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78 Views

他拉住百葉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百葉,你到底怎麼了?你這麼悶悶不樂,弄得我也很難受!"

Written by
banner

百葉轉身,嘲諷的看了蘇凜一眼:"你在說笑吧,你難受,你要是真的難受,能那麼體諒人,你還是離我遠點吧,我不想跟你說話!"

蘇凜也有點生氣:"百葉,你能不能別這樣,我今天跟著你們三個,感覺自己就像是個夾心餅乾一樣,這樣不是,那樣也不是,得照顧穆穎兒,還要看著你的臉色行事,甚至都沒有問過我媽咪的看法,你還要怎樣?"

百葉轉身,突然笑了:"是啊,我是個小心眼加自私的女人,我讓你為難了,既然這樣,那你幹嘛還要追著我不放啊,是我的問題,還是你自己犯賤,你離我遠點!"

百葉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憤怒。

就算是再遲鈍,蘇凜也察覺到不對勁了:"百葉,你是嫌棄我今天沒有問你的意見嗎?" 百葉嗤笑了一聲:"我哪敢啊,你問不問我,重要嗎?我的意見算什麼,人家穆小姐,才是最重要的吧!"

應道百葉這樣的話,蘇凜心裡,反倒是沒有那麼難受了。

她的樣子,好像是吃醋了一般。

說實話,百葉平日里並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可能今天是他跟穆穎兒說的話,讓百葉不開心了。

蘇凜笑著走上前,拉著百葉的手。

百葉生氣的甩開。

蘇凜也不惱,繼續去拉。

百葉繼續甩!

兩個人周而復始,就像是小朋友過家家一樣,重複著同樣的動作。

蘇凜滿臉笑意的看著百葉:"百葉,你是不是吃醋了?"

百葉頓時生氣的轉身,瞪了蘇凜一眼:"我幹嘛要吃醋,你想多了吧!"

蘇凜沒有聽出來,百葉的聲音里,其實有一絲淡淡的心虛。

蘇凜拉著百葉的手,這次抓的很牢,沒有讓百葉有鬆開的機會。

蘇凜說:"百葉,你不要生氣嘛,這次是我錯了,好不好,你就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再說了,穆穎兒是客人,我們總的招呼一下,你跟我媽咪都是自家人,我們不用那麼見外的!"

百葉聽到蘇凜的話,紅著臉哼了一聲:"誰跟你是自家人,你還是去管好你的穆小姐吧,辣椒多了少了,全不放辣椒了,那本來就是川菜,沒有辣椒還怎麼吃啊!"

百葉書氣呼呼說完。

只不過,說完后,她又覺得,自己太咄咄逼人了。

畢竟,穆穎兒以前不在這邊生活,她的口味跟他們相差大,也是情有可原的!

她悶悶不樂的抬頭看了蘇凜一眼:"哎呀,我也不是那個意思,反正也不怪穆穎兒,都是你自己的錯,你自己去想吧,不要打擾我!"

百葉說著,就掙脫蘇凜的手,向著自己房間走去。

蘇凜剛要追上去,手機就響起來了。

他拿起來一看,是蘇北的電話,就趕緊接通了。

蘇北在電話里著急的說道:"小凜,你快來醫院看看吧,穎兒生病了,渾身都出了紅痘痘,看起來怪嚇人的,都是媽咪不好,她不能吃辣,還硬是讓她吃!"

蘇凜一聽,頓時愣住了。

他先安慰蘇北:"媽咪,你先不要著急,帶著她去醫院,我馬上就來!"

蘇北點了點頭:"那你快點過來,得趕緊把穎兒的病看好,不然的話,你外祖母估計都得罵我一頓,帶著人去玩,結果把人弄成這個樣子!"

蘇凜點點頭:"嗯,我知道了,我先掛了!"

蘇凜說完,抬起頭,就看見百葉停在門口。

百葉剛剛走到房間的時候,就聽見蘇凜說帶著她去醫院。

她有點好奇,蘇凜說的是誰,卻沒有想都,蘇凜三兩句就掛了電話。

蘇凜快速的走過來,拉著百葉的手,著急的開口:"百葉,你真的不要生氣了,無論我今天做了什麼錯事,都是無心之過,我以後會爭取改正的,今天你就先原諒我吧!我媽咪剛打電話過來,說穆穎兒吃辣椒好像身體出現了一些癥狀,讓我去醫院看看!"

百葉吃驚的抬起頭。

她剛剛還在為菜沒有放辣椒的事情,跟蘇凜爭執呢,結果,下一秒穆穎兒就因為吃辣椒而去醫院了。

這也太巧了吧!

百葉的神情有點無奈。

她看著蘇凜:"既然穎兒生病了,你媽咪又不放心,你理應去看看的,我先回房間了!"

蘇凜看著百葉冷淡的態度,只能無奈的點點頭:"那好吧,你好好待在家裡,我去醫院看看就回來!"

百葉"嗯"了一聲,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蘇凜著急,也沒有仔細去觀察百葉的神情。

畢竟,蘇北的聲音在電話里,那麼著急,他也不敢浪費時間。

百葉抬頭看著蘇凜的背影,忍不住笑了笑。

蘇凜的心裡,真的喜歡自己嗎?

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不是喜歡自己,只是為了孩子吧!

想到這裡,百葉笑的更苦澀了。

她關上門,轉身走回房間。

就在蘇凜離開后不久,百葉接到了柳絮的電話。

柳絮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為難。

她說:"小葉啊,我昨天不是跟你說,我後天回南希市嘛!"

百葉點了點頭:"對啊,小姨,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

百葉問柳絮這話的時候,自己心裡都覺得隱隱有點不對勁。

如果柳絮如她所說的那般,後天回來的話,她也不會這樣給自己說話了。

果然,柳絮接下來的話,證明了百葉的猜想。

柳絮說:"小葉啊,是這樣的,醫院派我去國外一家華陽集團旗下的連鎖醫院交流學習,你也知道,這是別人等都等不來的機會,這次醫院讓我去,我不想拒絕,你就先待在蘇凜那裡,小姨三個月後就回來,你生孩子的時候,小姨陪著你,好嗎?"

百葉點了點頭:"小姨,你就放心的去忙你的工作吧,不要想太多,我這邊,我自己現在也能照顧自己的,你不要操心了,等你回來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就行!"

柳絮聽到百葉這麼體諒自己,頓時欣慰不已:"還是我家小葉體諒我,等小姨從國外回來的時候,你想要什麼,告訴我,我統統買給你!"

百葉笑了笑:"嗯,姑姑,等到時候再說吧!"

柳絮和百葉兩個人聊了一會,就掛了電話。

百葉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心裡有點落寞惆悵。

按照柳絮在醫院的資歷,這樣的好事,根本落不到她頭上。

這件事是誰一手促成的,百葉幾乎想都不用想。

只不過,柳絮現在正處於醫學事業的上升階段,她真的是個好醫生,很盡職盡責不說,還一直在不斷的努力學醫,擴充自己的醫學知識和技能。

柳絮為了醫學事業,可謂是貢獻出了自己的一切。

她今年三十多了,卻還沒有結婚,這都是因為她當年堅持,結婚會影響她的事業,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對於這樣一個熱愛醫學事業的人,百葉覺得,自己根本沒有什麼資格,讓她為了自己,放棄什麼。

但是,蘇凜存心將柳絮弄到國外去,不就是想讓她繼續留在這裡嘛!

百葉想到,自己昨天才跟他說過,小姨過兩天就要回來,沒想到,他的動作這麼快。

百葉看著剛剛從車上帶回來的熊貓抱枕,鬱悶的將腦袋壓在熊貓肚子上。

與此同時,蘇凜已經急匆匆趕到醫院。

問清楚蘇北和穆穎兒在哪,他趕過去。

蘇凜過去的時候,醫生剛剛給穆穎兒抹完葯。

看著穆穎兒一臉自責的神情,蘇凜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明明是自己帶著人家去吃飯,沒有問清楚人家有什麼忌口的,現在反倒是讓一個病人對自己過意不去。

蘇凜覺得,自己心裡都覺得罪過。

他走過去看著穆穎兒,開口道歉:"穆小姐,實在是不好意思,我要是知道,你不能吃辣椒,肯定不會帶著你去川菜館吃飯的!"

穆穎兒笑著搖搖頭:"沒事的,我自己其實也不知道會這樣,我小時候發生過這樣類似的一次事情,後來我父親就沒讓我吃過辣椒,因為體質的緣故,我們一家都不吃辣椒,我一直以為,那是小時候身體虛弱罷了,今天阿姨讓我嘗嘗,我就試著嘗了嘗,沒想到,味道的確挺好的,就是我吃不了!害你們為我擔心了,真是不好意思!"

蘇凜無奈的看著穆穎兒:"該說不好意思的是我,如果不是我,你今天也不會來醫院!"

穆穎兒善解人意的笑了笑,搖搖頭:"沒事的,其實沒多大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她說完,轉身看著蘇北:"你說是吧,阿姨,最起碼我今天還體驗了一次辣椒,你說對吧!"

看著穆穎兒笑嘻嘻,沒心沒肺的樣子。

蘇北沒好氣的說:"瞧你這個傻丫頭,剛開始都紅著那樣了,都嚇死我了,現在還笑的這麼開心!"

她轉過頭對蘇凜開口道:"你是沒有看見,這個傻丫頭,剛剛送來醫院的時候,那個臉,我都心疼壞了,只不過這會抹了葯,醫生給她輸液,好多了!"

蘇凜上前仔細看了看,開口道:"只要好起來就沒事,我看了看,穆小姐應該是過敏體質,以後注意點就行,輸完液應該就能出院了,只要按照醫生說的,明天臉上的紅痘痘,就全下去了!"

蘇北笑著看向蘇凜:"還真是,剛才幫穎兒檢查的醫生,也是這麼說的!"

蘇凜點了點頭:"那就好,媽咪,等穆小姐輸完液,你帶她先回去吧,我這邊還有事,我要離開醫院!"

蘇北點了點頭:"剛才給你打電話的時候,穎兒的情況很嚴重,這會好起來了,我心也放下來了,你有事就去忙吧!"

蘇凜轉身看著穆穎兒:"穆小姐今晚就跟我媽咪回我家住吧,不然的話,回了老宅,曾祖母肯定又會打破砂鍋問到底,最後還會追究好多!弄得亂七八糟的!"

穆穎兒點了點頭,聽到要跟蘇北回家住。

穆穎兒以為,蘇凜也住在家裡,頓時開心不已。

蘇凜離開醫院,就快速的趕回公寓了。

他一路忐忑不安,剛才慌忙離開了,也不知道百葉這會怎麼樣! 看到皇帝出現在門口,尉遲文宇一點也不意外,似乎猜到了他會來。靠在床頭,他嬉笑如常,「知道我要死了,來給我送行么?」

皇帝走過來坐在床邊,門在身後無聲合上。皇帝沒說話,只是沉默的看著他,只是一個晚上沒見,他的臉上已經泛起了屬於死亡的青灰色。

半響,皇帝澀然開口,「為何要這麼做?」

「不然怎麼樣,我活,你死?」

「你不是很討厭墨容家的人嗎?我死了豈不趁你的意?」

「你若死了,她只怕也活不了,你死了沒關係,她死我捨不得。」尉遲文宇嘆了一口氣,「想來想去,也只能這樣了。」

「為何要騙我?」

尉遲文宇似笑非笑看著他,「如果一開始就說真話,你會讓我死嗎?」

皇帝答不出來,長久的沉默著。

「別人不了解,我還不知道你嗎?心腸硬起來比誰都硬,但是軟起來又比誰都軟,還有她,要是整天對著我愁眉苦臉,哭哭滴滴,還不如叫我死了算了。」

「你不應該騙我的,至少那時候還有時間,可現在……」

「沒有用的,你不了解你那位丈母娘有多神通廣大,她是女帝,也是用毒的高手,她用自己的血字制毒,她施的毒,全天下除了她自己無人能解,那些千面人從小被她以毒養身,要定期服用解藥才能續命,所以對她忠心耿耿……」

皇帝打斷他,「女帝不是被幽禁了么,難道藍霽華失信於朕?」

「幽禁是幽禁了,藍霽華性格溫和,又是孝子,哪裡肯讓女帝受苦,好吃好喝供著,看管也不嚴,她要出來對誰下個毒輕而易舉。」

「她要你控制千帆殺了我,然後呢?」

「你一死,小太子登基,千帆成為太后,把持朝政,她控制我,我控制千帆,東越仍要落到她手上,她還是沒有放棄那個瘋狂的計劃。這麼多年,她一直暗中部署,費盡了心思,一心想打破南原的詛咒,用一種常人無法想像的毅力堅持著,弄成現在這種局面,她豈能甘心?」

「她太過執念,一步錯,步步錯,滿盤皆落索,」皇帝看他嘴唇發白,還起了細小的皮屑,便起身給他到了杯水,「她無可救藥,你呢,落得這般下場,可後悔當初幫她?」

「能借你的手收拾了墨容淵,我不後悔。至於她那個瘋狂的千面人計劃,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不會成功。」

「為什麼?」

「她不了解你,但我了解,你若是真上當,就不是墨容澉了。況且,沒有強大的國力,僅憑一些歪門邪道,想以弱勝強,不是異想天開么?女帝瘋,我可不瘋。」

總裁我們隱婚吧 「你一開始就沒想顛覆東越?」

「我的仇人是墨容淵,他死了,我心愿已了,雖然身處南原還改了姓,我也不想將來去陰曹地府沒臉見祖宗。」

皇帝默了一下,「麟兒能安全回來,想來定是你暗中周旋……」

尉遲文宇喝了一口水,把杯子放下,「我挺喜歡麟兒,不怕告訴你,他在南原還叫過我做爹,他很厲害,小小年紀已經令女帝有了危機感,將來肯定比你強,雖然中間出了點岔子,最後還是平安回來了,我也算對得起她娘親了。」

「既然是這樣,你娶千帆也是假意……」

「這個倒是真的,」尉遲文宇歪著唇,笑得不太正經,眼神卻是相當認真,「我是真的動了要娶她的念頭。反正是你們墨容家先對不起我的,就當是給我的補償。」

若是平時,皇帝肯定一拳打花他的臉,可現在,他只是默然的坐著,他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而這個結尾,實在讓他……心情沉重。

「文宇,你還有什麼想讓我辦的么?」

「這聲文宇,讓我想到了從前,」尉遲文宇笑起來,眼裡卻漸漸起了水光,目光變得幽長,似乎沉浸在當年回憶當中。

皇帝也沒說話,兩個人都沉默著,各自想著年少輕狂的那些時光。

半響,尉遲文宇問,「我們打過多少場架?」

「沒數過,反正不少。」

「不會有人超過我了吧。」

「不會。」皇帝深深的看著他,「除了你,沒人敢和我打架。」

尉遲文宇笑得咳起來,拿帕子掩著嘴,鬆開的時侯,赫然染著腥紅色。

皇帝心一緊,「你別說這麼多話,歇一會。」

尉遲文宇搖搖頭,「沒時間了,我們見面的機會不多,見了也是掐架,小時侯是這樣,長大了也沒變,象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說話真少。反正要死了,有些丟臉的事不妨告訴你。雖然那時侯咱們都以墨容淵馬首是瞻,但我心裡真正佩服的是你。」

「我這個人,生來太自負,總以為你是靠著身份壓我一頭,你做什麼,我都不服氣,可是後來你去了軍中,捨棄了榮華富貴,長年累月隨軍奔波,操練,打戰,連過年都沒有回來,一個皇子甘願清苦寂寞鎮守邊關,那時侯我就知道,你比我強的不是一點半點。可我尉遲小將軍最要面子,心裡認輸,嘴上從來不說。」

皇帝笑起來,「我知道。」

「你知道?」

「那年我回京述職,你嘲笑我黑得象塊木炭,可轉眼你就在烈日下練了半天拳,還偷偷問小六,臉有沒有變黑?」

尉遲文宇哈哈指著自己的臉,「天生麗質難自棄,南原日照那樣強,我依舊沒有黑。下輩子還是投胎做個女人的好。」

兩個人都笑起來,笑聲爽朗,毫無芥蒂,彷彿一下子回到了從前,還是青衫少年不識愁的年紀,他們性格脾氣相反,一個愛穿深紫衣袍,沉默寡言,一個喜歡著白色,嬉笑怒罵,在一塊就斗,相看兩相厭,卻永遠有他就有他,一個人彷彿是另一個人的影子。

「聽說族裡給你過繼了一個兒子?」

「是,」尉遲文宇已經越來越虛弱了,青白的臉色透著虛虛的笑意,「總不能在,我這裡斷了香火。」

「朕明日就下旨讓他世襲你的爵位,」皇帝頓了一下,「朕會看著他長大。」

「多謝你,」尉遲文宇緩慢的眨了一下眼睛,「最後,我還想告訴你一個秘密。」

他的聲音已經低得快聽不清楚,皇帝湊過去,聽到他斷斷續續的道:「這一生,我什麼都,比不過你,但我能,能為了她死,你卻沒有,這個機會,因為這個,她會記得我,記得我一輩子……」

皇帝把臉扭到一邊,低低的笑罵了一句,「你這個瘋子!」

「我是個瘋子,我把自己,玩死了……」他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告訴她,解香蠱的方法,只有我,我死了,她才能得,得到自由……」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