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95 Views

蕭硨知曉慕容清月在看他,他特意地避開慕容清月的目光,只是將目光落在了韶華的身上。

Written by
banner

謝歡與謝蘭、謝芝都待在觀賞台上,便瞧見慕容清月與韶華翻身上馬,而謝詁等人也都在馬上了。

袁緋琴坐在謝歡的身旁,「原先便見過華姐姐與大姐賽馬。」

「我是頭一次。」謝歡知曉袁緋琴是主動與她示好。

好在幾人並非去密林,故而也便沒有危險。

韶華帶著乘風跑了一陣,便勒了韁繩,轉身,卻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她愣了愣,彎腰對乘風說道,「我們回去吧。」

乘風動了動,然後轉身就要往回。

她轉身,便見有人騎著馬正在等她。

「你?」韶華雙眸閃過一抹淡淡的冷光,接著說道,「這騎馬裝?」

「我命人連夜縫製的。」拓跋玦笑著說道。

韶華接著說道,「你將我引到這處是為了什麼?」

「不過是相與你單獨相處相處。」拓跋玦說著便騎馬朝著她過來。

韶華反而有些戒備地看著他,面上不顯。

拓跋玦與她并行,「你怕我?」

韶華盯著他,夜色正濃,雖然這處並非是密林,卻也不知是為何,乘風竟然跑到了這裡,她低頭看了一眼乘風正在愉快地咀嚼著草料,無奈地搖頭,摸了摸它的鬃毛,「貪吃。」

乘風晃了晃頭,繼續。

拓跋玦只是靜靜地看著她,「你不擔心我對你做出非禮之舉?」

「大皇子有話但說無妨。」韶華知曉,拓跋玦費盡心思,選出這個好地方,顯然是為了與他說一些要緊之事。

「你母親之死,與當今皇帝有關。」拓跋玦看著她說道,「謝昶雖然是你親父,當年卻眼睜睜地看著你母親殞命,難道你不想報仇?」

韶華雙眸難免閃過一絲驚訝,「口說無憑,況且大皇子也並非是當事人。」

「難道你一點都不好奇你母親究竟是何人嗎?」拓跋玦看著她問道。

韶華當然好奇,可是,現在她所掌握的信息的確太少了。

「我母親是何人,我不知曉,不過卻也明白,如今我不能離開夕照。」韶華看著拓跋玦,「大皇子想要從我這處得到什麼?」

「我看重的是你。」拓跋玦接著說道,「我並非是一個強人所難之人,不過是權宜之計,倘若我不當眾求娶,對你有這種心思,夕照皇帝便不會對你有所保護,你當真以為他是真心想要讓你留在謝家的?」

「那?」韶華也看得出來,表面上皇帝對她多番庇佑,可是事實上……

「你與沈煜?」拓跋玦再次地問道。

「我與他如何了?」韶華反問道。

拓跋玦輕笑道,「華兒,你還在你母親腹中的時候,我便在等著你,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暗中關注你,席老太太臨終之際,是將你託付給我了。」

「我以為是三皇子。」韶華一直以為是慕容絕呢。

「他?」拓跋玦雙眸眯起,那銳利的眸子猶如夜鷹,不過看著她的時候卻是盡顯溫柔,「此次秋獵,意外重重,你自當小心,此物你收著,表面看似平常,卻內藏玄機,倘若你有為難時,便將此物放於月扥之下,便會有人來救你。」

「這?」韶華盯著拓跋玦遞來的一塊把玩的羊脂玉,只有拇指一般大,卻是瑩潤光澤,放在手中,帶著絲絲的溫度。

她抬眸看向拓跋玦,「多謝。」

拓跋玦緊接著說道,「我等你的回復。」

「倘若我一輩子都不會呢?」韶華接著問道。

「你只要記得,你……我勢在必得。」拓跋玦說罷,便聽到不遠處傳來馬蹄聲,「會有人過來。」

「大皇子……」韶華低頭看著那羊脂玉,她知曉,此物看似平常,卻極其貴重。

「小心。」拓跋玦已經消失在夜色中。

不一會,便見慕容清月帶著人過來了。

謝忱與謝詁擔憂地看著她,連忙上前,「沒事吧?」

「不妨事,不過是乘風貪吃。」韶華低頭看著已經吃飽的乘風,正眯著眼,甚是滿足。

慕容清月來回看了一眼,並未瞧見人影,但是瞧著韶華面色無恙,便笑道,「回去吧。」

「嗯。」韶華點頭,一行人便回去了。

謝歡見他們回來,連忙下了看台,沖了過去。

「大姐。」謝歡仰頭看著她翻身下馬。

韶華淺笑道,「我跑遠了。」

「明日再比試。」慕容清月可是沒有玩夠呢。

「明兒個要迎駕。」謝忱好心提醒道。

「本宮先走了。」慕容清月深深地看了一眼韶華,轉身離開。

韶華知曉,是慕容清月特意引她前去與拓跋玦見面的。

謝忱與謝詁二人對視了一眼,知曉天色已晚,在這處的確不便,便親自送她們回去,便離開了。

蕭硨卻隨著慕容清月去了。

「怎麼?心疼了?」慕容清月側著身子,並未看蕭硨,她穿著絳色的短裝,那淡淡的光影灑落在她的身上,多了幾分地清冷。

人如其名,清冷如月。

蕭硨只是盯著她的背影,「公主殿下,臣雖然傾心與謝大小姐,卻也知曉與她無緣,自是不會強求。」

這話看似說的是他,卻是在暗示慕容清月也莫要強求。

慕容清月挑眉,並未看他,嘴角含笑,「本宮看中的,從未失手過。」

蕭硨自知無話可說,便告辭了。

慕容清月仰頭看著那玄月,也只是一陣輕笑,轉身回了帳篷。

拓跋玦已經在等她。

「她那麼聰明,自然會猜到是我所為。」慕容清月緩緩地坐下,看向對面站著的拓跋玦。

「我答應你的,也會履行。」拓跋玦自然聽到了蕭硨與她的談話,接著說道,「你為何偏偏執著與他呢?」

「那你呢?」慕容清月看向拓跋玦問道。

「不知。」拓跋玦也不明白,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繼續往前。

慕容清月歪著頭,「你想要從她的身上得到當年的秘密?」

「這並非是你要知道的。」拓跋玦淡淡道。

「哦。」慕容清月微微點頭,便轉身去了屏風。

拓跋玦知曉她這是要逐客了,便起身走了。

韶華回了院子,謝歡幾人見她神色無恙,便回去了。

「大小姐,老奴瞧著您神色不對?」鄭嬤嬤走上前去,小心地開口。

「大哥可到京了?」韶華抬眸問道。

「老爺去邊關了,並未回來,大爺便過來了。」 妙手回春 鄭嬤嬤說著便將席沅傳來的書信遞給她。

她展開看過之後,沉默了半晌說道,「讓大哥放心便是。」

「是。」鄭嬤嬤垂眸應道,「大小姐可是要與大爺見面?」

「多事之秋,尤其還是如今,等回京再說吧。」韶華低聲道。

「是。」鄭嬤嬤應道,便退了下去。

韶華沉思了許久之後,便準備就寢。

未料到謝歡與謝芝匆忙地趕了過來。

「大姐,三姐不見了。」謝歡焦急的說道。

「不見了?」韶華一怔,接著說道,「她何時不見的?」

「我與八妹妹去沐浴了,等回來之後,便見三姐不在帳中,隨即便派人去尋了,可是誰都不知她去了何處。」謝歡看著她說道,「大姐,您說三姐究竟去了何處?」

「她是自己走的?」韶華想著,謝蘭這幾日一直有不好的預感,她自然不會離開自己身邊。

除非有人來傳話,讓她前去。

「二嬸那處也說沒有見過三姐。」謝歡擔心是大蕭氏叫謝蘭前去了,隨即便讓人悄悄去打聽了。

「這便怪了,她會去何處?」韶華聽著謝歡所言,想來謝蘭要麼是被偷偷擄走了,要麼就是自個離開的。

「她跟前的丫頭呢?」韶華繼續問道。

「鈴兒在的。」謝歡緊接著說道,「趙嬤嬤也在。」

「鈴兒與趙嬤嬤如何說的?」韶華繼續問道。

「我們回來,鈴兒與趙嬤嬤便倒在一旁,像是暈倒了。」謝歡看著她。

「暈倒?」韶華知曉,謝蘭是被擄走了,可是是何人擄走的呢?

「還有誰知曉此事兒?」韶華緊接著問道。

「除了我與八妹妹,鈴兒、趙嬤嬤,便無人知曉了。」謝歡接著說道,「二嬸那處,我是讓人去瞧的。」

「我知道了。」韶華斂眸。

只是外頭卻傳來了響動。

「外頭髮生何事了?」韶華看向鄭嬤嬤,低聲問道。

鄭嬤嬤臉色微變,「大小姐,二夫人正帶著人尋三小姐呢。」

「什麼?」謝歡一陣驚訝,「二嬸是如何知曉三姐不見的?」

「是啊。」謝芝疑惑道,「這事兒並未傳揚出去。」

嬌妻太霸氣,總裁要復婚 「這幾日二嬸那處可有何動靜?」韶華轉眸看向巧喜問道。

巧喜消息靈通,如今正在思索著,過了一會才開口道,「大小姐,奴婢在想,會不會與二夫人給三小姐許的親事有關?」

「嗯?」韶華看向巧喜。

「聽說,二夫人打算將三小姐嫁給鄭家的公子。」巧喜看著韶華說道,「前幾日鄭家還送來了東西呢。」

「鄭家公子?」韶華像是在哪裡聽過。

「大小姐,那鄭家的公子乃是大夫人當初牽線的。」鄭嬤嬤上前說道。

「鄭家?」這才想起來,鄭家的旁支,的確有一個公子,是個病癆,命不久矣。

「難道是要嫁過去沖喜?」韶華皺了皺眉頭。

豪門蜜戀:總裁請剋制 「三小姐定是不會同意的,二夫人該不會想……」鄭嬤嬤靈機一動,似是想到了什麼。

韶華雙眸一沉,只覺得二夫人竟然有如此的行事,當真是要將謝蘭推入火坑。

謝歡與謝芝二人也立馬明白過來了,只覺得二夫人的行徑太過於卑鄙。

韶華沉默了半晌,「讓風影去看看。」

「是。」鄭嬤嬤應道。

另一處的帳篷內,有一人躺在病榻上,正用絹帕捂著唇,以免發齣劇烈的咳嗽聲。

「公子,謝三小姐已經被帶過來了。」一旁的小廝低聲稟報道。

「嗯。」那人擺手道,「謝二夫人可傳來消息?」

「說了,待會如果外頭有動靜了,只要讓眾人瞧見謝三小姐與您在一處便是。」小廝繼續說道。

「我知道了。」那人強忍著咳嗽,「那便讓她先睡一會。」

「是。」 入骨暖婚:老婆大人有點萌 小廝應道,便退了下去。

謝蘭只覺得眼皮發沉,只聽到有腳步聲,卻也不知自個究竟在何處。

似乎聽到有人在竊竊私語,她卻聽不大清楚。

等過了一會,她便徹底地暈過去了。

風影很快回來,飛身落下。

「少主,人的確在鄭家的帳篷內,被迷暈了。」風影低聲稟報道。

韶華雙眸微動,「將她帶回來。」

「是。」風影應道。

「等等。」鄭嬤嬤突然喚道。

「怎麼?」韶華看著鄭嬤嬤。

「大小姐,三小姐怕是還不知曉這乃是二夫人所為,不如讓三小姐死心吧。」鄭嬤嬤看著她說道。

「鄭嬤嬤說的對。」謝歡覺得此事兒還是讓謝蘭自個決定。

韶華點頭,「那便等二嬸派人過去之後,你再將三妹妹帶回來。」

「是。」風影應道,便閃身離去了。

韶華看向謝歡與謝芝,「此事兒莫要節外生枝。」

「是。」謝歡與謝芝二人應道。

巧喜走了過來,「大小姐,您不去瞧瞧?」

「這等事兒,如今還是少招惹為妙。」韶華淡淡道。

巧喜應道,幾人便安靜地在這處等著。

二夫人大蕭氏焦急地帶著人四處尋人,不知是誰傳了消息,說是見謝蘭悄悄地去了鄭家的帳篷。

大蕭氏當即便惱了,直接帶著人去鄭家興師問罪,要人去了。

鄭嬤嬤只是不斷地稟報著那處的情況。

韶華安靜地坐著,只是等待著。

全民大冒險時代 謝蘭再次地清醒,緩緩地睜開雙眸,便見自個躺在陌生的床榻上,這裡並不是她的帳篷,她狐疑地看著,便見一道黑影閃過,接著帶著她躲在了隱蔽之處。

外頭,聽到有人在說話。

「公子,算來人已經醒了,待會您進去便是。」那人說道。

「我知道了。」那聲音聽起來甚是虛弱無力。

謝蘭皺著眉頭,不知發生了何事。

她不敢出聲,只是等待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