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3, 2020
96 Views

“告訴你也無妨,我男朋友你也認識,他就是林不凡”王思琪大聲的對小田喝道,我在王思琪的車裏聽到王思琪的這番話後,我的臉刷的一下就白了,暮婉卿則是轉過頭眼神複雜的看着我,也不知道她此時的腦子裏都在想着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原來是那個窮小子,我就想不明白了你王思琪看上他哪了,他人長的也不帥,也沒錢,不管是從哪一方面他都跟我無法相比,只有我跟你纔是最配的,王思琪你可以考慮一下”小田聽到王思琪所說的對象是我的時候,他的內心有些惱怒,他說完這話的時候將眼睛惡狠狠的看向坐在王思琪車裏的我。

“我看上他是因爲他做人坦誠,信守承諾,他是個真爺們,這都是你身上沒有的,你除了有點臭錢,有點權力,你還有什麼,這些也都是你爹媽給的,你連最基本的人品都沒有,我王思琪怎麼會看上你,林不凡是沒錢,但是我有,我王思琪不缺錢,我家有的是錢,我喜歡誰是我的權利,你管不到”王思琪說完這話就向我們的車走了過來,小田聽了王思琪的話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了,他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坐在車裏的我,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我恐怕會被這個小田用眼神殺死一百次,我坐在車裏也無懼的看向小田的眼睛。

“我明天會去茅山堂找你們,司機開車給他們送回去吧,慢點開”王思琪笑着對我們大家說完又對司機囑咐了一句。

“你喝多了,你也小心點”我望着不遠處的小田對王思琪說道。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王思琪說完這話就讓司機開車送我們回去了。

當我們的車經過小田車旁的時候,小田拉着個臉子瞪了我一下,而我則是對他冷笑了一下,小田看到我的冷笑後,他更加惱怒了,他覺得我這是在挑釁他。

“林不凡,你給我等着,早晚有一天你會栽到我的手裏,到時候我會讓你生不如死”小田握緊拳頭望着我們的車憤怒的說道。

“東家,我們接下來準備去哪”桑海旭從飯店走出來向小田問道,就在小田跟王思琪爭吵的時候,桑海旭還在飯店裏給剩菜剩飯打包呢。

“你拿這些破玩意幹嘛,趕緊都扔了”小田接過桑海旭手裏裝菜的塑料袋就扔在了地上。

“東家,這裏面有好多菜我們一口還沒吃過呢,你這樣扔了實在是有點太浪費了”桑海旭看着地上的已經打好包的飯菜惋惜的對小田說道。

“這剩菜剩飯都是給豬吃的,人怎麼能吃這個,以後別給我丟人現臉的,走我們唱歌去”小田說完這話就打開車門鑽了進去,桑海旭看着被小田扔在地上的飯菜搖了搖頭就跟着小田上車了。

小田一腳油門就開着車往市裏最大的ktv駛去,路上小田闖了五六個紅燈,那些交警看到是小田的車都假裝沒看見。

“師傅,那輛黑色的大衆車闖紅燈,咱們怎麼不追啊”一個年約二十一二的小交警問向他身邊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老交警問道。

“這是咱們市局刑警隊田大隊長的車”老交警嘆了一口氣說道。

“田大隊長的車也不能隨便闖紅燈啊,更何況他開的是私家車也不是警車”年輕的小交警氣憤的說道。

“這你就不知道了,這田大隊長的父親可是咱們市裏的一把手田市委書記的兒子,誰敢招惹他呀,躲還來不及呢,你小子以後也注意點,你要想在交警隊好好待着的話,最好少招惹咱們市裏的那些有頭有臉的人,有些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過去了。”老交警耐心的對年輕的小交警說道,小交警聽了他師傅的話後點了點頭什麼都沒說。

“師傅,你看沒看到小田那醜陋的嘴臉,今天要不是你阻止我的話,我非給他兩個大耳光子”二柱子回到茅山堂對我氣憤的說道。

“你可別吹牛皮了,當時大哥哥坐在你老遠的對面,你完全可以去扇他,你就是害怕,你可別在我們跟前擺弄嘴了”夏紫雲瞅了二柱子一眼說道。

“我二柱子就不是擺弄嘴的人,我現在就去扇那臭小子兩個耳光給你看看,還讓你這小丫頭騙子瞧不起了”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往茅山堂外走去。 “二柱子,你個小王八蛋給我滾回來”我衝着二柱子沒好氣的說道。

“師傅,你放心,我不會把麻煩惹到你身上的,我一個人做事一個人當”二柱子回過身對我說道。

“你給我到祖師爺面前跪着去”我拉着個臉子指着二柱子對他沒好氣的喝道。

“師傅,我不跪,這次我也沒有做錯什麼”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也不看我。

“二柱子,你小子今天長能耐了是不是,我說的話你都敢不聽了,不跪是不是,那你現在就上樓把你的東西收拾利索,馬上給我滾蛋,從今天開始咱們師徒的情緣從此一刀兩斷”我說完這話就拿起茶機上的茶杯扔到了地上。

“啪”的一聲,被我摔在地上的茶杯變的細碎,雖然我平時會對二柱子發火,但是我今天發的火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二柱子也沒想到我這次居然發這麼大的火。

“二柱子,趕緊到你祖師爺面前跪着去,別惹你師傅生氣了”暮婉卿對着二柱子說道。

“知道了”二柱子低着頭走到祖師爺的畫像前跪了下來,當二柱冷靜下來的時候,他也覺得自己剛剛的行爲實在太沖動了,一旦招惹了那小田的話肯定不會有自己好果子吃,畢竟人家有錢有權,而自己就是一個小農民小道士。

夏紫雲也意識到了這件事是自己的錯,她也不敢再多說話了,她不好意的看着二柱子,她覺得今天對二柱子做的有些過分了。

“你那腦子是豬腦子嗎,你做事不用腦子嗎,二柱子我今天就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小子再有下次的話,你就立馬收拾東西給我滾蛋,有多遠滾多遠,我這茅山堂廟小,養不了你這麼大的神”我指着二柱子憤怒的喝道。

“師傅,我錯了,我保證以後做事說話用點腦子,我再不會給你惹麻煩了”二柱子說完這話就對着我磕了一個響頭。

“行了林不凡,你也別生氣了,二柱子他只是個孩子,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慢慢調教就是了,你心裏也知道這孩子人不壞”暮婉卿在我旁邊勸說道。

邪魅總裁偷心計:圈養小嬌妻 “咱們十八歲的時候哪像他這麼莽撞,這小子完全就是我給慣的,一天天沒大沒小,再這樣下去的話,他早晚會犯錯誤玷污我師祖還有我師傅的名聲,這個罪名我林不凡擔不起”我望着二柱子沒好氣的說道,二柱子聽到我這番話後頭低的更低了。

“二柱子,你以後再別惹你師傅生氣了,你師傅怎麼說你就怎麼做,他是不會害你”暮婉卿望向二柱子叮囑道。

“我知道了暮師姑,我以後不會再惹他老人生氣的”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偷偷的瞄了我一眼,他看我臉色難看又把頭低了下去。

“二柱子你給我聽着,沒有我的允許你今天不準起來,你就跪在祖師爺的面前給我好好的反省反省”我衝着二柱子喊道,我真的很想上去抽這小子兩個大嘴巴子,好好的教訓他一下,看他那可憐的樣子我還有點不忍心。

“我知道了師傅”二柱子低聲的對我回應道。

“唉”暮婉卿在旁邊看着二柱子嘆了一口氣,他也覺得二柱子今天屬實有點衝動了,二柱子老是這樣不知悔改的話,他早晚有一天會吃虧的。

我坐在沙發上望着二柱子氣的說不出話來,暮婉卿則是坐在我的身邊安慰着我不要生氣,夏紫雲坐在我的對面望着可憐巴巴的二柱子有些尷尬。

Hello,惡魔校草! “大哥哥,今天的事都怪我,是我多嘴,你別罰二柱子了,你要罰就罰我吧”夏紫雲說這話的時候頭低着也不敢看我。

“丫頭,這件事跟你沒關係,這小子就是欠收拾,今天我不好好管教他的話,他早晚有一天能給我惹出大麻煩來,你也不用爲他求情了”我一臉嚴肅的對夏紫雲說道,夏紫雲聽了我的話後就沒再說什麼。

小田開着車拉着桑海旭來到了市裏最大的ktv選了一個最大的包房,小田剛走進包房裏,外面的那些服務生還有經理瘋一樣的涌了進來。

“田少爺好”經理站在最前面,那些服務生站在經理的後面一字排開對着小田深深的鞠了一躬說道。

“哈哈,好,好,好,蔣經理這是一萬塊錢,給兄弟們發下去,順便把你們這裏最漂亮的小姐都給我叫進來”小田從包裏掏出一萬塊錢遞給站在最前面的那個穿着西裝革履經理的手裏。

“謝謝田哥打賞,你跟這位兄弟在這坐的等一會,我現在就去給你們找姑娘去”蔣經理拿着小田的那一萬塊錢就走了出去,他將手裏的一萬塊錢留下了五千,剩下的那些發給了那些小服務生們,幾乎每個人都能趟上二百塊錢。

沒用上一會,蔣經理就給小田找了六個漂亮的陪酒小姐帶到了小田的包房裏,這六個小姐身材高挑,臉上畫着濃妝,大約一看每個陪酒小姐都很漂亮,很有紫色。

“田哥,這些都是新來的,身材高挑而且模樣還漂亮,你選一下”小田指着他帶來的那六個陪酒小姐說道。

“這些小姐我都要了”小田也覺得這六個陪酒小姐都不錯。

“好來,都傻站着幹嘛,陪田哥喝酒去”蔣經理對着那六個陪酒小姐說道。

那六個陪酒小姐站在原地沒有動,她們幾個一臉迷惑的看着眼前這兩個年輕人,聽過有人一下子叫過兩個小姐,但是他們倆這一下子叫了六個,就有點讓人費解了。

“怎麼了,害怕我不給你們錢嗎?今天陪好我和我的喪兄弟,這一萬塊就是你們得了,如果陪不好的話,這錢我一分錢也不會給你們”小田又掏出一萬塊錢甩在茶機上對着那些小姐說道,那些陪酒小姐看到錢的時候一個個眼睛都放出了光來,他們瘋一般的撲向小田還有桑海旭。

小田是來者不拒,他將坐在他身邊的陪酒小姐統統都摟在了懷裏又是親又是摸,桑海旭還是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場面,他望着坐在左右兩側的陪酒小姐有點不知所措,坐在桑海旭旁邊的三個陪酒小姐也看出來這個桑海旭靦腆,她們就故意挑逗桑海旭,一會摸摸他臉,一會用胸噌噌他的胳膊,桑海旭那臉羞的是通紅。

“姑娘,請你們自重,我有未婚妻了”當桑海旭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全場的陪酒小姐都笑了,她們不但沒有聽桑海旭的話,反而加倍的挑逗桑海旭,有個陪酒小姐甚至將桑海旭的手抓起來直接放在自己的胸上揉搓着。

“桑兄弟,出來玩就要盡興,別太掃興了,來,咱們哥倆喝一杯”小田舉起手裏的酒杯對着桑海旭手裏的杯碰了一下就一飲而盡,桑海旭也將手裏的酒喝進了肚子裏。

桑海旭被那些陪酒小姐灌的有點多,他的神志漸漸變得模糊了起來,當然他的膽子也慢慢的大了起來,他看到小田對身邊的陪酒小姐又親又摸,他也放開膽子對身邊的那些陪酒小姐開始又親又摸,當然那些小姐爲了桌子上的錢也都不拒絕不說,還奮力的配合桑海旭。

“好了,你們拿上桌子上那一萬塊錢,都出去吧,需要你們的時候我會喊你們的”小田指着桌子上的那一萬塊錢對着身邊的那些陪酒小姐說道,那些陪酒小姐高興的拿起桌子上的一萬塊錢就走出包房給分了,桑海旭望着身邊的那三個漂亮的陪酒小姐走出去心裏有點空牢牢的,小田也看出桑海旭的落寞,這一切也都是他想要的。 “桑兄弟,你來這dg有一段時間了,你在這裏住的怎麼樣”小田坐到桑海旭的身邊親切的問道。

“這要多謝東家了,要不是你的照顧,也就沒有我的今天”桑海旭一臉感激的望向小田說道。

“對了,你不是喜歡我那車嗎,送給你了”小田說完這話就把身上帶的車鑰匙大方的扔給了桑海旭。

“東家,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桑海旭趕緊將眼前的車鑰匙歸還給了小田。

“你也別叫我東家了,你年紀比我大,你就叫我一聲田老弟就行了,實不相瞞,我有件事想讓你幫我”小田沉聲的對桑海旭說道。

豪門小媽,總裁太霸道 “東家,你有事儘管說就是了,只要我能做到,我就不會推辭”桑海旭拍着胸脯很有義氣的說道。

“我都說了,你別叫我東家,叫我田老弟就行,你這樣就是把我當外人”小田沒好氣的對桑海旭說道。

“田老弟”桑海旭親切的衝着小田喊道,桑海旭心裏也是很高興,他也知道這個小田的底細,父親是這個dg市的一把手,母親也是做買賣的,家裏要錢有錢要勢有勢,能跟小田稱兄道弟是他這輩子修來最大的福氣,他現在對自己現在的生活很滿足,桑海旭也不傻,他知道這小田也在利用他,他覺得做人最大的價值就是被人利用,如果一個人連被利用的價值也都沒有的話,那個人跟廢物沒啥區別,他覺得自己幫小田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也不算是利用。

“我想讓你幫我除掉一個人”小田冷着臉子對桑海旭說道。

“什麼意思,我沒聽明白”桑海旭雖然喝的有些多,但是他腦子還是比較清醒的。

“桑哥,有這麼一個人他叫林不凡,這個人跟我有一些小仇,其實他什麼能耐都沒有就是一個招搖撞騙的假道士,由於他跟我們局長還有副局長的關係比較好,所以他常常在我的背後給我使絆子,我對他是又氣又恨,但是我又不能對他下手,我希望你能幫我除掉他”小田眯着眼睛望着桑海旭說道。

“上次那件事也只是讓那個競爭對手大病一場,這次你讓我除掉一個人,這個我做不到,我師傅從小就教育我作爲白蠱師要肩負救死扶傷的責任,不能利用所學到的本事害人,尤其是殺人”桑海旭搖着頭對小田說道。

“桑哥,我讓你對付的這個人不是好人,他利用自己是假道士的身份奸.淫少女,騙取普通百姓的錢財,你要除掉他那也是替天行道,爲民除害,你這是做善事不是在作惡”小田慎重的對桑海旭說道,桑海旭聽到小天這麼說沒有回話,而是低着頭沉默了起來。

“桑哥,這件事我不會白讓你做的,只要你能幫我除掉那個男的,我的車是你的,你現在所住的那套一百七十平的房子也是你的,順便我再給你二十萬,你看怎麼樣”桑海旭聽了小田的這番話有些心動了。

“行,我幫你除掉那個人”桑海旭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了小田的提議,因爲小田給的他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那謝謝桑哥了,這裏也沒有什麼意思了,我帶你到別處找點樂子,讓你享受一下男人應該享受的東西”小田說完這話就帶着桑海旭向外走去,桑海旭出門看到之前陪他喝酒的那幾個女人還有點依依不捨,小田哪能看不出桑海旭現在的心思,他即將要帶桑海旭去的地方就是有女人的地方。

二柱子一直跪到晚上吃飯也沒有起來,因爲我沒說話讓他起來,他根本就不敢起來。

“林不凡,這二柱子也跪了四個多小時了,你讓他起來吃飯吧”暮婉卿坐在沙發上對我說道。

“讓他先跪着吧,這次不給他點深刻的教訓,他以後還會犯”我說完這話就端起飯碗就吃了起來,暮婉卿嘆了一口氣望了二柱子一眼什麼都沒說。

夏紫雲盛了一碗飯,然後夾了一碗菜走到了二柱子的身邊“二柱子,你吃點東西吧”夏紫雲不好意思的對二柱子說道。

“夏紫雲,你這是幹什麼呢,我有說過讓他吃飯嗎?”我拉着臉子向夏紫雲問道。

“大哥哥,你光罰跪,也沒說罰他不讓他吃飯呀”夏紫雲望向我認真的說道。

“飯也不準吃,今天誰也不準搭理他,你趕緊給我過來老實的吃飯”我沒好氣的對夏紫雲說道。

“對不起了二柱子,今天都怪我連累了你”夏紫雲向二柱子道歉。

“這裏沒你的事,你趕緊吃你的飯去”二柱子一臉生氣的看着夏紫雲說道。

“哦,我知道了”夏紫雲撅着小嘴端着手裏的飯菜走到茶機前吃了起來,她現在的心裏十分的慚愧。

晚上這頓飯大家都吃的很安靜,夏紫雲吃了幾口就不吃上樓了,她覺得這件事是自己對不起二柱子才導致二柱子受罰,所以她心裏有點不舒服吃不下。

我跟暮婉卿吃完飯後,我幫着她將吃剩的飯菜都拿到了樓上廚房的冰箱裏放着。

“今天的事你就別生氣了,二柱子這個孩子其實挺懂事的,你就別責怪他了”暮婉卿一邊刷着碗筷一邊對我勸說道。

“這小子各方面確實都挺好,就是性格比較好衝動,如果他這個毛病不改的話,早晚有一天會吃大虧的,畢竟我不能陪在他身邊一輩子,我這個當師傅的要是縱容他的話,那就是在害他”我嘆了一口氣對暮婉卿說道,其實我心裏也是望着二柱子將來能成龍,這小子資質不錯,只要努力的修煉,不出幾年一定會超越我。

“你說的也對,這孩子哪都好,就是好衝動,是該教訓教訓他了”暮婉卿聽了我的話後也贊成我所說的話。

“好了,你快出去吧,我自己一個人在廚房忙就行了,你在我身邊站着幫不上忙還礙眼”暮婉卿笑着對我說道,望着暮婉卿的笑容,我猶沐春風,那感覺真是讓人心曠神怡。

“那我出去了”我依依不捨的走出了廚房,暮婉卿望着我的背影臉色變得很難看,她總是想着今天發生的事,王思琪當着她的面擁抱我,還在小田的面前說我是她的男朋友,這讓暮婉卿的心裏總是覺得酸酸的,她現在面對着我有些迷茫,她也不知道自己心裏是怎麼想的,回到龍虎山的這半年裏,她總是不知不覺的想起我。

我從樓下走下來的時候,二柱子就在那低着頭也不看我,這要是放在平時的話,他早就跟我求饒讓我放過他了,望着這個可憐的二柱子我也有些心疼,可是我心絕對不能軟,心軟就是害他,我今天必須要讓他好好的反省一下。

我剛下來沒多久,夏紫雲就從樓上走了下來,她的手裏端着一杯水,她走到二柱子的身邊將手裏的水杯遞給了二柱子“你喝口水吧”二柱子不敢接夏紫雲手裏的水杯,他轉過頭看了我一眼舔了一下自己乾澀的嘴脣。

“你喝吧”我衝着二柱子說道,二柱子聽我這麼說,他這才接過夏紫雲手裏的那杯水咕咚咕咚的喝進了肚子裏。

“你還喝嗎?”夏紫雲接過二柱子手裏的空杯子問道。

“不喝了,謝謝你了”二柱子對夏紫雲微笑道。

“大哥哥,你就放了二柱子吧,今天的事都是我的錯,我要是不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話,就不會出這麼一件事,你要罰就罰我吧”夏紫雲走到我的面前紅着眼睛爲二柱子求情,本來我不想給夏紫雲這個面子,畢竟剛剛暮婉卿爲二柱子求情我也沒答應,可是我這個人最見不得女人掉眼淚,我知道我要是不答應夏紫雲放了二柱子一馬,她肯定會當着我的面哭。 “好吧,這個面子我可以給你,但是從今天開始你們倆不準再鬥嘴了,你要答應我的話,我就放了這個臭小子”我望向夏紫雲問道,夏紫雲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的這個問題,她覺得這個問題對她來說有點困難。

“怎麼了,做不到嗎既然做不到你就別爲那小子求情了,趕緊上去休息吧,這裏沒有你的事”我對着夏紫雲繼續說道。

“行,那我答應你,我以後再也不跟二柱子鬥嘴了,你放過他吧”夏紫雲仰着頭向我保證道。

“你說話算話嗎?我可知道你這個小丫頭有點蠻狠不講理”我笑着望着夏紫雲問道。

“我夏紫雲是有那麼點蠻橫不講理,但是我說話算話”夏紫雲一本正經對我說道。

“那好吧,今天我就給你這個面子,二柱子你可以起來了”我向二柱子喊道,可二柱子頭低着根本就不起來。

“怎麼了,你小子沒聽見我說的話嗎?”我衝着二柱子喊道。

“師傅,今天是我的錯,我甘願受罰,我也不用你給這小丫頭面子”二柱子低聲的對我說道。

“你這小子還真犟,趕緊起來吧,我說的話再不想重複第二遍,你自己看着辦吧”當我說完這話的時候,二柱子這才從地上站了起來。

“師傅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惹你生氣了”二柱子走到我身邊低着頭紅着臉對我道歉。

“好了,以後自己做事長點腦子,你今天所做的事跟那些社會上的小混混有什麼區別,以後不要再莽撞了”我瞪了二柱子一眼對他數落道。

“我知道了師傅,我以後做事會長點腦子,以後說話也會注意的”二柱子向我保證道。

“好了,抽屜裏有錢,你拿點錢跟夏紫雲你們倆出去吃燒烤吧,她晚上也沒怎麼吃飯”我對着二柱子說道。

“不用師傅,我兜裏有錢”二柱子對我說道,二柱子也知道我今天罰他是爲他好,想他這樣沒錢沒勢的人一旦招惹了小田那樣有錢有勢的人,那他以後很難會在dg市立足,甚至還能連累自己的母親。

“好了,這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倆趕緊去吧,早點去早點回來”我對着二柱子囑咐道,二柱子聽了我的話後點了點頭。

“走吧,我帶你出去吃烤肉去”二柱回頭對夏紫雲說道。

“我,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夏紫雲低着頭不敢看二柱子,他覺得自己對不起二柱子,還哪好意思讓二柱子請他燒烤。

“二柱子請你去吃,你就去吃,別矜持了,你們趕緊走吧,早點去早點回來”我向夏紫雲說道,夏紫雲聽我這麼說只好點點頭,她今天晚上心裏愧疚也確實沒吃飽。

看着二柱子將夏紫雲領出去,我苦笑的搖了搖頭,在我的眼裏他們兩個就是孩子,按理說我這個年齡足可以當他們的爺爺了。

這兩個傢伙也奇葩,二柱子本以爲兜裏揣了二百塊錢就夠他們倆吃一頓燒烤了,可夏紫雲這個丫頭能吃,到最後一算賬一共是四百二十塊錢,最後二柱子沒辦法只好給我打電話讓我去送錢,他們倆吃燒烤的地方也就在茅山堂的附近,我去付完錢把他們兩個也領了回來,我也沒味這事埋怨他們,畢竟這不算是什麼事。

我走在前面,這兩個孩子肩並肩的低着頭走在我的後面,他們兩個拿出那個樣子就像做錯事的孩子。

“就怪你,都說了我兜裏就帶了二百塊錢,讓你看着點,你可好進去使勁點”二柱子埋怨着夏紫雲。

“到了燒烤店我就忘記你跟我說你兜裏就有二百塊錢的事了,我看見那些好吃的我就忍不住,你這也不能怪我呀,你一個大男人兜裏怎麼就揣二百”夏紫雲將這件事推到了二柱子的身上。

“你這還怪起我了,你怎麼不說那滿桌子的烤海鮮還有烤肉都被你吃了呢,真是沒想到,你這下丫頭個也不高,長的也不胖,你可真能吃,我就不明白那些東西都被你吃哪去了”二柱子一臉埋怨的望着夏紫雲說道。

“我肚子餓,你還不讓我吃呀,有沒有你這樣的,帶人家出來吃頓燒烤,還不讓人家吃飽,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夏紫雲沒好氣的對二柱子數落道。

“行,行,行,你說的都對,我今天認栽還不行嗎”二柱子對這個夏紫雲是徹底無語了。

“之前還答應我不鬥嘴,你們倆怎麼又開始了”我回過頭看了他們倆一眼說道,我說完這話後,這兩個孩子不說話又把頭低了下來。

回到茅山堂夏紫雲就滿臉通紅的往自己的屋子裏走去,她覺得自己今天實在有點太丟人了,二柱子望着夏紫雲的背影也是氣不打一處來。

“二柱子,明天早上你鶴瞳師姑還有柏師叔要坐飛機來,你開車去機場接他們兩個”我對二柱子吩咐道。

“好的師傅,那你明天早上跟我一起去嗎?”二柱子向我問道。

“明天早上我們倆一起去”我點着頭向二柱子應道。

二柱子跪了一下午也累了,他不到九點就睡着了,暮婉卿晚上刷完碗筷就回到自己的臥室看電視去了,我很想上去找她聊聊,但是我又不知道該跟她說些什麼。

第二天早上我跟二柱子老早就起來了,我們倆將茅山堂的衛生從上到下徹徹底底的打掃了一遍,夏紫雲這丫頭也勤快她也幫我們倆一起打掃着。

“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你林不凡還會打掃衛生”暮婉卿望着我正在擦茶機笑着說道。

“今天柏兄弟和鶴瞳過來,必須要收拾乾淨點”我尷尬的對暮婉卿笑道,茅山堂的衛生一般都是二柱子收拾的,我確實很少收拾,這也不怪人家這麼說我。

等我們幾個收拾完茅山堂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八點了,柏皓騰他們是九點的飛機。

“走吧,二柱子,我們去接你師叔師姑他們”我將手裏的抹布扔到了垃圾桶裏對二柱子說道。

“好,我們走吧師傅”二柱子點着頭應道。

“我也想跟你們去,你們帶上我唄,要不我在這裏也沒意思”夏紫雲扯着自己的衣角走到我跟二柱子的身邊問道。

“你就別去了,我們去機場接人,你也不認識”二柱子不耐煩的對夏紫雲說道。

“我就想跟你們去,我保證不搗亂,大哥哥你就帶我去吧”夏紫雲知道跟二柱子說沒用,她只好向我問了過來。

“行,那你就跟我們去吧”我呦不過夏紫雲只好答應她,我知道我今天要是不答應她的話,她肯定會沒完沒了的墨跡。

我們三個還沒出茅山堂王思琪就提着大包小包的東西來到了茅山堂“你們這是要去接鶴瞳和柏大哥嗎?”王思琪向我們三個問道。

“恩的,我們現在要去機場接他們倆”我點着頭應道。

“我就不跟你們去了,我從我們家飯店裏帶來不少新鮮的海鮮,我跟暮姐姐上樓做飯去了”王思琪說完這話就往樓上走去,王思琪早已經把這個茅山堂當成了自己家,她手裏還有我這茅山堂的門鑰匙。

二柱子開着車,夏紫雲坐在副駕駛盯着二柱子看,我則是坐在後面無聊的望着窗外。

“夏紫雲,我臉上有花嗎,你看着我幹嘛”二柱子對坐在旁邊的夏紫雲問道。

“我覺得開車的男人很迷人,很帥”夏紫雲直爽的說道,她的這番話把二柱子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別沒事老打趣我”二柱子說這話的時候有點面紅耳赤。

“我說的都是大實話呀,我沒有打趣你”夏紫雲一臉認真的說道。 我跟夏紫雲還有二柱子來到了機場的出站口等候着柏皓騰和王鶴瞳的到來,此時是早上八點四十,離飛機飛到機場的時間還有半個多小時。

“這麼大的鐵傢伙居然能在天上飛,真是太神奇了”夏紫雲望向窗外那些起飛的飛機感嘆道。

“你這話雖然說的比較土,但是我也很贊成”二柱子在一旁插了一句,他們倆還是第一次這麼有默契,而我心裏想的也跟他們倆一樣,我覺得飛機這個東西還真是一個了不起的發明,那麼大的鐵傢伙按兩個鐵翅膀就能飛起來,實在不可思議。

總裁的大牌保姆 我們一直等到九點二十左右,才見到柏皓騰還有王鶴瞳拖着兩個行李箱從出站口走了出來,我跟二柱子趕緊跑了上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