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9 Views

顧鬱澤:“……”

Written by
banner

胡浩天到底強到何種程度,獨步團隊也真的不知道,但是上次看他一個板磚拍暈了自家隊長,倒也讓人有些心悸,所以獨步的隊友紛紛拉住顧鬱澤:“隊長,既然人家不需要組團一起,我們就不要強人所難了。”

胡浩天等了一會兒,見他沒有出來,擺手說:“那麼再見。”

再也不見!

獨步衆人站在城門口看着他們炫酷的車一一開出來,有人羨慕道:“他們的車哪裏來的,好拉風啊。”

隨便團隊今天就開了三輛車出門,田海又當了司機,於是白七與唐若還是坐在後車座當乘客。

白七用吸管戳了一瓶酸奶遞給唐若,瞥見了城門口顧鬱澤的視線。

顧鬱澤站在那裏與白七仁立相對,冷冰冰的沒什麼表情,這麼看去倒顯出了他的寒俊冷漠。

日夜不休:總裁的蝕骨寵妻 也只是一眼,白七就把頭轉回頭,摸了摸唐若的頭頂說:“慢慢喝。”

他一邊說,一邊神定氣閒的滑上了車窗擋住了對方的視線,

小衣見人都走了就問前面的顧鬱澤:“隊長,我們還去外面嗎?”

顧鬱澤緩步走開:“去,名字都登記好了,爲何不去。”

隨便團隊一路順着地圖標誌的路線往h市中心開去。

h市基地離市中心也不算太遠,一路不停大約只要開兩個小時就能到。

跟在最後的何保鏢看着後面一直尾隨的車隊,皺皺眉,在對講機中詢問胡浩天:“胡隊,基地中的那些人一直跟着我們,怎麼辦?”

胡浩天通過倒後鏡,也看見了對方的車,問白七:“那傢伙到底想幹什麼?”

白七說:“你可以去問問他。”

“靠,那個神經病能不能正常點,我們哪裏惹到他了。”胡浩天加快了車速。

整個隨便統統加快了車速,卻還是沒有甩掉後面的獨步團隊。

胡浩天把車一個急轉,單車道上拐個彎就筆直的往對方的車直撞過去。

“胡隊,他們有金屬異能!”田海見胡浩天的車直接拐彎過去,他也急轉跟在後面。

他看見對方車裏的顧鬱澤目視着胡浩天的車,伸出右手來。

然而。

他又看見胡浩天出手的不是他的異能,而是他的離子槍!

千鈞一髮,兩人都來勢洶洶!

田海覺得自己即將要見到一個血肉橫飛,灑落一地血水的時候。

卻感到一陣冷風從窗外擦過。

那是白七連發五把冰刀發出的波紋。

那五把冰刀,兩把直插對方的車胎,三把直射車窗擋風玻璃。

“呲!”右輪胎被刺破,顧鬱澤所坐的車子瞬間失衡。

車子如同搖盪在大江上的扁舟,搖擺、打橫,發出長長的刺耳摩擦聲。

他的手一抖,強大的金屬異能雖讓胡浩天的車直接騰空而起,但沒有立刻的翻滾落下。

車飛起來時,胡浩天就想給對方一槍,不過同時的,手中槍支被對方車中的藤蔓“砰”一聲打落在地上。

還是同一時刻,潘大偉的藤蔓直接包裹住胡浩天的車,讓懸浮在半空的車慢慢安全落下。

對方的藤蔓想再去撿掉落地上的槍支,被一把冰刀直接切割掉!

獨步團隊的木系異能者衆多。

各種藤蔓蔓從內車延伸出,直接向他們而來。

白七反手一朵冰蓮,把把飛刀飛射過去,極限的速度劃出線性的痕跡,凌亂跳躍的藤蔓一一被砍斷。

羅自強等人也沒有閒着,直接往對方凝聚沙子。

待沙子成石,欲砸向對方時……

‘轟!’一輛周邊的費車騰空而起,砸向了他們。

“砰!”車子與巨石在空中相撞。

‘轟!’兩個物體同時落在地上,落在兩個車隊的中間。

“去他大爺的!”胡浩天打開車門,放出個異能,想一板磚拍到對方的擋風玻璃上,被藤蔓‘啪’一聲打掉。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他最恨的就是這種不乾脆之人,“剛纔說打架又不出來,現在跟着別人不放!”

胡浩天的怒氣沖天說話的時候,兩方人馬都各自走下車來。

剛纔的異能戰看着激烈,但是雙方都知道這個只是一種對對手的異能試探。

不過,他們也沒有到不死不休的地步。

顧鬱澤站在團隊前面,看着前面一行人,攤開手說:“我說我真的只想和你們結個交情,你們可信?”

“我信。”胡浩天走過去撿起腳邊的離子槍,說,“我們是a市的團隊,我姓胡,名浩天,這些都是我隊友,我們現在要去逛上一逛,我希望把我們當朋友的顧隊長就不要跟着我們了。”

剛纔顧鬱澤想使用對着這槍使用金屬異能,卻沒有成功,自然不敢小看這把槍,於是上前一步笑道:“胡隊,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只想請你們半個忙,與我們一起去清繳一個賊窩。”

“那曾經是個劇院,不過現在卻已經變成人間地獄,我見閣下的團隊異能強大,且還有顆幫助他人的善心,所以這種幫社會剷除毒瘤的善事,你們應該不會拒絕吧。”

“我還能保證,事成之後,我們必有重報!”

胡浩天轉着手中的槍,終於擡起頭來:“你們在h市基地裏接的這個任務?”

“不是。”小衣看着白七,慢慢說,“大哥,就是你們以前呆過的那個劇院,你們還記得嗎,我那時候和我媽媽進去的時候,有三個男人一起過來的……”

在小衣的講述下,隨便團隊也都明白了這個劇院裏的情況。

當時的三個異能者趁着大家都還在慌亂之際,就在劇院裏建造了臨時聚集地,帶着古衣出門收集來了許多物資。但也就是去收集物資的時候,他們看見有幾個姑娘喊救命,於是三個異能者便救了那幾個姑娘。

之後,美人爲報恩以身相許。

而古衣的母親,因當時他們出門收集物資太久,死在了劇院中。

古衣埋葬了自己的母親之後,儘管見不慣那幾個人的處事作風,但無地可去的他還是待在劇院中。

那時候h市基地還未建設好,再加上方向不一,路途太遠,很多人就投靠到劇院中。

於是,劇院中的異能者越來越多,女人也越來越多,規矩也越來越亂,簡直變成異能者發泄欲1望的集聚地……

整個劇院中每天充滿着淫1奢之氣。

終於有天,火系異能者喝醉之後,對着古衣吐出了他母親死亡的真相,是被力量異能者一掌直接拍死的,而理由就是,他們隊伍中不需要老又沒有的拖油瓶。

古衣憑着自己的速度異能從聚集地跑出來,中途異能耗盡快支撐不住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顧鬱澤的團隊。

小衣講着講着,眼淚一直滾下來。

畢竟還是個未成年的小孩,提到自己母親的死,他還是無法控制情緒:“我出來的時候,他們那裏已經很亂了,現在怕是更加不堪了,整個人性道德,在那裏根本就沒有,比基地中的抗戰路只怕還要混亂……”

白七靜靜聽完,只問了一句:“當初我用餅乾換喪屍頭顱的事情,你可有告訴他們?”

小衣頓了一下,立刻搖頭說:“沒有,我沒有告訴那三個異能者,但是……”他又看看旁邊的顧鬱澤,“我有告訴顧隊,而且,我們在喪屍的腦袋中發現了……”

“我們發現了,可以讓自己異能強大的晶核。”顧鬱澤笑起來,直視了白七,眯了眼,“兄臺的探索能力確實了不得。”

白七亦笑開:“你言語中的意思,到底是想我向你們收個專利費就夠了,還是想讓我直接殺你們滅口,爲以防萬一呢。”

小衣向前一步,急說:“大哥,我們隊長沒有向別人提起這個晶核,h市的異能者在我們知道之後,不久也有人發現了這個晶核的作用,所以才導致h市異能者都知道了這個晶核的作用。”

白七似近還遠的一笑,不再說話。

事到此處,胡浩天也瞭解了白七的意圖,於是看着大家把自己隊長的身份亮出來:“我們今天已經計劃好任務內容,你們晚上可以來我們住的地方,再商討下你們的具體計劃。”

兩隊人見時洶洶,去時匆匆。

隨便團隊接着往市區而去。

路上唐若說:“我們那麼早就發現了晶核作用,聽他們的意思應該不會宣揚出去吧。”

白七看着她有些擔憂,拍着她的手說:“無憑無據,口說無憑,他們說了又會有誰相信呢。”

唐若一想,也覺得這種事情真的是口說無憑。於是也放下心來,不然要是有人知道白七似有‘先知’一類的技能,也怕引來不必要麻煩。

過了跨江大橋喪屍就明顯多了起來。

“怎麼過?”胡浩天在對講機裏問大家,“喪屍太多,撞不開了。”

“那就下來打吧。”潘大偉說。

話完,田海打開車窗就朝外頭丟出一個大雷球,瞬間那一片喪屍都被電倒。

“咦,喪屍居然沒有死!”劉兵發現了異常之處。

也不是說喪屍都沒有死,只是大部分卻都沒有死。

胡浩天也驚訝:“喪屍又晉級了?”

白七說:“等下挖下晶核比較一下就知道了,二級的晶核顏色更深一點。”

唐若說:“曹博士不是說要一百天之後喪屍纔會晉級到二級麼?”

現在距離末世病毒爆發也才100天左右,喪屍還是先初級到一級再二級的。

白七說:“那個只是在常態下,喪屍越密集的地方,他們晉級越快。”

當然也有同樣出來做任務的團隊看見他們過了橋,各個都大爲驚奇的討論:“他們居然進市區了。”

“他們進去送死啊?” 初戀愛 車上的另一個人說。

h市基地中的異能者好像還真沒有敢隨便進市區的。

亦有人遠遠看着那些人下車開打的模樣:“他們沒有去送死,他們有那個能力,進市區。”

那些人都不相信的看着橋上的隨便一行人。

“他們這麼強?”

“真的是我們基地中的團隊?”

“我們h市什麼時候有這麼強的團隊了?”

潘曉萱收了車隊的車,跟在唐若後面前進着。

出門在外,他們除非確定百分百沒有外人,不然收車收物資這種事情,都是交給潘曉萱的空間來做的。

潘曉萱看着唐若干淨利索的從喪屍腦中挖出了晶核,她也拿了把匕首蹲下挖晶核。

雖然腦中挖出來的伴隨物噁心,但是末世之後她也適應了。

唐若拿着剛挖的晶核與自己之前收集的比較了一下:“好像顏色真的深了一點。”

“嗯,晉級了。”白七手中冰刀不停,把把飛射出去,一刀就倒下一隻喪屍,“既然有二級的晶核了,那我們可以直接吸收二級晶核,這個效果比一級的會好上很多。” 潘曉萱也挖出了一顆,拿着在陽光下看了看:“我的異能還沒有晉級,這個二級的我也能吸收嗎?”

說着就想拿在手裏吸一下,白七提醒說:“二級晶核能量太充沛,一級異能使用二級晶核有爆體而亡的危險。”

潘曉萱立刻把那個晶核塞給唐若:“那我還是不要了。”

唐若問:“那三級的異能呢,能吸收二級晶核嗎?”

白七:“可以,晉級比較慢而已,不過目前應該還沒有三級喪屍,所以也能用二級代替。”

劉兵一臉懵懂的看着兩人對話:“現在有誰到三級異能了嗎?要三級的晶核做什麼。”

白七的晉級與唐若的晉級都比較隱蔽,所以劉兵還是都覺得他們也只是二級而已。

潘大偉拍了拍他的頭,目光悠遠道:“孩子,你還太年輕。”

胡浩天過來,一聲嘆息:“孩子,你還太天真。”

劉兵一抖:“你們的話裏好像存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伏筆?”

白七倒是沒有再說話,只一把一把接着射冰刀攻擊喪屍。

田海慢慢移到劉兵身邊,輕聲提醒說:“劉哥,白哥與唐姐的異能已經三級了啊。”

劉兵站着不動,恍然道:“喔,原來如此。”

然後,然後他的內心就抽了……

我靠,小白居然三級了……

我靠,小唐居然也三級了!

我靠我靠我靠……

我居然是最晚發現的一個!

既然知道了這裏有二級的晶核,隨便團隊就更奮力的殺喪屍了。

田海的雷系不再保留力量,每次都發出最大異能,確保那些二級喪屍也一招就倒地不起。

一行人異能統統已晉級二級,面對二級喪屍,倒也不顯得有多吃力。

這趟出來本就是來收集物資的,他們手上沒有特定的任務非要去完成。

晶核也是物資的一種,能通基地換取貨物,自然是有多少收多少。

衆人在橋面上殺了足足一個小時,才殺過大橋。

過了大橋就面臨方向選擇的問題。

之前白七唐若田海三人在h市的步行街帶上過一段時間,那裏雖還有不少物資,只是吃的東西被軍方搬空之後,剩下的殘羹冷炙也已被三人拿走了大部分。

於是白七拿着地圖對衆人說:“我們去商業大道。”

h市的商業大道與步行街也差不了多少路,但是商業大道上基本都是各個大型商場。

就算軍隊反應的多迅速,大型商場裏的東西肯定也不能全部搬空,且這個商業大道確實是h市中心的中心,末世前熱鬧的程度可謂人山人海,摩肩接踵,那時候還在安撫民衆的軍方定也不能完全深入內部去明目張膽的大勢囤積物資。

胡浩天探過頭去看了看地圖,點頭:“可以,我們上午就走到商業大道,清個地方出來,讓大家休息吃箇中午飯,下午我們再把各個商場都掃蕩一遍。”

大家都是h市人士,對於商業大道的繁華也都清楚無比,除開末世前的繁華,這個商業大道還有一個特色,那就是,真的好寬好大啊。

田海說:“胡隊,喪屍這麼多,我們這樣掃蕩下來,應該晚上回不去基地的,但是你剛纔約了那些……”

田海這個孩子就是這點特別好,實在!

胡浩天讓白七收起了地圖:“兵不厭詐,管他們等不等我們,有時間就讓他們等着唄,而且看他們這麼閒的慌,找點事情讓他們等等有什麼不好,不想等我們,就來商業大道找我好了。”

胡浩天之前約定時,在心裏就有了考慮,在這裏呆上兩天,後天一早跟着衛嵐他們去實驗室任務之後就回a市,以後兩個團隊老死不相往來,不用再見。

他是個典型的商人,面對自己的對手,末世前常用的手段就是:嘴裏說請客,手上卻關門。

既然商定好了下步計劃,大家就沒有在橋邊多待了,邊打邊緩慢的往商業大道移動而去。

喪屍太多,導致大家速度比計劃的要慢上許多。

就算如今天氣轉涼,一行人邊打邊挖,到了商業大道的時候,也都氣喘吁吁,汗流浹背。

“我們去那裏坐坐吧,挖了這麼多晶核,我都想吐了。”劉兵指着前面的一家國外快餐店說。

胡浩天向他扔出一把沙子:“三個姑娘都沒有說什麼,你一個大男人居然說不行,這麼慫。”

劉兵看了看臉色也不怎麼好的三個姑娘家:“我這是代表了她們的心聲啊,你就算叫來那個曹博士,一大早解剖了上千只喪屍,估計也受不了吧。我就不信有哪個醫生一早上挖了上千人的腦袋,還能笑眯眯的說’我很好接着挖’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