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3 Views

直到顧小野奪下她手機,再次問了一遍,小唐才道出原委。

Written by
banner

原來,這位經理已經打算離職了,而接手人,是高菲的弟弟,高鵬。

說起來,這個高鵬,還真有不小的來頭。

之前公司年會上,請來表演的人里,高鵬的出場率可謂是高的了百分之五十!主持人是他,唱歌有他,跳舞也有他,就連魔術表演,他都是道具師……

現在突然升他的職,再加上他和高菲的這層關係,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就是顧小野怎麼也不會想到,覃總竟然也會做這種徇私的事情。

她詫異之餘,想想自己才受過人恩惠,還不忘辯駁兩句,覃北不是那樣的人,也不可能因為被人威脅要離職就給人長臉,卻一一被小唐駁回了。

以小唐的說辭,後勤部的經理是個閑職卻也是個高收入的崗位,不可能寧願便宜外人也不讓自己家裡人來,據說那位經理還是覃總家的遠方親戚呢,現在突然走掉,反而安排了高菲的弟弟,任誰想都能想到,這不是覃總的本意!

說到這兒,小唐不由質疑道:「誒,你為覃總辯解啥?老闆啥德行你很清楚咩?你搞得好像我這小道消息都是在抹黑他似的!你又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

顧小野撇撇嘴,輕嘆一聲,有些無奈,便沒說話。

想來也對,覃總的為人,她又了解多少呢?

如果說以前在小公司的點點滴滴還能當真,那他昨晚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又該怎麼想呢?

她腦子一團亂,絲毫沒察覺到,想到覃北時,她臉上羞澀的粉紅色,有點少女。

小唐在一旁看著她,覺得有意思極了!正打算開口調侃的時候,底下的人就將今天要上交的文件傳上來了,沒法,她只能先工作了,不然被高秘書發現,那可就慘了!

一直到吃完午飯,顧小野都沒瞧見總裁辦公室的門開一下,甚至,高秘書也沒有進去過,便奇怪地問小唐:「誒,你說總裁的體質是不是異於常人是鐵打的,這午休都快過了,覃總還沒吃飯呢……」

小唐更奇怪地打量著她,盯著她上下掃了幾遍,才幽幽開口道:「我發現你最近對覃總很是關心啊!」

「恩?有、有嗎?」顧小野微微蹙眉,忙將目光從總裁辦公室的門上,轉到自己的盒飯上。

小唐卻不是那麼容易糊弄的人,她左右手抬起一下架住了顧小野的腦袋,強逼著她將腦袋轉向自己,神色嚴肅地盯著她說道:「你最近實在是太關心總裁了!我懷疑……」

沒來由的,顧小野的心咯噔一下,漏了幾拍,眼神閃爍地問:「懷、懷疑什麼?」

「我懷疑……」小唐的一雙大眼眯成一條線,神神秘秘地,越靠越近,聲音也越來越輕,「我懷疑你是不是暗戀覃總啊!哈哈哈……」

見小野一副被人抓住把柄的心虛樣兒,小唐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顧小野見她笑,這才覺得自己被耍了!懊惱地跺腳瞪著她大聲喊道:「小唐!!我生氣了!哼!」

「哈哈……你生氣、生氣什麼?生氣被我戳穿小心思么?哈哈……」小唐依舊笑得開心,邊笑邊吃著便當,誰知,一下就被魚刺卡住了喉嚨……

半晌,小唐的眼圈都嘔紅了,這才支撐著從馬桶上爬起來,揮手讓顧小野停住拍背的動作,扶她起來。

小唐走到洗手池前洗了把臉,這才喘過氣來。

顧小野站在一旁笑:「叫你調戲我吧,哈哈,現在知道姐不好惹吧?」

小唐鄙夷地瞥她一眼:「切~你還好意思說?!害我半條魚都沒吃!我不管,晚上你得請我吃東西!」

顧小野撓撓頭,想想今天發的工資還算可觀,撇撇嘴,白她一眼道:「我請你吃東西是可以,但是你以後可不能再這樣嘲諷我,行不行?不行算了。」

「行行行!」一聽有吃的,小唐這個吃貨怎麼可能受得了誘惑!

誰知,臨下班的當口,顧小野忽然接到莫思琳的電話,說徐璈出差了,皮皮現在生病了,她得帶他去醫院,一個人怕搞不定,問她有沒有時間……

幫朋友的忙,自然是兩肋插刀!更何況,幫扶對象還是自己的親親乾兒子,想想一起相處的那一天,顧小野又怎麼可能拒絕得了?

她立馬點頭說好,才掛完電話,就看到小唐一張哀怨的臉上,嘴都快翹到天上去了!

她只好又是解釋,又是求情的,說改天,或者給她報銷之類的。

小唐一聽是小孩子生病,心裡雖然理解,但還是悶聲悶氣地鄙夷了她一番,這才放她離開。 莫思琳的家離得有點遠,又正是下班的點,顧小野打了一輛車簡直半個小時都沒走上一百米,所以,等她到達目的地,莫思琳已經急得打算抱著孩子自己去醫院了!

見小野下車,莫思琳忙朝她揮揮手說:「誒,你讓司機等一下,我們馬上出去!」

她轉身就去給皮皮套外套,穿好,背著裝了必備的物品的包包,打了把傘就衝到了車邊,將皮皮遞給小野抱著,自己則拿著東西往後備箱放。

下雨天,路上並不怎麼乾淨,再加上都開得慢,到醫院給皮皮安排好病房掛上吊瓶,已經是將近八點的光景了。

顧小野看到莫思琳褲管上帶了好些泥巴水,忍不住笑道:「莫大美女現在真是莫媽媽了啊!」

莫思琳本還一臉緊張,見小野在那笑她,有點不知所以然,偏頭望著她問:「什麼意思?」

顧小野朝她褲管努努嘴道:「喏,褲子上有髒東西。」

莫思琳擦褲子的當口,顧小野又輕聲說:「我記得你以前跟我說,不美你寧願死,雨天非得待在家裡,因為會讓你的淑女形象受損。現在看來,也沒到死的地步嘛……」

說著,她又打量莫思琳幾眼,打趣的眼光十足十的強。

莫思琳拍拍褲管,坐下來,一邊拿濕紙巾在擦拭,掃了她一眼道:「你說我?你自己就沒變?」

「我哪兒變了?我不就是以前的我,從以前到現在都一樣一樣的,對不對皮皮?」她逗著床上乖乖打針的小皮皮,臉上的笑容極其柔和。

莫思琳看了兩人一眼,繼續道:「你以前可不喜歡小孩子了!看到小孩都想退避三舍,你忘了?」

顧小野微微頓了一下,蹙眉想想,還真是。

不過,看著床上可愛白嫩的小傢伙,她是真的感覺心都融化了!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這小傢伙是莫思琳的兒子,她乾兒子的原因,還是僅僅因為他長得非常可愛,讓人沒辦法!

「人都是會變的嘛,而且,這可是我乾兒子,好歹以後也要叫我一聲媽的,我能不對他好么?!」顧小野辯解道。

莫思琳挑挑眉,試探道:「你就真不想要個自己的小孩?」

顧小野奇怪地瞄她一眼,問道:「什麼意思?」

「咳咳……」莫思琳見她忽然嚴肅起來,有點沒有準備,不敢再繼續說,只打了個馬虎眼說:「就是隨口問問,話說,你跟我差不多大,也該結婚生孩子了吧!」

顧小野一聽這話,臉就板了起來,她很嚴肅地望著她說:「我說你都是二十一世紀的新時代女性了,你那陳腐的思想能不能給我改改啊?你這樣的思想要是教我乾兒子,不是耽誤祖國的花朵么?誰說人到了年紀就得結婚就得生小孩了……」

「得得得!」莫思琳受不了她的攻擊,舉雙手投降,「我不說了,我不說了行了吧!」

每次和她提這事,顧小野總是這副樣子,莫思琳都習慣了。

她扔了手上用廢掉的濕紙巾,又抽了一張擦擦手,這才靠著顧小野去看皮皮,放柔了聲音說:「皮皮真乖!還有沒有不舒服的?記得告訴媽媽哦……」

皮皮大概是有點困,長長的睫毛忽閃忽閃地,眼看著就快蓋上眼帘了,顧小野將食指放在唇上沖她噓了一聲,接著,將一旁的毯子拿過來,輕輕給皮皮蓋上。

莫思琳見她這樣細心的樣子,心裡更是有點兒過意不去了……

要是她知道她自己也有個孩子,等著媽媽去照顧,卻因為媽媽忘掉了一段記憶而不得不呆在異國他鄉,她的心……會不會很痛很痛呢?

答案分毫都不必懷疑,她一定會!

小野這樣的人,嘴硬心軟,比常人更加敏感容易受傷,承擔起痛苦來,卻又是那樣的不堪一擊……

哎……莫思琳都不敢想,要是哪天她知道了這件事情,會不會自責至死!

顧小野哪裡知道莫思琳天人交戰想了這麼些東西,將皮皮安置好,她轉頭過來看的時候,才發覺莫思琳在發獃,不由得伸手打她眼前晃了晃,說道:「你發什麼呆啊!擔心孩子?」

「啊?哦,不是……」莫思琳回神,笑了笑。

「我在想,要是你有個小孩,會是個什麼樣子,哈哈……」莫思琳偷笑道。

顧小野白她一眼,鄙夷道:「我的莫大姐,你才三十不到,怎麼就像個老太太一樣,成天叨叨這些事兒呢?!腦子裡能不能有點時尚前沿,有點追求愛好啊!」

「我有啊!」莫思琳一拍大腿,從兜里掏出一個小小的禮物盒遞到顧小野的面前,說:「給你!」

「什麼東西?」

「打開看看就知道了!」

顧小野見不得她神神秘秘的樣子,想也沒想,拿到手裡便打開來。

入目的是一對精緻的對錶,男款豪氣大方,女款粉嫩漂亮。

顧小野詫異地望著她,獃獃地問道:「這什麼?」

「今年最流行的時尚單品啊!沒有之一哦!」莫思琳說起話來,神采飛揚,眉飛色舞的,看起來驕傲到不行。

顧小野很不屑地撇嘴道:「光靠華麗外表包裝的肉體是沒有靈魂的。」

莫思琳卻不以為意,拿到手裡左看看右看看,愛不釋手地,邊瞧還邊喃喃道:「沒靈魂是沒靈魂,但是誰要是肯送我這樣一對手錶,我鐵定是要逼著徐璈同我一起帶著招搖世界的!」

顧小野忽然回味過來,這好像有點不對啊!這東西都在莫思琳手上了,還不是她的?

就聽莫思琳又說道:「你不知道,當時那李璟生冷著一張臉帶我去商場的時候,我一瞧見這個專櫃,還以為他是我肚子里的蛔蟲呢!現在看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你啊!」

「什麼?」

怎麼莫思琳越說,她反倒感覺越糊塗了!

「實話說吧!這是李璟生送你的康復禮物!」莫思琳見她反應遲鈍,終究是自己脫口而出,將這對錶的來歷說清楚。

「什麼時候的事兒?」顧小野奇怪地望著她,腦子裡反覆在想,那天李璟生對她大吼大叫的樣子,絲毫不像是……要送禮物給她的樣子啊!而且,康復禮物,這又是什麼鬼? 見顧小野來了興趣,莫思琳忙細細地講起來……

顧小野聽完,整個人都呆了。

李璟生是這樣細緻的人?她怎麼沒發現呢?

這麼替她著想,想預祝她早點找到另外一半?為什麼當面卻不敢說,只敢沖她大吼大叫呢?

不過細細回想起來,他好像也的確就是這樣的人,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可真是不多見了!

顧小野暗暗捂著嘴笑,又仔細端詳著那對錶,腦海中依稀勾勒著將來,這對錶派上用場的時候,會是個什麼樣子……

正想著,手機微信『叮』地響了一聲,嚇得兩個大人不約而同地望向熟睡的小皮皮。

莫思琳見是小野的,便將自己的手機調了振動,小聲叮囑小野說:「把鈴聲調小點吧,皮皮現在對聲音可敏感了,要不是生病,估計早醒了!」

顧小野正盯著手機上的消息發獃,聽見莫思琳的聲音,怔了一下,扭頭看她,問:「你剛說什麼?我在想事情沒聽見。」

莫思琳朝她手機瞅瞅,其實也沒看見什麼消息,她問小野:「有急事?」

顧小野忙搖頭解釋:「不是的,是公司同事發的八卦消息。」

「八卦消息……」莫思琳狐疑地盯著她有些發紅的臉頰,試探道:「你老闆的消息?」

話音剛落,就發覺顧小野顫了一下,莫思琳觀察到她臉上表情的細微變化,帶了點嬌羞的模樣,讓莫思琳不由得心生雀躍。

「喲~被我猜中了啊!」

有種寫同人你有種開門啊 顧小野見她那玩味的眼神,也不想她誤會什麼,便說:「也不是什麼很大的八卦,不知道是真是假呢!」

「哦……」莫思琳略帶失望,垂下頭。

見莫思琳好像有些失落的意思,顧小野忍不住調侃道:「誒,你都當媽媽的人了,還這麼關注我們老闆的八卦消息,就不怕孩子爸爸聽了吃醋么?」

「你敢笑我?!」莫思琳『惱羞成怒』,推了小野一下,將手機奪到手裡,看了一眼,立馬笑道:「哦~~原來,某些人笑我啊,其實是在笑自己呢!自己對自己的老闆感興趣,偏偏推到姐姐我身上來……」

「胡說!」

「……」

兩個人笑笑鬧鬧,時間也過得飛快,轉眼,就到了晚上十點,皮皮的針剛打完,顧小野的手機就響了,莫思琳只好從她手裡接過剩下換尿不濕的工作。

剛剛顧小野好奇媽媽是怎麼一把屎一把尿帶大孩子的,說要試著給皮皮換尿不濕……

是覃北的電話,這個點,顧小野以為他有什麼加急的事情吩咐呢,誰知,他第一句話就是:「我現在在國外。」

顧小野先是怔了一下,不明就裡地『哦』了一聲,就聽到覃北問:「你的高燒好了么? 九界 能不能出國?」

「我?」顧小野詫異地質疑,高菲呢?高秘書不是御用秘書么?老闆該不是打錯電話了吧?!但是,打錯電話,難道高菲也發高燒了么?不太現實呀!

還沒來得及細想,覃北就說:「我正在談一個大項目,高秘書在國內要跟辛氏的案子,你以前做過秘書,應該能來幫我忙。」

覃北的話,徹底打消了顧小野的疑慮。

她差點高興地跳起來!

當覃總的秘書,成為他的左膀右臂,這不正是她所期待的事情嗎!

傲嬌前妻你別跑 她掛斷電話,走路都快了不少!她臉上帶著還沒收起來的笑容,急急地走到病房裡,抓著莫思琳的胳膊大聲道:「我成功了!小琳,我成功了!」

莫思琳正在給皮皮扣扣子,被她扯得手臂亂顫的,根本沒辦法好好地扣,只能停下來,問:「發生什麼事情了?」

顧小野這才冷靜了點,放開她的手,接下莫思琳手上的工作,邊扣扣子邊忍不住笑地說道:「覃總剛剛打電話,說在國外有個大案子,高秘書沒法跟,希望我去幫忙。」

「那是好事情啊!」莫思琳喜出望外,一拍大腿,將她撥開道:「那你還不趕緊回家去收拾行李,準備準備出發!」

顧小野早知道莫思琳個急性子會是這樣,連忙笑道:「覃總說項目經費充足,又有酒會商務會議,到時候行李直接在那邊準備好,我只需要搭飛機過去就好了。哦,我的航班,已經訂到凌晨一點的了。」

「……」

雖然如此,顧小野還是有點忐忑,問莫思琳:「誒你說,我這樣單槍匹馬殺過去,什麼也沒準備,會不會搞砸啊?要是讓高秘書知道這件事,我……」

「哎!要我說你就是杞人憂天!怕什麼?天塌下來姐給你撐著!」

莫思琳的豪言壯語徹底鼓舞了顧小野,她大義凜然地出發去了機場……

來接機的是一位美國人,一米八幾的個子,在人群中舉著「接顧小野女士」的大字牌,特別顯眼,顧小野一眼就瞧見了,走上前問了兩句,那位帥哥就帶著她上了輛車,直奔酒店而去。

剛進房間,顧小野繞著房間觀察了一下,又看看衣櫃,果然,裡面準備了許多的衣服,職業裝,非職業裝,還有晚禮服……

衣櫃的最下面,有一個禮盒裝著的東西,神神秘秘地還系著蝴蝶結,她不由得好奇,蹲下去,伸手正要打開的時候,門上響起了敲門聲……

不過兩天沒見,她再次見到覃北,只覺得有點恍神,吃吃地喊了聲:「覃總……」

覃北眨眨眼,表示打招呼了,徑直就走進來。

顧小野的頭皮發麻,轉身就跟上覃北的腳步,緊張地問:「覃總,是什麼項目啊?有沒有資料什麼的?我以前接觸過嗎?我……啊……」

哪知道,覃北忽然轉身,她跟得太緊,一下就撞上了覃北的胸膛!

覃北垂目看看撞到胸口上的小女人,不覺失笑,歪著頭玩味地打量著她,說:「以前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啊?」顧小野再一次愣住!

這是什麼問題?以前的事……她怎麼會忘記呢?

意識到自己這樣發獃不好,顧小野忙點點頭道:「我記得!我都記得!」 「真的?」覃北似乎不信,認真看她的眼神,讓她莫名覺得喉嚨發緊。

她隱約覺得,老闆是不是嫌她回答太快,太不嚴肅莊重了?

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摸了摸耳邊的頭髮,綰到腦後,才敢點頭說:「真的,我都記得!」

說話間,只覺得覃北又朝前走了一步,逼近一些距離,伸手將她攏在懷裡。

她瞬時間緊張地連呼吸都不順暢了!

這……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老闆這樣,是想……潛規則她么?不能夠吧!

要是她拒絕呢?他會不會用強的……

隨著兩人呼吸交纏在一起,顧小野的想法越來越往詭異的方向上去,她甚至有種大義赴死的念頭一閃而過,隨即,她否認了自己的想法!猛地朝後退了一大步,險些跌倒!

此時的她,臉頰紅通通的,耳朵也紅通通的,想躲又不敢躲的樣子,簡直叫人心癢!

覃北顰起劍眉,眸光微深,眼底劃過一絲傷感,長嘆一聲,悵然道:「還是不記得……」

聲音很淡,不用心,幾乎聽不出來。

顧小野呆在那裡,動也不敢動,一雙大眼灼灼盯著覃北看,好像生怕他會做出什麼她沒法預料的事情來!

覃北不由得訕笑一下,走到會客沙發旁坐下來,朝小野招招手道:「過來,我和你說一下項目的事情。」

大約是剛剛受驚頗深,顧小野顯得有些膽怯,坐的遠遠的,極力控制著自己不要因為覃北剛剛的舉動就大喊大叫,落荒而逃。

她想,她是能夠承擔這些的。

她的目的,她的期望,她想做的一切,她甘願為此奉獻,只是,卻不願意這樣奉獻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