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25 Views

不過唯一不爽的就是:夭壽啊,為毛我會被定義為名聲大噪的大魔頭啊!!!我根本沒有名聲大噪好不好!!

Written by
banner

才虎兩眼閃著星光,激動的撲過來,道:「我也要加入魔教!我要成為最厲害的大魔頭。」

秦臻:痴心妄想。

向晚:無聊。

我:卧槽!!

夭壽啊!!

祖國的花朵是不是變異為食人花啦!!為毛這朵食人花的理想是成為殺人如麻的大魔頭啊!!正常騷年的理想不是成為萬人敬仰的大俠嗎?騷年你的理想很不對勁,你的畫風很奇怪啊!!

向晚冷冷道:「走開,別影響我們趕路。」

才虎撒潑打滾,道:「不走不走!我要跟著你們!我要成為大魔頭。」

向晚的目光很冷,道:「滾!」

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看到她袖子里有一枚銀針在泛著寒光……

這特么是要宰了才虎的節奏嗎?!

才虎小弟弟果然很倒霉啊!

果然是炮灰啊!還是那種無關緊要的炮灰啊!是那種攔路二話不說就被喪心病狂的反派弄死的炮灰啊!

我乾咳一聲,道:「才虎,你跟著我。」

才虎:「……呃,你不是丫鬟嗎?」

我:……

麻蛋!

你哪隻眼睛看到勞資是丫鬟的?

勞資也是小聖女!小聖女懂不懂!!

帶上才虎之後,我一邊趕路一邊教育才虎。

「成為魔教弟子,第一,我們要行俠仗義。這是一個道士很多,妖物鬼怪也很多的時代,尤其是毒屍,一些不法分子就是喜歡把活人煉成毒屍。遇到這種人我們要敢於同惡勢力作鬥爭。」

秦臻很奇怪的看了我一眼。

才虎:……

向晚冷笑一聲,目光箭一般的投向我,「哦?為師出自南疆,最喜歡把人煉成毒屍了,你是要和我作鬥爭嗎?」

卧槽!!

早該猜到的!

這貨穿著苗疆服飾,肯定干過不少壞事啊!!

向晚師父息怒啊!息怒!

我呵呵一笑,道:「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突然想起我就是惡勢力……」

才虎:「……」

我呵呵笑了兩聲,接著教育才虎,道:「第二,這是一個妖物鬼怪很多的時代,很多邪祟作亂,人間道士內訌很多,驅魔天師、術士紛紛忙於爭鬥,但不要忘記我們道士的初衷,那就是斬妖除魔,替天行道。」

才虎:「妖怪,真的有嗎?好像我沒怎麼遇到呢。」

我淡淡道:「沒有妖怪,我們道士為何存在呢?道士是逆天而行,奪取天地資源,取得的超乎常人的能力必定會付出相應的代價。」 我接著道:「以前我師父就跟我講過很多事情,說深山裡百妖聚會啊,各個洞主,各路蛇鬼牛神聚集,很可怕。」

才虎問:「有什麼可怕的?」

向晚問:「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這種東西?」

「不是你。」我的腦海中浮現姜流師父的背影,淡淡道:「是另一個師父。」

夜色已深。

高大的山林遮天蔽月,點點穗穗月光像是破碎的白玉,冰冷凄清的凌亂散亂在地上。

斜月懸,花影亂,寸寸青絲隨風散。

酒在前,卻難咽。滿腔愁苦又與誰人訴?

那個晚上,向晚站在樹上,問我:「當初,你在祭壇和姜流說的話全是真的嗎?」

我坐在地上,倚著樹,淡淡笑道:「差不多吧。」

向晚低著頭,夜風吹拂她的髮絲,我只聽到她的聲音,「你會後悔的。夜無歡對我說過,你是一個很悲哀的人,無論在哪兒,你都得不到救贖。只能在泥濘里掙扎淹沒。」

夜風吹過,吹起衣角。

我木然的看著衣角翩飛,道:「身在紅塵,身不由己。很多事情都沒辦法。我只能隨波逐流,因為我沒有能力掀風起浪。」

向晚淡淡笑了一下,「我現在覺得夜無歡說得對,你真的是一個很悲哀的人,一個十三歲的小孩,眼神卻如此蒼老,話語也是那麼滄桑,太可悲了。」

我寂然不語。

嘩的一聲,向晚從樹上躍下來,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一個人待在那樹下坐了大半夜。

遠處營帳,才虎跑出來,似乎是想要起夜。

攝政王,你家娘子又作妖了! 我:麻蛋!小子你起夜上廁所就上唄,為毛和我選擇同一棵樹啊!

我又不好意思衝出去,免得傷害小孩子的自尊心。

嘩嘩嘩……

我捂住耳朵,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窸窸窣窣……

有動靜,地下有動靜。

我蹲下去,感受著地下的動靜。

才虎嚇得停住了,剛想要大叫,我就從樹后衝出來,捂住他的嘴,示意他不要叫。

夜風拂過,樹縫間透出搖曳的月影。

山林中一片寂靜。

隨後陣陣帶著寒氣的白煙,從地里暗暗透出。

草叢、樹葉輕動。

我悄悄掏出腰間的長劍,顰眉道:「有妖氣!」

濃郁的白煙綿綿不斷地湧出。

我捂住才虎的鼻子,自己也屏息,防止吸入這種白煙。

山林中傳來一聲清嘯。

像是猴子的叫聲。

我循聲望去,心中早已打起十二分警惕。

月黑風高。

漆黑的山林中,忽然多了黑壓壓一大片黑影。

「噗!噗!噗!」

有什麼東西從地里鑽出來!

黑影長的出奇,鑽出地里之後就猛撲過來!

我一手帶著才虎,另一隻手用盡全力將它挑開,然後迅速躍上樹上,顯得煞是狼狽。

「那,那是什麼?」

我拎著才虎,還要解決才虎的疑問,道:「沒猜錯的話,是陸蚓,這是一種生活在土中的妖怪,它長著蚯蚓的身體,馬陸的腳,還長著嘴巴和牙齒。它有四米多長,爬起來十分迅速。它有很強的毒性,不能輕易的弄死它。」

我指指陸蚯經過的地方,他經過的地方野花迅速發黑,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道:「看到那些野花嗎?那是秋天開的野花,只是微微碰到陸蚯就死了,看來它的毒很厲害。 遺愛 要小心。」

才虎看著發黑的野花,驚訝道:「這麼厲害的妖怪,為什麼襲擊我們啊?」

我逗逗他,道:「因為這種妖怪喜歡吃童男。把一個童男扔下去喂他,他就回去了。」

才虎明顯臉色一白。

「嘭——!」

趁著我逗他的空隙,陸蚯猛然轟擊我們站著的大樹,大樹便被巨大的衝擊力撞斷!

樹倒下的瞬間,我立刻帶著才虎跳上另一棵樹,想也沒想就拎著才虎狂奔起來。

才虎:「這妖怪很厲害嗎?」

我:「不,一般的妖怪,只是有點毒,爬起來很快而已。」

才虎:「你不是道士嗎?」

我:「嗯,算是半個道家弟子。」

才虎:「那你怎麼打不過它,還被它追的那麼凄慘?」

我:「其實不用打它的,把你扔給它,它就不追我了。」

才虎:「……」

我:「卧槽!!怎麼還在追啊!勞資有沒有急支糖漿,它為什麼追我啊!」

才虎:「也許他到了交配的季節,看到你很中意你啊!」

我回頭一看,它留著口水,目光中露出急切的目光,怎麼看都像是餓肚子的妖怪好么!

它只是想吃了我們填肚子好么!

跑了大概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兩個終於甩掉那妖怪了。

才虎:「這是哪?」

我:「不知道。」

才虎大怒:「我受夠了!來到這魔教,天天要聽你啰嗦,本以為大魔頭都是殺人如麻、厲害的很呢!誰知道居然有大魔頭像你一樣!天天不做殺人放火的正事,天天無聊的跟我講鬼故事!」

我:卧槽!!殺人放火是正事嗎?騷年你的三觀到底歪到什麼程度了啊!還有殺人放火這種事為毛要天天做啊!!

我微笑臉,道:「我要真是殺人如麻,剛才就把你扔給妖怪了。你應該慶幸我不是殺人如麻的大魔頭。」

此時此刻,我感覺自己有點像是現代的自己了。

才虎愣了,不可思議的看著我,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才虎剛想要說什麼,我就立刻捂住他的嘴,冷冷道:「出來。」

因為我剛才察覺到周圍有人。

一個人影慢悠悠的走出來。

我一看,驚訝道:「君離?怎麼是你?你們不在并州嗎?」

我突然恍然大悟,問道:「你們也要去太和城?」

君離的眼睛眯起來,「你管我們呢。」

我沉默一會兒,問:「師……姜流先生呢?」

君離笑眯眯道:「他肯定不想見你。哦,對了,我出來起夜來了這麼久,也該回去了。」

我冷冷道:「等一下。」

「有事?抱歉,我不想聽。」君離嘴角上便挑上了一絲淡淡的譏笑。

我刷的一聲,就拔出劍,冷哼一聲。

才虎嚇得後退一步。

君離便道:「正好,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你死了可別怪我。」 君離便道:「正好,好久沒有活動筋骨了。你死了可別怪我。」

「不想與你打,我只想問你,我和姜流師父以前追查的那位煉屍之人真的是你嗎?」我直直的盯著他。

出身南疆,可能通曉煉製毒屍,還在實驗用活人煉屍,可能真的是君離。

君離靜靜的聽著,聽到最後冷笑一聲,反問:「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

我說:「是的話,你就是壞人,而且你跟焚青教的人認識,你在姜流師父身邊,姜流師父會有危險的,難保你不是夜無歡派來害師父的。如果真是的話,我就是死,我也會拉你一起死。」

君離奇道:「你不是與姜流恩斷義絕了嗎?現在又在假惺惺的做什麼啊?」

我冷哼一聲,道:「給你講個故事,認識向晚師父嗎?」

「不認識。」

「別裝了,我知道你認識。這些日子,我和她一起趕路,我與她倒是很聊得來,她告訴過我一些她的事情。」

君離問道:「那她怎麼沒告訴過我她的事情呢?」

我淡淡道:「正如你不太容易相信別人一樣,別人也不太容易相信你,可能你與向晚不太投緣聊不來,而我就恰恰能與她聊得來。」

向晚出身苗疆,自小流落街頭,小時候便與兩位同樣流落街頭的姑娘結拜成為姐妹,從此姐妹三人一起做些偷雞摸狗的事情生存下去。

向晚說她的大姐叫做金晨,她的二姐叫做蘭若。

她們三人生存的那條街道潑皮地痞無數,她們時常受到那些傢伙的威脅。三人有次惹了一個地痞,打個半死,等他們走後金晨就笑著說以後她要成為最厲害的壞人,那樣就沒人敢欺負她們三個了。

向晚逗她,說你要是成為那種大魔頭,我們不就是小魔頭了。

蘭若說她不要成為魔頭,她要要成為大俠,成為大俠的話,她可以保護她們兩個。

她們長大之後,金晨結交的都是魔道中人,而蘭若結交的都是正派弟子,向晚最後選擇跟在金晨後面。

蘭若警告過金晨,不要太肆無忌憚,再這樣,她都保不住她的。

金晨以前還會笑嘻嘻的說沒事有你呢,後來她們兩人背道而馳。

再後來,三人像是陌生人一樣,幼年時候的同甘共苦、相濡以沫都被拋之腦後。

後來,夜無歡說焚青教缺一個大聖女之位,誰要是能殺了名震武林的女俠蘭若,誰就是大聖女。

夜無歡是這麼說的,但他看的卻是金晨。

向晚覺得,就算三人再怎麼背道而馳,幼年那份同患難的感情也不會磨滅。

直到有人告訴她,金晨約出蘭若,蘭若到了指定地點卻遭到埋伏。

向晚跑過去,金晨手下的殺手們嘻嘻哈哈的說什麼女俠,不過如此,敢跟我們作對,還不是死。

還有一個殺手對向晚說三小姐是給她收屍的嗎,三小姐真是夠意思啊。

向晚走過去,就看到蘭若躺在那裡,已經死了。

金晨為了慶祝自己當上大聖女,在祭壇拜了酒宴,宴請眾多『照顧』過她的同道中人。

當晚,向晚出其不意,血濺祭壇,血洗金晨黨羽,一把劍指著金晨。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