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85 Views

魏芳娣已經慌了:"老公,你快想辦法啊,不能讓楚蕭走了,一定不能讓他把那件事告訴楚雄,不然的話,我們家就完了,他肯定能查出什麼事情的!"

Written by
banner

殷志龍努力讓自己鎮定下來,他拉住魏芳娣的胳膊:"你慌什麼慌,不要著急,我現在就安排人去做掉楚蕭,你不要著急,這件事情,肯定不會讓老頭子知道的!"

殷志龍說完,就去一旁打電話,似乎在安排人手,還說什麼,讓他不能活著下車。

殷初夏整個人都緊繃起來了,她心驚的看著慌亂的魏芳娣:"媽,你在跟我爸爸說什麼呢?什麼事情,你們要這樣對待楚蕭,我爸爸為什麼要安排人去對付楚蕭啊,你們不能這樣做!"

正好,這個時候,殷志龍打完電話,走了過來。

殷初夏伸手拉住他:"爸,你不能傷害楚蕭,你答應過我的!"

殷志龍一把將殷初夏甩開:"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蠢材,幸虧你弟弟跟你不一樣,要是讓楚蕭活著回到楚家莊園,我們殷家都得完蛋,你以為你還能擁有現在的生活嗎?你的心裡,整天除了情情愛愛的,還有什麼!"

殷志龍對殷初夏一通教訓,就憤怒的轉身離開。

魏芳娣喊住了他:"老公,你這是要幹什麼去啊!"

殷志龍深吸了一口氣:"不行,我還是不放心,我必須親自去看看,楚蕭現在是我們的心腹大患,他要是不除,我們這麼多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殷志龍說完,直接向著外面走去。

殷初夏伸手拉住魏芳娣的胳膊,她哭的泣不成聲:"媽,你這是怎麼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你跟我爸對楚蕭的態度,一下子就變了,是楚蕭做了什麼惹我爸爸生氣的事情嗎?女兒真的很喜歡他,求求你,勸勸我爸,不要傷害楚蕭,好不好?"

看著女兒哭成這樣,魏芳娣也心疼。

可是,如果楚蕭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情,現在放他走,就等於放虎歸山。

為了殷家,就算是捨棄女兒的幸福,也不是不行。

她拉開殷初夏拉著自己的胳膊:"初夏,你現在情緒不穩定,你自己冷靜冷靜吧,楚蕭今天不能回去,你就當是為了爸媽想,為了你弟弟,為了整個殷家,楚蕭他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情,命該如此,媽媽也沒辦法!" 夏天的夜晚並不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銀盤似的明月高掛,星子疏朗,天空是墨藍色,樹影和建築輪廓清晰。

重生之庶女謀略 街那頭傳來打更的聲音「梆——梆——梆——」接著響起更夫粗啞的嗓音,「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等更夫走過去,一條人影快速的閃進了縣府衙門,他對這裡似乎很熟悉,加上衙門裡沒什麼守衛,很快便摸進後院。

後院一溜排的廂房是衙役們住的,四平縣城的衙役大都是本地人,平日都回家住,只有一兩個住在這裡,黑影在樹下站了一會兒,凝神傾聽,四周靜悄悄的,隱約聽到哪個房間里有人打呼。

他步子邁得很輕,落地無聲,跨上台階,路過前面兩間廂房,停在第三間廂房門口,弄了點吐唾在窗紙上,輕輕戳了個洞,往裡一瞧,一片模糊,但能辯別出屋裡的小床上躺著一個人。

他從懷裡掏出一根管子,伸進窗紙的小洞里,輕輕往裡頭吹氣。

四周依舊一片寂靜,夜風習習,偶爾聽到蟲子嘰啾叫喚,是再正常不過的夏夜。黑影等了一會,輕手輕腳把門栓拔開,閃進屋裡,從腰間拔出匕首,對著床上的人用力一劃拉,划完之後覺得不對,刀下不是軟的,是硬的,難道他劃到了骨頭上?

黑影納悶的站了一會兒,看到屋子裡突然亮了起來,有人點亮了桌上的燭台,燭光搖曳,他看到自己剛划拉的東西,是個南瓜,南瓜頭已經被划拉開去,露出裡頭黃色的瓜瓤。

「怎麼是你?」發出驚呼的是門口剛趕來的縣府大人,滿臉驚駭,不敢相信。

——

墨容清揚一陣風似的往縣府跑,遠遠看到縣府燈火通明,她心裡一緊,加快了速度,跑進後院小乞丐住的廂房時,有點剎不住,幸虧寧安扯了她一把,才沒讓她撞上縣府大人。

墨容清揚叉著腰喘粗氣,「怎,怎麼樣,抓,抓著,沒有……」

寧安抬了抬下巴,她順著他指的方向望過去,是一個陌生男人,她問,「這是誰啊?」

縣府大人回答,「他是威武拳館的拳師,叫楊廣勝。」

板凳補充,「也是錢家請的護院。」

墨容清揚,「所以他才是一尺紅,許文軒不是?」

縣府大人臉色一變,「怎麼扯到本官的女婿?楊廣勝雖然是威武拳館的人,但一人做事一人當,跟威武拳館沒關係。」

寧安說,「他是不是一尺紅,讓他自己說。」

楊廣勝早已經嚇傻了,他萬萬沒想到這是個圈套,許文軒讓他不要輕舉妄動,可聽說有人看到他殺人,心裡實在害怕,想著一不做二不休,反正殺一個也是殺,殺兩個也是殺,只要滅了口,他就安全了,而寧安他們在期限內沒有完成任務,就得滾回臨安去,四平縣城從此太平,再也不會有人查到誰是一尺紅。

「說吧,誰是一尺紅?」寧安又問了一次。

楊廣勝還在懵,茫然的抬頭看著他。

「你是一尺紅么?」

楊廣勝下意識的搖頭。

「許文軒是一尺紅?」

楊文勝,「……」

縣府大人暴跳了,「寧副門主,你說話可要有證據,一尺紅跟我女婿有什麼關係,他怎麼可能……」

寧安沒理他,繼續看著楊廣勝:「你只殺了小乞丐,而且是在許文軒的唆使下殺人的,我可以為你求情,免去死刑,你想清楚,要不要替許文軒背黑鍋。」

楊廣勝臉色剎白,滿頭大汗,「你,你們都查,查清楚了……」

「我知道你不是一尺紅,你是因為錢家小姐的事,被許文軒拖下水的,殺小乞丐也不是你的本意,我們都查清楚了。」

縣府大人繼續咆哮,「什麼時侯查的,本官怎麼不知道,你們這是在誣衊,誣衊一個好人,我要告到大理寺,我要告到皇上跟前……」

沒有人理他,也都沒說話,等他停下來的時侯,一個乾巴巴的聲音問,「真,真的可以留我一條命么?」

「能。」答他的是墨容清揚,她翹起大姆指對著自己,「我擔保。」

楊廣勝不知道她是誰,把目光移到寧安臉上,寧安點點頭,「她說能就能。」

楊廣勝舔了舔發乾的嘴唇,一咬牙,「一尺紅是許文軒。」

寧安閉了一眼睛,他的猜測沒有錯,許文軒果然就是一尺紅。

縣府大人臉色慘白,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是他,不可能的……」

寧安問楊廣勝,「許文軒為什麼要你殺小乞丐?」

「通寧的趙三伏法后,他本來想就此收手,讓趙三替他背黑鍋,但大人遲遲不肯結案,並且在暗地裡查他,這讓他很惱火,所以決定再殺個人,一來轉移你們的視線,二來讓大家都知道一尺紅還在四平,而皇上定下的期限馬上要到了,大人抓不到一尺紅就要回臨安請罪。只是你的人盯他太緊,他沒機會下手,也沒時間部署,便讓我隨便找個小乞丐下手……」

小諸葛笑起來,「許文軒大概不知道,安哥故意讓他知道我們在查他,就是要逼他再動手。」

墨容清揚這才恍然大悟,「我就說嘛,你讓板凳大張旗鼓的查,原來是要打草驚蛇。」

寧安臉上卻沒有笑容,「我還是算錯了一步,沒想到他會殺乞丐。」靜了一瞬,他抬起頭來,「走吧,上威武拳館捉拿人犯歸案。」

從縣府出來,東方露出了魚肚白,晨光照亮了大地,灰藍的天空乾淨清澈,顯出一種浩然正氣。

墨容清揚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一夜未眠,卻清神氣爽,辛苦了數日,馬上要將犯人繩之以法了,這種感覺讓她很激動。

她看著走在人群最前面的寧安,這位幻鏡門的副門主有著冷厲的眉眼,鋒利的稜角,但他更有一腔懲惡除奸的熱血。因為他的堅持,才抓到了真正的一尺紅,他為那些含冤死去的姑娘伸張了正義,讓她們的魂魄得到了安息。

雖然她嘴裡從來不說,但心裡對這位發小充滿了發自肺腑的敬意。

推薦新書《馨馨向榮》,如果是自己的菜,可以收藏一下。

繼續求月票支持。 魏芳娣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看著母親冰冷的背影,殷初夏突然就瘋了一般的大吼:"什麼為了殷家,為了弟弟,你們眼裡只有弟弟,只有兒子,你們何時提你們的女兒考慮過啊!"

魏芳娣轉身看了一眼殷初夏,無奈的搖搖頭,轉身上樓。

殷初夏一個人在沙發上哭的泣不成聲。

她哭了半天,突然想到,她不能坐以待斃,她得趕緊告訴楚蕭,有人要對付他。

不然的話,他如果真的死了,她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她不能讓楚蕭出事的。

殷初夏一邊念叨著不能讓楚蕭出事,一邊拿起手機,給他打電話。

楚蕭正在開車,突然看到殷初夏打電話過來。

他幾乎是下意識的皺眉。

殷初夏的父母為了奪權爭位,不惜害死自己。

現在殷初夏又處心積慮的接近自己,她已經把紫涵從自己身邊趕走了,還想如何!

想到殷家人的所作所為,楚蕭憤怒的想殺人。

尤其是想到,十年前的真相,他真的狠不得把殷志龍碎屍萬段。

看到電話上,殷初夏的名字,不斷的閃爍。

楚蕭最終,還是接通了,他冷笑著,他倒是想要看看,這個女人究竟還能說出什麼事情來。

殷初夏聽到電話接通,頓時欣喜過外:"楚蕭,你終於接電話了,你知不知道,你快嚇死我了,你現在在哪?"

聽到殷初夏的聲音激動,似乎還帶著哭腔。

楚蕭嗤笑了一聲,這又是演的哪門子的戲。

殷家做出那麼噁心的事情,還能若無其事的跟他們家周旋,甚是都現在了,殷初夏居然還在自己面前演戲。

她想幹什麼,她覺得自己會那麼容易被騙嗎?

楚蕭冷聲道:"殷初夏,你有事嗎?沒事我就掛了!"

聽到楚蕭冷漠的聲音,殷初夏的心,一下子都沉了下去。

楚蕭這是連她也不相信了。

她趕緊開口:"別掛,楚蕭,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告訴你,你是不是現在要去楚家莊園,你趕緊改變路線,我爸爸安排了人要在路上堵你,置你於死地,你小心啊!"

楚蕭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殷初夏還會告訴自己,難道,她這十幾年,對自己的情誼,也並非虛假。

他皺眉道:"你爸爸要殺我,你來告密,你倒是你爸爸的好女兒啊!"

殷初夏難過的哭著開口道:"楚蕭,以前的事情,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不管你在我家裡聽到了什麼,真的與我無關,你想想啊,那個時候我才多大,我怎麼可能知道這樣的事情呢,是,我是我爸爸的女兒,可是,我更捨不得你處事啊,我對你是真心的!"

楚蕭聽到殷初夏的話,神情有些複雜:"殷初夏,不管是真心或者假意,對於你的感情,我是無法做出任何回應的,你自己好自為之吧,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了,不然,我會對你不客氣!"

楚蕭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的確,他一開始,是打算去楚家莊園,給爺爺親口說明這一切。

可是,他也料到殷志龍會在路上找人堵住自己,甚至對自己痛下殺手。

現在看來,他應該是賭對了。

只不過,他一開始那樣想的,卻並未那樣做。

他方才離開殷家后不久,就打電話,把這件事情告訴楚雄了。

十年前的車禍,都是殷家安排人,一手造成的,他們真正想殺的,是自己,他們只是想絕了楚家的后而已。

枉費爺爺這麼多年,那麼相信殷家。

只要一想到這些,楚蕭的心裡,就充滿了恨意。

而此時此刻,楚家莊園。

楚雄自從接了電話之後,就一臉獃滯的坐在那裡,一動不動,整個人就像是雕塑一般。

管家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擔心的開口道:"老爺,您沒事吧!"

楚雄還是沒有動。

管家走過去,提高聲音:"老爺,您倒是說句話啊,您這樣,我真的很擔心!"

他的話說完,楚雄突然抬頭看向他:"管家,你說,我這些年,是不是都做錯了!"

管家有點不明所以:"老爺,您在說什麼呢,您把CE集團做到世界前十強,沒有人不知道我們CE集團,您怎麼可能做錯了呢!"

楚雄自嘲的笑了一聲:"可惜啊,我做的再大再好,又有什麼用,我的兒子沒了,我的孫子恨我,我這一生,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管家無奈的開口安慰:"老爺,這種事情,您也不能把錯全攬到自己身上,少爺當年的車禍,那是天災人禍,小少爺以後肯定會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他會回頭的!"

楚雄突然難過的伸手撐著額頭:"不會了,楚蕭永遠都不會原諒我了,我不僅逼走了葉紫涵,當年,楚蕭爸爸的車禍,我沒有查清楚原委,就怪罪了葉家人,其實,那場車禍的罪魁禍首,是殷志龍,我也是被瞞了這麼些年,現在,楚蕭知道了,他不肯原諒我了,我自己也是悔不當初,如果當初我再繼續追查的話,是不是就不會一味地只責怪葉家,而能查出一點蛛絲馬跡呢,殷家狼子野心,居然在那個時候,就對我的孫子和兒子下手了,殷志龍這個畜生,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管家震驚的看著楚雄:"老爺,您的意思是,少爺和少夫人當年的車禍,是殷家做的?"

看著管家震驚的表情,楚雄的表情悔恨難當:"我也是直到今天,才得知這件事情的真相,要不是楚蕭聽到殷家夫婦的對話,我們爺孫倆,估計這輩子,都要被蒙在鼓裡了,楚蕭現在,怕是已經恨透我了,管家,你現在就去安排人調查搜集當年的證據,我一定要親手把殷志龍這個畜生送進監獄,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

管家點了點頭:"老爺,我現在就去!"

管家剛走出兩步,又被楚雄喊住了:"管家,你再安排一些人手,去找葉家那個丫頭,楚蕭現在是給我記仇了,如果,我能找到那個丫頭的話,或許,他還能原諒我!"

管家無奈的看了一眼楚雄:"老爺,我知道了,這兩家事情,我都會安排人去做,你也別太擔心了,小少爺會原諒你的!"

管家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楚雄長長的嘆了口氣,這麼多年,他都過得稀里糊塗的,連誰害了他的寶貝兒子,他也是今天才知道。

楚雄甚至覺得,自己不配為人父。

現在,他多次阻止楚蕭的感情,就連楚蕭,也開始記恨他這個爺爺了。

楚雄的心裡越發的難受。

話說,楚雄這邊安排人去調查當年事情,搜集證據,楚蕭那邊也沒有落下。

而殷志龍安排在路上,去攔截楚蕭的人,也無功而返。

當殷志龍知道,楚雄已經開始調查當年的事情,他整個人都亂了。

楚雄要對自己動手了,他必須趕緊想辦法,不能坐以待斃。

現在,楚雄已經知道了真相,就算是殺一個楚蕭,也解決了不了問題。

更何況,楚蕭這個小子奸詐狡猾,今天他安排了那麼多人,還是被他逃過一劫。

晚上,殷志龍回到家裡,殷初夏就撲了上來:"爸爸,楚蕭沒事吧,我求您了,您不要殺他!"

看著女兒沒出息的樣子,殷志龍一把將她甩開:"你瞧瞧你現在的樣子,哪裡還像是我殷志龍的女兒,楚蕭今天躲過了我的人,你給我實話實說,是不是你告訴他的,是不是?"

殷志龍的表情很憤怒,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會毀在這個女兒手裡。

殷初夏哭著去拉殷志龍的胳膊:"爸爸,您不要再找楚蕭的麻煩了,好嗎?您都殺了他的父母,為什麼還要對他趕盡殺絕呢!"

殷志龍瞬間怒了:"你這個逆女,果然是你告訴楚蕭的,我就說,他怎麼可能躲過我那麼多人,我被你害成這樣,現在就算是殺了楚蕭也不管用了,這個小子命可真大,當年的車禍他僥倖逃過了,結果,如今又讓他給逃了,看來,我必須好好想想辦法,不然,眼下這一關,我們都過不去了!"

殷志龍說完,就轉身上樓,去拉攏公司的股東。

不管怎麼樣,公司這邊,他要先努力穩住。

不然的話,等到楚雄真的動手,他怕是沒有回天之力了。

只不過,殷志龍沒想到,他打了一圈電話,都沒有一個接聽。

殷志龍哪裡知道,這會功夫,那些人都去了楚家莊園。

楚雄開了宴會,邀請除了殷志龍之外的股東,去了莊園。

他非常直白的說明了,當年的車禍,跟殷家有關,不管在座的信不信,最好都把自己摘乾淨,否則倒時候查出來,就別怪自己翻臉無情。

那些股東們,各個都成精了,誰不知道楚雄的手段。

楚雄雖然一把年紀了,可是,他的手段,沒有人敢小覷。

也就是一晚上的時間,殷志龍在公司里,就沒有了支持者。

就算是不支持楚家,現在也保持中立態度了,這樣,總好過被殷志龍牽連。

西門家之前,對殷家的態度非常熱絡。

可是,出了這事之後,殷志龍上門拜訪,直接對殷志龍閉門不見。 大隊人馬趕到威武拳館的時侯,並沒有抓到活的許文軒,他畏罪自殺,把自己吊在拳館的正廊下。

許夫人和新媳婦哭天喊地,許世強黯然失色的坐在一旁的台階上,拳館里的拳師們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一臉茫然的望著。

大門口著幻鏡門的人,縣府的衙役們排成一排站在他們身後。縣府大人望著擺在地上的屍體時,心裡僅存的一絲希望也破滅了,他踉蹌了兩下,被身後的衙役扶住,佝僂著身子,面色慘灰。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