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72 Views

方逸天當即明白原來柳玉手上拿著的酒是準備給他喝的,這麼一瓶下來他只怕都要醉了,柳玉竟然還問夠不夠喝,他連忙一笑說道:「夠,夠了,夠了,這可是白酒啊!」

Written by
banner

柳玉的廚藝的確是很贊,別的不說,單單是一個簡簡單單的麻婆豆腐都做得麻辣鮮嫩,好吃之極。

於是在餐桌上方逸天每吃一個菜就要忍不住稱讚一次,簡直是讚不絕口,弄得柳玉一直不好意思的笑著,那張水靈嫵媚的俏臉上微微染上一層暈紅。

「玉姐,真是沒想到你的廚藝如此之好,跟你的廚藝比起來那些什麼星級飯店的菜全都是垃圾。」方逸天輕抿了口酒,笑著說道。

「星級飯店?星級飯店我都還沒去過,也就不知道好不好吃了,」柳玉一笑,聽到方逸天如此誇讚之後她眼中笑意更濃,又說道,「聽你這麼說你去過星級飯店吃飯過?」

方逸天微微一怔,往日的些許片段湧上心頭,那個溫柔如雪傾城傾國的女孩子帶著他在五星級的飯店裡共進晚餐,輕聲笑語,一切恍如昨日。

「方逸天,」柳玉看到方逸天的神色微微出神,忍不住出聲說道,「是不是想起什麼事了?」

方逸天回過神來,迎著柳玉那雙溫柔似水般的眼眸,他一笑,心中卻是在暗嘆著這個女人的善解人意,他說道:「沒,沒什麼,星級飯店的飯菜我也是憑空想象而已,哪有機會去吃過啊,呵呵,不過我敢打賭肯定沒有玉姐你做的好吃。」

「那當然嘍,我媽媽是全天下最漂亮最溫柔的媽媽,同時還是炒菜最好吃的媽媽!」柳詩詩一臉自豪的說道。

所謂童言無忌,聽到自己的女兒如此誇讚之後柳玉臉色竟是一紅,隨後啐聲說道:「你這個小孩子,不好好吃飯,大人說話你插什麼嘴?」

「呵呵,我倒是覺得詩詩說的話沒錯,來,詩詩,方哥哥用酒敬你的可樂,祝你生日快樂,越長越漂亮,好不好?」方逸天一笑,說道。

「好哦,嘿嘿,方哥哥最好了!」柳詩詩說著拿起自己的那一罐可樂學著大人的模樣跟方逸天碰起杯來。

「詩詩你的生日也不早點告訴我,明天再給你補上生日禮物,好不好?」方逸天一笑,說道。

「好啊,多謝方哥哥。」柳詩詩開心的笑了起來。

一旁的柳玉看著方逸天與自己的女兒此般融洽的場面,她的心竟是一暖,嘴角邊不知不覺的泛起一絲溫馨的笑意,看向方逸天的目光也多了幾分親切。

曾幾何時,這個家也是三口之人坐在一起吃飯,那時候詩詩還很小,才剛剛四歲,那時也有個男人抱著她一起吃飯。可是,最後物是人非,那個男人為了別的女人拋下了她們母女。

想著想著,柳玉心中一黯,倒不是因為那個負心男人的離開,而是她自己無能為力給予詩詩完整的父愛以及母愛,只能是讓詩詩在單親家庭中成長,這算是她心中一個永遠的痛了。

「逸天,你一個人喝酒也很無趣,來,我陪你喝。」柳玉說著取過來一個杯子,然後直接給自己倒了大半杯白酒。

她這一舉動讓方逸天一陣錯愕,他知道這白酒的度數不低,萬一柳玉喝了酒勁一上來醉了怎麼辦?

「玉姐,這白酒的度數不低呢,要不玉姐拿瓶啤酒來喝吧。」方逸天說道。

「沒事,就喝白酒,趁著今晚高興,來,來。」柳玉連聲催促,方逸天也沒再說什麼,舉起了酒杯跟柳玉一碰,喝了一小口。

「媽媽,媽媽,我吃飽了。」柳詩詩突然說道。

「飽啦?那你先去客廳看電視好不好?等方哥哥吃飽了我們在一起吃蛋糕,好嗎?」柳玉柔聲說道。

「嗯!」柳詩詩一點頭,說道:「媽媽,方哥哥你們慢慢吃,不著急,我去客廳玩了。」

這小丫頭說著便一蹦三跳的朝著客廳跑去。

方逸天看著她那嬌小的背影,笑道:「詩詩是個好孩子啊。」

「是啊,詩詩一直都很乖,只是我不能給她一個健全的家庭,這是我心中最大的遺憾。」柳玉輕嘆了口氣,說道。

方逸天微微一怔,頓時明白柳玉話中所指,不知道說什麼的他只好沉默不語。

「來,我們喝酒,繼、繼續喝酒……」柳玉又端起了酒杯,說道。

方逸天眼一抬,赫然看到柳玉的雙頰透著絲絲暈紅,看上去就像是一顆熟透了的水蜜/桃般,那雙清澈嫵媚的眼眸中分明是流露出七分酸楚兩分無奈一分柔情!

而恰恰是那一分柔情勝似水,最是動人心魄,引人入勝!

些微有些醉意的柳玉已經完完全全的把她身上那種年輕少婦的韻味與成熟氣息散發出來,一舉一動間自然而然的流露出絲絲嫵媚誘人之意。

方逸天深吸了口氣,猛然覺得,此刻的柳玉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女人! 戰場上,這是林楠超級艱難的一戰!

哪怕是之前在萬妖山谷和那頭妖皇廝殺,都沒有今日的凄慘!

本就重創之軀,迎戰十位最強天仙境的帝子帝女等人,遭到他們的聯手絞殺。

任何一個,拿出去都是頂級強者,而今聯合,可想而知。

很快,林楠傷勢更重,不斷被眾人聯手轟飛,攻擊不斷轟在林楠身上。

好在,他有一套頂級戰甲!

准帝兵級別的戰甲,這是東林仙庭劍王借給林楠使用的。

想要磨練,保命是前提。

之前的廝殺,林楠始終沒有拿出來。

而今,他動用了。

但即便是如此,傷勢也依舊恐怖,這群人太強了。

戰甲,也不是萬能的。

更何況,攻擊的大都是准帝兵,准帝兵的戰甲也無法防住。

索性,除了最致命的位置,林楠不管不問。

手中的刀,瘋狂而出,一次次突殺而出,正面迎戰十位最強天驕。

不退縮,不放棄,死戰到底!

這是林楠給自己的一個磨練手段。

壓榨,再壓榨!

壓到極限!

不破不立,不瘋不成魔!

人體的極限,潛力的極限,就是這麼被壓榨而來的。

人的潛力,無窮盡。

林楠本身開啟了人體第一階段的保障,肉身超強,體內能調動的特殊力量雖然有著一些,但並不是全部。

很多東西,依舊很陌生!

而今,在逼迫!

周圍,越來越多的人都在關注著這一戰,仙王境暫且不說,就連帝尊都在看著。

林楠的目的,所有人也都清楚。

一個想磨練突破,一個想斬殺。

勢不兩立,唯有死亡,才可以結束。

和其他人相比,林楠最大的明顯之處,就是更持久!

爆發的更持久,肉身超強,給予他強大的底氣。

肉身之中,更有皇道之力存儲,關鍵時刻也在不斷的修復著林楠的肉身,恢復著林楠的傷勢。

哪怕是被圍殺,此刻依舊能戰,敢戰!

以重創之軀,廝殺不止。

偶然間,哪怕是帝子帝女等,也要被林楠重創,甚至是被斬殺!

東林仙庭金殿中,天庭凌霄仙殿內,東林帝尊青帝都端坐著,身前一個特殊的影像,呈現著東部戰場上林楠廝殺的一幕。

仙界其他各地,這一刻一位位帝尊眼前,同樣有著這樣的情景。

一處神秘之地,幾位渾身金色長袍的帝尊坐在一起,下方還有著數位仙王境巔峰強者!

至尊皇族!

這一戰,哪怕是他們,也在關注。

目標,重點鎖定在林楠身上。

「諸位,覺得他如何?」一位帝尊沉聲開口,看向周圍其他人,發表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場足足有著近十位帝尊,你看看我,我看你,大都有些疑慮。

「他畢竟是下界的天選之子,疑似下界人皇,哪怕並非真皇,也和皇者搭邊,讓他去,豈不是養虎為患?」一位帝尊開口,道出了自己的擔心。

這件事,涉及到他們至尊皇族的未來,自然極為謹慎。

他們這個至尊皇族,太多年沒有皇者誕生了。

而今,眼看著仙界皇道再現,他們等不下去了。

外面的那些成皇契機,確實是至尊皇族放出去的,但絕對是故意的。

目的,是為了引起爭分。

而真正的成皇手段,並非如此。

哪怕是集齊十份成皇契機,想成皇也超難,需要漫長的歲月。

而現在,擺在他們這一族眼前,就有著一個便捷的路徑。

可能性不小!

但,他們需要一個額外的幫助!

一位有皇道之氣,而且還不能太強的存在。

放眼整個仙界,也唯有林楠一人。

「無妨,任憑他逆天,終究只是天仙境而已,皇子要鎮壓他,輕而易舉!」一位帝尊開口說道。

其他人聞言,微微思索一番,這才微微點頭。

皇子,真正的仙皇之子,是一位雪藏了無數年的絕世天驕存在。

而今,準備出世了。

要在這亂世中成皇!

仙王境初期!

修為算不上絕對強大,但實力也極為恐怖,族內的一位仙王境後期強者都遠不是這位皇子的對手。

一個天仙境的林楠,自然更不可能是!

「那好,諸位準備吧,派人接觸他,只要他願意輔助皇子,他日皇子得道成皇,他也許是大功臣!」一位帝尊沉聲說道。

其他人同樣點頭。

他們現在的任務,就是要找到林楠,然後談及這件事,讓他甘心輔助至尊皇族的這位皇子!

這一切,林楠並不知道,依舊還在戰場上廝殺。

渾身半殘!

然而氣息卻依舊強大,戰意高昂!

精神層次上,已然達到一種特殊的境界!

一旁,圍殺的十位帝子帝女等人,只剩下八人!

全部遭到重創!

另外兩人,被林楠斬殺!

哪怕在這種逆境下,依舊勢不可擋,接連斬殺對手。

剩下八人,臉色煞白,甚至更有人眼中帶著一種特殊的懼意。

這一刻的林楠,宛如殺神。

殺不死的殺神!

頑強程度,超乎想象!

「殺!」那位天族帝女怒吼,漆黑長發,都被斬落小半,戰裙早已破碎,露出羊脂瓊般的仙體。

怒不可遏!

怒吼一聲,率先殺出。

其他人,緊隨其後,這一刻沒有退路。

帝子帝女們,有自己的高傲!

然而,一切都無用!

任憑他們如何努力,哪怕是轟破了林楠的仙體,依舊殺不死林楠。

反倒是,林楠的刀,一刀刀斬出,有著爆發不完的恐怖之力,帶給他們毀滅之力!

尤其是,林楠的戰鬥力可能降低了一些,但他的氣息,越殺越強!

這代表著什麼,所有人都明白!

「無論如何都絕對不能讓他突破!」一位帝子怒吼。

然而剎那間,林楠的刀下來了!

「撲哧!」一刀斬殺!

「今日,要麼我死,要麼你們死!」林楠放聲大笑,毫不掩飾。

「這是你們殺我的最佳之極!」

今日一戰,艱辛,但痛快!

壓力足夠!

接連一兩個小時的廝殺,每一次都是廝殺,無休止的那種。

稍有不慎,便斃命。

在這種高強度的廝殺之下,爆發的也更快!

而今,已然到了突破的邊緣,還差那麼一點點!

剩下這七人,不夠了!

「再來十個!」

終於,林楠怒吼而出! 酒是個好東西,可以消愁,可以助興,也可以述衷腸。

柳玉喝了將近半杯白酒之後已經是有點不勝酒力,心知再喝下去就會醉倒的她識趣的不喝了起來,單手托腮陪著方逸天聊天,偶爾會夾幾口菜來吃。

此刻的她那張精緻水靈的瓜子臉已經紅透了,紅中透白,再加上她那雙略有醉意之後顯得雲霧迷濛的水靈眸子,以及神態間時不時流露出來的嬌庸成熟的風韻,一下子就把這個階段的女人身上那種最誘人的韻味完全的展示出來。

方逸天雖說已經不是個愣頭青年,不過聞嗅著柳玉身上那股淡淡的少婦幽香氣味,以及一抬眼就看到她那柔情百媚的風情,要說他一點都不為所動是不可能的,只不過對於慾望他自身有著很好的控制力罷了。

「逸天,你有沒有比較刻骨銘心的往事呢?我總感覺你這個人不簡單。」柳玉輕輕一笑,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貝齒。

往事?

方逸天微微一怔,人活世上,誰沒有往事呢,只是,並非所有的往事回憶起來都是美好的,有些往事一經回憶,的確是刻骨銘心的痛!

方逸天淡淡一笑,恰到好處的掩飾住了他眼神中飛逝而過的那一絲沉重,淡淡說道:「誰沒有往事呢?只不過是甜蜜的多還是痛苦的多罷了。不過人活世上,最重要的是要往前看朝前走,往事之所以為往事是應為它們已經過去。過去的事縱然是心中有再多的無奈再多的遺憾再多的沉痛也是於事無補,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繼續朝前走,努力地走好每一步,這樣等我們老去的那一天回憶起這些往事的時候才不會有那麼多的遺憾。」

柳玉聞言后內心微微一顫,心中竟是起了強烈的共鳴,她忽的展顏一笑,說道:「你說的對,人就是要往前看朝前走,來,我給你倒酒。」

「不,再喝只怕要醉了,玉姐,別、別倒這麼多……」方逸天連忙阻止,可是柳玉已經把那瓶酒的最後一滴都倒了下去。

方逸天看著又是慢慢地一杯酒,唯有搖頭苦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