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05 Views

想到這裡,他不自覺地咽了下口水。

Written by
banner

他的心底卻很懊惱,因為他不喜歡這種,被人牽著走的感覺。

會議開始了,這個項目可是厲司承心頭的大事。

厲司承親自交代給他,雲浪自然不敢怠慢。

他把心底混亂的思緒全部都整理好,強自打起精神,全副精力都投入到了銷售會議當中。

冗長的會議結束以後,陳惜兒動作慢吞吞地翻看著文件。

雲浪合上手上的文件夾,挑眉說道:「陳小姐,你還不走,難道是在等我?」

陳惜兒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像是在嘲笑他的自大和不自量力。

「我的確在等你。」陳惜兒微蹙著眉,公事公辦地說:「上午送來的文件,你還沒有簽好字嗎?」

雲浪回過神,忙在桌面上找了下,遞給她,「不好意思,忘給你了。」

陳惜兒翻開一看,搖搖頭,又遞迴去,放在他的面前,「簽字。」

雲浪暗暗嘆了一口氣。

這幾天他心煩意亂,就連腦子也不靈光了。

陳惜兒這下,恐怕更加質疑他的能力了。

拿到雲浪簽字的文件之後,陳惜兒便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嘶!」她皺眉低頭。

剛才站起來時候,小腿被椅子的邊角處給刮到了。

「沒受傷吧?」

雲浪有些緊張地彎腰去查看,大手就輕輕碰了下她。

陳惜兒被他大手一碰,像是也有感覺,倒抽了口氣,說:「沒事。」

「咦?襪子破了。」雲浪遺憾地發現,她的黑色絲襪被刮破了一個小洞。

「算了,沒有備用的,我等下去脫掉。」陳惜兒擋開他的手,往洗手間走去。

陳惜兒在衛生間里,換掉了破了洞的絲襪。

她隨手就扔在了垃圾桶里,然後就走了出去。

今天下午還要看銷售現場,她可沒有時間,再去買一雙絲襪來換上。

等到陳惜兒走出了衛生間,有一個人影卻飛快地閃了進去。

在衛生間的最後一格的垃圾桶里,翻找著他想要的東西。

終於找到了,一雙黑色的絲襪。

雲浪拿著她的絲襪伸手摸了下,細細聞了下。

彷彿是他那晚抱著陳惜兒迷人的身子一般。

雲浪的心突突直跳得厲害,他覺得很刺激。

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瘋了。

如果有人發現他這樣的行為,一定會把他當作是變-態。

但是,雲浪就像被什麼鬼附了身一樣,毫不猶豫地走進女衛生間。

他的指尖在顫抖,還隱隱有些發白。

他從未想過,自己竟會做出這樣的事。

簡直就是卑微、低下、可恥……

但他就是如此無可救藥地迷戀著她。

他深吸了一口氣,寶貝似地抓緊了絲襪,轉身飛快地跑出女衛生間。

下午的工作是參觀銷售現場。

作為投資方之一的陳惜兒也出席了,而雲浪則是作為厲氏集團的代表出席。

厲氏一品的銷售定位,是亞洲頂級豪宅。

有好幾種不同的戶型,每一個戶型都超過五百個平方,售價都是接近億萬以上。

雲浪一直走在眾人的最末端,緊跟在陳惜兒的後面。

等到前面的人轉彎的時候,他突然大手猛地一扯。

陳惜兒整個人猝不及防,被他拉進了,剛剛他們參觀過的一套空著的樣板房。

陳惜兒一直冷靜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不安,有了一絲慌亂。

她不自覺地想退開,躲到他的勢力範圍之外。

「你還想上哪兒去?」雲浪奇快無比地出手,然後抓住她,將她壁咚在牆壁上。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修長的身形和魁梧的體格,壓制住陳惜兒那脆弱的身體和纖細的靈魂。

雲浪壓低了聲音,曖昧地笑:「惜兒,寶貝兒,我想要你。」

陳惜兒心底起了一陣怪異的興奮感。

「會有人過來的,你別亂來。」她低聲道。

「所有人都去前面參觀了,不會有人再返回來。」雲浪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再說,你難道不喜歡刺激?」

「你的心跳得好快。」勾起嘴,他低笑。

陳惜兒僵住,因為他的放肆而幾乎要窒息,而又有點期待。

「寶貝兒,你想我嗎?要不要我?」

「會被人看到的!」 纏上小甜心 陳惜兒理智逐漸渙散。

但是她仍然知道,這裡並不是個適合放縱的地方。

她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驕女,她要維護她的人設。

「怎麼不行?」雲浪得寸進尺地說。

「我不要和你這樣!」陳惜兒做著最後的掙扎。

雲浪低笑了一聲,動作卻不停。

「啊……」僵著身子,陳惜兒最後一絲的清明,隨著他的動作而墜入深淵。

……

兩人從樣板房出來的時候,陳惜兒甩開雲浪想拉她的手。

她高高在上地說:「我喜歡和你做,但並不代表我喜歡你這個人。」

剛才還對他求饒,化成一灘水一般的女人。

結束后,立刻就換上了一副陌生的臉孔。

雲浪嘆了口氣,「寶貝兒,你怎麼一點也不可愛。」

「可愛?」陳惜兒輕笑:「你的楊晴天倒是很可愛。」

「你吃醋?」雲浪嘴角勾起。

如果她承認吃醋,那表示她對他也有感覺。

「並沒有。」陳惜兒搖頭。

看著雲浪有些失望的表情,陳惜兒的眼中閃過一絲得意。

她最喜歡這種,可以把所有人都掌握在掌心的感覺。

陳惜兒輕飄飄地丟下一句話:「下次你要是再這樣,我可不保證,再和你做的時候,會不會喊厲司承的名字。」

「惜兒!」雲浪忍不住喊了一聲。

她明明聽到了他在喊她,卻只是輕輕撩撥了下長發,就走了。

田間寵妻日常:帶著空間混七零 雲浪當然不知道,今天的會議,陳惜兒原本是根本不需要來參加的。

上一次楊晴天找過她之後,她就把對楚阮的報復,轉移到了楊晴天的身上。

因為她鬥不過楚阮。

厲司承又根本不給她任何接近的機會。

她並非不知道,雲浪是個花心的男人。

要想留住一個男人的心,不耍點小計謀怎麼可能呢?

於是,她主動出現在雲浪面前。

又故意留在會議室里,故意刮破了絲襪。

她把絲襪丟在衛生間之後,就悄悄躲在走廊里。 陳惜兒親眼看到雲浪進了女廁所,偷了她扔掉的絲襪。

參觀的時候,她故意一直拖拖拉拉走在最後面,就是想看看雲浪會怎麼做。

卻沒想到他這麼大膽,居然把自己拉進了樣板房,就迫不及待地要了她。

陳惜兒得意地勾起唇角。

這一切根本就是她的計劃,雲浪對她來說,不過是個無聊的消遣而已。

只要一想到,楊晴天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她就覺得很開心。

不單單隻是身體上的,她的心理上也同時獲得了極大的報復的快意。



厲氏一品經過了高調的宣傳,終於正式開盤。

整整一個月過去,在經歷了三十個寂寞的日子之後,和眼球經濟的狂轟濫炸后。

這個標榜為「獻給顛峰世界的傑出人士」的厲氏一品,終於賣出了自己的第一單生意。

據說,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東南亞華人。

以一億三千萬的價格,買下了一套六百平米的「厲氏豪宅」。

這樣的成交量,自然使得厲司承大發雷霆。

當初,光是拍下厲氏一品這塊地王,就花費了厲氏集團一百五十個億。

現如今,岳市乃至全R國的人,都在盯著這個天價項目。

當時厲氏集團報出二十萬一個平米的時候,全國震驚。

受其影響,整個岳市的樓盤,在一夜之間翻了一倍。

最近電視、報紙、網路,講的最多的,就是厲氏集團的天價樓盤,厲氏一品。

在厲氏集團總裁辦公室里,厲司承剛剛發完一通脾氣。

「雲浪,這個項目做得這麼差,你知不知道厲氏集團損失多少?」

厲司承坐在辦公室真皮沙發上,冷峻著臉看著雲浪。

雲浪有些懊惱地說道:「這塊地我們投入太多,要在近期拿回成本並不容易。」

「我要的不是借口,如果一個月之內,你還拿不出解決的方案,這個項目你也不用再做了。」厲司承冷冷地拋出了這句話。

為了拍下這塊地,厲司承幾乎是投入了全部身家,他絕對不允許發生任何誤差。

他是相信雲浪,才放手把這個項目交給他。

卻沒想到,被弄得一塌糊塗!

雲浪讓他太失望了,如果不是念在雲浪從小就跟在他的身邊,厲司承估計早就叫他滾蛋了。

厲司承按下了辦公桌上面的電話,沉聲道:「馬上通知公司所有經理經別以上的員工,立刻到會議室召開緊急會議!」

看來現在很多事情,厲司承不得不親力親為了。

厲氏一品這個項目,要是贏了,他厲司承將會成為岳市乃至整個R國真正的金融大亨。

可要是輸了……

厲司承搖搖頭,他絕對不可能輸!

雲浪打小就跟在厲司承身邊,以前一直是做厲司承的助理。

近年來,厲司承逐漸放手,把一些項目交給他去做。

可是沒想到,這一仗竟然這麼難打!

雲浪不想失去厲司承的信任,更加不想讓厲司承覺得他沒有能力。

他被厲司承說了一通之後,簡直拼了命的工作。

主持會議,營銷活動,策劃方案……

雲浪接連著兩個禮拜都沒有回家,累了就倒在沙發上眯一會兒眼。

辦公室晚上開著空調,這一來二去的,他竟然著了涼,得了重感冒。

最後實在撐不住,還是厲司承叫人把他按住輸了液,讓他回家休息兩天。

雲浪一個人躺在公寓里,萬般鬱悶。

頭也昏昏沉沉的,口渴得要命,他爬起來想要倒杯水喝。

就在這個時候,背後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楊晴天為了照顧他,拿了他公寓的鑰匙。

她看到雲浪跌跌撞撞地拿個杯子都拿不穩,趕緊跑過來扶住他。

「你覺得怎麼樣?」楊晴天關心地問。

「頭暈。」雲浪痛苦地揉著眉心。

楊晴天把他的手臂,搭在她纖細的肩膀上扶住他。

可他太重了,差點沒壓扁她。

她咬著牙,把他給扶到了床上,又把被子給他蓋好。

雲浪喝完水躺下后,因為藥物的作用,很快就睡著了。

等到他醒來的時候,聞到屋子裡,飄著一股清香的米粥的味道。

他撐著身體走到廚房,就見到一個背影亭亭玉立。

高高束起的馬尾在身後微微晃動,楊晴天在廚房忙忙碌碌。

「啊!」楊晴天轉身看到靜靜倚在門上的雲浪,目光如炬地盯著自己,她頓時嚇了一跳。

「你醒了嗎?」楊晴天怯生生的語氣,「我給你熬了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