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87 Views

而這一刻,東皇太一體內綻放出一縷聖威,是使用了封存在體內的聖器的力量,一個巨大的寶瓶懸浮在東皇太一的頭頂上方,寶瓶如羊脂玉般潔白無瑕,通透晶瑩,而且釋放出一股滂沱的聖威。

Written by
banner

「雷!」

東皇太一猛地大吼一聲,寶瓶中突然噴出一道乳白色的雷光,如一條天龍搖頭擺尾的朝著迦葉沖了過去。

迦葉直接輪動封神台,將封神台當做是大印來使用,與那道乳白色的雷光碰撞在一起。

驚天巨響,天穹抖動。

這道驚世雷光被迦葉用封神台震碎,但緊接著,東皇太一再次結印,口中輕喝:「火!」

熊熊火焰噴薄而出,燒紅了整片天空。

「土!」

東皇太一似是不想再給迦葉機會,寶瓶中再次噴出一道黃光,射向蒼穹,化作了一座座巨大的山嶽,在被沾染上火焰之後,更是如同隕星一般砸落下來。

「什麼JB毛啊!」迦葉倒是嚇了一跳,東皇太一的這口聖器,竟然具有五行之力。

迦葉將封神台祭出去,封神台神光逼人,替迦葉擋住了厄難,不然這強大的聖器之威,就算是迦葉的神通之體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安全脫身,不死也要脫層皮。

「殺!」

「殺!」

雷神之子和雪神之女也見准機會,從後面殺向了迦葉,兩道絕世鋒芒斬殺而來。

「滾蛋!一邊玩兒去!」迦葉頭也不回,甚至都沒有動用封神台,直接祭出龍刀神通,刀光斬過,將雷神之子和雪神之女掃飛出去。

「東皇太一!!」迦葉大吼,再次飛到了封神台上,他整個人盤坐在上面,一道神光沒進了坐下的封神台中,封神台的神光更加炙熱。

東皇太一也是祭出寶瓶,與封神台抗衡。但聖器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和封神台這種洪荒大神祭煉出的神物相比,這是堪比洪荒神兵一般的神物。

「轟隆!」

東皇太一頭頂之上的寶瓶虛影當場破碎,畢竟這只是聖器演化出來的影響,並非本體。

「噗!」

東皇太一口中溢出一抹鮮血,被封神台撞得飛出去數千米,搖搖晃晃險些站不住。

「萬千生靈,唯我主宰,給我臣服!!」東皇太一大吼,他的體內再次綻放出神光。 天地動搖,在這一刻彷彿東皇太一體內的神明真的蘇醒了,一縷縷神威,令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忌憚,饒是六耳小聖也一樣,臉色微微蒼白,駭然的望著東皇太一。

「這傢伙真的是一尊神祗的化身嗎?」六耳小聖有點不可思議,這股力量,幾乎快要突破出大神通境界的範圍了。

此時此刻,迦葉也眼神凝重起來,東皇太一的強大還是超出了他的預料,這一刻連封神台在手迦葉都不禁感覺到了莫名的悸動,這是來源於力量的壓制。

「東皇太一,你究竟有多強大?」迦葉眉頭緊皺,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東皇太一的身上。

「今日就要在這裡徹底抹殺你這個異數!」東皇太一喝道,如神如魔,大踏步前進,每一步踏出,都會給人一種莫大的壓力。

「來吧!」迦葉也豁出去了,龍刀刀柄出現在手中,激發出一道千丈長的刀芒,化作青龍搖頭擺尾。

「殺!」

東皇太一口中喝出一道殺字訣,而後整個人已經出現在高空之上,手掌向下一按,神光蔓延整個天地,天塌地陷,如同末日般降臨。

沉重的壓迫氣息,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惶恐,向後退去。

迦葉也是肌體「咯吱」作響,東皇太一這一刻,似乎已經超脫了大神通四階的存在,成為一位半神。這就是他體內那股神祗的力量,別說是在海域中,就算是整個天下,只要神話不出,這種力量也可以橫著走了。

「嗷!」

龍刀刀芒逆沖而上,青龍虛影搖頭擺尾,迎上了東皇太一的大手掌。在一番激烈的碰撞之後,龍刀刀光竟然被輕而易舉的粉碎,滔天的神力一下子把迦葉掀飛了出去。

「我操!」迦葉暗罵,這股神力太可怕了,連龍刀都擋不住。

「哈哈哈哈!」東皇太一大笑,不過此刻從他體內,卻傳來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似乎在她身體內,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

「你的身體里果然有古怪!」迦葉擦拭掉嘴角的一抹血跡說道。

「哼!你知道了又怎樣?凡夫俗子,豈可窺探神秘?」東皇太一冷笑道,他體內的那個女子發出同樣的陰冷笑聲。

「你體內有一尊魔化神靈!」迦葉喝道。

「你…….」這句話,卻是讓東皇太一臉色一變:「你是如何得知的?你是怎麼知道魔化神靈存在的!」

「哈哈哈哈! 從氪金開始砍翻世界 東皇太一,我終於知道你的來歷了,你根本就是生於這禁忌之海中!你就是魔幻神靈的傀儡!!」迦葉大聲道,似是想把這個事情公布給所有人。

他見識過三艘亡靈戰船,見識過真正的魔幻神靈,也從封神台內的神祗口中得知了魔化神靈的存在。 保住家產後我踹了聯姻大佬 不過紫雲小聖,玄月聖女和上官雅他們都不知道,聽的是一頭霧水,唯一六耳小聖,南飛月和瑤馨露出了震驚之色。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更應該死!」東皇太一的瞳孔完全被神光所取代,他現在已經失去了自我,完全被體內的神靈給操控了。

「啊!!!」

一聲大叫,東皇太一一個俯衝朝著迦葉衝過去,一掌將迦葉震飛出去,連通著封神台都沖飛而起。

此時的東皇太一,擁有著半神的境界,誰能攔得住?

「哈哈哈哈!」東皇太一大笑一聲,凌空朝著封神台抓了過去。

封神台內蘊含著有關天地大秘的線索,誰能解開這個秘密就能成為天地的主宰,像東皇太一這種人物,更是對此志在必得。

迦葉猛地吐出一口鮮血,而後雙手結印,封神台神光暴涌,化作了一個大印朝著東皇太一印了過去。

東皇太一臉上露出不屑之色,屈指點出,一指頭洞穿出了無上神力,將封神台震住。

迦葉快速的沖了上來,演化出一個金色的大手張按在了封神台上,封神台再次湧出一股神力,與東皇太一硬撼了一掌。

奈何,迦葉只是臨時掌握了一些駕馭封神台的技巧,根本無法發揮出這件神物的真正威力,當場又被東皇太一一掌震飛了出去。

「嘿嘿嘿嘿,你不是想要解救上古魔猿嗎?我現在就會滅掉他給你看!」東皇太一冷笑道,緩緩伸出手掌朝著那口裝有上古魔猿屍體的石棺拍了過去。

「你M了個逼!你敢!」迦葉暴怒了,已經開始破口大罵了,直接掄起封神台朝著東皇太一砸了過去。上古魔猿對他恩情很重,迦葉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他死無全屍。

「憑你,有什麼資格攔我?」東皇太一冷笑道,他的雙眸中,射出兩道旺盛的神光,化作兩道神劍刺向迦葉的眼睛。

這兩道神光非比尋常,乃是東皇太一體內神祗的元神所化,一下子刺穿了迦葉的雙眸。

「噗噗!」

迦葉雙眼鮮血淋漓,眼球被刺破,當場慘叫一聲后飛出去。要知道,迦葉這對眼睛非比尋常,那可是他修鍊上古神法才能獲得的神眼,眼下竟然被東皇太一毀去。

對於修士來說,靈識雖然可以取代雙眼,但迦葉的神眼卻毀去了。

不遠處,南飛月,六耳小聖和瑤馨等人都是臉色一變,他們了解迦葉的實力,絕對是可以和大神通四階的高手爭鋒的,但此刻面對東皇太一這種強手,不但吃癟,而且還被毀去了神眼。

只有紫雲小聖,玄月聖女和雷神之子以及雪神之女眼中露出一抹嘲諷之色。

「啊!!!!」迦葉痛苦的捂住自己的雙眼,鮮血橫流,順著他的手指縫流了出來。

「就算沒有眼睛,你也能看著上古魔猿在我的手掌下毀滅。」東皇太一笑道。

「東皇太一!!我爆你大爺的菊花!!」迦葉痛苦的大罵,卻無法換回局面,只能看著東皇太一的手掌朝著那口石棺拍落下去。

「吼……」

而就在這時,詭異的事情發生了,那石棺之內,突然傳來一聲低沉的吼嘯。

這一驚變,頓時讓在場的人全都驚住,就連東皇太一都停下了手,難以置信的看著裝有上古魔猿的石棺。

「吼~~~」

吼嘯聲再次傳來,此刻,從那石棺的縫隙中,竟然有一縷縷魔氣散發出來,絲絲縷縷,讓人不寒而慄。

「這股氣息莫非是……」東皇太一體內,那名女子的聲音也帶有一絲惶恐和驚駭。

「嗚嗚嗚嗚~~~~」

陰風鋪天蓋地的捲來,遠處的海域中,傳來三聲疑似鬼嘯的聲音,那三艘掛滿了神靈屍體的亡靈戰船再次出現了,只不過此刻三艘戰船沒有靠近,而是停在了遠處的海域中,穿透朝著迦葉他們所在的這個地方,似是在窺視著什麼。

「是它們!!不!!」東皇太一體內的那名女子此刻徹底的惶恐了,有種想要逃走的打算。

「砰!」

而就在這時,石棺突然爆開,上古魔猿魁梧的身體從裡面飛了處理,他渾身上下魔氣繚繞,沒有一點生機,似乎早就已經死了不知多少時間,但此刻在這滔天魔氣的襯托下,上古魔猿恍若魔神降臨一般。

「魔化!是魔化,他找到了那股力量的根源了!」東皇太一體內的神祗駭然出聲。

「吼!」

上古魔猿一聲長嘯,雙瞳之中噴薄出百丈長的黑色魔光,吞吐魔氣,讓日月無光,天地黯然。

而遠處的三艘萬靈戰船,似是在配合著上古魔猿,也發出凄厲的長嘯之聲。

迦葉身上,那桿九幽神鐵不受控制的飛了出來,直奔上古魔猿而去,被上古魔猿一把抓在了手中,神兵認主,發出興奮的嗡鳴之聲。此刻連九幽神鐵都似乎被魔化了,散發出滔天的魔氣。

六耳小聖,紫雲小聖,玄月聖女都被上古魔猿的這股力量給震懾住,向後退去。

其他人也不列外,南飛月等人也是向後倒退,雷神之子和雪神之女就更加不用說了。

上古魔猿扛著大鐵棍,冷眸掃視一拳,百丈長的眸光所過之處,將虛空撕裂。最後,上古魔猿的目光集中在東皇太一的身上,而後猛地輪動大鐵棍,狠狠地朝著東皇太一砸了過去。

「轟隆!」

天空被一棍子壓塌,上古魔猿這一擊,足可以毀天滅地。

東皇太一臉色一變,神光飛出體內,那口聖器寶瓶出現,這一次是聖器的本體,迎上了但巨大的鐵棍。

「咚!」

如同天鼓雷動,大鐵棍一下子砸在寶瓶之上,東皇太一受到了莫大的震動,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身體橫飛出去。

「這……」南飛月等人都驚住了,對上古魔猿的戰鬥力感到駭然。

輪迴覓情:智亂帝王心 半神!上古魔猿絕對有著半神的實力,而且,還是一尊魔化的半神。

與此同時,遠處海域中的三艘亡靈戰船也似是感應到了什麼,開始朝著這邊靠近。

東皇太一這下子慌了,不知道是為了什麼,他似乎對亡靈戰船很是畏懼,更確切的說,應該是對亡靈戰船內的存在很畏懼。

此刻,東皇太一再也顧不得其他的,一咬牙,一頭扎進了海水中,氣息快速的消失,顯然她想要遁走了。

「不能讓他跑了!!」迦葉大吼,雖然失去了神眼,但靠著靈識,他完全可以洞悉周圍的一切。

當下,迦葉祭出去封神台,將一方海域的海水卷向高中,搜尋東皇太一的蹤跡,這是個大麻煩,若是不除掉,將來指不定要生出多少禍害。 上古魔猿也攪動大鐵棍,將海水卷的全部沖向了天空,這一方海域竟然空了,清晰的可以看到萬米以下的海底。那裡無數岩林立,甚至還能看到許多奇形怪狀的殘骨留在那裡,卻不見東皇太一的身影。

迦葉再次祭出封神台,一片片海域在迦葉和上古魔猿聯手之下被攪鬧的天翻地覆,半個時辰過去,卻始終也找不到東皇太一的身影。

「M的!這孫子跑哪去啦?」迦葉皺著眉頭。

而這時,上古魔猿也停下手來,扛著大鐵棍,掃視在場的所有人,但凡是與上古魔猿目光接觸之後,全都下意識的避開了不光,就連南飛月等人也不例外,因為上古魔猿的眼神實在是太過懾人了。

但出奇的,六耳小聖卻沒有迴避,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上古魔猿,六隻耳朵其抖動。

他的眼神中,突然莫名其妙的閃過一抹激動之色。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上古魔猿臉頰兩側的濃密毛髮飛舞,竟然也露出了六隻耳朵。

「六耳!他也生有六耳!莫非上古魔猿是…….」南飛月眯起了眼睛,閃爍著難以置信的光芒。

六耳小聖激動的渾身顫抖,站在原地一句話也不說,只是眼神死死的頂住上古魔猿。

上古魔猿向前邁出一步,直接出現在六耳小聖的面前,緩緩的抬起一隻手掌按在了六耳小聖的天靈蓋上。六耳小聖並沒有躲閃,反倒是閉上了眼睛。

一道神光從上古魔猿掌心中飛出,鑽進了六耳小聖的天靈蓋中,一下子將六耳小聖整個人包裹在內。

「多謝……」六耳小聖恭敬的彎下腰。

「繼承我的神性傳承,將來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保留好他,不要被魔化掉。」上古魔猿說道。

「嗯!」六耳小聖認真的點點頭。

旁邊的紫雲小聖和玄月聖女則是看的羨慕不已,神性的傳承,只有神話高手才有,也就是說,上古魔猿曾經是一位神話高手,神靈一般的存在,只不過現在不知為何修為在半神階段。

但先不說上古魔猿怎樣,至少六耳小聖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魔猿前輩,你現在…..是生是死?」迦葉走過來,好奇的盯著上古魔猿,上古魔猿雖然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但從他的身上,迦葉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生機。

「唉,已經說不清楚是生是死了,魔化的存在,都是不入輪迴的,生死已經局限不了。」上古魔猿說道,而後看向迦葉:「很抱歉,身為你的護道者,我為你做的實在是太少了。」

「我已經見到了五指山內的那個人了。」迦葉說道。

上古魔猿不再說話了,沉吟了良久,才道:「他一定在怪罪我吧。」

「我說沒有你信嗎?」迦葉道:「不過沒事兒,他出不來,不會找你麻煩的,而且您現在的修為也不一定打不過他。」

上古魔猿知道迦葉在開玩笑,沒有說什麼,只是道:「我現在還能保持理智,待到真正魔化之後,將會喪失所有的靈智。」

「什麼是魔化?魔化神靈到底是什麼東西?」迦葉問道,回頭看了一眼遠處三艘亡靈戰船,因為他知道,在亡靈戰船內,就有一位甚至不止一位真正的魔化神靈。

上古魔猿說道:「當年荒神找到了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可以把諸神魔化,從而獲得超越神靈的力量,誰能全部掌握這股力量,就能成為不死之聲,永生在天地間。」

「什麼!難道這就是那個隱藏在天地間的大秘密?」迦葉震驚:「也就是說當年所有的一切,都是荒神做出來的?」

「不!」上古魔猿搖搖頭:「這股力量是當年荒神和另外一位至強存在共同發現的,後來那位至強的存在被魔化了,荒神卻覺得這股力量太危險,設計出來一件聖物想要把這股力量凈化掉。」

「可以得到永生的力量不好嗎?為什麼凈化掉?」迦葉問,顯然,他有點對那股力量動心了。

「因為那股力量可能就是亂神時期最大的禍源!」南飛月突然插了一句嘴,望向上古魔猿,道:「前輩,我說的應該沒錯吧。」

上古魔猿點點頭,道:「神靈同樣有貪婪之心,可以獲得永生的不滅之身,誰不希望?當時所有的神靈都在爭奪這股力量,天下大亂,荒神也阻止不了。尤其是那位至強的存在被魔化之後……它殺盡所有爭奪這股力量的神靈,導致眾神全部隕落。」

「那位至強的存在到底是誰!?」迦葉急切,他不止一次聽到過這位至強的存在,他卻始終不了解這個神秘的人物到底是誰。

「答案就在五指山中。」上古魔猿說道。

五指山!!

迦葉精神一震,說不出話來。

而就在這時,不遠處三艘亡靈戰船突然動了,朝著這邊駛了過來。

「它們準備動手了。」上古魔猿說道,然後目光轉向那巨大的龜殼,此刻魔殿依舊在撞擊著龜殼,將龜殼撞擊的搖晃不已,激起滔天的大浪。

這時,三艘亡靈戰船也很快的靠近那巨大的龜殼,三艘戰船陰風怒后,開始對著那巨大龜殼生猛的撞擊。

「這裡面藏著什麼?」迦葉問。

「打開禁忌之海的鑰匙!」上古魔猿說道。

「打開禁忌之海!」

「鑰匙!」

這一次,連六耳小聖他們都驚呼出聲來,紫雲小聖和玄月聖女更是露出了駭然之色。

「如果真的打開了禁忌之海,那是否就說明禁忌之海不存在了?」迦葉問道。

「可以這麼說!」上古魔猿眼中魔氣閃爍,突然換了一種口氣,道:「沒辦法,動手吧,禁忌之海早晚要消失,這是不可挽回的!」

「可禁忌之海一旦消失,這船上的魔化神靈……」迦葉皺著眉頭。

「就是要讓他們重臨世間!不要問這麼多,動手吧!!你也來幫忙,用封神台打碎它!」上古魔猿不容分說,臉上帶著一抹瘋狂之色,已經挺身上前,巨大的鐵棍橫空壓過,朝著那巨大的龜殼砸了過去。

迦葉沒有辦法,他現在心中複雜無比,打破禁忌之海,等於是解放了所有的海域,到那時,所有的海域勢力還不得全部蜂擁向南明大陸。而且那三艘亡靈戰船內的魔化神靈也要重現世間,擺脫禁忌之海的束縛。

上古魔猿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貪歡小妻慢點跑 而且剛剛迦葉明顯的感覺到上古魔猿有點不對勁兒。

本來之前還好好的,一提到五指山,上古魔猿語氣就變化了。

迦葉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兒。

「你要動手嗎?」六耳小聖問迦葉。

「我覺得哪裡不對勁兒!」迦葉說道。

「是挺不對勁兒的,解放了禁忌之海,我總感覺是件禍事,可能要天下大亂。」六耳小聖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