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1 Views

“小蘇蘇,那我正好缺少女伴,你就當我的女朋友了!”蘇瀾塵道,不容我反駁。

Written by
banner

我看着蘇瀾塵,笑着搖頭,明明就是聽見我跟江媽媽的電話,想要幫我,卻非要找一個臺階,讓我下,真是——

“好!”我笑。

蘇瀾塵突然拉起我往外走,我連忙道:“現在還沒到時間,那麼早去幹嘛啊!”

“帶你去買衣服。”蘇瀾塵拉着我,不等我反駁,已經來到了商場。

蘇瀾塵帶着我,直接進了香奈兒,兩邊的服務員看見蘇瀾塵,趕忙恭敬道:“蘇總好。”只是眼眸裏卻瀰漫着根本無法掩藏的仰慕。

“這裏很貴的。”我拉住蘇瀾塵,小聲道,就算是妖,也要節約用錢啊!

蘇瀾塵卻笑:“只要小蘇蘇穿的好看,再貴又何妨。”

我:“…..”

“蘇總。”

“蘇總,好久不見你啊!”

突然,從門口進來三個美豔的女人,看見蘇瀾塵頓時個個眼冒桃花,跟沒了骨頭一樣,想要癱在蘇瀾塵的懷裏。

“蘇總,您真是太壞了,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虧我們都這麼想您。”紅髮女人說着就要靠到蘇瀾塵的身上。

蘇瀾塵一下子抱住我的手臂:“跟你們說,我現在可是小蘇蘇的人,你們這樣,小蘇蘇會生氣的。”

激戰女神 我:“….”

頓時,三個女人的目光都轉向了我,一看都傻住了,抽搐着嘴角看蘇瀾塵:“蘇總,您口味什麼時候這麼獨特了,居然,居然——”

“居然什麼?”蘇瀾塵瞬間冷了眸子,居高臨下的盯着三個女人。

三個女人狠狠一僵,雙眸滿是惶恐,哆哆嗦嗦道:“居,居然這麼好看。”

蘇瀾塵冷哼一聲:“那是,小蘇蘇是全天下最美的。”

我:“……”

三個女人不敢再停留,慌忙離開。

“小蘇蘇,我跟她們沒有關係。”蘇瀾塵立馬對我道。

我點點頭。

蘇瀾塵卻攔在我面前:“我真的跟她們沒有關係。”

“好好,你跟她們沒有關係。”我敷衍道,對於蘇瀾塵那糜爛花心的私生活我早就知道了,只是,只要他開心,我也不會干預。

蘇瀾塵一滯,一抹光從他的眸子裏快速的閃過,輕聲道:“真的沒什麼。”

只是,我並沒有聽見。

“這些都要了。”蘇瀾塵指着櫃檯裏所有的衣服道。

“要這麼多幹嘛。”我趕忙阻止,但蘇瀾塵竟已經刷了卡。

“蘇瀾塵,退回去。”我道。

蘇瀾塵卻眼巴巴的望着我:“小蘇蘇,你不知道,我窮的只剩下錢了。”

我:“…..”真想抽死他。

蘇瀾塵不僅給我買了衣服,還帶我做了頭髮。

“怎麼樣?”在做好髮型,換好衣服之後,我走出來,問蘇瀾塵。

蘇瀾塵看着我,金色的眸子一片深邃,卻沒有說話。

“好美!”周圍的工作人員紛紛讚歎道。

蘇瀾塵走過來,微笑着對我說:“小蘇蘇,你真好看。”

我笑,轉身去看鏡子裏的我,卻愣住了,只見鏡子裏的女人,頭髮高高的盤起,穿着一身復古風的裙子,整個人好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

“這,這是我?”我有些不確定。

“是。”蘇瀾塵溫柔的看着我。

因爲我並不想太早去江家,所以我跟蘇瀾塵來到江家的時候,已經快吃午飯了。

江家的古堡在今天熱鬧非凡,到處都是商界的精英還有權貴。

我跟蘇瀾塵一進江家,就清楚的聽見人們倒抽冷氣的聲音,以及酒杯掉落的聲音。 “蘇,蘇,蘇總,他,他居然來了。”

“對啊,他從來不出席這種宴會的,今天,居,居然來了。”

“天哪,他比傳說中長的還要好看,就跟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一樣。”

人們震驚的議論紛紛。

“不過他身邊的女人是誰啊,長得也很好看啊!”

“蘇總身邊的女人那麼多,也就是其中一個。”

突然,蘇瀾塵轉身,那些個正在議論紛紛的人頓時住了嘴,傻子一樣直愣愣的盯着蘇瀾塵,甚至有些還流着口水。

蘇瀾塵牽着我的手:“記住,小蘇蘇是我唯一的女人。”

說完,蘇瀾塵拉着我繼續往前走,我笑:“小蘇,你這戲演的真是太專業了,要是你當明星,分分鐘鍾得奧斯卡獎啊!”

蘇瀾塵得眸子一暗,但快得根本不容人看見,嬉皮笑道道:“我對小蘇蘇可是一見鍾情,再見生情,三見——”

我被蘇瀾塵誇張的話逗樂了:“好好,我知道了。”

突然,我的笑容凝固在臉上,因爲前面,顧曲裳和江昊天正在一起,說着什麼,兩個人的神情自然而和諧,竟像是許久的夫妻。

我笑了,人家本來就是很久的夫妻。

我的手突然被溫暖包裹,我低頭,就見我的手被大大的包裹進蘇瀾塵的掌心,溫暖的,安全的。

我擡頭對蘇瀾塵笑。

“蘇蘇寶貝,你可終於來了媽咪都要想死你了!”江媽媽看見我,高興的大聲道。

頓時,引來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說她怎麼好像有點眼熟,原來是江家的乾女兒。”

“對,對,居然是江家的乾女兒。”

“不過跟蘇總在一起,該不會——”

旁邊的人頓時腦洞大開,議論紛紛,我也只能裝作沒有聽見。

江媽媽跑過來一把擁抱住我,我任由她抱着,卻正好和江昊天的目光四目相對。

他走過來,顧曲裳也跟了過來,我撇撇嘴,真是——煩!

“蘇蘇寶貝,你怎麼跟蘇總一起來了。”江媽媽詫異,看着蘇瀾塵頓時睜大眼睛:“難道,難道,蘇總就是蘇蘇寶貝說的男朋友?”

“是的。”蘇瀾塵笑道。

“不可能。”江昊天驀然插道。

蘇瀾塵笑着將我摟在懷裏,戲謔的和江昊天對視:“江總,我是小蘇蘇的男朋友,這怎麼就不可能了?”

江昊天冷聲:“你讓她自己說。”

江昊天盯着我,漆黑的目光帶着冰冷和尖銳,好像要將我看穿。

我迎上他的目光,笑着挽住蘇瀾塵的手臂:“哥,小蘇是我的男朋友。”

霎那間,江昊天的臉色陰沉一片,死死的盯着我:“你再說一遍。”

我笑:“哥哥,我知道你和小蘇之間不和,但,小蘇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人,你不要帶着有色眼鏡看他。”

被遺忘的第三者 一旁的媒體記者聽到這些話,立刻抓緊機會,蜂擁而上,對着我跟蘇瀾塵就是一頓照。

“顧小姐,請問您真的是蘇總的女朋友嘛?這麼多年,蘇總雖然緋聞不斷,卻從沒有一個女朋友。”記者將話筒遞到我面前。

“請顧小姐據實回答我們。”

記者一個個爭相來到我們面前,想要得到更多的信息。

我的腦子有些亂,也有些緊張。

正在這個時候,蘇瀾塵笑着將我摟在壞了:“小蘇蘇,她們這麼熱情,你就隨便說兩句吧。”蘇瀾塵將話筒放到我面前,眼眸裏全是溫柔。

霎那間,一切都平靜了。

我笑着迎上江昊天那陰霾的眸子,開口:“是的,我是蘇瀾塵的女朋友。”

一句話,讓所有人都炸開了鍋,甚至有不少仰慕蘇瀾塵的女人都紛紛昏厥過去。

江媽媽只是看着,什麼都沒有說,最後道:“好了,蘇蘇寶貝,蘇總,我們快進去吃飯吧。”

我們跟江媽媽進了裏面,一下子跟外面的熱鬧隔絕了。

餐廳裏,只有五個人,顧曲裳和江昊天,我和蘇瀾塵,以及江媽媽,其他人就在外面用餐。

“蘇蘇寶貝,看見你能找到蘇總這麼好的男朋友,媽咪就放心了。”江媽媽道。

我有些詫異,我原本還以爲以江媽媽的性格肯定還要折騰,卻不想竟這麼容易的接受了。

不過,接受就好!

江媽媽看着我們,高興道:“好,你跟蘇總,昊天和曲裳,真是太好了。”

我:“……”爲什麼我竟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小蘇蘇,多吃點,看你瘦的。”蘇瀾塵將青菜夾到我碗裏。

“她自己有手。”江昊天驀然道。

“我怕小蘇蘇手累。”蘇瀾塵不以爲然。

江家,要不是今天是江媽媽的生日,我是根本不想來的,所以,我只想安靜的吃完,趕緊走。

我低着頭,正要吃蘇瀾塵夾給我的青菜,我手中的碗驀然消失了,一擡頭,卻見江昊天拿走了。

“你幹什麼?”我莫名。

江昊天看也不看,直接將我的飯碗,連帶着菜全部扔進垃圾桶裏了:“吃過的筷子夾來夾去,太不衛生了,換一碗。”一邊說着,讓王媽重新給我盛了一碗飯。

驀然,以前顧曲裳夾菜給他的畫面浮現在腦海。

我冷聲道:“別人的髒,但小蘇的不髒。”

王媽將飯給我,蘇瀾塵又重新給我夾了菜:“小蘇蘇,你腸胃不太好,就不要吃太油膩的東西,這幾天吃清淡點。”

我擡頭對他微笑:“好,我聽你的。”

“蘇蘇,你跟蘇總的關係可真好,昊天,人家是情侶,所以不會在乎這個的。”顧曲裳開口。

砰!

江昊天猛然將碗放在桌上,放下的瞬間,碗四分五裂,裏面的飯都散落下來。

“這碗怎麼這麼脆弱,王媽,給昊天再盛一碗來。”顧曲裳道。

江媽媽重頭到尾一邊吃着飯,一邊好心情的看着戲,一頓飯吃的異常的香。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頓飯,我剛想走,江媽媽硬是將我留了下來,沒有辦法,今天是她生日,我不想掃她的興,於是就留下來了。

天漸漸黑透了,我開口:“媽咪,不早了,我下次再來看你,今天我們先走了。”我拉起蘇瀾塵準備告別。

“走?走去哪裏啊?今天你們兩個就在這裏留宿。”江媽媽的話不容反駁。

我剛想說什麼,江媽媽道:“蘇蘇寶貝啊,今天可是媽咪的生日,媽咪已經這麼久沒有看見你了,你知道嘛,看不見你,媽咪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實,還天天做噩夢,難道,今天是媽咪生日,你還想媽咪做噩夢嘛?”

我:“…..”我知道這些話是江媽媽編造的,只是,看着她那期盼的樣子,我真的不忍心拒絕。

我去看蘇瀾塵,蘇瀾塵卻道:“那就麻煩了!”

“那就這樣,蘇蘇寶貝就和蘇總一個房間。”

“不行!”江媽媽話剛落,江昊天道。

江媽媽眨了眨眼睛:“昊天,你幹嘛這麼大反應啊,你要想和曲裳一個房間,媽咪也是沒有問題的,你要知道,媽咪是很開放的。”

“不能一個房間。”江昊天冷着臉,寒森森的盯着我。

江媽媽湊過去:“難道蘇蘇寶貝不跟蘇總一個房間,還跟你一個房間?”

“這也行。”江昊天吐出。

“我不要。”我斷然拒絕,江昊天盯着我的眸子瞬間鋒利。

我看着江媽媽道:“要是有房間,我跟小蘇就一人一個房間,要是沒有,我們兩個擠一個也行。”反正上一世的時候,從小睡到大,也沒什麼變扭的,前提是,蘇瀾塵是原型。

最終決定下來,我跟蘇瀾塵一人一個房間。

“小蘇蘇,晚上太黑,我不敢一個人睡。”蘇瀾塵眨着眼睛望着我。

“我陪你睡。”冷不丁,江昊天走過來,冷冷的盯着蘇瀾塵。

我:“……”

蘇瀾塵:“……..”

夜,很深,也很靜。

我看着外面的月色,深深呼出一口氣。

正在這時,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走進來,小心翼翼的往我牀邊走來,我嘆了一口氣,這樣子,不開燈也知道,一定是蘇瀾塵。

“你怎麼來了?”我問,隨手開了燈。

就看見蘇瀾塵正裹着被子,將他那一張絕魅的臉也包藏在裏面,整一個就是梨花帶落的美男子。

“小蘇蘇,我房間裏鬧鬼。”蘇瀾塵可憐兮兮的望着我,完了還加了一句:“我怕!”

頓時,我只覺得自己吐血三升

“小蘇蘇,我還從小有心臟病,醫生建議我每天晚上要跟別人一起睡,否則萬一發作了,很有可能就——”

“不許胡說。”我立刻制止,不知爲什麼,對於蘇瀾塵說出那一個不吉利的字眼,我是非常害怕的。

“上來吧!”我道。

蘇瀾塵一下子扔掉被子,開心的要鑽進來。

“等一下。”我道。

蘇瀾塵瞬間回到可憐兮兮的模樣:“小蘇蘇,你後悔了是不是,你嫌棄我是一隻狐狸是不是,你——”

我:“……”

“你還是變成狐狸吧。”我深深的嘆了口氣,真是越來越能扯了。

“好好!”蘇瀾塵一下子就變成了那圓滾滾的小肉球,邁着他的小短腿爬上來。

我抱起他,不管怎麼樣,對於人型的蘇瀾塵,我真的說不出的奇怪啊!

我剛將蘇瀾塵抱進懷裏,一道寒氣迎面而來:“你們在做什麼?” 江昊天寒沉着臉,陰霾的站在我面前。

“你來幹什麼?”我鬱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