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74 Views

「是這樣的,我希望你能幫助林天奇,他現在有困難,我們又不能暴露。」

Written by
banner

林天奇?史老頭沉吟著問:「可否告知原由?」

「他是我們的少主。」

「你們的少主?」史老一驚,獃獃的說:「你是說。。他。。。他。。。他是。。。」

阿羅靜靜點頭。

史老頭軟軟的坐了下去,失神道:「這怎麼可能,我兄弟的孩子不是已經全被殺光了嗎,他怎麼會有後裔流落民間!這不可能。。。不可能。。。」

「此事關乎著整個華夏的安定,史老,你覺得我有必要欺騙你嗎!我們隱忍了十八年,為了什麼!」阿羅低吼道:「若不是空聞大師告訴我,我也不知道史老你也在忍!今日更不會把這驚天秘密告訴你。」

空聞大師?一聽,史老急道:「你是說,中林寺的空聞大師也知道這事!」

「知道,史老應該明白中林寺在華夏的影響力,中林寺全力支持少主,他日,只要少主羽翼豐滿,振臂一呼,各方人士便會立即響應!」

史老頭很納悶阿羅為什麼會找上門來,如今聽說是中林寺的空聞大師相告,這才釋然下來。

片刻之後,史老頭緩和情緒。老淚縱橫的說:「我一直以為我那兄弟會就此成為傳說,我也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早點出現,就算保不住納蘭家,至少也要給納蘭兄弟留下香火,沒想到。。。真是沒想到。。。白兄弟還有後代活在這個世上!」

「史老,今日一事,你要絕對保密,任何人都不得透露,不然,你會步入納蘭家的後塵!還有,少主還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史老你萬萬不可透露。」

「這是必須的!畢竟……」



在阿羅和史老頭談論著某些事的時候,京大職工別墅,辛空月正拿著電話給遠在京海的人打著電話。

「喂,老計!你怎麼聽到林天奇有危險還能這麼鎮定,你就不能想想辦法嗎?」

電話那頭無奈一笑道:「我現在是遠水救不了近火,你讓我怎麼辦?再說了,京都不是我計家能夠做主的地方!」

「唉。。。」

「你不用嘆氣!」電話那頭,老計笑著說:「想要那小子的命,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以我對他的了解,若不是他心甘情願被帶走,就憑那百名特警,只要他長刀一出,又能耐他如何?」

「話雖如此,可這次的事不是我們看到的那樣,我剛得到消息,這是水家暗中搗的亂,藍家有可能插手了!」

「藍家?」電弧那頭的老計明顯一愣。「如果藍家插手,那小子就有難了!這樣吧,你看看你能不能動用你家族力量,把那小子弄出來,爭取別跟藍家發生衝突。」

辛空月露出一絲苦笑。「我爺爺就一根筋,他說不插手與家族無關的事任何人都說服不了,再說了,我辛家怎麼會為一個邊陲小子出頭!」

「林天奇的身份是渺茫,實在不行你儘力就行了,別為難自己!」

辛空月又一聲嘆氣,很不情願的掛斷電話!一個人默默的坐在沙發上,也不知多了多時,這才重新拿起電話,撥了出去。

「喂,我是辛空月!聽著,城西分局今日剛在京大押走一個叫『林天奇』的人,三天,三天後他若還有一口氣,你就在適當的時候把他保出來!」

「是,小姐!」

電話那頭露出恭敬語氣!

辛空月對林天奇是有感覺,可她身份顯赫,她想擇偶,也必須有個底線,如果林天奇在獄中撐不過三天,那麼她也沒有必要把時間浪費在林天奇身上。 「以諾,你最近怎麼了,好像心情不太好啊。」突然,一個女人說道。

瞬間,旁邊的幾個同事瞪著她,女人感覺到氣氛不對,立馬閉上了嘴巴。

「來來,多吃點啊,別浪費了。」

「對對,吃菜吃菜……」

氣氛瞬間緩和了很多。

「我來解釋一下。」趙以諾突然說道。

頓時,空氣安靜了,同事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她,眼睛里有一絲擔心。

「我可能要離婚了。」女人繼續很不在乎的說道。

周圍安靜的可怕,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接這個話題。有幾個人嘆著氣,臉上一副副可惜的表情,有幾個人也是一陣憤怒,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

「以諾,是不是顧忘欺負你了,你告訴我們,我們幫你。」

「對,我們來收拾他,你不要害怕,再說了,你長得那麼漂亮,又不缺男人……」

「咚!」包廂里的門被打開,進來一個帥氣的男人。

「呦,什麼情況啊趙主管,請客吃飯怎麼不帶上我啊,你也太偏心了吧。」

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大家耳邊。頓時,包廂里沸騰了。

凌辰雖然剛到超市沒多久,但是他的性格和顏值可是征服了所有的員工。

「呦,凌老大來了,趕緊的,我們剛開始。」

「老大,你坐這裡……」

「哎呀,你搶什麼啊,你都已經結婚了好么……」

瞬間,包廂里極其熱鬧。凌辰看了看旁邊的趙以諾,緩緩走到她旁邊坐了下來。

「哎呦,原來我們家以諾這麼受歡迎啊。」

幾個同事開始八卦起來。

「來,老大,我們敬你,為你之前救以諾的英雄行為……」

整個晚上,大家都很開心,不是討論著誰家的孩子不喜歡上學,就是議論著最近哪部電視劇好看,哪個男明星長得好看……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趙以諾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她喜歡這種感覺,工作的時候,大家都很認真,很賣力,下班的時候,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和和氣氣,吃飯聊天。

女人擦了擦嘴,走出包廂。

「哎,怎麼了?」凌辰輕輕拍了拍女人的肩膀。

趙以諾抬起頭來,看著漆黑的夜空,眼睛有些迷離。

「凌辰,你說我真的要和顧忘離婚么?」女人有些迷茫了。

愛了那麼多年,現在突然放棄,會不會有些可惜?可若是不放手,那個蘇菲菲又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趙以諾冷笑了一下。

原來感情也會如此脆弱,一個念頭就可以結束多年的愛戀。

「以諾。」凌辰轉過女人的身子,正視著她。

「不管怎麼樣,你開心就好,但是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我會隨時陪在你身邊。」凌辰認真的看著面前有些醉意的女人。

「蘇菲菲懷孕了,是顧忘的孩子,那個孩子不能一出生就沒有爸爸,不可以……」趙以諾嘀咕著。

她是一個善良的女人,所以才會對那個蘇菲菲如此寬容。凌辰嘆了口氣。

「額……」突然,女人一個踉蹌,直接撲進男人的懷裡。

「顧忘……」趙以諾呢喃著。

「以諾?」凌辰輕輕晃了晃女人的胳膊。

一陣風吹過,冷冷的,男人趕忙雙手摟著女人,試圖給她一點溫暖。可是眼前的一幕,全被不遠處的顧忘看見了。

顧忘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凜冽,氣勢很是逼人。

她這麼著急離婚到底是為了什麼?蘇菲菲肚子里的孩子?還是那個凌辰!

他頂著一具疲憊的軀體來找趙以諾回家,結果卻看到了讓人如此驚喜的畫面!

顧忘的眼睛里閃現一絲寒光,隨即轉過身子,徑直離去。

「額,我是不是睡著了?」趙以諾突然醒過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聲音有些憔悴。

「我送你回家吧。」凌辰輕輕捋了捋女人的頭髮。

「她們呢,都走了么?」趙以諾趕忙跑進包廂。

「以諾,在這裡,我們先走了,就不打擾你們了!」樓下,一個女人大聲喊著。

趙以諾趕忙跑到陽台,原來她們已經下了樓。

這幾個女人,真是不講義氣,走都不叫自己!趙以諾撇了她們一眼,故意裝作不開心的模樣。

「哎呀你就別生氣了,你繼續在凌老大懷裡睡吧,我們真的走了,拜拜!」說著,幾個女人相互挽著胳膊離去。

瞬間,趙以諾覺得有些尷尬。可能剛才真的是喝醉了,竟然睡著了,還是在凌辰的懷裡。

「爸爸,你回來了。」亮亮興奮的大聲喊著,直接撲進顧忘的懷裡。

可是男人一躲,直接走進房間,「亮亮,爸爸今天有點累,改天陪你玩。」

旁邊的林夫人很驚訝,以前的顧忘可從來沒有對亮亮這麼冷漠過,今天這是怎麼了?

「你的辦公室,我已經打掃好了。」門口,趙以諾低聲說著。

「好。」凌辰有些尷尬。

「那個,今天謝謝你啊。」女人有些不好意思。

他當然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意思,只是再想起來剛才那個畫面,再加上幾個同事的瞎起鬨,自己不想點什麼才怪。

和凌辰告了別,女人直接走進房子。

「亮亮,怎麼還沒睡啊?」趙以諾直接抱起孩子。

「媽媽,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晚才回來,悄悄地告訴你,爸爸好像心情不好,」亮亮趴在女人的耳邊低聲說道。

瞬間,趙以諾的眼神黯淡了。

「亮亮,趕緊睡覺吧,明天還要去上學,以諾,桌子上是顧忘的葯,你別忘了拿給他。」說完,林夫人直接牽著孩子的手,走進房間。

要不要和他提離婚的事情?趙以諾有些猶豫了。

「聽夫人說,你最近發燒了。」女人一進房間就說道。

躺在床上的男人一點沒有任何反應。

他睡著了么?女人緩緩走到床邊。

「顧忘……」趙以諾輕輕拍了拍男人的胳膊。

男人依舊沒有動靜。

趙以諾將手放在顧忘的額頭上,瞬間蒙了。

「顧忘,醒醒,快,吃點葯再睡。」女人慌了。

這個臭男人,發高燒怎麼還不吃藥! 。

京都,某部隊中!

一位年輕連長此時正在上級首長辦公室彙報京大今日發生情況。那營長聽完之後,潛入沉思中,很久,這才輕啟粉唇。

「能夠預料得到林天奇會有災難,但還是沒想到他會成為犧牲品,姚校長這一手可真是玩得漂亮,直接把京大毒蟲全部清除,還讓其他家族無話可說!更重要的是,外人會認為這是群義會和蒼茫幫對林天奇的報復,不會將這件事聯繫到姚校長身上。」

連長皺眉說:「姚校長對華夏的家族一直不感冒,可林天奇那種值得敬佩的人怎麼就成了犧牲品!營長,你說林天奇真會坐以待斃,我不相信那小子會安分下來。」

狄無秋搖頭一笑,懾人魂魄的雙眸眨了記下,搖頭說:「他要是能安分,就不會惹出這麼多的事來了!」

「那營長你能不能出手救救他,那小子要是就這樣死在獄中,可是我一輩子的遺憾啊!」

一見連長發出這樣的感嘆,狄無秋疑惑的問:「他真值得你這樣?」

「那種情義,只有男人才能領悟!」

狄無秋沒有說話,揮手讓連長退下!沉思起來。

在狄無秋心裡,她很想讓林天奇就這麼一命嗚呼死掉算了,可在想到林天奇身上有她想知道的事,她又不受控制想要保住讓她這些日子整夜失眠的人!這個時候,狄無秋心裡很矛盾。

她在想,自己那麼恨他,為什麼又會在夜深人靜的夜晚想起他!



城西分局,當天奇被百名特警送進重犯監獄!迎來的目光不是羨慕,而是妒忌!凡是進了這個地方的人,哪一天不死人?又有誰能夠活著離開,再去享受外面花花世界的。

陰冷潮濕的房間,散發出發霉的臭味,天奇在看見不足二十平米的牢房此時正有十幾名魁梧漢子在午休,沒有上前打擾,而是在坐在一邊,靜靜的坐著,想著。

自從來到京都,發生了很多的事!先是有人暗中跟著自己,等自己仔細探測時,那人又突然消失了;火車上的一番經歷、進入京大廢掉京都兩大黑幫的少爺;在部隊,狄無秋的出現讓自己遇到了二流家族水家,也就是到這個時候,自己的麻煩源源不斷到來。

似乎,京都有著不為人知的事!

狄無秋,她是部隊的女軍官,她會軍拳,這是很正常的事,可他怎麼會軍中流傳的最高拳法,華獄心意六合八法拳。據那位大師所說,這門功夫是華夏一流家族的狄家所有,難道……

狄無秋是狄家嫡系?

辛空月,這女人無時不刻給人一種迷惑之感,總是讓人神魂顛倒,這種感覺在別人看來,是一個美女的魅力,可辛空月身上的那種氣息,完全不是別人看見的那麼簡單,她散發出來的氣息,倒是有點相似催心術?

催心術?這門功夫不為世人所知,記得雲遊四海的那位大師曾告訴過自己,催心術是華夏辛家的獨門功夫,這門功夫只有辛家嫡傳才能擁有。可是,華夏二流家族中並沒有辛家,難不成辛家也是一流家族。

師父清風道長曾說,二流家族中有:計、連、百里、萬里、落、花、流、水這八家,也在自己高考之後告誡,二流家族可做跳板,一流家族碰不得,師父他們是要讓自己進入一流家族的視野嗎?

天奇緊閉雙眼,靠在冰涼的牆壁上;這些天發生了太多的事,天奇需要整理自己的思路!

天奇想知道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昔日大名鼎鼎的北羅出現了,消失了十幾年的蝳獄神箭也出現了!記得那天與北羅見面,京大學生會蕭薇所使用的鞭法,那是傳說中的游龍神鞭。

游龍神鞭據說是華夏三流家族的魏家所有,可蕭薇姓蕭,她怎麼會魏家的獨門功夫。

重要的是一點,那天蕭薇出手時,儘管她隱藏得很深,可她手中那劍法卻帶有北方蕭家的狂風刀法。

狂風刀法講究快速,蕭家新一代家主蕭蕭與南方何家新任掌門何平齊名,何家獨門刀法,落葉刀法飄忽不定,只是他們一直被二流家族打壓著,沒有機會一展身手。

蕭薇?蕭薇?

天奇在心中念著這個名字,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還有今天發生的事,表面上是敵人找不到自己從而將目標移到鑰欣身上,可京大不是不準動兵器嗎!鑰欣的功夫不差,能將她傷成那樣,打鬥至少也得二十分鐘。

二十分鐘的時間,京大保安團和警衛的人完全能夠趕到阻止,可是,京大並沒有這麼做,而是任由事情發生。

之後自己回到京大,等自己帶著魯崢和蠻牛蕩平武術社、跆拳道、空手道之後,出現的不是京大的警衛,而是荷槍實彈的特警。

顯然,這一切是有人在後背*縱。可會是誰呢?

姚校長?

他很有可能這麼做,可據第二季給自己的資料所訴,姚校長最痛恨華夏各家族把手伸到京大,擾亂京大正常次序,他應該不會這麼做。

如果不是姚校長。。。

突然,天奇似乎想到了什麼!雖閉著眼,但他密濃劍眉還是輕輕皺了一下。

第二季的情報不會出問題,如果姚校長痛恨華夏各家族把手伸到京大一事成立,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成為姚校長剷除京大內部毒瘤的犧牲品,因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

而從自己這些日子發生的事,再綜合今日特警出現的時間來看,此時可以確定是姚校長做的,因為也只有這樣,才能將那些動手的人除掉,借題發揮,將各大家族在京大的人徹底趕走。

可是,京大基本上聚集了華夏所有家族的子弟,姚校長此舉無疑得罪華夏家族,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姚校長既然要這麼做,必定有原因。

是什麼原因讓姚校長不惜得罪華夏大小家族也要讓京大太平呢?

這一點,天奇就不明白了!畢竟他現在還沒完全了解華夏所有家族,就連一流家族有幾家他都不知道。

不過,能從這些天發生的事分析出這些信息,天奇覺得自己並沒在浪費時間,自己要建立屬於自己的實力,之所以遲遲不動手那是因為奠基石還沒完全鋪好,可鑰欣受傷,讓天奇瞬間明白,自己若是再這樣下去,群義會和蒼茫幫還會繼續目中無人。

自己甘願來這裡,也是想好好靜一下!再者,群義會和蒼茫幫不是想找自己麻煩嗎,現在有這樣一個好機會,他們應該不會放過,只要他們在這裡動自己,自己出去后,就有足夠的理由殺到他們家門前。

群義會,蒼茫幫,我林天奇出去后,就是你們的噩夢。

天奇在心中默默的念著,無形間,一股寒意從他身上釋放出來!瞬間,周圍空氣驟然下降,牢房眾人似乎感覺到了那森冷殺氣,均是打了個擺子,在天奇耳邊長發輕然飄起之時,坐直了身子,四處張望。

當看見這間不足二十平米的陰冷牢房不知何時多了一名渾身是血的少年,他們都愣住了。每個人的心頭都在想,就這小屁孩,也能犯事走進這京都第一重犯監獄?

對於這些人的眼神和神色,天奇並沒放在心上,他的目光,只是輕微一掃,便在對面最邊上的一道身影上停留好幾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