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15 Views

後來她回來了,從此不再是自己的蘇可歆,她變成了程可歆,對自己冷臉相向,再沒有以前的甜蜜溫柔……

Written by
banner

就是這樣啊,顧遲在心裡苦笑,他就是這樣一步步的把程可歆從自己的身邊推開了啊,原來是他,竟然是他!

自己前段時間還因為顧以寒對她大發脾氣,蠱惑男人的手段,他竟然對她說出了那樣的話。

是他又一次被自己的眼睛給騙了嗎?是他又一次武斷的理所當然了嗎?所以她才那麼生氣?

顧遲此時恨不能自己給自己兩拳,他這個混蛋,他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混蛋!

看向程若兒,顧遲的聲音冷的似能將人給直接凍死,「我最後問你一次,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想清楚了再回答我,這是我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

看著顧遲眼神中壓抑不住的憤怒,程若兒此時才意識到,說什麼都沒有用了,顧遲他已經不相信自己了,再繼續否認下去只會讓他更加的討厭自己。

「是,當初的那些事情是我做的。」說著程若兒淚如雨下,「可我都是因為愛你啊顧遲,我是因為太愛你了,我太害怕失去你才選擇這樣做的,你就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愛我?」顧遲眼神諷刺的重複了一遍,「你還敢說愛我?」

「我有什麼不敢說的,我就是愛你,這麼多年我只愛你。」程若兒眼神瘋狂,「明明就是我先認識你的,你先愛上的也是我,她蘇可歆憑什麼和你在一起,她有哪一點比得上我,又有哪一點配得上你!」

「那你也不應該做出這樣的事情,你還是以前我認識的程若兒嗎?什麼時候你變成了這麼一個惡毒的女人?」顧遲憤怒的語氣中夾雜著失望。

聽到顧遲這樣說自己,程若兒頓時就怕了。

自己不能在顧遲心中變成這樣的一個女人,一旦顧遲在心裡給她貼上了這樣的標籤,那她就徹底玩完了。

「不是這樣的顧遲,你不能說我惡毒,我就是一時被嫉妒蒙蔽了雙眼,所以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程若兒欲上前拉住顧遲的手,但是卻被他一把揮開了。

「顧遲我真的不能沒有你啊,沒有你我就什麼都沒有了。我已經失去了自己的腿,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顧遲,我是為了你才失去這雙腿的,你不能這樣把我一個人給丟下!你答應過我的,你當初答應會永遠陪著我的,你親口答應的事情現在不能說反悔就反悔啊!」

程若兒不死心的再次上前拉著顧遲哭訴道。

用力的掙開程若兒死死拽著自己的手,顧遲此時心裡眼裡全是對她的厭惡。也許當年自己認識的那個程若兒已經死了,現在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女人他不認識,也不想認識。

看著程若兒因為久坐輪椅而日漸消瘦的兩條腿,顧遲的眼底始終還是有著不忍心。說到底,當初確實是因為自己的失誤造成了她雙腿殘疾,只能在輪椅上度過後半生。

「你的這雙腿,就當作對你所做的那些事情的懲罰,當年的事情我不會再追究。從現在開始,我不欠你,你也不欠我,我們之間再也沒有什麼瓜葛了。」

說完顧遲就轉身向外走去。沒有瓜葛了,他一眼都不想再看到眼前的這個女人了。

「你不能這樣對我,顧遲,你不能這樣拋下我啊!」程若兒想要伸手抓住顧遲,但是顧遲的腳步太快,她撲了一個空,整個人從輪椅上摔了下來。

用力撐著手臂向前爬著,程若兒抓住了顧遲的褲腳,聲淚俱下。

「顧遲,你不能這樣對我,沒有了你,我就什麼都沒有了,我現在就只剩下你了。求求你,你不能離開我的,你不能離開我。我是因為你才失去了自己的腿,變成了現在這個不人不鬼的樣子,你不能說不要我就不要我了,你讓我以後怎麼辦,怎麼活……」

被程若兒抓住褲腳,顧遲停下了腳步,面上雖有不忍,心中卻沒有動搖。這樣蛇蠍心腸的女人,自己是絕對不能再留在身邊的。

「程若兒,我對你五年的照顧,我和可歆五年的分離,還有我的孩子。這些都是老天當年對我做錯事情的懲罰。你現在不用再拿你的這雙腿來脅迫我,該還的,我早就已經還完了。我,不再欠你的了。」

說完顧遲用力向前邁了一步,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辦公室。

看著顧遲一步步的離開了自己的視線,程若兒伏在地上失聲痛哭。

這麼多年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就這樣輕而易舉的就被毀了嗎?她不甘心,她不甘心!她絕對不會讓事情就這樣結束的! 聽著身後辦公室里傳來的程若兒凄厲的哭聲,顧遲覺得心煩不已,拿出手機給楊佐打了一個電話。

「程若兒現在在我的辦公室,你想辦法弄走她,我回來之後不想再看到她還在我的辦公室。」

農家棄女 說完之後顧遲就直接掛了電話,徑直出了公司。

他現在要去調查另外一件事情,顧肖今天的行為太反常了,他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找自己坦誠當年的事情的,所以這其中一定還有什麼他不知道的隱情,他得儘快調查清楚才行。

時至今日,他絕對不允許還有什麼事情會威脅到程可歆的安全。

這邊楊佐接到電話之後,很快就猜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能讓顧遲下狠心說出這樣的話,看來當初程若兒做的那些事情應該是被發現了。

楊佐一時竟然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悲,喜的是顧遲終於發現了程若兒的真面目,悲的是不知道顧遲有沒有發現自己幫程若兒做的那些惡事。

應該是沒有吧?否則的話,顧遲也不會給自己打電話,讓他去處理程若兒的事情。

這樣想著,楊佐火速趕到了顧遲的辦公室,想要知道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一進到總裁辦公室,楊佐就看到程若兒正趴在地上悲痛的哭著,本來是該讓人心疼憐愛的一幕,但是楊佐卻覺得很是解氣。

這樣的女人早就該受到懲罰了!

感覺到有人進來,程若兒欣喜的抬起了頭,是顧遲嗎?她就知道他不會這麼狠心的,她就知道他不會就這樣丟下自己的!

楊佐,怎麼會是他,失望之後是滿心的怒火,程若兒沖著楊佐吼道:「你來幹什麼!顧遲呢,讓他來見我,我要見他!」

眼中閃過厭惡,楊佐冷聲說道:「顧少說了,從此以後他不想再看到你,你還是趕緊離開這兒吧。」

「不可能,顧遲怎麼會不想見到我,他是愛我的,他心裡是有我的,不然他怎麼會照顧我這麼多年?都是騙我的,你們都是騙我的!」程若兒已經有些神志不清了。

「做夢,我一定是在做夢!」想到這裡,程若兒面上浮上一絲欣喜,用力的捶打著自己,「快醒,快醒!我不要這樣的夢,我不要!」

可是感受著身上傳來的疼痛,程若兒崩潰的哭了,「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疼?這一切都是夢才對,我怎麼會疼?」

看到程若兒好似瘋子般的行為,楊佐一時間有些征愣。

「到底怎麼了,顧少發現什麼了?」聽到自己的聲音響起,楊佐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竟然不知不覺的問了出來。

本是無心,但是這句話卻好像導火索一樣,程若兒整個人直接炸開了。

「怎麼了?你還好意思說怎麼了!你怎麼辦事的,顧肖怎麼會把當初我找人玷污蘇可歆的事情說出來,你為什麼沒有發現,為什麼要讓他進來!」

「他怎麼會忽然說起這件事情,你說,是不是你去找他的?叛徒,你們都是叛徒,你們都要出賣我!」

程若兒此時怨恨著一切可以怨恨的人,都是他們,都是他們這些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都是因為他們才毀了自己!

「當初是你找人玷污少夫人的!」楊佐震驚的問道,他只知道當初這件事情和顧肖有關,沒想到程若兒竟然也參與了那起綁架案。

原來從那時候起她就開始傷害少夫人了,這個女人真是天理難容,惡毒到了極點,竟然對同為女人的少夫人做出那種事情!

「什麼少夫人,我不是早就對你說過嗎,不許在我的面前那麼稱呼她!」程若兒抓狂道,「那個賤女人根本就配不上這個稱呼,她當初就該被那些乞丐給玷污,她就該生活在痛苦之中,不,她就不應該活著,她該去死!」

聽著程若兒這樣詛咒程可歆,楊佐氣的胸膛劇烈起伏著,冷笑了一聲說道:「既然你當初做出了那樣豬狗不如的事情,現在顧少不願意再見你,根本就是你咎由自取的,怨不得別人。」

「我咎由自取?」程若兒不怒反笑,聲音尖利,「你以為你是一個什麼好東西,你有什麼資格笑話我,別忘了當初是你帶人逼著蘇可歆去打胎的。如果顧遲知道了這件事情,你覺得你的後果又會比我好多少!」

聞言楊佐黑了臉,是啊,他有什麼資格對著程若兒冷嘲熱諷,他自己還不是做了傷害蘇可歆的事情。

但是與此同時他的心裡又鬆了一口氣,程若兒這樣說,證明顧遲還不知道他做的那些事情。

這樣矛盾的心理折磨的楊佐很是難受,他既不想再受程若兒的威脅,繼續助紂為虐,又不想讓顧遲知道自己對蘇可歆做的那些事情。兩股思想不停的撕扯著他,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麼辦?

看著楊佐面上明顯痛苦的表情,程若兒才覺得心中暢快了一點,慢慢的冷靜了下來。好像讓別人痛苦了,她的痛苦才能減輕。

之前所有的悲傷在此刻全都化成了對程可歆的怨恨。都是她!從頭到尾,自己和顧遲之間的障礙就一直都是她,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討人厭的女人!

蘇雅芬當初為什麼沒有掐死她,為什麼要讓她活下來,讓她有機會和自己爭程家大小姐的身份,有機會和自己爭顧遲!

她恨她,她恨蘇雅芬,她更恨蘇可歆,她恨她們!她們都應該不得好死,都應該下十八層地獄,受盡千萬般的折磨!

只有這樣,她的心裡才能痛快一點,只有這樣,她才能高高興興,開開心心的活下去。

「現在你是不是很慶幸顧遲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冷靜下來的程若兒抬頭看向楊佐。

「我告訴你,你別想置身事外,不想要顧遲知道那些事,你就只能接著幫我。否則的話,我現在就去告訴顧遲,我倒想看看,到時候他會怎麼對待你這個多年的心腹。」

聽到程若兒的威脅,楊佐慌了,「你還想要幹嘛?」他知道,這個女人瘋起來可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

斜睨了楊佐一眼,程若兒冷笑了一聲,真是沒出息,「遊戲還沒結束呢,想要就這樣打倒我,不可能!」 離開公司以後,顧遲給一個熟悉的私人偵探打了電話,讓他幫忙查一下最近顧肖的身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有,你再幫我搜集一些東西,是有關於……」

掛掉電話之後,顧遲的面上閃過一抹狠厲之色。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再輕易放過顧肖,他也是時候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了。

開車駛出停車場,顧遲漫無目的開著,不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

經過一家又一家的商店,顧遲將車開得很慢,每次經過一個熟悉的店面,和蘇可歆有關的記憶就會跳出來,擋都擋不住。

可歆她以前最喜歡吃這家餐廳的糖醋小排;她以前說過這家影樓的裝修風格她很喜歡,有一種八十年代的復古感;他還知道這附近有一個菜市場,以前他和她還一起來買過菜,雖然兩個人的廚藝都不怎麼樣,但是他記得那一頓飯他們吃的很是開心……

還有這家店,顧遲停下了車,欣欣嬰幼兒超市。

他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第一次誤以為蘇可歆懷孕的時候,他們兩個都很開心,那時候他們就一起來逛過這家店。

他和蘇可歆同時看中了一個小鞋子,由於不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男還是女,所以他們還為選粉色還是藍色爭執過。

那時候他是怎麼解決這件事情的?想到這裡,顧遲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他把粉色和藍色的都買了。

那天看中的所有嬰兒用品他都買了雙份,程可歆笑著罵他浪費,他反駁說自己可不是浪費,誰知道她肚子里的是不是龍鳳胎,他這是有備無患。

知道蘇可歆並沒有懷孕之後,他就把那天買的小衣服和小鞋子都鎖在了儲物間,避免她看到了傷心。

可是後來他們真的有了孩子,他們真的有了屬於自己的孩子,他卻再沒有機會和蘇可歆一起為他們的孩子挑選生活用品了。

閉上眼睛,用拇指和食指用力按壓了一下自己的眼角,顧遲將眼中的酸澀眨了回去。當初她看到自己那麼堅決的要打掉這個孩子,該有多麼無助?

那時候蘇雅芬還被查出患了白血病,她那麼孝順的人,一定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她。一個人承受著這些,她該有多累,多痛苦?

顧遲沒有辦法想象蘇可歆是怎麼度過那些日子的,一拳打在方向盤上,他的心裡滿是悔恨。為什麼?為什麼自己當初不相信她,而選擇相信了程若兒那個女人?世界上怎麼會有他那麼笨的人!

「嗡嗡嗡~」手機震動的聲音響起,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之後顧遲才拿起了手機,是楊佐。

「什麼事?」

「顧少,程若兒已經離開你的辦公室了。」電話那邊的楊佐說道。

「我知道了,我現在就回去。」

掛了電話之後,顧遲駛著車開往公司的方向。有些事,他要儘快的做好,不然的話,他還有什麼臉去見蘇可歆。

進到辦公室之後,顧遲看到楊佐正在等著自己。

「以後她的事情你處理就好,不要讓我再看見她。」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顧遲冷聲說道。

「是。」楊佐知道他說的是程若兒。

看著又接著認真工作的顧遲,楊佐猶豫了一下說道:「顧少,既然知道當初少夫人是被陷害的,你現在要不要去見她?」

也許見了面之後,剩下的那些誤會也會隨之解開。

楊佐覺得自己現在快要被逼瘋了,他不想再瞞著顧遲,不想再這麼戰戰兢兢的欺騙一個這麼信任自己的人。

可是他又實在是鼓不起勇氣,親口將那些事情告訴顧遲。他承認他是一個懦夫,他不敢面對那些可以預知的後果。

聽到楊佐的話之後,顧遲停住了手中的動作,一瞬間各種複雜的情緒全都湧上了心頭。

「不用了,以後再說。」靜默了片刻,顧遲開口,「你先去下去工作吧。」

聞言楊佐不知是喜是悲,應了一聲「好」之後,就離開了顧遲的辦公室。腳步猶疑,但最終還是沒有停下。

捏緊手中的筆,顧遲的嘴角抿成了一條直線。他多想現在就見到蘇可歆,他多想將她抱在懷裡,訴說他的想念和心疼。

可是他沒有資格,他現在還沒有資格去見她。他要讓顧肖付出該有的代價,他要為他們那個死去的孩子報仇,他要將傷害過她的人全都繩之以法!

只有做完了這些,他才能重新站在她的面前,乞求她的原諒。是的,乞求,只要她願意原諒自己,他心甘情願的讓自己低到塵埃里。

顧肖這幾天過的一直都是心驚肉跳的,向顧遲坦誠當年的事情之後,他試圖聯繫過蘇可歆,但是她卻一直沒有接他的電話,更別說主動聯繫他了。

不明白蘇可歆是什麼意思,到底會不會將他賄賂官員的那些證據交上去?顧肖這幾天都沒有睡過安穩覺。只要一閉上眼睛,他就會夢到警察把他銬住帶走的畫面,每次醒來的時候都是一身冷汗。

不過他還是有著一絲僥倖的心理,這麼多天都沒有動靜,蘇可歆應該是已經決定放過他了吧,畢竟他已經按照她的要求去做了。

不行,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要想辦法弄到她手裡的那些文件才行。怎麼才能永絕後患呢?顧肖眼中浮現陰狠,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只要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了蘇可歆,他就不用再日日都這麼擔驚受怕了。

看來自己要好好的策劃一下這件事了,這次必須要成功,不能再出現什麼紕漏了。

下了狠心之後,顧肖的心裡才踏實一些,總算是睡了一個比較安穩的覺,沒有再夢到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可是這麼難得的時刻,卻被一陣敲門,不,應該說砸門的聲音給吵醒了。

睜開眼睛,顧肖滿是火氣的下了床。打開房間門之後,就看到顧以寒正一臉慌亂的站在門外。

「怎麼了這一大早的?」顧肖的聲音中帶著怒氣。

可是顧以寒哪裡還在意這些,「爸,不好了,警察現在就在樓下,說要見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他剛才出去晨跑的時候,看到一輛警車開進了他們的小區,好奇之下他就多看了一眼,沒想到警車卻停在了自家門前。 驚慌之下顧以寒趕緊回到了家,正好聽到那些警察對保姆說,要把自己的父親帶回警局審問。

到底出什麼事情了,顧以寒一時有點不知所措,只能趕緊上來將顧肖叫醒了。

聽到顧以寒的話之後,顧肖大驚失色。警察這個時間來找自己,還能有什麼別的事情!

肯定是蘇可歆這個不守承諾的小人,竟然真的把那些文件交給了警察!

看到顧肖不說話,顧以寒更加著急了,「爸,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快說啊!警察怎麼會來找你?」

「還不是蘇可歆那個說話不算話的女人,他媽的,她竟然……」顧肖的怒吼聲還沒有吼完,就被已經上樓的警察給打斷了。

「你就是顧肖吧,有一位叫顧遲的先生舉報你涉嫌賄賂官員,請你跟我們回局裡接受調查。」

顧遲?

顧肖有點傻眼。

難道不是蘇可歆那個賤女人舉報的嗎?

顧遲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又怎麼會舉報他?他們可是一家人!他要是出事了,顧氏企業也會受影響啊!

但是容不得他多想,前面的警官略一示意,就已經有人上前架住了顧肖,將他往樓下的警車拖去。

豪門獨寵:寶貝別再逃 眼睜睜的看著警車將顧肖帶走,顧以寒卻一點阻止的辦法都沒有。想起剛才警察說的話,他還有些反應不過來。

賄賂官員?自己的父親怎麼會做出賄賂官員這種事情呢?

這邊程可歆正在雜誌社上班,曉梅忽然急沖沖的跑進了她的辦公室。「可歆姐可歆姐,你聽說了嗎?顧肖被警察抓起來了!」

「什麼!」程可歆有點震驚,怎麼會?她沒有將那些資料交給警察啊,顧肖怎麼會被抓起來呢?

看到程可歆的反應,曉梅就知道她還沒有聽說這個消息,「可歆姐你快上網看一下吧,現在網上都已經炸開了,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情。」

看了一眼曉梅激動的神色,程可歆急忙打開了電腦,在搜索框上打上了顧肖的名字。刷新之後,程可歆看到滿屏都是關於顧肖被抓的各種報道。

大致瀏覽著相關的網頁,程可歆發現顧肖被曝光出來的不只是這次賄賂官員的事情,還有在住宅區填埋有毒廢棄物;管理的企業在藥品和奶粉生產中添加過量對身體有害的物質等各種醜聞。

網友也被這些事情給徹底激怒了,新聞下的留言全部都是在痛罵顧肖的。

「這個狗娘養的龜孫子,人渣中的戰鬥機,竟然連藥品和嬰兒喝的奶粉都作假,他就不怕以後遭報應嗎!」

「連小孩子都不放過,我衷心的祝願他斷子絕孫!」

「喂喂喂,我們不牽連無辜啊,我不罵他的家人,我就只罵顧肖。這個連呼吸都會污染空氣的社會毒瘤,最好下半輩子都在監獄里呆著,千萬不要放他出來,這樣的人出來就是危害大眾啊。」

「官商勾結,這些賄賂的錢最後還不是要從我們消費者身上出,我強烈呼籲大家抵制顧氏集團生產的任何產品,這樣的企業還留著幹嘛!」

「媽的,誰知道顧肖在哪個法院判決,老子要準備一車的臭雞蛋去砸他!」

「我還給我家寶寶買過這個牌子的奶粉,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求助!」

涅槃千金 「我靠,日了狗了,老娘就住在那個填埋有毒廢棄物的小區,不會因此少活二十年吧?這都是吃什麼養大的混蛋啊,心竟然這麼黑!」

……

看著網友的評論,程可歆只覺得心裡很是暢快。

人們終於知道了顧肖的真面目,引起了這麼大陣仗的全民憤怒,監獄顧肖是坐定了!她也算是終於為自己和萌寶報了仇了。

但是同時她心裡也有些疑惑,這次的事情不是自己舉報的,那還能有誰?知道這些事情的除了自己也就只有何岳了,難道是他?可是他沒有理由不和自己說一聲啊。

「可歆姐,這些事情是你曝光的嗎?」曉梅好奇的問道。前段時間程可歆讓她去查顧肖的事情,她會這樣想也是理所當然的。

此時曉梅心裡滿是對程可歆的崇拜,能將顧肖這樣的人渣繩之於法,可歆姐實在是太厲害了,簡直就是社會的英雄好嗎!

看著曉梅一副星星眼的姿態看著自己,程可歆覺得有點好笑,「不是我,但是我應該知道是誰。」

「既然可歆姐知道是誰,那就肯定也為這件事情做了貢獻。可歆姐我真是太崇拜你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