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8 Views

「不過這幾個女的就不擔心許志業事後反悔嗎。劉龍當初必然沒有留下證據,就算是反悔了,這幾個女的也沒有辦法吧。」姜辰突然想起這茬,不由得出聲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許志業可能是真的準備了封口費,畢竟許志業也不是什麼小家子氣的人,但是我估計全被劉龍給吞了。」陳東笑著說道,臉上露出一抹嘲弄。 劉龍獨吞了?聽到這話姜辰不由得一愣,這個是什麼情況。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姜辰疑惑的問到。

「劉龍給這幾個女的簽了一份合約,上面寫到只要這幾個女的幫他做了這件事,就能得到一百萬的獎勵。」陳東笑道。

合約?這種本身就違法的合同,好像並不受法律的保護吧。姜辰疑惑的想到。

想了一下,姜辰突然恍然大悟的說道:「你的意思是說許志業給了劉龍錢,讓他事後把這錢交給這幾個女的。但是劉龍想私吞,所以就弄了這一份不受法律保護的合同,騙了那幾個女的。」

「對,沒錯,不過這樣一來,這幾份合同就成了許志業收買女主播,然後抹黑你們平台的證據。而且這幾個女的知道自己被騙了,表示願意到微博給你們澄清。不得不說劉龍這一手,還真是神助攻啊。哈哈哈哈……」陳東笑著說道。

「那就麻煩你把那幾分文件好好收著,然後保護好這幾個女的。讓她們先別忙著替我公司澄清,我要玩一票大的。」 重生之貴女不賤 姜辰突然一臉興奮的說道。

「好的,這事兒包在我身上。」陳東痛快的回答道,並沒有詢問姜辰打算幹嘛。

掛斷了電話后,姜辰一陣激動,現在有了這證據,姜辰就可以直接起訴許志業。到時候許氏的股市必定再受動蕩,他姜辰就可以聯合董事會強迫許志業把公司給交出來。

「怎麼樣,是陳東那邊有消息了嗎。」黎胖子這時推門出來問到。

「沒錯,陳東給我們帶來了一個好消息。等會兒你先在微博上面,證實曝光的聊天記錄是假的,並發表聲明,表示一定徹查到底,態度一定要表現堅決。」姜辰笑著說道。

「行,嘛我馬上就去弄。」黎胖子應道,轉身便欲走。

「等等,給法院提起訴訟。狀告許志業利用非法手段給我們公司抹黑,給我們造成大量經濟損失。」姜辰叫住黎胖子說道。

「告許志業?你拿到證據了?」黎胖子聽到姜辰的話,微微一愣,連忙說道。

「你趕快去忙你的,到時候,證據我自然會提供的。」姜辰笑著回答道。

「行吧。」黎胖子見姜辰賣關子,不由得撇了撇嘴說道,接著便去忙了。

「現在不能把證據貼到微博里去,讓許老狗警惕起來就不好了。」姜辰輕聲說道。

許華升現在的心情頗為愉悅,雖然剛剛進攻伺服器的事情很快就被攔截反,攻擊了,但是天辰集團遊戲伺服器的短暫崩潰還是造成了不好的影響。

就比如說天辰集團本來就因為直播平台出了事,而使名聲收到影響,現在再加上遊戲伺服器崩潰。現在在微博里對天辰集團不滿的用戶已經越來越多了。

「哈哈哈,老子這次總算是出了口惡氣。」許志業大笑個不停,自從被姜辰擺了一道后,他還是第一次笑出來。

「許董事長看起來心情不錯啊。」許志業正在笑著,門口卻突然傳來一聲調笑。

聽到突然傳來的聲音,許志業微微一愣,連忙抬頭看過去。

「是你!你怎麼又來了,你們曾家就這麼迫不及待嗎。」許志業看見門口的人,正是曾永亮。不由得眉頭一皺,出聲道。

「我可是隨時觀察著你許董事長的動向,畢竟你要是不作為的話,我好隨時出手敲打嘛,你說對不對?」曾永亮輕輕一笑,玩味的說道。

「哼,那你現在可滿意了?」許志業聽到曾永亮的話,心裡一陣惱火,冷著臉出聲道。

「許董事長不愧是許董事長,這些陰謀詭計玩的那叫一個爐火純青。這效果倒還是不錯,不過按照你這樣,想把姜辰給搞垮,不知道得什麼時候去了。」曾永亮自顧自的走到辦公室的沙發上坐下,拿出一支香煙點上,語氣從容的說道。

「我現在的實力可比不上姜辰了,我也沒有其他辦法以及能力來針對他了。」許志業的眉頭一皺,緩緩說道。

「我已經調查清楚了,姜辰涉及的行業頗多,你只要拿錢在他材料供應方面做手腳,讓他完不成項目訂單,到時候自然會讓他賠的傾家蕩產。」曾永亮好整以暇的說道。

「我現在可拿不出那麼多錢,動用公司的錢,挪用的過多的話,姜辰肯定能察覺到。」聽到曾永亮的話,許志業心頭不喜,這曾家是想吃現成的,一點力都不打算出不成。

「你放心,我會動用曾家的能力,讓那些源頭供應商優先考慮你,而且不收你高價。你放心去做就行了,要是錢實在是不夠,我可以借給你。」曾永亮咧嘴一笑。

「借?」許志業臉色一變,繼而強忍著怒氣咬著牙說道。

「怎麼?你不願意,你要記住,對付姜辰,是讓你給我們曾家賠罪的。對付姜辰,我們曾家出手不過是輕而易舉。讓你出手,是為了給你一個贖罪的機會,你可別不知道好歹。」曾永亮的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用威脅的語氣說道。

「好,你放心,我會儘力的。」許志業咬著牙說道,他現在確實沒有跟曾家作對的勇氣。

「哈哈哈,那我就等著你的好消息。」曾永亮見許志業答應了,心中不由得一喜。

其實這次對付姜辰,曾家家主給的幫助力度還是很大的。之所以對許志業這麼苛刻,那都是他曾永亮自己的主意,想中飽私囊罷了。

「哦,對了,家主希望你能儘快把姜辰整垮,別浪費時間。所以我想了下,那就給你七天的時間吧。七天後,你要是整不跨姜辰。我就先整垮你!」曾永亮站起身來,一臉殘忍的盯著許志業。

「你放心,七天後,我肯定能給你個答覆。」許志業看著曾永亮兇狠的表情,心裡一突,連忙保證到。

「等你好消息。」曾永亮聞言一笑道,把手上的香煙扔到地上,便轉身往辦公室外走去。

「曾家,曾家!」許志業看著曾永亮的背影,一雙拳頭靜靜攥起,指節一陣發白。雙目更是赤紅一片。

半晌后,許志業頹然的鬆開雙手。面對曾家這種龐然大物,他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現在能做的也就只能全力對付姜辰,看看能不能得到曾家的好感,繼而跟曾家搭上線。

在許志業心中,姜辰已然成了他巴結曾家的一塊墊腳石。 「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姜辰此時的臉色相當難看,此時已經距直播平台出事已經過了接近一周的時間了,前兩天公司旗下的新能源產業鏈,突然出現了材料供應方面的問題。那些材料供應商停止了材料供應,導致投入了大量資金新能源產品全都砸在手上。

「現在的情況不容樂觀,直播平台已經徹底關閉了;AI產業鏈,由於公司的形象受損,現在的客戶也在不斷流失,帶來不了多大收益;遊戲的售賣也進入了飽和期;本來新能源是我們接下來的重頭戲,但是現在卻出現了這種事;現在公司的資金周轉已經陷入困難了。」

黎胖子臉色更是異常難看,這些話幾乎是咬著牙說出口的。

「這許志業哪裡來的這麼大本事,能夠買斷我們的材料供應,甚至逼迫供應商拒絕給我們供應材料。」

姜辰臉色陰沉,心裡疑惑至極。由於人格轉換記憶不同步的緣故,姜辰尚還不清楚自己打傷的是曾家二少爺,這一切的背後其實是有曾家在動手腳。

「現在我們的資金已經十分困難了,新遊戲研發和AI研發那邊都少不了資金。如果不想辦法弄點錢,我們就完蛋了。」黎胖子苦著臉說道,語氣中儘是不甘。

「這事情我在慢慢想辦法吧,實在不行就找銀行貸款吧。我在許氏集團那裡雖然有股份,但是也得等到年底才有分紅。」姜辰捏了捏額頭,只感覺頭有點痛。

「對了,法院的事情怎麼樣了,我證據也提供了,有消息了嗎?」姜辰想到這事,連忙開口問道。

「法院給消息說,今天會給許志業傳票,明天早上就開庭開始初審。」黎胖子回答到,提起這事,他的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喜色。

「呼,總算還是有一件喜事,你去好好準備下吧,找個靠譜一點的律師,我這頭暈的厲害,想休息一下,你就先下去吧。」姜辰輕舒一口氣,揉著太陽穴說道。

這兩天煩心的事情太多,弄得姜辰頭暈腦脹的好不難受。

「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別把身體搞垮了。」黎胖子看了看雙眼緊閉,臉色難看的姜辰,一臉擔心的說道。

「放心,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姜辰安慰道。

黎胖子見姜辰如此說,也就不在多言,輕嘆一口氣,便緩緩離開。

許氏集團辦公室,許志業看著突然到來的客人,臉色稍微有點難看。

「許先生你好,我是市人民法院的工作者,今天來這裡,主要是想你遞送法院的傳票;屆時開庭,還希望你能準時到達。」來人言簡意賅的說道。

「不知道原告是哪位?」許志業雖然心裡有所猜測,但是還是開口問了一句。

「這文件里有起訴書、傳票等法律文件,原告在裡面寫的有,你可以詳細看一下;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就不多留了。」法院專員微笑著說道,遞給許志業一個文件袋以後,便直接起身離去。

「秘書,送一下客人。」許志業對門外喊了一聲后,便把視線轉移到了手裡的文件袋上面。

遲疑了下,許志業打開了文件袋,大概瀏覽了一下裡面的文件內容,視線便落在了原告的名字上面——天辰集團法務部。

「果然是你,姜辰。可惜的是你沒有證據,又能那我怎麼辦。哈哈哈……」許志業囂張的笑道,到目前為止,他還不清楚因為劉龍耍的小心思,姜辰已經掌握了有力的證據。

「這是哪裡?」姜辰看著四周這一片耀目的白光,不由得疑惑的問道。

此時姜辰身處一片白茫茫的空間之中,入目皆是白色,一眼望去看不見邊際。唯一跟這白色空間不搭配的,就是姜辰前方不遠處的身影了。

「你是誰?」姜辰看著前方背對著自己的身影,疑惑的出聲問道。前方的人盤坐在地,一頭漆黑如墨的長發披散開來,直達地面,從長發未曾遮住的地方來看,此人身穿的是白色的古代衣服。

「真尼瑪騷包。」姜辰看著這身素白,但是從材質就可以看出來是極為不凡的衣服,不由得嘟囔道。

「你來了,過來坐。」白衣男子輕聲道,聲音柔和儒雅至極,聽著分外舒服。

姜辰慢慢的往前走去,來到白衣男子的對面后,看到白衣男子的面容,姜辰頓時陷入了獃滯。

白衣男子面前是一座白色的方台,上面擺著一塊圍棋棋盤,看來是正在下棋,只不過看樣子是自己跟自己下。男子臉上帶著些許笑容,眉眼依稀不難看出跟姜辰竟是九分相似。

「你是誰?怎麼跟我長得一樣。」姜辰皺著眉頭出生問道。

「你心裡已經有了答案又何必來問我呢?」白衣男子執棋輕笑道。

姜辰聞言眉頭皺的更深,疑惑的想道:「眼前的這個人也是自己的人格之一?不對啊,我當初專門搜了多重人格的癥狀,並不是這樣的啊。」

「我說,多重人格互相之間不是一無所知嘛,你這突然冒出來刷存在感是幾個意思?」姜辰納悶的問道。

「你是從哪裡知道的多重人格癥狀的?」白衣男子也不回答,淡定的把旗子落下,頭也不抬的開口反問道。

「網上啊,這一搜就搜到了。」姜辰道。

「那你怎麼知道搜出來的東西就是真的?是多重人格的患者自己說的嗎?他告訴你做夢的時候不會夢到其他人格嗎?」白衣男子執棋的手微微停頓,抬頭看著姜辰直接三連問。

「行行行,我說不過你,你這次冒出來幹嘛?」姜辰被問得啞口無言,連忙轉移話題道。

「最近你面臨的問題我都知道,你的意識波動很大,再這樣下去,你的人格將會被動轉換。我出來是想告訴你,你面臨的困難,我可以解決,給你弄到大量的資金。只要你不吃那個葯,到時候我自然會出來幫你。」白衣男子再次低下頭下著棋,輕聲道。 「啥玩意,我沒聽錯吧,你這是跟我商量?你們不都是直接就奪控制權嘛。」姜辰奇怪的問道,上次那個逼就是直接奪的控制權。

「我之所以說出來,一來是避免你吃藥,那個葯對你而言並不是什麼好東西;再有,直接奪控制權,跟我性子不符。」白衣男子輕聲回答道。

聽到白衣男子的話,姜辰一呆,這麼有原則的嗎。

「那個葯吃不吃是我的事情,跟你沒多大關係。放你出來對我來說也並不一定是什麼好事。你還是先放我出去吧。」姜辰正了正臉色,沉聲說道。

「你和我本就是一體,我斷然不會害你。至於你現在是在自己的夢境里,想出去你自己醒過來就是了,我並沒有困著你。」 鄉村有個妖孽小仙農 白衣男子的語氣還是那麼的平淡不驚,輕聲道。

聽到男子的話,姜辰閉上眼,試著讓自己醒過來。

「我說的事情你好好的考慮下吧。」白衣男子察覺到姜辰的動靜,頭也不抬的說道,手上下棋的動作絲毫不見停歇。

來不及回話,等姜辰再次睜開眼睛,依然發現自己身處辦公室,外面暮色低沉,自己這一睡居然直接到了傍晚時分。

「看來我得找時間去看下醫生才行。」回想起那白衣男子說的話,姜辰的眉頭不由得深深皺起,喃喃道。

「你醒了啊,我還說過來叫你呢。」這時黎胖子突然推門進來,看到姜辰已然醒了過來,便出聲道。

「我剛醒。」姜辰揉了下眼角。「怎麼,有什麼事情嗎?」姜辰看著黎胖子,輕聲問道。

「我來是想帶你去楊欽的工作室,楊欽讓我們去看看他最近弄出來的成果。看他興奮的樣子,應該是有什麼好消息告訴我們。」黎胖子回答道。

「呼,那就走吧,要是他開發出什麼好東西,說不定能救公司一命。」姜辰傾吐一口氣,站起身來說道。

跟隨黎胖子來到楊欽的工作室,進門左側的牆壁旁是一排擺放整齊的伺服器,一根根數據線從伺服器延伸出來,連接到屋子中央擺放的三台電腦顯示器後面。

電腦屏幕上顯示出不同的數據,密密麻麻的直叫人看的頭暈,而楊欽正在電腦前面站著,雙手在鍵盤上噼里啪啦敲個不停,目光緊緊的盯著顯示器,也不怕手上按錯了。

聽到推門的動靜,楊欽微微的回了下頭,看到是黎胖子二人後,便停下了手上的動作,轉過身一臉激動的看著兩人。

「你們來了啊,我給你們看看我最新的研究成果。」楊欽的臉色激動異常,招呼兩個過來以後,便直接回身繼續在鍵盤上敲打著。

姜辰和黎胖子相視一愣,不知道楊欽是想給自己看什麼東西,抱著疑惑的情緒,姜辰兩人來到楊欽的背後,楊欽的雙手如同蝴蝶穿花一般在鍵盤上敲打著,看的姜辰一陣眼暈。

「好了!」沒等待多久,姜辰便聽到楊欽激動的聲音響起。

姜辰微微一愣,抬眼看向大型電腦桌上的三台電腦,此時最中間的那台電腦屏幕上,原本滿屏幕四散排列開的代碼,此時全都往屏幕最中央聚集,眨眼間,電腦屏幕中間便出現了一個由代碼組成的人臉面孔。

「楊欽你好,又見面了。」一聲機械男聲響起,赫然是電腦傳出來的。

「這是!」姜辰和黎胖子兩人同時驚呼道,臉上充滿著疑惑與震驚。

「這是我目前主要開發的東西,真正的人工智慧。」楊欽的臉上充滿了狂熱。

「這已經達到電影里那種,比如說《鋼鐵俠》裡面賈維斯那種頂尖人工智慧的水準了嗎?」聽到楊欽的話,姜辰一臉驚訝的問道,這可真是一個大驚喜。

「還沒有達到電影里的那種水準,這個AI還達不到那種地步。」楊欽語氣頗有些有些尷尬的說道。

不過楊欽很快便提起精神,一臉興奮的解釋道:「眼前這個AI雖然還達不到電影里的水準,但是目前普通的交流已經是沒問題了,它能夠從你的說話的語氣來分析出你的情緒,繼而跟你交流。你提出的任何問題,他都能從從現在的網路上找到答案來回復你。也就是說它有了最簡單的自主判斷力和邏輯思維能力。」

「這代表了什麼?」黎胖子一頭霧水的問道。

「舉個你能懂的例子,星際陸戰隊看過吧,你現在所看到的這個AI已經達到了裡面的醫療機器人大白的智能水平。」楊欽的臉上充滿狂熱。

聽到楊欽的話,姜辰現在是徹底呆住了,當初楊欽打算投身AI,並且說他自己在AI開發上面已經有了些許心得;姜辰起初還不怎麼相信,對楊欽並沒有多大信心,沒想到這才多久,楊欽直接開發出這種高端智能了。

「看來是我遠遠低估楊欽了啊。」姜辰暗道。

「那樣子我們也做個大白出來,到時候豈不是能賣瘋。」聽到楊欽通熟易懂的解釋,黎胖子恍然大悟,繼而一臉興奮的說道。

「並沒有那麼簡單,大白並不是只是智能先進而已,他身上用的全都是頂尖的科技,對於機器人這方面我並不懂。 撿個老婆送寶寶 而且自己製作的話,以我們公司的財力,還承擔不起。」楊欽輕聲說道。

「那我們把這個智能使用許可權賣出去怎麼樣?」姜辰問道。

「現在世界上並不一定只有我開發出了這種AI,那些頂尖的科技公司說不定也有這種AI,賣出去並不一定有人買,除非這個AI的智能水平能更進一步。」楊欽的眉頭微皺,有點尷尬的解釋道。

「沒事,不用妄自菲薄,我們這跟那些頂尖大公司比,差的遠了。但是即使是這樣,你都能開發出世界頂尖的AI,如果給你更好的設備,說不定就能更進一步。」姜辰見楊欽有點泄氣,連忙出聲安慰道。

「可是搭建設備需要的錢太多了,現在公司的狀況已經不足以……」楊欽的話沒說完,但是姜辰知道楊欽想要表達的意思。

「沒事,你不用擔心,錢和設備的事情我來想辦法,你專心研究就好了。」 總裁舉起手來 姜辰拍了拍楊欽的肩膀,輕聲說道。 離開了楊欽的工作室,姜辰的臉色稍微有點沉重,雖然楊欽開發出目前世界頂端的AI,但是公司並沒有更多的錢來,開發出能適用這個AI的產品。

現在全球,定然還是有企業開發出了類似的超級AI,之所以不發布,可能還在實驗AI的各項能力指標。如果說不能在那些大公司之前讓這個超級AI面向大眾,到時候自己就只能跟在那些大公司屁股後面喝湯了。這是姜辰絕不想看到的,弄錢的事情刻不容緩。

「你現在有什麼搞錢方法啊?我看你對楊欽信誓旦旦保證的樣子,是想到辦法了?」黎胖子走在姜辰的旁邊,不由得出聲問道。

「我現在還沒有什麼辦法,還是先把許志業給弄掉再說吧。」姜辰搖了搖頭說道。

關於姜辰做夢時,那個白衣男子說有辦法弄到錢的事情,姜辰並沒有提出來,提出來黎胖子也肯定是懵的,而且姜辰自己也不知道那個男的要用什麼辦法。

「哼,許志業這個老東西,我們這一切的問題危機,全都是他搞出來的,這次非要把他搞去坐牢才行!」提起許志業,黎胖子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惡狠狠的說道。

「坐牢估計還不至於,估計就是賠款之類的,我主要是想趁此機會把許志業的股份拿到手,把他弄的窮困潦倒之後,再把楊欽弄得許志業的罪證交給警方,這樣估計才能把他送進監獄。」姜辰認真的說道,把自己的計劃和想法告訴了黎胖子。

前兩天,姜辰已經讓楊欽入侵了許志業的私人電腦,那些上次沒被弄出來的機密文件,赫然便是許志業早年販毒的銷售渠道。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姜辰也是被嚇了一跳。在姜辰看來,許志業之所以把這些渠道保留在電腦里,說不定許志業還抱著重操舊業的想法。

「我們怎麼就不能直接把許志業販毒的證據交給警方呢?」黎胖子疑惑的問道。

「許志業畢竟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長,就憑這個想告倒他,還是挺困難的,以許志業的能力說不定就能把事情撇清。所以我們得等許志業成了普通人之後再把這交給警方,到時候他肯定得坐牢。」姜辰解釋道。

「我說你小子這陰謀詭計玩的挺牛啊。」聽到姜辰的解釋,黎胖子恍然大悟,調笑著說道。

「我這他媽叫聰明絕頂,去你大爺的陰謀詭計,你芽兒的,會不會說人話。」姜辰惱道,一腳往黎胖子的屁股踹去。

「聰明絕頂,那你得小心早禿啊,哈哈哈……」黎胖子扭動著肥碩的身軀,靈活躲過姜辰踢過來的腳,笑著轉身跑開。

看著黎胖子跑動的身影,姜辰微微一笑,心情暢快了不少。

「現在就等明天開庭了。」姜辰呢喃道,轉身往辦公室走去。

許志業此時正站在辦公室的落地窗前,臉上帶著些許的笑意,看著窗外的景色。此時的天色已然低沉,窗外依然是一片燈火輝煌。

「許董,你讓我找的人我帶來了,這是我們市的金牌律師蔡朗。」辦公室門口突然走進來兩個人,其中一人正是許志業的秘書開口說道。

蔡朗此人是許志業特意叫秘書請過來的,雖然蔡朗身材肥碩,其貌不揚;但是他本事可是相當的大,自從正式成為律師以來,這個其貌不揚的胖子,還從未打過一場失敗的官司。本來許志業還擔心姜辰先把這個人請走,現在看到蔡朗后,心裡不由得輕舒一口氣。

「蔡律師,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許志業看見來人連忙笑著迎上去說道。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許董事長客氣了,我這對你才是久仰大名,一直想見你一面呢。」蔡朗肥臉上擠出一抹巴結的笑容,笑著說道。

「這次請你來,主要還是想請蔡律師你幫我一個忙。」許志業笑著說道,直接步入正題。

「許董事長哪兒的話,能幫上你的忙,那是我的榮幸,那有什麼請不請的,你太客氣了。」蔡朗笑著道。

「誒,這次的事情算的上是事關重大,所以還是得請你多儘力才是。」許志業道。

「哦?不知道許董事長是告什麼人,居然如此鄭重。」蔡朗驚奇的問道。以許志業的身份,還有什麼人值得他如此鄭重。

「這個你可就猜錯了,我這次是被告方。」許志業輕笑道,提起自己是被告方的時候,臉色淡定如常,絲毫不見慌亂。

「被告?」蔡朗心裡一驚,繼而道:「不知道是誰居然敢狀告你?」

從許志業的話里,蔡朗不難聽出,原告並不是狀告許氏集團,而是直接告的許志業本人,這就徹底的激起了蔡朗的好奇心。

「告我的人就是我們許氏最大的股東,也就是天辰集團的董事長——姜辰!」許志業的臉上帶著一絲冷笑的說道。

「姜辰!原來是他。」蔡朗一驚,隨機恍然道。

前些日子許氏集團發生的事,算是徹底把姜辰的名頭給打響了,蔡朗對姜辰雖然了解不多,但是基於上次許氏的危機,蔡朗不難判斷出姜辰是個十分厲害的角色。面對如此角色,怪不得許志業這麼鄭重。

「這次天辰集團旗下直播平台出現的事情,想必你也有所耳聞吧。」許志業雖然是詢問,卻帶著肯定的語氣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