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7 Views

羅瑞對上顧可彧的目光,露出笑容:「我們相信你。」

Written by
banner

這下,終於算是高興了。

小唐跟顧可彧一同回到公寓里,路上,小唐也在說著這件事情:「劇本你都看了嗎?」

「還沒來得及,剛剛得知這個消息后,我就跟你們說了這件事情,現在哪裡有機會看劇本?等晚點的時間再看。」

大致的劇情顧可彧都明白,可是一旦接了這部戲后,她就得演出不一樣的感覺來,而且還得塑造得成功,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這算是一次很大的挑戰,顧可彧心裡有數。

夜裡,再次跟陸季延通話,顧可彧將這個好消息興緻勃勃的告訴給了陸季延。

可陸季延的語氣很淡,顧可彧撇撇嘴:「聽著你的語氣,我有些不太高興了,難道你不在乎我這部戲會不會成功嗎?」

實際上,她就是借著這個機會撒撒嬌罷了,陸季延知道,可是他還是如實道來:「我之所以很平淡,不過是因為這件事情,我相信你肯定是可以的,所以才淡然。交給你手裡的事情,你都會完成得非常的出色,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不得不說,他的這番話,說得當真是非常的悅耳動聽了,顧可彧露出笑容,是真的舒服了:「哼,算你甜言蜜語的功夫紮實,不然我肯定饒不了你!」

說著這番話時,陸季延突然又蹙眉,語氣變得嚴肅:「我知道你喜歡演戲,但是不管怎麼樣,一切以你的身體為主,不能夠不顧休息,知道嗎?」

顧可彧就是個工作狂,一工作就非常的拚命,陸季延正是擔心著這一點。

「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心裡有數的。」顧可彧捂嘴笑著,兩個人說著說著,時間不早后就掛斷了電話。

接下來的幾天里,顧可彧一直在觀看著原版的電影,不得不說,演技各方面都很出色,對於人物的拿捏更是讓人沒話說。

顧可彧學習到了很多,她興緻勃勃,每天都非常的有衝勁,她想著,必須得成功的拿下這次的試鏡。

又過了兩日,張玉城給顧可彧打電話了:「準備得怎麼樣了?」

一聽這話,顧可彧就知道肯定是試鏡快到了,她露出自信的笑容:「我最近學習到了很多,感覺每天都在進步,不敢說有多厲害,可是卻每天都在超越自己。」

聽著這話,張玉城樂呵呵的笑了:「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你是個踏實人,做事情都會做得很好,我對你很放心。明天你過來試鏡,地址給你了啊。」

次日。

顧可彧去劇組裡準備試鏡時,卻發現了個不速之客,顧可君也在!她的身上穿著貴婦品牌的衣服,看樣子活脫脫像個暴發戶小姐一般。

周圍有不少的視線停留在顧可君的身上,她沾沾自喜得不行。

看到她時,顧可彧的眼神下意識的一冷,顧可君怎麼會在這裡?

她沒有演技,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她接了這個電影的試鏡,只是活生生的打臉罷了。

而且現在這部電影就是個火坑,沒有人會傻兮兮的往裡跳,更別提像顧可君這樣勢利眼的人了。

顧可彧皺眉,不知道究竟是哪裡出現了問題。

她知道謝青青是在背後養顧可君的人,可是她完全就是個貴婦,對於娛樂圈的事情肯定沒有太多的了解。

而且她的眼見那些,看樣子也不是很好啊?

她想不通,正好工作人員拿著表過來,讓顧可彧填寫試鏡的角色,明顯就是妹妹的戲份更加討喜一些,顧可彧還挺想挑戰一下。

可她剛落筆就愣住了,顧可君也想演妹妹?

她愈發覺得事情怪異,明明之前導演找上顧可君的時候,她整個人都不屑一顧,壓根不看一眼,可現在怎麼就變了面孔呢?

顧可彧壓下心頭的思緒,寫了自己的名字。

周圍的人還在討論著顧可君,「你看那個女人,怎麼穿得那麼的好,一身衣服全是大牌子,她不會走後門吧?」

「依我看,很有可能,畢竟娛樂圈骯髒之處可是多了去了。」

聽著她們的竊竊私語,顧可彧走得遠了一些,她心裡還在想著顧可君的事情,到底是誰在背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協助她?

單身媽咪19歲 之前微博大V的事情便不提了,這次的電影又是如此!誰那麼有遠見,讓顧可君這個女人,能擁有如此好的機會?

顧可彧捏緊拳頭,她的眼裡滿是複雜,這一次,她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顧可君膨脹起來!

很快,便開始了試鏡,這一次的主角有兩個,所以現場抽籤,每兩個人一組。

當工作人員念到「顧可彧、顧可君一組」時,她們兩個人都情不自禁的朝著對方看過去,而不例外的是,彼此的眼睛里都是厭惡。

顧可彧的心情很是複雜,她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的倒霉,分組都能跟顧可君在一起。

不過轉念一想,她也沒有什麼好害怕的,畢竟顧可君壓根沒有什麼演技,可能在外觀上能略勝一籌,但在鄭深那裡,演技才是最重要的。

兩個人的關係並不好,所以在排隊時,誰也沒有搭理誰,不過顧可彧清清楚楚的聽到了一聲冷笑。

顧可君是故意的,但她不幼稚,根本不想搭理。 方逸天與歐陽莎莎走過去之後撥開人群,他便看到前面的草皮地上用無數朵嫣紅的玫瑰花圍成了一個心形的形狀,而趙海則是站在這個玫瑰花組成的心形形狀的中心,手中拿著一個擴音器說著話。

方逸天的目光一轉,便看到了清純美麗的林婉兒正站在玫瑰花圈的外面,有點無助與不耐煩,這麼多人圍著,她也不好意思衝出去,一時間便愣愣的站著,聽著趙海那滔滔不絕的表白聲音。

「蘇婉兒,你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女孩子,從見到你的那一刻,我已經情不自禁的喜歡上了你,你的一顰一笑,甚至是一次簡簡單單的回眸都深深的印刻在我的腦海中!為了你,我整夜輾轉難眠,你已經佔據了我的腦海,佔據了我的靈魂,我情願用我這一生這一世來珍惜!婉兒,我的一片真心天地可鑒,請你接受我的愛意,如果你接受那麼請站到這個花圈裡面,我一定會用我畢生的時間來帶給你快樂!」趙海深情款款的說著。

而他的這一番聲情並茂的表白也獲得了現場圍觀著的學生的熱烈掌聲,甚至,有些男生已經開始起鬨的喊著:

「進去,進去,進花圈,進花圈……」

…………

現場猶如雷鳴般的喊聲中,林婉兒白皙的俏臉也不僅微微暈紅了起來,正想說什麼,可這時她卻是看到一條熟悉的人影走了出去。

現場圍觀的學生原本期待著林婉兒能夠走進那個玫瑰花圈中,可這時,他們卻是看到了一個男人緩緩的朝著花圈走去,並且直接走到了趙海的面前,男人一笑,說道:「喲,趙公子是在徵婚嗎?不知道我符不符合趙公子的條件,你看,我都自告奮勇的走進你的玫瑰花圈裡了!」

此話一出,圍觀的人群中立即爆發出了一陣轟然的爆笑聲,一些好事者也忍不住的起鬨了起來,場面頓時變得火爆之極。

蘇婉兒目光痴痴的看著前面的那個偉岸的背影,心中不知怎麼的,竟是泛起了一絲酸楚的暖流,那雙靈動清澈的雙眼中似乎是忍不住的微微濕潤起來,接著,她忍不住的一笑,笑的燦爛唯美,動人嫵媚!

這時歐陽莎莎已經走到了蘇婉兒的身邊,她看著蘇婉兒,笑了笑,說道:「婉兒,這下你高興了把,你看你的方哥哥都為你出頭了,你知道嗎,我打個電話過去他二話不說就飛快的趕過來了,還騎著一輛很帥的摩托車呢!」

蘇婉兒聞言后嬌嗔一笑,心中暖洋洋的,看著前面的身影,臉上的笑意更加濃了。

趙海看著面前的方逸天,一張臉頓時沉了下來,眼中寒光爆射,每次方逸天出現都會破壞他跟蘇婉兒之間的事,對於方逸天他心中是極為怨恨的,當即他冷冷的斥聲說道:「我性取向很正常,不是人妖也不是玻璃,這位玻璃先生,這裡沒有你要追求的目標,請你離開把!」

方逸天淡淡一笑,伸手直接把趙海手中的擴音器奪了過來,放在口中說道:「諸位,在場的帥哥美女們,實不相瞞,本人是蘇婉兒的哥哥,不是親的那種,說起來婉兒打小的時候我就看著她慢慢長大,說是她的哥哥也不為過吧?本來這樣的事我也不想管的,問題是涉及到婉兒就不同了,怎麼說我也是她的哥哥不是,如果隨隨便便找個諸如趙公子這樣的男朋友那麼我是堅決不同意的。」

頓了頓,方逸天環視一周,看到蘇婉兒那雙靈動的雙眼中儲滿柔情的看著他,他淡淡一笑,接著說道:「為什麼趙公子這樣的人不行呢?想必你們也知道婉兒就像是一隻飛過黑山白水遨遊在藍天白雲間的白天鵝,誠然,這個社會上也有癩蛤蟆吃天鵝肉的悲劇發生,問題是,你們覺得趙公子他是一隻癩蛤蟆嗎? 嬌妻,快來懷裏生個娃 你們看看,滿臉的青春痘,不對,趙公子已經過了青春期,因此他臉上的不是青春痘而是……紅疹!對,滿臉的紅疹,比癩蛤蟆身上的疙瘩還要噁心,紅光滿面,尖嘴猴腮,估計趙公子想要找癩蛤蟆歸宗認主攀攀親戚交情,癩蛤蟆都不答應,大爺的,我們癩蛤蟆家族何時出過這麼難看的東西?」

「人貴有自知之心,這點上趙公子就沒有領悟到了,都長這份上了還想向婉兒表白示愛?連癩蛤蟆都不配充當的傢伙還想吃天鵝肉,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不可否認,婉兒的心底是善良溫柔的,也因為溫柔善良才沒有急於表態回絕他。毫不誇張的說,如果趙公子表白的對象是鳳姐那麼鳳姐早就一籮筐雞蛋砸過去,然後甩頭走人了!」

頓了頓,方逸天轉頭看著趙海,看到他臉色陣青陣白,胸口急促起伏著,滿臉的怒氣,一副恨不得當場把方逸天剁成肉醬的衝動。

方逸天不以為然,笑道:「趙公子,你用不著這麼激動吧?我知道你心中肯定是想感激我,感激我剛才那番話將你點化開竅了,年輕人嘛,有時候不知道些事是情有可以原諒的,你的感激就免了,只希望趙公子日後有點自知之明就不枉費我剛才的一番苦口婆心了。」

「你、你這個欺人太甚的混蛋,我跟你拼了!」趙海怒吼一聲,情緒失控之下不顧一切的沖向了方逸天!

「哦……別這麼衝動嘛……小心,小心你腳下!」方逸天口中出聲的提醒著,淺笑不已。

話剛落音,便聽到了「撲通!」一聲,趙海整個人一頭栽倒在了地上!

原來趙海衝過來的時候方逸天身體稍稍一讓,而後不動聲色的伸出了右腳,趙海渾然不知的情況下便被絆倒了,人仰馬翻起來。

「嘖嘖……我就叫你小心了嘛,好心提醒你你還不聽,哎,這世上不知好歹的人還真多!」方逸天嘆息了聲,悠然說道。

方逸天那說話的語氣神色,趙海倒地的那種狼狽不堪的模樣,頓時便惹起了旁觀人群的陣陣轟然笑聲。

趙海站起來之後一張臉都被氣成了豬肝色,從小到大他哪裡受到過這樣的羞辱?

可以說,今天是他至今以來所受到的最為恥辱丟臉的一次了,他雙眼帶著濃濃的怨恨之意看著方逸天,一字一頓的說道:「姓方的,你給我等著!」

趙海說著便撥開人群,跑遠去了。

方逸天聳了聳肩,滿臉的不以為然,而後他看向蘇婉兒,微微一笑,接著他俯下身,拾起地面上一支開得正艷的玫瑰花款款朝著蘇婉兒走去。 見狀,顧可彧勾起笑容,真是不知道顧可君到底為什麼這麼的自信。

她們排到隊伍的後面部分,前面都是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演員,看來都是碰碰運氣的,顧可彧耐心的等待著。

顧可彧和顧可君兩個人坐在凳子的兩頭,她們刻意的避開對方,之間也沒有任何的言語交流,就如同是陌生人一般。

由於前面的試鏡的人比較多,顧可彧等的都有些微微發困,不過對於她來說這是一個機會,等再久也是值得的。

「十六組的顧可彧,顧可君。」

顧可彧的意識還在神遊之中,一道暗啞的聲音從屋子裡傳了出來,一下子將她的思緒給拽了回來,她急忙站起來捋了捋頭髮,深吸了一口氣,調整好狀態。

一旁的顧可君也急忙站了起來,她看了看顧可彧,眼神中儘是漠視的神色。

這次兩個人作為競爭對手,顧可彧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對於演戲來說她不是一個新手,她除此之外沒有任何的優勢,外在條件的確是顧可君更勝一籌。

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了試鏡房間,對於顧可君走在自己的後面,顧可彧心中有些奇怪,以往顧可君的性格做什麼事都要爭一爭,哪怕是和別人一起走路,也要走到人前面,可是今天卻主動的走到了她後面。

心中還在糾結這個的時候,已然走到了屋子中間,旁邊的工作人員輕聲提醒之後,顧可彧才一下子回過神來,她抬頭一看,面前的幾個評委都齊刷刷的看向她,這讓她的臉有些微微的發紅,沒想到在這麼重要的場合竟然出神了,這可是有些丟人啊!

這時一個評委開口說道:「好了,你們誰先做一下自我介紹。」

顧可彧轉頭看了看顧可君,發現她並沒有搶先的舉動,便鞠了一下躬說道:「我先介紹說吧!我叫顧可彧……」

很快顧可彧便介紹完了,她將自己演戲的一些經歷說了一下,這些都是她競爭這個角色的資本,當然這中間也添加了一些渲染的成分在裡面,只為能為自己多增加幾分。

台前的評委們在聽到顧可彧的介紹之後,都忍不住的點點頭,相互低聲交流著什麼,臉上時不時有著笑容浮現。

看著評委們這個樣子,顧可彧心中篤定,評委們對自己的表現應該很滿意,至於剛才發獃的事,貌似沒有給評委們留下什麼不好的印象。

顧可君聽到顧可彧的自我介紹,眉頭微微的皺起來,也對,畢竟她比起顧可彧的演戲經歷,可謂是小巫見大巫,之前她也只是接一些,不要什麼演技的小角色,這樣一來,她就毫無優勢可言。

可是現在有這樣的機會,她還是想搏一搏,萬一評委們覺得自己外形好的話,也許有機會被選上。

想到這,顧可君突然有了一些信心。

接下來輪到顧可君介紹自己,由於她的經驗,作品較少,介紹之中沒有什麼亮點,評委們都表現的很平淡。

顧可彧的眼神時不時的打量著幾個評委,而對於顧可君是怎麼介紹的,她絲毫不關心,在打量幾人時,她發現這幾個評委之中大都穿著西裝革履,儼然是面試官的形象,而其中一人則穿的是簡單的休閑裝,打扮的非常乾淨利落。

這身裝扮與其他幾個評委比起來顯得格格不入。

對於這個人的身份,顧可彧心中已經有了答案,他應該就是張玉城導演向自己提過的鄭深了,而且張玉城導演對此人是大加的讚賞,只是沒有想到這個人這麼年輕,從穿著打扮來看,儼然是一個富二代。

而此時,鄭深也在盯著顧可彧看,一時間兩個人四目相對,鄭深看顧可彧的眼神中帶有幾分興緻的意味。

察覺到鄭深的目光,顧可彧趕緊低下了頭,她覺得自己這樣肆無忌憚的打量評委,有一些不禮貌,而且今天這部戲的角色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她的一舉一動,都不能給評委帶來一點不好的印象

很快顧可君也介紹完了,評委們對顧可彧和顧可君的介紹大致點評了一些,當然對顧可彧的評價更好一點,顧可君眼神一下子有些暗淡,畢竟開始就輸了一籌,估計內心多少有些失落。

這時,鄭深拿出了兩個劇本,說道:「你們從中挑選一個情節表演。」

顧可彧和顧可君上前接過劇本,然後快速的看著劇本,不一會兒,兩個人都選好了要表演的情節。

這個劇本講的是,姐姐和妹妹同時喜歡上了一個男人,只是姐妹兩個人的性格迥然不同,姐姐安靜沉穩,不喜歡說話,而妹妹則是性格開朗,活潑好動。

這樣的劇情雖然有些狗血,但是很符合觀眾的心理。

顧可彧沒有絲毫猶豫,就決定選妹妹這個角色,這與她的性格多少有些相似,她也屬於性格開朗的人,這樣與這個角色才能拿捏的穩,可是她沒有想到,顧可君也是選擇了性格討喜的妹妹。

對於顧可君選擇妹妹這個角色,顧可彧略感有些驚訝,在她看來顧可君更適合演姐姐,選擇妹妹的角色無疑會增加很多難度。

顧可彧並沒有繼續糾結這些,她先進行了試鏡,選擇的是電影開頭片段,大致情節是:姐姐和妹妹意外之中遇到了男主,兩人都心生喜歡,因為姐姐內向不敢去搭話,和男主總是若有若無的保持著距離。

而妹妹則主動出擊,隨時關注著男主,打聽男主的興趣愛好,還總是創造偶遇的機會。

這一段劇情相對來說比較簡單,所以很多人試鏡的時候,都選擇了這個片段來演,評委們看多了也有些索然無味,很少有人表演的能打動人。

顧可彧當然不會是因為這個情節簡單,才選擇這個,她覺得想要讓評委眼前一亮,就要演大部分人演都演的情節,只有這樣,評委才能做好對比之後發現她的閃光點。

顧可彧對妹妹這個角色把握的很好,一場表演下來,把評委都深深的帶入了這個場景之中,表演的及其有畫面感,評委們看到顧可彧的表演之後,臉上的笑容更甚。 方逸天拾起地上的一支玫瑰,先是放在鼻端輕輕地聞嗅了一番,而後臉上帶著迷人而又懶散的笑意朝著蘇婉兒緩緩走去。

蘇婉兒一切看到眼裡,一顆芳心禁不住砰然一動,內心竟是有點控制不住的變得激動了起來。

如果說,這世上冥冥中有著一個等待著她的白馬王子的話,她此刻覺得就是這個手裡拿著支玫瑰花,臉上帶著平日那副懶散笑意的方逸天莫屬了,只可惜的是方逸天並沒有騎著一頭白馬,要不然一切就更加完美了!

看著方逸天的舉動,蘇婉兒一顆芳心暗暗竊喜,心想著方哥哥這是要幹什麼呢?難道他突然開竅了明白了人家對他的……情意,然後趁這機會來一次表白行動?那方哥哥也太小氣了吧,竟然拿著趙海遺留下來的玫瑰花,而且周圍還有那麼多人……到時候自己答不答應他呢?

哼,有什麼不敢的,只要他敢說出口我就敢答應!

蘇婉兒的心中暗暗想著,一顆芳心跳動不已,心情顯得極為激動。

她那張俏麗的白皙玉臉也禁不住的泛起了絲絲暈紅之色,看上去更加的唯美誘人。

這時,方逸天已經走近了,果然,一切如蘇婉兒所料,他充滿磁性而又輕柔如風般的話在她的耳邊響起:「婉兒,我這個人沒念過什麼書,斗大的字也不認識幾個,我只知道,我喜歡上你了,吃飯前不想你幾百遍都吃不下,睡覺時抱著的枕頭也當成了你!用什麼來代表我的心呢,我聽過句話叫月亮代表我的心,但是月亮是圓的,我的心因為裝滿了你因此變成了你的形狀,根本無法替代!看,這隻玫瑰花是多麼的嬌艷美麗啊,但是,在你面前,這支玫瑰也失去了原有的色澤與芳香!」

說到這的時候方逸天將手中的玫瑰花花瓣一片片的撕落下來,用手碾成碎片,「這支玫瑰花如此的美麗嬌艷,但是,在你面前它與美麗無緣,我可以親手一片片的把玫瑰花給碾碎,但我卻不忍心看到你傷心難過,對於我來說,你的微笑比成千上萬盛開著的玫瑰花還要漂亮,因此留著這支玫瑰花有何用?」

說著,方逸天將手中碾碎了的玫瑰直接拋掉,繼續深情款款的說著:「我可以不珍惜一支玫瑰,甚至是上萬支玫瑰,但我不能不珍惜你,我不祈求你為我的真心而感動,我只祈求你每天都快樂微笑,我的生命就是活在芬芳的海洋中!」

這一番話,直接把蘇婉兒這小妮子的一顆芳心感動得一塌糊塗,美麗的大眼睛上也泛起了欣喜的光芒,她看著方逸天,如果這時候方逸天接著說一句「我喜歡你,你能接受我嗎?」,那麼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並且直接撲入方逸天的懷裡。

可等了一會,方逸天卻是沒再說話,反而現場圍觀著的還未散去的學生都紛紛鼓起了掌。

這時,卻是看到方逸天這個挨千刀的傢伙一笑,擺了擺手,說道:「看來大家都很認可我的表白方式啊,如果剛才趙海也跟我一樣,簡單明了的如此表白那麼效果是大不一樣的,我只是向各位示範一番。畢竟,我是過來人了,給在場的男同學傳授幾手經驗也是應該的。婉兒,剛才你聽了我的話是不是很感動?嘿嘿……」

蘇婉兒先是一怔,反應過來之後才知道剛才方逸天所謂的「表白」只不過是故意表演出來的。

頓時,她的心情一落千丈,從起初的欣喜激動變成了傷心失落,她沒想到方逸天在這種事上還如此存心開玩笑,傷心之下鼻子酸酸的,有種要流淚的衝動。

她咬著牙,氣呼呼的看了方逸天一眼,之後便轉身憤然離去,理都不理方逸天了。

方逸天一怔,一旁的歐陽莎莎看著他狡黠的笑了笑,口中說了句埋怨的話便跑去追蘇婉兒去了。

方逸天遲疑片刻之後也連忙快步朝蘇婉兒追了上去,追上去後方逸天歉聲說道:「婉兒,生氣了?剛才……方哥哥只是開個玩笑嘛,不要往心裡去好不好?」

「哼,我不理你,我不要理你,你不是我方哥哥!」蘇婉兒生氣的大聲說道。

「方逸天,你也過分了點,你怎麼能隨隨便便拿婉兒的感情來開玩笑呢? 我的技能不正經 真是的!」歐陽莎莎也不滿的說道。

「我……我也是隨口說說逗婉兒開心的嘛!」方逸天摸了摸鼻子,乾笑一聲,說道。

「才不要你逗我開心呢,你說的那麼動情認真,萬一我當真了呢?我討厭你拿我的感情來開玩笑,別人可以開玩笑,就你不可以!」蘇婉兒說著說著,晶瑩的淚水大顆大顆的滑落了下來。

她就是想不通,這個平時挺聰明的方哥哥怎麼就不明白她的心意呢,非要一次次的捉弄她,真是太氣人了,太可惡了!

尤其這一次,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著那一番獨特而又感人的話,到頭來卻是一番表演而已,她心中的失望與低落可想而知。

方逸天看到蘇婉兒流淚之後心中一慌,心知剛才的玩笑開大了,他連忙柔聲說道:「婉兒,是方哥哥不好,以後這樣的玩笑不會再開了好不好?你不要哭了嘛,都大學生了還哭鼻子,要是被同學老師看到了多不好意思啊!」

「我、我就是要哭,我才不要你管我呢……嗚嗚嗚……你就知道欺負我,哼!」蘇婉兒抽泣著說道。

一旁的歐陽莎莎也是一副不可原諒的眼神看著他,暗暗替婉兒打抱不平。

這時,走出了操場大門,方逸天說道:「婉兒,今天是周五了,你周末不是要回家嗎,我載你回去吧!」

「我不要,我不要理你,你欺負我……你快點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蘇婉兒誘人粉嫩的小嘴噘著,氣呼呼的說道。

「好啦,婉兒,你要是生氣了就打我吧,或者咬我幾口好不好?原諒方哥哥這一次吧!」方逸天說道。

「感情的事說原諒就能原諒嗎?你走吧,我自己坐車回去!」蘇婉兒說著便朝前走開了。

方逸天看到心一橫,快步走到了蘇婉兒的身邊,而後雙手猝不及防的直接把蘇婉兒攔腰抱了起來!

穿書之女配才是真大佬 「啊……」

蘇婉兒冷不防被方逸天攔腰抱起,口中忍不住驚呼了聲,而後俏麗的臉上頓時緋紅了起來,看著方逸天那剛硬的臉型以及眼中的歉意,她的心中一柔,怎麼也生氣不起來了,相反,被方逸天抱在他那溫暖寬大的懷裡,她內心深處還有點小小的依戀呢。

「你這個任性的孩子,非得要方哥哥動粗不是?剛才的事方哥哥對不起了,不過現在你就得要聽方哥哥的話,公交車色狼那麼多,你一個水靈靈的女孩子去擠公交車多不安全啊?這不是讓方哥哥操心你嗎?給我在車上乖乖坐著!」方逸天說著便將懷裡抱著的蘇婉兒直接放在那輛雅馬哈的後座上。

方逸天的此番舉動引起了操場上眾多學生的注視,好些人都紛紛站立看著,一些男生的眼睛里更是流露出嫉妒的意味,畢竟,蘇婉兒可是學校里公認的大一新生中的兩朵金花中的一朵啊,而另一朵金花歐陽莎莎也有點愣住了,真沒想到方逸天竟然直接抱起了蘇婉兒!

蘇婉兒一顆芳心劇烈跳動著,臉上通紅不已,現場那麼多人看著她心裡感到很不好意思,她微微掙扎,說道:「快、快放我下來!」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響,方逸天竟然一巴掌拍在了蘇婉兒的翹臀之上,口中說道:「叫你坐你就坐,還這麼不老實!」

蘇婉兒愣住了,臉上的暈紅幾欲要滴下水來,眼裡儘是嬌羞之色,她根本沒想到方逸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拍打她的屁股,好像她還是個小孩子一樣,這是多麼的羞人啊!

而這時,方逸天已經把蘇婉兒放在了摩托車後座上,他也坐上了摩托車,轉頭對著歐陽莎莎說道:「莎莎,你也坐上來!」

歐陽莎莎一怔,遲疑了一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