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1 Views

「喂,你現在在哪兒?」葉星辰二話不說,直接開口問道,心中卻充滿了焦急。

Written by
banner

「是星辰嗎?」電話那頭,卻傳來一陣悅耳的女聲。

「你是林芸妃?」葉星辰眉頭一跳,她怎麼用歐陽俊的電話打給自己,而且她此時的聲音如此焦慮?

「嗯,歐陽為了救我,現在身負重傷,正在趕往醫院的途中,你們能夠過來一下嗎?」林芸妃的聲音是如此的焦慮。

「什麼?」葉星辰口中一聲驚呼。

「對不起,星辰,我……」電話那頭傳來林芸妃愧疚的聲音,不等她說完,葉星辰已經打斷道。

「你們現在去那個醫院,我們馬上過來……」

「市人民醫院……」

「我知道了……」葉星辰說完掛斷了電話,沒有多說什麼,直接就朝更衣室奔去,歐陽俊竟然出事了,這怎不叫他擔心?

陳小龍,何佳傑再沒有玩耍的心思,一個個跟著葉星辰就朝更衣室走去,他們實在不明白,歐陽俊怎麼會一個人前去?

我和反派互穿了 就在眾人全速趕往醫院的時候,天河娛樂城五樓的豪華包間之中,韋靈超正坐在主位之上,他的下面,坐著十多名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他們都是白雲幫的高級幹部。

「幫主,你為何要放那個小子離去?」其中一名頭髮有些花白的男子很是不解的問道,他們好不容易才抓回了林芸妃,引來歐陽俊,按理說正要將其抓住,脅迫葉星辰的,怎麼現在反而把兩人都放了?

「呵呵,你認為他這樣一個人會是我們能夠逼迫的么?」韋靈超卻是淡淡一笑。

「不會……」眾人同時搖了搖頭。

「那你說若是我們用他來逼迫葉星辰,他會怎麼做?」韋靈超繼續問道。

「幫主的意思是他會自盡?」最先開口說話的那名中年男子開口答道。

「不錯,以歐陽俊的性格,絕對會選擇自盡,到時候,我們將面臨葉星辰的瘋狂報復,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面對暴怒的葉星辰,到時候在座的幾位可能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呢……」韋靈超淡淡一笑,他心裡可是清楚的明白,白雲幫之所以還能夠和星曜會抗衡,完全是葉星辰沒有盡全力而已……

「那幫主放走那小子又有什麼好處呢?」另一名成員也是滿臉的疑惑……

「好處?呵呵,好處不會太多,但對於星曜會來說,壞處卻太多太多呢,哈哈……傳我命令,所有人,對星曜會除了閃耀之星以外的地盤,進行掃蕩…」

眾人聽到韋靈超這麼一說,眼中同時一亮,終於明白了自己幫主的意思,一個個就朝外面退去,最後只剩下韋靈超一人和巍子兩人留在那裡。

看到眾人快速離去的背影,韋靈超的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轉而對旁邊的巍子說道:「巍子,你說這一仗我們能勝利么?」

「幫主,為了這次行動您謀劃了這麼久,又怎麼肯能不勝呢?我相信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我們的……」巍子卻是堅定的說道。

「是么?呵呵,那是你不知道葉星辰的恐怖,就算是方誌旭那傢伙幫忙又能如何?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是星曜會的對手,巍子啊,你剛才做得很好,若是白雲幫真的被滅的話,就跟隨歐陽俊吧,他是一個不錯的老大……」韋靈超自嘲的笑了笑,這些日子以來,他可是清楚的見證了星曜會的強大,如今的星曜會已經不是曾經那個仍人宰割的星曜會了,不管是財力,還是戰鬥力,都不是現在白雲幫能夠抵擋,若是天罪堂的成員不調走的話,或許還有一戰之力,只是為了那個計劃,不得不犧牲這裡的一切啊。

至於一旁的巍子,在聽到韋靈超的話語后,卻是嚇得一身冷汗,整個人就朝韋靈超跪拜下去,驚恐的說道:「請幫主饒命,巍子絕無二心……巍子只是覺得他為人仗義,膽識過人,所以……」

「所以手下留情了吧?呵呵,我並沒有怪你,我也沒想過要他的命,好好的活著吧……」韋靈超淡淡的說完了這一句,卻是轉身朝外面走去。

望著韋靈超那孤寂的背影,巍子的眼中卻是閃過陣陣感動的目光,口中更是喃喃說道:「放心吧,幫主,就算是死,我也與你同在……」

市人民醫院,當葉星辰等人趕到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左右了,歐陽俊的傷勢也早已經處理完畢,除了鼻樑骨有些輕微的骨折外,並沒有太重的傷痕,到是他的臉上,一直掛著幸福的笑容。

看了看旁邊掛著滿臉歉意的林芸妃,葉星辰,陳小龍等人迅速明白了什麼,這個傢伙,竟然為了女人不要命了。

「你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們先出去了……」看到歐陽俊沒事後,葉星辰淡淡說了一句,轉身就朝外面走去,陳小龍等人朝歐陽俊投去了曖昧的眼神,也先後離開了病房,林芸妃曾一度望向葉星辰,可看到的卻是冷漠的眼神,當再看到歐陽俊的時候,眼中有的只是溫柔,有的只是關愛,一直冰封的心竟然盪起了陣陣漣漪。

「歐陽,謝謝你……」病房裡,傳來林芸妃那冰涼中卻帶著一絲暖意的聲音。

「芸妃,這根本不關你的事情,對方要對付的是我們星曜會,是我們讓你受牽連了……」歐陽俊頭上包紮得就像木乃伊一樣,說起話來也有些含糊不清,不過總算能夠表達自己內心的意思。

「呵呵,就算是又如何?你這麼不顧生命的來救我?這又是何苦?」林芸妃的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若是一個男人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不能過保護,這條命留著又有何用?」歐陽俊卻趁著這個機會,道出了心中的念頭,跟著葉星辰等人混了許久,他也總算知道怎麼利用天時地利人和了。

林芸妃明顯愣了愣,她實在沒有想到歐陽俊會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來,看到歐陽俊那雙執著的眼神,她那心中的冰塊竟然一塊一塊的裂開,想到了這些年來他對自己的愛戀,從來就不曾變化過,而自己呢?

想到了這些年總是在腦海中浮現出的身影,林芸妃忽然覺得,或許,自己該從自我的陰影中走出。

「歐陽……」放下了心中的枷鎖,林芸妃整個人靠在了歐陽俊的懷中,眼中的淚水卻逐漸模糊了雙眼。

歐陽俊被林芸妃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不過隨即而來的卻是極度的興奮,他實在沒有想到苦苦追求的女孩會在這個時候投入自己的懷抱,早知如此,就算是被人狠揍一百拳又如何?努力的伸出右臂,將林芸妃緊緊的摟在懷中,這一刻的他,很幸福。

至於林芸妃,她真能夠走出心中的那份陰影么?

病房外面,葉星辰滿臉陰冷的盯著站在身前的小賴,歐陽俊的受傷,和整個狴犴戰隊的成員有著極大的關係,畢竟他們的責任就是保護好歐陽俊,不過從小賴那得知了歐陽俊進去的經過之後,葉星辰眼中的怒火卻被疑惑所代替。

「小龍,你說韋靈超到底怎麼想的?費了那麼大功夫,難道就是為了教訓歐陽一頓么?」

陳小龍也是一陣沉默,他實在難以想象白雲幫耗費了那麼多的功夫和時間,就是為了給歐陽俊十拳。

「糟了……」忽然間,葉星辰,陳小龍眼中同時露出震驚的表情,一旁的何佳傑,羅隱,等人也隨後想到了什麼,一個個臉色大變…… 「你到底是怎麼跟人家談的?人家可是整個山泰市的財神爺呢,你這樣就把人家給氣走了,我也真是服了你了,剛才要是我在這裡的話,怎麼會是這樣一個結果呢?有沒有人家的聯繫方式呀,人家可是帶著周市長的聖旨過來的,你這可倒好,一下子就把人家給得罪了,咱們可是經商的,民不與官斗,這個道理難道你不知道嗎?」周蕊從外面走進來說道。

對於周蕊來說,跟李天完全是兩個想法,李天現在亦官亦商,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周蕊完全就站在商人的角度,在商海上拼殺了那麼多年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銀行的行長,從企業老闆這裡憤怒離去的呢,不管是銀行的規模有多大,銀行的行長在各處企業那裡都是座上賓,只要是銀行的行長來了,那可是比主管部門的領導還要親的,就因為人家是財神爺,就因為人家手裡有足夠的資金,哪個企業敢說自己不缺資金的呢?雖然李氏集團現在不缺資金,但以後是個什麼樣子,誰也不敢說呀,而且銀行是一個系統的,得罪了這個行長,保不齊會得罪一圈的行長。

「這個人我不喜歡,上來就把周市長給抬出來,我想周市長也是讓他來合作的,並不是讓他在這裡給我耍脾氣了,不就是一個城市的商業銀行行長嗎?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中央人民銀行的行長呢,你看看剛才那個牛氣勁的,張嘴就要整個李氏集團的業務往來,他自己付出了什麼呢?難道這個世界上不是有付出才有回報嗎?找了那麼大一個人了,到現在還不明白整個社會的真諦,我也算是讓他明白一下,省得以後在別人那裡又碰了頭,平白無故的丟周市長的人,周市長這個人還是不錯的,我就當替他教訓屬下了。」李天絲毫沒感覺到自己做錯了什麼,反而覺得自己做的還是很對的。

周蕊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兩個人的起點不一樣,兩個人看問題的方式就不一樣,周蕊就不想得罪銀行的行長,但是這樣的行長對於李天來說,根本就不放在眼裡。

「你不用這麼愁眉苦臉的,能當銀行行長的人很多,但是能夠在山泰市的境內,還擁有百億資產的人,恐怕除了我之外就沒有其他人了,況且我還是國家安全局分局的局長,跟周市長那邊不是一個系統,就算周市長想要找我的麻煩,那也得看看上面願意不願意。」李天有些驕傲的說道,其實這個傢伙說的都是實話,別說周市長不是那樣昏庸的人,就算是得罪了一個昏庸的人,他們也不敢把李天怎麼樣的,李天現在可是國家的功臣,給國家解決了一個又一個的麻煩,手裡還有那麼重要的防禦符,再加上李天手裡的療傷葯,只要李天不理通賣國,恐怕沒有人會處置李天的。

「你這個人呀,我就不知道該怎麼這說呢,有的時候閻王好過,小鬼難纏,這個牛行長也是很有辦法的,走正面的路子,我們當然不會怕他,可如果人家暗地裡給你使絆子呢,那個時候我們可是防不勝防呀,如果是平時的時候還沒什麼,現在我們正在跟另外兩個超市集團打仗呢,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萬劫不復,這個時候可不能夠出差錯呀。」周蕊語重心長的說道。

從小就跟著父親在商場上摸爬滾打,對於商場上的這些手段知道的可多了,如果那位牛行長直接回去跟周市長哭訴,那還算是非常不錯的,咱們這邊也不害怕,那算是正常的套路,如果是暗地裡使絆子的話,你怎麼知道他從什麼地方使絆子呢?這邊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方面都防禦好吧,最終吃虧的還是在明處的超市集團。

「不就是一個銀行行長嗎?還能有多大的本事呀,就這樣的傢伙,我隨手都能夠耍的團團轉,不用擔心那麼多了,看看晚上我們去吃什麼吧,今天晚上就不要在飯店當中吃了,咱們出去看看外面的小吃吧,那些東西還是非常有趣的,不要苦著個臉了,臉上都出現皺紋了…」什麼話也沒有最後一句話厲害,聽到李天說自己臉上有皺紋了,周蕊趕緊的跳了起來,一溜煙的就又進了洗手間,看看自己臉上所謂的皺紋在什麼地方,女人都是愛美的,最害怕的就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不完美。

從樓上下來的牛行長越想越氣,在整個山泰市的商界當中,所有人都知道牛行長這個人十分小氣,那絕對是瑕疵必報的,他們也不敢得罪牛行長,就是因為牛行長是土生土長的官員,跟山泰市這邊大大小小的官員都非常熟悉,所以如果被這個人惦記上的話,肯定是沒有什麼好結果的。

原本牛行長也是想趕緊去周市長那裡,到周市長那裡去把李天給告一頓,那個時候就看看李天這個傢伙是不是還那麼狂,可是忽然間他又想到了,那會表現出自己的無能來,周市長交給了自己一個任務,不但沒有完成,還被一個小子給奚落了一頓,自己怎麼說也在體制當中混了那麼長時間了,這要是傳揚出去,以後還怎麼在山泰市這裡立足呀,還不得被那些人笑掉大牙呀,所以必須得把這個場子給找回來。

牛行長看到了超市前面的霓虹燈,真是多彩靚麗呀,既然你這麼不給我面子,我就從這個上面給你下手吧,聽說你們超市集團不是跟另外兩家超市打擂台嗎?不知道晚上的時候突然停電,會對你們這裡造成什麼樣的影響?牛行長臉上陰陰的笑著,拿出手機就撥通了供電站的電話,附近的供電站站長就是他的狐朋狗友,這樣的事情以前做過多少次了,只要是想給你搗蛋,什麼地方也是咱們的兄弟,牛行長還真就有這樣的本事。 眾人剛剛反應過來,葉星辰,陳小龍,羅隱,等人就接到了一個個求救的電話,星曜會所有的地盤,除了閃耀之星外,其他的所有地方同時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攻擊,其中最為嚴重的就是金陵街鳳凰樓,這裡是朱雀堂的總部,這裡,也是整個星曜會的大腦,很多資料信息都留在那裡,要不是王逍遙拚死抵抗,以及王小虎率人及時趕到,可能整個鳳凰樓都要被白雲幫給佔領。

當葉星辰帶著眾人趕到鳳凰樓的時候,就見到一片狼藉的現場,以及數百名傷痕纍纍的星曜會成員,至於王逍遙,卻被王小虎率先送去了醫療所,他身中七十六刀,傷勢極其嚴重,能不能活過今晚,還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韋靈超,今日定叫你死無葬身之地……」葉星辰幾乎是咬牙切齒吼出這一句,心中的怒火更是不斷的上涌,陳小龍,羅隱,何佳傑,等人也是一個臉色鐵青,這麼慘重的損失,雖說沒有動到星曜會的根骨,但卻在星曜會的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星曜會所佔據的半壁市區,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地盤受到了大大小小的攻擊,死傷數百人,經濟損失直接高達數千萬,最重要的一點,鳳凰樓怎麼說也是朱雀堂的象徵,如今竟然被人破壞成這個樣子,這叫他們如何面對道上的其他幫派。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刺耳的馬達聲響起,眾人朝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就見到一名身穿黑色精包裝的女子疾馳而來,走進一看,竟然是鄭瑩瑩。

一個瀟洒的翻身下車,鄭瑩瑩來到了葉星辰等人的跟前,看到了眼前這一片狼藉的現場,再感受到葉星辰那憤怒的眼神,心中已經明白了什麼。

「星辰,這次讓我們來處理這件事情吧?」儘管知道此刻的葉星辰很是憤怒,更是想著親手報仇,但介於上面的一些壓力,她依舊希望葉星辰能夠冷靜下來。

「為何?」葉星辰掃過了鄭瑩瑩那高聳的胸部,很是不解的問道。

「今天上頭已經下達了命令,這段時間以來,靜海市的治安實在太亂,讓我們密切的關注靜海市各大幫派的動靜,所以希望你冷靜下來,讓我們來處理這件事,姐姐一定給你一個很好的交代……」鄭瑩瑩和葉星辰一起長大,自然明白這個小弟心中的執念,今日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想要他放手,幾乎不可能,但她必須盡自己的努力勸服葉星辰,否則一旦上面開始嚴打的話,最後受損失的也是葉星辰,她可不想自己的弟弟再一次被關進監獄。

「瑩姐,謝謝你,不過兄弟們的仇,我還是決定親自去報,韋靈超敢在這個時候動手,我就敢在這個時候還擊,白雲幫,今日必定滅你……」葉星辰目光陰冷,語氣堅決。

「可是……」鄭瑩瑩還想勸說些什麼,卻被葉星辰打斷。

「瑩姐,你放心,我已經不是兩年前的葉星辰,我有著足夠自保的能力……」葉星辰心裡很清楚,如今正是國家領導人新舊交替的時間,就算是自己上頭那位,在這種情況下也不會維護自己太多,但又有什麼關係呢?以自己手中的權力,就算其他的任何人上位,又能夠把自己怎樣呢?若是真的要把自己趕盡殺絕,最後損失的一定是國家,他相信只要不是一個瘋子,就絕對不會真的拿他怎樣,畢竟,他已經非吳下阿蒙。

看到葉星辰這麼堅定的表情,鄭瑩瑩微微嘆息了一聲,她知道,自己說再多也沒用。

「那你自己小心……」鄭瑩瑩喃喃嘆息了一聲。

「恩,瑩姐,你告訴鄭叔叔,有什麼儘管做,不要因為我的存在而為難,星曜會的兒郎們都不是孬種,就算是進了號子,我也能夠將他們弄出來……」葉星辰點了點頭,對於鄭瑩瑩的心意,他很是明白,但是這個仇,他卻必須自己去報。

「嗯……」鄭瑩瑩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騎著摩托車離開了現場。

寶貝甜妻抱一抱 「星辰,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待鄭瑩瑩走後,陳小龍開口問道,這個時候,也是葉星辰該拿注意的時候。

「小賴,帶著狴犴小隊返回醫療所,保護好歐陽,羅隱,你馬上召集星魂的兄弟們,負責青龍閃耀,虎山,靈山大廈,還有閃耀之星的安全,這四個地方絕對不允許再有任何的閃失,老七,你挑選三千白虎堂的兄弟們,直接搶佔新區,不惜一切代價摧毀白雲幫的一切產業,小龍,如今朱雀堂損失慘重,你留下來好好的整理下傷亡,並且通知瘋少,讓他馬上回來,再讓呂培虎也一起回來,瑩姐能夠這麼緊張,想來上面一定有著什麼大動作,我們不可不防,最好再跟張佳打聲招呼,看看到底誰在背後想要動我們?」葉星辰面色陰冷,下達了一連串的命令。

「明白……」羅隱,王小虎同時哼了一聲,轉身就朝外面離去,何佳傑也僅僅跟在羅隱的身後離開,每一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冷漠。

「菲菲,召集烈焰戰隊所有成員,在閃耀之星待命,容蓉,你們暫時都不要離開閃耀之星,尚香,你們也全部到閃耀之星,天亮之前,哪兒也不許離開……」葉星辰又轉過頭來,對黃奕菲幾人說道。

「知道了,星辰哥哥……」看到葉星辰如此嚴肅,沒有人敢多說一句,一直跟在幾人身後的雪曦欣更是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看向葉星辰的目光更是充滿了奇異的變化,恐懼的同時竟然泛起了深深的愛戀,這是一種臣服,一個女人對一個強大男人的臣服。

可惜葉星辰根本沒有心思注意這些小結,冰冷的殺氣瀰漫整個鳳凰樓,在場所有人都感覺到一股冰涼的寒意,一個個都不由自主的望向了葉星辰,這一刻,他們彷彿感受到有一頭來自地獄的惡魔即將蘇醒……

「老虎不發威,還真當我是病貓,小龍,不管你用什麼樣的方法,今晚之內,都要給市上的所有廳級以上的官員送一個美女過去,再加個一百萬,他媽的,老子就不相信上頭真有那麼大的能耐,將整個靜海市一網打盡……」葉星辰仰天狂嘯,眼中殺機綻放,彷彿有兩道精芒奪射而出,沒入漆黑的天空之中。

「放心吧,這點小事自然不在話下……」陳小龍臉色也是一陣陰冷,這次毀掉的是鳳凰樓,他心中的憤怒可不比葉星辰少。

「庫夫卡斯基,通知王強,跟我走……」葉星辰不再多說什麼,朝一直跟隨在身邊的庫夫卡斯基道了一聲,轉身就朝外面走去,這一次,他決定親自撕碎白雲幫。其他的幾人同時對望了一眼,也不再多說什麼,除了陳小龍帶著一批手下留下外,其他的人盡數的離開現場。

醉色美人夜總會,白雲幫旗下最大的夜總會之一,坐落在新區最為豪華的街道之上,這裡除了有著整個新區最奢華的色情服務外,還有著整個靜海市最大的賭場,每天僅僅是賭場的營業額就在百萬以上,整座夜總會的價值更是以億來計量。

在白雲幫對星曜會發動進攻的時候,韋靈超就派出了麾下如今最為厲害的四人,龍戰,龍野,龍狂,龍暴四兄弟,他甚至已經料到,葉星辰一定會來到這裡。

果不其然,醉色美人夜總會外面,葉星辰身穿黑色外套,頭上還綁著一根白色的頭巾,將一頭黑髮拴在腦後,手裡提著一把亮晃晃的血斬,就那麼靜靜的站在那裡,卻彷彿一座大山一樣,壓得門口的二十多名保安喘不過起來。

在葉星辰的左邊,是彷彿巨人一般的庫夫卡斯基,他的肩膀上扛著一根拳頭粗細的鐵棍,嘴角的獠牙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陣陣寒光,葉星辰的右邊,是全身精幹的王強,他是跟隨葉星辰最早的星曜會成員,經過兩年的洗禮和黎衛家的魔鬼訓練,戰鬥力早已經不知道提升到什麼境界,在他們的身後,是五百名同樣全身黑衣,領口綉有星辰的男子,每一個人手中都提著一把透亮的砍刀,每一個人的眼眸里都寫滿了殺氣,每一個人都靜悄悄的站在那裡,就彷彿五百蹲殺神一般。

幾乎形成實質的殺氣彌散整個夜空,很多原本想要到夜總會尋歡作樂的男女見到這等情況,早逃得乾乾淨淨,許多已經進入夜總會的客人們,在接到了這樣的消息后,也一個個從後門逃竄而出,他們可不想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兩大幫派。

「王強,你率領兩百人留下,凡是白雲幫的成員,殺無赦,其他人,跟我衝進去……」葉星辰果斷的下達了命令,一手提著血斬,一步一步的朝醉色美人的大門口走去。

這個時候,接到消息的白雲幫成員一個個從裡面沖了出來,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提著一把砍刀,他們都是韋靈超留下的精銳部隊,即使面對著殺氣衝天的葉星辰等人,也沒有露出半點懼意。

「殺……」不知道是誰首先喊出了一聲,衝出來的白雲幫小弟竟然首先朝葉星辰等人衝殺過來,葉星辰冷笑一聲,連續幾步跨出,已經來到了最前面,手中的砍刀斜向上斬出,一刀擋開了那名喊殺的男子砍刀,接著不等他反應過來,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男子的臉色一陣慘白,步子不斷的朝後退出,葉星辰就這麼架著他朝前衝去,衝進了對方的人群之中。

「擋我者,死……」冰冷的聲音自葉星辰的口中傳出,接著手中的戰刀輕輕一劃,一道鮮紅的血液自男子的脖子上噴洒而出,染紅了透亮的刀身。

「兄弟們,殺了他……」此刻的葉星辰就在對方的人群之中,同時有數把砍刀從四面八方朝他劈來,但他眼中卻毫無懼意,手中血斬橫向拉出,斬向了周圍的數十人,對於自己背後的砍刀,卻是一點也不在意。

「吼……」庫夫卡斯基一聲大吼,手中拳頭粗細,長達兩米的鐵棍橫向掃出,發出呼呼的風嘯聲,那些白雲幫的小弟一個個臉色大變,面對如此強勁的一棍,沒有人敢正面抵擋,一個個趕緊朝周圍逃竄而去,可一個跑的慢得,卻被庫夫卡斯基砸中後背,整個人直接前飛出去,後背更是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緊緊一棍,就將葉星辰背後的危機全面的解除,他的身影,已經來到了葉星辰的身邊,這個時候,麒麟戰隊的其他成員也已經圍了上來,手中的砍刀發出陣陣刀芒,和白雲幫的成員混戰在一起。

葉星辰一刀盪開了數人的攻擊,身影朝前邁出,直接一刀就朝最前面的一人斬去,那人趕緊舉刀抵擋,葉星辰卻忽然變招,變劈為刺,在男子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將刀刺進了他的心臟,更是順勢一轉,一股鑽心的疼痛傳入男子的腦海,整個人直接痛得暈了過去,卻哪裡還有醒來的道理。

一刀刺殺一人,葉星辰再一次跨出,躲開了一人的攻擊,手中的血斬斜向上拉出,一刀切掉了那人的右臂,鮮血,白森森的骨頭全部裸露出來,那人口中傳來一聲痛呼,還來不及後退,庫夫卡斯基的鐵棍已經狠狠的掃來。

「轟隆……」一聲,鐵棍直接掃在那人的腦袋上,整個腦袋就像西瓜一般,碰的一聲破裂開來,白花花的腦漿噴洒而出,噴得周圍的同伴一身都是,葉星辰的身影卻已經朝前邁出,趁著其他人驚恐的同時,連續奪走了三條生命。

「殺……」葉星辰口中大喊一聲,本人已經衝進了醉色美人的大堂之中,一名身材高挑的男子拿著一把三尺長的武士刀就朝葉星辰撲來,葉星辰嘴角一絲冷笑,步子一移,躲開了這一刀,接著直接將手中的血斬插入了那人的額頭……

鮮血飛灑,碎肉橫飛,葉星辰等人就彷彿地獄惡魔一般,續寫著這人間煉獄…… 當天晚上7點多的時候,正好是整個超市的購物高潮,可是大廳的燈忽然就滅了,整個超市周圍的燈也滅了,當天晚上遠華超市發生了踩踏事件,當燈被熄滅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向出口那裡衝去,幸好應急燈比較多,雖然發生了踩踏事件,但是並沒有造成重大傷亡,僅僅是幾個人有皮外傷而已,可就算是這樣,第二天的時候來的人也比較少了,人們總是害怕受傷的。

上級主管部門也下達了整改通知書,讓遠華超市這邊作出書面道歉,並且對受傷的群眾進行安撫,這都是給面子了的,要不然就直接讓這裡關門了,周市長那邊倒是沒有說什麼,吳秘書給李天打了個電話,說上午的時候牛行長過去告狀了,周市長也沒說什麼。

「真是沒想到呀,這個牛行長竟然如此的會玩兒,敢在我的客戶身上下功夫,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敢闖進來,我要是不把你給整倒了,你還真是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很快李天就調查清楚了,整件事情都是這位牛行長做的,牛行長指示給供電站的站長打了個電話,然後供電站那邊就強行拉閘,並且製造出了一個事故,反正他們也得有所交代呀,電力系統的事故都沒有辦法清查,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而且15分鐘之後就來電了,就是這15分鐘,讓遠華集團喪失了聲譽,而且還讓這邊損失了上百萬,很多市民都沒有結賬。

「老闆,市場上有消息放出來了,說是我們遠華集團的攝像頭系統可以在黑夜當中拍照,已經是抓住了那些市民的頭像,正準備挨個的起訴他們呢,這已經在老百姓當中流傳開了。」這邊李天剛說完,那邊就有人拿著消息進來了,這個牛行長還不是個傻子,竟然學會利用老百姓了,如果這個事情是真的話,恐怕那些拿了東西就跑的人,心裡也會惶惶不安,肯定會到處造謠的,對遠華集團的超市又是一次衝擊。

「那我們就一件一件的去做,遇到事情不要去亂,周總,你立刻去發布一個消息,就說停電的事情,我們表示道歉,那些沒有結賬的市民也不要擔心,我們並沒有這樣一個攝像頭系統,他們的東西就是我們遠華超市送給他們的,這件事情責任在我們,並不在他們一定要表現的卑微一點,讓這些老百姓看到我們的誠意。」周蕊也是這麼個意思,李天說完之後就趕緊的出去辦事兒了,這個時候不能跟那些宵小之輩計較,他們不能讓你們更上一層樓,卻能把你們的聲譽毀於一旦,所以還得給他們好處,當他們知道這些東西不用結賬的時候,恐怕一個個的就高興了吧。

「你們兩個立刻帶人去供電站,把供電站那邊摸清楚了,有誰跟站長有仇的,專門給這樣的人送錢,從他們的身上給我打開缺口,我一定要知道內幕交易,而且還必須得跟站長聯繫起來,到時候所有的人都不能跑了,想要在這種事情上算計我們,我們就得以雷霆之勢打回去,不然的話,以後想要咬我們一口的人多了,只要是我們的企業盈利,這些人恐怕都想上來吃一口,我就不慣他們的壞毛病,就得讓他們知道我的強勢。」李天指著孫瑞和余陽春說道,出了這樣的事情,光靠超市的保安是不行的,得從保安公司那邊弄一批精兵強將過來。

李天不斷的發號施令,屋子裡的人基本上也快走光了,本來這就要到大西北去了,結果一再的耽擱,雖然那邊沒什麼事情,但是也讓心裡十分不爽,這件事情,李天不會善罷甘休的,這邊剛剛進入山泰市,就發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李天如果現在退讓了,以後還不知道這些人會怎麼辦呢?在李天的心裡,這些人都是會得寸進尺的,只要他們敢把自己的牙露出來,這邊就得直接給你敲掉,絕對不能姑息。

「這位牛行長應該是周市長的人,你這麼搞的話,是不是應該跟周市長打個招呼呢?雖然咱們國家安全局的人不害怕他們,但是以後你的企業可要在這邊混了多少,還是打個招呼比較好。」水星對這些事情很明白,在華夏這個土地上,基本上就是一塊人情土地,不管你做什麼事情,都得看各方面的人,如果你不能把這些人給招呼好的話,今天這種事情會經常發生的,今天只是一個商業銀行的行長,李天可以從容的應付,明天要是一個省行的行長呢,後天要是一個國家銀行的行長呢,現階段的李天還能夠從容的應付嗎?當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該打招呼的地方就得打招呼。

「我就是要走一條不同尋常的路,讓這些人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你帶著山泰市分局行動隊的人,立刻給我把這個牛行長抓起來。」李天慢條斯理的說道,想到了很多種辦法,最後還是覺得直接抓人比較好,旁邊的水星和李星都長大了嘴,怎麼也沒想到李天竟然敢這麼做事。

「我說老大,你今天晚上是不是喝多了呀?咱們怎麼能夠這樣做事呢?咱們國家安全局雖然有抓人的權力,可那位牛行長並沒有做出什麼出格的事兒呀,就算你拿到了證據,最後也得移交給當地的公安機關呀,咱們國家安全局是不能夠直接拿人的,如果你這麼做的話,就給了周市長摻合進來的口舌,到時候崔局長那邊也不好做的,咱們抓人不是不可以,必須得證明這個傢伙有危害國家或者是出賣國家秘密的地方,這樣咱們才能夠動手呀!」水星現在真是害怕了,李天這個傢伙想起一出是一出,如果要讓李天當上了總局的局長,還不知道咱們這個部門要強勢成什麼樣子呢?以後肯定會驕縱不堪的。 當葉星辰自血海中拼殺出來而出,帶著渾身是血,彷彿狼人一般的庫夫卡斯基衝進大廳之後,就見到一身白色西服的韋靈超靜靜的站在大廳的中央,在他的身後,站著四名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四人的樣子很是相似,甚至是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極其的相似,一看就是孿生兄弟。

而在五人的身後,卻是兩百多名穿著花花綠綠的混混,不過和街上的那些混混不同,這些混混眼中散發的是嗜血的光芒,僅僅是看了一眼,葉星辰已經判斷出這些人個個都是亡命之徒,只是不知道韋靈超從哪兒召來這一批亡命之徒。

「呵呵,葉先生,我們又見面了……」韋靈超淡淡一笑,眼中閃爍著怪異的神情。

「沒想到你會留在這裡,看來你很有信心取得最後的勝利呢?」葉星辰眼中有些驚訝,原本他以為韋靈超根本不會留在這裡,卻哪裡想到還會在這裡碰到他。

「不是有信心取得最後的勝利,而是覺得我們之間似乎也該做個了斷……」韋靈超淡淡一笑,言語之中,竟然說不出的自信。

「你說得對,我們的確該做個了斷了」葉星辰淡淡說著,身子確實朝前踏出了一步,庫夫卡斯基緊緊跟著他朝前踏出了一步,恐怖的威壓自他的身上散發出來,而他的目光卻落在了韋靈超身後的四人身上。

「龍野,你們四個招呼招呼這位壯漢,他,還是留給我吧……」韋靈超看了看高大的庫夫卡斯基,淡淡說道。

「知道了,超哥!」龍野,龍戰,龍狂,龍暴四人同時喝道,僅僅他們四人的吼聲,卻彷彿有千軍萬馬一般。

「老庫,這幾個傢伙你沒問題吧?」葉星辰朝身後的庫夫卡斯基說道。

「幾個小娃娃而已,你放心吧!」庫夫卡斯基卻是毫不在意的說道,氣得龍野四人臉色大變。

「那好,兄弟們,上,一個不留……」葉星辰忽然一冷,身影瞬間朝前竄出,手中的血斬就朝韋靈超而去,韋靈超卻是冷笑一聲,單手一番,一把和血斬差不多款式的戰刀出現在手中,就朝葉星辰的血斬劈來。

「噹啷……」一聲,兩人的戰刀重重的碰撞在一起,濺起了陣陣火花,不過韋靈超的力量終究要弱上一些,身子連連朝後退去,葉星辰也不畏懼,提腿就朝韋靈超衝去。

龍野,龍戰,龍狂,龍暴四人同時大喝一聲,舉起手中的一米多長的戰刀就朝葉星辰劈來,庫夫卡斯基卻是大吼一聲,一步朝前跨出,手中的鐵棍就朝四人罩去。

四人臉色同時一變,只能夠同時朝後退去,仍由葉星辰離去,這一刻,他們也總算見識到庫夫卡斯基的恐怖,特別是那強大到極點的力量。

葉星辰剛剛竄過四人的身體,手中的血斬再一次朝韋靈超斬去,韋靈超卻是冷笑一聲,手中的戰刀橫向擋出,在葉星辰的血斬傷輕輕一碰,盪開葉星辰的一刀,接著反手一轉,就朝葉星辰的心口刺去。

葉星辰嘴角的笑容更冷,這種招式他不知道用了多少招,身體微微朝左一偏,很是輕鬆的躲開了這一刀,接著橫向一刀就朝韋靈超的肩膀斬去,韋靈超臉色大變,身體趕緊朝後退去,可葉星辰的一刀依舊直接劃破了他的手臂,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韋幫主,你的實力似乎下降了許多呢?」葉星辰嘴角浮現出淡淡的冷笑,腳下步子一動,再一次朝韋靈超斬去。

「哼……」韋靈超悶哼了一聲,一邊舉起手中的砍刀抵擋,一邊朝後急速退去,葉星辰也沒有多想,就朝韋靈超追去。

一旁的庫夫卡斯基身高馬大,手中的鐵棍舞得虎虎生威,兩米長的鐵棍佔據著巨大的優勢,逼得龍野等人根本無法近身,他們手中的砍刀更是被庫夫卡斯基的鐵棍砸得廢鐵。

「大個子,你不算好漢,用這麼長的武器對付我們?」龍野眼見自己等人根本無法近身,其它的混混只能夠勉強擋住星曜會的成員,一時之間根本不能夠來接應自己四人,不由的開口說道。

「你想老子扔掉武器?」庫夫卡斯基口中笑著,手中的鐵棍卻再一次朝龍狂砸去,嚇得龍狂趕緊朝後退去。

「當然,是好漢的就空手較量……」龍野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

「既然這樣,老子就扔給你……」庫夫卡斯基忽然將手中的鐵棍朝龍野砸去,龍野眉頭一跳,趕緊朝一旁閃去,嘴角卻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其它的龍戰,龍暴兩人卻趁此機會,身影猛然朝前庫夫卡斯基撲去,他們的臉上,同時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們實在沒有想到庫夫卡斯基竟然這麼白痴,看來還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隨便一陣忽悠,就扔掉自己的武器。

然而,就在兩人從懷裡掏出匕首,準備擊殺庫夫卡斯基的時候,庫夫卡斯基卻忽然朝前跨出,一把抓住飛出去的鐵棍,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中,狠狠的掃向左邊的龍暴。

龍暴心中大駭,他哪裡想到庫夫卡斯基會來這一套,手中的砍刀已經扔掉,只能夠以那一尺長的匕首朝上擋去。

可憐龍暴武器不如庫夫卡斯基,力量更是不如,一把小小的匕首,哪裡擋得下兩米長的鐵棍。

「轟隆……」一聲巨響,庫夫卡斯基的鐵棍狠狠的砸在龍暴的匕首之上,直接將其砸飛出去,接著巨大的力道直接讓鐵棍狠狠的砸在龍暴的天靈蓋上。

「啪!」的一聲,龍暴的天靈蓋整個爆裂開來,一道白花花的腦漿更是噴射而出,不等龍暴的身體倒地,庫夫卡斯基已經緊握鐵棍,就朝另一邊的龍戰砸去。

龍戰反應夠快,在庫夫卡斯基抓住鐵棍的第一時間就朝後退去,這才避開了這致命的一棍。

「你……你真卑鄙……」見到庫夫卡斯基竟然出爾反爾,龍野口中大罵道。

「操你媽的,讓我丟掉武器,你當我傻逼不成?至於所說的卑鄙,這叫兵不厭詐,懂不懂?」庫夫卡斯基白眼一翻,哪裡理會龍野的叫罵,巨大的身體朝前跨出,又是一棍就朝龍野砸去。

龍野哪裡想到庫夫卡斯基看上去那麼憨厚的一個傢伙還會說出兵不厭詐這句話,氣得口中鮮血狂噴,見到庫夫卡斯基的鐵棍朝自己砸來,趕緊朝左邊閃去,可惜速度稍微慢了一拍,被庫夫卡斯基的鐵棍一棍掃中,整隻肩膀瞬間破裂開來,左臂更是直接被鐵棍砸下來,鮮血淋漓,白骨森森,鮮肉模糊,好不嚇人龍野也算是一條好漢,竟然只是悶哼一聲,這個時候,龍戰,龍狂的身體總算靠近了庫夫卡斯基,他們手中的匕首直接就朝庫夫卡斯基的心臟和后心刺去。

庫夫卡斯基巨大的身體也是相當的靈活,嘴裡冷笑一聲,身體朝左邊閃去,躲開了兩人的一刀,可惜龍戰身法更是詭異,反手一刀劃出,竟然自庫夫卡斯基的背部劃過,好在庫夫卡斯基肌肉強勁,也僅僅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而已。

「死!」庫夫卡斯基怒哼一聲,手中的鐵棍就朝龍戰砸去,龍戰不敢迎擋,連續朝後退去,庫夫卡斯基似乎受到了刺激一般,也不攻打其它的兩人,就是全力朝龍戰砸去。

龍戰的身體連連後退,庫夫卡斯基根本不停留,速度越來越快,下手越來越狠,眼看就要砸中龍戰,鐵棍卻是砸在一根石柱之上,那根兩人合抱粗的石柱硬是被庫夫卡斯基一棍砸出了一條深深的痕迹,不過巨大的反彈力道也讓庫夫卡斯基手掌一陣發麻,手中的鐵棍一時沒有拿住,直接彈飛出去,卻正好砸中一名白雲幫成員的腦袋,直接將其砸暈過去。

見到庫夫卡斯基沒有了鐵棍,龍戰,龍狂心中一喜,身體同時朝庫夫卡斯基奔去,就連龍野也不顧受傷的左臂,右手緊握匕首,就朝庫夫卡斯基奔去。

看到疾馳而來的三人,庫夫卡斯基已經來不及躲避,索性眼中一狠,身子微微朝右偏移,避開了要害,一把抓住龍狂的手腕,接著狠狠的一拳砸出,直接砸在龍狂的鼻樑上,原本凸出的鼻樑直接被砸得凹了進去,哪裡還有活命的道理,然而,龍戰的匕首卻也順利的刺進了庫夫卡斯基的身體,不過庫夫卡斯基立馬收縮全身的肌肉,也不顧刺進去了一寸而已,至於龍野,卻直接被庫夫卡斯基一腳踹飛,腦袋重重的撞在後面的一張石桌上,撞得腦漿崩裂,一命嗚呼。

龍戰心中一驚,看到自己的兄弟一個個死於非命,知道自己不是庫夫卡斯基的對手,手中的匕首一松,身體就朝後面退去。

「刺老子一刀就想離開,哪兒有那麼容易……」庫夫卡斯基口中冷哼一聲,雙腳朝前邁出,一把扣住龍戰的肩膀,巨大的力道讓龍戰心裡一緊,想要反抗,庫夫卡斯基的另一隻手已經搭上了他的另一邊肩膀,接著一記狠狠的膝頂,頂在了龍戰的后心,龍戰口中一口鮮血狂噴,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庫夫卡斯基根本不給他任何機會,一把扛起他,直接就朝地面砸去。

他的力量有上萬斤,這直接摔下去,就算是一塊青石,估計也得粉碎,何況是一個人呢?龍戰只能夠驚恐的望著與自己越來越近的地面,最後只感覺全身一陣劇痛,神識一陣模糊,徹底想煙消雲散。

「操,還以為你們有兩下子,看來也不顧如此嘛!」庫夫卡斯基望著腳下的四人,很是不滿的說道,他又哪裡明白,這四人單打獨鬥的能力雖然不及他,但四人聯合在一起,靠著那緊密的默契,想要擊殺他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因為他的那一招兵不厭詐瞬間解決掉一人,剩下的三人才再沒有機會而已。

看了看周圍的情況,星曜會佔據著絕對的上風,庫夫卡斯基一把拔出插進自己身體的匕首,隨便撕了一條布帶,將其纏住,撿起地上的鐵棍,就朝葉星辰追去的方向衝去,他雖然對葉星辰的實力充滿了自信,但卻擔心他陷入敵人的陷阱之中。

葉星辰不斷的追著韋靈超,連續穿過了好條走廊,最後才來到了一個大約有六十多平米的房間之中,不是他不追了,而是韋靈超竟然停了下來,而且房間內還多了一個人,一個葉星辰的老熟人,方誌旭。

「呵呵,葉兄,我們又見面了!」方誌旭還是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樣,不過眼神比起以前來卻犀利了許多,看得出來,這些日子以來他成長了很多。

「你也在這?怪不得林芸妃一回來就被抓走,敢情是你出的主意……」葉星辰看到方誌旭也在這裡,瞬間明白了林芸妃之所以一回來就被綁架的原因,在京都,他已經託付趙龍照顧好何雪梅和林芸妃,就算他們知道,也應該沒機會下手,不過他們卻可以跟蹤,一旦林芸妃離開京都,他們可以第一時間動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