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3 Views

「很遺憾!」

Written by
banner

梁母聽到這句,一下子失去力氣,向後退了幾步。

梁景銳咬了咬牙。

「不過,也是萬幸,子彈從頭部射入,在前進過程中卡在了一塊堅硬的頭骨中,所以子彈沒有深入。但遺憾的是,我們研究了很久,都沒有辦法取出那顆子彈,因為位置太過敏感,離子彈不遠處就是人最重要的大腦神經區,一旦破壞,病人就會變成植物人,甚至是腦死亡。所以我們只好先處理了病人中的毒,等我們會診后再商量開顱手術!」

梁景銳和梁母的心稍稍放了下來,突然,好像聽到了一個詞:

「中毒?」梁母急道。

「對,好在送來得及時,現在已經解了,但是病人的身體變得虛弱,這也是我們不敢手術的原因之一。」

梁景銳狠狠地一拳砸在牆上,冷冷道:

「宮婷,這是要我們兩個人的命!」

醫生說完,交代護士將病人送入加護病房就離開了。

我的冷傲總裁老婆 不一會兒,喬語被推了出來,只見她全身插滿了儀器,雪白的床單下,看起來那麼單薄。

因為病情嚴重,喬語被送入加護病房,並且不允許家屬進入。

梁景銳透過玻璃,看著病床上的喬語,擔心地看著那微微起伏的胸膛,生怕一個錯眼那起伏的胸膛就停止了動作。

好久,梁母看不下去了,拉拉梁景銳道:

「景銳,你好歹回去換身衣服吧,等收拾好了在來看小語,有媽在這呢!」

良久,才看到他點點頭,對母親道:

「媽,拜託你了!」

「回去吧!」

回到家,梁景銳收拾了下,找了些喬語的生活用品,準備送到醫院,正準備走時,接到了周立的電話:

「總裁,找到宮婷了,差點讓她出國了!」

「好,帶到地下室,出國?就是上天入地,我也要找到她,」頓了頓,陰冷道,「我要讓她——生——不——如——死!!!」

周立似乎顫了一下,趕緊道:

「是,總裁!」

宮婷緊緊地抱著自己,她害怕地看著周圍的環境,這裡很黑,什麼也看不見,也不知道是哪裡?眼前突然閃過那個被自己殺死的男人死不瞑目的眼睛,宮婷害怕地將自己抱地更緊!

似乎過了很久,突然,聽到一陣開門聲,燈也被打開了,宮婷遮了遮眼睛,等適應光線時,就看到了梁景銳。

「景銳,求求你放過我吧,求求你!」宮婷爬過去,要拉梁景銳的褲子。

梁景銳嫌棄地後退了幾步。

「宮婷,你有什麼資格要我放了你?你都要殺了我們了,還有我的孩子,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宮婷一頓,立即縮到了角落不說話。

「怎麼?求不下去了?」梁景銳說完,看著狼狽的宮婷,問道:

「為什麼?」

宮婷沉默了下,低聲道:

「因為我愛你!」

「哈哈哈!」梁景銳似乎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

「那麼你的愛太可怕了,愛我,就策劃車禍讓我殘疾? 助理夫人:壞壞總裁請剋制 愛我,就處處針對無辜的人,還有一個未出世的孩子?你到底是怎麼想的?」梁景銳譏諷道。

宮婷似乎受不了這諷刺輕蔑的話,猛地抬起頭,道:

「對,就是的,明明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為什麼最後出來一個喬語就可以搶走你,既然我得不到,那麼我也不會讓別人得到,所以我寧可殺了你!包括你所愛的一切!」

梁景銳竟然笑了下,道:

「跟我有關係的女人多了,甚至我還曾經有一個未婚妻呢,可是為什麼只針對小語?」

宮婷冷笑道:

「可惜蘇媛媛從小就出國了,否則她也活不了。」

「你的愛就是殺光所有我身邊的女人嗎?」

「是,除了我,誰也不能擁有你!」 寵婚難爲 宮婷尖銳的道。

看著這個瘋狂的女人,梁景銳覺得已經無話可說了,搖搖頭,道:

「那你好自為之吧,希望你活得長久一些!」

說完,叫來了周立,道:

「將所有的證據送交警察局,同時,想辦法讓監獄里最變態的犯人和宮婷關在同一間牢房。」

周立顫抖地道:

「是,總裁!」

宮婷聽到這裡,瘋了似的大罵道:

「梁景銳,我詛咒你,詛咒你們天人永隔,詛咒你們不得好死!哈哈哈哈!」

梁景銳頭也沒回地離開,將那個地獄中的女人拋到身後!

回到醫院,看著渾身插滿儀器,呼吸微弱的喬語,梁景銳的耳邊不知怎麼就想起了宮婷的詛咒聲,心突然一痛,喃喃道:

「如果有報應,就全部應在我身上吧,老天爺,求求你,求求你給小語一線希望!」

突然肩膀上傳來一股大力,顧文予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柔聲道:

「景銳,不用擔心!喬語吉人自有天相,會沒事的!」

梁景銳點點頭,過了一會兒,似乎平復了下心情,問道:

「付于晴怎麼樣了?」

顧文予推了推眼鏡,道:

「小晴沒事了,醫生說好在避開了要害部位,等傷養好了就可以出院了!」

「小晴?」梁景銳轉身看著顧文予,顧文予似乎害羞地笑了下:

「覺得這姑娘很不錯,一見鍾情了!」

梁景銳也不由得替好友高興,拍拍他的肩膀道:

「恭喜你,終於結束單身了!」

兩人相視一笑,梁景銳相信,如果喬語醒了,她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高興的。

兩個月後

喬語病房裡,梁景銳輕輕地替喬語擦了身子,細心地剪了指甲,做完后,就坐在床邊,一邊按摩她的手腳,一邊淡淡道:

「小語,等你好了,我們馬上就舉行婚禮,然後生一堆孩子,等他們大了就把公司扔給臭小子們,我們就可以過過兩人世界了,去環球旅遊,你不是喜歡風景優美的地方嗎?我們就去找一個美麗的地方住段時間,等看膩了,就換個地方,一直到老,到我們白髮蒼蒼的時候,就可以安靜地回憶我們的這一生了,放心吧,我不會嫌棄你老的,因為我也是一個糟老頭了!小語~小語,快醒來,好不好?」

似乎再也說不下去了,梁景銳將臉緊緊地埋在喬語的手心中,只能看到那微微顫抖的肩膀。

門外,付于晴哭得泣不成聲,顧文予嘆了口氣,將這個哭得狼狽的小姑娘輕輕摟在了懷中。

突然,安靜地走廊里傳來一陣腳步聲,顧文予轉頭一看,原來是葉肅勛回來了。

因為喬語的病情,梁景銳聯繫了在國外的葉肅勛,拜託他找找頂尖的外科醫生,梁景銳要照顧喬語,因此就讓顧文予負責和葉肅勛聯繫,一來二去,兩人倒是成了好朋友。

「怎麼樣了?」顧文予趕緊問道。

葉肅勛壓抑不住興奮,道:

「終於打聽到了,愛德華教授,最好的腦外科專家,而且剛好愛德華教授要來中國做學術交流,我已經託人問過了,他同意來看看小語的情況,如果有可能,會親自為小語做手術!」

「太好了!」付于晴擦擦眼淚,高興道,「快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總裁吧!」

一周后,一大早市立醫院就緊張地忙碌起來,一號會診室和手術室都早早地做好了準備,來自全國的腦科專家幾乎都到了,大家都在緊張地等待著國際著名的腦科專家——愛德華博士!

終於,聽到空中的直升機轟隆隆地飛過,停在了樓頂的停機坪上,不一會兒,就見愛德華教授在梁景銳等人的陪同下來到會診室。

眾人簡單的交談了幾句,教授就示意要先看看病人。

看著一群人進去,梁景銳、葉肅勛、顧文予、付于晴、梁母等人都緊張地等待著。

兩小時后,院長出來高興地道:

「梁總裁,教授說馬上就可以手術了!」 說完,就急急進了會診室,不一會就見喬語被送入了手術室。

等待是漫長的,梁景銳等人感覺到時間是那麼的難熬,大家都緊緊地盯著手術室外的燈,那燈已經亮了十幾個小時了,期間,也沒有一個人有心情吃飯,飯菜還原封不動地放在休息室。

終於,燈滅了,梁景銳趕緊走上前,只見愛德華教授疲憊地向他點點頭,院長高興地道:

「梁總裁放心,手術很成功!」接著教授又用德語說了些什麼,院長道:

「但是,病人很虛弱,需要休息,並且不能受刺激!」

梁景銳感激地握著教授的手,激動道:

「謝謝,謝謝您!」

教授理解地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點了下頭就離開了。葉肅勛立即陪著院長將教授送了出去。

喬語又回到了加護病房,但是這次大家卻是高興的,因為喬語已經沒事了,只要再過段時間就好了。

期間,梁景銳親自照顧喬語,已經引起了醫院上下所有人的讚賞,甚至只要是女人,都羨慕死喬語了。

這天,梁景銳又在為喬語按摩手腳,當按摩到手的時候,梁景銳感到喬語的手似乎動了下。

「小語?小語?」梁景銳激動地低聲道。

只見喬語的眼皮輕輕動了動,然後緩緩地睜開了,似乎還沒有回神,兩眼獃獃的。

梁景銳看到喬語醒來,激動地吻了吻她的手,道:

「小語,是我!」

喬語眼睛轉了下,緩緩看著梁景銳,看到他,喬語的眼中盈滿了眼淚。

「別哭,小語,我們都很好,沒事了,沒事了!」說著,梁景銳小心地低下身子,輕輕地將喬語抱入懷中。

喬語醒了,大家也終於放下了心,這天,梁景銳和往常一樣,推著坐在輪椅中的喬語在醫院的花園裡散步,陽光很好,穿過樹葉,灑下星星點點的光芒,喬語深呼吸了一口氣,柔柔道:

「活著真好!」

梁景銳輕輕地在喬語的頭髮上吻了一下,喬語抬頭對著梁景銳笑了笑,似乎想起什麼,笑的更大了,忍不住地道:

「現在小晴和顧先生兩人好的如膠似漆,形影不離了,眼看著你的小秘書就要被別人挖走了!」

梁景銳大方道:

「沒關係,讓顧文予再賠一個好了。」

「什麼呀,小晴又不是貨物!」

喬語佯裝生氣地拍了下樑景銳的胳膊。

梁景銳笑笑沒有回答,他們似乎都在迴避提到一個人,那就是宮婷!

兩人就在這陽光下散著步,感受著生命的美好,路過的醫生護士都含笑地向他們問好,然後用羨慕的眼光看著這對璧人。

寵你入骨:小妻乖一點 三個月後,喬語終於被獲准出院。出院這天,梁景銳一直陪著喬語,而梁母則帶著林媽,早早地來到醫院,幫著收拾東西。

看著瘦弱的喬語,梁母心疼地道:

「小語,去我那吧,我讓林媽給你好好補補!」

梁景銳看著母親,想了想,看著喬語用眼神詢問著。

喬語拉著梁母的手,笑道:

「好的,伯母!」

梁母高興地道:

「太好了,這才是一家子嘛!」

喬語出院后不久,宮婷的案子終於審判了,因為證據確鑿,宮婷對自己的罪行供認不諱,被判死刑,宮婷放棄上訴,只求儘快執行!

梁景銳聽了宮婷的要求,冷哼了聲,對周立道:

「就讓她在監獄里多呆段時間,好好反省下自己的過錯!」

「是,總裁!」

看著周立出去執行命令,梁景銳知道,周立是覺得自己太心狠了,可是,如果他也經歷過差點失去小語的那種痛,他就會知道,自己已經是多麼的仁慈了。可是~唉,小語至今都沒有提宮婷,一定是猜到了!

想到這裡,梁景銳立即起身,提前離開了公司,而公司里的人已經習慣了。

梁宅里,今天正好付于晴帶著顧文予來看喬語,三人坐在客廳里高興地聊著天。

「小語,你是不知道,總裁那個溫柔體貼,可把一醫院的,只要是女的,都給俘獲了!」

顧文予輕笑著道:

「有那麼誇張嗎?」

付于晴瞪了一眼顧文予,嬌嗔道:

「你知道什麼呀,你是男人,當然沒注意了!」

喬語笑笑,心中也是甜蜜。

付于晴吃了口水果,繼續道:

「要不是宮婷,你們也不會受這一難!」說完,似乎才反應過來,小心地看了眼喬語,最後又把求助的眼光看向顧文予。顧文予見狀,趕緊安撫地拍拍她的背,示意她不用緊張。

喬語聽到宮婷這個名字,微微楞了下,遲疑道:

「她~怎麼樣了?」

顧文予淡淡道:

「被判死刑!」

付于晴趕緊道:

「小語,你不要難過,這都是她自己的選擇,與別人無關!」

喬語看著她緊張的樣子,笑道:

「放心吧,其實我已經猜到了,在出事前就有點懷疑了,就是不敢相信。」頓了下,對顧文予道:

「我想去看看她,可以嗎?」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不行!」

顧文予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聽到門口那傳來一個反對聲,三人回頭,就見梁景銳大步走進了客廳,放下公文包就坐到了喬語身邊。

顧文予一看梁景銳回來了,知道兩人有話要說,就拉起付于晴道:

「那我們先走了,喬語,下次再來看你!」

喬語點點頭,趕緊起身,拉著梁景銳送兩人出門。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