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10 Views

她頷首,「那麻煩你把這些資料交給喬總吧。」

Written by
banner

他嗤然低笑。

「你辛辛苦苦翻出來的資料,自己遞給喬田也算是立了個大功,怎麼還謙讓起來了?」

唐宋給了一個懶得多說的表情,還是道:「你當我蠢?泄露商業機密罪我不知道?」

她現在可正是當紅,絕對不允許自己出現任何的差錯。

宋庭君很是認真的表情看著她,微微側過臉,一臉思量,「你既然知道自己的熱度來得不容易,怎麼還幫喬田做這件事?」

「他是老闆,老闆一句話可以封了我,就這麼簡單。」很無奈的語調。

他笑了笑,「所以,我不是說了把你簽到我的名下?」

唐宋勾唇,「如果過了這件事,你還是這麼想,那可以啊,我合約也差不多了。」

話說回來,資料和照片都還擺在茶几上,事情總要繼續的。

宋庭君思量了一會兒,「給你辦一件事,換下一個合約到我名下公司?」

唐宋似笑非笑,「辦了再說啊。」

果然還是娛樂圈混得久了,知道什麼話都不能說得太滿。

他微微挑眉,順手收了茶几上的東西。

之前沈清水問他九號之前能不能回去,剛好七號那天,高仁兮給宋庭君的意思是,他九號已經在南都了。

所以,宋庭君自然也是要回去的,順便把手裡的資料給喬田看一看。

*

沈清水是在中午的時候知道宋庭君今天回來的。

她不用看時間也知道今天是九號,但是知道他真的當天回來,還有點驚訝,愣了愣,給他發了信息。

【晚上到?】

那邊宋庭君回復:【嗯,估計晚一些。】

她想了想,回復:【明早去你房子。】

宋庭君並沒多想。

到了南都,他從機場就直接去了會所,喬田已經在那兒等他和唐宋了。

喬田看到東西的時候,笑著看他,「沒想到宋少居然也真的願意做這種事?」

他笑意滿滿,「那沒辦法,誰讓喬總剛好捏的是一顆好棋子?」

說的,當然是唐宋了。

喬田一臉大方的樣子,「宋少放心,那些照片,我是不會給媒體放出去的,你留著自己慢慢欣賞也不賴?」

他勾唇,「幸好是選擇幫你,否則這會兒照片已經出去了?」

喬田笑。

「照片威脅我,不也敗壞了你手底下最好的模特?」

喬田那表情就知道對一個模特,他並不是多麼的在意,畢竟,手底下多的是人,一批批的新人也會補上。

對此,唐宋就算看明白了,臉上的表情也沒多大的變化,拿捏得剛剛好。

「來來,敬宋少一杯,這麼念舊情的人可不多見!」喬田一臉的高興毫不掩飾。

晚上差不多十一點。

沈清水抵達他的別墅時,看到別墅里亮著燈,知道他已經回來了,越發放輕手腳,跟做賊一樣的開了門進去的。

然而,一進門,她先看到的,就是門口歪歪扭扭放著的一雙女士皮鞋。

整個人一涼,頓了會兒。 沈清水是在中午的時候知道宋庭君今天回來的。

她不用看時間也知道今天是九號,但是知道他真的當天回來,還有點驚訝,愣了愣,給他發了信息。

【晚上到?】

那邊宋庭君回復:【嗯,估計晚一些。】

她想了想,回復:【明早去你房子。】

大首長,小甜妻 宋庭君並沒多想。

到了南都,他從機場就直接去了會所,喬田已經在那兒等他和唐宋了。

喬田看到東西的時候,笑著看他,「沒想到宋少居然也真的願意做這種事?」

他笑意滿滿,「那沒辦法,誰讓喬總剛好捏的是一顆好棋子?」

說的,當然是唐宋了。

喬田一臉大方的樣子,「宋少放心,那些照片,我是不會給媒體放出去的,你留著自己慢慢欣賞也不賴?」

他勾唇,「幸好是選擇幫你,否則這會兒照片已經出去了?」

喬田笑。

「照片威脅我,不也敗壞了你手底下最好的模特?」

喬田那表情就知道對一個模特,他並不是多麼的在意,畢竟,手底下多的是人,一批批的新人也會補上。

對此,唐宋就算看明白了,臉上的表情也沒多大的變化,拿捏得剛剛好。

「來來,敬宋少一杯,這麼念舊情的人可不多見!」喬田一臉的高興毫不掩飾。

晚上差不多十一點。

沈清水抵達他的別墅時,看到別墅里亮著燈,知道他已經回來了,越發放輕手腳,跟做賊一樣的開了門進去的。

冷總裁的替身情人 然而,一進門,她先看到的,就是門口歪歪扭扭放著的一雙女士皮鞋。

整個人一涼,頓了會兒。

沈清水還是先轉身進了餐廳,把手裡拎著的東西放到了餐桌上,這才轉身出來。

不巧,她出來的時候客廳的衛生間門打開,正好她一抬頭就看到從裡邊走出來的人,腳步也跟著頓住了。

唐宋剛洗完澡的樣子,長發潮濕著,浴袍穿得十分隨意又勾人,這會兒才系著衣服,又撥弄了兩下頭髮。

然後看到了沈清水,也露出了一副略顯驚訝的表情,隨即也皺起眉,「你怎麼會在這裡?」

眉眼間乾脆帶上了不可思議,「他居然讓你進他的別墅?」

沈清水感覺想說什麼也全都堵在了嗓子眼裡,根本說不出來,所以就站在那兒沉默著。

倒是唐宋像在自己家一樣,自如的走過去倒了一杯水喝著,放下杯子后才略顯苦惱的皺了皺眉。

陰陽嬌柔的道:「男人就是煩,從來也不懂什麼叫溫柔,弄得我現在都沒裡面的褲子穿……」

說著還嘆了一口氣。

沈清水能聽懂她話里的意思,更是下意識往她身上看了看,她是想說她現在浴袍下什麼都沒有是吧。

既然是從浴室出來,那就是洗澡了。

什麼都沒做,確實也不用洗澡的,所以她該懂都猜得到。

「你站那兒幹什麼?」唐宋坐了下來,浴袍半遮之間,胸前若隱若現的歪在靠背上,「有事的話上去找他啊,估計他也已經洗完澡,衣服也穿上了!」 唐宋的車也剛走沒多遠,正好開窗透透氣,視線自然會看到後視鏡,然後就看到了宋庭君屐著拖鞋、裹著浴袍就直接出來了,一副著急忙慌的樣子。

「停一下。」唐宋讓司機把車停了下來,然後等著他走近,才朝窗外準備跟他說話。

結果宋庭君直接無視她和她的車繼續往前走了。

唐宋這才皺了一下眉,視線隨之往不遠處去看。

小區里的路燈很清晰,至少唐宋可以看清楚那邊的那個人是剛剛離開的沈清水。

這會兒,宋庭君已經到了沈清水跟前了,她也聽不清他們在說什麼,好像……也不關她的事。

沉默了會兒,唐宋才啟唇:「開車吧。」

倒是司機揣摩的看了看她,車子慢慢提速,司機也說著話:「唐小姐,其實要我說,現在的宋庭君價值絕對比喬田高,你跟著喬田,也可以跟宋庭君打好關係的,很明顯他對您並不是完全絕情。」

司機也是她的助理人之一,所以會替她擔心未來的路很正常,她也沒覺得有什麼。

只不過,「你就沒看出來宋庭君現在喜歡的是那個女學生?」

司機笑了一下,「這是年代,喜歡算什麼?能到手、捏得住那才是實實在在的,太年輕的女孩子根本和宋庭君這樣的人長久不了。」

年齡、身份、背景差異太大了。

這個時候如果唐宋主動一點,舊情復燃,以唐宋的身材樣貌,拴住一個男人太簡單了,就論餵飽一個男人這一點,絕對沒幾個比得上唐宋。

名模不是白當的。

另一輛車還繼續停在裡邊,沒有熄火,車上的人已經下來了。

是一個休閑裝的男生,看起來跟沈清水同齡。

宋庭君略側首,視線睨著那個男生看了兩眼,然後落在了她臉上。

疾步走了一段,嗓音略微不穩,「怎麼這個時間過來?」

沈清水看似笑了笑,「打擾你好事了?」

他眉峰蹙起,聽得出她話里的怪調,反倒一時間不知道要說點什麼。

她也沒有要等他下文的意思,直接就想從他身側走過去,上那輛車。

宋庭君本能的伸手將她捉了回來,「什麼人的車你都上?」

沈清水忍不住看了他,不知道是沒忍住,還是懶得在意在他面前的形象了,張口就一句:「我還只是上別人的車,你都把人上了吧?你管我?」

果然他明顯一愣,張了張口,但是沒說出什麼來,畢竟這是,就是他做出來的給她看的。

片刻才道:「既然蛋糕都送過來了,不陪我吃?」

她想了想,點了一下頭,「好啊,順便談談正事。」

「什麼正事?」宋庭君聲音跟著沉了沉。

沈清水笑著,眼睛里沒什麼溫度,「我知道宋少高人一等,但是既然咱們說好了,那就起碼彼此尊重一下,你要是跟唐小姐,那跟我斷總可以?」

一說這個事,宋庭君臉上的煩躁就很明顯,乾脆也不接她的話,捏了她的手腕就要往回走。 一旁沈清水的同學李瀟,這個時候伸手擋了一下,然後順勢整個人都站在了她跟前,看了宋庭君,「這位先生,水水既然不想跟你走,那就不要強人所難。」

惡魔前夫,請放手 宋庭君薄唇微弄,「你又是哪冒出來的?」

說罷,他把沈清水直接往懷裡帶,「再者,我帶自己的女朋友回家,跟你又有什麼關係?」

聽他說是「女朋友」,李瀟下意識的看了沈清水。

她不說話,李瀟也並沒有走開,「就算是男女朋友也不帶這麼勉強的吧,既然她想跟我回學校,那這位先生還是不要為難的好。」

宋庭君低眉看了沈清水,「那你說說,回哪。」

「你跟我談協議,我就過去談。」

他勾唇笑了一下,倒是很爽快,「好啊。」

沈清水沒想到他這麼爽快,本來沒抱希望,他忽然點頭答應了,也不好反悔。

只好看了李瀟,「也很晚了,你先回去吧,我沒事。」

李瀟蹙眉看了她,「你真的沒事?」

她勉強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那我在這兒等你,你們聊完給我電話。」

宋庭君沒說話,似笑非笑的看著她,她還真的點了一下頭,「也行,如果太晚,我告訴你就先走吧。」

她知道李瀟固執,這會兒都說了要等就肯定不會走,只好這樣。

*

回到屋子裡,沈清水一進客廳就很有目的性的看了他,「把協議拿過來吧。」

宋庭君點了點頭,「談,一會兒就談,蛋糕既然拿來了怎麼也得先吃了不是?」

他難得像個主人一樣給她倒了一杯水放到茶几上,自己隨意坐在了沙發邊,「你自己做的蛋糕?」

沈清水沒有要回答的意思,而是自顧說著:「雖然我一開始並沒有搞懂為什麼你一定要用什麼協議把我綁成你的女朋友,但是多半也跟唐小姐有關。」

「現在既然你跟唐小姐都這樣了,那必然是已經不需要我了……」

他就那麼安靜的聽著,甚至還伸手拿了煙盒,隨即才啟唇:「哪樣了?」

低頭看到了他自己身上還是浴袍,也就挑了挑眉,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放下香煙,稍微側過身看了她,「喜歡我?」

問得這麼突然,沈清水半天沒接上話。

「我現在給你個機會,既然想的起來親手給我弄個蛋糕,那就是多少有點意思,所以,你現在要麼選擇陪我過這個生日,要麼選擇談協議的事。」

看起來十分的好脾氣,像是他其實也想過了要解除協議的事。

他想過?

也對,沈清水想起來,他已經無視約定直接把唐宋帶回家了。

沈清水表面軟弱,但內心其實很倔很要強,一想到當初這麼主張的是他,現在先想的還是他,心裡有些堵。

而她當然要選後者。

剛要開口,他的手機就響了。

宋庭君豎起手指打斷她,起身去接電話了。

「嗯……幾個意思?……不是說了這周末就能轉過去,玩我呢你!」他的聲音隱隱約約,明顯是什麼事超出了預料。 電話那頭的聲音相比起他就十分的淡然,「要麼怎麼叫它是意外?那邊臨時出了狀況,所以林介還是必須繼續關押在南都。」

宋庭君單手叉腰,閉了閉目,「我當初怎麼就接了你這麼個燙手山芋?」

寒愈低笑了一聲,是那種幸災樂禍又愛莫能助的意味,「多大點事,不就是繼續穩住沈清水,一個小姑娘,你還解決不了了?」

「滾吧滾吧。」宋庭君直接掛了電話,在陽台上冷靜了會兒,然後才走了回去。

他在沙發上坐下,慢條斯理的靠回椅背,看向那邊的人。

沈清水也不啰嗦,「那就談協議吧。」

宋庭君依舊是那個姿勢靠著沙發,沒什麼動靜,更別說起身去拿協議。

片刻,他才表情淡淡的道:「你現在只能選擇陪我過這個生日。」

她皺起了眉。

宋庭君起身去餐廳把那個小蛋糕拿了進來,放到茶几上,然後又過去把客廳的大燈關了,光線暗下來,氣氛一下子就好了許多。

沈清水就那麼看著他走回來后開始拆蛋糕,自己插上蠟燭,自己把壽星帽拿出來,這才朝她遞過來。

「自己戴不正。」他是那種若無其事的語調和表情。

就好像在這一分鐘之前,他們之間好像一點不愉快都沒有。

「你什麼意思?」沈清水終於出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