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105 Views

但誰能想到,此時的雪兒正面臨着巨大的挑戰,並很有可能因此喪命……

Written by
banner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呢?我們下章再說! 中皇山,也叫女媧山,據傳上古時代的三皇之一的女媧氏,發祥於此,故得此名。

此時的雪兒就在這中皇山的一個隱蔽山洞之中閉關修煉着,按道理說,她應該在一個星期前就該出關了。

可是奇怪的是,傳承即將在收尾階段,竟意外的被終止了。

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面前這條可惡的蛇妖!

只見這蛇妖半人半蛇,身長三米開外,上半身長得倒是比較突出,可下半身的黑色蛇身卻讓人有些噁心。她的一雙眼睛血紅,瞳孔是一條黑色的線,皮膚略黑,嘴脣發紫,鋒利的獠牙微微外露,渾身妖氣騰騰。若不是這一身妖氣,不知道的還以爲她纔是真正的女媧後裔呢。

此刻她正抱着雙臂,靠着石壁,一臉不懷好意的看着雪兒。

“小丫頭,沒想到你還真挺能忍的,看來我真是低估了你。不過你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吧?識相的,乖乖把女媧之力交出來,否則,等我破了你身上這層光罩,定一口吞了你!”

雪兒現在就在她的對面盤膝坐着,她的雙手結了一個奇怪的法印,身上被一層綠色的光罩包裹着。

不過看她秀眉微皺,一頭香汗,明顯是處於被動之中。

她咬了咬牙,然後狠狠地道:“大膽蛇妖,就憑你也想得到女媧之力,簡直就是癡心妄想。我告訴你,我就算被困死在這兒,也絕不會把女媧之力交給你!”

蛇妖聽此,咯咯一笑道:“真是個硬氣的丫頭,我倒要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話聲剛落,她身體未動,可一條蛇尾卻猛地抽向了雪兒。

只聽到“啪”的一聲響,蛇尾重重的砸在光罩之上,雖然沒能突破光罩,卻還是讓雪兒的身體忍不住的震顫起來。

她已經堅持了整整七天,她真擔心自己會堅持不住,被這蛇妖衝破身外的護罩。而到了那時,不僅僅她的末日來臨,這蛇妖更會將她取而代之。

蛇妖心腸歹毒,若是讓她得到女媧之力,到時候定會掀起血雨腥風,整個人間,怕是也都要大難臨頭了。

可雪兒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死守,她畢竟還沒有完全的得到傳承,若是跟這蛇妖硬拼只能是死路一條。

不過按照現在的情形,她或許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如果再沒有人前來搭救,後果將不堪設想。

蛇妖一尾巴抽完,轉而又連續抽了幾下,這幾下過後,雪兒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還不放棄嗎?好,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說到這裏,她的眼中突然紅光一閃,那兩條如同黑線的瞳孔猛地變大。緊接着,就看見兩道黑光直接從她的瞳孔之中射了出來,如同利箭一般直向着雪兒射去。

雪兒一看黑光急速而來,立刻閉上雙眼,嚴陣以待。

若是放在之前,這兩道黑光倒也算不得什麼。可是此刻的雪兒已經是強弩之末,甭說這兩道用妖丹所化的黑光,就算是普通的妖術,她恐怕都很難抵擋了。

只聽到“砰”的一聲響,兩道黑光剛剛撞到綠色的護罩,後者便砰然破碎。而雪兒也在這時,口吐鮮血,虛弱的倒在了地上。

蛇妖一看終於算是破開了雪兒的防護罩,當即搖身一變,化爲本體黑蟒,張開大嘴就要咬向雪兒。

這黑蟒的大嘴之中滿是獠牙,如若被它咬中,雪兒怕是必死無疑。

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白影竟突然闖入了山洞之中,並搶先一步護在了雪兒的身前。

黑蟒一口咬來,正好與這白影相撞,接着,令人驚訝的一幕發生了。

這白影當真了得,黑蟒怕是有千年修爲,可是僅僅一個照面兒,便被打得連連後退,一頭撞在了石壁之上。

與此同時,白影漸漸的化爲人形,遂才發現,這白影竟然是個風韻猶存的美婦人。

只見她身着一套白色帶袖長裙,裙襬一直垂到腳踝,腳上是一雙白色的繡鞋,整個人看起來,潔白無瑕,宛若百合一般。她的皮膚白皙,一頭黑色秀髮盤在頭頂,在額頭上戴了一條銀色掛鏈,一雙美目之中沒有半點兒溫暖,一張俏臉之上沒有半絲溫柔,她就那麼冷若冰霜的站着,就像是九天仙女下凡塵,只可遠觀,卻不可褻玩焉!

她掃了一眼黑蟒,接着冷漠的道:“孽障,連女媧後裔也敢染指,不想活了嗎?”

黑蟒不傻,僅僅一招它便招架不住,這來者的實力之強,絕非它這般修爲所能比擬。

“臭女人,你竟敢壞我的好事,這樑子咱們算是結下了。日後千萬別落在我的手上,不然的話,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美婦人聽此,輕蔑一笑道:“好大的口氣,你區區蛇妖,又能奈我何?想找我報仇,就來百花谷吧。本谷主隨時恭候!”

黑蟒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接着有些驚恐的道:“你……你是百花谷主?那你對我……”

“沒錯兒,我剛纔不小心向你施了一點兒花毒,還是快些解毒去吧。不然的話,不僅你這千年道行要毀於一旦,恐怕小命也得丟了。”

黑蟒聞此,哪裏還敢耽擱,當即化爲一團黑氣,快速逃出了石洞。

美婦人並沒有前去追趕,或許是她另有打算,或許是她根本就沒將這蛇妖放在眼裏,懶得去追。

收回目光,她低頭看了看昏死過去的雪兒,冷冰冰的臉上這才露出了一絲笑意。

“終於是被我找到了你,看來我那可憐的夫君有救了。女媧後裔,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哦。不然的話,我只能親手毀掉你了。咯咯……”

……

經過幾天的跋涉,童言和青冥帶着譚鈺所變的小狐狸終於抵達了中皇山。

在來這裏之前,童言已經提前借青冥之口跟千面書生打過招呼,讓他來這裏匯合,然後一起接雪兒出關。

但可惜的是,他們終究還是晚了一步,雪兒已經先行被百花谷主帶走。

而如此一來,與百花谷的一戰,終於還是無法避免。

可是百花谷與魔宗之間到底有着怎樣的深仇大恨呢? 在中皇山的山腳下,衆人終於順利匯合。不僅是千面書生來了,白烏鴉還有蔣小雨和陳瞎子也都來了。

衆人再次重逢,其實本該是件高興的事兒。然而童言啞了,譚鈺的修爲毀了,誰又高興的起來呢?

舊情難擋,雷總的寶貝新娘 “少宗主,是屬下無能,無法爲你分憂,你受苦了。”

童言聞此,當即搖頭笑了笑。他想說些什麼,可惜實在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青冥見此,開口笑道:“你們也無需難過,他只是啞了而已,並不算什麼,只要能找到神醫,一定會治好他的。”

蔣小雨低頭看了看童言懷中的小狐狸,走上前來摸了摸它的小腦瓜,輕嘆一聲道:“我跟她鬥了那麼久,沒想到她修爲毀了,我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丫頭,咱們之前的糾葛都一筆勾銷了。希望你不要記恨我,一定要好好的。明白嗎?”

小狐狸只是眨了眨眼睛,也不知道它到底有沒有聽懂。

童言四下看了看,隨即伸手在青冥的背上寫了幾個字。

寵妻成癮:豪門千金歸來 青冥察覺,立刻開口道:“小童說,還是先去雪兒閉關的山洞看看吧。這麼長時間,也不知道她怎麼樣了。”

千面書生聞此,趕忙向衆人說道:“諸位跟我來吧,她閉關的山洞有些隱蔽。我帶你們去!”說完,他率先向山上走去。

衆人也不耽擱,直接跟在了他的身後。

不多時,一行人便來到了一個隱蔽的山洞前。看着洞口之前用來掩飾的樹枝散落一旁,千面書生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

“不好,有人來過!”

此言一出,童言當即身形一閃,先一步的衝入了石洞中。可是此刻的洞內空空如也,哪裏還有半個人影。

幾秒種後,其他人也先後的走入,看過空空的山洞後,都不由得面面相覷起來。

“怎麼回事兒?雪兒人哪兒去了?難道她已經提前出關了?可是她爲何沒有通知我們呢?該不會是遇到了什麼危險吧?”

童言眉頭一皺,立刻將山洞仔細的查看起來,並時不時的用鼻子嗅了嗅。

一番檢查之後,他終於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這石洞裏有打鬥過的痕跡,還殘留着淡淡的花香。這種香氣,他曾經聞過,正是出自那百花谷。

他基本已經可以斷定,此事跟百花谷有關,但他卻不知道這百花谷爲何要來找雪兒呢?難道是另有所圖?

童言暗暗思量了一會兒,接着將自己的發現通過青冥之口轉達給了衆人。衆人聽過之後,一時間都沉默了。

童言扭頭看了一眼故作焦急的千面書生,臉上露出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

他依稀間覺得,此事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就算是百花谷的人來了,那他們又是怎麼知道雪兒在此閉關呢?另外,千面書生本來就出自百花谷,連自己都能聞到的花香,這千面書生又怎會發現不了呢?

除非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千面書生想隱瞞一些事情。而雪兒被人擄走,此事定然跟他脫不了干係。

想到這裏,童言立刻在青冥的背上寫下了一些字。

青冥辨別出來之後,臉上頓時露出了驚訝之色。他扭頭看了看身後的童言,不解的道:“小童,你會不會搞錯了?”

童言搖頭笑了笑,眼中滿是自信。

青冥見此,不便再反駁什麼,直接向千面書生說道:“許兄,小童讓我告訴你,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爲。大家兄弟一場,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千面書生一聽此言,不由得全身一顫,可是當他接觸到童言期盼的眼神之後,終於平靜了下來。

“少宗主,我就知道瞞不過你的。其實,我也並沒有想瞞你,而是想在救出了雪兒之後,再向你請罪。可惜,現在卻非說不可了。跟你猜測的一樣,的確是我把雪兒閉關的地方通知給百花谷的,可我這樣做,也是被逼無奈。我知道出賣朋友不仗義,可是……可是我又能怎麼辦呢?他們拿我妹妹做要挾,我真的不能視之不理。我更不能讓她因爲我而白白死去。少宗主,我對不起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我犯下了如此罪過,你想怎麼處罰,我都接受!”說到這裏,他“撲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地上。

童言聽此,無奈的搖了搖頭,隨即在青冥的背上寫道:“你有你的錯,但你也有你的苦衷。我曾經答應過你,一定會幫你救出你妹妹。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都沒能履行自己的諾言。所以在這一點上,是我對不起你。現在不是追責你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想辦法怎麼救出雪兒,怎麼幫你救出你妹妹。只有這樣,你才能真正的獲得自由!”

青冥將這些話轉述出來之後,千面書生一個大男人,竟有些痛苦的哭了起來。

“少宗主,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更對不起雪兒。我該死,我真的該死。但在死之前,我願意用一切來彌補我犯下的罪,就算把我這條命扔了,我也無怨無悔!”

童言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千面書生,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百花谷之前就險些讓魔宗自相殘殺起來,這一回竟然還敢打雪兒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是他們自己惹上了魔宗,如果不給他們一點兒顏色瞧瞧,恐怕日後只會變本加厲。

另外,他曾經答應過女媧娘娘和玉簫真人,要照顧雪兒長大。現在雪兒有難,他不能袖手旁觀。千面書生與他也算是出生入死的兄弟,兄弟受人威脅,他又豈能視而不見。

搭救父母和妹妹,幫助譚鈺恢復修爲,這兩件事看來只能向後推遲了。現在首先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救出雪兒,剷除百花谷。

百花谷欺人太甚,不將它連根拔起,不僅對不起魔宗,更對不起這些朋友。

童言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一場爲了諾言,爲了朋友的戰爭就此拉開了帷幕。

拒嫁前夫:嬌美毒妻不好惹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百花谷與魔宗之間的關係,絕沒有想象中的那麼簡單。就連他,也與百花谷之間,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爲何會這麼說呢?答案很快揭曉! 百花谷的無恥行徑徹底激怒了童言,而這樣一來,江湖上勢必又要颳起一場血雨腥風。

可神祕莫測的百花谷,到底在什麼地方呢?

武夷山,三教名山。自秦漢以來,武夷山就爲羽流禪家棲息之地,留下了不少宮觀、道院和庵堂故址,這裏還曾是儒家學者倡道講學之地。可謂名聲在外,源遠流長。

然而不爲人知的是,在武夷山內有一條神祕的山谷,谷中風景秀美,溫度宜人,雖然算不上四季如春,卻也是難得的避暑勝地。

這谷內樹木倒也不算多,可是千奇百怪的花朵卻是琳琅滿目、奼紫嫣紅,讓人目不暇接。

剛剛走入谷中,醉人的花香便會撲面而來,深吸一口,滿滿的都是幸福,回味的都是美滿。

但是誰能想到,在這片美麗的花羣之中,卻潛藏着致命的劇毒。誤入其中,只要沾上一點兒,恐怕只能是腳踏陰陽,生死茫茫。

沒錯兒,這遍地花朵的山谷,就是大名鼎鼎的百花谷!而雪兒,現在就在這百花谷中。

百花谷的人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不過幾百人而已。但是這幾百人中,隨便挑出一個,都是用毒的好手。

擅闖百花谷,後果可想而知。

谷內的居民都住在山谷最裏面的那排排房舍中,而谷主平日裏生活起居的百花樓,就是那棟最高大,也最古樸的二層小樓。

百花谷的人並非與世隔絕,他們也時常去附近的鎮上購買生活用品。但谷中卻基本沒有外人來,不是他們不好客,而是他們習慣了平淡,也習慣了平凡。

百花樓二層的一個小房間裏,昏迷了整整三天的雪兒終於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她四下看了看,然後慢慢的坐起身來。

這個房間佈置的十分整齊,打掃的也十分乾淨,到處都瀰漫淡淡的香氣。房裏擺放了很多古樸的傢俱,隨便一件估計都得有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光景。如此看來,這個房間的主人定是個念舊的人。

雪兒並沒有過多的關注這些,而是擡腿直接走向了緊閉的窗戶前。

這窗戶整個是木質的,上面刻着十分精美的雕花。她雙手按在窗上,然後用力的一推。隨着“嘎吱”一聲響起,明媚的陽光立刻從窗外照射進來。

她伸手擋在額前,仔細的向外面一看,接着不由得心情大好起來。

她看到了好多花,五顏六色的簡直美極了。

蝴蝶、蜜蜂,在百花羣中飛舞着,愉快的嬉鬧着,這個地方簡直就是畫中境,世外桃源般令人欣喜。

雪兒完全的沉浸在眼前的美景之中,直到房門被人打開,她這纔回過神來。

“小丫頭,你醒了。 大佬你親媽又黑化了 睡得還好嗎?”

雪兒聽此,立刻扭頭去看,來者不是旁人,正是那位深不可測的百花谷谷主。

在昏迷之前,雪兒看到了她的背影,卻沒有聽清她和蛇妖之間的對話。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這位穿着白色長裙,美若天仙的少婦到底是誰。

她盯着眼前的美婦人看了一會兒,然後輕聲問道:“大姐姐,是你救的我嗎?謝謝你!可是這裏是哪兒啊?”

百花谷主聽此,微微一笑道:“這裏是我的家,百花谷!的確是我將你帶到的這裏,不過你無需謝我。因爲我也有一件事,需要你來幫忙!”

雪兒眨了眨大眼睛,隨即不解的問道:“大姐姐,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呀?”

百花谷主神祕一笑道:“其實很簡單,你是女媧後裔。這點兒小忙對於你來說,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來吧,我先帶你去吃飯。吃飽了,再幫我。好嗎?”

雪兒雖然不知道這美婦人想讓自己做什麼,可看這美婦人的模樣倒也不像壞人,而且還搭救了自己,所以便點頭答應了下來。

跟在美婦人的身後,兩人很快便下了樓。

這個二層小樓的裝飾都是古香古色的,幾乎一點兒現代的氣息都感受不到。更像是清末或者民國時,大戶人家的裝飾佈局。

在一樓的一面山水屏風後是一張圓桌,在這圓桌上擺着十分豐盛而且精美的菜餚。

不過基本都是蔬菜和豆製品,一點兒葷腥都看不到。

百花谷主帶着雪兒在圓桌旁坐下來,直接開口道:“吃吧,我從不吃肉,粗茶淡飯,你就湊合一下吧!”

雪兒聞此,笑着說道:“這已經很豐盛了,謝謝你!那我就開動嘍!”說着,她拿起碗筷,直接吃了起來。

百花谷谷主倒是沒動筷子,而是一雙美目緊緊的盯着雪兒。

雪兒吃了一會兒功夫,然後有些不自然的道:“你幹嘛一直看我呀?你不吃點兒嗎?”

百花谷谷主搖了搖頭道:“我已經吃過了,你自己吃吧,多吃點兒!”

雪兒輕哦了一聲,夾起一塊豆腐再次放進了嘴裏。

不過多時,雪兒便填飽了肚子,隨即心滿意足的道:“真的太好吃了,謝謝你。”

百花谷主微微一笑道:“既然吃飽了,那就來幫我吧!”說到這裏,她直接站起身來。

雪兒沒想太多,立刻依言跟着起身。

百花谷主擡腿向前,徑直的走到了牆邊的一副古畫前,然後在上面輕輕的敲了敲幾下。

“通通通”幾聲過後,她又向後退了幾步。

而就在這時,只聽到“噌”的一聲響,她之前站立的地方竟出現了一條向下的通道。

通道里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是通往什麼地方的。

百花谷主見雪兒沒有上前,當即扭頭說道:“你還愣着幹什麼?跟我一起下去吧!”

雪兒微微皺了皺眉頭,剛纔的無心,現在反而有些擔心起來。

這百花谷主不苟言笑,就算笑,也是很僵硬的那種笑,總給人一種十分壓抑的感覺。

可她畢竟答應了這美婦人,現在也不好反悔,只得硬着頭皮走上前來。

通道里是一條向下的臺階,隨即很暗,但是如果一步一步向下,倒也不會走偏,也不會摔倒。

百花谷主見她跟來,這才率先走入了通道之中。

漆黑的通道下到底隱藏着什麼祕密呢?百花谷主又到底想讓雪兒幫什麼忙呢?敬請期待! 這通道的深度完全超出了雪兒的預料,她跟着百花谷主一直向下,足足走了將近半個小時,竟然還沒有抵達底部。

不過隨着越來越向下,通道里倒也不像是之前那般漆黑。約莫每下一百個臺階的樣子,便能看到掛在牆邊的油燈。

這些油燈也不知道是燒的什麼油,雖然火光不是很亮,但卻散發出一股十分奇特的香氣,很好聞,也很誘人。

Wшw◆т tκa n◆CΟ

雪兒時不時的深吸幾口,一臉的滿足和陶醉。

走在前頭的百花谷主並沒有回頭,可她卻如同背後長眼一般,竟有意無意的說道:“你最好摒住呼吸,這油燈雖然會散發香氣,可這香氣吸多了就會上癮,更會讓你產生幻覺。真等你難以自拔時,想後悔怕是都來不及了。”

雪兒一聽此言,趕忙伸手捂住了口鼻。越是誘人的東西,往往越害人最深。雪兒雖然年紀小,可這樣淺顯的道理,她還是明白的。

兩人就這樣又向下走了二十多分鐘的樣子,臺階的盡頭這纔算是出現了。

可是到了這裏之後,空氣裏的溫度也是驟降。如果說在上面有二十度,那這裏恐怕已經是零下好幾度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