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2 Views

因為她從進了基地,天天壓榨他打工、各種挑毛病,唯獨孩子的名字這件事給與了他十分肯定的讚賞!

Written by
banner

「等她過了滿月,就回南都去,她待不住,我也待不住。」寒愈道。

南都方面事情還比較多,他還行,不過千千是真的著急,如果不是壓著她坐月子,她估計都回去了。

還提過等孩子能上飛機,就回華盛頓去的事,寒愈也沒直接反駁她,當然是能拖就拖,不能惹她不高興。

伍紀秋蘭和宗叔在基地待了一個多月。

那一個月,修羅也在基地,而且每天都不閑著,去訓練場比寒宴都要積極。

寒宴好容易的休息天,也被他拽去訓練,一臉無奈,「修羅,哥哥今天休息,讓休息一天行不?」

人老了精力不及小屁孩。

修羅面無表情,跟沒聽到一樣。

寒愈倒是覺得修羅是個好苗子,但因為看得出修羅比較沉迷於這種野性的訓練,所以寒愈當時沒多說什麼,至少他成年前,該修的文化課必須達到他的標準,以後再說讓他進基地的事。

*

夜千寵一滿月就待不住了,勉強聽寒愈的,待了一周之後,他們一家子,加上照顧她的醫療團隊,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回南都。

當然,這事外界依舊不知曉。

倒是老宅維也納莊園那邊總算接到消息。

寒聞之第一反應是驚愕,還有些生氣,再就是迫不及待的想見到他們母子。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他們回老宅的時候,一進門,寒愈肯定少不了要被老太太念叨。

不過,轉到夜千寵那兒,寒聞之連語調都柔和了,「是不是很辛苦?太奶奶一看你都瘦了一圈!」

她清淺的笑,「真瘦了?」

夜千寵自己覺得腰腹有些臃腫的,聽到這話,當然會心花怒放。

寒聞之點著頭,握著她的手往裡走,「可不是瘦了?這麼大一圈……別人生完孩子一定大補,多少會圓潤一些,你怎麼還瘦了?」

「就差嚷嚷著不吃飯,能不瘦么?」寒愈目光寵溺,但又一臉狀告的模樣。

「那可不行!」果然,她要介紹老太太一番叮囑了。

伍紀秋蘭也不說話,只是笑著在旁邊坐下。

寒愈摸了摸鼻尖,千千現在最想聽的就是被人說她瘦了,比以前還苗條,沒想到老太太還就摸到她心坎了,多省事?

家裡氣氛好極了。

但是慕繭來的時候,這氣氛就迅速回落。

慕繭雙手都提著禮品,臉上的蕩漾著笑意的,「我聽說千千回來,還生了寶寶,一定要過來看看的!」

夜千寵出於禮貌,當然也是回以一笑。

慕繭問:「小孩呢?」

她要看小孩,夜千寵自然也大方的帶著她上樓去看,然後等慕繭見到四位大少的時候那表情,她就覺得更自豪了。

「這……都是?」慕繭眼睛都瞪大了。

夜千寵自豪的點頭,「對啊,都是,東籬、南野、西洲、北燕。」她順著介紹了一遍,然後道:「姓什麼還沒決定好,我覺得姓夜也好聽!」

估計是她這個話讓慕繭覺得哪裡有漏洞了,抿了抿唇,試探的看了她,「埃文是姓溫西的吧?」

夜千寵笑,「那寒愈恐怕不會答應自己的孩子冠外姓的。」

這下慕繭臉色徹底僵了。

還真是寒愈的孩子。

知道她懷孕后,外界都說她和埃文訂婚是奉子成婚,寒愈之所以不找她,就是因為她懷了別人的孩子。

看來八卦一點都不搭邊!

慕繭是真的沒想到她懷孕不聲不響,生下來也這麼不聲不響,居然還是四個!

也並不是她一定要和寒愈怎麼樣,只是自己家所有變故都和夜千寵有關,她實在是沒有能力大度到看著人家幸福而若無其事。

但是寒愈上來找夜千寵,眸子里的寵溺,舉手投足之間的關懷讓她徹底沒辦法待下去,選擇主動離開那個房間。

等慕繭一走,夜千寵就瞥了他一眼,把他的手拿走了。

道:「待的時間不多,明天或者後天去給孩子上戶口。」

寒愈很順從的點頭,「好!」

然後薄唇微勾,帶著幾分討巧,「有報酬沒有?」

四個孩子上戶口,辦各種證件、來回跑也是體力活不是?

夜千寵柔唇微扯,「你要是覺得累,我隨便找個人也行。」

「不要報酬了。」男人低笑,「要孩子和你比較划算!」

*

說起上戶口這事,夜千寵想到了修羅。

修羅最近都一直跟著庶奶奶,但戶口並沒有解決,給四個孩子去弄這個出發之前,她就做了個決定。

在南都辦事,有寒愈在,再麻煩也不算問題。

所以,修羅她也帶過去了。

到了地方,她把修羅領進去,寒愈才看了她,「幹什麼?」

她面不改色,「把修羅也放進戶口裡。」

寒愈微愣,一時間像是沒反應過來,「你不是讓我辦的收養手續?」

他前一天就忙活了,知道她想一直把修羅帶在身邊,所以辦一個完整的手續,但是很明顯,她現在說的放進戶口裡,跟平常意義的收養不太一樣?

夜千寵點頭,「是收養手續啊。」

然後低頭看了修羅,「修羅,給你自己選,你想跟我姓,還是跟他姓?叫夜修羅,還是寒修羅?」

修羅也沒料到這事。

他以為不用改姓名。

見兩個人都在盯著他,他小眉毛皺了皺眉,好一會兒,才很認真的道:「既然四個弟弟都和寒先生姓,那我姓夜吧。」

寒愈:「……」

夜千寵:「……」

等等,「我什麼時候說四個弟弟姓寒了?」

修羅一臉嚴肅的思考,道:「我覺得姓寒好聽。」

寒愈終於勾起嘴角,乳母沒白養他這傢伙!機靈鬼。

「行,就這麼定了。」寒愈一錘定音,完全不給她反駁的機會,然後緊急去把程序辦完。

等寒愈走了,夜千寵低頭看了修羅,忍不住笑了一下,「他給你什麼好處了呀?」

修羅堅決搖頭,「沒有。」

不過,等二十年後,修羅覺得這一天的突然機智簡直是他這輩子做最對的事無疑了,他繼承了夜姓衣缽,還可以無障礙和心愛的女孩在一起! 寶貝甜妻抱一抱 給四個孩子辦完手續,離開的時候,寒愈見她一直盯著自己,也低頭看了看,「怎麼了?」

夜千寵拿了墨鏡架到鼻樑上,「你別跟我一輛車,自己從後門走吧。」

男人眉頭一挑,「原因?」

她並沒打算回答,拉了修羅就往外走了。

之後等八卦新聞出來,寒愈就知道她是什麼意思了。

媒體知道夜千寵回了南都,也拍到了她進出所里的照片,猜測出了她是生完孩子去給孩子上戶口的。

關鍵在於,所有媒體都說孩子跟她姓,和寒家沒有半點關係,畢竟她從沒跟寒愈同框過。

這情況,寒聞之當然也知道了,擔心得不得了,把寒愈拉到一旁,「你和千千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她到底是原諒你沒有?」

寒愈眉頭輕輕皺著,「我已經到罪無可恕的地步了?」

他仔細想了想,「對付別人的間隙,不可避免的對她造成擦傷,但我本意並非如此,也一直在試著彌補……」

寒愈自顧回憶了一下,「我當她最近沒那麼冷淡是沒再怪我了。」

基地的時候,她想吃什麼就跟他說,不高興了整他兩天也就好了,寒愈真以為她完全釋懷了的,現在看來,好像確實不是那麼回事?

他這回是真沒看透她在想什麼,小心思一套一套的。

「也是咱活該!」寒聞之最終是嗔了他一眼,「哎!想一想我當初都怎麼逼她的,早知道我一直歡歡喜喜的把她養在身邊多好?在乎什麼世俗觀念?」

世俗觀念都是別人眼裡的東西,眼睛、嘴巴都是別人,誰能管得住?自個兒瀟洒自在、無愧於心就好。

可惜她這一把年紀,才參透這些個東西。

「過段時間,千千想帶著孩子回華盛頓……」寒愈提前打個招呼。

寒聞之一聽,眉頭都擰在一起了,「就這段時間?……孩子那麼小,她也得好好養身子的呀。」

再說了,她覺得家裡這幾天這樣熱熱鬧鬧的多好,不捨得。

寒愈拍了拍老太太手背,「她現在說一不二的,到時候您少說兩句,就算她回去了,我也跟著過去,能照顧好,放心。」

「那,修羅怎麼辦?」寒聞之也是喜歡這個孩子的。

他想了想,「乳母和宗叔不回去的話,就待在這兒,他們回雲南的話,修羅自然是要跟著回去的。」

「你母親這輩子也很不容易,她一個人一直在雲南想必也孤寂,再說了,以後千千帶著幾個孩子,回南都的時間肯定多一些,再往雲南跑一趟很折騰,要不……我給物色一套房子,讓伍紀搬過來?」

寒愈有些驚訝,因為這事,他也想過,沒想到祖孫倆難得默契。

只是,「目前南都似乎也沒有合適的樓盤。」

寒聞之擺擺手,「我慢慢看,沒有也得弄出來,你到時候跟著千千出國,好好照顧她!她對伍紀是真的當親人,別讓她兩頭操心。」

男人點頭。

*

夜千寵想帶著四個大少回華盛頓的時候,自然也就沒人阻攔,只是都叮囑了一圈。

彼時,埃文正好在入駐南都商會後第一次過來開會,正好,順道接她。

在外界看來,她和埃文已經是一家人了,跟著的寒愈就好像個隨從。

那畫面,估計他們一輩子也就見這麼一回了:埃文在前面和夜千寵並肩走著,一人推著一個雙位的嬰兒車,而寒愈湮沒在一堆行李中,只能默默跟在他們後面。

恃寵而婚:大BOSS,別放肆 寒宴特地拉開跟他們的距離,害怕被炮火誤傷。

寒愈看起來雖然臉色臭了點,但是全程任勞任怨,只有目光是不是往埃文脊梁骨刺去。

在候機廳的時候,寒愈手邊都是行李要看,乾脆也不坐,一雙大長腿晾在那兒,略微彎腰逗弄嬰兒車裡的兒子。

寒宴從隔著一排座椅的地方上前找他的時候,把手裡的電話給他遞過去。

男人眼皮抬了一下,又繼續跟兒子玩兒,只抽空問了句:「什麼?」

寒宴輕輕咳了一下,看了看旁邊坐著的千千和埃文,好心的杵了杵他,壓低聲音道:「小叔,找你的電話。」

男人回頭瞥了寒宴一眼,「找我打你手機上?」

是啊,寒宴也覺得自己很冤枉,這不是又把他捲入了另一起』命案』里?

「接不接?」寒宴皺著眉。

夜千寵視線淡淡的看過去,寒宴是個簡單的人,慌張的時候,所有情緒都寫在臉上了,一覽無餘。

她柔唇微微弄了一下,「我幫你接?」

大概,寒愈也看出來寒宴的表情,終於直起身,把手機拿了過去。

他低眉掃了一眼屏幕上的號碼,很明顯的皺了眉,臉色也有了微妙的變化。

這些動作,夜千寵都看在眼裡,而且她也知道,寒宴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一串號碼,他沒有備註名字。

末路長恨:與君執手走 寒愈一看號碼,明顯就知道對方是誰……誰的號碼,竟然值得他記這麼清楚?

更值得揣摩的是,寒愈看完號碼之後,走開了幾步才接通。

她當然是聽不到通話內容的。

只是抬頭看了寒宴,「誰找他?」

寒宴抿唇,攤手,「我也不認識,人家上來就說要找寒愈,語氣還挺……硬,又有點冷艷。」

「女人?」

夜千寵不覺得』冷艷』能用到男人身上去。

寒宴笑了一下,確實是女人,而且,感覺跟小叔挺熟的,「估計是小叔的舊識,太多年沒見,可能忘了他的號碼,從呂師長那兒找的我電話。」

這是呂師長跟他說話的,說有個人會找寒愈,因為知道他和小叔在一塊兒,所以就讓對方打到他手機上了。

寒宴推斷了一下,能從呂師長那兒找他號碼,那怎麼著也是以前小叔在基地的舊相識了?

只是,從基地出來的、小叔的舊識,除了滿神醫之外,寒宴還真完全不知道。

過了幾分鐘,寒愈打完電話回來了,手機還給了寒宴,臉色還是不咸不淡,看不出什麼來。

夜千寵自然也不會問。

到了華盛頓的第三天,她正式忙駐外使館的事。

藍菲亞出差了,席澈在忙引資部的事,好在蕭秘書和林介都在,他們倆在身邊,她做什麼都覺得很順手。

蕭秘書見到夜千寵下發的第一份的函件的時候,驚訝了一下,也帶著不確定,怕她發錯了。

「大小姐,確定打算進軍聯盟會?」

夜千寵神色平淡,「寒愈不是一直想讓我加入么?那就如他的願了。」

蕭秘書挑了挑眉,好像也是。

不過,現在這個關頭,不知道寒總是不是還樂意見到她這麼主動?

聽聞寒總去南都忙碌了的這段時間,聯盟會裡可不是很太平,大小姐現在趁亂過去,保准能輕輕鬆鬆撈走半壁江山。

這麼看來,她一直都給寒總記著賬么?就算因為孩子而算得上是一家人,但是公事上,她似乎真沒打算手軟了。

夜千寵約見聯盟會的兩個經理人時,是直接略過了寒愈以及副會、理事等。

她是覺得,這樣一來,足夠低調,想做什麼也容易一蹴而就,免得中途寒愈搗亂。

抵達會所時,對方已經在等她了,見她到,態度十分的恭敬和客氣。

「好久不見!」

「久仰大名了,閣下!」

很明顯,其中一個之前是見過她的,不過夜千寵沒什麼印象,對方笑著,「您可能沒什麼印象,我之前是見過您的,何況,上一次咱們陸家被寒穗和溫西連累,要不是您幫忙,什麼引資部、家族威望,早就化為烏有,我也不可能繼續待在聯盟會!」

沒錯,上一次夜千寵雖然沒有親自過來,但引資部沒了溫西,一時間群龍無首,她給了條件,替陸重遊正名他的死確實無辜,而且賠了陸家一大筆錢,順便保住了陸家在引資部的重要職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