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04 Views

望著浩瀚,波瀾的沉江。

Written by
banner

夜玫瑰長長的嘆了口氣道:

「既然你能猜透我的酒。

那我來問你。

你覺得趙國的形勢如何?」

「趙國的形勢?」

鹿一凡皺了皺眉,然後:

「貌似……不錯吧?

滷肉飯賣的也好,當鋪做的也旺,飯店生意也不錯。」

初來乍到,這種問題,鹿一凡怎麼可能回答的上來。

而且……

就這小破中級修真國……

談個屁的形勢啊!!!

在鹿一凡眼中,就是個垃圾一樣的存在啊!

「哈哈哈哈……」

夜玫瑰聽到鹿一凡的話,笑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抱歉,我不該向你問這種高大上的問題的。

你這種只關心衣食住行的人。

又怎麼可能有興趣去了解國家的形勢。」

深吸一口氣。

夜玫瑰指著波瀾壯闊的沉江道:

「如今的趙國,就如同這沉江一般。

雖然壯闊不已。

卻暗濤洶湧。

需要一個真正有能力的人,讓這洶湧的波濤壓制下去,讓其歸於平靜。」

「趙國……需要一個真正的主人!」

說到這裡。

夜玫瑰的眼神綻放出了異樣的光芒。

不過當她扭頭過去的時候。

卻發現鹿一凡卻是一臉睏倦的看著她。

他竟聽的快睡著了!

夜玫瑰咯咯的捂嘴輕笑道:

「抱歉抱歉,又說一些你無法理解的話了。」

末世重生之病嬌歸來 「我帶你去步行街那邊逛逛吧!」

鹿一凡才懶得聽什麼國家啊,什麼形勢啊,這些屁話。

小小的彈丸之地,談這些東西有什麼意思?

就算能當上趙國的皇帝,又怎樣?

對於鹿一凡這個輪迴九世,當過無數次皇帝的人而言。

這些都太小兒科了。

來到了步行街上。

晚風吹來。

夜玫瑰俏臉微紅著偷偷看了鹿一凡一眼,見他目視前方步伐平穩悠閑地朝前走著,夜玫瑰猶豫了下,最終伸手探入鹿一凡的胳膊彎,輕輕一挽。

挽著鹿一凡的胳膊,感受著那強壯的男子漢的氣息,不知道為什麼夜玫瑰心裡有種特別踏實放鬆的感覺。

不像以前在皇宮裡,每時每刻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時時刻刻都要提防著別人。

至於挽著男人的手臂,像今天這樣悠閑地走在街上那更是連想都不敢去想。

而鹿一凡則是沒有絲毫邪念,只是看著這個長得像白嵐的女人,心中暗暗道:

「嵐姐,你現在到底在哪兒……」

閱讀網址: 低頭看著夜玫瑰。

鹿一凡能看得出來。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這個女人其實身體里充滿了各種複雜的負面情緒。

焦慮、恐懼、擔憂、恐慌等等。

這與自己和白嵐第一次見面是何其相似啊!

那時候的白嵐,被生活壓力搞的得了重度焦慮症。

幾乎精神都快要崩潰了。

想到這裡。

鹿一凡再次長嘆了一口氣。

八月底,白天玄武城還是熱得讓人出不了門,倒是晚上江風徐徐,氣溫卻有些清涼下來,所以玄武城仿古步行街這段時間白天沒什麼人逛,但到了晚上卻是熱鬧非凡。

漂亮的燈籠一路點綴著古色古香的步行街,街道兩邊各種特色商品琳琅滿目,還可以看到很多民間有意思的藝術,比如皮演戲、現場剪紙、刻紙、民間魔術……

夜玫瑰已經記不清楚自己已經有多久沒好好逛過街了。

她在皇宮裡要處理各種事物,根本沒空出宮。

很少像其他女人一樣,不管買不買東西,閑著沒事就去逛街。

挽著鹿一凡的手,行走在熱鬧繁華的仿古步行街,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夜玫瑰感覺自己就像回到了少女時代,再不用去想宮裡的事情。

再不用時時刻刻提防著身邊的男人,更不用擔心會被人發現自己的身份。

「看!這頂帽子好看嗎?」

「這個包包跟我的衣服搭嗎?」

「哇!居然有賣棉花糖的,好有趣!」

傾心付:長夜漫漫 ……

徹底放鬆下來的夜玫瑰,如同少女一般,在鹿一凡面前蹦蹦跳跳著。

對於一切都似乎很感興趣。

黑暗之中。

那些負責保護夜玫瑰的高手們紛紛心中驚訝。

這個平平無奇的小白臉何德何能,居然能哄的主人如此開心?

「咦,前面有人在賣唱哎!」

夜玫瑰饒有興趣的跑了過去。

發現有人在賣唱。

哪怕到了這個時代,唱歌這種古老的藝術,還是有很多人喜歡。

只不過。

現在的歌手偶像,都是修為高強的修真者了。

「莫名我就喜歡你,深深的愛上你……」

隨著歌手的輕吟淺唱,夜玫瑰的眼睛中,閃爍著動人的明亮。

「好浪漫啊……」

夜玫瑰喃喃道。

這一幕,讓鹿一凡再次想到了在酒吧為白嵐獻唱。

那一次,唱的白嵐直接芳心亂動,把自己愛的不要不要的。

哪怕經歷了那麼多生死苦難,九世輪迴。

想到與妲己轉世相處的點點滴滴。

鹿一凡依然還是甜蜜的笑了起來。

看了一眼夜玫瑰。

想著明日就要離開趙國了。

鹿一凡摸了摸鼻子道:

「有一百塊零錢嗎?」

「啊?有,給你。」

夜玫瑰不知道鹿一凡要幹什麼。

掏出一百塊趙國幣給了鹿一凡。

只見鹿一凡拿著錢,走到了那個賣唱,同時還在直播的小夥子面前,笑道:

「哥們,能借你設備用一下嗎?

我想給我朋友唱一首歌,這一百塊算使用費了可以嗎?」

那小夥子也是豪爽之人。

也覺得可能這是個直播的賣點。

便從電子琴前面讓開,笑道:

「不用了。

你隨便用!」

同時,那小夥子對著麥克風道:

「水友們,這哥們現在想給那邊那位美麗的小姐唱首歌。

嘿嘿,我估計是這哥們要表白了。

還不好意思說。

讓我們為他加油好嗎?」

彈幕直接便刷了起來。

「哇,好帥的小哥哥啊!!!」

「看樣子有點兒眼熟,好像在哪兒見過似的。」

「卧槽,那邊那個小姐姐,好漂亮啊!!!」

「氣質好高貴啊!身材也好爆炸!」

「難怪這小哥哥會街頭表白!」

「……」

夜玫瑰此時,也有些意外的看著鹿一凡。

沒想到。

自己不過是說了一句話,他居然真的跑過去要為自己唱歌了!

夜玫瑰能看得出來。

鹿一凡並沒有像皇宮裡那些達官顯貴的公子哥一樣,對於自己是跪舔的態度。

他只是把自己當成了朋友。

掌燈奴 像是朋友那樣關心自己。

這時。

旁邊的燈光師將暖黃色的燈光照射在鹿一凡的身上。

鹿一凡低頭,如同白玉般的手指,輕輕敲擊著電子琴上的幾個音鍵。

額前的劉海,微微垂下,遮住了他一半的眼睛。

短暫,而又悲傷的前奏響起之後。

鹿一凡對著麥克風傾吐歌詞: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

最怕回憶突然翻滾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聽到你的消息~~~~」

四句歌詞一出。

原本熱鬧非凡的現場,突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緩緩,淡淡的悲傷,如同墨水滴在了宣紙上一般,鋪陳開來。

現場的人,紛紛拿起了手機,對著鹿一凡拍攝了起來。

夜玫瑰同樣心頭一緊。

被這悲涼的歌聲,渲染的竟然眼圈微紅!

「想念如果會有聲音

不願那是悲傷的哭泣

事到如今

終於讓自已屬於我自已

只剩眼淚還騙不過自己……」

唱到這裡時。

直播間里的彈幕完全停滯了!

沒有人再發彈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