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8 Views

見眾人皆是唉聲嘆氣,氣氛沉悶到了極點,李白衣強顏歡笑的說道「大家不用為我擔心!只要死不了,總會有機會!就說萬東兄弟吧,都真正的死過一次了,不也挺過來了嗎,而且屢創奇迹!」

Written by
banner

眾人不禁將目光投向了萬東,紛紛點頭,臉上的陰霾,竟真的消散了不少。這不管什麼事,一旦有了現成的例子,便一切好說!

慕家總共佔據了七座山峰,原本倒是十分寬敞,此時卻不免有些擁擠。

不光凌家和李家的全部弟子盡數遷了過來,就連歸屬於他們的三品甚至更小的家族,也都一塊併入了慕家,慕家的人一下子多了數倍。

而原本居住在慕家七峰外圍的部族,在經歷過這次血骷髏的蹂躪之後,也紛紛內遷,不斷靠近慕家七峰。這既是他們為了求安的自發之舉,同時也是慕家的意思。

原本慕家的地盤,覆蓋萬里,固然廣闊,卻也不好防守,如此向中心收縮,便等於是攥成了拳頭,既增加了威懾,同時也便於防守,免得再蹈先前之覆轍!

只是如此一來,慕家七峰周邊就顯得越發的擁擠。著實花費了慕羽成不小的精力,方才將一切安頓妥當。

別人忙的是腳打後腦勺兒,萬東卻是難得的清閑了下來。每日只是陪著慕蓮,做些你儂我儂,風花雪月的美事兒,那日子當真跟神仙一般,都快讓萬東忘了今夕是何年了!

「嘿嘿……這次肯定是我們組長先出來!黃三兒,你輸定了!」

「呸!誰不知道我們組長的修為銀衛第一?要不是我們拖了他的後腿,他早就晉級金衛了!」

「切!吹牛也得有個限度好吧?」

「就是,你怎麼不說你們組長慕家第一?」

「那是當然!不遠的將來,我們組長肯定是慕家第一!」

萬東和慕蓮正悠閑散步,聞前方傳來陣陣喧囂,好不熱鬧,兩人相視一笑,信步而來。

「老大!」沒想到虎躍,巴玲兒幾人也在,立即迎了上來。

自打來到道門,萬東與定山衛群英在一起的時間便少了許多,欣喜的是,彼此之間的感情,卻並未因此變淡。

萬東目光一一掃過,一干定山衛群英皆是滿面興奮,唯有段冷嫣神情似乎有些古怪。不過沒過多久,段冷嫣微蹙的娥眉便霍然展開,就像是放下了什麼,亦或是做出了什麼決定,神情輕鬆坦然了許多,望向萬東的一雙杏目,恢復到了以前的明亮。

萬東心中還是有所感覺的,沖段冷嫣微微點了點頭,同樣感到了一陣輕鬆。

「是姑爺!」

萬東的出現不光驚動了定山衛群英,也驚動了其他人。不片刻,他與慕蓮便被團團圍了住。

不誇張的說,在這些年輕弟子眼中,萬東那就是活生生的神!

第一峰獨戰東方晦空,為救慕蓮,死戰血骷髏眾獠!這一樁樁,一件件,無不讓他們熱血沸騰!

如果沒有萬東,別說慕蓮生死難料,這慕家七峰是否還會如此時這般屹立,怕都難說!

英雄!神!除此之外,眾人再也不知道該拿什麼來形容萬東…… 望著周圍那一雙雙無比熱切的眼睛,緊緊的攥著萬東透著熱度的手,慕蓮的心神彷彿飄回到了幾年前,那與萬東初識的日子!她沒有看錯人,她就知道,早晚有一天,萬東會如天神降臨,驚艷無比,哪怕是在道門,亦無人能掩蓋其鋒芒!

少女懷春皆為英雄!慕蓮很慶幸,更感激上蒼,讓她牢牢的抓住了身旁的這個男人!

此生再不鬆手!

「萬公子,您來說說,我們組長慕浩和他們組長李斌,誰會先從試煉寶地出來?」

「就是就是!萬公子修為通神,眼光獨到,定能猜的出來!」

之前爭吵的一幫慕家弟子,迫不及待的希望萬東給他們做個評判。

「試煉寶地?」萬東微微一怔,將目光投向了虎躍。

虎躍笑道「我們兄弟的修為普遍都已提升到了天格境,就連烏央那小子也不例外……」

「靠!虎躍,你瞧不起誰呢?」虎躍的話立時引起了烏央的不滿,瞪眼斥道。

虎躍卻不理會,嘿嘿一笑,接著道「前些日子,羅大哥便組織我們挺進了試煉寶地,收穫了不少紫晶。如今來到慕家,而老大您又成了慕家的姑爺,那大家自然就是一家人了。羅大哥便將多餘的紫晶拿了出來,分給了慕,凌,李三家的弟子。 都市鬼谷醫仙 您不知道,現在的試煉寶地,那可是相當的熱鬧……」

「對對對!在試煉寶地中不光有我們,皇甫家族的弟子,也開始大批進入,我們在裡面還碰到了辛無痕和林峰,他們對老大您那可是想念的緊吶!」烏央搶著接過話來說道。

「這試煉寶地真是個好地方,雖然兇險,對修為的進境卻是增益無限!我才進去三次,修為便隱隱的要突破天格中階,這真是太神奇了!」

「我也是!照這樣的速度下去,成就神道不再是夢了!」

「要是早發現這樣的寶地,咱們哪裡還需要懼怕血骷髏?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這還不都是萬公子的功勞?」

周圍突然炸開了鍋,議論紛紛!一雙又一雙充滿興奮與感激的目光定格在萬東的臉上。萬東自然也是高興的,在如今這多事之秋,劫難降臨之際,能最大限度的提升道門修士的戰力,無疑是一件好事!

「對了,你們別忘了在進入血骷髏后,儘可能多的收集紫晶!家主那兒也已經知道了試煉寶地的神奇,大為高興,正準備將神機金衛也送進去試煉一番,需要大量的紫晶!」

「這還用你說?上面早就傳下話兒來了!」

「這下好了,經過試煉寶地的一番淬鍊,咱們慕家弟子的戰力必定會暴漲數倍!血骷髏眾獠再來張狂,就得仔細掂量掂量了!」

「可惜啊,這試煉寶地似乎有所限制,天格初階以下,神道中階以上皆不能進入,聽說急壞了咱們慕家的不少長老呢?」

「那是肯定的!如果那些神道巔峰的牛人也能進入試煉寶地,那還有我們什麼事兒?不過話說回來,那試煉寶地對長老們的吸引力又那麼大嗎?」

「你這就不懂了吧?咱們慕家的長老,有不少都已在神道巔峰境徘徊多年,始終看不到晉陞聖魂的希望。試煉寶地對他們而言,那就是希望,你說吸引力大不大?」

萬東嘴角兒含笑的聽著眾人的議論,心情亦是有些激動。到底還是少年心性,喜歡熱鬧!

「那試煉寶地當真如此神奇?」

聽聞此聲,萬東和慕蓮一齊回頭望去,只見李白衣在李文道的陪同下,緩步而來。

李白衣的神情雖然略顯萎靡,卻並不頹廢,顯然他還沒有徹底放棄,依舊在與黑絕指做著抗爭。相比較而言,李文道倒是更顯疲憊。雖然慕羽成說,整個慕家所有強者,都會為李白衣灌注道氣,可在血骷髏的威脅之下,慕家眾強者無不枕戈達旦,時刻警惕,李文龍又怎麼好意思耗費他們的道氣?這些日子以來,一直都是李家自己的強者,輪番為李白衣灌注道氣。

「白衣,感覺好些了嗎?」慕蓮迎了上去,滿是關切。

李白衣苦笑了一聲,道「嚴格來說,算不上很好。」

腹黑小冤家:扮豬吃虎黏上你 萬東轉頭看向李文道,李文道神情凝重的搖了搖頭,道「常司伯的黑絕指委實是霸道,它不光能夠吞噬道氣,而且還能藉助吞噬的道氣,壯大自己,長此以往……」李文道的話並沒有說完,而是化成了一聲嘆息。

在場眾人沒有傻子,自然明白。李文龍體內的黑絕指氣,就像是一頭正在不斷成長的凶獸,早晚會有一天,會無法壓制,屆時便是李白衣的死期。

現場頓時陷入一片靜默,尤其是李家弟子,更是面露悲愴之色!

「常司伯真不愧是聖魂境的強者,洞悉法則,運轉大道,我輩遠不能及也!」李文道禁不住又發出一聲悲嘆,滿是一種恨蒼天有眼如盲的鬱悶!

「大道……法則……」

聽聞李文道的悲嘆,萬東的心中卻是驀然一動,彷彿有一道影子在靈海一飄而過,待萬東回身去尋之時,卻又了無痕迹。

「唰」「唰」

就在此時,兩道紫紅光芒,幾乎同時亮起,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只見慕浩和李斌幾乎同時從紫光中走出,皆是一般的英姿颯爽,少年俊傑……只是衣著稍顯凌亂,頭髮也不甚整齊,微添幾分狼狽。不過二人的神情卻是一般的振奮!

「行啊慕浩,看來我是小瞧你了!」李斌轉頭看到慕浩,張嘴笑道。

原本無論是修為還是戰力,慕浩皆要輸給李斌一籌。可短短時日過去,慕浩已然與之比肩,這進步不可謂不快!

「少廢話!敢不敢進去再戰?我這次一定比你堅持的更久!」慕浩雙目灼灼,充斥著一股極為濃烈的求勝欲。

「哈!說你胖你還喘上了!戰就戰,有什麼不敢的?我以前比你強,以後只會比你更強!」李斌振臂呼道,無所畏懼。

「你倆兒快別在那兒丟人了,有本事跟王陽德,蕭浪他們比比!」

人群中不知誰喊了這麼一句,慕浩和李斌的神情頓時多了幾分訕然,慕浩轉頭看向一名銀衛二組的組員,不無訝異的問道「怎麼,那幾個凶神還沒出來?」

那組員一搖頭,慕浩和李斌禁不住同時發出了一聲哀嚎,所有的興奮勁頭蕩然無蹤,整個人也跟著意興闌珊起來。

萬東見狀心中暗笑,這兩人也真是的,跟誰比不行,非要跟王陽德,蕭浪他們去比,那不是自己找鬱悶嗎?李斌和慕浩比的是在試煉寶地之中誰堅持的更久,可王陽德和蕭浪這些人比的恐怕是誰能夠以最短的時間在試煉寶地中通關。

唰!

又是一道紫光閃過,這一次出來的是王陽德。王陽德一直專註於劍一道,此番定然又有所進境,整個人的氣勢凌厲異常,直給人一種如寶劍出鞘之感。

萬東微微頷首,王陽德悟性高的沒話說,天賦也是出眾,最重要的是這小子還比絕大多數人更加勤奮,繼續下去,必將成為道門之中,劍道第一人!

「王兄,怎麼你先出來的?實話說,我覺得你的修為比蕭浪蕭兄還要高出一線啊!」幕後有些奇怪的問道。

「哈哈哈……到底還是輸給了你!」

王陽德還未接話,蕭浪的笑聲便從紫光中傳了出來。蕭浪的心胸最是豁達,並沒有因為輸給了王陽德,而感到不悅和沮喪,臉上的笑容一如往常的燦爛,鬥志更是未曾消減分毫,反而又暴漲之勢。

「怎麼后出來的反倒認起輸來了?」慕浩有些迷糊。

李斌若有所思的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慕浩的神情立時大變,轉頭瞪向李斌「你……你胡說的吧?」

李斌並不說話,只是用力的點了點頭,臉上滿是心悅誠服。

「蕭大哥,此時言輸,未免太早了些!這一次是我快,下一次說不定是你快呢?」

「哈哈哈……此言有理!我們的比試這才剛剛開始!」蕭浪欣然應道,笑聲震天。

慕浩即便是再無法相信,可是在聽到了王陽德和蕭浪的對話之後,也不得不相信了。忍不住使勁揉了揉鼻子,嘆了一句「果然是一群凶神!」

蕭浪出來沒多久,葉輕雨,胡雪晴,劉可兒三位佳人,便聯袂而出。看三人滿臉帶笑,想必也是通關而出,當真是巾幗不讓鬚眉。

再後面是凌天化和凌無霜兄妹!以凌天化的修為,毫不遜色於前面三位佳人,落在後面,十有八九是為了照顧凌無霜。

再往後,便是羅霄,唐心怡等一大批定山衛的中堅力量。有人完成了通關,有人差了一線沒能完成,不過卻足以給慕李凌三家的弟子帶來巨大的震撼。

「斌哥,你說這群凶神真是從凡俗小世界來的嗎,我怎麼覺得他們好像是從仙庭下來,專門兒折磨我們的?」與定山衛相處的越久,慕浩所受的刺激就越大。得虧他有一顆不服輸的心,否則此時已然被打擊的萬念俱灰了。

李斌也是滿面的苦笑,搖頭道「或許是吧。定山衛中,隨便提拎出一個,都能蓋過你我,說來真是氣人吶!」

「老大,我正要去找你呢!」王陽德回頭見到萬東,臉上頓時露出喜色的說道。 「陽德!不要亂來!」萬東正想問問王陽德找自己為了什麼事,不料蕭浪卻是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喝,神情之中很是透著幾分焦急和擔憂,就好像王陽德要對萬東不利一般。

萬東心中頓覺奇怪,目光一掃,卻又發現,不光是蕭浪,羅霄,唐心怡,段冷嫣等人,也皆是一臉的急促,另外虎躍,烏央幾個離萬東近一些的,更是先一步發動,在萬東面前形成了一道人牆。

王陽德先是微微一愣,隨後似乎反應過來了什麼,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濃濃的歉疚,訕笑著向後退了兩步。

「羅霄,王陽德,你們幾個搞什麼鬼?」這氣氛委實是有些奇怪,萬東不禁凝眉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老大,陽德只是見到你太興奮了,呵呵……」羅霄雖是極力掩飾,卻依舊難掩他神情之中的尷尬。

萬東不理他,又將目光投向了王陽德「陽德,你不是說正找我嗎,什麼事?」

「啊?不不不,沒……我也沒什麼事……」被萬東這麼一問,王陽德直有些惶急,忙不迭的擺手說道。

萬東的一雙劍眉皺的更緊,嘆息了一聲,道「以前我們兄弟之間,從來都是有什麼說什麼,從不藏著掖著,可是看看現在……哎!沒想到我們兄弟之間已經疏遠到了這個份兒上……」

「不!老大,您千萬不要這樣說,我們永遠都是兄弟,永遠都不會改變!」聽到萬東話語中的凄涼,連一向沉穩的羅霄,都不禁有些慌神兒。

王陽德就更不用說了,一張俊臉滿被懊悔之色所覆蓋,只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嘴巴子才好。站在那裡,期期艾艾,想要說些什麼,卻連嘴也張不開。

萬東的神情陡然一肅,凝聲道「既然我們大家還是兄弟,那就有什麼說什麼,無需藏著掖著。陽德,什麼事,說吧!」

「我……」王陽德對劍道的精研高人一籌,可是他嘴皮子上的工夫,卻是恰恰相反,連普通人也不及。再加上慌張,王陽德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來。

羅霄見狀,嘆了一聲,道「老大,還是我來說吧!陽德這幾日在劍道上遇到了瓶頸,遲遲無法突破。這傢伙也是急了,逮個人便拔劍討教,越是高手越是不放過。他不止一次的對我們說,他要想突破瓶頸,只有和老大您痛痛快快的戰上一場。可是老大您現在……」

羅霄說到這裡便有些吞吐,神情也變得微妙起來。

萬東見狀微微一笑,接著他的話說道「可是我現在的修為盡廢,你怕陽德一時收不住手傷了我,對嗎?」

羅霄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神情更是分外忐忑,生怕刺激到了萬東。

一時間,周圍也響起陣陣嘆息聲,尤其是慕浩和李斌這些親眼見證過萬東輝煌的人,更是面露悲色。

這樣一個少年英雄,就這麼被打入深淵,身上所有的光環盡數消失,從叱吒風雲變成一文不名,這打擊,已然不是殘酷二字所能形容的了的。

換做在場的每一個人,只怕都無法接受,而像萬東這樣平靜,處之泰然,那就更是令人佩服了。

「萬公子,無論您有沒有修為,您永遠都是我們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哪怕您手無縛雞之力,這世上也無人敢辱您!因為辱您,便是辱我們大家,大家說是不是?」慕浩有些激動的放聲喝道。

眾人無不響應,尤其是定山衛群英,更是吼聲震天!

原來在以強者為尊的世界里,也能夠以德服人!

「小東,你聽到了嗎?以後我們所有人都是你的堅強後盾,就算你的修為永遠也恢復不了了,也沒有人會看不起你!」雖然萬東從來沒有表露出哪怕一絲的沮喪,可慕蓮的心中卻依然不踏實,此時聽到這震天動地的誓言,她是打心眼兒里為萬東感到高興。

這番情義,如此沉重,萬東如何會不感動?可感動的同時,他也多少有些愧疚!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修為壓根兒就沒廢,元府之中,神魂光芒萬道,隨時都能重新凝聚道氣,甚至讓他比之前更強!只是這些日子,萬東只想著陪慕蓮,完全忘了此事。

感激的掃視了眾人一眼,萬東抬頭看向正不安的王陽德,笑道「你做的沒錯,要想突破瓶頸,唯有不斷的向強者挑戰!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最強的劍道!」

「什麼!?這怎麼可以?」萬東此話一出,立時便炸了窩,滿場皆驚。

羅霄甚至認為,是他們對萬東所表露出來的情義,被萬東誤會成了同情,激起了他的偏執,故而才會做出這種舉動,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真是適得其反了!

「小東,刀劍無眼,而陽德所修的劍道,精髓又是一往無前,你如今全無一絲道氣,如何能夠接的下來?萬一陽德受不住,那你可就……」蕭浪此時也忍不住張口勸道。

「就是就是,老大,你可別嚇唬我們!」羅霄忙不迭的點頭。

慕蓮雖然沒有說話,卻是將萬東的手抓的緊緊的,不肯放開。

「老大,我這瓶頸,其實也不是那麼難以突破,實在不行,還有平蕭二位前輩呢,他們可都是聖魂境的牛人,隨便指點我幾句,我便能輕鬆突破。」

「呵呵……你們大家這是不相信我啊!放心吧,我既不傻又沒瘋,怎麼會自己找死?我既然讓陽德出劍,就一定能夠接下!」

萬東言辭鄭重,面色更是一本正經,全無絲毫玩笑之意,眉宇間透出的更是無比的自信!

「難道萬公子真的能夠接下王陽德的劍?」

「別開玩笑了!王陽德的劍你又不是沒見過,那是何等的霸道犀利?即便是神道巔峰的強者,都未必能夠全身而退。萬公子此時全身無一絲道氣,又拿什麼去接?」

「話雖如此,可萬公子是什麼人,那可是屢創奇迹的神人吶!」

「你……你這話倒也不無道理。」

眾人議論紛紛,萬東卻全然不理會,一雙眼睛,目光炯炯,緊緊的鎖定王陽德,鬥志昂揚勃發!

李文道在一旁看的連連點頭,對李白衣道「白衣啊,你要向萬公子多學學!你們現在的處境相差無幾,可你看看萬公子這份鬥志,絲毫也未消減,真不是常人可及!」

李白衣點了點頭,沒有接話,只是望向萬東的目光中,滿是讚佩之色。

只有真正的經歷過絕境的人才會明白,那種永不消亡的鬥志,永不屈服的精神,是何等的難得,何等的可貴!

「老大,還……還是算了吧,我另想他法!」王陽德倒是有些躍躍欲試,可接到羅霄與蕭浪的目光,還是搖頭說道。

「你若不出劍,便是瞧不起我!以後恩斷義絕,從此陌路,再不以兄弟相稱!」

萬東突然嚴肅了起來,說出來的話,很是透著一股子決絕,當時便將王陽德給嚇的愣了住。眾人也是為之一驚,有心想要再勸,卻又怕萬東說出什麼更決絕的話來。

「既然萬公子這麼有信心,那王小哥無需再有顧忌,如果真有什麼不測,我會立即出手,定不讓萬公子受到絲毫損傷!」就在眾人沉默之時,李文道張口說道。

李文道是正而八經的神道巔峰,修為甚強,有他做後盾,確實可以免去不少顧慮。同時眾人心中也十分好奇,萬東到底有什麼法子,能夠在沒有一絲道氣的情況下接王陽德一劍,漸漸的,周圍的反對聲沉寂了下去。

「老大,那我可真的出劍了啊。」見羅霄等人不再阻止,王陽德的眼睛猛然一亮。

萬東輕輕的掙脫了慕蓮的手,將她送到了一旁,又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這才轉向王陽德,含笑道「什麼真的假的,別忘了,施展出你最強的劍道!」

「好!」

婚然天成 王陽德甚是乾脆,一聲爆喝,手中的赤霄寶劍立時發出陣陣嗡鳴。萬東看的出來,王陽德並沒有向赤霄寶劍中灌注道氣,而赤霄寶劍之所以發出嗡鳴,完全是因為它感受到了王陽德的濃濃戰意。沒想到,這麼快王陽德便已做到人劍合一,哪怕放眼道門,其天賦也是屈指可數。

「好!就算你還沒有悟透劍之真諦,恐怕也離之不遠了!」萬東叫了一聲好。

王陽德咧嘴一笑,道「老大,我這一劍,不敢說斬天裂地,劈開一座山峰卻是輕鬆。你當真準備好了?」

隨著言語,王陽德的氣勢不斷攀升,他手中的赤霄寶劍,也開始爆發出道道猶如岩漿般的赤紅光芒。一股空前霸道凌厲的氣息,瞬間橫掃開來,讓那些個站的稍近的慕家弟子,無不下意識的驚呼後退。

李文道的面色也是不禁為之一變,顯得十分凝重。看樣子,他也沒想到,王陽德的劍道已經強悍到這種地步,竟隱隱的感到有些後悔,他方才的話,只怕是說的太滿了。

「奶奶的!真不愧是萬公子的兄弟,一樣的變態!」

李文道心中暗罵了一聲,不得不催動起體內全部的道氣,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隨著王陽德氣勢的提升,赤霄寶劍所發出的嗡鳴聲,直變成了道道龍吟,恍惚間,赤霄寶劍好像活了過來,如一條赤紅巨龍般,隨時都要躍升九霄! 「浩子,你能接下這一劍嗎?」李斌不禁打了個寒顫,扭頭向慕浩看去。

慕浩此時早已是看的呆了,直到李斌用胳膊肘捅他,他才醒過神兒來,猶如魔怔般的呢喃道:「這一劍足以將我秒殺!這傢伙真的只是神道初階嗎?」

「萬公子這次恐怕真的是危險了!如果他的修為還在,接下這一劍,必然不在話下,可是現在……」

「這還用你說?你沒看到李家那位此時已經全力以赴,隨時準備出手了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