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2 Views

恭郎也是嘆氣無語。“雷霆小隊”。是他當初在歐戰時期一幫人組成的僱傭軍性質的飛行小隊。一共十來個人。當時曾經幫着英法聯軍跟德國人死磕過很多次。立下不小地功勳。戰爭結束後各奔東西。恭郎回了美國。卻不料時隔多年。當初的一幫子菜鳥如今都是浪蕩青年了。卻又在萬里之外的陌生之地相遇。

Written by
banner

恭郎沉默了一會兒。長嘆一聲道:“行了。你們都來了也好。我們很多年沒有一起快樂了。這一次你們誰走不了了。留下來跟我一起幹吧!”

卡斯特鄙夷的說道:“現在說這個還太早點吧!起碼也得等你的人把我們打敗了才行!要知道。這一次來的人裏面。可不都是菜鳥呢!”

恭郎道:“你們是一定會失敗的。大概你還不知道吧。我們另外還有二十架戰機已經起飛去轟炸你們的機場了。就算你們剩下的人能後撤。也逃不過他們的堵截。更沒地方降落。夥計。你們這次沒指望了!”

卡斯特一呆。眼睛滴裏咕嚕地亂轉一番。怪叫道:“啊!你們這幫該死地傢伙太狡猾了!該死的荷蘭人。他們地情報做得跟狗屎一樣臭!”

聽到他們倆人在這裏用法語扯了半天。旁邊的水手忍不住出聲問道:“我說哥們兒。你們倆說啥的說的這麼熱乎?那傢伙什麼人?你們怎麼會認識的?”

恭郎道:“我們十多年前是朋友。沒想到在天上打了一架。對了。你們怎麼會來的這麼快?難道早知道我們會掉下來不成?”

水手笑道:“我們哪裏有這神機妙算啊!是上面給的命令。說天上打起來。肯定這人得跟下餃子似的往下掉。把我們十幾條不能參戰的小船都派出來撈人的。你們這幫人可金貴!撈一個回去獎金不少!甭管那頭的!”

恭郎笑道:“那你這一次可立了大功了!這一次不但上面的獎金少不了。嘉獎也是一定有的。你就趕緊的把我們拉回去吧!”

那水手還沒反應過來。旁邊那人扯着他低聲道:“笨蛋!這一次我們撈到兩條大魚了!你也不瞅瞅這兩位的年齡!鬧不好是兩名高級軍官呢!”

恭郎和卡斯特都過三十歲的人了。不管保養得再好。身上的氣質感覺都藏不住的。剛纔從水裏撈出來感覺狼狽。但是仔細打量卻能端詳出來。話說在山東軍和蘭芳共和軍中。基本上年齡就代表着職位。像幾位大頭那都是將級別的。也不過三十冒頭啊!這一次。真的是逮到大魚了!

且不說恭郎他們一幫被打落倖存的飛行員被人打撈上岸。荷蘭艦隊在遙遙的看到己方戰機以優勢數字幹起來之後。覺得應該沒什麼問題了。便以“七省聯盟號”爲先導。氣勢洶洶的衝進了坤江河口。朝着坤甸城大肆逼進。

但就在他們越過沖擊小沙洲沒多遠的時候。 爹地我們一起追媽咪 望塔上卻傳來消息。前面出現了兩艘驅逐艦!看旗號。掛的還是青天白日旗!

兩艘驅逐艦。屁股後面啥都沒有。孤零零的在河道中並列前行。將航道正面堵住。一點給荷蘭人避讓的意思都沒有。這一次範。巴斯坦斯總督沒跟着出來湊熱鬧。範迪賽司令坐鎮旗艦。聞訊之後皺起了眉頭。疑惑的說:“中國的戰艦?奇怪!他們跑到這裏來幹什麼!難道說。他們要光明正大的支持這些叛軍麼?發信號。讓他們閃開航道!”

兩艘驅逐艦。加起來還不夠四千噸的排水量。最大不過105毫米口徑的艦炮。卻還看不在“七省聯盟號”巡洋艦的眼中。中國艦隊。自從1894年之後。誰看得起過啊! 霎時,隨著龍捲風逐漸擴大,天象也發生了改變,超強的吸力,將滿地地的屍體,斷手斷腳,殘刀斷箭等東西全部吸上了天,還有不少傷兵也飛進了龍捲風。

「李孝存你給本神死來。」身處龍捲風中心的鞠武大吼一聲,龍捲風上方微微一傾,龍捲風帶著恐怖的電蛇朝李孝存轉去。

李孝存儘管心裡有些擔心,但表面上卻毫無變化,冷笑一聲道:「等你半天,還以為你有什麼大招,結果卻是這個玩意。且看本將軍,如何破你的龍捲風。游龍破空擊。」

李孝存雙腿用力一蹬腳蹬,整個飛身躍起,隨即以禹王槊槊頭為鑽頭,舉著禹王槊開始旋轉起來,一槊一人好似一個高速的電鑽,鑽開龍捲風。

儘管龍捲風爆裂無比,可是依舊無法擋住鑽頭的威力,「鐺鐺」呼吸間李孝存就打斷了龍捲風的旋轉,風雷二斧相繼劈在槊身,禹王槊卻連一絲震動都沒有。

眼見鞠武空門打開,李孝存毫不猶豫槊頭狠狠的扎在鞠武心口位置,鎖子甲根本無法抵擋禹王槊的鋒利,噗呲一聲,槊頭插進了鞠武的心臟。

李孝存看著面色發白的鞠武冷哼一聲,用力的拔出禹王槊,順著傷口望去只見一顆蟠桃大小的心臟,上面留著一個拳頭大小的缺口,鮮血直接從缺口流出,而心臟還在緩緩跳動,只不過速度越來越慢了,道:「還以為你有多大本事,也不過是一個只會口頭上逞能的廢物,光說不練假把式。」

鞠武張口噴出一團鮮血,倒退了兩步,低頭看了一眼胸口上碗口大小的缺口,帶著一絲迷茫,仰頭后倒。

李孝存見狀用槊頭挑起鞠武的屍體,掃了一眼戰場上的情況,大吼道:「鞠武已死,投降不殺。」

本來還竭力抵擋趙軍的神仆軍,聽到這時宛如暴雷的驚喝聲,下意識停止了手頭動作,轉頭看了過去,就見他們一直視為仙神的鎮殿將軍,現在就和一頭死豬一般掛在禹王槊上,頓時他們的信心消失的無影無蹤。

「鎮殿將軍死了,鎮殿將軍死了,大家快逃啊,再不逃就沒命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一定不是鞠武將軍,大家不要怕,這是假的,這是假的,這是他們騙我們的。」

「快逃,他們都是惡魔,我們不是對手,兄弟們我們快逃。」

「快撤,快撤,向天帝彙報,他們都是惡魔。」

鞠武一死,神仆軍的士氣瞬間崩潰了,大部分神仆軍轉身丟盔棄甲的逃命,或是蹲地投降,還有一些接受不了現實的神仆軍,直接都瘋了,不僅不跑竟然一邊喊著「這是騙局」一邊發起死亡衝鋒。

不過沒用,對於這類頑固不化的神仆軍,趙軍沒有任何一個人留手,直接用最狠的手段將他們殺光。

短短一盞茶時間,這裡除了剩下神仆軍的屍體,能站著全都是趙軍,張飛拱手道:「啟奏皇上,神魔井人間通道我等已經拿下,還望下令下一步計劃。」

王鈞當即郎聲喊道:「張遼。」

張遼催動著沙漠巨蜥來到王鈞面前,躬身一拜,道:「末將在此。」

王鈞舉著馬鞭,一指通往魔界神魔井的方向,大聲的說道:「張遼由你帶領一路大軍,前往魔井方向,接應魔族攻打仙界,防止仙界支援神界。」

「末將領命。」張遼再次一拜,轉身沖著飛行船船上的將士,喊道:「全體禁軍,隨本將軍出征。」

「諾。」隨著一場開門紅的勝利,大軍的士氣旺盛到了極點,齊聲高呼道。

「等等。」看到趙軍和魔界聯合攻打仙界,司徒鍾急忙喊道。

王鈞聞聲看去,發現居然是司徒鍾,眼睛一眯,喝問道:「司徒鍾你想做什麼?」

司徒鍾一聽便猜到王鈞誤會了,連忙道:「啟稟皇上,我蜀山有不少先輩飛升仙界,或許他們為了成仙放棄了人族的身份,但不表示他們自願為神界犧牲,不表示他們為神族覆滅生他們養他們的人族。

他們說到底是一群可憐人,只不過是讓神族扭曲了靈魂,還望皇上明鑒。」

王鈞一聽頓時感到不耐煩,這些已經成仙的人族靈魂被扭曲,他沒有辦法救回這些可憐蟲,不殺他們,難道還留著他們過年,厲聲道:「司徒鍾你糊塗了嗎?既然你知道他們的靈魂被扭曲了,那你想朕怎麼辦?難不成留著他們為神族復仇?」

「皇上還請息怒,我師弟並非這個意思。」殷若拙一聽司徒鐘的話,就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司徒鍾也開始學人說話說半截,這豈不是讓王鈞誤會。

「稟皇上,自從我們師兄弟二人知道先輩的處境就日不能安,夜不能寐,經過一遍又一遍翻查蜀山藏書閣的書籍,終於找到一個解救仙人的辦法。

之後又和景天前輩討論了一番,我蜀山二代祖師曾今收藏了一篇《清靜經》,傳聞是得道高人所著,有去處煩惱,獲取我清凈的功效。

而神族的接引神光,很可能是一種心魔煩惱,因此我師兄弟二人希望皇上給我們一個機會,用清凈經喚醒我蜀山先輩的機會。」殷若拙深深的一拜,誠懇地說道。

「請皇上給我們蜀山一個機會,救回我蜀山祖師等人。」

「請皇上給我們蜀山一個機會,救回我蜀山祖師等人。」

霎時,所有蜀山弟子躬身拜倒,向王鈞求情。

王鈞一聽不由的思慮起來,說起來那些能夠得道飛升的仙人,可以說都是人族的精英,要不是他們的靈魂扭曲了,王鈞根本不需要魔族插手,直接和他們聯合起來就好了。

諸葛亮注意到了王鈞臉上的猶豫,稍微想了一會,搖著如意扇,笑道:「皇上,蜀山弟子如此有孝心,不如就給他們一個機會,那些仙人再怎麼說也是我人族出身,倘若他們真的能夠恢復清明,不也是為我人族增加了一份底蘊嘛!」

諸葛亮的一番話說進了王鈞心坎,如果這些仙人真的恢復正常,不說對大趙感恩戴德,起碼也會念一聲大趙的好,緩緩點頭道:「此事朕允了。」

「謝皇上。」蜀山弟子聞言頓時一臉驚喜,激動地道。

「安靜,朕還沒有說完。」王鈞伸手一壓,道。「雖然朕同意你們喚醒那群仙人,但一切要靠你們自己的努力,以他們現在的情況,完全可以說是神族的忠犬,看到大軍一定會全力出手,要是不能解決這個問題,就不要怪朕了。」

「請皇上放心,這個問題草民已經考慮清楚了,我等祖師雖說他們的靈魂植入了忠於天帝,忠於神族的思想,但並沒有忘記過去的種種經歷,因此對我們這些後輩弟子完全不設防,只要我們能夠單獨見到他們,就有辦法讓他們聽清凈經。」殷若拙自信的說道。

既然殷若拙這麼有自信,王鈞也不會拒絕,點點頭道:「那好,由你們先出手救醒那些仙人,一旦你們失敗,就不要再指望朕留手了。」

想了想,又道:「不過魔族那邊,還需要由你們自己去說服,畢竟你們蜀山和重樓之間的誰是誰非,朕不適合插嘴。」

「謝皇上。」殷若拙拱手道。

王鈞見狀,大手一揮,道:「全軍出發,目標寰宇宮。」

「是,皇上。」

神界之大不下於人間,飛行船飛行了兩個時辰,還沒有看到任何宮殿建築,只看到密密麻麻的參天神樹,宛如大海一般看不到盡頭。

獨家寵婚:老公大人太野蠻 五個時辰后,大軍終究還是抵達了寰宇宮,只見宮外不下十萬大軍,全是銀白色連身的魚鱗甲,手持長槍,腰配鋼刀,肩負長弓,坐下騎著雪白的天馬,馬鞍旁掛著箭囊。

最前面是上古神人不下數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小,不過都是容顏俊美,他們或是拿著大旗,或是雙手持劍,或是掌印,或者持塔,或是拿著七弦琴,或是腳踩荷花,或是托著一座小山。

只見一位背負雙劍,雙肩帶著彩帶的女子上前一步,飛到飛行船前方,右掌一伸,高聲道:「來人止步,此地是寰宇宮,眾神商議大事色地方,還不速速退去。」

王鈞走到船首打量了一番女子,就見她白色霓裳羽衣,瓜子臉,柳葉眉,櫻桃嘴,一身實力已經到了法相中期,是目前為止所有出現的神族中最強之人,沉聲問道:「你是什麼人?」

「本神乃是天帝親封九天玄女,爾等人族不在下界好好待著,居然敢打入神界,簡直就是罪大惡極。

如果你們現在肯退走,本神會為你們人族向天帝求情,不然等到天帝出關,看到你們人族大軍必會勃然大怒,到時候誰也救不了你們人族。」九天玄女一副苦口婆心地勸說道。

實際上在九天玄女心裡並不是不喜歡人族,只不過討厭那些會修鍊法門的人族,一旦那些野心勃勃的人族得到修行法門,必會生出大亂。

兩千多年前的秦朝是這樣,幾百年前的瓊華派也是這樣,現在的趙國更是如此,這些人族簡直是把神界當成自家花園,不然他們來神界,還想打進來。

等到天帝出關,出手解決了人魔兩族的禍難,她一定會向天帝上奏,請求天帝收回人族所有的修行法門,不給人族任何惹禍的機會。

王鈞深深看眼九天玄女,突然咧嘴一笑,道:「原來是當年覆滅瓊華派得罪魁禍首,同時也是瓊華派的開派祖師,不知天帝在何處?為什麼不敢前來見朕?」

九天玄女作為上古大神,她的心性可以說是到了波瀾不驚的地步,可是依舊讓王鈞那番她早已故意遺忘的事氣炸了。

瓊華派算是她數百萬年生涯中最大的污點,自從瓊華派異想天開要舉派成仙,還敢對幻瞑妖界出手,導致她被天帝呵斥,親自出手降下天火滅了瓊華派。

每一次看到其他仙神,就有種讓人指指點點的感覺,好不容易找了一個借口閉關三百年,讓人遺忘了這破事,想不到又有一天讓人提起,當即慍怒,道:「閉嘴,小小凡人竟敢議論本神的事情,再敢多嘴休怪本神無情。」

王鈞聞言笑笑也不再多嘴,此刻天帝還沒有趕到,還不是全面開戰一決勝負的時候,話鋒一轉,問道:「天帝何在,為什麼避而不見?」

九天玄女冷笑一聲,道:「難不成趙皇是聾子不成,天帝陛下正在閉關,任何人都不見。」

「哈哈,我人族都已經打上了神界,這個時候你和我說,天帝還在閉關,任何人都不見?他不會是怕了吧?」王鈞嗤笑道。

笑了好一會,王鈞面色冷了下來,道:「今天天帝別說是在閉關,就是他兒子死了,朕也是見定了。

既然你們選擇挑起事端,什麼時候結束就不是你們說得算了,要麼你們讓開,要麼朕帶兵殺進去。」

「呸,想不到應當金口玉言的皇帝,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成了胡說八道的小人,明明是你們人族先殺我神族招仙使田傅,再殺我神界蝗神黃牟,居然還敢把髒水潑到我神界頭上。

想來你這個無恥小人為了這一天早已經做好準備,不然你們人族也不會這麼快就能集齊這麼多的大軍。」九天玄女一聽面若寒霜,立馬反駁王鈞,雖然神界佔據大勢,但不可以不顧大義的名份。

頓了頓,又道:「話說回來,我承認招仙使這個小神為人傲氣,但再怎麼說也是去往你們招收神仆,仙仆。

哪怕你們大趙不願意接受,他也代表我神族的顏面,你們故意殺了他,還說不是故意挑起事端?」

「啪啪啪啪啪。」王鈞聞言不由的拍起巴掌,一臉嘲諷的看著一無所知的九天玄女,儘管不想承認,恐怕九天玄女的確是不知情,不過打嘴仗哪怕你不知道,王鈞也不會承認。

冷哼一聲,道:「看不了來九天玄女也是一個顛倒黑白的高手,田傅一到我大趙喊打喊殺,朕不過是閉死關。

他居然以朕怠慢他為借口,請水神在赤柳江施法,導致赤柳江爆發水患,讓數萬百姓流離失所。

見了朕之後更是膽大包天,當著滿朝文武百官的面要朕處死貴妃,交出大趙公主,他是當朕是死人嗎?」

此話一出,一眾神族瞬間倒吸了一口冷氣,想不到今日一事還有這等內情,九天玄女心中再不爽田傅,他都已經是個死人了,也不好多說什麼,壓住心裡的不爽,擠出一絲笑容,道:「既然今日之事是誤會引起,還請趙皇退兵人間,本神願意在天帝面前為你等說請。」

「不用了,朕已經說了,戰事是你們挑起,什麼時候結束就由朕說得算。」王鈞故作不耐的說道。

隨即目光逐漸變得森寒,大手一揮道:「既然你們還不願意讓開,那就別怪朕殺進去了,給朕上,殺。」 “黃島號”驅逐艦中,易隨風衣裝整齊的站在指揮塔中,手拿着望遠鏡將對方得的旗號準確無誤的讀出來,卻是荷蘭人毫不客氣的喝令他們讓開主航道,那口氣是相當的不客氣。

易隨風憋着嘴瞪着眼的,很是不忿的叫道:“他奶奶的!這幫荷蘭憋孫也忒猖狂了吧!讓我給他讓道?他們算什麼東西?一羣早八百年就沒落了的玩意兒,還以爲自己是當年的海上霸主呢!仗着自家的戰艦比我的個頭大,了不起麼?”

旁邊副艦長問道:“人家那船的確比咱們多!也比咱們的大,打起來一定會吃虧的,艦長先生,您到底讓還是不讓呢?”

年齡都差不多的年輕人,缺少的就是一股子中年人的沉穩勁頭,這一點從上到下的北海艦隊裏都是如此,所以即便是在這樣的時候,那嘴裏丁零當啷的也不是那麼的規矩。

易隨風鄙夷的瞅了他一眼,說道:“那還用說麼?咱們是來幹什麼的呀?當然不能讓了!咱們家那老大不是說了麼?這戰艦,造出來就是爲了被擊沉的! 麟嘉元寧 你聽聽,這話說的多有氣勢,所以啊,咱們也就別想那些沒用了的了!今天就看看荷蘭鬼子到底有沒有那膽量幹一仗吧!”

啥人帶啥兵,這話一點都不假,山東軍上上下下都受那不太成熟的老闆的影響,有的時候慣會玩一些人來瘋的勾當,這幫最委屈的癟獨子海軍更是如此。他們成軍最晚,實力最弱,沒有老一輩的海軍軍官帶着,全都是清一色從歐美留學回來的學院派,年輕氣盛,七個不服八個不忿,偏偏的艦船數量太少不夠分的,一個個瞅着那些百十噸的魚雷艇不情願,而這正經八百的驅逐艦才兩艘而已。便是輪流坐莊都得輪上好幾年啊!船上的副艦長、航海長等人基本都是後備艦長任職培訓地,他們就等着其他的艦船到位呢!

易隨風這麼說了,下面人當然也就這麼辦,信號旗發過去的話是:“我們是正常航行在非荷蘭海域,沒有義務給你們讓路。”

雖說這話說得貌似有點軟。不是那麼的有底氣,也算不上理直氣壯,但是在荷蘭人看來,那就不能接受了,這是什麼意思?這裏不是你家地盤,我們愛咋地咋地,不給面子啊!

範迪賽司令官頓時氣得鬍子翹起來,當即下令回覆:“我們是荷蘭皇家海軍,正在清剿叛匪。這裏是荷蘭海域,你們已經非法闖入,必須馬上讓開航道,否則將視爲對荷蘭皇家海軍的挑釁!”

易隨風針鋒相對地回答:“我們是中國海軍,我們有權利有義務到這裏來保護僑胞,保護我們國家和人民的利益,這裏是蘭芳共和國的地盤,你們荷蘭人的領地在西歐呢!範德賽氣得當場跳起來,大罵道:“胡說八道!是不知道這裏是我們荷蘭帝國的地盤?這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混蛋!擺明了是跟我們過不去!升戰旗,逼過去!我看看他到底讓不讓道。如果有輕舉妄動,開炮擊沉!”

這邊廂,易隨風看的眼睛一亮。嘿嘿樂道:“吆喝!衝我發飆啊!你有本事嚇唬人,真當咱們是從小嚇大的! 絕世神帝 咱們也把旗升起來,衝過去,我倒要看看到底他們有沒有膽量開炮!”

副艦長提醒道:“我說艦長。您可得想清楚了!咱們加起來就兩艘船。噸位數量不到人家五分之一。打起來鐵定吃虧地!”

易隨風嘿嘿笑道:“你小子別光說那好心地話。瞅着我這位子不是一天了吧?實話跟你說吧。等美國那兩艘輕巡到了位。我這個立馬讓給你。我地未來是橫行世界地超級戰列艦!誰有那功夫在這種小舢板上憋屈着耗費青春啊!”

副艦長豎起大拇指讚歎道:“行!真行!您老人家牛氣!爲了早祝賀您步步高昇。這一仗就趕緊地打好了吧!先說好了啊。我們這些人可都等着拉自己地戰艦出去遨遊世界呢。您可千萬悠着點。照顧着點兄弟們地小命就千恩萬謝了!”

不屑地擺擺手把人打發出去。易隨風大艦長先生挺直腰板。瞪起眼來指揮本艦配合着另外一艘以鄧雲飛爲艦長地同規格驅逐艦開始在寬闊地河道中呈“之字形”運動起來。不斷地將自己地艦身調整傾斜對着荷蘭軍艦地艦艏。後面魚雷發射管都準備停當。明顯超標地105毫米艦炮也將炮口對準荷蘭艦隊。大有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地架勢!

他們對峙地地方畢竟不是海面。而是浩蕩坤江地入海口。荷蘭旗艦“七省聯盟號”因爲噸位和吃水深度地原因註定是不可能在廣闊水域四處晃悠地。他們地編隊相對於前面不過一千多噸地驅逐艦地確是強大。但是對方地新艦速度上卻比他們快了不是一星半點。並且以150毫米艦炮對付驅逐艦。全都是單炮塔分佈地荷蘭戰艦地集火攻擊能力也強不到哪裏去。而且最關鍵地。是對方地兩艘驅逐艦攜帶地魚雷發射管。都是各帶一具三聯裝魚雷發射管。在這種狹窄水面上不管不顧地丟過來。夠荷蘭人喝一壺地。

一個順流一個逆流。這就是上風頭地差別。另外這兩艘驅逐艦橫在要道上進退自如。荷蘭人要前進那就得強行突破。對方就算擋不住也完全可以逃到坤甸港。與岸防炮和其他地炮艇魚雷艇一起協防。沒有巨炮地荷蘭海軍要想取勝並非想象中地那麼容易。他們本心還是指望着空軍戰勝之後幫一把地!

天空中,戰事已經宣告結束,最後只剩下不到二十架總數的荷蘭戰機很明智的選擇了撤退,但是當他們即將到達卡里馬塔島的時候,前方突然撲出來一羣跟剛纔的對手完全相似的“天雀2”戰機,已經等待多時的這幫人幾乎就是一羣飢渴難耐的大漢,惡狠狠的撲向早已經疲憊不堪周身傷痕累累的荷蘭空軍,一點憐惜一點溫柔都沒地,毫不客氣的大肆開火!

荷蘭空軍對此根本毫無防備,他們哪裏知道對方居然會兵分兩路,不但一路憑藉劣勢數量迎擊他們並取得勝利。另一路卻早早的將他們的臨時機場給摧毀後再等在這裏做最後一擊!這種毫無心理準備的戰鬥打起來實在太要命了!

一個照面之下,不足二十架之數、一半地傷勢嚴重,勉強能夠逃回來的荷蘭空軍就給幹掉一半!這時候他們才明白爲什麼明明對方的速度比他們快得多,卻沒有追擊的原因,不僅僅是彈藥耗盡的問題。原來是早有埋伏!

婆羅洲與爪哇島之間的距離太過遙遠,戰鬥機根本無能爲力跨海作戰,即便是從勿里洞島進行中轉,續航能力也勉強夠他們在天上週旋兩個回合的,因此卡里馬塔島的中轉機場作用就非常的關鍵,這裏被炸燬後,這羣戰機連飛回勿裏洞地能力都沒有,要麼他們被打掉,要麼沒有油料徹底墜毀!

僅僅抵抗了一小會兒。荷蘭空軍四十架戰機便全軍覆沒!

範迪賽司令官沒有等到空軍的歸來,也沒來得及命令艦隊將礙事的兩艘驅逐艦幹掉,一鼓作氣拿下坤甸,他便接到了爪哇總督府一封驚慌失措的電報,電報中稱,“蘇門答臘島的華人造反了!”

蘇門答臘島,在荷蘭人殖民地地位中屬於“外島”,並非是核心地帶,在19世紀末的時候,率先由華人開戰了種植業。其中最出名的就是建立了“張裕葡萄酒”的張弼士,以及張虞南兄弟倆,他們是最早開闢北蘇門答臘並獲取巨利的人之一。當然,這也是因爲荷蘭殖民當局本身開拓能力太弱,纔給了他們這樣的機會。

在20世紀初,蘇門答臘島地石油資源被陸續發現,同時因爲新加坡造船業的興旺,在蘇門答臘島東岸的伐木業、鋸木業也興旺起來,再加上邦加、勿裏洞地錫礦和香料、橡膠種植業的發展。大量華人涌入這裏尋找活路。在荷蘭人嚴禁華人移民的漫長時間裏,大部分不能進入爪哇島的華人首先都落戶在蘇門答臘島。到1930年,在這個大島上的華人總數有四十六萬多。分別以棉蘭、巨港、佔碑和檳港爲主要聚居地,遍佈島上各處。

1905年,荷蘭人才勉強徵服了蘇門答臘島全境,但是統治力度一直不夠高,在石油發現之後,各國的勘探者和石油公司瘋狂涌入,既給荷蘭人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也帶來了無比多地麻煩,因爲對這些“外島”地放鬆控制,導致了今天荷蘭人難以擺平的巨大危機,這個源頭,並不是佔了絕大多數地土著人,而是華人。

從合夥洛克菲勒家族在蘇門答臘島的廖內省找出米納斯大油田之後,這裏始終保持一萬人數量地華人工人,另外還有五百人的技術工程師團隊,遍佈在石油產業的每一個環節,充當西方人在這裏的廉價勞動力。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如果單純是爲了給華人勞工找一條出路,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不過一萬人的數量,跟整個蘇門答臘每年就增加三四萬人的數字相比不算什麼,但是如果在背後操持這一切的人處心積慮的想要找麻煩呢?那結果就完全不一樣了!

最初的兩年,來到這裏的華人工人幾乎走遍蘇門答臘島的每一個角落,幹完他們的工作學到應有的知識後,便在一年中被調換走,新來的人補上他們的空缺,只要不影響工作,美國人才不管他們的來去如何,反正不需要他們負責任。

但是在1927年下半年開始,這一萬名額的人員輪換就開始出現問題了,每半年一次的輪換仍然是新人換舊人,但是換走的人並沒有離開蘇門答臘島,他們只是做出了走掉的假象,然後偷偷的從漫長的海岸線上潛回去,成組織的分佈在島上各處,滲入到四十多萬華人當中,不顯山不露水的等待着時機。

到了1929年初,陳曉奇大嘴一張把所有人都得罪了的時候,作爲對他的報復和懲罰,列強紛紛作出的行動不一,但是他往蘇門答臘派遣工人的事情卻黃了,荷蘭人和美國人合夥開始排斥輸入的華人勞工,逼迫他們回到來的地方,離開這裏。

當然這一切都是荷蘭人出頭在做,美國人躲在後面發壞而已。一萬工人並不是一句話就能離開的,他們分批次的被遣離蘇門答臘島,半道上又被人接到婆羅洲去,但是在這時候,已經完全變了樣的額外華人總數,已經達到了兩萬多人,他們都是在荷蘭人編制之外的黑戶口,在各大城市和鄉村中,在無數的鋸木廠、礦場和種植園中,他們都潛伏下來。

1929年末,荷蘭人開始對華人採取更爲嚴苛的措施,各地華人損失慘重,壓迫之下反抗不斷,但是原來的那些土生土長的華人,以及習慣了殖民統治的那些人,作出來的反抗都是非常軟弱的,幾乎沒有暴力推翻荷蘭人統治的行爲,頂多是在1927年時跟在荷蘭土著後面鬧了一場稀裏糊塗的“革命”,還被荷印當局收拾的一乾二淨。

但是這一次很明顯的不一樣,剛接到報告的總督和司令官,都不清楚那些華人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報告中觸目驚心的寫着,他們已經攻佔了棉蘭城!

這是一件大事!一向以來不管是華人還是土著人,在摧毀蘭芳共和國和亞齊酋長國之後,直到1912年才徹底平定了他們的反抗,可以說荷蘭人在對印尼羣島的征服上,下的力氣是相當的不小,這裏對整個荷蘭王國的重要性不用多說,現在才平穩了不到二十年就烽煙再起,而且還是在亞齊旁邊,這讓荷蘭人如何的不驚心?在這個世界各地民族獨立運動迭起的時候,一點火頭都可能點燃整個世界!相對於離着老遠經濟利益很低的婆羅洲,蘇門答臘島的重要性高多了,因此荷蘭人無論如何也必須要先將那裏的火頭徹底撲滅才行!

惡狠狠的死死盯着兩艘不斷晃來晃去的驅逐艦,荷印軍司令官範迪賽狠狠的吐了一口氣,無奈的下達命令:“回航!”

手下人知道真相的自然不多,就這麼虎頭蛇尾的再來一次進攻戲碼,這樣的事情未免有點太荒唐了,但是,命令就是命令,在荒唐也必須要執行。

威風凜凜掛起戰旗準備要好好幹一場的荷蘭艦隊調頭就走,這讓渾身興奮緊張的中國海軍這邊一羣人頓時給閃了腰,難道是自己擺出來的架子把荷蘭人嚇到了?這臺令人難以置信了!

易隨風當即發報指揮部,詢問這是什麼原因,得到的回答是:“荷蘭人後院起火。”

滿心想着建立功勳的海軍上下齊齊泄氣,很多根中指豎起來,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問候誰,不過水兵們的噓聲合起來太過巨大,隔着老遠就傳到了荷蘭人這邊,聽在範迪賽耳朵裏是那麼的刺人,他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大聲罵道:“該死的中國人!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等我收拾完了那羣該死的勞工,看我怎麼把你們撕成碎片!” 張飛騎著金晴獸,獰笑著望著對面的神族,右手高舉丈八蛇矛,大喝道:「弓箭手,放箭。」

五排三萬人的弓箭手,舉弓搭箭,沖著仰天一射,一連串弓弦彈綳聲,在刀盾兵後方響起。

「嗖嗖嗖嗖」銀白色箭雨,旋轉著飛向神仆軍。

九天玄女面色一寒,她想不到這小小的趙國真的敢對神族動手,就是千年前的秦朝,也不過是打著與仙界敵對的心裡,想在仙界謀劃一塊地盤成為仙朝。

可是王鈞的野心更甚,和瘋子一般居然真的在寰宇殿動手,他難道不知道一旦天帝出關,人族的好日子就到頭了嗎?

「神仆軍,釋放玄冰盾,護。」對於那些神族不需要她擔心,就憑這些破銅廢鐵根本傷不到他們,因此她只需要指揮神仆軍便可。

話音剛落,十萬神仆軍身前升起一塊半身大小的冰盾,緊接著互相融為一體,成了一塊透明的冰牆。

眨眼間箭雨嘩嘩的落下,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音,宛如雨打瓦礫,冰晶漫天飛揚,冰牆上逐漸出現拇指大小坑坑窪窪的小洞。

隨著箭雨暫停,寒氣再次蔓延開來,冰牆恢復了原來的樣子透明光滑,要不是地上還有殘留的冰晶,彷彿看才眾人只是眼花一般。

九天玄女對此毫無意外,倘若這麼簡單就讓趙軍射穿玄冰盾,那這些神仆軍留著也沒有什麼用處了,雲霞劍出鞘,指著趙軍郎聲道:「反擊,用我們的箭矢告訴這些人族,我神族為何能夠成為六界之首。」

十萬神仆軍一聽立即張弓搭箭,前三排的箭身纏繞著鋒利的金形,三角箭頭明顯重了許多,一瞧就是重型破甲箭。

后三排的箭頭亮起紅芒,哪怕看眼都有種會爆炸的感覺,分明為了破開陣勢的爆裂箭。

最後三排的箭身纏繞著淡青色旋風,箭頭多了一些開血槽,明顯是狙擊箭,專門用作狙殺敵人。

「放箭。」

「嗖嗖。」重型破甲箭速度雖說比一般的箭矢慢一些,但也慢不了多少,趙軍的獸面盾牌剛剛舉起,破甲箭便已經落下。

這些盾牌不過是屬於半靈器,雖然不是破甲箭的對手,但還是能夠抵擋住破甲箭,只不過是多了一些細小的裂縫。

緊隨其後的爆裂箭,也適時跟著落下,爆裂箭製造出來的目的,只是為了分割敵方陣勢,因此對於趙軍來說它的威力還不如破甲箭。

王鈞一眼看出了趙軍武器處在下風,心知時間還是太短了,要是有一座靈器級別的兵工坊,他完全可以和神仆軍玩對射,現在還是利用人數和陣法來的比較好,道:「孔明交給你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