去逛逛,你去不去?」吃完早餐后林玉蓮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小雪,你要跟媽出去逛街?」方逸天問道。

藍雪點了點,說道:「是啊,媽過來兩天了,我陪她出去玩玩。」

「那好吧,雪兒你陪媽好好逛,我去一趟華天集團。」方逸天說道。

「哦,你還要去華天集團啊,那好吧,有什麼事再找你好了。」藍雪聞言后一笑,說道。

就這麼說定了之後方逸天便告別了藍雪與林玉蓮,開車朝著華天集團的方向飛馳而去,昨晚林淺雪發來的簡訊中讓他今天儘快趕去公司里,他也不知道是什麼事,不過既然林淺雪簡訊里這麼說那麼也是有事了才叫他早去的。

半個小時後方逸天已經是驅車趕到了華天大廈,下車后便朝著大廈裡面走去,前台站著的前台小姐已經是習慣於他的遲到早退,冷不防看到他今天竟然這麼早的就趕過來公司里,一個個臉色驚愕,有點不敢置信起來。

方逸天習慣性的跟著前台的MM們打了聲招呼,便乘坐電梯朝著十九層樓升起,走出電梯后徑直朝著林淺雪的辦公室走去。

剛走過去,冷不防看到唐怡紅推開了秘書辦公室的門口走了出來,看到他了之後美艷的玉臉一愣,而後笑了笑,說道:「早啊,難得你來這麼早。」

「小怡啊,看你神采飛揚的,昨晚應該睡得很好吧?」方逸天笑了笑,而後說道,「對了,小雪在辦公室裡面吧?」

「嗯,大小姐在辦公室裡面,不過王總也在裡面正跟大小姐談話呢。」唐怡紅說道。

「王總?你是說名叫王浩的副董事長?」方逸天一怔,問道。

唐怡紅聞言後點了點頭,目光閃動的看著方逸天。

方逸天皺了皺眉,心想著這個王浩找小雪談話究竟是什麼意思?會不會是今天小雪預知了王浩要找她談話,因此刻意要讓自己儘早的過來公司呢? 唐怡紅看到方逸天臉色沉默不語,心中也不由得狐疑了起來,心想著這傢伙難得有如此沉默的時候,該不會是又在暗中想些什麼鬼主意吧?

「小怡,吃過早餐了嗎?」這時,方逸天從神思會回過神來,看著臉色遲疑不定的唐怡紅,笑著問道。

「啊……」唐怡紅臉色頓時一怔,條件反射的便是想到了方逸天會帶早餐過來辦公室裡面吃,於是她目光朝下一看,看到方逸天兩手空空,這才稍稍鬆了口氣,說道,「我吃過了,你呢?」

「我也吃過了,我還想著如果你沒吃那麼我下去給你帶份早餐上來——你別用這麼疑惑的目光看著我,我這人向來好心,況且我在辦公室里一整天都沒做什麼事,都是你在忙著,給你帶份早餐也是應該的嘛……」方逸天看著唐怡紅那張美艷絕倫一本正經的說著,臉色認真之極。

唐怡紅俏美的玉臉微微一怔,而後眼眸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絲的笑意,瞪了他一眼,說道:「那麼我倒是要跟你說聲謝謝嘍?我覺得很奇怪,你為什麼要如此關心我呢?」

「哎呀,小怡啊,你這個問題就涉及到我這個人的品德了,你也知道,我向來都是樂於助人的,打小就有著一顆為廣大人民服務的赤誠熱心啊。」方逸天感慨了聲,自吹自擂的說道。

唐怡紅心中一陣無語,想笑卻是又強忍住了,不知怎麼的,聽著方逸天此般自吹自擂的話她心中卻是不曾感到厭惡,要是換做其他的男子在她面前這麼說,那麼她可是沒有什麼好臉色。

「懶得聽你在這裡自吹自擂,我先下樓去了。」唐怡紅一雙水波流轉的眼眸嫵媚的掃了方逸天一眼,便輕扭著嬌柔纖細的腰肢朝前走去。

方逸天目光盯著唐怡紅那曲線妙曼,婀娜浮凸的背影,只覺得心中泛起了一陣陣異樣的燥熱之感起來。

唐怡紅這樣的女人可謂是兼具了狐媚、性感、美艷於一身的女人,無論是她的一顰一笑所流露出來的冶艷嬌媚,還是走動間扭動著的豐盈肥美的臀部,都無時無刻都在散發出她身上的誘人魅力,對於男人而言,這樣的魅力難以抵擋。

方逸天的目光從唐怡紅的身上收了回來,看了一眼林淺雪辦公室緊閉著的門口,想起王浩還在裡面跟林淺雪談話,也不知道在談些什麼內容。

方逸天心想著在公司內,王浩這隻老狐狸決計不敢做出任何傷害到林淺雪的事情來,根據他所掌握了解到的資料,這隻老狐狸無疑是隱藏得很深,絕對不會在公共場合之下做出任何有損他身份顏面的事情。

因此,方逸天倒也不擔心林淺雪的安危問題,他看了眼,便想走回到秘書辦公室,可剛邁開腳步,卻是隱約聽到了林淺雪的辦公室裡面傳來了一陣嘈雜的聲響,似乎是裡面的人發生了爭持了般。

方逸天眉頭一皺,眼中隱隱露出了一絲的寒芒,而後他腳下方向一轉,朝著林淺雪的辦公室走去!

方逸天沒有敲門,而是直接擰開了辦公室門口的把手,門口並沒有反鎖,因此方逸天一擰之下門口直接被擰開。

「哐當!」的一聲,方逸天推開辦公室的門口走了進去,打開門的瞬間,便是聽到了從裡面傳來的一聲低沉而又隱帶著不滿的男中音:

「小雪,這個項目當初你父親在位的時候已經是點頭同意,現在你只需要在文件上籤個名字就行,這個項目由我負責,準備了這麼長時間,如果就此中斷只怕不好吧?」

方逸天目光朝前一看,便是看到了林淺雪辦公桌前坐著一個五十歲上下的男人,頭髮梳得整齊,一張臉紅光滿面,鼻子高挺,目光內斂,舉止間有著一股頤指氣使的氣勢,顯然是個經常發號施令有著一定威嚴的人。

不用說,林淺雪面前坐著的這個男人就是華天集團的副董事長王浩了。

門口打開之後,王浩與林淺雪的目光都被吸引了過來,王浩看到方逸天後那雙陰沉內斂的雙眼目光一閃,臉上閃過了一絲陰鷙之色。

「逸天,你來了?」林淺雪看到方逸天後臉色一喜,開口說道。

方逸天懶散一笑,目光瞄向了王浩,淡然一笑,說道:「想必這就是王總吧?幸會,幸會,王總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沒想到今天有幸見到了王總。」

「你是誰?不知道我正跟公司里的代理董事長談話嗎?你怎麼就闖進來了?」王浩語氣一沉,一句話就先往方逸天的頭上扣了一個大帽子,而且他口中沒有稱呼林淺雪為董事長,而是在前面加了代理二字,可見他心中並不認同林淺雪這個董事長的寶座。

「口氣挺大的嘛,可惜你這套在這裡行不通。我不過是小雪的保鏢罷了,小雪是我的僱主,我有保護她的權利,你說我有沒有資格進來?誰知道王總你情緒激動之下對著小雪做出些什麼事來呢?」方逸天語氣悠然的說著,徑直走了過去,大刀闊斧的坐在了辦公桌前的另外一張凳子上。

王浩目光閃動,微微眯起的目光陰鷙之極,他看了眼方逸天,便冷哼了聲,轉眼看向了林淺雪,說道:「小雪,這次跟威海公司在新能源領域上的合作對於我們公司擴展新能源領域方面的業務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前期的準備工作都已經準備充足,就等你在文件上籤個字,然後啟動資金,便可以開始運營這個項目。」

林淺雪那張美麗無瑕的臉微微有點遲疑,看向了方逸天一眼,接觸到方逸天那溫暖的目光時心中似乎是有了底了般,她拿起了手中的那份啟動資金的文件,說道:「王總,這一次跟威海公司的合作涉及到的資金面太多,也涉及到了方方面面的問題。這次的合作光是初步的資金就要投資十億,可以預見,往後的幾個月甚至幾年內,公司里的流動資金都會被這個龐大的項目所牽制。所以,這個項目還是先緩一緩,也不是說中斷跟威海公司的這次合作,而是我需要實際的考察一番,確認這次的合作在各個細節環節上沒有問題之後再啟動,你看如何?」

王浩聞言后臉色驟然一變,冷哼了聲,猛地站了起來,說道:「這次合作能有什麼問題?你父親當初可是審核通過的,從公司長久的發展來考慮,我覺得這次跟威海公司的合作是一個極好的機會,不可錯過。」

「我父親是我父親,我是我!既然我現在坐在這個位置上,那麼所有的事就要按照我的安排去做。這次跟威海公司的合作也是一樣。只有通過實地的調查考察,我才能對這次的合作放下心來。否則,牽扯到如此巨大的資金,萬一出了什麼問題,我找誰去?」林淺雪語氣淡然,不卑不亢的說道。

「這麼說你是不相信我這個公司里的元老了?」王浩語氣一冷,說道。

林淺雪聞言后臉色微微一變,王浩是公司中的元老,在公司里有著十足的人脈,說起來,目前來說她還真是不能跟王浩有著公開化的衝突矛盾。

「喲,王總,你這是在什麼呢?逼宮嗎?」方逸天這時冷不防的說了聲,也站了起來,雙目立即冷縮而起,犀利如刀,緊緊地盯在了王浩那張臉上。

王浩臉色一變,冷冷說道:「你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哼,你充其量不過是一個副手罷了,面對著董事長哪有你如此囂張說話的份?他媽的公司元老就了不起?公司元老就可以無視董事長的存在?就可以對董事長進行逼宮?我看你心中計劃著的是不是想要篡位,自己坐上董事長的寶座呢?」方逸天目光一眯,對著王浩暴喝了聲。

「你、你……」王浩一張臉頓時氣得煞白,呼吸也瞬間急促了起來,他眼中寒芒閃動,剛才方逸天的話猶如一柄利劍般直接的刺入了他的內心!

王浩深深地吸了口氣,他心知此時此刻他不能有著任何過激的舉動,只能冷冷的看了方逸天一眼,便轉眼看向林淺雪,說道:「小雪,這次的合作至關重要,希望你好好考慮考慮。我先走了,明天我希望你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說著,王浩便是轉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王浩走出了林淺雪的辦公室,臉色陰沉之極,從始至終都沒有任何過激的表現。

如果不是方逸天闖進來,至於他對林淺雪會不會更進一步的脅迫就難說了。

「沒想到這老東西竟然威脅到你頭上了,還真是倚老賣老啊,還真是可惡!」方逸天目光一沉,語氣森冷的說道。

對於王浩,方逸天心中本就是厭惡之極,特別是隱隱猜測出王浩暗中極有可能跟慕容家族的慕容威暗中勾結,甚至還與虎頭會暗中有著來往,這讓他對王浩更是全無好感,暗中警惕起來。

這次碰上了王浩在言語上絲毫不將林淺雪這個董事長放在眼裡,還暗中出口脅迫,他心中已經是泛起了一絲的怒意,只不過還沒有抓到這個老狐狸的把柄因此才沒有發作罷了。

「王浩是公司里的元老,而我剛坐上董事長這個位置,他當然不會把我放在眼裡,這本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不過他對於這一次跟威海公司合作的這個項目卻是很著急的樣子,想要我儘快的簽字然後開始啟動這個項目。但對於這個合作項目的具體細節我都不了解,當然不會輕易的給他簽字。」林淺雪緩緩說道。

「當然不能答應他!依我看王浩這個人不見得一心的為公司的利益著想,說白了他心中只怕是有著更深沉的打算跟計劃。如果他一直以公司的利益為己任,那麼他也不會放任他那個親弟弟王海在金城商廈總經理的位置這些年而毫無作為,還將金城商廈拖入到了一個死角中。從這點上看,王浩在這次跟威海公司合作上的動機值得推敲。」方逸天語氣一冷,低沉說道。

「那麼這次跟威海公司的合作事宜怎麼處理呢?我看了下資料,這次跟威海公司的合作從洽談到準備,總共花了半年的時間。這當中牽扯到了公司里的幾個部門,也花費了不少財力,如果就此中斷,那麼必須有個很好的理由才行。」林淺雪眉頭微顰,說道。

「理由?哼,公司高層做的決定下面的人敢說什麼?如果下面有什麼議論那也是背後有人指使,比如王浩當面跳出來反駁等等,這些都不足為懼!」方逸天冷笑了聲,說道。

「那麼王浩那邊如何應付?他畢竟是公司里的元老,如果站出來質疑,那麼只會引起很多人的附和。到時候公司里一旦有什麼輿論,只怕是不好。」林淺雪皺了皺眉,美麗的臉上是一片凝重之色。

「小雪,你放心吧,至於王浩你交給我好了。我當初說過由我來對付他就行。」方逸天一笑,語氣中充滿了強大的自信。

「啊……逸天,你、你該不會是來硬的吧?這可不行,萬一鬧出了什麼事端,那可不好。」林淺雪心中一驚,連忙說道。

方逸天笑了笑,走到了林淺雪的身邊,伸手輕撫著她那張美麗如玉吹彈得破的俏臉,柔聲說道:「小雪,你放心吧。我做事什麼時候讓你操心過?沒有十足把握的事情我當然不會去做。你安心打理公司里的事務,至於王浩,就交給我好了。」

林淺雪感受著方逸天那充滿柔情的舉動,放心一柔,莞爾一笑,說道:「那麼好吧,我相信你的。」

方逸天點了點頭,看了眼林淺雪在一身職業裝下曲線畢露的身段,眼中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目光,笑道:「小雪,現在你在忙嗎?如果不忙的話那麼咱們趁機做點有意義的事吧。」

「啊?」林淺雪臉色一怔,美眸抬起,看了方逸天一眼,接觸到他的眼神時似乎是猜出了什麼般,一張絕美的玉臉上泛起了點點緋紅,她嗔了聲,說道,「你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人家正忙著呢,沒空跟你開玩笑!」

「聽到這句話我還真是傷心,要不我就坐在你身邊吧,能夠看著你我也感到滿足了。」方逸天厚顏無恥的說著,雙手搭在了林淺雪柔軟的香肩上,輕輕地撫摸按摩了起來。

「嗯……」林淺雪口中輕吟了聲,而後說道,「你在這裡我怎麼工作啊?何況你在這裡顯然是不壞好心,才不要呢……」

方逸天臉色一怔,正想說什麼,可這時他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只好笑了笑,說道:「那麼你先忙吧,我出去接電話了。」

說著方逸天還不忘俯下身,在林淺雪那張美麗白皙的臉蛋上親了一口,而後便朝著門外走去。

……

方逸天走出去后拿出電話一看,竟是悍妞關琳撥打過來的電話,他怔了怔,心想著悍妞怎麼主動給自己打電話起來了?

「喂,悍妞,早啊,找我有事?」方逸天接了電話,笑著問道。

「都快中午了,還早什麼早?今天是找你有事,你答應過我的。」電話里,傳來了關琳的聲音。

方逸天臉色詫異不已,腦海中暗暗想著自己答應過悍妞什麼事?聽她的語氣似乎是煞有介事的樣子啊!

「咳咳……悍妞,你沒搞錯吧?我答應過你什麼了?」方逸天乾咳了聲,語氣遲疑的問道。

「什麼?你竟然忘了?哼,上次在警局的時候不是跟你談過了嗎?你暫時當我男朋友一下,今天我爸媽上來了,肯定是要給我介紹對象或者逼我去相親,真是太煩人了。你過來當我男朋友,幫我擋一下我的爸媽,躲過這一關再說。」關琳在電話里語氣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方逸天臉色一怔,聽到關琳這麼一提后他倒也是想起了還真是有這麼一樁事。

重生之紈絝的逆襲 「原來是要我去見岳父岳母啊,好說好說,那麼我有什麼好處呢?」方逸天笑了笑,悠然說道。

「你去死好了,不過是讓你假裝一會,你少跟我提要求!之前你惹是生非的,我可沒少給你收拾爛攤子,今天你必須要幫我一把。」關琳哼了聲,氣呼呼的說道。

「哎,好吧,好吧,真是英雄難過美人關啊!那麼現在就過去你那裡嗎?」方逸天嘆了聲,問道。

「嗯,你過來吧,到樓下了打我電話。」關琳說了聲,便掛掉了電話。

方逸天放下手機,搖頭苦笑了聲,實在是想不出這是哪門子跟哪門子,居然想到找自己去假扮她的男朋友,哎,也不知道到時候能不能對她做點男朋友應該做的事…… 方逸天隨便找了個借口跟林淺雪說了聲,還不忘跟秘書辦公室內的唐怡紅打了聲招呼,這才朝著樓下走去。

方逸天對於關琳的住所倒也不陌生,畢竟他可是去過好幾回的。可這一次去悍妞家裡卻是有點意義非凡,要知道這一次可是頂著關琳的男朋友的頭銜去的呢。

頂著就頂著吧,可要是萬一悍妞的爸媽一眼相中了自己,非要把自己列為上門女婿,那可如何是好?

這還真是個頭疼的問題!

不過事到如今,方逸天也只能是硬著頭皮去了,總不能放了悍妞的鴿子,說什麼臨時有事而推脫了吧?要真這樣,天知道悍妞會不會立即暴走,飛奔過來找自己拚命呢?

方逸天下樓后驅車朝著關林居住的小區飛馳而去,一路上心情倒也是極為舒適,隱約還帶著一絲小小的激動。

……………

半個小時后,方逸天的車子出現在了關琳居住的小區內,他停好車了之後從車裡面走了出來,手裡邊提著煙酒茶,還提了一大袋的水果。

雖說這個男朋友的頭銜是假的,但是禮節卻不能假,至於買這些東西的費用……呃,權當一會兒讓悍妞以著別樣的方式來償還吧,至於什麼樣的方式,他早已經心有打算,怎麼著這個男朋友不能白當不是。

方逸天一路上輕車路熟,沒有撥打關琳的手機,而是徑直走上了關琳居住的單元樓,一路走上了三樓,而後伸手按了按門鈴。

「叮咚……」

隨著門鈴聲的響起,門口便是被打開了,開門的是關琳,她今天倒是沒有身穿警服,身穿一條緊身牛仔褲,上面則是一件寬鬆的T恤,饒是如此,依然還只遮掩不住她那火暴性感到了極致的身段。

「方逸天?你、你怎麼就來了?不是讓你打我電話我下去接你的嗎?」關琳冷不防的看到方逸天站在門外后禁不住的開口問道。

「我又不是不識路,況且,我主動尋上來了,這個男朋友的身份豈不是更加的真實了?」方逸天嘿嘿一笑,低聲說道。

「小琳,是誰來了啊?是不是你男朋友來了?」這時,房間內響起了一聲女人的聲音。

「啊……媽,你、你怎麼出來了?你不是在廚房裡面的嗎?」關琳聞言后朝身後看去,便是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女人臉上帶著笑意走了過來,她的模樣跟關琳倒也是有著幾分的相像,一看便知道她們是母女倆。

這個女人正是關琳的母親張嘉,這次來看望她的女兒,最主要的目的還真是如同關琳所說的那般是給關琳介紹對象來的,可張嘉來了之後卻是聽到關琳說她已經談了個男朋友。張嘉聞言后心中自然是詫異不已,有點遲疑不信,便讓關琳把她所謂的男朋友叫回家裡來吃頓飯。她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麼男人能夠將自己這個充滿野性的有點傾向於暴力而且脾氣又火爆的寶貝女兒給馴服的。

「喲,這位就是伯母了吧?還真是年輕漂亮啊,如果你不是長得像悍……呃,長得像關琳我還真不敢相信你就是她的媽媽呢。」方逸天看到了後面的張嘉,一個箭步走了上去,微笑著說道。

「你就是那個叫方逸天的?」張嘉臉上帶著微笑,細眼打量著她的女兒關琳給她介紹過的方逸天,開口問道。

「對,對,哎,說起來我跟關琳在一起也有幾個月了,可一直沒去拜訪你們二老,還真是心中有愧啊。」方逸天笑了笑,說道。

一旁的關琳聞言后心中一陣無語,暗想著這個傢伙還真不是一般的會演戲,三言兩語便把自己的媽媽給哄住了,說得煞有介事般,好像自己跟他還真是的是在一起幾個月過了呢。

「呵呵,小方,來,來,你先過來坐,喲,你怎麼買了這麼多東西過來啊?真是太客氣了!」張嘉臉上滿是歡喜的笑意,張口說著。

說起來,張嘉還是比較喜歡像方逸天這樣陽剛硬朗的女婿,對於那些油頭粉面的小白臉還真是沒有多少好感。

看到了方逸天,她也不由自主的將想要介紹給關琳的那個男子對比了一番,越看方逸天就越覺得順眼了。

「張姨,你也別對我客氣了,反正都差不多一家人了,還客氣這麼多幹嘛?說真的,張姨你真的是還很年輕,該不會是有著密不外傳的保養秘方吧?」方逸天坐在沙發上,呵呵一笑,問道。

女人哪個不愛聽人誇讚自己年輕漂亮,一時間,把張嘉哄得是眉開眼笑:「小方你可真會哄人開心,我老了。哪裡比得上小琳這麼年輕的女孩子啊。」

「張姨您這是太過謙虛了啊。依我看,您現在看上去至多也就是三十齣頭的樣子,這可是一個女人最美麗的時段。說起來,小琳都比你差遠了呢,回頭你給她傳授點保養秘方去。」方逸天臉不紅,氣不喘的馬屁連連。絲毫沒有半點羞恥的覺悟。直聽得關琳翻著白眼,火冒三丈。誰料方逸天下一句話,卻是讓她的心頭撩火直蹭蹭蹭冒了起來。若非這是在自己家裡,說不定就要讓他好看好看了。

「話可不能這麼說。」張嘉聽著方逸天的話,感覺有些飄飄然的舒坦,但也感受到了自己那火爆女兒的熱量了。忙不迭轉移話題道:「這都要怪小琳他爸,非要讓小琳去當什麼警察啊?不說脾氣臭烘烘的,連皮膚也晒黑了不少。」

一說她的皮膚黑,關琳也是有些自慚形穢。自己的皮膚雖然有些繼承老爹的小麥色,但也是不注重保養,經常風吹雨淋的。

倒是上次去警局找方逸天的那個女人(藍雪),水靈粉嫩,玉潔無暇。想到這,關琳一時間心頭有些異樣的不舒服……

「你們母女說我什麼呢?喲,莫非這就是小方不成?」

一聲粗獷有力,語氣沉穩的聲音從廚房方向傳了過來,而後便是看到了一個中年男子正從廚房走了出來,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方逸天後禁不住開口問道。 從廚房裡走出來的這個中年男子高大威武,濃眉大眼,一張國字臉不怒而威,有種威嚴氣勢。

方逸天順眼看去,笑了笑,說道:「這位就是伯父了吧,我就是方逸天。」

「哈哈,果然真的是小方,小方來了你們怎麼不跟我說聲呢?」中年男子朗聲笑了起來,他正是關琳的父親關振東。

「這不是看你在裡面忙著因此沒說嘛,小方這次過來還挺客氣的,買了好些東西,還捎了瓶酒,一會兒可有得你喝的了。」張嘉看了眼關振東,笑著說道。

「小方也喝酒?那很好,一會兒我跟你喝兩杯。你先坐著,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準備上桌。小琳她媽,你過來跟我去廚房端菜去。」關振東呵呵笑著,將張嘉叫到了廚房裡面端菜了。

關振東夫婦走進了廚房后關琳冷不防的做到了方逸天的身邊,一雙杏眼瞪了方逸天一眼,語氣壓低的說道:「我說方逸天,你可別得寸進尺啊,不過是演演戲罷了,你還真是上癮了?還有你剛才跟我媽說的話是什麼意思?竟然一個勁的打擊我,是不是覺得我在我爸媽面前不敢修理你啊?小心我揍死你!」

「哎,我說悍妞啊,就算是當你的冒牌男友,但也要當個稱職的冒牌男友不是?你沒看到你媽剛才神態間對我很滿意嗎?簡直是要把我當成上門女婿了。」方逸天笑了笑,不緊不慢的說著。

「什麼?上門女婿?你、你想得美,就你那副花花腸子,我還恨不得把你給踢爆了呢。」關琳聞言后美麗的臉上泛起了一抹嫣紅,而後語氣惡狠狠的說道。

「嘿嘿,悍妞,不是我吹噓,你也知道你還真不是我對手呢,誰降服誰還真是說不定啊。」方逸天嘿嘿笑了笑,拿起了茶几上的一杯茶,喝了一口。

「你、你簡直是欺人太甚了!該死的方逸天,當我是好欺負的嗎?」關琳聞言后心中不由騰的冒起了一股火氣,本來剛才方逸天說話間對她的調侃已經是讓她心中受氣不小,此刻聽到方逸天這般說話后哪裡還能忍受得了?

當即她伸手揪住了方逸天的衣領,銀牙暗咬,說道:「方逸天,你給我聽清楚了,今天你不過是幫我敷衍一下我爸媽,可別太過分了,不然我跟你沒完。」

「喲,你還真較真了啊?你真以為我削尖了腦袋要當你們家的上門女婿不成?要是真的娶你做老婆,只怕我半夜都會做噩夢啊!」方逸天眯起了雙眼,打量著關琳,而後嘖嘖有聲的說道,「哎,也不知道以後誰有『福氣』娶你這個霸王花當老婆啊!」

方逸天話剛落音,關琳一張臉頓時被氣得煞白起來,如同一隻被摸了屁股的母老虎般猛撲向了方逸天,動作老練而又迅速的跨坐壓在了方逸天的身上,雙手揪著方逸天的衣領,秀目圓睜,做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氣呼呼的說道:「方逸天,你實在是太混蛋了,信不信我揍死你?」

「喂喂,你好歹也是個女人,你動什麼手啊?再不放手我可是不客氣了!」方逸天心中一陣無語,這悍妞還真是彪悍之極的,就這麼的跟自己這個客人幹上了?可他也不敢輕舉妄動,天知道將這個霸王花的怒火勾起來之後在動手間這個客廳會被打亂成什麼樣子。

「不客氣?哼,瞧你說的話好像老娘我怕了你一樣!你這個該死的混蛋,老娘忍你很久了,憑什麼在我家裡我還要受你的鳥氣!」關琳口中氣哼哼的說著,心中一股無名火氣立即冒起,她那修長健美的雙腿立即夾緊,死死地夾住了方逸天的腰身,提防著他腰力一扭將她甩下。而她的雙臂卻是藉助著上身的力量將方逸天的兩隻胳膊種種的壓制在了沙發上,看樣子似乎是偷襲得手,制服住了方逸天起來。

「混蛋,你服不服?」關琳壓制住了方逸天之後出聲問道,她的身體已經是完全的壓在了方逸天的身上,修長有力的雙腿夾緊了方逸天的腰身,而雙臂也在緊緊地壓制著方逸天的胳膊,更是藉助了上半身的力量壓在了方逸天的身上!

方逸天心中直接無語,這悍妞未免也太彪悍過頭了點?

「悍妞,你開什麼玩笑?你快放手!」方逸天喉間沉悶的說了聲,身子一動,想要強制性的將關琳擺脫下來。

關琳心中一股火氣還沒消散,因此豈能讓方逸天如願?她口中輕斥了聲,雙腿更是用力的夾緊方逸天起來,雙臂用力的按住了方逸天的胳膊。

「媽的,老子還不信制不住你了!」

方逸天心中暗想著,他此刻全身被關琳壓著動也不動了著實是讓他心中感到鬱悶之極,當即正準備伸手索性將關琳整個人抱起來,然而,這時他耳邊卻是傳來了兩聲尷尬的輕咳之聲!

這兩聲輕咳之聲傳入方逸天與關琳的耳里,立即猶如在他們那幾乎失去了控制的腦袋上澆下了一盆冷水,兩人一激靈,動作立即完全的停了下來,神智也為之清醒過來。

關振東與張嘉剛剛端著菜從廚房中出來時冷不防看到了沙發上這對男女的舉動,頓時,他們幾乎是傻了眼。

自己這個女兒平日里在他們心中,雖然開朗且暴力了些,但對男女之事卻是一直懵懵懂懂。他們也是知道自己的女兒在這方面想當的單純。本來兩人在廚房裡,還在竊竊私語,話題不外乎是談論著自己女兒的這個所謂的男朋友方逸天。

對於方逸天,他們兩夫婦覺得也挺不錯,懂事、有禮而且沉穩有餘。但也是瞧得出來,這個男人絕對不是那種生澀的毛頭小夥子。看他那成熟的氣質以及臉面上的那種玩世不恭的態度,以及深邃不可測的眼神。就知道了這個傢伙並非是不懂世故的毛頭小子,而是一個經歷了許多人情世故的成熟男子。

而關振東他們夫婦唯一擔心的就是想方逸天這樣成熟且明顯有著豐富閱歷的男子,相貌又不錯,身體健壯結實,透露出一股陽剛味道。這樣的男人只怕是不缺少女人,他們心中擔心的是自己的女兒跟方逸天在一起會不會被方逸天所欺負。

然而,他們討論一會兒後端著菜出廚房時,卻是見到了讓他們目瞪口呆不敢置信的一幕。

他們難以置信的看到自己的女兒居然霸道而又暴力之極的騎在了方逸天的身上,雙手揪著方逸天的衣領,怒目圓睜的,將方逸天死死地壓制在了沙發上。而且,兩人的動作還顯得那麼的曖昧親密,著實讓關振東夫婦心中感到詫異而又不好意思之極。

不過,倆人也算是見多識廣的人物,也是知道現在的年輕人比他們那時候開放了許多。以前談戀愛,拉個小手兒都要臉紅半陣,哪有像現在自己的女兒跟方逸天這樣,居然在客廳的沙發上彼此身體都緊緊地貼在了一起!

是以,剛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他們兩人本來還想退到廚房中去,任由這對小「情侶」再親熱會兒。但是越看情形越不對勁,自己的女兒似乎是動真格的了,因此關振東只好開口輕咳了兩聲,提醒提醒正在興頭上的方逸天與關琳。

「啊——」

關琳聽到這聲輕咳之聲回頭一看,便是看到自己的父母正在一旁看著她,她臉色頓時一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她口中驚呼了聲,而後便是急忙的從方逸天的身上翻落下來。剛才心中火氣一上來,想起方逸天平時對自己的百般欺負,她便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出手教訓教訓他,卻是忘記了自己家裡還有著父母在場,這下被自己的父母逮個正著,心中又羞有愧,情急之下,只好羞愧萬分的嘟噥了一聲:「是、是方逸天他在欺負我。」

關振東皺了皺眉,顯然對於自己的女兒的話有點不相信。而張嘉也是看了關琳一眼,搖頭苦笑了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