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3 Views

陳員外:「不如大人與我們合作,事成之後分您一半的好處。」

Written by
banner

玉龍:「好啊,丁某也就喜歡銀子。」

王員外:「銀子好說,不知丁大人可願意合作。」

玉龍:「當然願意,只是可否把錢範給我看看?」

陳員外:「當然可以」(拿出錢範遞了過去)

玉龍(接過錢範仔細查看)

王員外:「等通知了蕭堂主,再報告給少主,那就立功了。」

玉龍(聽到王員外說的蕭堂主和少主心想):一定是葉麟和屠龍會。

陳員外:「丁大人?這筆生意如何?」

玉龍:「是個好生意,有賬本嗎?」

王員外:「有的,沒帶在身上」

玉龍:「這樣啊,那就說定了」

陳員外:「丁大人爽快」

玉龍:「好說」

李縣令(端起酒杯)「我們敬丁大人一杯。」

玉龍:「李大人客氣了」

【酒過三巡】

玉龍:「不行了,不能再喝了」(裝醉)

趙羽:「大人,你沒事吧」(擔心)

玉龍:「不礙事,扶我回客棧吧」

趙羽:「是,大人」(起身扶起公子)

玉龍:「李大人,陳員外,王員外,丁某就告辭了。」

李縣令:「丁大人路上小心。」

玉龍(靠在小羽身上)

錦澤(跟著離開)「能行嗎」

趙羽:「能行。」

玉龍(知道離醉仙樓遠了些)「小羽,我沒事,不用扶了。」

趙羽:「是,公子。」

玉龍:「得想辦法去拿真的錢範,陳員外給我看的也不是真貨」

錦澤:「那是在他們府上?」

玉龍:「我也不知,回客棧了再說。」

錦澤:「問題是想夜探陳員外和王員外的府邸也找不到啊,咱們又不是本地的,如何知道他們的府邸所在?」

玉龍:「回去換上夜行衣挨著找」

錦澤:「也只能這麼做了」

【客棧】

玉影(陪珊珊姐一起等著)怎麼還不回來啊

珊珊:「可能喝醉了,一個人扶著兩個走不快」

玉影:「那珊珊姐,我們一起去廚房煮些醒酒湯吧,澤哥哥他酒量不是很好很容易喝醉。」

珊珊:「好,一起去,影兒你把哥哥還有我爹娘的事和我說說可以嗎?」

玉影:「可以啊」(和她一起下樓,一邊說著以前的事)

玉龍等人回到客棧。

玉影(和珊珊姐一起煮好醒酒湯,端回房看到他們)「澤哥哥喝碗醒酒湯。」

錦澤(接過碗)「好」

玉龍:「影兒,我的呢」(有些吃醋)

玉影:「你的我不負責啊,你有人給啊,澤哥哥是一個人,我給他正常」

玉龍(抬手用扇子輕敲她的腦袋)「白兄是你哥,我是你親哥。」

玉影:「我知道你是我親哥,問題是哥你有媳婦啊,澤哥哥又沒媳婦。」

珊珊(把醒酒湯放在他手邊)「天佑哥,喝醒酒湯」

玉影:「哥,事情查的怎麼樣了?」

玉龍:「一會我們分開在城裡找陳員外和王員外的府邸,然後想辦法找找假的賬本和錢範。」

玉影:「那個縣令也不一定把東西放在那兩個員外家,這樣,澤哥哥去縣令家的書房,哥哥你去找陳員外,小羽哥去找王員外。」

玉龍:「也好,你倆就不要等我們了,回來可能會太晚。」

玉影:「我不放心啊,珊珊姐肯定也不放心你和澤哥哥」 玉龍:「那這樣吧,影兒你和小羽一起,珊珊你和我一起,錦澤你就去縣衙,你白日去過,應該認識路。」

錦澤:「好,我一個人去縣衙。」

玉龍「珊珊你和我一起去找陳府,小羽你們去找王員外府。不管能不能找到證物安全第一」

玉影:「哥,你們也要小心啊」

玉龍(抬手揉了揉她的發)「放心,我們會小心的,倒是你,不要給小羽惹禍」

玉影:「我才不會惹禍呢。」

玉龍:「是,你才不會惹禍,不管能不能找到證物,兩個時辰后一定要回客棧。」

錦澤:「好,雪兒,要小心啊(轉頭看另一個妹妹)影兒你也要小心。」

珊珊:「哥哥放心,我會小心的,倒是你自己一個人要小心。」

玉影:「澤哥哥,要不讓清風跟著你吧。」

錦澤:「也好。」

玉龍:「那分頭去準備吧。」

趙羽等人「是」(離開回房去換夜行衣)

玉龍等人離開客棧。

玉影:「這個縣這麼大,怎麼找那員外的府邸?」

趙羽:「這裡應該的富裕人家應該不多,門外會有匾額應該會容易找。」

玉影:「那趕緊找吧,把這裡的事處理完就可以繼續去找母后了,這裡的事不完,哥哥他肯定不會走。」

趙羽:「快走吧,別浪費時間。」

玉影:「恩,快走吧,對了小羽哥,今日我和珊珊姐在街上已經打聽到母后的下落了,聽說母后在下個城鎮,你別和哥哥說,先把這裡忙完再告訴他。」

趙羽:「好,我知道了,今日在外面沒有遇到危險吧。」

玉影:「沒有,別擔心。」

趙羽:「那就好,快走吧」(運起輕功朝縣衙附近飛去)

玉影(跟在他身後)

【兩個時辰后客棧】

玉影:「小羽哥,這應該就是那賬本了吧」

趙羽:「這賬本我也沒見過,應該是吧。」

玉影:「對了,我在王員外書桌上還看到幾封信,我隨手拿回來了」

玉龍(和珊珊回到客棧)「總算是找到了」

珊珊:「是啊,也不知道小羽哥他們回來了沒有,我去看看我哥有沒有回來」

玉龍:「那你去吧,別出客棧,晚上不安全。」

珊珊:「我知道了,天佑哥。」(離開房裡下樓在大廳等著自家哥哥)

錦澤(回到客棧看到自家妹妹)「怎麼在這裡?現在雖然是夏天,入夜還是會有點涼。」

珊珊:「哥哥,你回來了,我有些不放心你,所以就在大廳這邊等你。」

錦澤(抬手揉了揉她的發)「你呀,走吧,上樓」

珊珊:「好」(跟著自家哥哥)

錦澤:「我已經寫了信派人去給爹娘送信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他們。」

珊珊:「能找到嗎?你不是說爹娘去遊山玩水了。」

錦澤:「應該可以,我把你弄丟,母后一直身體不好,一直記掛著你,後來我救了影兒她們,母后的身子才有所好轉,父皇就把皇位扔給我帶母後去遊山玩水了。」

愛住不放 珊珊:「母后是什麼樣子的呢?」

錦澤:「我們母后是一個溫柔善良非常賢淑的女子。」

珊珊(點頭)

錦澤:「等幫楚兄找到人,你就跟哥哥回辰國,母后的寢宮裡有很多父皇親手所畫的畫像。」

珊珊:「好啊」(跟著自家哥哥上樓)

玉影:「這麼久了,哥哥他們應該也回來了,我們過去吧」

趙羽:「好」(拿了東西和她離開房裡去公子房間)

玉龍(在桌邊坐著研究拿到手的錢範)

玉影(敲門)哥,你在不在啊

玉龍(聽到敲門聲)「進來吧,小丫頭」

玉影(推開門走進房裡)「哥~」

玉龍:「恩,快坐吧」

玉影:「好」(乖巧的坐在桌邊)

玉龍:「怎麼樣?有沒有找到證物?」

玉影:「有啊有啊」

趙羽(拿出賬本和信遞給公子)

玉龍(接過放在桌上,打開賬本查看)

珊珊(和自家哥哥上了樓,敲了敲門,推開走進房裡)

錦澤(跟著走進去)

玉龍:「這就是那些假錢的賬本」

錦澤:「對了,我在縣令書房外聽到那縣令和黑衣服的對話」

玉龍:「說了什麼?」

錦澤:「我聽到那黑衣人說會把事情告訴什麼少主,會好好獎賞縣令。」

珊珊(等人一起開口):「那就是葉麟!」

【第二日一早,玉龍等人到了縣衙】

縣令:「不知丁大人前來有何貴幹?」

玉龍:「你們私鑄假錢,該當何罪。」

縣令:「你有證據嗎?」

玉龍(拿出大玉圭)「本王已經查清楚了。」

縣令(看到大玉圭)「國……國主」

衙役(跪下)「參見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玉龍:「平身」

衙役:「謝國主。」

縣令(跪倒在地)「參見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

玉龍:「來人」

衙役「在」

玉龍:「將縣令抓起來,然後把陳員外和王員外也抓回來。」

衙役:「是」(帶人去抓)

玉龍(直接走進公堂)「李縣令,你私鑄假錢,該當何罪!」

縣令:「卑職認罪。」

陳員外和王員外:「草民認罪」

玲瓏鎮屠龍會堂主:「司馬玉龍,你竟敢壞了少主的大事」

玉龍:「李縣令,陳員外王員外,發配邊疆,屠龍會爪牙,立即斬首。」

玉影:「哥,我和珊珊姐打聽到下個城鎮有母后的下落」

玉龍:「那快趕路。」 怎麼進行破壞才能最有效,不暴露自己而且能最大限度打擊敵人,黃銘覺得還是自己動腦子會比較靠譜,不然這幫手下人不知道又會把事情辦成什麼樣子。

就象那楊煦一樣,居然動刀子,結果出了人命,還把自己人捅死了,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被整得無比複雜。

“老闆,門票兩百元一張!玩嗎?”夏鑫跑過去準備在自動售票機上買票,看到價格又嚇了回來。

“什麼東西啊?居然兩百元一張門票?”黃銘一臉很納悶的神情。

“對啊!兩百元一張門票,居然還有這麼多人玩?這事兒很有些奇怪啊!”

“嗯,你看那大屏幕裏,裏面的遊客玩得很嗨的樣子……”黃銘被大屏幕裏遊客的尖叫慘叫所吸引,神情顯得更加疑惑了。

“對啊!有什麼好玩的?至於這樣嗎?”夏鑫也是一臉很困惑的神情。

“買兩張票吧,我們進去看看是怎麼回事,順便研究一下對敵之策。”黃銘取出四百塊錢遞給了夏鑫。身爲一名道上曾經的大佬,以前坑蒙拐騙身家早就過了八位數的人,兩百塊門票錢真算不上什麼。

“好的,馬上去辦!”夏鑫連忙去了自動售票機那裏,投了錢之後取了門票和號幣,小跑過來遞到了黃銘的手中。

今天是週六,太空梭等候的遊客很有些多,黃銘等得無聊,看到旁邊的噴氣揹包空閒下來了一個,於是讓夏鑫買了張票試着去飛了飛,結果一飛就飛上了癮,下來後又補了票,飛了十幾分鍾才落了地,和夏鑫一起坐在了太空梭的安全座椅上。

“這太空梭再好玩,也不可能比噴氣揹包更好玩吧?”黃銘看着公園上空的空中飛人,差點兒忘記了他過來是爲了偵察敵情搞破壞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