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76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小師弟,大師兄怎麼了?」

瘦猴等人一看,急忙沖了上去,焦急的問道。

「呵呵,死不了的,對了,把皇埔家的祖墳給老子炸了!」

林逸趴在溫玉的肩膀上咧嘴殘忍的獰笑道。

「我去做!」

黑熊一聽,幾乎沒有任何的遲疑,轉身就朝著北邙山的墳地走了過去,他從懂事開始就在這裡掃墓,哪家的老祖在哪裡,他可是一清二楚啊!

「你們頭頂上方的這雷霆網,已經籠罩整個北邙山的所有憤怒,有任何的打鬥,靈氣波動,都可能會引起雷霆網爆炸,直接把整個北邙山的所有憤怒都炸的屍骨無存,如果有人搗亂,朱泰你就直接跟他們說,我需要閉關一段時間。」

林逸看著比較狡猾一些的朱泰說道。

這雷霆網用好了,那可是一張能夠讓整個仙域都束手無策的護身符啊!除非有人想要跟整個仙域為敵,否則,是斷然不敢招惹這雷霆網的。

只是……瘦猴等人先天不足,個個的智商都比較一般,雖有這雷霆網,可如果不會用,也是白瞎啊!

甚至,真的弄出一個魚死網破的局面,那也不是他林逸想要看到的啊!

走出仙域,那便是他林逸真正雄起的時候。

走出仙域,也是他一飛衝天,重新成為王者的時候,他怎麼可能真的願意死呢?

只是有的時候真的到了生死關頭,他的性格容不得他認慫罷了。

「什麼玩意兒?」

朱泰一聽,頓時眼睛一愣,一臉驚悚的尖叫了起來,「你竟然把整個仙域內強者的墳墓都弄上了這個玩意兒?你這是要上天啊?」

「不不,上天有什麼好玩兒的,我林逸將來是要把天都踩在腳下的,哈哈!」

林逸揚天狂笑,宛如瘋子一般,溫玉見狀不在廢話,帶著林逸便朝著自己的住所走去。

「頭陀,你給老子滾過來!」

林逸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朱泰靜靜的站在原地,呢喃到:「你可真是一個瘋子!」

隨後。

朱泰扭頭看向了一名龍門宗的弟子,呵斥道:「馬上去開泰樓,告訴他們,我朱泰說了,把所有人的家當都給老子搬到這北邙山來,我要在這裡開酒樓!」

「啊!!!」

原本被朱泰點名呵斥,那名弟子還是一臉的擔憂,可當聽到開泰樓竟然要搬到北邙山的時候,他卻傻眼了。 北邙山是什麼地界兒?這可是墳場啊!

可現在,朱泰竟然要把自己的開泰樓搬到這裡來?

這他嬢的是得了失心瘋嗎?

「還愣著做什麼?聽不懂人話啊?」

朱泰看著下人竟然愣住了,頓時就不爽了,瞪著眼睛就呵斥了起來。

這些人都是怎麼來的北邙山,來的撼天宗,朱泰還是知道一些的,所以用起來,那真是一點客氣的意思都沒有。

「是!」

下人一看朱泰似乎要發飆了,哪裡還敢遲疑呢,急忙轉身朝著山下走去。

只是剛剛衝出去沒有幾步,一道驚天的巨響卻驟然響起。

整個北邙山在這一刻都彷彿晃動了起來,隨後,眾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聲響傳來的地方,只見幾根白骨正從天空上緩緩落下。

「這個瘋子,這是要跟皇埔家不死不休的節奏啊?」

朱泰一看到白骨,哪裡還能不明白,這是黑熊把皇埔家的老祖給炸了啊!

他的開泰樓,在白雲城可謂是日進斗金的好生意,一旦搬到這北邙山來,那下場可就實在太明顯了。

只是。

現在他不走也不行啊!林逸跟皇埔家不死不休,他跟火工頭陀何嘗不是如此呢?

「哎,希望老子的決定是對的吧!」

朱泰搖頭無奈的嘆息到,隨後轉身朝著外面的山上走去,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那就必須要尋找一個好的地址,這才方便後續的轉移啊!

此時。

林逸的別院里,溫玉一臉擔憂的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林逸,眼眶泛紅,雖然沒有說話,可顯然一肚子的抱怨啊!

「嘿嘿,我這不是沒事兒嘛?別哭的像個娘們兒似的。」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

「呵呵,他這樣,連個娘們兒都不如呢。」

火工頭陀站在一旁,咧嘴傻笑道。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殺氣騰騰的鎖定了火工頭陀,那冷漠不爽的眼神兒,看的火工頭陀是一臉的驚慌不安啊!

這一次,他可算是把林逸的戰鬥力了解的清清楚楚啊!

以林逸的實力想要弄死他,那絕對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啊!

「林少,我就是隨口一說,您可別把我當回事兒啊!」

火工頭陀一臉為難的看著林逸訕笑道,實在是惹不起啊!

「白雲城你是住不成了,你要是在哪裡,別人肯定會想辦法把你弄死的,把兵器鋪搬到我北邙山來吧!」

林逸淡淡的說道,經過這次的事情之後,他的心裡也有了一個十分恐怖的想法,只是現在時機還不太成熟,倒是不方便說出來,可卻不妨礙他一步步的進行實現。

「兵器鋪搬到北邙山來?那我的東西賣給誰啊?」

火工頭陀一聽,頓時懵比了,整個北邙山,那可是常年不見人影的啊!

「你給老子放心,我既然讓你過來,自然不會坑你的,以後賣不出的東西老子全部買下來了,你看看我這軒轅劍修復要多少錢!」

林逸咬著槽牙,一臉心痛的把自己的軒轅劍拿了出來,原本,厚重古樸,給人以不凡感覺的軒轅劍,此時上面卻遍布蛛網,幾乎幾乎頻臨破碎。

「這……皇埔歸一的仙劍弄的?」

火工頭陀一看,頓時眼睛一瞪,一臉凝重的尖叫了起來。

林逸這軒轅劍,當初可是他親自升爐煉製的,所以有多恐怖,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否則,也不可能把血刀老祖的血飲刀都給斬碎了啊!

可現在,竟然被皇埔歸一的仙劍,打的差點裂開成碎片,他如何能不震驚呢?

林逸眸光凝重的點了點頭,說道:「那皇埔歸一能夠成為皇埔家的當家的的確不俗,我懷疑他手中的不是上品仙器!」

上品仙器的威力,林逸也大概知道一些,雖然恐怖,可絕地不會恐怖到這種地步,一擊就能夠打的他的軒轅劍差點碎裂,要知道這軒轅劍也不是凡品啊!

「師兄的意思,難道皇埔歸一動用的是神器?」

溫玉瞪著大眼睛,震驚的盯著林逸尖叫了起來。

神器不但威力驚人,最重要的是它狠稀有,幾乎每一件都是世間罕有的至寶,如果曝光出去,甚至會引起一些超級強者的搶奪。

「哼哼,我管他是不是,反正我的軒轅劍乃是仙器升爐成功之後煉製而成的,一般的仙器絕對沒有辦法這麼狠,你把消息放出去就行了,另外收購世面上所有的仙器,不管什麼價位,我全部都要了。」

林逸咬著槽牙神情瘋狂而猙獰的冷笑道,他的手裡,不單單有海量的靈石,還有無比珍貴的靈晶,這次皇埔歸一兵器的強夯是徹底讓他怒了。

官欲纏綿 比拼財力,他林逸還真沒有怕過誰呢?

「市面上的仙器都收了?那需要的靈石……」

火工頭陀一聽,眼睛猛的一瞪,只是他話還沒有說完,林逸卻直接扔給了他一個儲物戒指。

「不夠的話,再找我,你現在出去吧!我要閉關療傷!」

「哦,那你好好休息!」

火工頭陀接過儲物戒指,弱弱的說道,隨後便跟溫玉一起走出了林逸的住宿。

只是當看到儲物戒指內那堆積如山的靈石,一道無比驚悚,凄厲的尖叫卻驟然從火工頭陀的口中傳出。,

「師兄怎麼了?」

練霓裳綵衣飄飄從遠處飛來,關切的問道。

「啊!沒事兒,沒事兒,我要把兵器鋪搬家到這裡來!」

火工頭陀說完,便急匆匆的朝著外面走去,可是那憨厚的臉上卻洋溢著濃濃的笑容。

腹黑沈少的掌上寶 林逸給的靈石實在太多了,他在白雲城混了半輩子,都沒有想過一個人竟然能夠擁有這麼多的靈石啊!

而在林逸閉關的時候。

整個白雲城也再度沸騰了,口碑一直不錯的開泰樓跟火工頭陀的兵器鋪竟然要搬到北邙山去,這在很多人看來簡直是瘋了啊!

北邙山,一年到頭,也就時祭祖的那幾天才有人去啊!

平日里簡直就是一座荒山,酒樓跟兵器鋪開在那種位置做什麼?找死嗎?

可眾人還沒有從那種震驚中回過神兒,有關林逸的彪悍戰績卻又被人挖了出來。 那戰績簡直輝煌彪悍到了極致啊!

區區一個九品宗門的弟子,竟然敢欺負五品宗門,從風家搶走了十大仙子之一的練霓裳。

現在就更加的瘋狂了,皇埔家的根都給這傢伙給滅了,這簡直就是一個實力強悍到了極致的瘋子啊!

只是眾人剛剛震驚沒有多一會兒,更加可怕的消息卻再度傳出。

皇埔家的祖墳在北邙山被炸了。

這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祖墳對於任何一個家族來說,那就是他們的臉面啊!可現在皇埔家的臉面卻沒有了。

此時,皇埔歸一的臉簡直陰沉的彷彿要滴出水了,他皇埔家在整個白雲城億萬修士中都算是出類拔萃的存在,每年的祭祖對他們來說,也是彰顯實力的時候。

可現在,他們皇埔家的祖墳竟然被炸了,這簡直比他死兩個兒子都要讓他憤怒啊!

這簡直就是無法抹去的恥辱,將會伴隨他皇埔歸一一輩子啊!

「來人,給我集結家族所有弟子,我要踏平北邙山,一雪前恥!」

坐在家主寶座上得分皇埔歸一,咬著槽牙,大手重重的拍在了椅子扶手上,瞪著雙眼怒吼道。

「是!」

下人一聽,急忙恭敬應答,而後急匆匆的轉身走了出去,現在皇埔歸一的心情可不太好,誰敢在這個時候觸怒他的眉頭呢?

不過區區十分鐘的時間。

在皇埔歸一的面前就出現了足足四五百人,這些人個個都是氣息彪悍的虎狼之輩,很多人的氣息甚至猶如狼煙一般浩瀚,彷彿直衝蒼穹,老牌家族的實力,在這一刻,是徹底顯露無疑啊!

看著皇埔家這些精裝,兇狠的兒郎,皇埔歸一的面色稍微好看了一分,起身,說道:「皇埔家的祖墳被人炸了!」

嫁惡婿 隨後,也廢話了,起身就朝著外面走去。

「轟!!!」

眾人皆是眼睛一瞪,瞬間,可怕的殺氣就宛如鉛雲一般壓在眾人頭頂上方,帶給眾人一股壓抑到了極致的感覺。

也許他們平日里,會在家族內因為一些小的利益爾虞我詐,可老祖,那只有一個啊!而且是他們所有人的老祖啊!最重要的是每個人都十分清楚,在老祖的墳墓中隱藏著有什麼寶貝。

可現在,墳墓竟然被炸了,這簡直不能忍啊!

「滄浪,滄浪……」

寶劍出鞘的聲音此起彼伏。

一名名皇埔家的兒郎殺氣衝天,拎著寶劍就跟在了皇埔歸一的後面,殺氣騰騰的朝著城外走去,作為老牌強者家族,他們的佩劍可都不是凡品,以至於,此時寶光衝天,浩浩蕩蕩,簡直猶如天上神將出巡一般,給人一種可怕到了極致的感覺。

聖道狂徒 皇埔家這個老牌家族的底蘊,在這一刻,也是顯露無疑,在白雲城引起了莫大的轟動。

此時,城主府內。

高俅宛如帝王一般,穿著一套金燦燦的長袍,靜靜的坐在金色的龍椅上,神情玩味的盯著面前的一面鏡子,鏡子裡面,赫然正是皇埔家一行人浩浩蕩蕩外出的場景。

「王世興,你對這件事兒怎麼看?」

高俅從銅鏡上收回目光,盯著站在一旁,無比拘謹,緊張的王世興笑問道。

王世興一聽,急忙再度一彎腰,恭敬的說道:「林逸一成氣候,不但自己的實力堪比仙人之境的強者,更是把咱們的白雲六仙給挖走了,這皇埔家的人要是不去就算了,如果敢去的話,我看北邙山怕是要添幾座新墳了。」

「哈哈,你倒是分析的透徹,只是看問題有的時候可不能看的這麼表面啊!那小子猴精的很啊!皇埔家能不能走到北邙山都是兩說啊!」

高俅聞言,似乎非常開心,大笑了起來。

「走不到北邙山?」

王世興神情一怔,皺著眉頭一臉的不解,「皇埔家雖然囂張,可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彆強大的死仇吧!」

「這倒是沒有,可火工頭陀那個二愣子,卻說林逸的軒轅劍被黃埔歸一的仙劍打碎了,並且,還說明了林逸手中的軒轅劍是仙器升爐成功的。」

高俅意味深長的盯著王世興淡淡的笑道。

王世興一聽,頓時眼睛一瞪,頭皮都忍不住有些發麻了,本來,他只是覺得林逸的戰鬥力不錯,卻不曾想到,這心機也竟然恐怖到了這種地步啊!

神器的價值有多恐怖,他實在太清楚了,一旦這個消息讓一些強者知曉,他們皇埔家還真未必能夠走到北邙山。

「那現在?」

王世興抬頭恭敬的看著高俅。

「呵呵,且作壁上觀就行,你下去吧!」

高俅輕輕的擺了擺手說道。

「是!」

王師兄急速後退,直到退出大殿之後才敢轉身離開,這心裡現在也是火急火燎啊!

如果真的有人要打皇埔歸一仙劍的注意,那一定是一名超級強者,這種級別的戰鬥,對他來說,意義可是十分重大的,不但能夠提升他的眼界,見識,甚至有可能讓他在觀戰之中,對自己的實力有一個新的認知。

高俅收回自己的目光,拿起了放在面前的一枚玉簡,裡面記載的正是林逸的生平,甚至連他在華夏的一切事情都調查的一清二楚。

「呵呵,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等落魄的位置,一點靈氣都沒有的地方竟然能夠孕育出如此天才,看來有空我也應該去哪華夏走一遭啊!」

高俅放下玉簡,目光再度落在了銅鏡上。

此時,皇埔歸一已經帶著皇埔家的子弟走出了白雲城,正準備起飛,朝著白雲城殺去。

可是在足足能夠容納四駕馬車的寬闊道路上,此時卻出現了一名老者,鶴髮童顏,白髮飄飄,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模樣,只是他的眼神實在太過可怕,亮的簡直妖異。

「你是何人?為何要擋住我皇埔家的去路?」

皇埔歸一看著對方,神情有些凝重的問道,到了他這種境界,對於氣機的感應可是非常靈敏的,對方雖然不曾開口,可是卻給他一種恐怖到了極致的感覺。

「老夫是誰,不用知道,把你的仙劍拿出來。」

鶴髮童顏的老者淡淡的說道,同時,他的氣息也轟然爆發,宛如濤濤的江河一般,瞬間把皇埔家的所有人都籠罩在其中。 上一秒,一個個還殺氣騰騰的皇埔家子弟,此時卻個個面色大變,簡直猶如見到了鬼魅一般,雙眼怒瞪,神情惶恐。

「這,這股氣息,竟然超越了仙人之境?」

皇埔歸一眼睛一瞪,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什麼?超越了仙人之境?」

皇埔家那些原本就無比惶恐不安的子弟一聽,此時更是個個面色大變,當場雙腿一軟就直接跪在了地上,開玩笑,超越仙人之境的存在,那簡直就是白雲城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啊!他們皇埔家如何招惹的起呢?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