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30, 2020
111 Views

「那萬分感謝。」葉渝汐雙手合十調皮的對著三人拜了拜。

Written by
banner

「吃飯吃飯!」

IT大佬的演講是在周六下午四點的時候。

周六一天葉渝汐宿舍四人都沒課,四人相約一起,提前一個小時去舉辦演講的禮堂佔座。

到禮堂以後,裡面已經坐了一半的同學了。

「哇,真受歡迎!」吳雲琅看著提前一小時竟還有這麼多人已經到了,不禁咂舌。

「我們坐後面吧。」葉渝汐朝禮堂里走著扭頭對跟上的舍友說。

畢竟她們不是本專業的,和這個專業的人搶座已經不好意思了,好座位就不要搶了。

「好。」

葉渝汐的提議其她三人也同意,她們對這個專業本來就不感興趣,只是為了陪葉渝汐的,自然以她的意見為主。

四人商量好朝著最後面的座位走去,在倒數第三的中間靠邊的位置挨著落座。

落座之後葉渝汐和舍友們就沒再出去過,在座位上,教授還沒到,幾人拿出一個小背包,包里裝著葉渝汐出來做的小零食。

葉渝汐這次做的零食很小巧,一口一個,用在演講開始之前打發時間的。

四人還各自帶了一個杯子,杯子里裝著現打的果汁。

教授來之前,四人玩著各自的手機,你一句我一句的閑聊著,吃著包里的小吃,悠哉悠哉。

漸漸的,禮堂里人越來越多,在開始半小時前,禮堂里已經基本坐滿人。

鍾簡歐作為IT專業人盡皆知的校草學神,這次的演講他也來了。

他和自己的舍友一起來的,舍友們提前兩個小時就在這個禮堂給一宿舍人佔好了位置,不過現在才來。

「怎麼多了兩個?」看著一排連在一起的六個位置,鍾簡歐疑惑問。

他們宿舍是四個人,不可能需要六個位置,但多出的兩個座位上又確實放著自己舍友的東西。

「有兩個咱們專業的學妹也要來和我們一起聽。」

佔座的舍友壞笑著對鍾簡歐擠擠眼,接著毫不猶豫的坐在那兩個位置的旁邊。

行吧。

有了交代,鍾簡歐也不介意,在剩下的三個位置中挑了一個坐下去。

坐下后,他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接著又放下抬起頭。

離演講開始還有好一會兒,他現在又不想和其他人一樣看書看手機,因此無聊的打量著禮堂內部。

我沒熬夜,嘻嘻(*╰╯`) 看著看著,鍾簡歐的目光就停留再來一局後排。

他發現了坐在後排正刷著手機的葉渝汐,她也對IT感興趣?

想著,鍾簡歐從座位上站起來。

「你幹什麼?」舍友看著他無緣無故從座位上起來感到莫名其妙。

「有一個認識的人,去打一下招呼。」

說著,鍾簡歐就讓旁邊的舍友起來,他自己要出去。

「誰啊?」他的舍友在身後問著,可惜鍾簡歐沒有回答,兀自向著葉渝汐坐的那排走去。

快走到葉渝汐坐的那排,鍾簡歐猶豫的停了一下,他看看還沒發現自己的葉渝汐,又返回去。

「怎麼回來了?不是要去打招呼嗎?」

一直關注著鍾簡歐,想看看他認識的人是誰的舍友在鍾簡歐返回經過他身邊時問道。

然而舍友的問題並沒有得到鍾簡歐的回答,他越過舍友還在超前走,直到走到第一排接著繞到另一邊朝後繼續走。

他來到葉渝汐所在的那一排,然後麻煩坐在外面的同學讓自己進去。

在葉渝汐旁邊,有一個單獨的空位,不知怎麼留出來的,鍾簡歐的目標就是那個空位。

陰主不息 「謝謝,謝謝。」

他順利走到這個空位上,對旁邊人道謝。

葉渝汐還是沒發現鍾簡歐的到來,應該說她現在不在意自己身邊坐著的是誰。

一隻手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不斷划動,另一隻手從旁邊的背包不斷拿出零食來放進嘴裡。

鍾簡歐就坐在她旁邊看著她這麼旁若無人的刷著手機,不禁好奇她在看什麼。

微微探頭向葉渝汐的手機上看過去,只見上面是一篇IT專業的報告。

她還真的對這個行業感興趣啊!

得知了想要知道的信息,鍾簡歐就坐直了身子,不過目光還是直勾勾的盯著葉渝汐的臉。

葉渝汐這個世界的長相是屬於那種第一眼就讓人眼前一亮,而後越看越好看的那種,起碼在鍾簡歐心裡是這麼認為的。

鍾簡歐的舍友看著自己旁邊空著的座位,再看看說是只去打個招呼,結果到現在還不見回來,已經在人家旁邊紮根的舍友……

見色忘友!

看著鍾簡歐旁邊坐著的葉渝汐,這幾個舍友是越來越後悔。

「他旁邊坐著的那個女生應該就是他說的那個小學妹了吧!」

「應該是,心好痛!」

「為什麼認識這學妹的不是我?」

……

「你們在說什麼,什麼學妹?」正在舍友們熱火朝天,爭先恐後的表達著自己的後悔情緒時一道女聲插進來。

「鍾學長呢?」女生看看舍友中間空出的一個座位問道。

這兩個女生就是讓幫忙佔位的女生,她們醉翁之意不在酒。

「那兒,會小學妹呢!」

一個舍友委屈巴巴的對著女生指了指正坐在後排看著葉渝汐的鐘簡歐。

「那我去叫他過來。」在聽到會學妹這三字,女生臉上原本的笑意瞬間淡了許多,不過很快又重新揚起說道。

說完,她轉身朝葉渝汐這裡走來,臉上雖一直帶著笑容,但怎麼看怎麼沒有原來的和煦。

「鍾學長你好,我是你的學妹,我叫呂玲,那邊三位學長讓我來叫你過去。」

走到葉渝汐這一排,女生直接忽視葉渝汐,對著鍾簡歐笑著說道。

鍾簡歐聽到有人叫他才將目光從葉渝汐臉上移開,看向呂玲,「呂學妹好。」

他點點頭,然後接著說,「麻煩你跟他們說一聲,我不回去了。」 總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小狐狸在清阮閉嘴后也閉上了自己的眼睛,安靜的趴在清阮懷中由他抱著自己行路,也不管會被抱到哪去。

清阮抱著小狐狸來到紫宸殿前,他敲了三下門,就直接推門入內。

進入殿內,清阮便一直低垂著眉眼,來到一白衣男子面前,他彎腰行禮:「尊上!」

小狐狸一路在清阮懷裡閉目,但在聽到清阮重修開口說話后它就睜開了眼睛,好奇的向眼前男子看去。

男子盤腿坐在蒲墊上,一頭烏黑的頭髮如瀑般垂在身後,被一個白玉發箍束著。

他眉眼如畫,絕色中帶著清冷,此時聽到清阮的聲音睜開了一直閉著的雙眼,淡漠的眼神投放在清阮身上。

小狐狸沒怎麼關注帝尊,只看了一眼就移開視線,緊緊盯著他身旁小桌上的那盤糕點水果上。

「起。」

帝尊他那同樣的淡漠的聲音在殿中響起,清阮直起腰,眼眸還是垂著。

「抱的什麼?」

帝尊眼睛突然定在清阮懷中那一抹白上,他的視線對上小狐狸靈動的大眼,看了一會兒。

「宮裡路上撿的一隻狐狸,應該是來找您結果迷了路。」

清阮恭敬的回答帝尊的問題,他將小狐狸往前遞了遞,方便他看清。

小狐狸在清阮的手上乖巧的對帝尊眨了眨眼睛,然後猛然躍出,朝他快速跑過去。

「小狐狸!」

清阮驚呼一聲,它的動作真的是太突然了,一不留神就沒來得及阻止它。

小狐狸從清阮懷中跳出,它沒有撲倒帝尊身上,反而一轉頭,跳到矮桌上來到那盤糕點前。

殿內一片靜謐,他們都被它的動作弄得默然了,被嚇到清阮無奈的看著扒著咬糕點的狐狸。

他還以為它是來找帝尊的,結果卻是來找吃的!

小狐狸將一塊點心圈到自己身前,它先是用鼻子聞了聞,然後一口咬了上去。

呸!難吃!

只咬了一口,它就又吐了出來,它放開撥開面前的點心,目光瞄上一邊的水果。

不知道果果怎樣?

帝尊毫無波瀾的目光在看到小狐狸吐點心的動作時,總算有了絲波動。

他在小狐狸撲到水果上時將整個盤子收走,小狐狸嬌小的身子一下摔在桌子上。

疼~

它眼角流出一滴淚,它的果果……

帝尊右手舉著盤子,左手從桌子上抓住小狐狸的一條腿拎起,把它掉在半空中。

咦?

小狐狸驚奇的一愣,看看四周的景色,而後猛的掙紮起來。

壞蛋!放它下去!

掙扎的時候,它的身子不斷在空中晃蕩,盪了又盪,小狐狸好像發現了新奇的玩法。

它不再著急著陸,歡快的在帝尊的手下盪起了鞦韆。

帝尊本意是想揪它在空中稍作懲戒的,但萬萬沒想到它卻自個兒藉此玩了起來,此時如玉的臉有些發黑。

來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他放棄的將狐狸放到桌上,重新把果盤放在它面前。

這好像是一隻沒開過智的狐狸!

怎麼不玩了?小狐狸被放下后疑問的看向帝尊,它正玩的好好的!

清阮在下方看的驚奇,這隻狐狸不得了啊,他何時見過帝尊這個樣子!

「何事?」

放下狐狸后帝尊就將眼睛重修移回清阮身上,看向清阮,他的目光又恢復成了萬古不變的淡漠,聲音冷清的問清阮找來的原因。

???

清阮正專註地看著小狐狸啃果子時猛然聽到空曠的殿內再次響起人聲,他視線從小狐狸身上移開,一時回不過神地疑惑的看向帝尊,直到接觸到他那清涼如水的眸子,才突然反應過來。

他是有事要彙報才來找帝尊的!

「尊上,」清阮正了正神,才抬手對帝尊道:「狐族來報,他們十萬年前隕落的小公主重新轉世歷劫,已升入天界!」

「嗯!」

帝尊輕嗯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他視線又回到小狐狸身上。

小狐狸呆了一會兒,在看到它的果子又回來后,雙眼立即放光,趴在一個桃子上開始用嘴啃。

果果好吃!

看了會兒小狐狸吃東西,帝尊眼睛瞥向下方仍站在原地的清阮。

「你還不走?」

「……」

清阮看著還在啃著水果的小狐狸,欲言又止。

帝尊掃了清阮一眼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看了看對身外之事毫不知情的小狐狸,他心裡嘆了口氣。

「隨它吧!」

帝尊對這隻小狐狸格外想縱容。

不過是一隻還沒完全打開靈智的狐狸,自然不用同那些抱有其他心思的狐女一般對待!

就當養只寵物,以這隻狐狸的活力,讓這萬年冷清的帝宮熱鬧熱鬧也好!

「是!」清阮恭敬的一拜。

接著就準備退出紫宸殿,臨出門前,他悄悄瞧了一眼歡快開吃的狐狸。

他能感到帝尊對這隻狐狸有點不一般!

清阮在心中暗忖,看來以後要和它關係處好點! 老婆,下手輕點兒 嗯,這隻狐狸蠻喜歡吃的。

小狐狸被留在紫宸殿內,孜孜不倦的啃著水果。

一盤水果慢慢的就被啃完,帝尊看著它吃了一會兒就撇開眼,不再觀看。

他重新閉上雙眼,陷入打坐入定中。

雖然一整盤水果都被小狐狸吃進肚子,但它還不覺得吃飽。

它轉了一下黑漆漆的眼珠,在大殿內隨便掃了一眼,接著猛的跳到帝尊膝上。

爪子勾著帝尊的衣服,小狐狸向自己身前拽了拽。

帝尊打坐沒有那麼深,被小狐狸一拉就醒來了。

「怎麼了?」

他睜開淡漠的雙眼,投向小狐狸。

「嗷嗚!」

小狐狸見帝尊醒來了,沖他叫了一聲,在他膝蓋上平躺下,露出毛茸茸的肚皮。

帝尊伸出如玉的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肚子。

「餓了?」

嗯嗯!

小狐狸一挺身翻起來,它歡快的點著頭!

這個人類好,能聽懂它的意思!

小狐狸趴在帝尊的膝蓋上,他原本在它腹部的手落在了小狐狸的脊背上。

帝尊手下摸著柔軟舒服的毛,一手挽了一個一個法訣丟出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